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89 小元谋算,婚纱被毁(二更)-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0 倒打一耙,字字诛心-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纪卿到楼下的时候,一打眼就看见了莫七的车子。

  “召南没事吧?”莫七往里面挪了一下,给纪卿和小元空出位置。

  “没事,就是喝醉了,难得看他喝这么多。”纪卿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前在部队也没少喝,也没看他醉成这个样子啊,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只是觉得有些无赖,沈姐姐有的受了。”

  “他醉酒之后是有点无赖!”莫七伸手摩挲下巴,那岂止是无赖啊,还会耍流氓好么?

  莫召南酒量还是可以的,可是有一次醉得就不省人事了,那还是他军校毕业那会儿,听说被派到了一个犄角旮旯的地儿,某人兴奋得几天没睡好,终于可以摆脱他们家的老头子了,当晚拉着莫家几个男人就出去喝酒了。

  莫七当时并没去,只是到了半夜,接了通电话,去收拾残局。

  他到酒吧门口的时候,酒吧的老板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一样,差点跪下直接抱住莫七的大腿。

  莫七那会儿还没出车祸,健步如飞的走进了酒吧内部。

  其他几个人还好,喝得差不多也就睡了,就是这个莫召南,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抱住人家的驻场歌手,就不松手了。

  这要是个女人就罢了,这驻唱歌手还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玩摇滚的,还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那一脸便秘的样子,莫七现在还记得十分清楚。

  “老子和你说啊,老子终于要脱离苦海了,哈哈……快点恭喜老子!”莫召南手劲儿大,被他搂着男人挣脱不开啊。

  “是是,恭喜您!”那人面部抽动,肢体僵硬,一副要死的模样。

  “对啊,恭喜我,哈哈,来来来,我们一起喝酒……”莫召南脚边还散落着各种酒瓶。

  那个驻唱歌手一看见莫七过来,立刻向他投去了求救的目光,这人长得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子,偏生一脸可怜与绝望,对着莫七比划出了救命的口型。

  “召南少爷,您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能喝酒啊,唔——”那人话音未落,这莫召南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瓶黄酒,对着那人的嘴巴就猛灌。

  “咕噜咕噜——噗——咳咳……”那人脸被呛得通红,一直在剧烈的咳嗽。

  “召南少爷,我……唔——”那人就不能说话,一说话莫召南就灌他酒。

  “七爷,您赶紧处理一下吧,我这边手下都被召南少爷打得不行了。”他指了指一边正在哀嚎的一群人。

  “不喝是吧,那我们唱歌!”莫召南说着放肆大笑。

  大厅一片狼藉,就像是被龙卷风刮过一样,莫七脚下还滚落着各种酒瓶碎片,这人是在发什么疯,要是被他家老头子知道了,估计得吊在树上鞭打。

  “七爷,求求您了,赶紧把这个祖宗带走了,再这样下去,他能把我们酒吧的装潢都砸了!”酒吧老板已经要哭了。

  “这些是他弄的?”莫七可没想到莫召南居然会耍酒疯。

  “是啊,您看看,客人都被吓跑了,叫了几个人拦着召南少爷,可是您也知道,他是练家子,我们弄不动他啊,就把我们这里砸成这样了,我也不求赔偿什么的,只希望您赶紧把这个祖宗带走吧!”

  “嗡——”一阵刺耳的电流声从话筒中传来。

  莫七蹙了蹙眉头,还没有来及开口,忽然莫召南抱着话筒开始大吼!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别怪我保持着冷峻的脸庞,其实我有铁骨,也有柔肠,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当兵的日子短暂又漫长,别说我不懂情只重阳刚,这世界虽有战友也有花香,我的明天也会浪漫地和你一样,当你的纤手搭上他的肩膀……”

  莫召南唱得那叫一个深情款款啊,一只手握着话筒,一只手死死搂着那个驻唱歌手,还微眯着眼睛,那叫一个投入啊!

  莫七伸手扶额,那刺耳的歌声一字一句都在戳痛着他的神经,我滴个神啊,不会唱歌能不能别出来吓人啊。

  这嘶哑的声音,五音不全的唱法,不断挑战着莫七的忍耐力。

  莫七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七少,您看这……”莫离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莫七。

  “带走,里面的几个呢?”莫七看了看楼上包厢所在的位置。

  “都让人带出来了,睡着了,直接送去老宅么?”

  “等会儿的,把台上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赶紧带走!”他们莫家怎么出了这个二货。

  “七爷,我们拉不动他!”几个保镖上前,都被莫召南挡开了。

  “打晕直接拖走!”莫七冷哼。

  莫离咽了咽口水,一记刀手下去,莫召南还立了几秒钟,这才倒下,然后就被四五个人直接抬走,莫七扔了一张卡给酒吧老板,拖着这几个醉鬼直接到了江边。

  “七少,您这……”莫离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把他们都拉下车!”弄得车子里面都是酒味儿,简直难闻得要死。

  “七少,还是直接带去老宅吧,这荒郊野岭的,这些少爷要是在这里睡一晚上,明天铁定全部拖去送医啊,这样不太好吧!”莫离一向不明白莫七的想法。

  “谁说要让他们在这里睡一晚了!”

  “那?”您这是要做什么啊!

  “全部给我扔下江里喂鱼,正好给他们醒醒酒!”

  众人怔愣了几秒钟,终于还是顶不住某人的目光,将几个喝得醉醺醺的人直接抬下去扔到了江里。

  那会儿虽然是六月天,但是半夜的江水还是很冰的。

  这群人刚刚被扔下去,立马醒了,他们的反应还算正常,只有莫召南这个二货,在浅水区开始扑腾!

  “进水啦,进水啦——发洪水啦!救命啊——”

  莫七站在车边,无语的抬头看了看夜空,耳边都是某人大呼救命的叫喊声,还有使劲儿怕打水花的声音!

  这个蠢货,这水才到他的腰部,他急吼吼的喊什么啊!

  一群人被莫七折腾成落汤鸡,还不敢抱怨,莫七嫌弃他们脏,还不许他们上车,然后某人就十分骚包的开着他的敞篷车,让一群人在后面跑。

  回去之后,几个人说是出去进行体能测试了。

  家里的老爷子还把他们夸了一通。

  不过自此之后,但凡是他们喝酒需要人接,绝对不找莫七,找了这厮,绝对会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纪卿看着莫七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是在想什么高兴的事,“想什么呢,笑得这么诡异。”

  “没什么,忽然想到家里的一些事而已,等你空闲下来,带你回去见见我那几个兄弟,人都挺好的。”莫七忽然想到,这几年兄弟几个都各奔东西,难得能有时间聚齐在一起,回首以前的日子,倒是真的有些感慨。

  车子平稳的停在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纪卿是约好了医生复查身体,而莫七也顺便过来检查一下。

  纪卿这边结束之后,就直接去了莫七所在的楼层。

  透过玻璃窗,她看见医生拿着一个类似于小锤子之类的东西,在慢慢的从上往下敲打着莫七的腿部,并且不时和他交流着什么。

  莫七嘴角一直挂着清浅的笑意,看起来似乎不痛不痒,但是纪卿却能够体会到他内心的彷徨。

  部队待久了,纪卿也是见惯了生死,有的队友会因为一次行动而造成身体的残缺,而这就足以让他结束军旅生涯,这些人都是选择直接退役,他们也会和队友打趣嘴上面说着没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军人,这难道不是最残忍的一件事情么?

  而此刻的莫七,饶有天人之姿,家世显赫,本该是天之骄子,而此刻却只能终日和轮椅作伴,他的内心又何曾真的甘心过。

  “夫人,您怎么站在外面,不进去么?”莫离手中拿着一些X光之类的东西,正走过来。

  “不了,我在外面等着吧。”纪卿寻了个位置坐下,面色有些凝重。

  小元似乎知道纪卿在想什么,只是默默地坐在一边陪着她。

  沈穆清在病房里面,总是阴沉着一张脸,就被孙令柔给撵出来给纪暧取B超图。

  他也只是匆匆一瞥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因为纪暧的关系,纪卿戴着墨镜,不过沈穆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纪卿。

  纪卿此刻也注意到了沈穆清,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整个人憔悴了许多,眼眶有些乌青,就是穿着打扮也没有以前那么精细了。

  沈穆清还没有走过去,莫七就已经从主治医生坐在办公室出来了。

  “等很久了?”莫七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缱绻的笑意。

  “没有,医生说什么了么?”纪卿起身拉着小元就走过去,小元一蹬脚直接爬到了莫七的腿上面,骑坐在莫七身上。

  “还是老样子。”莫七眼睛余光看见了一边的沈穆清,他伸出手指朝着纪卿勾了勾。

  “怎么?”纪卿微微弯腰,莫七就这么大方坦然的在她侧脸亲了一口。

  “没事,走吧,我托人从京城给你买了最新的玩具模型,要不要去我那里看看!”莫七伸手捏了捏小元肉呼呼的小脸。

  “欧耶,爹地,你最好了!”小元死死搂住莫七的脖子。

  “好了,走吧!”纪卿示意莫离让开,自己绕道莫七身后,给他推着轮椅。

  一家人的周围围绕着一股温馨浪漫的气氛,别人很难融入进去,或许就是纪卿都未曾察觉,莫七一出现,她周身那种淡漠冷清的气场都淡化不少。

  沈穆清的手死死捏着化验单,嘴角笑容晦涩,这一切本来都是属于自己的,这能怪谁呢。

  莫召南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微微侧过头,傍晚的余晖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户直接铺洒下来,有些刺眼,莫召南伸手遮住眼睛,头疼得有些厉害,他的脑子这才回想起自己和战友一起喝酒来着。

  喝到兴头,他完全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了!

  莫召南也知道自己喝醉酒了容易耍酒疯,他猛然坐起身,这才注意到沈筠趴在床边已经沉沉睡着。

  沈筠昨晚是夜班,本就累得不行,被莫召南这一折腾,睡得很沉。

  沈筠就像个孩子趴在床边,脸上挂着清浅的笑意,莫召南微微一笑,这才发现自己光裸着上半身,他心里一惊,掀开被子,还好裤子在!

  我去,莫召南,你特么的在想什么,就是酒后乱性也是人家吃亏啊,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莫召南蹑手蹑脚下床,将沈筠挪到床上,沈筠睡得深沉,愣是没醒,莫召南直接去了洗浴间,准备冲一下身子,眼睛一瞥就看见了一边折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心里面就像是被熨斗烫过一样熨帖。

  莫召南腰间围了个浴巾就走了出来,沈筠还在睡,莫召南看了看时间,快到上班的时间了。

  “小筠。”魔爪那坐在床边,轻轻晃了晃沈筠。

  “嗯?”沈筠被莫召南折腾得浑身难受,转了个身继续睡。

  “小筠,别睡了,该上班了!”莫召南贴在沈筠耳边。

  “啪——”沈筠起床气一上来,冲着声源的地方就是一巴掌,她觉得有只蚊子在自己耳边吵吵,嗡嗡的,吵死了。

  莫召南愣了愣,伸手摸了摸脸!

  特么的,这娘们儿打人怎么都和挠痒痒的似的。

  “小筠,你再不醒,我就要采取非常手段了啊!”

  “别闹!”沈筠撒娇一样伸脚蹭了蹭被子,或许是觉得有些热了,还伸手巴拉一下衣服。

  “额?”莫召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胸……

  绝对比纪卿的大!

  沈筠被莫召南这一打扰,脑子已经在告诉自己,该起床了,可是眼睛就愣是不想睁开。

  好不容易睁开眼,就看见某个人头发上面还滴着水,就趴在自己上面,只是这眼睛……

  “莫召南,你特么的混蛋,你看什么呢!”沈筠伸手捏紧胸口的衣服。

  “咳咳……那个……”莫召南忍不住起身,往后退了退,脸上有些潮红。

  “你刚刚在看什么!”沈筠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就是叫你起床而已,我也没做什么啊,真的!”莫召南说得一脸诚恳。

  “你少来,那你怎么把我胸口的衣服都滴湿了。”这莫召南就是个二货,浑身的水都没擦干净呢,这把自己的胸口衣服都濡湿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以向组织起誓,真的没有!”莫召南说着双手一举,做起誓状!

  可是……

  他围在腰间的浴巾一松,然后就……

  华丽丽的掉了!

  “啊——”沈筠大叫一声!“流氓啊……”

  莫召南一低头,立马将浴巾捡起来,手忙脚乱的将浴巾围起来,“卧槽——老子穿着内裤呢,你别叫了!”

  沈筠瘪瘪嘴。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没穿呢!”莫召南真是要被她吓出神经病了。

  莫召南低头将腰间的浴巾围好,沈筠羞得脸通红,她伸手拍了拍脸,忽然看见了手表上面的时间,“天哪,要到交班的时候了,你都不叫我!”

  “我叫你好久了!”莫召南话音未落,沈筠就光着脚冲进了洗漱间。

  莫召南刚刚洗完澡,这里面还湿着呢,“啊——”瓷砖很冰很湿,沈筠无奈叫了一声,眼看着时间快到了,拧开水龙头开始洗脸。

  莫召南寻声过去,鬼祟的绕到了沈筠身后。

  沈筠正专心的洗着练,忽然一双温热的大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男人靠得很近,可以清晰地闻到清冽好闻沐浴露的味道,还有淡淡的漱口水味道。

  莫召南的胸口贴着沈筠的后背,沈筠身子一僵,因为莫召南上本身什么都没穿,他的身上面很热很烫,沈筠紧张得手下的动作动停了。

  莫召南则是伸手搂住沈筠的杨柳细腰,“抬左脚!”

  沈筠照做了,“落脚!”

  沈筠脚落下就踩在了一个温热的脚背上,那是莫召南的脚,沈筠心里咯噔一下,心中忽然被一股莫名的暖流充斥,“再抬右脚。”

  莫召南的脸靠在沈筠的肩头,带着热气的气息不断地喷洒在沈筠侧脸,沈筠面色绯红,动也不敢动。

  “再放下吧。”莫召南低头看着两个人摞在一起的脚,她的脚真小。

  “赶紧洗脸吧,不是没时间了么!”莫召南这一说,沈筠才低头简单洗了一下脸,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一张开眼,就冲面前洗漱镜中看见了莫召南正冲着自己笑得灿烂。

  “你怎么进来了,赶紧出去吧。”沈筠说着就要转身。可是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莫召南大横抱起了起来。

  “你不是怕脚湿了么,我给你踩着就不湿了。”莫召南抱着沈筠大步走出去,顺带从洗漱间抽了一条赶紧的白毛巾。

  “没事,我待会儿擦……”

  沈筠话音未落,莫召南已经单膝跪下,伸手捏起沈筠的右脚踝,拿着毛巾,简单又粗鲁的给她擦脚,沈筠当时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她这辈子跟定这个男人了。

  “我换衣服,送你去医院。”莫召南说着拿起衣服就进了洗漱间,沈筠低头看着自己干净的脚面,兀自一笑。

  莫召南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沈筠还在那傻笑,莫召南想着这次回部队估计又得有一段时间才能见到她了,想到这里,就直接朝着沈筠走过去。

  “你好了么?”沈筠感觉到了一个阴影笼罩了自己。

  “嗯。”

  “那我们走吧!”沈筠说着就准备穿鞋子。

  “还有个事。”

  “什么事?”沈筠一边穿鞋一边看着莫召南。

  “就是……”莫召南抓了抓头发,特奶奶的,反正是自己的女人,你怂什么啊,然后沈筠就看见某人十分悲壮的朝着自己走过来,沈筠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扑倒在了床上面,这还没开口呢,莫召南已经直接封住了她的红唇。

  “我待会儿就要回部队了,让我亲两口!”

  沈筠一听这话,登时脸红得不行,她当初是真的看走眼了吧,这人哪里是不解风情啊,这分明就是个撩妹高手嘛。

  见沈筠未曾拒绝,莫召南胆子越发大了,伸手搂住她的腰,两个人的身子靠得很近,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直到沈筠快不能呼吸,莫召南才抽身离开。

  “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许和别的男人单独出去,也不许看别的男人,听着没?”这命令的口味,倒是让沈筠扑哧一笑,“你别笑,严肃点,和你说正经的呢!”

  “好啦,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回去吧!”沈筠伸手环住莫召南的脖子。

  “要似乎被我发现你和别人出去,你就等着。”

  “那你准备怎么办!”

  “就地正法!”莫召南说着低头咬了一口沈筠的嘴唇。

  沈筠瞪了莫召南一眼,“还有那个男人,我绝对要揍得他亲妈都不认识。”

  两个人腻歪了一阵,直接开门出去,额……

  沈筠直接愣住了,和他们一起喝酒的几个人此刻走站在门口,似乎是正准备叫门,看到沈筠嘴巴微微红肿,有人居然还不怕死的朝房间里面看了看。

  “队长,够激烈的啊。”

  “都滚一边去,看什么看,赶紧跟我回去。”莫召南扳起一张脸。

  “是是,马上就走。”一群人嘻嘻笑笑的朝着外面走。

  纪卿在莫七那边吃了晚饭才回去,刚刚回去就发现今天纪家灯火通明,因为纪暧的事情,通常这时候,纪家都是黑灯瞎火的,最多就是留了几盏照明灯罢了。

  纪卿狐疑的走了进去,发现纪家除了纪泽衍不在,沈家除了沈筠不在,剩下的人居然都聚齐了。

  “卿卿啊,吃过了没?没吃的话我让人给你做点!”纪衡山明显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眉眼带笑,对她的态度也是格外热情。

  “吃了。”

  纪卿看着纪暧苍白着一张小脸,不是送医了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卿卿啊,来坐我这边。”孙令柔一直冷着一张脸,看见纪卿这才面带一丝微笑,孙令柔另一边坐着的沈穆清,纪卿还带着小元,这乍一看倒是有些一家人的意思。

  “奶奶好!”小元扬着小脸,冲着孙令柔甜甜一笑。

  “乖!”

  孙令柔伸手揉了揉小元的头发,这心里面感慨万分,若不是五年前的事情,纪卿还是自己的儿媳妇儿,估计现在也能有孙子了吧。

  “沈妈妈,你们这是干嘛呢,妹妹,我看新闻说你出事了,我看都流血了,你的身子没事了么?这么快就出院了?”纪卿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惹得纪暧脸色一阵煞白,而沈穆清身上面不断散发着阵阵寒气。

  “你妹妹怀孕了,自己不知道注意身子,这才导致了意外。”赵琳在一边解释,纪衡山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目光。

  “那真是恭喜沈妈妈,也恭喜穆清哥哥。”

  这是纪卿时隔五年头一次叫他穆清哥哥。

  可是听在耳中,却格外的刺耳。

  “嗯,这次你沈伯父和沈伯母过来就是商量一下小暧和穆清的婚事的,我们已经定了几个日子,就是下个月的初八!”

  小元下意识的看了眼纪卿,这个日子不就是……

  纪卿面上看不出任何的不悦,只是嘴角一扬,“挺好的啊,不过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来得及准备婚礼么?”

  “可以的,有什么不能准备的!”纪衡山巴不得纪暧此刻就能嫁给沈穆清。

  “那真是恭喜妹妹和穆清哥哥了,终成眷属!”纪卿这话所有人听了都格外的刺耳,却只能忍着,因为他们无法反驳。

  商讨婚事明明是一件十分喜悦的事情,但是因为沈穆清的提前离开,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了。

  接下来的日子,纪家和沈家的人所有人都显得十分忙碌,尤其是纪暧,忙着从国外定制婚纱,有些手工婚纱都要提前好几个月预定,纪暧肯定是来不及了,所以只能是预定几套婚纱回来试穿,看好了再拿去修改。

  纪卿休养这段时间,部队那边积压了许多的事情,纪卿这段时间也忙得不行。

  这眼看着距离纪暧和沈穆清的婚礼就差了一周时间了,从国外定制的婚纱刚刚送过来,婚纱是虽然款式比较普通,但是上面镶嵌了许多碎钻,饶是这些钻石加起来价钱也很可观。

  纪暧这天心满意足的试好了婚纱,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她的面色红润有光泽,整个人看起来也充满了生机活力。

  婚纱应该没有一个女人不爱吧,这件婚纱纪暧盼了好久了,虽然有些地方需要改良,但是她仍旧觉得很满足。

  “把婚纱收起来,明天拿去给人修改一下,腰部的位置有些松了!”突出不了她的身材。

  “好的小姐。”几个佣人小心翼翼的整理婚纱。

  “你们都小心点,这上面的一颗钻石都比你们一年的工资多知道么!”纪暧冷哼,带着一股傲气凌人。

  “嗯嗯。”几个人低头允诺。

  小元正好从莫七那边回来,刚刚进门就看见了这一幕,纪暧看见小元只是轻挑的冷哼一声,直接上楼,小元看了看婚纱,忽然一阵狗叫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纪泽衍回来了。

  小元扭过头,果然纪泽衍正从私家车上面下来,一起下来的还有那只大黄狗,自从那次被莫召南踢过之后,这只大黄狗在宠物医院住了好一阵子,也就这段时间刚刚回来。

  “汪汪汪——”那大狗冲着小元一阵急吼,小元瘪瘪嘴,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这狗和人一样讨厌。

  “好狗不挡道,让开!”纪泽衍知道纪卿还没回来,立刻端起了小少爷的架子,对小元呼来喝去。

  “凭什么啊,外公说了让你别欺负我!”纪泽衍比小元大了快一岁,可是这性格却是在不敢恭维。

  “那是我爸,我是这个家的少爷,你算个什么啊,赶紧给我让开!”纪泽衍就是想欺负小元,他和他的那个妈妈一样讨厌,主要是纪泽衍很怕纪卿,若是纪卿在,他哪里敢这么嚣张。

  “我就不让!”小元似乎和他杠上了。

  “你……”纪泽衍没想到小元今天居然和自己呛声,他立刻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一想到之前的事,想到自己的狗,心里面更是恼怒。

  “汪汪汪——”大黄狗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主人被人欺负了,冲着小元就是一顿狂吠。

  “你们都是好孩子,不能吵架的哦,我让人做了你们最爱的布丁,赶紧进来吧!”钟叔一看这两个孩子杠上了,立刻上去劝架。

  “布丁?”纪泽衍毕竟还小,一听到自己爱吃的东西,立刻松动了。

  “是啊是啊,小元少爷,您也过来吃吧,有你最爱的草莓的。”钟叔眯着眼睛,一脸慈爱的看着小元。

  纪泽衍一看钟叔对小元和颜悦色的,立刻不满了,“不准他吃!”

  “凭什么不许我吃,就算是你家又怎么样,你怎么能这么霸道!”小元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硬是和纪泽衍杠上了。

  “小元,好了,别说了,都赶紧进来吧!”钟叔哄着两个孩子。

  “今天我就饶了你,哼!”纪泽衍是想要吃布丁了,带着他的狗就这么冲小元身边走过,拽得不行。

  大黄狗似乎知道自己的主人赢了,立刻趾高气昂起来,这头都抬得高高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纪泽衍,我早就和你说了,这只狗不许带进来,弄得满屋子的狗毛,脏死了!”纪暧在二楼冲着纪泽衍喊着。

  “哼!”纪泽衍冷哼一声,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纪泽衍对纪暧也是没什么好脸色。

  “你没听见么?我说了,把你这只狗带出去,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这狗总是掉毛,到处粘着狗毛,有些时候衣服上面也会有,弄得浑身不舒服。

  “我就不!”纪泽衍带着大黄狗,这狗和人一样,一副自大的模样。

  小元澄澈漂亮的大眼睛转了一圈,发现根本无人注意自己。

  而此刻捧着纪暧婚纱的佣人正在将婚纱装起来准备送去婚纱店,小元嘴角微微扬起,带着一丝狡黠和腹黑。

  然后某人朝着那条大黄狗伸出了自己的小脚!

  “嗷呜——”小元一脚直接踩在了大黄狗的尾巴上,只听见那条大黄狗大叫了一声。

  然后就满屋子乱窜,那几个佣人也就是小姑娘,被这狗一吓,婚纱直接掉在了地上面,她们还没有来得及捡起来,就看见那条大狗一边叫一边朝着他们跑过去。

  “汪汪汪——”这大黄狗疼得上蹿下跳,小元捂着嘴巴,偷偷躲到了一边准备看戏!

  “停下,停下——”纪泽衍毕竟年纪小,这狗比只比他矮了半个头,他根本驾驭不了啊。

  钟叔一看这架势,这么下去不得了啊,可是他年纪大了,也不是小年轻,只能招呼人去外面找保安进来。

  “你这个蠢狗,你发什么疯,你还不快点停下!”纪泽衍一边追这狗一边大叫。

  “你们是死人啊,你们还不赶紧把我的婚纱拿起来,脏了你们赔得起么?”纪暧立刻紧张起来,小跑着下楼。

  “哎呦——”这大黄狗疼啊,哪里还管得了别人啊,纪泽衍被他踢了一下,直接被摔在了一边。

  “小少爷,您没事吧!”钟叔立刻抱住纪泽衍。

  “你走开,别碰我!”纪泽衍立刻推开钟叔,钟叔往后趔趄了一下,差点栽倒。

  “钟爷爷,您别管他,真是好心当驴肝肺,那个狗是不是得了狂犬病啊,怎么忽然发疯了!”小元故意提高了嗓门,这会儿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保安已经到了门口,一听见狂犬病,再看看那个狗此刻发狂的样子,顿时却步了。

  “还不赶紧来帮我抓狗!”任凭纪泽衍如何叫,那些保安也不想自己白白被一只疯狗咬啊!

  “赶紧的,把我的婚纱捡起来!”纪暧朝着婚纱跑过去,她满心满眼都是这件婚纱,这可不能出任何纰漏啊,她挑了这么久,这一件是她最满意的,低调奢华。

  而此刻大黄狗已经直接朝着那件婚纱奔过去,然后……

  那脏脏的狗爪就直接踩在了那昂贵的婚纱上!

  “啊——”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所有人都愣住了,就是纪泽衍都被吓傻了,那只大黄狗在上面闹腾了几下,那尖锐的狗爪还将婚纱上面的蕾丝真丝面料都勾破了。

  纪暧觉得这条狗根本不是踩在婚纱上面,而是踩在她的心上面啊,她明显听见了自己心碎裂的声音。

  “蠢狗!”纪暧大吼一声。

  而大黄狗此刻已经安静了许多,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做错事了,直接绕到了纪泽衍的后面,纪暧直接跑过去,伸手拿起婚纱。

  就是自己都小心翼翼的,不敢乱碰的婚纱,居然被这只蠢狗给毁了,纪暧怎么能容忍,她死死攥紧婚纱,冰冷的眸子直接朝着纪泽衍射过去。

  “你看什么看,不就是一件婚纱么,我让我妈赔给你就好了嘛!”纪泽衍自知理亏,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就是一件婚纱?”纪暧脸上面露出了一种哭笑不得表情,“你妈算个什么东西,她赔得起么!”

  “啪嗒——啪嗒——”有两颗钻石从婚纱上面掉下来,纪暧的心肝儿都忍不住颤了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钻石落在地上面。

  “那个……”纪泽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带着自己的大黄狗就要往外面走。

  “姨姨,这婚纱好漂亮的,这可怎么办啊,不过姨姨过几天才结婚呢,婚纱洗洗就好了吧!”小元说得一脸天真。

  在场的人就当是小孩子不懂事,不知道这婚纱和普通衣服不同,洗一洗?这该怎么洗,而且那个狗爪子将婚纱的真丝线和蕾丝勾破了,这种真丝质地的衣服,就是一根丝线被扯出来,对他们来说,这件衣服就算是毁了,不能穿了。

  平常衣服就算了,这可是婚纱啊,女人一辈子穿一次的婚纱啊!

  纪暧那里能忍。

  “小舅舅,你和姨姨道个歉吧,姨姨肯定会原谅你的!”小元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生怕纪暧的怒火不大,还在一边煽风点火。

  果然纪暧的脸色越发难看。

  纪泽衍自然了解纪暧的性格,这个时候,就算是他道歉也没用,还是找个靠山去吧,说着他就要往外面跑!

  纪暧深深吸了口气,“把这条狗给我抓起来!”

  “不行,这是我的狗,你们不能把它抓起来!”纪泽衍死死搂住狗脖子,这大黄狗还算是通点人性,此刻嘴巴里面发出了低鸣,似乎是在求饶。

  “给我抓起来,你们是聋子么!”纪暧大吼一声,那些保安立刻上前,纪泽衍毕竟是个孩子,哪里弄得过几个大男人啊,这黄狗立刻被几个人用抓狗的套子抓了起来。

  “这……”钟叔一看这事儿要闹到了,正准备上去阻止,就被小元扯住了,“钟爷爷,别过去,看着就好了!”

  “可是……”

  “就算你帮了他,他也不会感激你的,反正是他自己做错了,理当受惩罚!”小元说得理所应当,钟叔自然也知道这事儿是纪泽衍做错了,又被小元扯住了胳膊,钟叔叹了口气,也就没有上前。

  “二小姐,这个狗怎么处置啊!”保安看着面色阴沉的纪暧,心里面都是捏了一把汗。

  “你们放开我的狗,不许你们抓它!”纪泽衍扑过去,就被一个保安拦腰抱了起来,纪泽衍使劲儿扑棱着小腿儿,“你们放开,你们这群坏蛋,放开我——”纪泽衍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嗓子都哑了。

  此刻纪卿正好从外面回来,一看家里气氛不对,立刻寻找小元的身影,看见自家儿子平安无恙,纪卿这才松了口气。

  纪卿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啊,不过她的手中拎着一个袋子,上面写着一家婚纱店的名字,“对了妹妹,这是给你的!”

  纪卿看了看纪暧手中的婚纱,“这个婚纱颜色很别致啊!”

  废话,被一条狗给踩了,此刻都是污黄的颜色,颜色自然是别致了,纪暧嘴角抽了抽,愣是半天没说出话。

  “这里面是……”隔了半分钟,纪暧才低头看着手中的袋子。

  “我回来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见了婚纱店的人,他们说这是你定制的头纱,已经修改好了,让我直接给你送过来,说是有问题你就直接送去店里再改良!”纪卿看了看客厅这乱七八糟的样子,眼中满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嗯?”

  纪卿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居然是小钻石,“这个……”

  “妈咪,你肯定累了吧,我们赶紧上去吧,我给您揉揉肩!”小元立刻扯住纪卿的胳膊就往楼上走。

  纪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见纪暧那一脸便秘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果然她和小元的脚刚刚踏上楼梯。

  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纪暧压得很低,带着一股怨怒的声音:“把这条狗拖出去,打——死——”

  最后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吐出来的。

  客厅中的人一愣。

  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纪泽衍!

  “纪暧,你这个坏女人,你不能碰我的狗,我不许你杀死他!我不许——”

  “你给我闭嘴!”纪暧冲着就纪泽衍大吼一声,纪泽衍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还不赶紧拖出去,立刻给我打死!”纪暧就像是疯了一般,大声吼着,那群人自然不敢违拗,只能拖着大黄狗就往外面走。

  小元已经附在纪卿耳边说了来龙去脉。

  “就这么简单?你没插手?”纪卿可不信,小元不插手,那才叫奇怪呢。“那狗怎么会忽然发疯?”那个狗都是定期带去注射的,怎么可能有狂犬病。

  “是我踩了它的尾巴!”小元睁着无辜大眼睛,“可是我不是故意的!”

  小元一脸无辜,那表情明显就是在说,信我信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作为他的母亲,他能不了解他?

  “嘿嘿……”小元冲着纪卿一笑。

  只是这笑容瞬间僵硬在嘴角,因为他们听见了那只大黄狗凄厉的惨叫声!

  “坏女人!坏女人……”纪泽衍被保安抱着,不能冲出去,但是眼泪却不断在掉,看起来好不可怜!

  “嗷呜——”随着一声悲鸣,那只大黄狗的声音直接消失了!

  “二小姐,解决了!”

  “拖出去,扔了!”

  “呜呜——坏女人,坏蛋,哇——”保安松开纪泽衍,纪泽衍直接蹲在地上面嚎啕大哭,却无人敢上去劝阻。

  ------题外话------

  小元绝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哈哈……

  PS:明天十点更新哈,只有一更了哈!明天还要考试,表示心好累,~(>_<)~

[读者须知]:下一篇:088 婚事确定,莫木头耍酒疯-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