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88 婚事确定,莫木头耍酒疯-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89 小元谋算,婚纱被毁(二更)-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莫召南坐在病房里面,百无聊赖的翻阅着手中的杂志,这一幕怎么如此熟悉啊!

  莫召南下意识的抓了抓头发,他和纪暧第一次相见是因为绑架案,之后也是在病房里等家属过来,历史就是这么的巧合啊!

  纪暧则一直在打量着莫召南。

  其实这个男人长得不错,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棱角刚毅,面色冷凝,带着一种帅帅的酷劲儿和一种痞气。

  “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了,要不是你,那些记者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见莫中校。”纪暧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看起来那么的柔和善良。

  “不是帮你,不用谢我。”莫召南看了看时间,沈筠说去查房了,怎么还不回来,他快坐不住了,这女人盯得自己心里有些发毛。

  “那也是托你的福,你是沈姐姐的男朋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以后还是一家人呢!”纪暧笑得天真。

  莫召南顿时觉得有些头疼,怎么就绕不开这个女人了呢,真是孽缘。

  “那可真是有缘。”莫召南侧头看向窗外。

  “莫中校的家在哪里啊?”这人和纪卿的丈夫关系密切,纪暧是想着从莫召南的口中打听到一些关于纪卿丈夫的事情。

  “京城。”莫木头脱口而出。

  “听说你们当兵的工资待遇挺好的,沈姐姐可是沈家唯一的女儿,你在京城有车有房么?”纪暧说话的口气,就像是在唠家常。

  莫召南抬头看了看纪暧,“还没。”

  车子房子都是家里的,莫召南压根不愁这些东西,莫家有些人喜欢购置房产或者搜集跑车,莫召南对这些都没兴趣,不过倒是购置了许多古董手枪。

  “那你以后拿什么娶沈姐姐。”纪暧心里忽然有些幸灾乐祸。

  这沈筠一向眼高于顶,看男人的眼光更是高得离谱,在维城和她年纪相当的男人她是一个都看不上眼啊,眼看着已经步入剩女行列,自己倒也不着急。

  本来想着按照沈家的地位,说不定以后会找一个上门女婿,没想到沈筠居然看上了面前的男人。

  说实话,除了军衔高一些,纪暧真的看不出有哪里好的。

  看起来十分粗狂,男人味是有了,不过不精致。

  “和纪小姐没关系吧,纪小姐还是想想怎么应付自己的事吧,对了,医生刚刚说你的身体最好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对胎儿不好!”

  纪暧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男人,居然还会讽刺人,愣了一下,抿嘴一笑。

  “谢谢莫中校关心,我的身体挺好的。”

  “那就好,胎教很重要,别总想着怎么祸害别人,以后孩子学坏了可就不好了。”

  “你……”纪暧手收紧,靠在床头,不再说话。

  莫召南挑了挑眉,特么的,来酸老子,还真当老子是个软柿子啊,老子从小欺负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和莫七算计人不同,莫召南若是看不顺眼那个人,就会直接动手,这也之后直接被家里扔进部队的原因。

  五六分钟之后,沈家的人就过来了。

  不过只有孙令柔和沈贯中,没看见沈穆清,纪暧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显得有些黯然。

  “伯父伯母。”莫召南装得一副老实模样,收起了身上面的那丝痞气。

  “召南啊,你怎么在这里?”孙令柔憋了一肚子火,刚刚想要发泄,没想到会遇到莫召南,只能强硬的将怒火先压下去。

  “我接小筠下班吃饭,你们先聊,我先出去一下。”

  看人眼色这事儿,莫召南从小就学会了,这莫家就是个狐狸窝,大的是老狐狸,小的是小狐狸,莫召南虽然没有学会那套腹黑狡诈,不过看人脸色还是会的。

  “嗯。”孙令柔死死捏着手中的手抓包,她已经压抑很久了。

  “那改天再请伯父伯母吃饭,我先出去了。”莫召南贴心的将门关上,不过站在门边倒是没离开,而是拿出手机,默默拨通了一个号码。

  纪卿正在看纪氏这几年的资料,电话一响,还以为是有什么紧急任务,直接就接了。

  “喂,我是纪卿。”声音一如既往的刻板冷淡。

  “嘘——”莫召南对着手机压低声音,“我在医院,你别出声。”

  纪卿何其聪明,立刻明白了,莫召南估计是撞到纪暧了,她将手机放在一边按下了扩音键。

  医院病房中

  纪暧看着孙令柔阴晴不定的脸,心中顿时忐忑不安起来,她抿了抿嘴角,垂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苍白娇弱的小脸。

  “伯母……”

  “令柔啊,你……”沈贯中和孙令柔在一起这么多年,一看就知道她要发脾气了,伸手抚摸了一下孙令柔的后背。

  “你给我去一边坐着!”孙令柔指了指一边的沙发,沈贯中有些担忧的看了看一边的纪暧,只能走过去坐下,“这事儿你别插手!”

  “小暧毕竟是个孩子,难免做错事!”沈贯中知道孙令柔这次是被逼急了,别看她此刻看起来像是没事人一样,但是心里面啊,窝火着呢。

  “你就安静的坐着别说话就成,不然你也给我滚出去。”孙令柔说话铿锵有力,不容沈贯中有任何置喙的余地。

  沈贯中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和自己的妻子翻脸,担忧的看了一眼纪暧,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前挺单纯懂事的一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病房中的气氛瞬间变得十分压抑沉闷。

  纪暧能够感受到,孙令柔一直在死死盯着自己,那种带着强烈审视的目光,简直让她如坐针扎,头皮发麻。

  沈家有两个人她一直都比较畏惧,一个是沈筠,另一个就是孙令柔。

  沈筠比她大一些,一直都是以一种姐姐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而且沈筠一向眼高于顶,看不惯她,或许因为是沈穆清的姐姐,纪暧一直不敢得罪沈筠,久而久之,对她就心生了一股敬畏之情。

  而孙令柔,本来是母亲的闺蜜,但是自从五年母亲去世,她对自己的态度就急转直下,尖酸刻薄,说话更是绵里藏针,让她应接不暇。

  孙令柔似乎是有太多的话要说,但是一时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在房间转了几圈之后,忽然伸手将手边的花瓶打落。

  “哐啷——”花瓶碎裂,吓得纪暧身子一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孙令柔。

  而孙令柔正用一种审度的目光看着她,“孩子是穆清的?”

  “嗯。”纪暧点了点头,眼神坚定,这一点她无比肯定。

  “你打算怎么办?”孙令柔这话一出,纪暧就有些急了。

  “伯母,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纪暧面色急切。

  “我知道,我就是问你,你打算怎么办?生下来还是?”

  “我知道因为照片的事情,你现在很不待见我,我也知道你们一时间很难接受我,你们若是真的没法接受我,这个孩子我会自己抚养他的。”

  “哈?”孙令柔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你这是要打我们沈家的脸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纪暧双手不安的搅动,显得十分无辜,“伯母,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真的很想要他,伯母也是做母亲的人,应该能够理解我吧!”

  “独自抚养?你说的那些话,维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穆清的,你现在是让我们沈家坐视不理,看着你独自抚养一个孩子,你这是不会打我们脸是什么!”孙令柔深吸一口气。

  难不成让她看着自己孙子或者孙女流落在外面?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啊。

  “小暧,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喜欢穆清我也清楚,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用孩子威胁我们。”

  “我不是伯母,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怀了孩子,要是我知道自己怀孕了,我怎么可能还去上班,被人……”

  一说到这个事情,纪暧更是觉得分外委屈,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不自觉的被子都被濡湿了一大片。

  “这事儿你是不是今天才知道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既然拿孩子要挟我们,你嫁入我们家又能有什么好日子,你如此煞费苦心到底图的是什么!就是穆清?”

  “伯母,我真的没有威胁你们的意思!”

  “你当记者是傻子,可是我不是,纪家在维城虽然不能手一手遮天,但是谁敢明目张胆对你动手,你给我说手,你爸那么疼你,那么要面子的人,居然都没管,这出戏你是演给谁看呢!”

  孙令柔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纪暧脸色一阵惨白,死死地咬住嘴唇,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小暧,你真的变了很多,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

  “我只想嫁给穆清哥哥,为什么你们都要阻止我!”纪暧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可得到幸福,而自己就要过得这么悲惨。

  莫召南正听在兴头上,一打眼就看见沈穆清走出电梯,他一个闪身躲到一边,沈穆清面色冷峻,浑身带着一股寒气,衣服生人勿进的模样,这样子,给他一把刀,他都能直接去杀人了。

  莫召南砸吧了一下嘴巴,贴在手机边。

  “最新战况,沈穆清来了。”

  “收到。”纪卿一边操作电脑一边回答。

  莫召南愣了愣,这女人真无趣,还以为枕在行军打仗啊,这说话如此刻板,不及小筠的十分之一。

  沈穆清怒气冲冲的推开门,纪暧一看见沈穆清眼睛一亮,“穆清哥哥!”

  “孩子是谁的!”沈穆清直接走到床边,他眼中带着凌厉的寒意,让纪暧心里咯噔一下,“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沈穆清气急,死死地捏住纪暧的手!

  沈穆清的手劲儿很大,捏得纪暧生疼,五官皱在一起,“穆清哥哥,我疼,你松开!”饶是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也激不起沈穆清的半分怜惜。

  “你这个女人心肠怎么如此歹毒,你告诉我,这个孩子是谁的!”

  “就是你的啊,本来就是你的!”

  “胡说,这个孩子怎么会是我的!”避孕药是他自己看着她吃下去的,怎么可能还会怀孕?

  其实就是避孕药,也没有说是百分之百能够避孕的,况且那晚沈穆清是被下药的,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

  “明明就是你的,那次在酒店……”纪暧顿了一下。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沈穆清的心中更是升起了一抹无端怒火,“看你那晚和那些流氓打情骂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一腿呢,你现在告诉这个孩子是我的?我看是别人的吧!”

  纪暧眼睛睁得很大,原本看见沈穆清那一股喜悦之情瞬间被冲得干干净净,男人面色生冷,那双眸子没有意思怜惜,纪暧一直死死盯着沈穆清的眸子,想从这双熟悉的眸子中看到一丝往日的温情,可是现实让她失望了。

  “沈穆清,你胡说什么!”纪暧忽然冲着沈穆清大吼。

  倒是惹得沈穆清心里一跳,纪暧在他面前一向乖顺,从未直呼自己的名字。

  “我胡说什么,那些照片你自己也说了,那上面的人就是你自己!难不成还是假的!”

  纪暧忽然从床上下来,扶着腰侧,单薄的身子裹在宽大的病号服下,显得十分羸弱。

  她直接走到沈穆清面前,伸手直接一巴掌过去,这一巴掌没有落到沈穆清脸上,即使被这个男人如此羞辱,她终究还是下不去手,她拍打着沈穆清的胸口!

  “我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啊,你凭什么怀疑我,凭什么……我那么爱你!那么爱你……”

  纪暧大出血之后,本就身子虚弱,被沈穆清这么刺激,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面,开始低声抽泣。

  沈穆清毕竟是个大男人,纪暧忽然哭了起来,沈穆清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孙令柔叹了口气。

  “算了,纪暧,我们家本就没打算不娶你,既然你说这个孩子是穆清的,我就信你,我会和你父亲商量你们具体的婚期,越早越好,不过你得养好身子,我不想到时候你病怏怏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孙令柔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是好友的女儿,若是别的女人这般算计自己儿子,孙令柔是铁定饶不了她的,孩子肯定也是留不住的。

  可是面对纪暧,饶是她心里有太多的苛责,好友已经过世,也就留了两个孩子,逼迫纪暧打掉孩子她真的做不到!

  孙令柔长叹了一口气,“穆清,你还不快点把小暧扶起来,地上这么凉,她的身子虚弱,不能受凉。”

  “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啊!”沈穆清也知道孙令柔的方法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可你们确实发生关系了,扶她起来!”

  沈穆清从来不敢违拗自己的母亲,只能将地上面的纪暧扶起来。

  “难道就因为我那么爱你,所以你才能这么污蔑我么,凭什么啊……凭什么!”纪暧忽然觉得有些绝望。

  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围着沈穆清,什么事情都是围绕着他,可是换来了什么?

  众叛亲离?世人耻笑?

  纪暧,你到底图的是什么啊,这就是你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男人啊,你真可悲。

  “避孕药你没吃?”当时自己明明看着她吃下去的,怎么还会怀孕?

  “穆清,你说什么?”孙令柔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沈穆清看着自己母亲带着质疑的目光,心里顿时有些怯了。

  知子莫若母,孙令柔一看自家儿子的神情,哪里还猜不出来,“你给小暧买了避孕药?”

  “我……”

  “逼着她吃了?”孙令柔真是一猜一个准。

  “我只是不想要孩子!”

  “简直糊涂!”

  孙令柔简直快被气疯了,现在的这些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莫召南听得投入呢,忽然被人猛地敲了一下后背。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莫召南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小筠,你走路能出个声么,吓死我了。”

  “听什么呢!”沈筠说着就要进去。

  “别进去了,里面正闹着呢!”

  “什么情况?”沈筠指了指病房里。

  “咱妈说要你弟弟娶了纪暧。”

  “我就知道,这事儿只能这么办,整个维城都知道我弟搞大了他的肚子,所以不娶也要娶。哎……”

  “你叹什么气啊,走吧,哥哥请你吃饭,反正以后你是嫁给我的,又不待在沈家,别叹气!”莫召南说着挂断电话,搂着沈筠就往外面走。

  “我得去换个衣服,你在办公室门口等我一下!”

  “我帮你呗?”莫召南冲着沈筠一笑。

  “呵呵……信不信我拿这手术刀直接废了你啊!”沈筠冷哼,真是越发不害臊了。

  “这么狠心,你这样会影响以后的夫妻生活的!”莫召南说着还故意嘬了一口沈筠的侧脸,惹得周围一些小护士纷纷侧目。

  “沈医生,你男朋友原来是个军人啊!好帅啊!”

  “是啊,沈医生,什么时候请客吃饭啊!”

  沈筠平时禁欲高冷,难道有料被人调侃,狠狠瞪了莫召南一样,莫召南只是搂着他的肩膀,“等我们结婚了,你们可都要过来啊!”

  “好勒!”

  “胡说什么啊,怎么就结婚了!”沈筠脸上掠过一丝绯红。

  “沈医生,我可是你的人了,你可别想赖账不负责啊,爸妈都见了,你跑不了!”莫召南改为搂着沈筠的腰,这腰真特么细,还很软,莫召南这么想,就顺势捏了一把。

  “啊——”沈筠直接尖叫一声,周围顿时安静下来,纷纷扭头看向那边,沈筠腰上很敏感。

  “你干嘛!”沈筠觉得自己都要没脸了。

  “小筠,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啊,我……”

  “砰——”沈筠直接进入办公室,将门一关,差点撞到莫召南的鼻子,我去,不就摸了一下么,就叫成这样,那以后要是需要造人,还得了?

  沈筠摸了摸腰侧,这个男人真是越发不要脸了,乱摸什么啊,不过莫召南的手指粗粝,摸上去酥酥麻麻的。

  沈筠换了身衣服,刚刚打开门,一阵强劲的力道将自己直接推了进去,沈筠还没来得反应惊呼,整个人就被抵在了门背后。

  “莫召南,你干嘛……唔——”

  沈筠睁大眼睛,这个男人又发什么疯啊!

  莫召南这人虽然这么大年纪了,可是没有恋爱经验,更没有接吻经验,这根本就不算是接吻,倒像是在啃。

  “嘶——”沈筠惊呼一声,“你咬到我了!你会不会接吻啊!”

  “我……”莫召南这种大男人难不成要承认自己根本不会接吻,肯定不可能!

  “你干嘛,这么突然!”沈筠摸了摸嘴唇,咬破了吧,这个男人还真是典型的野兽派作风。

  “想你了呗,在部队每天面对一群臭男人,都要憋死我了!”刚刚在外面莫召南不好上下其手,现在直接将沈筠搂在怀里面,“你看你弟弟都结婚了,不如我们也去把证领了吧。”

  “太快了吧,我都没见过你父母呢!”

  “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质,这要是忙起来,都不知道什么才能碰面,我得赶紧那事儿办了啊!”莫召南说得一脸认真,“我改天就和家里的老头子说,看看是他过来还是我们回去。”

  “怎么能让长辈来见我呢!”沈筠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我们就回京城好了,反正我俩还没单独出去过呢!”

  沈筠看着某人笑得白灿灿的牙齿,心里面有丝不好的预感。

  “好了,你的队友估计都等急了,我们出去吧!”

  “再亲一下!”莫召南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要脸不要啊!走啦!”

  可是沈筠这点力气,在莫召南面前根本不够看的,直接被拖过去,就是一阵猛啃,弄得沈筠一阵羞恼。

  开门出去,莫召南一脸得意,沈筠则是低着头,嘴巴都肿了,还怎么见人啊。

  “小沈啊,出去约会?”一个老医生正好路过。

  “嗯,是啊!”沈筠不得不抬头和他打招呼。

  “不错,小伙子挺精神的!哈哈,年轻人啊,真是精力旺盛!”医生看着沈筠红肿的嘴唇,笑得不怀好意。

  莫召南的战友已经订了位置,只是没想到纪卿和小元居然都在。

  “卿卿?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家养病么?沈筠诧异的说。

  “队长请客吃饭嘛,见者有份,打电话给纪少校,正好她也有空就直接过来了!”一个人解释道。

  “点菜了没?”莫召南拉着沈筠坐下。

  沈筠还没坐定,那群人忽然站起来,“谢谢嫂子请客!”这齐刷刷的阵势,还有整齐划一的动作,嗓门虽然有些嘶哑,不过都很大,吓得沈筠浑身一个激灵。

  “噗——”纪卿直接笑了出来。

  “都坐下,干嘛呢,没看到吓到你嫂子了么!”莫召南瞪了几个人一眼。

  “嫂子,我们就是对你表达一下敬意,你别在意啊,对了,嫂子,你是医生啊?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就看上队长这么个没皮没脸的了!”

  “就是啊,你都不知道队长平时什么样的,对我们吆五喝六的,在部队绝对是这个啊!”那人竖起大拇指比划了一下,“部队里面绝对的一霸啊!”

  “我们都说队长这种性格绝对是万年光棍啊,特奶奶的,结果找了个这么好看的嫂子!简直把我们这群单身汉羡慕得要死。”

  其实很多女性对军人有崇拜敬畏之情,但是军嫂真的不是这么好当的,真的到了谈婚论嫁,会有一大批人怯懦。

  “喂喂喂——说话嘴巴放干净点,别说脏话,听着没!污了我们家小筠的耳朵!”莫召南体贴的给沈筠拉开凳子,让沈筠坐下。

  “原来嫂子叫小筠啊,小筠嫂子好,嫂子喝水!”一个人谄媚的给沈筠倒了一杯水。

  “谢谢!”沈筠虽然大致了解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不过这忽然间被这么多人围观,尤其是一群没皮没脸的人,沈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和他们说什么谢谢啊,可劲儿使唤就成了。”莫召南从沈筠手中接过水,“这杯太烫了,你喝我这个。”

  “哎呦——队长,你也太体贴了吧!”

  “就是就是,人家看着都羞涩了!”

  “滚滚滚,一边去!”莫召南瞪了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伸手护在沈筠身后,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好了,都别闹了,赶紧点菜吧,不是要把你们队长吃垮么!”纪卿适时出来解围。

  “点菜点菜,服务员,就挑着最贵的上!”

  “好勒!”服务员一乐,立刻出去帮他们点餐了。

  沈筠这人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养,平时并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大方稳重,而这群人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沈筠虽然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不过一顿饭下来,饭没吃多少,倒是乐得不行,这群人一个个的都是活宝。

  “卿卿,你的伤口怎么样?没事吧?”沈筠看着一群人开始喝酒划拳,拉着纪卿咬耳朵。

  “没事,小伤而已,在部队受伤是家常便饭,你别看他们总是打趣你,其实都没恶意的。”

  “我知道,其实他们这样挺好的,都是直肠子,我倒是觉得和他们相处一点都不累。”沈家虽然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事情,不过从小到大,沈筠见了许多腌臜事,这让她对嫁入豪门心生了一些抵触。

  “是啊,军人都是很可爱的。”

  “对了,小暧和穆清,估计婚事要定下来了。”沈筠用余光观察纪卿。

  “恭喜她终于得偿所愿了。”

  “嫂子,我敬你和队长一杯,队长,你可不能推辞!”一个人喝得满面通红,拿着酒杯,身子都不稳了。

  “滚犊子,你嫂子晚上还要值班,别闹!”

  “我出去让酒店给你们弄点醒酒汤,这都喝成什么样了!”沈筠摇了摇头。

  “我和你一起!小元,看着这些叔叔,别让他们出去捣乱!”纪卿嘱咐一直在一边乖巧的吃着冰淇淋的小元。

  “妈咪,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小元砸吧砸吧嘴巴,继续低头吃冰淇淋。

  沈筠和纪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和服务员说了需求之后,两个人就站在走廊的床边呼吸点新鲜空气,那屋里都是酒味儿,实在难闻。

  “沈姐姐,你要是结婚了,可别忘了我的红红娘红包啊!”

  “你钻钱眼儿里去啦,还红包,都是当妈的人了,真好意思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得赚钱养儿子啊,等小元长大了,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纪卿微微一笑,也只有在熟悉信任的人面前,她才能放下防备。

  而此刻一个包厢中,一个女人袅袅娜娜的走了出来,“服务员,最好的酒,最好的菜,赶紧上!”

  “好的好的!”

  纪卿和沈筠都是觉得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也是身体的本能,朝着声源方向瞥了一眼。

  沈筠蹙了蹙眉头,“是她?”

  “你认识?”纪卿狐疑的看着沈筠,按理说不应该啊,这李柔嘉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应该是头一次来维城。

  “在医院碰见过一次,谁啊?”沈筠一听纪卿的语气,似乎是认识的。

  “疯子。”纪卿冷哼一声。

  而李柔嘉这几天被陆玖晾着,公事不让自己参与,就是平时出来应酬都不带自己,直接把自己晒在一边了,她这个秘书,现在完全是个虚的。

  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和陆玖出来应酬,没想到居然就碰见了这两个人。

  李柔嘉将门关上,直接朝着纪卿她们走过去,“纪少校,好久不见,您的伤好些了没?”

  “谢谢关心,已经没大碍了!”纪卿语气冷清。

  “那就好,不然我的心里过意不去,总归是因为我的缘故,这位是?”

  “不熟的人,应该不用介绍吧。”纪卿冷笑,却不自觉地站在了沈筠面前,这个人李柔嘉可是记得清楚,在医院奚落了自己。

  “朋友?”李柔嘉踩着八厘米的高跟,只是她本身个子不高,站在踩着平底皮靴的纪卿面前,倒是生生矮了几公分,这气势顿时下去了。

  “你管得有些多,沈姐姐,我们走吧!”

  “纪少校!”李柔嘉叫住纪卿,“莫家可不是你这种小门小户的女人进得了的,就算生个孩子也没用,也许和那个陆既明一样,前半辈子都要当私生子也不一定。”

  纪卿觉着这女人真心欠收拾。

  纪卿嘴角微微轻扯,还没说话,沈筠就按捺不住了,“这位小姐,早上出门没刷牙么,嘴巴这么臭!”

  “和你没关系!”李柔嘉知道这人是沈家人,和陆玖有些关系,不打算和她说话。

  “是和我没关系,但是你不觉得你这么说话很没教养么!”沈筠轻哼。

  “我有没有教养不用你说!再说了,这个社会,有权有势就有教养!”李柔嘉嘴角轻扯,带着一抹蔑视。

  “李小姐,我本来不想和你计较的,可是你知道人的耐心真的有限!”纪卿扭过头,伸手活动了一下筋骨,“最近养病,身子都懒了。”

  “你要做什么?”李柔嘉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做什么!”纪卿冲着她一笑,却瞬间伸手扯过她的胳膊。

  李柔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是出声尖叫的功夫都没有,就听见“咔嚓——”一声。

  沈筠不自觉的捂住嘴巴,下手够狠的啊,脱臼了吧。

  “啊——”李柔嘉护住胳膊,疼得龇牙咧嘴,“你怎么敢这么对我!”

  “有什么不敢的,一只胳膊不够么?”

  莫召南见他们两个人还没回来,就出来找一下,“怎么还不进……李柔嘉?”

  沈筠无语望天,看莫召南这样子,还挺熟的。

  “莫召南?”李柔嘉觉得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想来触纪卿的霉头,没想到这女人居然真的敢对她动手。

  “你欺负她们么?”莫召南伸手搂住沈筠的胳膊。

  “你哪只眼看见我欺负她们了,是她们欺负我,你没看见我的胳膊,哎呦——”李柔嘉还没受过这样的罪呢。

  “肯定也是你先挑衅的,我可告诉你,老莫家的人别乱动,想都别想,我这人你知道,直肠子,气不过就动手,这是轻的,嗝——”莫召南说着还打了个酒嗝,“要是莫七出手,你们家都不够他折腾的。”

  一听到莫七的名字,李柔嘉脸色都变了。

  “还有啊,这是……嗝——我的人,你少惹她!”莫召南搂着沈筠,还猛地亲了她一口。

  沈筠嫌弃得不行。

  “别闹了,满身酒气!”

  “不要,亲一口!”莫召南开始耍无赖。

  纪卿伸手扶额,她都为他觉得臊得慌。

  “你们……”李柔嘉不可思议的指着两个人,“你不是和……”

  “走吧!”莫召南搂着沈筠就走了进去,倒是纪卿书听什么什么弦外之音。

  李柔嘉看着几个人纷纷进入包厢,气得直跺脚,莫家的男人在京城都是抢手货,像莫七、莫召南这种,李家这种人家,是根本高攀不上的,是想都不会想的,没想到,找了两个女人居然会是这种出身的,让她如何不跺脚。

  “哎呦——”胳膊还疼得难受,那个女人下手真狠,根本不留情啊。

  一群人喝了酒,沈筠开了房间,让他们直接在酒店住下,这群人一出去都是会破坏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啊,看着几个人纷纷睡下,沈筠才松了口气。

  “小筠,我想你了,你知不知道?”莫召南又一次像是树袋熊一样的趴在沈筠身上。

  “沈姐姐,你慢慢搞定这个二货,我去医院复查一下。”纪卿这次出来也是因为要检查伤口。

  “不需要我陪你么?”

  “莫七在楼下等我,莫召南这人喝醉了容易耍酒疯,你小心点!”纪卿笑得格外诡异。

  “小筠,你身上好香啊,好好闻!”莫召南十分无赖的就往沈筠脖子上面凑。

  “莫召南!”沈筠大吼一声,“你给我自觉一点!”

  “小筠,你不爱我了!”莫召南瘪瘪嘴巴,“你凶我!”这一脸委屈的模样,惹得沈筠无比头疼。

  “我没有凶你啊,来,乖乖上床!”沈筠哄着莫召南朝床边走去。

  “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莫召南无赖的死死搂住沈筠,直接上下其手,对于这种醉鬼,沈筠觉得分外无力。

  “我爱你,爱你,谁说我不爱你了!”

  “那你亲我一口!”莫召南得寸进尺。

  沈筠还没反应过来,某人已经把嘴巴凑了上来,混杂着浓烈的酒精味,还有某人身上面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沈筠顿时觉得脑子有些空空的。

  “唔——”

  这莫召南只觉得嘴巴好干,像个饥渴的旅人,不断吮吸这属于沈筠的甜美,弄得沈筠觉得呼吸都分外困难,只能不断伸手敲打莫召南的胸口,这人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啊,这亲她的时候,比不醉的时候还轻车熟路。

  “小筠,你别拒绝我,我真的很想你!”

  莫召南这货说着就开始上下其手了。

  “莫召南,你混蛋,你干嘛呢!”沈筠立刻护住自己衣服,这手都撩到自己衣服里面了。

  “我热!”莫召南眼神迷离,带着一种莫名的炙热,看得沈筠一阵心慌。

  不过接下里的一幕,更是让她面红耳赤,某人居然直接将身上面的衣服脱了下来。

  “莫召南,你冷静点!”沈筠伸手撑在他的胸口,隔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沈筠手温热,莫召南身上面太热了,烫得沈筠下意识的想要缩回手,却被莫召南直接握住,“小筠,我热……”

  “洗澡去!”沈筠快要疯了,这人到底要干嘛啊,再这么下去,她真的要哭了。

  “我能不能亲亲你!”莫召南可怜兮兮的盯着沈筠。

  “不……唔——”

  还是没等她反应,莫召南直接伸手搂住她的胳膊,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莫召南身上太热了,沈筠觉得这么下去,今天就要被他吃干抹净了。

  “莫召南,你冷静点!”

  “小筠,你真可爱,我很冷静啊!我要亲亲!”

  这个举动若是莫七来做,那真是谁都无法拒绝,但是莫召南这种五大三粗的糙汉子,还弄得这么可怜兮兮的,我们沈姐姐此刻就和吃了剩饭剩菜一样,有点反胃!

  “莫召南,你冷静点,你好好睡一下,待会儿就好了!”

  “我不要,我要亲亲!”

  莫召南死死搂着沈筠,沈筠能够感觉到某人的身体变化,再不走自己就真的走不了了。

  可是莫召南胳膊就和铜墙铁壁一般,她挣脱不开啊,关键是有东西抵在自己腹部,沈筠虽然年纪不小,可是没经历过这阵仗啊,这一抬脚!

  好啦,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莫召南直接捂住下去蜷缩在地上面,开始满地打滚!

  沈筠咽了咽口水,“那个……”

  “我要死了,要死了……疼死了!”

  “那个……”沈筠蹲下身子,拍了拍莫召南的后背。

  “你好狠心啊,怎么能这么对我,呜呜……他可是我弟弟啊!”

  沈筠满头黑线,这人怎么喝了酒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我扶你上床!”沈筠下手也没这么重,还能真的废了他不成。

  “我要是以后不行了,你不能嫌弃我,你可不能抛弃我!”

  “知道啦,不会抛弃你的,来吧,上床!”

  “我要和你一起睡?”莫召南一手捂住下体,一手拉着被子,可怜兮兮的盯着沈筠。

  “自己睡!”沈筠吼了一句,她也是恼了,气疯了,这男人以后要是还敢这么喝酒,看她怎么收拾他!

  “你别生气!我马上睡!”莫召南说着立刻闭上眼睛。

  沈筠没想到这一吼效果这么好,早知道就对他凶一点了。

  沈筠看着衣服被弄得都是汗渍酒渍,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腰捡起莫召南的衣服,直接去了洗手间。

  等她将莫召南的衣服洗好烘干之后,发现这货居然已经睡着了。

  沈筠觉得这辈子真是欠了他的,拧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身子,趁机摸了摸某人的肌肉,说实话,还真的挺好摸。

  “小筠……”莫召南呢喃一句,吓得沈筠差点将手中的毛巾甩出去。

  沈筠被吓得惊魂未定,还以为自己揩油被抓包了,准备去洗手间再洗一下毛巾,背后却幽幽传来一个声音,虽然微弱,她却听得清清楚楚。

  “我爱你!”

  沈筠脚步一顿,嘴角微微扬起。

  “混蛋!”

  ------题外话------

  今天四点还有二更,不过明天开始就恢复每天早上一次万更了,期末了,我得准备考试了,还要写论文,没有那么多时间码字,(*^__^*)嘻嘻……,祝我明天开始顺利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087 兄弟之争,先兆流产(二更)-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