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86 纪暧被打,调戏卿卿-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87 兄弟之争,先兆流产(二更)-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纪衡山这几天在公司忙得晕头撞向,公司因为纪暧的事情,名誉受损,许多合作伙伴都纷纷和纪氏接触合作关系,接连损失了好几个大单子,纪衡山急得跳脚。

  本来想借着陆既明搭上陆玖的,可是陆既明这几天愣是找不到人,想想也正常,陆既明和沈家关系匪浅,这时候自然是要避嫌的。

  纪衡山正在办公室发愁的时候,接到了陌生人的电话,说是家里出事了,纪衡山咒骂一声,拿了外套就往回赶。

  纪家门口的记者有增无减,好不容易到家!

  “老爷,您可算是回来了,二小姐和夫人正在楼上……”钟叔急急忙忙的从纪衡山手中接过外套,指了指头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地这两个人就……”纪衡山气得额头青筋都突突直跳。

  “就是发生了一些口角,您赶紧上去劝劝吧!”钟叔面露忧色。

  “怎么都不上去拉着,看着两个人胡闹!”纪衡山本身就忙得要死,此刻内忧外患,他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我们拦不住啊,下人也都不敢上去拉,毕竟是夫人和小姐,我们不敢上手!”

  这弄不好说他们动手动脚的,这才真是有冤无处说呢。

  就是在门口都能够听见厮打咒骂的声音,还有小孩子的哭声,“这个时候居然还窝里斗!”

  纪衡山急忙跑上楼,就看见门口围了一圈佣人,看见纪衡山回来,连忙散开,给纪衡山让了一条道出来!

  “赵琳,我和你拼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我爸的情妇而已,你凭什么和我横,贱人!”纪暧的话简直不堪入耳,饶是纪衡山都忍不住蹙着眉头。

  “你居然给我脸色看,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我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少拿这个女主人压我,不就是爬上我爸的床了么,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指责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纪暧说话越发难听。

  赵琳毕竟年纪大了,一开始撕扯还行,这慢慢的就觉得有些体力不支,很快就处于下风,在纪暧手里讨不了什么好处!

  而赵琳已经注意到门口的佣人呈鸟雀状散开,心里顿时有数了,纪衡山回来了!

  纪暧,这可不能怪我,是你先挑衅我的。

  “小暧,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是这么多年了,我对你难道不好么,我一直对你视如己出啊,沈穆清的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你不能把所有的气都撒在我的身上面啊!”赵琳忽然软下来。

  纪暧这个没脑子,压根没反应过来,刚刚赵琳还在和她对骂,她还以为赵琳此刻是怕她了,心里面顿时划过一丝窃喜。

  想着,这次一定要好好治治这个女人,不然真的爬到自己头上了,那这个家还有自己的位置么?

  “那也是你应该做的,这么多年,你吃纪家的,用纪家的,照顾我也是应该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不成!”纪暧说话越发显得放肆,“还有你这个儿子,你不会真的以为纪家以后就是你们的天下了吧。”

  “小暧,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们母子只求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这些本来就不属于我,我都知道,我从来没奢求过任何东西!”赵琳态度越发柔软,而纪暧则完全没注意到外面的任何动静。

  “啪——”纪暧一巴掌呼过去,躲在外面的纪衡山身子一僵,纪暧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赵琳好歹是自己的人,她居然敢真的动手?

  “我警告你,这个家姓纪,不姓赵,给我脸色看,也不掂量一下自己,你算个什么东西!”

  “不许你打我妈!”纪泽衍直接冲过去!

  纪暧一个反手,直接将纪泽衍推到一边。

  “滚开!”纪暧大吼一声,外面的人吓得浑身冷汗都出来了,二小姐今天算是栽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纪暧也是在气头上,下手自然是没轻没重的,况且现在她看见纪泽衍心里也是窝火,这一推,纪泽衍的头直接磕到了摔在地上面的首饰盒上!

  “哇——”纪泽衍本来止住的眼泪哭得更凶狠了!“好疼啊,好疼——”

  “泽衍!”赵琳立刻蹲下身,纪泽衍伸手捂住右眼,有血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来,赵琳心里一惊。

  “纪暧,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有什么气,你冲着我来就好了,你拿一个小孩子撒什么气啊!泽衍,给妈妈看看,伤到哪里了!”赵琳心疼得要死,只期待纪衡山赶紧出来。

  纪暧看见有血,顿时有些六神无主,但是这时候她也不能弱了不是,只能硬着头皮上。

  “是他自己冲过来的!”

  “他不过是个孩子,你说我不是纪家人,我认了,但是泽衍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赵琳哭得梨花带雨。

  “妈,好疼,疼——”纪泽衍也是被娇惯大的,哪里受过这份罪,哭得越发惨烈。

  “什么亲弟弟,我可没有这样的弟弟!”纪暧咬咬牙,其实她此刻心里面慌得不行。

  纪衡山很疼爱纪泽衍,老来得子,自然是疼惜得不行了,这要是被纪衡山知道了,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坏女人,坏女人……”纪泽衍疼得哇哇直叫。

  “纪暧,麻烦你滚出去!”赵琳这人,能够爬到今天的位置上,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装柔弱,什么时候装坚强,况且伤到纪泽衍,赵琳心里更是窝火。

  “你命令我?我要是说我不呢!”纪暧冷笑。

  “纪暧,你不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么,你都看见了,你到底还想做什么!”赵琳显得分外委屈。

  “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当家主做!”纪暧说着就往外面走!

  还没走到门口,纪衡山就从边上走了出来。

  纪暧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双腿一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爸,您怎么回来了?”

  “啪——”纪衡山直接一巴掌挥过去,纪暧重心不稳,整个人往边上栽过去,纪衡山下手很重,纪暧只觉得嘴巴里面全部都是血腥味。

  “难不成这个家轮到你做主了!”纪衡山怒吼!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我还没死呢,你这是想干嘛!赵琳怎么说也是你的继母,你也得叫她一声母亲,什么时候轮到你这般放肆了。”纪衡山气得浑身乱颤。

  “爸——”纪暧捂住脸,这是纪衡山第一次打她!顿时六神无主。

  纪衡山看着自己的卧室,只能有满目狼藉来形容,所有东西都弄得乱七八糟,地上面全部散落着各种首饰和盒子化妆品,还有一些化妆品玻璃瓶碎了一地,而赵琳蹲在地上面护着纪泽衍。

  “爸爸——好疼!”纪泽衍这孩子自然知道自己的靠山回来了。

  直接扑到了纪衡山的怀里面,看到纪泽衍手上面都是血,纪衡山吓得魂都飞了一半。

  “来,给爸爸看看,伤到哪里了!”纪衡山声音软下来。

  纪泽衍松开手,原来是伤到了右眼角,不过若是再偏一些,伤到右眼,这可不得了了。

  “爸,好疼,呜呜——”纪泽衍一看纪衡山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自然哭得更加凶残。

  “爸,我不是故意的,我……”纪暧捂着脸,扶着床慢慢站起来。

  “你还有脸说,因为你的事情,公司已经亏损了多少你知道么,不知悔改就算了,反而变本加厉的在家欺负你母亲和弟弟,纪暧,谁给你的胆子!”纪衡山没想到他不在家,这两个女人居然就能把他们弄出这么大乱子。

  “我不是,我没有……”纪暧急于解释,却又无从解释,顿时觉得十分委屈。

  她也不是真的傻子,这时候已经回过神,知道这一切都是赵琳害自己,刚刚还和自己扭打在一起,刚刚却忽然装柔弱,摆明了就是做戏给纪衡山看的。

  “好了,衡山,我知道小暧也不是故意的,刚刚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是长辈,不应该和晚辈一般见识的,还是赶紧找人给泽衍看一下吧!”

  “赵琳,明明就是你挑衅我的,你还在这里装什么好人!”纪暧气得身子发抖。

  “就当做是琳姨做错了,泽衍都被你伤了,你也出气了,我知道这个家轮不到我做主,你也别为难我们母子就好了!衡山啊,纪暧还小,你别太生气了!”赵琳倒打一耙,让纪暧措手不及!

  这个女人得有多么无耻啊!

  “你护着她做什么,我看她下面就要拿刀杀人了,你是我娶过门的,纪暧,你就算心里有气,也给我憋回去!这个家有我在,还轮不到你做主!”纪衡山说着将纪泽衍抱在怀里面。

  而钟叔已经拿了一些纱布过来,让纪泽衍捂着伤口!

  “老爷,小少爷流了这么多血,还是去医院看看吧!”钟叔担忧的看了一眼纪暧。

  “赶紧备车!”纪衡山冷冷看了一眼纪暧,“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让我太失望了!”

  “爸,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都是赵琳激我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爸——”纪暧说着上前就扯住纪衡山的胳膊。

  “爸,你是了解我的,我不会这么做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啊!”纪暧哭得可怜兮兮,惹得纪衡山坚硬的心软了几分。

  纪衡山毕竟疼爱纪暧这么多年,不可能真的没感情,看到纪暧哭得这么惨兮兮的,心里面顿时有了一些怜惜之情。

  赵琳一看这架势不对啊,咬了咬嘴唇,伸手掐了纪泽衍一下!

  “哇——好疼!”纪泽衍委屈的盯着赵琳,顿时放声大哭。“妈……”

  “我知道你疼,乖,再忍忍。再忍忍,妈妈马上送你去医院!”

  纪泽衍的哭声瞬间换回了纪衡山游离的思绪,他狠狠瞪了纪暧一眼!

  “你给我在家好好反思!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踏出房门一步!”纪衡山变相软禁纪暧。

  “爸,你不能这样,爸——”纪暧扑打着要追出去,但是前面的人却压根不理会他。

  任凭纪暧如何呼喊,纪衡山抱着纪泽衍,头也不回就往外面走。

  纪暧死死地攥紧手边的床单,赵琳冷冷一笑扭过头看了一眼钟叔,“记得把我的房间打扫干净。”

  纪暧,和我斗,你还嫩了点,你若是乖乖的,我还能好好送你出门嫁人,既然撕破了脸,你就别怪我了。

  “好的夫人!”钟叔垂着头,余光一直盯着纪暧,满目忧色。

  听见了外面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纪暧压抑已久的愤怒才瞬间爆发出来!

  “啊——”纪暧大叫一声,吓得周围正在收拾的佣人手中的东西都掉了。

  “二小姐,您还是起来吧,您的手都破皮了,我让人给您擦点药!地上很凉,您别一直坐着。”

  纪暧此刻思绪游离,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穆清哥哥厌恶自己,父亲疏远自己,她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她此刻忽然能够理解当时纪卿当时被赶出家门有多么的悲哀绝望了。

  “报应,都是报应啊!”纪暧忽然放肆的大笑。

  吓得周围的人都立刻退出了房间。

  “二小姐,您还是起来吧!”钟叔叹了口气,将纪暧扶起来。

  纪暧此刻脑子是乱的,任由着钟叔将自己扶起来。

  她抬眼看着这个老人,她一出生钟叔就在了,看着他,纪暧觉得更加委屈,眼泪在眼眶打转,“钟叔,你什么时候到纪家的?”

  “我是跟着前夫人过来的,二小姐,我去拿药箱给您擦擦药,您坐着别动。”钟叔说着着急的小跑出去,步履蹒跚,看得纪暧眼中一阵酸涩。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关心自己。

  “二小姐,您忍一下,可能有点疼。”钟叔给纪暧擦了点消毒水,“其实您何必和夫人怄气呢,她是老爷的枕边人,随便吹点枕边风您的日子也不好过,有些事忍忍就得了,何苦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钟叔是看着纪暧成长的,这孩子小时候还是挺好的,只是进入青春期之后,性子变得越发执拗乖僻,做了太多错事。

  只是在他眼里,她也不过是个孩子,况且现在和家里闹成这个样子,他的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

  “你是跟着我妈妈进门的,我妈妈走后您怎么还留在纪家?”当时和自己母亲有关的所有人几乎都被遣散了。

  “夫人虽然走了,你和大小姐不是还在么!夫人以前就想着看着你们好好嫁人,这愿望都没实现就离开了,我得替夫人完成愿望才能离开啊,大小姐嫁人了,我也希望二小姐您能嫁个好人家,以后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钟叔不会说好听的,却惹得纪暧哭得更加凶残!“好了,二小姐,您回房间休息一下吧,我让人收拾一下这里!”

  “谢了钟叔!”纪暧抿了抿嘴角,心中酸涩不已,若不是自己当年一意孤行,赵琳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进入纪家,现在想想,真的是引狼入室了。

  “太客气了,您肯定饿了吧,我让人给你做你最喜欢的菠萝炒饭和海带汤!”钟叔说着就招呼人忙活起来。

  纪暧咬了咬嘴唇,眼眶一阵酸涩。

  她没想到到了最后,连一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

  她微微抬头,将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很快的饭就做好了,纪暧是一边流眼泪一边将饭吃完的,她的手扣得死死的,赵琳!我饶不了你!

  此刻的纪衡山抱着纪泽衍已经到了医院!

  “医生,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啊!”纪衡山急得要死,这要是真的伤到眼睛,可是一辈子的残疾啊。

  “没事的,不过再偏一些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先生您也别着急,我给他处理一下伤口,麻烦您去拿点药!”医生说着开了一份药单给他。

  赵琳立刻从医生说中拿过药单,“衡山,你陪着泽衍吧,我去!”

  这种事怎么能让纪衡山去呢。

  纪衡山点了点头,眉头深锁,纪泽衍疼得嗷嗷直叫,看得他真的是肉疼啊!

  纪衡山一直想要个儿子,对这个老来子更是宠到心尖上的,看着纪泽衍疼得哇哇直叫,她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赵琳先是去卫生间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微微叹了口气,她是想要借着这个事打击纪暧,可是没想到居然会让自己的儿子遭了这份罪!

  纪暧!下手够狠的啊!

  没关系,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我们慢慢磨。

  赵琳捏紧手中的药单,就往外面走,一打眼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这个人不是一直会送纪卿回纪家男人么?鬼使神差的,赵琳就跟了过去。

  莫离刚刚从外面回来,进入了复健室,莫七正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复健,看见莫离进来,示意医生停下。

  莫离立刻上前,将莫七扶住,莫七坐在轮椅上面,拿着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

  “沈家有什么动静?”

  “果然不出所料,沈家是准备打陆玖的主意,不过陆玖在吊着他们,估计是想要取得利益的最大化吧。”莫离将手中的资料交给莫七,“沈家盯上的是政府前段时间规划的海滨度假村开发案。”

  “那可是块肥肉啊。”莫七低头翻阅文件,“这事儿陆玖什么态度。”

  “他让人将这事儿压下去了,估计是想等到沈家没办法的时候,他在以一种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吧。”陆玖打得什么算盘所有人都明白。

  “陆玖刚刚来维城,根基未稳,就想吞了这块肥肉,胃口未免有些大。这事儿现在是谁在接手?”莫七勾起嘴角,笑得格外惑人。

  “我们的人。”莫离附在莫七耳边,低声道。

  他的眼睛微抬,眼睛的余光瞥见了门口鬼祟的人影。

  赵琳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有震惊来形容了,这个人就是小元的生父么?

  以前纪卿说她对沈穆清不感兴趣,她完全不相信,她觉得沈穆清已经青年才俊了,今天见了莫七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是这周身的气度,这种高不可攀的气场,眉眼间的贵族气质,都是一般人模仿不来的。

  那种淡定自若,指挥若定的从容不迫,都深深地让赵琳有了危机感。

  这个男人的气质一看就不俗,一看也是大家才能培养出来的,纪卿有这样的人撑腰,难怪做什么事情都这么的从容淡定,赵琳伸手扣住了门边。

  莫离跟着莫七这么久,自然注意到了自己主子的分神,余光一撇,眸子一紧,贴在莫七耳边:“七少,需要处理么?”

  “不必了,好像是卿卿的后妈,这女人留给卿卿自己收拾,这个案子给我盯着!”莫七将文件扔给莫离。

  “七少,您这样不是将沈家往绝路上逼么,这沈家大小姐和召南少爷不是在一起了么,您这样做,若是被……”

  “我不会把他们家连根拔起的,放心,再者说,沈筠嫁过来就是莫家的人,我自然会护着她,不过沈穆清就算了!”莫七冷哼一声。

  赵琳此刻看了一会儿,只看见里面的人在咬耳朵,她根本听不清楚里面的谈话内容,周围的人来来往往,赵琳也不能多做停留,她这鬼祟的身影已经引起了一些过路人的注意,赵琳连忙拿着药单就往取药的地方走!

  若是别人赵琳还不能肯定,但是小元的瞳色本来就比较特别,这个男人不仅仅眼睛的颜色和小元一样,就是那张脸,丝毫不用怀疑,就是小元的放大版,只是小元还是个孩子,有点婴儿肥,而这个男人,更加成熟,浑身带着慵懒邪魅。

  沈穆清这个人看起来冷心冷情,这不过是一种伪装罢了,其实沈穆清的心思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重。

  而这个男人,看起来温和得不像话,尤其那一张脸,干净异常,看起来人畜无害,可是赵琳却觉得这个男人绝不是看起来这般简单。

  赵琳若有所思的拿了药。

  “怎么去了这么久!”纪衡山带着纪泽衍已经等了很久。

  “没事啊,就是拿药的人太多了,泽衍,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啊,疼不疼啊?”赵琳弯腰,其实赵琳年纪比纪衡山小了快十岁,加上平时注意保养,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左右,这一家早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疼——”纪泽衍眼睛红肿,吸了吸鼻子。

  “缝了两针,过几天来看看就行,这几天都不能碰水,要小心一点。”纪衡山眉宇间有着掩饰不住的忧色,纪暧真的让他很头疼。

  一直乖巧听话的纪暧,接连给自己招惹了不少麻烦,说实话,他心里烦得很。

  “纪叔,您怎么在这里?”沈筠刚刚查房回来,就看见纪衡山,看了一眼纪泽衍,似乎明白了一些。

  “小筠啊,就是……”赵琳刚刚想要开口,就被纪衡山打断了。

  “小孩子调皮,磕到了,你呢?要下班么?要不一起?”纪衡山正想和沈家人套近乎,这几天沈氏夫妇根本联系不到,而沈穆清压根就不搭理他,就是他派去无疆国际的人也是被打了回来。

  赵琳本来是想在沈筠面前败坏纪暧的名声的,这点心思,纪衡山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连忙出声打断了她,还狠狠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多嘴,赵琳只能乖乖闭上嘴巴,搂住纪泽衍。

  “这就回去了?”沈筠疑惑的问,“已经看过卿卿了?”

  “卿卿?”纪衡山和赵琳对视一眼,均是疑惑,“自从新闻发布会之后她就没回家了,我去哪里看她啊!”

  纪衡山对纪卿已经是满腹怨恨了,这个不孝女,根本不顾及纪家的名声,居然就搞出了这么大事情,让他下不来台,他早就想要狠狠教训她了!

  “卿卿住院了。”沈筠叹了口气,这还是做父亲的么?

  小儿子磕破了着急忙慌的来医院,大女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都不知道。

  “纪卿这孩子和我不亲你也知道,不过做父亲的也不能不管她啊,小筠啊,麻烦你帮我带个路吧!”

  沈筠点了点头,说实话,她本来以为纪衡山来医院有一方面是来看纪卿的,这才多了句嘴!现在心里已经懊恼了。

  病房中

  纪卿和陆玖大眼瞪小眼,纪卿真的不明白,被莫七那么一说,这个陆玖怎么又过来了啊。这人脸皮是不是太厚了啊,不过幸好没带那个李柔嘉过来,不然病房指不定多热闹呢。

  “纪少校的身体好些了么?”陆玖笑眯眯的盯着纪卿。

  “谢谢陆市长关心,好多了。”纪卿嘴角扯了扯,压根懒得搭理陆玖,自己翻阅着手中的杂志。

  陆玖居然也不恼怒,直接坐到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病房的门被推开,纪卿蹙了一下眉头。

  “你受伤了怎么都不和家里人说一下呢!”纪衡山一进去就开始责备纪卿,沈筠在纪衡山身后给纪卿使了个眼色。

  “小伤而已,也没必要通知你!”

  按照纪衡山的性格,此刻应该恨不得吃了自己吧,纪衡山说完方才注意到陆玖,这不是……

  “陆市长!”

  陆玖笑着起身,“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纪衡山,是卿卿的父亲,也是纪氏集团的总裁!”

  纪衡山心里窃喜,没想到过来这边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收获,他早就想巴结陆玖了,只是陆玖这个人为人低调,而且因为背后有陆家,所以陆玖对他根本是不屑的。联系了好几次,都是无果而终。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一看见纪衡山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纪卿还有什么不了解的,更何况是陆玖这样的人精呢。

  “您好,我是陆玖。”陆玖余光扫了一眼纪卿,已经明白他们父女的关系不好。

  “陆玖?”沈筠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陆玖。

  “原来是沈小姐啊,幸会!”因为陆既明的关系,陆玖和沈筠见过几次面,两个人握了一下手。

  “我先去查房了,卿卿啊,我先走了!”纪卿此刻恨不得将沈筠直接拆了吃下肚,沈筠自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溜吧。

  “陆市长,真是没想到会在这地方碰见您啊!真是幸会,卿卿啊,认识陆市长这样的人,您怎么都没和我说呢!”纪衡山立刻露出一种巴结奉承的嘴脸。

  “纪少校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想到是您的女儿。”陆玖附和着纪衡山说着客套话。

  纪卿无奈的扭过头,纪衡山打得什么主意她一清二楚,她只是比较担心陆玖这个人,她看不透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赵琳盯着纪卿,这里是vip病房,一般人住不起的,最主要的是,纪卿居然认识陆玖,这个新来的市长,低调神秘,纪衡山想巴结他很久了,没想到居然和纪卿是熟识,这纪卿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男人,赵琳心里开始隐隐有些不安。

  纪衡山和陆玖不知道聊了些什么,两个人就出了病房。

  赵琳和纪泽衍在病房站着,纪卿也不招呼,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纪暧做的?”纪卿似笑非笑的看着赵琳。

  “果然是孪生姐妹,这是心有灵犀么?”赵琳搂着纪泽衍,这个儿子是她的宝贝儿疙瘩,她可不能让他再出什么事了。

  “猜得出来,你把纪暧当靶子,让我对付纪暧,那你猜对付完纪暧之后会轮到谁呢!”纪卿嘴角含笑。

  和纪暧一模一样的脸,一个面目狰狞,失去理智一般,一个嘴角浅笑,像是已经掌控全局一般。

  “那就试试看。”赵琳咬着牙,现在想利用纪暧打击纪卿是不可能了。

  “好啊。”

  纪卿和纪暧毕竟是亲姐妹,纪卿没想把她赶尽杀绝,倒是赵琳这个人,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的。

  纪衡山和陆玖很快就回来了,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些什么,纪衡山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就是脸上那些深深地皱纹都盛满了微笑。

  “卿卿啊,你什么时候出院啊,陆市长说要请你吃饭。”纪卿挑眉,看着陆玖,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啊,这么明目张胆的和纪衡山达成了什么交易了么?

  “陆市长贵人事忙,怎么敢劳烦陆市长呢。”纪卿语气生冷。

  “请你吃饭的功夫还是有的,对了,到时候纪夫人也一起吧!”陆玖看了看赵琳。

  “谢谢。”赵琳端着一副贵太太的架子,倒是真像那么回事。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纪衡山像是生怕纪卿反悔一样,急匆匆的就拉着赵琳离开。

  陆玖笑着看着纪卿,让纪卿十分不自在。

  “陆市长,您是一市之长,有这么清闲么?”

  “只是对纪少校很好奇而已,想要多了解一些!”陆玖对纪卿有着掩饰不住的兴趣。

  所以说男人有些时候就是这样,那些送上门的他正眼都不想看,反而是纪卿这种,完全看不上他的,他倒是愿意花功夫了解,或许这就是某些男人的劣根性吧。

  “难道你忘了我已婚!”纪卿讥诮的说。

  “你和莫七的关系我了解一些,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和谐吧!”

  “你对我了解多少?别那么自大随意揣测别人的心思。”纪卿真的很不喜欢陆玖这样的人,不过是了解了一点东西而已,就自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你总要给我机会我才能了解啊。”陆玖看着纪卿一脸愠色的脸,倒是觉得她越发可爱了。

  “对了,你别以为和我父亲达成某种协议就可以左右我。”

  “你想太多了,我们就是闲聊两句而已。”况且陆玖若是那种会因私废公的人,也不会走这么远了,对于纪衡山他不过应付一下而已,最主要的是他想通过纪家更加了解纪卿罢了。

  “我看你对我和纪家的关系并不是很了解,我五年前被纪家赶出去,自生自灭,那个女人是我后妈,逼死我的亲生母亲,你想通过纪家接近我,我只能告诉你,这步棋您走错了,陆市长,麻烦你转身出门左转,以后最好别来了!”

  陆玖调查了纪卿,也知道一些,只是没想到她对纪家的愁怨这么深,眉头一皱。

  “那我该日再来吧!”

  陆玖一转身就看见莫七正好进来。

  莫七已经知道陆玖过来了,倒也没有显得那么诧异,“陆大少,刚刚上任,应该很忙吧,怎么还有空看望我的夫人?难不成公事这么快就都忙完了?”

  “不劳七少担心。”陆玖嘴角挂起了公式化的微笑。

  “怎么才回来。”纪卿下床走到莫七身后,莫离退到一边,纪卿推着轮椅进入病房,“怎么去了这么久。”

  “你是不是太想我了啊!”

  纪卿突如其来的热情,莫七自然就先接受了,他伸手示意纪卿到自己面前。

  纪卿刚刚走过去,莫七就伸手勾住纪卿的脖子,微微抬起身子就吻住了自己念了很久的红唇。

  陆玖放在衣侧的双手瞬间收紧。

  莫七却不满足于此,张嘴敲开了纪卿的嘴巴,却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怎么这么苦?”

  “刚刚吃了药,能不苦么?”纪卿面色红润,带着一丝娇羞,看得陆玖更是一阵眼热。

  “我先走了,纪少校,七少,再会!”陆玖握紧拳头,转身就走。

  “最好再也不见,见了也没好事!”莫七冷哼。

  陆玖进入电梯,才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感兴趣的女人,偏生是莫七的人。

  曾经就有人说,他们两个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野心很大,只是他没想到,看女人的眼光都是如此相似。

  不过自己迟了,他们有了孩子,纪卿性子孤傲,但是对莫七却亲热有加,虽然他知道刚刚的那个吻有故意做戏给他看的成分,但是他们是夫妻是不争的事实。

  难道说自己真的就没有机会了么?他真的不甘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感兴趣的女人。

  此刻的病房中气氛有些讶异,莫离已经悄悄退出了房间,还体贴的将房门关上了。

  莫七伸出食指擦了擦嘴角,“卿卿,我很生气。”

  “嗯?”纪卿坐在床边,莫七刚刚的那个吻就不算温柔,还故意咬了自己的嘴角,就像是在惩罚自己一般。

  “卿卿,你对我冷淡我不说什么,都是我自找的,谁让我五年前那么对你呢,但是你不该利用我!”莫七觉得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一般,呼吸都有些疼。

  “我……”纪卿忽然有些语塞。

  “利用我气走陆玖,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是什么?利用我打击纪家?打击沈家?陆玖?那之后呢?你准备怎么处理我?一脚踢开?”

  “莫七,我没有这个意思,刚刚我确实有私心,那个陆玖实在太讨厌了。”纪卿被他说得有些心虚,毕竟自己利用他是真的,无论是架着莫家的名还是借着他的帮助。

  莫七转动轮椅到了纪卿旁边,伸手握住她的手。

  “被你利用是我心甘情愿的,只是……”

  纪卿抬眸,瞬间就跌进了莫七那饱含深情的眸子中,那眸子中有挣扎,还有一丝怜惜,莫七伸手摸了摸纪卿的脸。

  “只是你至少对我多点真心,让我觉得自己在你心里有些地位。”

  莫七这样的高高在上的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忽然这么说,纪卿心里一酸,反手握住莫七的手,他的手很烫,死死握着自己的手,有些痛感。

  “我没想过利用你,我最不想利用的人就是你。”若不是那场交易,他们就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

  “没关系,你是我妻子,我愿意,就是我心里很不爽,你被别人惦记!”莫七瘪瘪嘴。

  “算是吃醋么?”莫七幼稚的一面,倒是引得纪卿一笑。

  “利用完了,奖励一个吻吧。”莫七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这……”纪卿心下犹豫,莫七却睁得漂亮的眸子,一脸哀怨的盯着她。

  “又没人,你怕啥!不亲嘴,额头总成吧,你总要安抚我这个伤痕累累的心灵吧!”莫七挑眉,又开始装可怜扮无辜了。

  “行了行了,你别动!”

  纪卿心下紧张,她从未主动亲过莫七,莫七则期待的等着,死死的盯着纪卿殷虹的嘴唇,看得纪卿更是紧张了。

  “你把眼睛闭上!”

  若是让她杀人什么的,估计纪卿都不带眨眼的,只是这事儿,她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自然是有些紧张。

  “那你快点!”莫七闭上眼睛,神情惬意,嘴角还微微勾起。

  莫七的脸澄澈干净,纪卿咬了咬牙,倾身上去。

  那股熟悉的香味袭来,莫七勾起嘴角,睁眼,就看见某人一副要上战场的模样,闭着眼睛,慢慢靠近自己的额头。

  莫七直接勾住纪卿的脖子,直接压住她的嘴唇!

  “唔——”纪卿猛然睁眼,明明不是这样的。

  “你的经验不足,我先教教你,这个吻欠着!”莫七长驱直入,攻城略地,都不带迟疑的。

  莫离透过窗户看得一清二楚,默默地扭过头,夫人啊,你果然还是太嫩了啊。

  我们七少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招式,还真是屡试不爽啊。

  “莫七,你占我便宜!”纪卿恨恨的看着莫七。

  “被你利用了,你总得安抚我这颗幼小被伤害的心灵吧,你们女人真是心狠,利用完了就准备一脚踢开么!”

  “我没有这个意思,况且他也是你的情敌啊!”

  “那我们这算是夫妻同心?”莫七兀自一笑,格外灿烂。

  纪卿别过脸,耳朵泛红。

  “卿卿?”纪卿不搭理!

  “卿卿?”莫七开始不断骚扰纪卿!

  “莫七,你到底想要干嘛!”

  “别叫我莫七了,干脆叫我老公得了,说一声听听嘛!”莫七开始撒娇。

  “别得寸进尺!”纪卿横眉冷对。

  “卿卿老婆,那我们可以吃饭了么?”纪卿脸更红了,这人怎么这么无赖啊。

  “你能别这么叫我么?”

  “那叫什么?”莫七就喜欢看着纪卿这种气得要死,却又对自己无可奈何地神情,“那叫宝贝儿?”

  纪卿的脸顿时红得都能够滴出血来!

  ------题外话------

  其实纪暧和赵琳撕破脸是迟早的事情,真的是狗咬狗啊……

  奖励已经发放了,中奖名单都已经上传了,大家自己去看一下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085 狗咬狗闹剧,莫七被威胁-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