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87 兄弟之争,先兆流产(二更)-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88 婚事确定,莫木头耍酒疯-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纪暧忐忑不安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纪泽衍是纪衡山的心头肉,若真的出了什么事,纪衡山铁定饶不了自己。

  等待的过程是孤独的,寂寞的,也是难熬的,她不停的起身来回走动,显得焦躁不安。

  中央空调打得很足,纪暧死死地抱住双膝,面色忧虑,钟叔站在一边看了看时间,“小姐,要不回房休息一下吧,这都三个小时了。”

  “没事,我再等等。”

  直到听见外面车子声,纪暧身子一抖,才猛然起身,她本来以为迎接自己的会是纪衡山的一顿臭骂,没想到,纪衡山看见纪暧只是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不去上班,待在家?”

  纪衡山随即看见纪暧脸上面鲜红的手指印,才微微叹了口气,“行了,钟叔,找点冰块给二小姐把脸敷一下,你这样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了。”

  赵琳跟在纪衡山伸手,牵着纪泽衍,脸色可就没这么好看了。

  她本来想借着这个事情好好治一治纪暧的臭脾气,最起码也让所有人知道,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没想到,被纪卿一搅局,纪衡山这满心满眼的都是陆玖,哪里还记得自己和儿子受的委屈。

  “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纪暧走过去,垂着头,乌黑的长发垂落,遮住了肿得通红的小脸,双手不安的绞动,纪衡山这看见和纪卿一模一样的小脸,哪里还舍得责备啊。

  伸手拍了拍纪暧的肩膀,“行了,以后小心点,她好歹也是你的继母,你不要太过分了,泽衍更是你的弟弟,你以后要多加爱护,知道了么?”

  “嗯!”纪暧没想到事情的解决如此顺利,还有些没回过神。“我以后不会了!”

  就算是想要惩治赵琳,也不会用这么蠢的方法了。

  “那我先上楼处理事情,你们别再闹了!别让别人看了笑话。”纪衡山一边说一边笑着小跑上楼。

  纪暧抿抿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赵琳,这怎么去了一趟医院,刚刚还一副叫嚣着要吃了自己的模样,现在就满面春风了。

  赵琳则是拉着自己儿子坐到沙发上。

  “怎么,真的以为自己赢了?”赵琳真是呕得要死,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被这么搅和了。

  她本来以为纪泽衍这事儿,足够纪暧喝一壶的了,没想到因为纪卿的事,纪衡山压根就不打算追究了,她怎能不气愤。

  纪泽衍也是她的宝贝儿疙瘩啊,遭了罪不说,还没有一个交代,就这么算了么?

  这让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难道不是么?赵琳,爸疼爱了我二十多年,你待在爸身边才多久,他肯定不会因为你责备我,收起你的那点心思吧!”纪暧说着顿时心情飞扬起来,步伐都变得轻快不少。

  “站着!”赵琳叫住纪暧。

  “你又想怎么样!”纪暧瞪着赵琳。

  “你以为你父亲为什么不追究你啊,你是拖了你姐姐的福而已!别真的把自己当回事!”纪暧心里咯噔一下,双手不自觉的收紧。

  刚刚纪暧想了很多,前段时间赵琳似乎一直把她当傻子,而她嫁入沈家的心情过于接急切,这才让赵琳有机可乘,可是现在不会了,她绝不会再被赵琳当成靶子。

  看到纪暧神情陡变,赵琳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姐姐可了不得,居然会认识我们维城新任的市长,你父亲早就想搭上这条线了,只是没有门路,现在借着你姐姐终于搭上陆市长了,而你嘛……”赵琳冷哼一声,“不过是仗着和你姐姐有一张面孔而得到你父亲的宽恕罢了!”

  原来是这样,纪暧的指甲死死的扣进了肉里面,但是她微微抬头,冲着赵琳就是一笑。

  “谢谢你的说明,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同一张面孔多好,最起码能得到父亲的宽恕,倒是你,若是做错事了,父亲绝对饶不了你,你别让我抓着把柄,不然我铁定弄死你!”

  纪暧说着旋即转身上楼,气得赵琳浑身乱颤。

  这个死丫头,居然会威胁我了!这两姐妹现在是通通要和自己作对了么!

  既然几年前我能弄死你们的母亲,现在弄死你们也是一样的,赵琳的眼神变得冰冷,吓得一边的纪泽衍愣是不敢看她一眼。

  纪卿的伤在手臂上,住院观察两天就没大碍了,莫七坚持让她在西郊别墅住两天,纪卿却执意要回家。

  “卿卿,你们家现在乱得狠,纪暧和赵琳闹翻了,本就够乱的了,你还要回去加把火么!”况且这女人疯起来可是什么时候都做得出来的。

  “那我不介意把这个局搅得再乱一些。”纪卿嘴角噙着冷冷的笑意。

  “怎么这么急,等你的伤养好了再回去也不迟,反正纪暧和赵琳已经势同水火,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到一起,过几天再回去收拾也不迟!”

  这段时间纪卿住院,莫七除了自己复健,和她都是形影不离的,莫七自然是舍不得。

  “我等不及看她们狗咬狗了。”纪卿一笑,格外迷人。

  “难道我没有他们好看么?”莫七吃味的说道。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好么,你别什么事情都混为一谈!”

  “那个陆玖对你虎视眈眈的,你爸本来就不在意你,巴不得把你送给陆玖换取自己的富贵前程,你们家是每个人都对你心怀不轨,一窝狼呢,你让我怎么放心啊!”莫七显得有些忧虑。

  “爹地,妈咪又不是小绵羊,你放心。”小元这次倒是出奇站在纪卿那边。

  小元冲着莫七使了使眼色,莫七无奈,“那每天必须给我三个电话!”

  “你查岗啊?”纪卿无奈。

  “要不我就去你家门口蹲守。”

  纪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行了,我知道了!”这时候医生正好进来给纪卿进行最后的检查,莫七就示意小元和自己出去。

  病房外的走廊

  “刚刚为什么阻止我?你一直在纪家,应该比我清楚那里多危险,你还让你妈咪回去。”

  “爹地,你别说得那么大义凛然好不?你那点花花肠子我都清楚,不就是想和妈咪多待一点,最好是趁着这时候攻陷妈咪,然后彻底转正么!”小元那得意洋洋的模样,似乎已经把莫七看透了。

  “我对你妈咪那是真爱!”莫七轻哼。

  “那你知不知道再过段时间是什么日子啊!不是真爱么?”小元冲着莫七,一脸你肯定不知道的神情。

  说实话,莫七还真的不清楚,“说吧,什么日子。”

  “外婆的忌日。”

  莫七知道纪卿母亲几年前已经去世了,不过具体的日子倒是真的不知道,小元这么一说,莫七倒是心里一沉,看样子,纪卿是准备对付赵琳了。

  其实纪卿对付赵琳本来是绰绰有余的,只是赵琳这种人自然会有一些阴损的方法,他怕纪卿应付不过来。

  “爹地,别担心啦,妈咪做什么都会做好充分的准备,你就安心吧。”小元伸手拍了拍莫七的肩膀,惹得莫七干瞪眼。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才和我说。”

  “爹地,明明是你自己准备功课做得不充分,你还好意思怪我!”小元顿时觉得有一种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莫七送纪卿回去的之后,调转车头直接回西郊别墅。

  莫离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莫七,“七少,我们刚刚接到消息,陆玖的车子貌似正在前往纪家的路上。”

  莫七的手顿了一下。

  这纪衡山够着急的啊,看样子纪氏这段时间很难熬啊,卿卿这刚刚出院,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巴结陆玖么?

  “七少,我们怎么办,要绕回去么?”

  “不需要。”莫七嘴角勾起了一抹邪乎的微笑,他对陆玖很了解,或许接近纪卿有一部分是有私心,另一部分嘛,估计就是又被自己压了一头的不甘心。

  陆玖和自己对立这么久,没再自己手中讨过什么好处,以前是公事,现在是私事,应该很不甘心吧。

  “可是……”陆玖这人和之前的那些人不同,这人有谋略有心计,可不好对付啊。

  “通知陆既明,就说卿卿受伤刚刚回家。”莫七伸手慢慢抚平腿上的毛毯,陆玖啊,既然你不让我舒服,那我也让你不舒服。

  “您这不是引狼入室么,这陆既明对夫人一直不怀好意啊。”莫离就不懂了,这少爷是不是被夫人气糊涂了啊。

  “你知道个屁,陆玖对陆既明一直疼爱有加,什么东西只要陆既明看上的,这陆玖是绝对不会插手的,我就是要看看陆玖这次会如何处理!”

  “明白了。”让人家兄弟窝里斗呗,果然是符合七少腹黑狡诈的性格啊。

  莫七看了看窗外,神情悠闲,自己出手解决,果然还是不如看戏来的快意,尤其是兄弟相爱相杀的桥段,怎么想都是一出大戏。

  纪卿刚刚下车,一进门,就看见纪衡山冲着自己笑得格外灿烂。

  “回来啦,累不累啊?赶紧坐下吧,你说你,我都说去接你了,你怎么性子这么倔啊!”纪衡山笑着拉着纪卿就往沙发走。

  纪卿看着那双大手,曾经自己也曾渴望过被父亲如此拉着,可是现在的自己对父爱早就不期待了,这种触碰只让她觉得分外恶心。

  纪卿强硬的从纪衡山的手中抽出手,拉着小元就直接坐下,“自然有我的老公接我,您就别担心了。”

  看着落空的手,纪衡山纵然心里窝火,却也不能表达出来,只是冲着纪卿一笑。

  “待会儿陆市长要来家里吃饭,赵琳啊,你还不快点去准备一下。”纪衡山看着站在一边的赵琳,招呼她赶紧去准备。

  赵琳笑了笑,连忙进了厨房,哪里需要她准备啊,纪衡山不过是不想自己碍了纪卿的眼。

  “小元啊,泽衍正在楼上玩呢,你要不要和他一起玩啊!”纪衡山笑眯眯的冲着小元说道。

  小元眨了眨眼,“妈咪,我去个厕所!”

  小元可不想和个死小孩一起玩,脾气那么差,而且还喜欢动手打人。

  纪衡山明显要支开所有人,纪卿看了看周围,就是佣人都不在,客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父亲,你有什么话和我说么?”

  “你和那个男人不是应该离婚了么?”纪衡山此言一出,纪卿只是挑眉一笑,“你别笑啊,我和你说正事呢,你们本来就没感情,现在是那个男人在纠缠你么?”

  纠缠我?

  “怎么了?”纪卿装作不懂。

  “你也别怪做爸爸的说你,你的年纪还小,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归宿,那个男人现在纠缠你,无非就是为了那个孩子,当年你们的婚姻也是为了孩子,他根本不喜欢你,你们当年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你还年轻,何必为了一个孩子和一个男人耗着呢。”

  纪卿心里冷笑,有这样的父亲,纪卿真的觉得好羞耻,她见过许多无耻的人,但是这么无耻的,倒是头一次见到。

  “那依父亲的意思我该怎么做呢!”纪卿一脸困惑,似乎急需纪衡山给她出谋划策。

  “你最好和那个男人彻底断了这层关系,反正你们也没感情,你的年纪也不大,这个孩子……”

  “小元是我一手带大的,我绝不可能把他送给别人。”

  打什么主意都可以,但是小元不行,当年她孤身一人,若是没有小元在她身边,她都不一定能熬过那段时间。

  “卿卿啊,你要知道,你带个孩子,这以后怎么找个好人家啊!”这以前结婚的事情,还可以遮掩一下,这带个孩子陆家怎么让她进门啊。

  “父亲,我的私生活我会自己处理好的,就不用你操心了,对于我儿子的问题,更不用你操心。”纪卿果断拒绝了纪衡山的提议。

  “你的性子怎么……”

  “我的性子一直很执拗!”

  “老爷,陆市长来了!”佣人进来通报。

  纪衡山立刻激动的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还不快点带我出去!卿卿,你……”

  “我把东西拿上去!”纪卿说着也不管心急的纪衡山,直接拿了自己的行李就直接上楼。

  纪衡山心里恼怒,却也不好发作,只能急匆匆的到了大门口。

  陆玖一身黑色西装,面色柔和亲善,“怎么能劳烦纪总亲自出来呢。”完全没有一点架子,看起来十分亲民。

  “不麻烦,陆市长里面请吧,赶紧请进,您能过来过来,简直是让我觉得蓬荜生辉。”两个人客套着进入客厅。

  陆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纪家的摆设格局,陈设格局大气典雅,一转身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正在下楼的女人。

  和纪卿一模一样的面孔,最显著的不同是她一头微卷长发,还有两个人的眼神,纪卿的眼神坚定带着一丝冷冽,让人捉摸不透,纪暧眉眼带着一丝柔媚,给人一种柔弱无骨的感觉。

  一袭肉粉色连衣裙,白皙柔嫩的小脸显得格外俏丽,这就是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纪家二小姐吧。

  “陆市长,这是我的二女儿纪暧,小暧,这是我们维城新上任的陆市长!”

  纪暧笑着走过去,仪态端庄,看起来就像个温婉端庄的大家小姐。

  “陆市长,您好。”

  “嗯。”陆玖对这种和李柔嘉十分类似的女人,心中只有浓浓的厌恶,只是礼貌性的看了一眼,目光却并不多做停留。

  “陆市长,您坐吧,待会儿饭菜就好了,您别嫌弃就好。”

  “怎么会,我听说纪少校回来了,怎么没见人啊。”若不是为了纪卿,陆玖根本懒得和这样的人家打交道。

  世故圆滑,身上面带着浓浓的资本主义色彩,浑身散发着一种对金钱地位的强烈渴求。

  “卿卿啊,刚刚上去了,待会儿就下来,您喝茶。”纪衡山这幅谄媚的嘴脸,纪暧看着都觉得格外膈应,她只是自己找了个位置,安静地坐下。

  纪卿换了身衣服,小元就立刻扑到纪卿怀里面,“妈咪,外公是准备把我送人么?”

  “那是他想,又不是我,别乱想,妈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你的!”

  “就是嘛,太讨厌了,再说了,那个陆玖哪里好了,根本不及爹地的万分之一啊,要是外公知道爹地是谁,肯定会立刻把你扫地出门。”

  “扫地出门?”纪卿坐在梳妆镜前,整理了一下头发,“为什么?”

  “还要五花大绑的送到爹地床上呢!哈哈……”

  纪卿握着梳子的手一抖,这小元的性格和莫七越来越像了,腹黑狡诈。

  纪卿刚刚下楼,就看见陆玖和纪衡山在咬耳朵。

  “卿卿啊,总算是下来了,陆市长刚刚还在念叨你呢。”纪衡山的那种迫切和谄媚,让纪卿心里分外不舒服,果然还是在意啊。

  “陆市长,您这么忙,怎么还抽空过来,我都说了,这不过是在我分内之事罢了。”

  “纪少校何必如此客气,这可是救命之恩,陆某可是没齿难忘的!”

  小元瘪瘪嘴巴,臭男人,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你是不是要说以身相许了啊,我呸——打我妈咪的主意的人都不是好人!

  “不用这么客气。”两个人握了一下手,纪卿的手微热,带着薄薄的茧子,不过手指纤细修长,骨节分明,让陆玖一时间有些不想松开了,纪卿眉头一蹙,压低声音。

  “陆玖,你再不松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纪卿说着手瞬间收紧。

  陆玖皱起眉头,这女人手劲儿怎么这么大。

  “好了,都入座吧,不然饭菜都凉了!”纪衡山立刻招呼所有人坐下。

  纪衡山仍旧是坐在上首,右边依次是赵琳和纪暧,而左边则是陆玖,纪卿和小元,纪泽衍上学中午并不回家。

  “妈咪,我想吃这个,我能和你换个位置么!”小元眨着天真无辜的大眼睛。

  “嗯。”纪卿应了一声,小元就顶着纪衡山有些怨怒责备的目光下,强行插到了陆玖和纪卿中间。

  陆玖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心里却清楚,这孩子比同龄孩子早熟,心思或许比一般成年人还成熟通透,完全不能小觑。

  “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夹?”陆玖一副亲民和善的模样。

  “谢谢叔叔,我还是自己来吧,爹地说了,和别人公用一个筷子会感染细菌的!”小元这一副天真脸,陆玖嘴角抽了抽。

  “是啊,不是有公筷么?”陆玖指了指面前的公筷。

  “可是我不喜欢吃陌生人夹的东西。”小元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让陆玖不舒服。

  还想当着他的面勾搭妈咪,想都别想。

  “陆市长,您自己吃就行,小孩子不用管他!”纪衡山心里呕得要死。

  这小鬼明显就是在和自己作对,自己对陆玖都是和颜悦色的,这小鬼摆明了就是要让陆玖下不来台啊。

  “纪少校,您的伤口还没好,喝点鲫鱼汤,补身子的。”陆玖亲自给纪卿盛了一碗汤,众人虽然低头吃饭,不过余光都在盯着这几个人的动作。

  “谢了。”纪卿伸手接过碗,也不知道这陆玖是有意还是无意,指尖在纪卿手背摩挲了一下,惹得纪卿心里一阵不舒服。

  “妈咪,我也要喝!”

  “我给你装。”纪卿将碗放下。

  “我帮你吧!”陆玖就不信了,这个小屁孩还能成精了不成。

  “不用了,其实妈咪也不爱喝鲫鱼汤!”小元盯着纪卿面前的鲫鱼汤,眉头皱了皱。

  “不爱喝?”陆玖看了看纪衡山,这满桌子的菜难道不是按照纪卿的口味做的。

  “妈咪对鲫鱼过敏,外公总知道吧!”小元眼睛透着天真无邪。

  纪衡山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有这么回事,他狠狠瞪了赵琳一眼,“是啊,卿卿对鲫鱼过敏,厨师是新来的,不知道卿卿对鲫鱼过敏。”

  纪卿心中冷笑,冷眼看着赵琳,是有人见不得她这般出风头,想要让她难堪吧。

  “也太大意了,纪少校这旧伤未愈,要是再过敏怎么成!”陆玖提高音量,似乎在为纪卿打抱不平。

  “是啊,这个厨师我肯定把他开除了,也太不认真了。”纪衡山心里更加恼怒,他哪能不明白,他们家好多年都不喝鲫鱼汤了,好死不死的在今天煮了这个汤,摆明了要搅局。

  这陆玖对纪卿也是摆明了有点意思。

  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献殷勤,居然还遇到这事儿,纪衡山能不恼怒么?

  陆玖给纪卿夹了几次菜,只是这些东西最后都通通进了小元的肚子里面,纪卿动都没动,一顿饭下来,正眼都没看他。

  这饭刚刚吃完,就看见佣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老爷,陆少爷来了。”

  “嗯?”纪衡山心里一惊,陆既明怎么过来了,只是没等纪衡山反应过来,陆既明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压根都没注意到陆玖,直接冲到了纪卿面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听说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没事了么?严不严重啊!”

  “既明?”陆玖压根不知道他们居然是认识的,最主要的是自家弟弟眼中的担忧还有丝丝心疼……

  陆既明自从去了陆家,低调沉稳,不争不抢,有些时候沉默得让人心疼,这才让陆玖格外疼惜,主要陆既明也极少提起以前在维城的事,过意陆玖对他以前的事情根本不了解,更不知道他居然和纪卿是纪卿。

  最主要的是他很少看见陆既明这么失态。

  陆既明这才注意到陆玖,“大哥?您怎么在这里?”

  “纪少校这次受伤是为了救我,我理所应当来慰问一下,你们这是……”

  “我们认识十多年了。”陆既明眼中的爱恋根本无需掩藏,陆玖放在裤袋中的手瞬间收紧。

  他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他的身上面,兄弟同时喜欢上同一个女人。

  “我已经没事了!”纪卿挣脱陆既明的束缚,“你们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上去休息了。”

  “嗯嗯,赶紧休息吧,你没事就好!我生怕你出事了!”陆既明冲着纪卿,脸上堆满了笑,而陆玖却收起了所有的笑容,心下已经开始考虑。

  陆既明的突然出现绝非偶然!

  莫七,你果然够狠!

  而我们的七少,此刻躺在摇椅上,神情悠闲地看着手中的八卦杂志,上面的报道都是京城一些名流名媛的小道八卦,他却看得津津有味,算下来,他有五年多没回去了。

  “七少,这是近几年关于陆家的所有报道。”莫离将一摞报纸资料放在一边的玻璃桌上。

  “嗯。”

  “七少,怎么忽然关心京城的事了。”莫七这几年都是处于隐居状态,大事了解,许多小事根本懒得理会。

  “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里……”莫七伸手轻轻敲打桌子,“陆既明到纪家了没?”

  “已经到了,估计这会儿陆玖的脸色应该特别好看。”

  莫七嘴角含笑,伸手摩挲嘴角,一脸的志在必得,他的人他甭想打主意,就是看一眼他都觉得难受!

  陆既明的到来,陆玖根本坐不住,“陆叔叔,你想离开了么?”小元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陆玖身侧。

  “快到上班的时候了。”陆玖指了指墙上的钟。

  “对了,这个陆叔叔也特别喜欢妈咪呢,原来是你的弟弟啊,你们好有默契哦。”小元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被陆既明听见。

  陆既明身子一僵,眼睛睁得很大,盯着陆玖,满眼不可思议。

  “你在胡说什么,我对纪少校就是纯粹的感激之情而已。”陆玖深吸一口气,这个混小子和莫七不仅仅是外貌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是算计人的神情,那种带着嬉笑揶揄的眼神都一模一样。

  完全就是翻版的小狐狸。

  “那就好,妈咪都有爹地了,你们肯定都没戏的,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大人,为什么为要喜欢一个已婚妇女呢!”

  陆玖和陆既明面部同时抽搐了一下。

  这孩子根本就是莫七的种,就是威胁人的口吻都是那种笑里藏刀的,假以时日,这孩子肯定不得了。

  陆玖和陆既明也坐不住了,匆匆离开。

  倒是惹得纪衡山急得跺脚,好好地一次聚餐,怎么最后就闹得不欢而散了呢,只是看着小元,他就是心里有火也没法发泄啊。

  酒店

  “大哥,你喜欢卿卿?”陆既明忍了一路,终于还是开口。

  “你这是在为了一个女人质问我?”陆玖双腿交叠,眼中晦暗不明,阴沉着脸,似是愠怒。

  “不是,我就是问一下而已。”陆既明哪里敢质问陆玖啊。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表示感谢很正常吧。”

  “嗯,还是那句话,大哥你说什么我都信,我喜欢卿卿十几年了,我知道自己不是莫七的对手,不过心里还是放不下,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陆玖放在身侧的手瞬间收紧,就为了陆既明的那一句你说什么我都信。

  纪家书房

  “衡山,这个陆玖就是为了纪卿才来的,我看他城府很深,想从他身上面获得什么利益,我看很困难。”赵琳看起来一心为纪衡山考虑。

  “你别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纪卿对鲫鱼过敏,你不知道么?你还让人做了鲫鱼汤?”

  “我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对鲫鱼过敏啊,我知道今天你要请陆市长,我怎么会触你的霉头呢!”

  “你和她们姐妹都不和,纪卿这个丫头回来就是要和我作对的,难道你以为我想她嫁得好么,就冲着她对小暧做的事情,我就知道她肯定会反过来对付我,但是现在还不是对付她的时候!”

  “可是她若是真的和陆玖在一起了,岂不是更难对付!”

  “你以为陆家那么好进的么?到时候她两头受气,自然好对付!”

  “可是她不是有个丈夫么?那个男人……”

  赵琳见过那个男人,陆玖在他面前都显得逊色不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角色,别到时候弄得腹背受敌才好。

  “算了,男人的事,你别插手!你以后少打纪卿的主意就行,你也看见了,这个死丫头现在不好对付,弄不好纪家真的要毁在她的手里!”纪衡山坐在椅子上,点了支烟,烟雾缭绕,他的脸显得阴晴不明。

  纪卿回到房间才松了口气,这纪衡山也是无耻到家了,卖了自己一次还不算,还准备把自己卖了第二次么?

  还真当陆玖是傻子么?

  一想到以前的事情,纪卿觉得自己可以着手追查一下母亲的事情了,当年太多的东西他不能理解,太多的东西无法解释了。

  纪卿想要入侵纪衡山的电脑简直是易如反掌,只是里面的东西很乱,还有一些隐藏文件夹,翻看起来有些费事,设置了自动删选之后,纪卿就坐在床头看了看近期的一些报纸。

  “妈咪,你说你在国外也没这么吃香啊,怎么一回来就变成香饽饽了!”小元枕在纪卿的大腿上,“你看你招惹的这两个蝴蝶,都心思好重,我都为爹地觉得心累。”

  “你刚刚不是下去威胁他们了?你倒是一直站在你爹地那边!”

  “那是,那可是我的亲生爹地啊,你要是给我找个后爸怎么办,他能像爹地那样疼我么,父亲还是原装的好!”

  纪卿嘴角抽了抽,原装的?这个词用在这里倒是新鲜。

  小元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节目,调来调去的,居然看见了这么一则新闻。

  “妈咪,你快看这个……”小元指着电视,纪卿心里咯噔一下。

  电视上的女人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脸,此刻躺在地上面,肉粉色的裙子下摆,被鲜血染红,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把她团团围住。

  “纪氏二小姐纪暧已经多次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攻击,这次忽然晕厥,而且身体大出血,暂时还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救护车已经在赶来的途中……”因为在电视台门口,所以记者和媒体特别多。

  这个消息一瞬间就引爆了网络。

  而众人对她出血猜测最多的无非是……

  流产!

  “妈咪,姨姨流血了,会不会死啊,好多血呢!”小元盯着电视,看着纪卿。

  “不会有事的。”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把自己整死了多不划算啊,这沈穆清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居然被纪暧缠上了。

  沈家此刻已经乱成一锅粥。

  孙令柔正和沈筠打电话,“小筠,纪暧到底是怎么回事?”

  “流产先兆,已经送进急诊室了,你们赶紧过来吧!”沈筠面色凝重,还以为只要舆论的风声过去,取消婚约就行了,没想到又闹出这么一出。

  沈家人的人还没到,纪暧已经被推了出来,脸色煞白,嘴唇发白,双手死死地捂住肚子。

  “医生,没事吧!”沈筠虽然不想纪暧怀了沈穆清的孩子,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她也不能诅咒纪暧流产。

  “没事,流血比较多,之后要注意多吃些补血的东西就好。”

  “纪小姐,您是真的怀孕了么?”

  “对啊,您会不会因为这个孩子,而顺利嫁入沈家呢!”

  “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沈总的啊,还是……”

  记者早就在一边伺机而动,在纪暧出来的时候,就瞬间将她围住,纪暧惊魂未定的看着周围,神情茫然。

  沈筠一跺脚,怎么偏生被自己碰见了。

  “麻烦各位让开一下,这里是医院,不能大声喧哗!”沈筠声音冷硬。

  “好像是沈家大小姐啊!”有人认出了沈筠,“沈小姐,您对纪小姐怀孕的事情怎么看啊,您是否同意纪小姐嫁给您弟弟呢!”

  “对啊,沈小姐,针对前些日子的艳照风波,您是怎么看的呢,听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您觉得纪小姐是什么样的人啊!”

  “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您到底怎么看啊,你同意纪小姐进门么?”

  “我……”沈筠实在不会应付急着,最主要的是,十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沈筠整个头都大了。

  “你们都别闹了,这里是医院!”纪暧艰难的双手支撑起了身子。

  “纪小姐,您的身子还很虚弱,还是躺着吧!”护士一脸担忧。

  “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么,是!那个人是我,照片里的人是我,照片不是合成的,我就是太爱穆清哥哥罢了,难不成就是罪过了么,我承认我做错事了,所以现在我就活该被人唾弃么?”纪暧说道激动的时候,眼泪就簌簌往下落。

  众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

  而沈筠已经意识到纪暧接下来的话肯定要坑了自己弟弟。

  “行了,都让开吧,病人需要休息!”

  “就算穆清哥哥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会独自抚养他长大的,这是我的骨肉,和别人都没关系,麻烦你们都别纠缠我了!”

  此言一出,瞬间引爆了一阵喧哗。

  莫召南本来约了几个处得好的战友,和沈筠一起吃个饭,没想到刚刚到了医院,就碰见了这一幕。

  “这里是医院,这是在聚众闹事么?干扰医院正常运作,若是闹出了人命你们谁担得起这个责任!”莫召南在军队也负责训练一些新兵蛋子,这嗓门一提高,整个走廊里瞬间鸦雀无声。

  记者一看是穿着军装的军人,大家心里对军人都有一种由衷的敬畏之情,所以顿时都怯了。

  “还不赶紧让开,干扰医生工作,要是有病人出事,你们谁来承担!”另一个军人一说话,众人顿时齐刷刷的朝着电梯走去。

  没有人注意到纪暧放在床边的手瞬间收紧!

  怎么是这个男人,坏了自己的好事,算了,反正重要的多说了,剩下的就看沈家如何处理了。

  “你怎么过来了?”沈筠走过去,摘下口罩,显得有些狼狈。

  “幸亏老子过来了,不然准出事!没事吧!”莫召南伸手检查沈筠的胳膊。

  “没事啦,你别动手动脚的,这么多人看着呢!”沈筠看眼四周,果然大家都用余光打量着这边。

  “怕啥,老子关心自己的女人有什么好怕的,我还要亲你呢!”莫召南一听这话瞬间不乐意了。

  “好了,别闹了,你战友还在呢,你也要点脸!”

  “嫂子,不用在乎我们,队长一直都不要脸的!”

  “哈哈——”说着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狗屁,滚一边去!”莫召南瞪了几个人一眼,“你什么时候下班,我等你,一起吃个饭,正好今天都有空。”

  “还要等一会儿,纪暧这边我得等我爸妈过来。”沈筠也显得很无奈。

  “没事,等爸妈来了一起吃饭也成!”

  “呦呦呦——这还没结婚呢,队长你也太猴急了,爸妈喊得挺顺口啊!”

  “我知道你们是羡慕老子,都滚一边去!别打扰老子和媳妇儿交流感情!”

  “是是是,我们走,你们继续,走吧兄弟们,我们去一边吃狗粮!”

  沈筠面色绯红,这男人一开始的时候也不像这样啊,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没皮没脸了。

  纪暧看着这一幕,心里嫉妒得要死,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得到男人的疼爱,而她……沈穆清现在就是正眼看她都是奢侈!

  纪暧这事儿自然有沈妈妈自己出手,纪卿暂时不打算插手,电脑此刻也显示文件的删选结束。

  纪卿翻阅着文件,这些被加密文件多数都是一些商业机密,纪卿只是习惯性的拷贝储存了一份。

  越是往前翻,这东西让纪卿心里越是不安,纪氏这几年几乎都是处于亏空状态,逐渐得走下坡路,难怪纪衡山这么着急了。

  而文件到了五年多以前,纪氏曾经经历了一场经济危机,这事儿纪卿也清楚,据说是出现了一个很大的亏空,需要一大笔资金注入,听说是沈家也就是无疆国际出了这笔钱。

  纪卿百无聊赖的翻着纪衡山和沈穆清之间的资金往来,但是……

  五年前沈家只是给纪氏一百多万而已,这笔钱根本不够啊,而另外有一笔来路不明的一千万资金注入,才让纪氏进入正轨。

  “妈咪,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小元从后面抱着纪卿的脖子,“好多钱啊!”

  “是啊,很多钱。”纪卿皱着眉头,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除了沈家,谁会给纪家这么多钱,更不可能是借贷,但是纪氏的状况,银行都不给他们贷款了。

  “妈咪,爹地有钱么?他要是没钱以后怎么养活我们啊!”小元笑嘻嘻的!

  纪卿握着鼠标的手一抖!

  莫非五年前他们之间银货两讫的婚姻,交易的金额并不是一百万而是……

  一千万!

  ------题外话------

  二更君来啦……热乎乎的二更君

  纪暧又开始挖坑了,沈穆清真是个倒霉孩子

[读者须知]:下一篇:086 纪暧被打,调戏卿卿-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