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92 婚礼当天,突发危情-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3 父女翻脸,互相揭底-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莫攸宁的车子稳稳的停在了一个药房的门口。

  “嫂子,你等一下哈,我去给你买个烫伤膏!”没等沈筠说话,莫攸宁就风风火火的冲进了药店,不一会儿就拎了一袋子药出来,“嫂子,我不知道哪个好,你是医生,你自己挑着用吧,你的手都肿起来了。”

  “没事,抹了药膏很快就会好的,谢谢你了。”沈筠没想到这人会是莫召南的妹妹。

  “嫂子,你不用和我这么客气,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莫攸宁倒是难得有些害羞。

  沈筠只是一笑,拿了管药膏开始涂抹。

  莫攸宁和莫召南长得不是很像,性格也南辕北辙。

  “嫂子,这事儿也怪我,不过也是李柔嘉太过分了。”莫攸宁抓了抓头发,“是她先惹了我的。”

  “你和她又有什么仇?”沈筠刚刚就听出了一袭不寻常的味道。

  “我刚刚执行完任务回家,就听说我哥在维城被一个狐狸精给迷住了,我这人性子急,就直接冲过来了!”

  “狐狸精?”沈筠伸手指了指自己,“该不会说的是我吧!”

  “这个李柔嘉人不在京城,散播谣言的功夫倒是不错,弄得别人还以为我哥怎么样了呢,你是不知道,我哥之前总是不谈女朋友,就是个榆木疙瘩,搞得我妈急得要死,到处安排他相亲,他上次回家也是为了相亲来着!”

  “等会儿?上次回家?半个月之前那次?”沈筠似乎听见了什么秘密!

  “是啊,我听我妈说的,谁让他总磨磨唧唧不谈个恋爱,我妈怕他在部队和男人混久了,被掰弯了!”

  “既然都给我找了嫂子了,就直接带回去嘛,我妈也省得给他操心了。”

  “咳咳——”这姑娘看着就是个胆儿大的,沈筠只是没想到,这说话的尺度也是够大的。

  “嫂子,我可没和你开玩笑,我哥这人吧,别的地方都挺好,就是太木了!和他说话都没劲儿!”莫攸宁看起来对莫召南怨念颇重。

  “那你这么对李柔嘉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啊。”

  “我看她不顺眼挺久了,自认为家中有几个臭钱就那么嚣张,还以为陆玖真的喜欢她啊,被人利用了还给人舔屁股呢!”

  沈筠觉着这妹纸说话真是……

  “本来就是实话,京城的人都知道,陆玖是谁啊,现在京城最炙手可热的人,就算是联姻也不会选择李家,这李柔嘉还和条狗一样的,整天跟在他后面,太掉份儿了。”

  莫攸宁似乎看出了沈筠的无奈,伸手抓了抓头发,“嫂子,我也是当兵的,我从小读书就不好,高中毕业就被家里扔到了军校,所以说话就有点儿……”

  “没事!”沈筠笑了笑,这种直肠子不做作的人,比那些和你虚与委蛇的假君子要强多了。

  不过卿卿也在部队里啊,说话也没这妹子这么直接啊。

  莫攸宁算是明白了,这嫂子和她不一样,她就是个疯丫头,不过她能留在维城的时间不过,所以想着趁着这段时间和沈筠打好关系,却又无从下手,整个人就焦躁不安起来。

  沈筠看见某人局促不安的模样,“怎么了?”

  “我们去喝咖啡吧,要不就去逛街,或者是看电影?”

  “嗯?”沈筠一时间有些搞不懂这个妹子,“你这是要约我?”

  “我这不是要和你打好关系么,嘿嘿!”莫攸宁笑起来就和一个半大的孩子一样。

  “开车吧,我知道一家不错的甜品店,你都喊我嫂子了,还是我请你吧!晚上叫上你哥,我们一起吃个饭。”

  “嫂子,你人真好,比大哥好太多了!”莫攸宁开车也很生猛,车子直接飞了出去,只是开出去五六分钟,她才幽幽的扭过头看着沈筠。

  “嫂子,那家店在哪里啊?”

  沈筠忽然觉得这妹子绝对是莫召南的妹妹,反射弧这么长也是没谁了。

  “前面一个路口左拐就能看见了。”

  “好勒!”

  沈筠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莫攸宁,虽然身上有着大家小姐的教养气度,似乎偶尔也会耍耍小脾气,又有点娇憨任性。

  不过她刚刚处理李柔嘉的事上来说,行事果决干练,倒是个一点都不耽误事的主儿。倒是个讨人喜欢的,

  沈筠本就不是爱说话的人,不过莫攸宁话倒是挺多的,主要是为了讨好未来嫂子,他把他老哥的家底都抖了出来,两个人倒是相谈甚欢。

  莫召南下班之后接了莫攸宁的电话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儿。

  急匆匆赶到了饭店,就看见人家姑嫂二人头靠头不知道在咬什么耳朵。

  不知道怎么的,莫召南的心口就像是被一股暖流熨一般,舒服得紧。

  莫攸宁这丫头从小就被惯坏了,性子野,入得了她的眼人不多,本来还担心她们处不好,现在看来简直是白担心了。

  “莫攸宁!”莫召南走过去,轻轻咳嗽一声,刷一下存在感。

  “坐吧!这个不用请示我!”莫攸宁小眼一瞥,嫌弃的说。

  “哎呦我说,你胆子肥了是吧,还请示你?你直接跑过来没和爸妈说一声,要不是我替你兜着,你以为你能坐在这里么?”

  “莫召南同志,那我也是为了你的终生幸福啊,我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我如此大公无私,就算是被老爸责骂,我也无怨无悔啊!”莫攸宁信誓旦旦。

  “你就会给自己找借口!”

  “莫召南同志,你这话说的就伤人了,你看我一听说你被人中伤了,我立马买了机票飞了过来,就是这份情吧,你也该好好谢谢我!”

  “真是谢谢你哈,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我的!”

  “那是,你名声臭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本来好好地对话,莫攸宁此话一出,莫召南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

  沈筠算是看清了,这莫家的人都喜欢相爱想杀,互损,莫召南和莫七也是这样。

  “狗屁,别给我来这些,小筠,你的手没事吧!”莫召南绕道沈筠另一侧,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手。

  已经消肿了,不过还是巴掌大的一块红印,看得莫召南心疼不已。

  “我说大哥,你能别一进来就色眯眯的扯着嫂子的手么,瞧你那副猴急的样儿!”

  “嫂子都叫上了,你可以啊!”莫召南一笑,露出了白惨惨的牙齿。

  “那是,我和嫂子一起并肩作战,已经培养出了革命友情,你不懂!”

  “这才几个小时的功夫啊,革命友情都培养出来了,不错!”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对了大哥,你到底哪里惹了那个李柔嘉了,她居然在京城放声说你被狐狸精迷住了,搞得京城的人看老妈眼光都异样了。”

  “我和她都没说过几句话,不过这人实在讨厌,你教训一下也好!小筠,你没吓着吧,这丫头做事总是雷厉风行的!”莫召南刚刚还一副嫌弃的样子和莫攸宁说话,一面对沈筠,面部表情都变得柔和了。

  “大哥,你怎么这样,对嫂子这么温柔,对我就冷着脸,你这是歧视啊,我是你妹!”

  “那你跟我过一辈子么?”莫召南挑眉。

  “谁要和你过一辈子!”莫攸宁嫌弃的说。

  “那不就是了,我对我老婆好,你要是嫉妒就自己去找个男人!追你的人不是都能排成一个加强连了么!”

  “你别和她贫了!今天的事还多亏了攸宁!”沈筠忽然觉得有这样的小姑子也挺好的,虽然泼辣了点,虽然偶尔有些抽风,不过挺可爱的。

  “听见没,嫂子发话了,你再给我看脸色试试!”

  “给你点颜色你还上房揭瓦了!”臭丫头!

  “大哥,我们老莫家一向奉行听老婆的话,嫂子就是你的组织大人,你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听组织的话,一切服从组织的命令,知道没!”

  “你这鬼丫头,信不信我一通电话把姓晏的那个小子给你叫来!”

  “大哥,求你,饶了我,拜托!”莫攸宁刚刚还一脸嚣张,一听这人顿时蔫了。

  “谁啊,让她这么怕!”沈筠倒是好奇了。

  “大哥,我可是你亲妹妹,你可不能出卖我!揭我老底!”

  “刚刚不是让我听你嫂子话么?”莫召南就知道这天底下,这丫头怕的人没几个,晏家那小子算一个。

  “好了,赶紧点餐吧,攸宁刚刚就说饿了。”沈筠不八卦,再说了,以后总有机会知道。

  “嫂子你真好,大哥,我要吃清蒸鳜鱼,辣子鸡,糖醋排骨……”沈筠拿着菜单的手抖了抖,她有这么能吃么?

  “让她吃吧,等她进了部队,就吃不到了。”莫召南看着莫攸宁的眼神充满了宠溺。

  一顿饭倒是宾主尽欢,莫攸宁自然有眼力劲儿,不当电灯泡,说是困了,直接去了西郊别墅准备休息。

  莫召南则牵着沈筠,两个人逛了会儿街,去看了一场电影,最近比较火的文艺片,排片率很高,可是进场之后发现人并不多,莫召南有私心,拉着沈筠就往后面走。

  灯刚刚暗下去,莫召南就显得有些猴急的将沈筠拉扯的坐到自己的腿上面。

  “喂——你干嘛啊,这里是公共场所!”沈筠拍打莫召南的胸口,眼睛四处乱看,生怕有人注意到这边。

  “没人的,让我亲一下,刚刚就想了!”

  “你怎么这么流氓,唔——”沈筠话音未落,莫召南已经欺身过去,堵住她的红唇。

  “你怎么这么流氓啊,别闹了,被人看见不好!”

  “这有什么啊,你是我老婆,亲一口怎么滴,他们爱看就让他们看去!”

  “你咋这么不要脸啊!”简直不害臊。

  “要脸能追到老婆啊!”莫七都和他说了,追老婆就需要不要脸。

  “松开,别闹了!”沈筠还是显得有些局促,只是莫召南死死抱着她,沈筠见周围并没人注意这边,也放松了一些,伸手掐了一下莫召南以示惩戒,倒是惹得莫召南堵住她的嘴,又是亲又是啃的。

  沈筠也不敢大叫或者弄出大的动静,只能任由着某人为所欲为。

  “你也看见了,我妹妹人挺好的,我们家人都挺好说话的,抽时间我带你回去见见他们!”

  “嗯!”沈筠红着脸,点了点头。

  “攸宁就是个野丫头,有时候说话还没把门,今天没和你说什么别的吧!这丫头从小就被惯坏了,我们家这辈儿就她一个姑娘,性子难免骄纵了一些。”

  莫召南不提这事儿沈筠想不起来,“她说你上次回京城是相亲去了?”

  “额……”一阵沉默,黑暗中,沈筠能看见莫召南黑亮的眸子,“我妈怕我打一辈子老光棍儿,就安排了……”

  “那你临走之前还让我做你女朋友,结果你扭头就相亲了,你可以啊!”沈筠伸手戳了戳莫召南的胸口,语气平淡,听上去似乎有些生气了。

  “小筠,我就是应付一下我妈而已,而且之后我和我妈都说明了,我已经有你了,让她别给我安排这些了,你相信我!”

  “谁知道呢!”沈筠看着某人急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顿时想要逗逗他。

  “我以军人的名义起誓,我真的只喜欢你一个人!”

  “是么!”沈筠意味不明的说。

  “小筠,真的,我莫召南这辈子就认定你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可以领证直接办事儿,我是你的人了,那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咳咳——”沈筠直接被吓住了!

  人家女的说以身相许,这个木头刚刚说什么,把他的人给她?

  “小筠,你别紧张啊,我说的是真的,我还是个……”莫召南顿了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要不是电影院没灯光,沈筠肯定能看见某人憋得通红的脸。

  “处男?”沈筠小声的说。

  “那你要对我负责么?”莫召南这话一出,沈筠差点笑喷,她都能想到莫召南此刻呆傻的模样。

  “你别笑啊,和你说正经严肃的话题呢!”

  “我知道啦,我信你!”沈筠搂着他的脖子,黑暗中对着他的嘴唇嘬了一口,这种送到嘴边的肉可不能白白放过。

  西郊别墅

  别墅里面不断响起莫攸宁痛苦的叫喊声。

  “我去——小元,你是不是耍诈!”莫攸宁看着面前的五子棋,她已经输了十几盘了!

  “姑姑,技不如人就直说,别污蔑我啊,我哪里耍诈了!是你太笨了吧!”小元伸手把玩着棋子,还不如用手机和电脑玩呢,她这智商,啧啧……

  “你说什么,我哪里笨了!”莫攸宁跪在蒲团上面,气得小脸鼓鼓的。

  “那就继续?”小元那狡黠的眸子,和莫七如出一辙,气得莫攸宁没辙。

  “不玩了不玩了,不好玩,都欺负我!”莫攸宁一股脑儿将棋盘打乱。

  “这么大的人了,还输不起么?”小元笑嘻嘻的盯着莫攸宁。

  “谁说的,我就是太累了,你不知道我坐了一天飞机么?累死了!”莫攸宁说着还像模像样的打了个哈气。

  对于这种耍赖的行为,小元表示理解,毕竟每次落子都不超过十个就能轻松秒杀她,她炸毛也是正常的。

  小元撇撇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兄妹两个人智商都一般,莫七则在一边笑了笑,“七哥,你儿子欺负我!”

  “许久不见,你的智商怎么都不长进啊!”

  “爹地,智商是天生的,你这不是为难姑姑么!”

  莫攸宁差点呕血,这个小屁孩绝对是莫七亲生的,气死人不偿命啊。

  纪卿今晚有公务不能回来,小元就直接在这边住下了,九点多他就困了,张叔带着他洗漱睡觉去了,莫攸宁则搬了个凳子坐到莫七面前:“七哥,你和七嫂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啊!”

  “爷爷是知道的。”

  “我去——敢情我今天窥探到了莫家的最高机密?”莫攸宁一脸狡黠。

  “你回去别乱说,尤其是我爸妈面前,我想等这边事情处理完再带卿卿回去。”

  “知道啦,大伯去部队视察了,大伯母跟着一起去了,暂时都不在家。七哥,你动作挺快的嘛,爷爷知道你儿子这么大了么?”

  “不知道!”

  “那他要是知道了,估计又要开始嘚瑟了,你儿子就要惨了!”

  家里面那老爷子绝对会将小元当成宠物一般到处向人炫耀。

  莫攸宁小时候听爸妈说,她出生的时候,莫家前几个生的都是小子,还不容易来了个女孩,莫老爷子每次出门都要带着她,等她会走路了,还每天晚上带她出去遛弯,就是变相的炫耀。

  所谓的老小孩老小孩,说得就是莫老爷子吧。

  此刻莫召南哼着小曲儿走了进来。

  “怎么都还没睡啊!”

  “大哥,今晚进行到哪一步了啊,亲小嘴儿了?还是直接去宾馆开房了?”莫攸宁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

  “去去去——胡说什么呢!”开房?莫召南忽然想到了沈筠那鼓鼓的胸部,脸忽然涨红了。

  “我哪里胡说了,看你脸红的,说吧,是不是本垒了?”莫攸宁冲着莫召南笑得诡异。

  “女孩子家家的,整天想什么呢,一边玩去!”

  “莫召南同志,我这是在替老莫同志关心你的终身大事,对了,戴套了没!”老莫同志自然说的是他们的父亲。

  “莫攸宁,你还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大哥,都是成年人了,被害羞嘛,分享一下呗!”

  “分享你大爷,我们就是看了电影而已!”

  “嘴巴上的口红都没擦干净呢,还就看了电影而已!”莫召南下意识的伸手擦嘴巴。“哈哈——大哥,你还是这么好骗!”

  “鬼丫头,你又耍我,信不信我找晏家那小子啊!”

  “大哥,求你,别……”莫攸宁立刻开口求饶。

  “对了,你今天把李柔嘉阴了,李家的人行事喜欢玩阴的,你小心点!”莫七嘱咐莫攸宁。

  “安心啦,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把手伸这么长。”莫攸宁满不在乎。

  “反正都小心点。”

  “知道啦,我明后天就要回去了,假期实在有限啊!”

  “哎呦,这么忙啊!”莫召南笑着,原来那个喜欢跟在他们哥几个屁股后面的小丫头,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

  “组织在呼唤我,我是响应组织的号召,看我的思想觉悟多高,大哥,你也学学!”莫攸宁这没皮没脸的话,莫七和莫召南就当作没听见。

  不过李柔嘉这事儿还不算完,莫攸宁人是走了,可是李柔嘉人还在看守所里。

  李家的人一到维城,看到本来娇嫩可人的女儿就是短短一个晚上,整个人都憔悴不少,而这边有莫家压着,他们又不能让看守所放人,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这莫家的人未免欺人太甚。

  “贤侄,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柔嘉怎么会惹到莫家人!”李柔嘉是李桐的独生女,那晚接了李柔嘉的电话,说是她惹祸了,他立刻通知了陆玖,不过事情到底是如何,李桐却并不知晓。

  陆玖将事情的经过和李桐大致说了一下。

  “李伯父,柔嘉过两天也就出来了,这时候我们不能和莫家对着干。”

  “是啊,不能和莫家对着干,不是还有纪家沈家么?”

  “李伯父,沈家和我有点关系,你可不能乱来!”

  “我心里有数!”

  纪家

  纪暧的婚纱找人看了,上面的污渍都不是问题,不过婚纱被勾破了,钻石也掉了好几颗,这就算是修补起来,也是有瑕疵的。

  “纪小姐,肯定是能够补起来的,不过肯定没有之前那么完美了,你要是坚持穿这件的话,我们可以在您婚礼前修补好。”

  纪暧双手死死攥在一起,“不必了,给我试一下别的婚纱吧。”

  “好的!”婚纱店的老板立刻让人拿出了许多婚纱让纪暧进行挑选。

  可是无论怎么挑选,纪暧总觉得没有那件好看,折腾了一早上,纪暧才回到家,一回去就看见急匆匆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的赵琳。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泽衍身体没事吧,听说生病了,不严重吧!”纪暧心里恼火,又无处发泄。

  “你还是好好关心的婚礼吧,这没有婚纱可不行啊!”赵琳冷哼一声。

  两个人自然是不欢而散。

  纪泽衍就是突发性的发烧,吊了一天的水,就好了许多,当天晚上就回家了。

  “对了,问过小暧,婚纱的事情解决了么?”躺在床上,纪衡山突然问赵琳。

  赵琳嘴角抽了抽,发生了这种事,他还指望她和纪暧能够和平相处么?“应该没问题的。”

  “那就好,婚礼绝不能出任何问题。”赵琳看着纪衡山略显疲惫的脸,伸手帮他按摩了一下太阳穴。

  “对了,纪卿那边怎么说,那个人会来么?”

  “不知道,她总给我打马虎眼,似乎根本不想他和我们接触。”

  “这丫头是真不懂事,都是一家人,需要这么躲躲藏藏的么?总不会是有什么残疾,所以不能见人吧!”赵琳知道莫七腿部有残疾,这才隐晦的说了这句话。

  “你怎么会这么想?”纪衡山心中一紧。

  “当年那笔交易涉及到了一千万啊,这个男人要是真的家产万贯,自然有大把姑娘扑过去啊,怎么会花钱和我们做交易啊。”赵琳的分析似乎很有道理。

  “可能吧。”纪衡山心里面有些发虚,当年那个男人腿有残疾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才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一千万,毕竟自己女儿长得漂亮不是?

  配一个残废绰绰有余。

  “对了,小暧的婚纱被泽衍弄坏了,我也有责任,等她结婚的时候,我给她陪嫁一套首饰吧,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希望她不会嫌弃!”

  “你有这份心就行。”纪衡山伸手拍了拍赵琳的手,只是他没有看见赵琳眼中的怨毒。

  沈纪两家的婚礼,也被提上了日程,婚礼越是逼近,这两家的人就越是忙碌。

  婚礼当天

  婚礼并没有对外公布,只是邀请了一些比较熟悉的亲友,在一个教堂里面举行了一个仪式,不过照片之后会对外公布一部分。

  不过外面的人都已经纷纷在猜测,这次的婚礼一定是因为纪暧怀孕,所以沈家不得不娶纪暧,而纪暧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指不定是谁的,所以纪暧就被人说成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而另一个风向则是指向了沈穆清,他们认为沈穆清就应该负责,作为一个男人,搞大了女人的肚子就应该有所担当。

  纪家此刻已经忙疯了,纪卿站在镜子前,伸手整理着礼服,伸手戴起钻石耳环,理了理俏丽的短发,就往外面走。

  床边还放着一件小礼服,这是给小元准备的,可是她把他直接丢在莫七那边了,反正莫七待会儿要过来,纪家今天很混乱,纪卿担心自己照顾不过来。

  而且小元那时候踩了狗尾巴的事情,让整个纪家的气氛还是古里古怪的,她可不想这个混小子再在婚礼现场闹出什么幺蛾子。

  一打开门,就看见一群男人堵在纪暧的门口,应该是伴郎团,已经在准备接新娘了,而一群穿着淡蓝色礼服的伴娘则是堵在纪暧的门口,一直在说让新浪给红包,气氛很是热闹。

  “要接新娘可以啊,沈大总裁,红包拿来吧!”

  “就是啊,这个新娘可不能这么白白让你接走啊!”

  “你们别闹了,红包都给了好几个了,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啊!”一个伴郎高呼,“新娘子,赶紧出来吧,你老公等急啦!”外面一阵欢呼声。

  只是纪卿的出现,让气氛瞬间变得有些诡异。

  他们这群人以前都是一个学校的,只是和纪卿不太熟悉,以前那个不起眼的纪卿,此刻气场却很强大,让人不容忽视。

  “卿卿,还以为你早就去教堂那边了呢!”陆既明也是今天的伴郎之一,笑着走过去,“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纪卿嘴角噙着淡淡的浅笑,“我先下去了,你们继续!”

  纪卿笑了笑,刚刚转身准备下楼,忽然看见赵琳手中捧着一个盒子迎面走来。

  那个盒子却分外熟悉。

  “卿卿啊,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呢,害得我和你爸还一直担心来着。”

  纪卿前几天部队有任务,所以有几天没回来。

  “纪暧的大喜日子,我怎么可能不赶回来!不过这个盒子有点熟悉啊!”纪卿伸手攥住赵琳的胳膊。

  “是么,这是我给小暧的陪嫁,麻烦你们让一下,让我进去!”赵琳今天一身暗紫色的旗袍,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头发盘起来,妆容精致,倒是有几分贵妇气质。

  这个气氛实在诡异,伴娘和伴郎也不闹了,直接让赵琳进去,而纪卿心里狐疑,就跟着进去了。

  “你怎么过来了?”纪暧看见赵琳,本来满面春风的脸上,瞬间变得阴沉,房间里的化妆师和一个她的小姐妹,立刻退到了一边。

  “这是我给你的陪嫁,虽然不是很珍贵,但是你也别嫌弃!”

  那个盒子一看就是珠宝首饰之类的,纪暧嘴角扯起了一抹阴冷的笑。

  “算了吧,我可不戴假货。”是个人都听得出来这语气中的嘲讽意味。

  赵琳却面不改色,慢慢地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套上好的蓝宝石首饰,项链加上耳坠,看起来价值不菲。

  纪暧眼睛一亮,手还没有伸过去,纪卿已经大步往前一迈,伸手将盒子合上,将盒子一把夺了过去。

  纪卿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周围的人一愣一愣的。

  “纪卿,你这是做什么?这是我送给小暧的,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再准备别的,今天是小暧的大喜日子,你这是做什么!”赵琳一脸茫然,不过话里话外似乎都在隐射纪卿的不懂事。

  “你的东西?”纪卿指了指盒子。

  “自然是我的。”

  “什么时候买的,或者是谁送你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自然是我自己买的,赶紧给我,这是我送给小暧的。”

  “哼——”纪卿揶揄一笑。

  “纪卿,你不会要在我的婚礼上面捣乱吧!”上回的新闻发布会就被她搅局了,纪暧心里还是挺担心纪卿又搞出什么事。

  “今天想搅局的人可不是我,这套首饰,你不记得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可是咱妈买的,我不知道你将这东西送给纪暧是居心何在。”

  赵琳明显心怀鬼胎,纪卿本来还以为母亲的首饰被纪衡山变卖或者扔了,敢情都在赵琳那里啊,这笔账等婚礼结束再找她清算。

  纪暧面色一变,周围的人一看气氛变了,立刻走出了房间,房间里面就剩下三个人。

  “赵琳,你这是什么意思!”纪暧穿着白色的婚纱,脸上涂抹着厚重的妆容,可这些也难掩她此刻难看的脸色,“你这是在触我的霉头么?”

  “怎么可能,孙令柔和你亲生母亲有些交情,我是想说,也许她看到你母亲的东西,或许你嫁过去,她会对你好一些而已。”

  赵琳说得好像真的为纪暧着想一样。

  “你会这么好心?”纪暧一脸狐疑。

  可是纪卿一听这话,心里冷笑,沈妈妈会因为这个对你好一些,简直是开玩笑,这只会让她想起母亲,想起过往的美好,对你更是没好脸色。

  “这个东西我先收了,纪暧,你好好准备一下吧,快到时间了!”

  纪卿却不理会后面赵琳的呼喊,拿了盒子就往外面走。

  没想到一打开门就看见一身白色礼服的沈穆清。

  看得出来经过了一番精心的装扮,可是他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即使大喜的日子,还是不见半分的喜悦之色。

  “卿卿。”沈穆清喉咙有些嘶哑,叫她名字的时候,有些嘶哑。

  “恭喜。”纪卿说着绕过沈穆清就往外面走。

  纪卿可不想看他们如何接新娘的,直接坐了车子就往会场去了。

  她完全不知道,这场婚礼会再起波澜。

  到了教堂之后,纪卿直接到了休息室,她就是过来观礼而已,她本来也想在婚礼上惩戒一下纪暧,不过考虑到纪暧怀着孕,而且这事儿又一次牵扯到了沈家,沈家爸妈对她还是不错的,所以纪卿只是打算在一边看戏而已。

  “你可算是来了,看你脸色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么?”沈筠穿着一身淡紫色的礼服,头发披散下来,发尾微微卷起,整个人显得优雅端庄。

  “没事,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没休息好,你呢,怎么不下去接待客人。”

  “算了吧,那些人一看见我就问我谈男朋友的事,我都被问烦了,还是躲过来清静!”

  “对了,召南没和你一起过来?”都见过家长了,婚礼他应该要过来的。

  “他说过一会儿过来,可能是部队忙吧。”沈筠抿了抿嘴角,脸上带了一抹小女人的娇羞。

  眼看着就要到时间,可是她们却并未等到婚车,反而是等到了纪暧的求救电话!

  纪衡山本来还在接到客人,电话响了半天才听见,一看居然是纪暧的。

  “小暧啊,怎么啦?”

  “爸,穆清哥哥被人绑架了!”

  “你胡说什么呢,这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开这种玩笑啊!”纪衡山完全没当真。

  “我说的是真的,穆清哥哥真的被绑架了!爸——”纪暧记得要哭了,纪衡山立刻冷了一张脸。

  而此刻两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冲了进来,孙令柔一眼就认出来是沈穆清的朋友。

  “你们怎么先过来了,新娘呢!”孙令柔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手拿着精致优雅的手抓包。

  “伯母,不好了,我们在过来的路上,忽然遇到了一群劫匪,他们将穆清抓走了!”

  “你说什么!”孙令柔身子一僵,包瞬间掉落。

  “我们已经报警了,光天化日的,他们实在太嚣张了,穆清肯定会没事的,伯母,你别太担心!”

  “妈,怎么了?”沈筠和纪卿听见外面的吵闹声停止,还以为车队回来了,这一出来,就看见所有人的面色都很凝重,气氛也十分诡异。

  “你弟弟被人绑架了!”孙令柔身子一软,差点直接瘫软在地。

  “沈妈妈!”“妈——”纪卿和沈筠上去扶着孙令柔到一边坐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破坏婚礼!”纪衡山气得直跺脚。

  维城的地盘上,居然有人敢动沈穆清,这人确实胆子很大。

  “你们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纪卿走到那两个伴郎面前,“发生的时间地点,到底是哪里,你们报警了没有,看清楚对方有几个人了么?对方的车牌号,还有对方人的脸,手中有没有杀伤性的武器,你们都看清楚了么?”

  纪卿这一连串的问题,噼里啪啦的一下子砸过来,那两个人也是刚刚也是受到了惊吓,这一时间愣是没反应过来。

  “卿卿,卿卿啊,你要救救穆清,卿卿……”孙令柔忽然想到之前纪暧被绑架,就是纪卿救出来的,所以直接扯住了纪卿的胳膊。

  “沈妈妈,你别急,我立刻和这边的派出所联系一下,看看具体情况,你别急!”

  “我怎么能不急啊!”孙令柔饶是平时多么强势,遇到这种事,心里也是慌乱的要死。

  纪卿刚刚拿出手机,纪暧已经赶了过来,她的头纱歪歪扭扭的斜在一边,脚上的鞋子也掉了,婚纱有些地方也被扯破了,脸上还挂着眼泪,拎着婚纱就朝着教堂里面跑过来。

  “小暧,你怎么样?你没事吧?”纪衡山立刻上去询问。

  “爸,我没事,可是穆清哥哥……”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好好地去接新娘,怎么就被绑架了啊!”孙令柔算是看出来了,但凡是和纪暧扯上关系,就没有好事!

  “我也不知道啊,车子开得好好地,那群人的车子就忽然冲到了出来,把我们车队冲散了,然后就上来一群人,直接把穆清哥哥拉走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群人明明要抓的认识你!”

  一个伴郎忽然开口。

  “什么意思?”所有人都似乎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

  “那群人明显是冲着纪暧去的,可是纪暧穿着婚纱,在车中根本拉扯不出来,但是我们一群人已经跑过去了,那些人见状,忽然转而将穆清绑走了,纪暧,你自己说,是不是这样!”

  “我……”纪暧但是也是被吓懵了,哪里记得这些东西啊,就是现在她的脑子都是傻的,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了。

  “都怪我,当时就不该同意这个婚事,不然怎么会……”孙令柔一想到沈穆清有可能出事,就心慌得不行。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沈贯中也闻讯赶来,伸手搂住孙令柔。

  “嗯,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纪暧,你看清楚那群人的长相了么?”

  “他们都是蒙面的,我没看清!”纪暧此刻脑子就是一团浆糊,哪里记得那么多东西啊!

  莫召南在莫七那里精心打扮了一番,他可不能给沈筠丢脸,可是教堂门口基本没啥人,外面虽然有鲜花气球布置起来的会场,可是……

  为什么会有警车。

  莫召南狐疑的走进去,一打眼就看见了一群民警正在给人做笔录的样子。

  “怎么回事?”莫召南直接走到纪卿和沈筠身边。

  “我弟被人绑架了!”沈筠一脸焦急,可是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会这样,还有人赶在维城对沈家的人下手?”莫召南也是不敢相信。

  “谁知道呢,警局那边迟迟没有消息!”

  此刻一个民警走了过来,“纪少校,我们已经排查了各个路段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那辆他们形容的面包车!”

  “怎么可能呢,明明就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啊!”纪暧立刻急了,当时在场的伴郎伴娘也出来作证。

  “可以让我看一下监控么?”一辆那么大的车子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这个……”

  “警察同志,绑架案能拖么?这要是绑匪撕票,这个责任谁来承担!”莫召南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压迫感,说话又铿锵有力,那个人瞬间有些怯了。

  “行吧,你跟我去一趟警局吧!”

  “我也去!”谁都拦不住纪暧,所以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朝着警局去了!

  ------题外话------

  明天就和渣父撕破脸啦,很多人都很期待五年前的事情,五年前的事情马上就来了……

  前两天忙着考试和上课,累死了,都没来得及回复大家的留言!

  今天是英语四六级考试,祝福今天考试的各位考生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091 莫家攸宁,李柔嘉吃瘪-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