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93 父女翻脸,互相揭底-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4 纪父气晕,腕伤由来-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他们刚刚出了教堂的门,陆玖的车子就到了,所有人都瞬间停止了行动,或许对于这种当官的人,人们心里多多少少都带了一些敬畏。

  “发生什么事了?”陆玖一下车,就询问。

  周围立刻有人将情况反映给了陆玖,陆玖直接走了过去,“你们也别太担心,我会督促警局立刻着手开始调查的,沈总肯定会没事的。”

  “谢谢你了!”孙令柔完全没工夫和陆玖在这里虚与委蛇。

  “赶紧走吧,磨磨唧唧的,不知道时机就是战机么!”莫召南这一嗓子倒是把陆玖要说的话硬生生堵了回去。

  “陆市长,麻烦您让人把车挪开,我们要去警局!”莫召南对陆玖那是毫不客气。

  “嗯。”陆玖面色柔和,只是心里却恼怒得要死。

  纪卿跟在莫召南后面,眼睛却瞥见陆玖身后的中年男人,总觉得样貌有些面熟,可是她又十分确定,自己并未见过这个人。

  纪卿也没工夫多想,坐上车,一行人就往警局去了。

  刚刚到了警局,这边也是乱成一团,无疆国际的总裁被抓啊,怎么看都不简单。

  “监控录像的调查还是没有进展么?”为首的男人看起来接近四十,面色冷凝,不过指挥现场倒是显得沉着冷静。

  “队长,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你说他们会不会避开了监控区域。”坐在电脑前的侦查员扭头看了看那个男人。

  “那里到处都是监控,怎么避开,而且并没有监控盲区!”

  “让我看一下吧。”纪卿站了出来。

  “那个……”那个侦查员满脸狐疑。

  “别磨磨唧唧的,赶紧起开!耽误了救人你负责啊!”莫召南这货本身性子救急,直接将人从座位上面给薅了出来,纪卿倒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来,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面运作。

  “喂——你们怎么这样!”那个侦查员急了,这里是警局啊,他们怎么这么嚣张这么放肆啊。

  “闭嘴!别吵吵!”莫召南回头瞪了那人一眼,小侦查员立马乖乖闭上了嘴巴。

  “监控视频被人做了手脚,你们看这里的几帧画面之间,周围的景物形态明显有出入,这个人处理监控画面的手段比较低级,不难看出来。”纪卿这话说完,那个队长立刻瞪了那个侦查员一眼。

  “那可以找到穆清哥哥的下落么!”纪暧直接冲到了纪卿面前,她哭得梨花带雨,妆也花了,假睫毛都掉了,泪痕滑落处,还带着彩色的眼影,婚纱破损,狼狈不堪。

  纪卿并不理会纪暧,众人只是看见她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操作着。

  “如果恢复监控录像的话,需要多久。”那个队长有些急了。

  “可以恢复,不过时间紧迫,恢复录像需要半个多小时。”

  “不行,那穆清哥哥肯定会出事的,姐姐,你可一定要救他。”

  纪卿手指顿了一下,继续操作电脑。

  “那怎么办。”

  “看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安装了监控,可以调取看一下!”纪卿有条不紊的在地图上对周围的建筑进行排查。

  “现场附近有个加油站,我立刻打电话让他们把监控录像传送过来。”小侦查员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到电话座机那里。

  “太麻烦了,我直接入侵他们的电脑系统就好了。”

  然后纪卿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入侵了加油站的系统,莫召南在一边神说扶额,卿卿啊,你这正大光明的入侵这种国企加油站真的好么?

  “查到了!”纪卿手指一停,那辆白色面包车立刻出现在画面中。

  “就是这个,就是它!”纪暧显得异常激动。

  孙令柔此刻早就六神无主,只是趴在沈贯中怀中,而沈筠一直在一边安抚劝慰。

  陆玖的心思完全没放在绑架案上,而是饶有趣味的盯着纪卿,现在的纪卿让他想起了头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的淡漠从容,指挥若定,让他一直印象深刻。

  “我排查一下车辆的途径录像,麻烦您安排警力,确定方位,我会立刻通知你!”纪卿回头看了一眼警局的那个队长。

  “好的,我立刻着手安排。”

  因为加油站地处十字交叉路口,白色面包车从西往东行驶,但是半分钟之后,就有一个T型路段,这里大多都是交叉路段,所以排查起来需要一些时间。

  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异常焦躁。

  “姐姐,你可一定要救救他,求你了。”纪卿就是纪暧的救命稻草,纪暧忽然直接抱住了纪卿的大腿。

  电脑在进行自动搜索,纪卿也腾出了一些功夫,她扭头看着纪暧。

  “你松开!”

  纪卿心里恨极纪暧,当年这个妹妹,亲手将自己推出家门,置母亲的生死于不顾,只是为了这个男人,纪暧从小骄傲,可是此刻却像个可怜虫一般。

  “姐,你一定要救他,求你!”纪暧死死抱住纪卿的大腿。

  “为了一个男人,你到底还要委屈自己到什么时候。”

  “我爱他啊,我宁愿出事的是我,也不希望他出事!”

  “爱他?”纪卿冷哼,“纪暧,告诉我你有多爱他!”

  纪卿双腿直接翘在桌子上,双手抱胸,面色冷凝,“救你的未婚夫,可以,跪下求我,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爱他!”

  纪卿语气生冷,脸上更是犹如结了一层寒冰。

  “卿卿,你这是做什么,小暧好歹也是你妹妹!”周围人很多,所有人都是饶有趣味的盯着这出家庭闹剧,纪衡山立刻有些急了,“你们要闹回家闹,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丢人现眼?”纪卿嘴角扯起一抹嘲讽的笑,“你卖女求荣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丢人现眼?”

  卖女求荣?这四个字就像是一枚深水炸弹,投出去就收不回来了,所有人面面相觑,这个词用在这里,实在耐人寻味。

  他们不懂这里面的“女”,是纪卿还是纪暧,不过看到纪衡山僵硬的身子,发白的脸色,估摸着这事儿*不离十。

  “你胡说什么!”纪衡山极为看重面子,此刻被纪卿*裸的嘲弄,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我胡说没有你心里清楚!”

  而就在这个时候,“噗通——”一声,纪暧直接跪在了纪卿面前,所有人睁大了眼睛,“姐,求你,救他。”

  纪暧低垂着头,声音哽咽,双手死死地攥紧膝盖处的婚纱,骨节泛白,身子微微颤抖。

  “纪卿,你不让你妹妹难堪,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纪衡山也是气急。

  “纪暧,抬头看着我!”

  纪卿的心里没有一丝喜悦,而是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怒,纪暧顺从的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

  “啪——”纪卿直接一巴掌甩过去,纪暧身子直接倒向一边。

  所有人都愣住了,纪卿此刻魂衫散发着骇人的气场,一时间无人敢上去劝架。

  纪暧只是捂着脸,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一句话也没说,倒是纪衡山急得跳脚了。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纪卿,你不让别人看我们家笑话你的心里就不舒服是不是!”

  “让纪家丢人蒙羞的人不是我,是你!”纪卿冷笑,矛头直指纪衡山,那双眼睛仿佛催满了毒药,看得你心里发慌。

  “你……我是你爸!”纪衡山有打算搬出大家长的架子。

  “我婚内出轨,不顾和你一起同甘共苦的糟糠之妻,扶正小三,这本身已经是上流社会的笑柄了,你以为纪家还有什么脸面么?人家不过是不想当面揭穿你罢了,你还真以为别人没有在背后议论你么?别和我说什么丢了纪家的人,纪家的脸早就让你丢光了!”

  “你……”纪衡山差点呕血,一口气堵在胸口是上不去也下不来,整个人的脸憋得通红。

  “衡山,衡山,你没事吧,纪卿,他好歹也是父亲,你怎么能这么放肆!”

  赵琳此刻倒是挺身而出了,不过无疑是往枪口上面撞。

  “你有资格说我么?你算个什么东西。”纪卿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仿若在她面前的都是一群跳梁小丑。

  “你简直放肆,放肆——”纪衡山被她气得直跳脚。

  纪卿此刻懒得搭理这两个人,而是直接蹲下身子,半蹲在纪暧面前,“为了一个男人你值得么?”

  “我爱他。”纪暧咬咬牙,嘴巴里面都是腥甜的血腥味。

  “我认识的纪暧骄傲美丽,自信张扬,你再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面容憔悴,邋里邋遢,不人不鬼,为了一个男人,你给我下跪?纪暧,你想过没?你为了他牺牲了你能牺牲的一切,可是这个男人呢?他何曾对你有过一丝一毫的怜悯!”

  纪卿这话完全就是在一点一点的敲碎纪暧给自己编织的美梦。

  “不是的,穆清哥哥是爱我的,你根本就不懂,他一直对我很好的。”纪暧面部抽动,笑容僵硬。

  “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那你跟我说,这个男人对你和曾有过一丝怜悯和爱惜。”

  纪暧此刻脑子一片空白,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就像是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重复播放,沈穆清眼中的嫌弃和鄙夷不屑,她哪里看不见啊。

  “你没有回来之前他对我一直很好,都是你打破了这个平衡!”

  “如果我的出现让你们之间产生了裂缝,那你凭什么跟我说这个男人爱你!从始至终都是你追着他,纪暧,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没有人会珍惜的,爱人也是如此,你把自己放得太低,低贱到了尘埃里,你自己都没尊重过你自己,你让沈穆清如何尊重你!”

  “他有的,只要我和他好好说,我们肯定还能回到从前!”

  “用什么回到从前,再次下药还是用孩子绑住他!你看看你眼前的这个男人就知道了!”纪卿手指指着纪衡山。

  “妈给她生了两个孩子,这个男人又何曾对我们的妈妈有过一丝一毫的疼惜,但凡他有点良心,也不会做出这种伤风败德猪狗不如的事情!”

  “纪卿!”被亲生女儿如此咒骂,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纪衡山如何不恼怒,冲过去就要揍他。

  莫召南凑背后直接钳制住他,“伯父,消消气。”

  “你滚开,滚开……纪卿,我今天一定要清理门户,看我不打死你!”

  “你五年前没打死我,今天就别想再动我一根头发丝儿!”纪卿口气嚣张,撕破脸也好,反正逢场作戏她也厌倦了。

  关于纪氏和纪家的资料她也收集得差不多了,纪家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混账,逆女!”纪衡山气得面色涨红,血气上涌,就是呼吸都显得异常急促。

  “纪暧,一个可以逼迫你打掉孩子的男人,能有多爱你,你为了他众叛亲离,值得么?就算你如愿以偿的嫁给他,终日以泪洗面,为他熬尽心思,这个不爱你的男人都不会感动的。”

  “怎么可能,只要我肯努力,他一定会……”纪暧似乎还是不肯死心。

  “你到底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他根本不爱你,他也不爱我,或许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而你这也不是爱,用欺骗得到的永远都不是爱,谎言终究会被戳穿,到那时候你只会一无所有!”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有爱你的老公,可爱的儿子,而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要一个属于我的男人,只属于我的男人而已,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纪暧伸手去撕扯纪卿。

  纪卿也不闪躲,只是伸手按住纪暧的肩膀!

  “二十多年了,你为了这个男人已经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难道你还要在他身上熬到油尽灯枯么,我看就算你死了,他也不会回头看你一眼,他只会庆幸,他的噩梦终于结束了,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

  纪卿的话每个字都像是一根针,刺进了纪暧的心里。

  所有的道理她都明白,可是她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还是冥顽不灵是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是不是!那我就看着你以后能有多幸福!”

  此刻电脑屏幕直接定格在一帧画面上,纪卿扭头开始操作电脑。

  纪暧就像是一个破布娃娃,那俏丽异常的小脸上,血色尽褪,纪卿说得事情她哪里不知道,她就是不甘心,不甘心这么多年的付出就这么付之东流。

  在这段感情中,纪暧就像是一个赌徒。

  她付出了十几年的感情,她不甘心就这么白白浪费掉,她想要抓住一切她可以利用的东西,赢得沈穆清,每次的失败都让她越发坚定想要得到沈穆清。

  这种感情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不甘心。

  “我都对你那样了,你何苦再管我。”纪暧嘲讽的一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愚昧,还是在笑纪卿的多管闲事。

  “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妹妹。”纪卿一字一句,说得极轻,但是每个字,就像是以自己重锤,狠狠的敲打在纪暧的心里。

  “我不配。”纪暧忽然放肆大笑,那声音颤抖微弱,让人心疼。

  “妈妈临走时让我别记恨你。”纪卿叹了口气,才不紧不慢的吐出了这句话,“纪暧,我言尽于此,路……还得你自己选择。”

  纪暧沉默不语,整个房间中只能听见敲打键盘的那种清脆声。

  “纪少校,人都集结好了!”那个队长一回来就发现气氛诡异的有些可怕。

  “等我几秒钟。”纪卿的电脑不停的闪现着各种画面,最后画面定格,“东边工业园区的这边化工厂。”

  “好,我立刻派人过去。”

  “要注意他们有没有携带杀伤性的武器,我看监控上面这些人的身高体格不像是普通的劫匪。”

  “我出动的是特警。”那人说着就立刻带人走了。

  房间中又陷入一种莫名的沉默。

  “小暧,起来吧。”沈筠在一边看了半天,还是走了过去,将纪暧扶了起来。

  “啊——流血了!”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所有人这才注意到,纪暧的下体附近有大面积的血迹。

  “赶紧打120。”沈筠蹙起眉头,“小暧,你没事吧,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纪暧不说话,像个提线木偶一般,任由着沈筠将她扶起来。

  “你把你妹妹折腾成这样,你就满意了么!”纪衡山等着纪卿,眼睛浑圆,带着血丝,猩红得有些可怕。

  就好像是要将纪卿直接吞下肚一般!

  “你没有权利指责我。”纪卿冷哼。

  “简直太放肆了,你的教养呢,都被狗吃了么!”纪衡山看着周围的人揶揄或者嘲弄的目光,觉得老脸都丢没了。

  “你不用现在急着和我争辩,以后有的是时间。”

  沈家的人压根没工夫理会纪家的事情,一心想着沈穆清会不会出现。

  纪卿只是无意中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忽然觉着和陆玖站在一起的男人实在是有些面熟。

  陆玖已经纪卿是在看自己,就朝着纪卿走过去,“你也不用太担心,肯定会没事的。”

  纪卿语塞,他那只眼睛看见自己担心沈穆清了,不过面子上面还要过得去,“嗯,肯定会没事的。”

  莫召南这会儿似乎才注意到站在陆玖身侧的男人,附在纪卿耳边说了一句。

  “站在陆玖身边的人是李柔嘉的父亲。”

  “嗯?他来这里做什么?”李柔嘉那事儿,纪卿根本不知道,她最近忙的要死,哪里有空搭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李柔嘉被我妹搞得在看守所蹲了几天,估计是专程过来看他女儿的。”

  李桐五十多岁,穿得很简单,人也长得其貌不扬,只是那双眼睛眼小,都快要眯成一条线了,那眼神很古怪,总是若有似无的扫过纪卿,还带着一丝怨怼和憎恶。

  “你妹够厉害。”纪卿耸了耸肩。

  “那丫头做事一向风风火火的,我们家兄弟几个谁没跟在她后面帮她擦过屁股啊。”莫召南无奈的摇了摇头。

  120的车子很快就呼啸而至。

  纪暧直接被送上了急救车,纪衡山和赵琳也没脸在这里待了,跟着一起去了医院,纪卿却要留在这里等着沈穆清的解救消息。

  好在警察的动作很迅速,快就传来了沈穆清被解救成功的消息,不过沈穆清受了一些皮外伤,直接被送到了医院。

  沈家人连带着纪卿。莫召南又赶到了医院,婚礼肯定是举行不成了,剩下的亲朋友好,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好好地一场婚礼,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他没事吧!”孙令柔头发松散,就算是她平时再如何要强,面对这种事情,还是被吓得六神无主。

  “沈总没事,就是身上有几处擦伤,医生正在给他进行处理,沈夫人别担心!”医生宽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孙令柔说着就直接进了病房,沈穆清没穿上衣,身上面好多处被剐蹭的伤痕,他的脸色苍白,脸上也有好几处血污,死死抿着嘴角,愣是一声没吭。

  “穆清!”孙令柔直接走过去,却不敢触碰他,在一边急得掉眼泪。

  “妈,你过来了,哭什么啊,我这不没事么!”沈穆清眼睛余光瞥见纪卿,仍旧是一袭礼服,还是那么的淡漠疏离,即使自己变成这副模样,也不能让她正眼瞧自己一下么?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卿卿啊,这次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改天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孙令柔擦了擦眼泪。

  “沈妈妈,不用和我客气,举手之劳而已!”纪卿宽慰孙令柔。

  “那也得好好谢谢你,不然穆清也不会这么快被救出来。”

  “不用了,你好好照顾他吧,我先出去。”

  纪卿要去看看纪暧,莫召南则是留在了沈穆清的病房。

  刚刚到了病房门口,沈筠貌似正和医生说着什么,看到纪卿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听说我弟被救出来了,真是麻烦你了。”

  “举手之劳罢了,你还和我搞得这么客气做什么,纪暧没事吧。”

  “她是宫外孕。”沈筠砸了一下嘴巴,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纪卿也是生过孩子的,自然知道什么是宫外孕,宫外孕就会先兆流产的迹象,并且会伴随着下体出血。

  “那纪暧知道了么?”纪卿透过玻璃窗看见纪暧躺在病床上,褪去了华丽的婚纱,浅蓝色的病号服,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娇小。

  “知道了,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这个孩子恐怕……”沈筠没再继续说下去,纪卿已经全部明白了。

  “那我进去看看。”纪卿说着推门进去。

  纪衡山和赵琳就坐在纪暧对面的沙发上,一看见纪卿进来,纪衡山直接从沙发上面跳起来。

  “你这个逆女,你过来做什么,每次你都是搅局,之前的新闻发布会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你就是要让我们纪家变得身败名裂你才甘心么!”

  也没等纪卿说什么,纪衡山就劈头盖脸的一通指责。

  “衡山,你消消气,卿卿肯定也不是故意的。”赵琳就等着这天呢,她们姐妹都被赶出去才好。

  “消气?我都快被她气死了,不孝女,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么!”

  “继续说。”纪卿顺手将门关上,隔绝了外人好奇的视线。

  纪卿靠在墙边,双手抱胸,一脸无所谓。

  “你看你这是什么样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以前那么乖巧。”纪衡山说得痛心疾首,“你也姓纪,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你妹妹,羞辱我,你就这么开心?”

  “是啊,我也姓纪,可是这么多年,除了这个姓,你给我过什么!”纪卿反问道。

  “不是我生你养你,你会有今天么,你这个白眼狼!”

  “白眼狼?呵呵……”纪卿讥诮的一笑,“那么请问纪先生,那你生我养我一共花了多少钱啊,一千万够不够补偿你的呢?”

  纪衡山和赵琳顿时脸色一变,纪卿伸手摩挲着手臂,原来赵琳也知道这事儿啊。

  “你在胡说什么!”就好像是秘密被人扒开一般,纪衡山脸都僵了。

  “对了,你可别再说我是什么纪家人了,你和我老公签署协议的时候,不是直接把我卖给他了么?”

  “混账,我打死你!”这种事就不能摆在明面上说,被纪卿这般挑破,纪衡山怎么可能不和她急眼啊。

  “打死我?你试试看啊!”纪卿冷笑。

  纪暧双手撑着床铺,慢慢的坐了起来,“你们在说什么?签署协议,一千万?”

  纪暧面色迷茫,看不出来是在撒谎,况且这个时候了,她也没必要和自己演戏。

  “原来你不知道啊,你知道为什么当年你把我赶出去之后,我就这么消失了么?一次都没回来么?”纪卿看着纪暧,笑得从容不迫。

  “为什么?”纪暧忽然觉得呼吸有些沉重。

  “父亲把我卖了,一千万,你说是不是很值钱啊,我怎么都想不到我这种人居然可以卖一千万,父亲,你告诉我,你当时是不是乐疯了,一个被你放弃的女儿居然能让你赚这么多钱!”

  纪暧身子抖了一下,半天没回过神。

  “你在胡说什么,和他结婚,你们走的是合法正当途径,那不过是彩礼而已!”

  “那请问他给了你这么多彩礼,你给我任何陪嫁了么?”纪卿讥诮的说。

  “你……”这根本就是一场交易,哪里来的彩礼陪嫁。

  “你就别遮遮掩掩了,这里都是自家人,赵琳,你也是知道的吧,除掉了我,还赚了银子,这笔交易多么划算啊,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嫁给这种人,肯定会被关起来,或者是被带去别的地方,这辈子都不可能回来了?”

  “当时你名声尽毁,那个男人愿意要你,我们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个屁,别假惺惺的给你们的自私找借口了,你们真让我觉得恶心。”

  “爸,姐姐说得都是真的,你真的把她……”纪暧盯着纪衡山,她忽然觉得这一天下来,天都要塌下来了,为什么几个小时的功夫,一切都变了。

  “小暧,你别听她……”

  “纪暧,你以为他帮你嫁入沈家,真的是为你好么?你嫁过去,姑婆不疼,丈夫不爱,只能受罪,但凡是他对你有一点怜悯,他都不应该让你这么糟蹋自己,把你往火坑里面推!”

  “纪卿,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纪衡山真是恨透了自己,当年没有在这个死丫头出生的时候掐死她。

  “恼羞成怒了?”纪卿说话温吞,那种不紧不慢的口气,简直能把人磨死,“你不过也是她的一枚棋子罢了,他只要得到沈家的支持,你的幸福和他有什么关系,你到现在还看不清楚么?”

  “你别说了,别说了!”纪暧伸手捂住耳朵。

  全部都是错的,所有的一切都错了!根本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纪暧,你这颗棋子已经废了,你觉得他会如何对你?会不会和我一样,把你卖了呢!”纪卿说完呵呵一笑,那么诡异森冷,让房间中的几个人瞬间不寒而栗。

  “纪卿,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纪衡山指着门。

  “你有什么权利要求我滚。”纪卿可不吃他这一套。

  “纪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一千万是肯定没有的,当年纪氏危机,你爸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啊!”赵琳说得好像纪衡山真的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一样。

  “是么?”纪卿冷笑,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赵琳真的以为她是傻子么!会相信她说的话?

  “当然是这样,当年的金融危机,纪氏都要到了破产的边缘了,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所以呢,我就活该么?”

  “不是,我……”这事儿是无论如何都狡辩不来的。

  “够了,事情就是你说的那样又如何,我现在就是要你滚,滚出这里,滚出纪家!”纪衡山伸手指着纪卿。

  四目相对,全无半点温情。

  纪卿冷冷一笑,“你真的以为我想回去么?不过就是滚,也不是我滚,而是你们,屋子是我妈的,不是你的,就是滚也是你们给我滚出去!”

  “放肆!”纪衡山直接冲过去,冲着纪卿就是一巴掌。

  纪卿没有躲!

  几个人也都没想到纪卿会不躲开,纪衡山打完之后,觉得手都麻了,他刚刚是真的下了狠手,也是纪卿总是激怒他,让他真的忍无可忍。

  纪卿伸手摸了摸嘴角的血迹,伸出舌头舔了舔撕裂流血的伤口,笑得十分邪魅。

  “说实话,让我对你下手,我总是有所顾忌,这一巴掌打得挺好的,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意了!”

  这一巴掌纪卿不躲不闪,也是让自己彻底狠下心,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是所有人做的事情都值得宽恕的,有些人根本不可饶恕。

  “放肆,我打死你!”纪衡山说着又一次挥手。

  可是在半路就被纪卿截住了,“你……”纪衡山陡然发现,自己居然挣脱不开,无论自己如何拉扯,纪卿的手仍旧死死的箍住自己的手腕。

  “你松开!”

  “好啊!”纪卿直接一甩手,借助惯性,纪衡山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也幸亏赵琳伸手即使扶住了纪衡山。

  “衡山,衡山,你没事吧!纪卿,你疯了么,他是你爸!”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给我闭嘴,这是我们纪家的事。”纪卿锐利的眸死死锁住赵琳,恨不得将她撕碎一般,吓得赵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简直不知好歹!你这是准备干嘛,杀了我吗!”纪衡山气得就是呼吸都变得不稳,胸口上下起伏。

  “为了你坐牢还不值得。”

  “你立马给我滚出去,滚啊——”纪衡山指着门口咆哮。

  这么多年了,在维城这个地方,谁不是向着自己,顺着自己,他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这么骂过,更何况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女儿,纪衡山怎么可能不恼怒。

  纪衡山咆哮之后,房间立刻变得很安静,这里是vip病房,外面也很安静,而此刻外面由远及近响起了一阵轮子滑动的声音。

  不知道怎么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住了嘴,纪衡山或许是怕丢人,而纪卿则是心里忽然一紧,她并不想让沈穆清看见自己这么嚣张跋扈的模样。

  门并没有锁,门锁被拧动,小元的身子就蹦了出来。

  “妈咪,我来了,妈咪,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肿了!谁打你的!”小元本来笑盈盈的脸,瞬间变得阴沉古怪。“都流血了。”

  “嗯?”莫七的声音响起,带着狐疑,还有一抹与生俱来的张扬。

  莫离推着轮椅,莫七就这么直接闯入了纪家人的视线。

  就冲着那张和小元如出一辙的脸,也不会有人怀疑他们的之间的血缘关系,只是莫七的腿有残疾,却让纪暧白了一张脸。

  赵琳和纪衡山都早就知道莫七腿有残疾,虽然诧异他的忽然出现,可是并没有很大的震撼。

  已经是快七月了,莫七穿着浅灰色的上衣,腿上还是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莫七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温润得不带一丝侵略性,不过那双眸子即使带着笑意,你也能够从中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愠怒。

  就算天气如何燥热,莫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股清风,温润清雅,带着一股清冽之气,只是不过第一眼看见莫七,除了惊讶于他周身那种清贵无双的气质之外,淡然自若,处变不惊。

  “你?”纪衡山是见过莫七,不过没说过话。

  “过来。”莫七瞧都没瞧纪衡山,直接无视,反而是直勾勾的盯着纪卿。

  视线触及到那红肿不堪的侧脸时,脸顿时垮了下来,“莫七,我……”

  “我让你过来!”莫七就是平时如何清润,也改变不了他骨子里面的与生俱来的霸道。

  纪卿一看莫七脸色都变了,心里顿时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还是乖乖凑了过去。

  “你是蜗牛么?准备爬到明年啊!”莫七心里很不爽。

  他的腿要是好了,非狠狠把她按在床上……咳咳,按在墙上,狠狠教育一番,都不会保护自己的么!自己迟来了这么一小会儿,居然就被打了?长的手是摆设啊!

  “我没事的!”纪卿说话间,莫七已经伸手扯住了她的胳膊,纪卿的脸直接就凑到了他的面前。

  纪卿左半边脸肿得很厉害,还微微带着一点乌青,“谁打的?”

  “这是我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你是我的人,什么你的我的,你现在要和我分得这么仔细?”莫七眼睛扫了屋子中的每个人。

  莫七虽然是坐着轮椅,可是自带强大的气场,而且他看着你的时候,似乎能够窥探到你内心的秘密,让人觉得有一些不舒服,纪衡山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右手放在了背后。

  莫七收回视线,看了看纪卿,“你是傻子么,被人打了不知道打回来了,你在部队这么多年都是吃白饭的么!”

  “不是这样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到了莫七面前,纪卿的气场自动就弱了,仿若变成了一个小女人。

  “对了,我刚刚听见有人说让你滚来着。”莫七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纪衡山,“纪先生,好久不见,我们之前见过的,你还记得么?”

  被莫七点名,纪衡山身子一僵,点了点头。

  “是见过。”他的嘴角僵硬,就是说话都显得不那么利索了。

  “纪先生是不是非常想见我,现在见到了,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么?”莫七越是从容不迫就让纪衡山觉得压力更大。

  “说……说什么!”

  “比如说讨论一下,你想和我借钱的事!”

  “你说什么!”纪卿根本不知道这事。

  “上次你父亲打电话,旁敲侧击的说明了纪氏的危机,婚礼不过是个名目,借钱才是真的。毕竟之前我拿出了一千万,应该早就败光了,这次纪氏有危机,沈家不帮,他只能自己想办法拿钱填补缺漏。”莫七说得极慢,生怕纪卿听不懂一样。

  “你怎么好意思开口的?”纪卿真的觉得她小看了纪衡山的无耻程度。

  “我们是一家人,帮衬一下也是应该的!”纪衡山咬牙,说出了更无耻的话。

  “借钱嘛,也可以,上次的一千万,你用的是卿卿做交易,这次就用纪氏好了。”

  “这怎么可能!”纪衡山睁大眼睛,觉得莫七再和他开玩笑。

  “我说错了,不是纪氏,应该是丁氏。”莫七看到纪卿都是一脸狐疑,伸手握住她的手,“纪氏前身是丁氏,是你外公创立起来的,在你外公去世之后,就被更名为纪氏,直到现在。”

  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纪衡山没想到这么隐秘的事,居然会被人翻出来,顿时心里有些慌乱,可是脸上却显得无比镇定。

  “这就是我的公司!”

  “是啊,是你的公司,丁老爷子将你从小职员培养成总经理,甚至成为副总裁,总裁,他就是死了都不会想到,你居然会背叛他的女儿,甚至将公司改名换姓吧!”

  “你胡说!这是我的公司,是我的!”纪衡山眼睛睁得浑圆,呼吸急促,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有种恼羞成怒之感,而他的种种表现不过是更加佐证了莫七说的话应该就是真的。

  “是不是你的,我们去工商部门查一下就知道了,档案都是存在的,胃口太大,贪心不足!”

  莫七的笑容张扬恣意,带着一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自信,仿佛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看透了,被一个小辈这么揭底,纪衡山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莫七冷笑,就像是催命的修罗,纪衡山身子趔趄,整个人栽倒在沙发上,死死攥住胸口,心脏猛烈收缩,疼得厉害!

  ------题外话------

  一直忘了和大家说了,欢迎大家加入月初的群里哈,我在群里等着大家哈!【452568722】,下面主要是讲述五年前的往事,还有就是虐渣父啦!

  这几天太热了,每天都是被热醒的,哎……

[读者须知]:下一篇:092 婚礼当天,突发危情-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