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94 纪父气晕,腕伤由来-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5 旧事重提,我们试试吧-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莫七,你刚刚在说什么?”这个事儿,就是纪卿都不曾知道,纪卿出生没多久,她的外公就去世了,而她记事开始,公司的名字就是纪氏。

  所以纪卿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事,而且二十多年的事了,那个时候的电脑根本没有普及,纪衡山的电脑中最多就能够查到最近十年左右的公司动向,那之前的变动,估计只能依靠纸质档案了。

  “难道你不知道你父亲是个典型的凤凰男么!”

  凤凰男这个词深深地刺痛了纪衡山的心。

  “这么多年都是我为公司努力,公司就是我的!”纪衡山死死的攥住胸口,胸口发闷,就是呼吸都觉得困难。

  “如果没有以前的丁氏,就凭你可以创造纪氏?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莫七打击人是毫不客气。

  “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

  这种事就是母亲都未曾提起过,而且她也未曾听任何人说过,莫七又是如何得知的。

  “说起来这事儿还得感谢二叔。”莫七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腿上的薄毯。

  纪卿满脸疑惑。

  “召南之所以会被调来维城,也是因为二叔之前也在这边服役过,对这边很熟悉,有些人脉,偶尔和他聊天说起来纪氏,他只是揶揄一笑,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纪衡山抬眼看着莫七,莫七却顿了一下,似乎在吊他的胃口。

  “爹地,到底说了什么啊?”小元有些急不可耐。

  “窃贼行径,忘恩负义,无耻至极!”

  小元差点喷出来,看到纪卿面色凝重,才忍住,说话够犀利的啊。

  “要不是我丁氏早就没了,我换个名字怎么了!”纪衡山就是不想生活在丁家的光环之下。

  “其实这也没什么,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莫七声音清淡温润,“不过对待这种提拔你的恩人,你非但不感恩,在他去世之后,将他辛苦一辈子打拼的公司据为己有,到了最后甚至逼死了他唯一的女儿,你说可耻不?”

  “那是他们活该!是他们逼我的!”纪衡山忽然大喊着。

  就是用发胶固定好的头发都散乱了,眼睛猩红,那眼神带着杀气,恨不得将莫七撕碎一样。

  “外公提携你,你说他们逼你?”纪卿冷笑。

  “难道不是么?我娶了你妈,就一直被人诟病,他们说我就是为了攀附你妈,就是图丁家的财产,每天都被人戳着脊梁骨,这种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

  “难道有人逼你娶了么?”莫七冷笑,“我最看不惯你这种人,你既然做出了这种选择,就应该做好了被人诟病的打算,有本事你自己出去创业啊,而不是直接去丁氏工作,有本事你就硬起来出去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啊,自己没本事就别怪别人戳你脊梁骨!”

  “像你这种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人,怎么会明白我们这种人的痛苦,我们就是辛苦一辈子,或许都无法在这座城市买一套房,你们懂什么!”

  纪衡山最讨厌别人拿他以前的事情说事了,尤其是像莫七这种人。

  居高临下,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而且眼中带着鄙夷不屑,这让他瞬间想起了刚刚迎娶丁慧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着自己。

  “哪家不是一步一步积累过来的,但凡是根基深厚的大家族,哪一个不是历经了几代人的努力,而你想要一步登天,却又无法承受别人的目光,我只能说,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社会上这样的凤凰男太多了,心里面看不起那些富家女,可是心里却想追到一个白富美,从此过上高人一等的生活。

  身份地位的悬殊,正常人都会觉得你是图人家的钱财。

  “我是不是男人轮不到你评判!”

  纪衡山第一次和莫七打交道,他在商场也打拼了二三十年,笑面虎她也看过不少,像莫七这样的他还头一次碰见。

  沉稳睿智,温润内敛,看起来毫无侵略性,可是那双眼睛,却让你觉得你被侵犯了,语气平淡,却又带着强势和霸道。

  “那是不打算找我借钱了?还是你准备卖了你第二个女儿?”莫七看着眼神空洞的纪暧。

  纪暧早就被这一群人一连串的对话打蒙了,她此刻脑子很乱,卖女求荣,一千万,丁氏,凤凰男……

  “我就是死了都不会找你借钱的!”纪衡山好歹硬气了一回。

  莫七伸手给他鼓掌,房间无人说话,只有莫七那节奏缓慢的鼓掌声。

  “纪氏有好几个案子都被撤走了吧,股东撤资,还面临巨大的企业形象危机,你们的公关也不到位,联姻又失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该如何挽救纪氏。”

  莫七明显早就将纪氏的一切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你调查我?”纪衡山顿时觉得被人侵犯了。

  “调查你,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莫七讥诮的一笑。

  “那你怎么对公司这么了解!”纪衡山忽然觉得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仿若没有任何秘密。

  “纪氏现在根本不盈利,这种公司哪里值得我调查,我自是比较关心,等到公司资产被变卖之后,我们卿卿可以分到多少。”

  小元伸手挠了挠头发,爹地,你是真无耻啊,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纪衡山脸色铁青!

  “这种不孝女,我就是把钱都扔火坑里,也不会让她得到一分钱的。”

  “这可不是你说的算的!”莫七伸手示意了一下莫离,莫离立刻从身后拿出了一份文件,莫七伸手摩挲了一下深蓝色的文件夹,“这里面装的是当年我们签署的协议。”

  纪卿瞳孔猛然收缩,手不自觉的收紧,“通俗点说,就是当年卿卿的卖身契。”

  “你到底要做什么!”纪衡山看着莫七那带着笑意和揶揄的目光,心里顿时有些发怵。

  “当年的协议一式三份,我们一人各一份,当年经手协议的律师手里保存了一份,可是你的那份,你为了毁尸灭迹,不被人诟病,早就销毁了是吧?”

  纪衡山面色凝重,这个男人知道的太多了。

  纪衡山不做声,算是默认了,莫七则是慢慢打开文件,这里面并不是只有一张白纸,而是条条框框的罗列了许多东西。

  “纪总,你可记得当年在你签协议的时候,我的人和你说过要你仔细阅读各项条款条例。”

  经过莫七的提醒,纪衡山这才想起来,当年签署协议的时候,并不是莫七亲自去的,而是另外的人,估计是个律师,他反复叮嘱纪衡山,让他将各项条款看清楚了,为了避免以后发生不必要的纠纷。

  可是当时纪衡山太急了,他急需这笔钱。

  当年他将丁氏强行变更为纪氏,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但是公司前几年的发展还是不错的,股东赚钱了,自然就不会再挑事了。

  可是那年的经济危机,纪氏受到了很大的波及,股票下跌,股东更是对他各种怨言,他急需一笔钱来挽救公司的颓势。

  而当时丁慧的去世,赵琳上位,已经引起了孙令柔的不满,无疆国际一直都袖手旁观,不肯伸手援手。

  而当时莫七忽然抛出了“橄榄枝”,并且说,随意他开价,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天上掉馅饼。

  纪卿被沈穆清单方面退婚,当时名声狼藉,加上和纪暧、赵琳的关系恶化,纪衡山正打算将她送出国,这下子好了,这个人直接将他一个大麻烦解决了,还会给自己一笔钱,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要一千万,可是他想看一下这边到底能出多少钱。

  没想到自己的狮子大开口,莫七这边居然一下子就答应了。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没有仔细看条款,或许根本是个错误。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纪衡山的觉得胸口闷闷的难受。

  “莫先生!”这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的西装革履,带着黑框眼镜,给人的感觉保守刻板。

  “嗯。”莫七只是应了一声。

  “是你?”纪衡山瞳孔猛然睁大。

  “纪先生,好久不见。”男人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这种笑容太假,带着一种嘲弄。

  “莫先生,你这次让他过来,是想要反悔?让我赔偿你的一千万,你当年说只要纪卿给你生个孩子,就能得到钱的!孩子都生了,这么久过去了,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纪衡山实在看不懂莫七。

  “一千万我并不在乎,不过……”莫七握紧纪卿的手,“公司你要么?”

  “这是我们家的公司!”纪卿本来对公司并没多大感觉,可是她看见纪衡山那么在乎,打击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并不是毁了他,而是夺走他最珍视的东西,让他痛苦。

  “那就行了,麻烦李律师了!”莫七和李律师对视一眼。

  “好的。”李律师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个文件,直接走到了纪衡山面前,将文件放在纪衡山面前。

  “这是什么?”纪衡山接过文件,却迟迟不敢打开。

  “当年您签署的那份协议,那里面除了包含您和纪卿小姐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书,里面还有一份纪氏股权的让渡书,纪先生名下百分之十五的纪氏股份将全部过渡给纪卿小姐,而且若是因为纪先生的关系,导致公司蒙受巨大损失,纪卿小姐有权利要求召开董事会召开罢免您职务的会议!”

  李律师说话刻板,一字一句,不带一丝感情,纪衡山身子趔趄一下,险些栽倒。

  除了莫七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所有人都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这份协议在五年前就已经生效了,现在您名下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属于纪卿小姐的,加上丁慧女士去世的时候留给纪卿小姐的百分之五,纪卿小姐的股份已经完全超过了您。”

  李律师继续陈述。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天上不可能无缘无故掉馅饼的!莫七,你算计我!”纪衡山被气得差点吐血。

  “我可没有,当年我和律师说了,一定要让你好好看清楚,可是你太心急了,我又不是逼你签的字,是你自己乐呵呵的签署的,说到底,还是你自己贪心。”

  “纪卿,衡山怎么说也是你的父亲,你就这么逼他?”赵琳此刻也有些慌了,纪卿的股份完全可以提出罢免纪衡山的董事长职务,现在所有的主动权都在纪卿手里。

  “当年你们不也这么逼我的么?赵琳,当年你是如何一步步逼我接受这份协议的,你不会忘了吧!”

  纪卿这话一出,赵琳立刻变了脸色。

  “况且这本来就是属于我们家的东西,属于我母亲的东西,被你们霸占这么久,你们也够本了,现在我请你们立刻离开那个家,我希望等我回去的时候,你们已经离开了!”

  “逆女,逆女……我当年就应该直接打死你!”纪衡山血气上涌,眼前一片空白,直直往后面倒去。

  “衡山,衡山……”赵琳扶住纪衡山,“医生,医生……”

  赵琳的大叫引起了外面护士的注意,两个护士立刻进来,扶着纪衡山就做到沙发上,给他做了一些紧急措施,纪衡山这才幽幽睁开眼。

  “纪卿,我真后悔生了你!”

  “彼此彼此,你是我的父亲我都觉得恶心,莫七,我们走吧,多在这里待一秒钟我都觉得恶心!”

  纪卿说着就往外面走。

  看到纪卿眼中的揶揄嘲弄,纪衡山被气得要死,他刚刚想要伸手抓起手边的花瓶扔过去,可是手刚刚握住瓶身,花瓶就从他的手中滑落。

  “衡山,你怎么样,没事吧!”这个男人是她依靠,他可不能就这么倒下啊。

  “没事,我没事!”纪衡山将手缩回去,他的手……

  使不上力气了。

  而纪暧一直失魂落魄的坐在病床上,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根本无法接受。

  纪卿上车之后,靠在座椅上面,紧闭双眼,可是睫毛微微颤动,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舍不得了?”莫七坐在她的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纪卿的手冰凉。

  “只是觉得一个人为什么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纪卿冷冷一笑,“我妈从来没有看不起他过。”

  “是他自己有问题,很多凤凰男都是这样的,你的母亲当年和他在一起,肯定是因为爱他,不过早年生活的贫富悬殊,你母亲就是买一样奢侈品,或者买一件名牌衣服,就像是普通夫妻问他意见的时候,他或许都会觉得你母亲是在嘲弄他,这种人的内心敏感而又自私,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莫七的分析固然有道理,纪卿也不打算多想了,既然他无情,那就别怪我了。

  “夫人,冰块。”莫离刚刚上车,手中拿了一个毛巾包裹着冰块递给纪卿。

  “谢谢。”纪卿伸手接过冰块,小心的敷在脸上。

  冰凉的温度,也不及她内心的彻骨严寒。

  车中的气氛沉闷,许久之后,纪卿才幽幽开口,“去青山陵园吧,顺便去一趟花店,我去买一束花。”

  “好的。”

  就是一向调皮的小元也沉默不语,这也是他第一次去探望自己的外婆。

  路过花店,纪卿买了一大束满天星,而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就到了青山陵园。

  这个陵园位置偏远,维城有钱人根本不会葬在这里,莫离从车后拿出折叠轮椅,莫七刚刚坐下,纪卿就直接将花塞到了莫七手中。

  “我来推吧。”

  莫离点了点头,和小元跟在后面。

  “当年我是真的没有钱,墓地的钱还是陆既明帮我出的,我欠了陆既明一个大人情。”纪卿口吻温吞,但是无论她如何掩饰,如何装作不在意,莫七还是能够感觉到她内心的跌宕起伏。

  “你知道么?当年我是不愿意嫁给你的,你也该知道的,我那个时候性格虽然懦弱了一些,但是性子倔强……”

  “是啊,很倔强!”莫七微微闭眼,五年前他不敢亲近纪卿也是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件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一件事。

  “其实当时挺傻的,真的认为只要自己坚持了,就可以改变一切,就可以扭转自己的命运,其实谁会在乎你的死活呢!”

  纪卿话语嘲弄,莫七听着心脏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拉扯一般,他伸手握住了纪卿放在扶手上的手。

  “说真的,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你一起过来。”纪卿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早就注定好的,你是我的!”莫七伸手握紧纪卿的手。

  “莫七,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他的?”

  五年前的文件,莫七居然从中做了这么多手脚。

  “从他算计你开始。”

  纪卿兀自一笑,只是心里一暖,一直以来她拒绝莫七的靠近,除了莫七的身份,还有一层原因就是,她觉得自己根本不值得他喜欢,那般维护。

  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他们到了丁慧的墓前。

  墓碑很小,立墓碑之人,只写了纪卿一个人的名字,墓碑上的女人嘴角含笑,清丽温婉,依稀还能够看到纪卿的影子。

  “妈,我来看你了,这么多年了,您在那边过得好么!”

  纪卿直接走到墓碑前,伸手慢慢的将丁慧照片上面的尘土抹去,一点一点,虔诚而又饱含深情。

  莫七、小元和莫离只是站在一边,看着纪卿伸手一点一点将丁慧墓碑擦拭干净,“妈,这么多年都没来看你,你一个人很孤单吧……”

  纪卿跪在丁慧墓前,她的身子显得越发娇小,肩膀微微抖动,看着让人心疼。

  小元咬了咬嘴唇,想要走过去,却被莫七一把拦住了,莫七伸手将小元搂入怀中,这个时候就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卿忽然开口了,“莫七,当年你为什么总是对我那么坏,你若是对我好一些,或许我就不会走了!”

  “我也想对你好啊,可是当年的你,倔强得让人心疼!”

  五年前

  纪衡山在告知纪卿将她许配给他人的时候,纪卿自然是拒绝的。

  “爸,你不能这么做,我不要,我不要,我才不要嫁人!”刚刚被退婚,纪卿的心情并未平复,这一个消息无异于重磅炸弹。

  “你以为你还有得挑选么?这个男人条件不错,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么?”纪衡山此刻只想将纪卿送出去,这样的话,这笔钱就能早日到账了。

  “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穆清哥哥是这样,爸,就连你也这样吗?做错事的明明是妹妹,为什么你们都不指责她?反而要将我推出去!”

  纪卿在纪家一直都是个没有存在感的人,从小时候开始,只要纪衡山说得,纪卿都会照做,一向乖巧的人突然反抗自己,让纪衡山眉头紧锁。

  “还不是你自己平时做得不过好,同样是双胞胎,你看看你妹妹这么出色,而你呢,整天就知道躲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倒腾什么,你不喜欢出席宴会不喜欢结交朋友这就算了,连一个男人都栓不住,你还有脸和我说!”

  出了这档子丑闻,纪衡山的心里也很窝火,没想到她还好意思和我顶嘴。

  “难道这都是我的错?”

  纪卿本就不爱应付这些虚假的宴会,奉承讨好各种人,而纪暧从小对这些就做得游刃有余,自然深得纪衡山的欢心。

  “反正这件事情,我已经和人家说好了,明天你就给我过去!”纪衡山不打算和纪卿啰嗦,直接开口。

  “我不!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嫁给别人的,穆清哥哥明明是我的,凭什么妹妹要这么对我!”

  纪卿话音未落,有车子驶入的声音。

  纪衡山瞪了纪卿一眼,“给我闭嘴,别给我丢人!”

  纪衡山话音未落,他们就听见了纪暧撒娇的声音。

  “穆清哥哥,你下次一定要补偿我哦,咋们说好的,你们不能说话不算话啊!”伴随着娇俏甜美的声音,纪暧搂着沈穆清的胳膊,缓缓进入他们的视线。

  纪卿觉得此刻心脏都疼得要死,这是她被单方面退婚之后,第一次看见沈穆清。

  沈穆清在看见脸色苍白的纪卿时,也显得有些局促,“姐姐,原来你在家啊,爸,你看这个,穆清哥哥买的哦,好看吧!”纪暧献宝一样的指着自己脖子上面的项链。

  那是一串有小人鱼挂坠的项链,上面镶嵌着一颗颗细碎的蓝色小钻石,刺得纪卿眼睛生疼。

  她清楚的记得,前些日子她捧着一本杂志和纪暧说:“妹妹,你看,这串项链漂亮吧,要是过生日的时候穆清哥哥能送我这个,我就直接嫁给他!”

  “姐,你也太不矜持了,羞不羞啊!”纪暧当时还打趣她来着,现在看来真是无比讽刺。

  “你这孩子,怎么能让穆清如此破费呢!”纪衡山瞪了纪暧一眼,纪暧却撒娇一般的缠上纪衡山的胳膊,“爸爸,我才没有呢,这是穆清哥哥提前送我的生日礼物。”

  “也不花什么钱,小暧喜欢就好。”

  “就是嘛,穆清哥哥最好了!”纪暧冲着沈穆清甜甜一笑。

  多么其乐融融,多么和谐,那她呢,那她算是什么,纪卿双手死死攥在一起,她不甘心啊,为什么几天的功夫事情就会变成这样。

  “对了姐姐,你记得你很喜欢这条项链的,要不我送你吧!”纪暧忽然走到纪卿面前,像是炫耀一般的伸手摩挲脖子上的项链。

  “你让我觉得恶心!”纪卿语气冰冷,那是一种纪暧从未见过的冰冷。

  纪暧微微一怔,咽了咽口水,嘴角有些僵硬,不过瞬间又恢复了甜美,“真是的,姐姐,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可是我和穆清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啊!”

  纪暧走到沈穆清身边,眼中的挑衅和炫耀,简直让纪卿怒火中烧。

  “卿卿,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够好,伤害到了你,小暧怎么说都是你的妹妹,我不想因此破坏你们关系!”

  “穆清哥哥,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有什么好道歉的!”纪暧娇嗔的说道。

  “小暧,别任性!”

  沈穆清伸手捏了一下纪暧的脸,眼中满是宠溺和疼惜。

  “别捏啦,很痛呀!”纪暧娇嗔的跺了一下脚,还撅着嘴巴,一如既往的可爱,会撒娇,而纪卿则永远都做不到这些。

  “你们是真心相爱的,那我呢?我算是什么?沈穆清,你若是不喜欢我,你就直接说我,单方面的取消婚约算什么,难道你们相爱,我就活该成为你们垫脚石么!”明明都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为什么此刻变得如此陌生。

  “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沈穆清倒是直接。

  “纪卿,闹什么呢,给我上楼去,别丢人现眼,你妹妹能够找到幸福,你就该祝福!”

  纪卿睁大眼睛,冷冷一笑,“是啊,我应该祝福,不过你既然可以从我这里抢走他,保不准哪天他也会被别人抢走,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我不屑,丢给你好了!”

  纪卿话音未落,纪暧直接踩着高跟走过去,一身浅粉的小洋装,烫着华丽的卷发,精致明艳的妆容,将她包装得像个洋娃娃。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一张脸,纪卿却素面朝天,白色衬衫,黑色短裤,平底鞋,显得寡淡无味,就是那种小脸显得出彩很多。

  “姐姐,我知道你怨恨我,但是我真的喜欢得到你的祝福,真的!”

  纪暧伸手握紧纪卿的手,死死地握住。

  “纪暧,你别太无耻了!”做出这种事,居然还指望她能够祝福她,她是脑子进水了么!

  “姐姐,我们是双胞胎,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不是么?双胞胎之间不是都心灵相通么?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的。”纪暧说得无比坦然。

  纪卿的手被她握得生疼,看着不远处沈穆清,仍旧是那种淡然处之的态度,表情冷硬,就好像他是这件事的局外人一般。

  沈穆清高冷自持,或许在少女怀春的时候,总会被这样的人吸引,你总感觉触碰不到他,越是这般,女人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越想要靠近,现在用一句来形容纪卿的心情,就是……

  日了狗了!

  “若是真的心灵相通,我只会觉得更加恶心,我从不知道,你如此煞费苦心居然是为了爬上你姐夫的床,纪暧,你是婊子么?”

  “你……”纪暧没想到一向温顺的姐姐会忽然这么说。

  “你们两个在干嘛呢,纪卿,你给我上楼去!”

  纪衡山指着楼上,纪卿只是一笑,从纪暧手中抽出手,他们的目光嘲弄揶揄,如芒在背,楼梯明明就这么高,可是纪卿一步步,却走得极其缓慢。

  人的一生何其漫长,总会遇到几个人渣不是?

  可这种心灵鸡汤式的安慰,丝毫不能减弱她内心的狂躁和抑郁。

  而第二天她就被纪衡山直接送到了莫七所在处。

  这里很偏僻,五年前的西郊别墅,周围还没有完全开发,这里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而纪卿就被纪衡山扔在了门口。

  “纪小姐是吧,请进!”守门的人打量着纪卿,莫七大张旗鼓的盖了西郊别墅,前前后后花费了三年多,今天终于迎来了它的女主人,他们都是莫七从京城专门带过来的。

  本来以为会是一个怎么样出色的女人,能够让七少惦念这么久,可是眼前的女人面容憔悴,除了那一张算是出众的脸,根本没什么出彩的地方,眼神灰败,没有一丝生机。

  “嗯。”纪卿抬头看着西郊别墅,她不知道维城西郊居然会有这种地方,大门口的设计恢弘大气,走进之后,就会发现这里面处处都透露着主人的一点小心机。

  看得出来在设计这座庄园的时候,主人似乎用了很多心思的。

  纪卿显得格外紧张。

  因为纪衡山临走之前和他说。

  “这个男人双腿无法行走,你只需要给他生个孩子,就可以拿到100万!”

  纪衡山又和她说了一些公司现在遇到了多大的困难,她被沈穆清抛弃之后,以后嫁人会有多么困难,纪卿当时整个人有点懵,就这么被纪衡山带出来了。

  当纪衡山将她扔在别墅门口的时候,纪卿想要逃离,这里荒郊野岭的,她根本逃不了。

  “七少,纪小姐来了!”莫离站在莫七身后,莫七手一抖,“啪嗒——”盆栽被剪歪了,莫离极少看见莫七这么喜形于色,顿时对纪卿更加好奇。

  纪卿本来以为会做这种事情的人,肯定是一个老男人,或者是长得极丑,或者就是那种除了有身体缺陷,也许生理也有缺陷的人,可是当她第一眼见到莫七的时候,还是惊艳了。

  她只能看见男人的侧脸,线条很柔和,皮肤很白,在阳光下呈现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剪刀,面前放着一个盆栽,正在慢条斯理的修建花枝。

  他坐在轮椅上面,侧面看着让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她只能说这个男人生得太好看了点。

  注意到那边的动静,莫七放下剪刀,扭头看着纪卿。

  不动声色的将纪卿的各种神情都尽收眼底,冲着纪卿一笑。

  在阳光的映衬下,莫七的笑容显得格外明艳,那眼中仿若装着最璀璨夺目的星子,笑起来的时候,凉薄的嘴唇微微上翘,只是皮肤白得有些吓人。

  “你来了。”

  就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莫七说的极其平淡,他的声音轻柔好听,莫离倒是心里一阵诧异,莫七极少对人如此和颜悦色,只是面前的女人,他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地方值得莫七如此对待。

  纪卿只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一双平底鞋,或许是过于紧张的缘故,她的双手局促不安的绞动这面前的衣裙,所以裙子有些褶皱,眼眶微肿,本来俏丽的小脸也有些浮肿,死死咬着嘴唇,看得出来她并不情愿来这里。

  一想到是自己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她不情愿也是正常的,不过莫七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他控制自己的情绪,对着纪卿一笑,“进去吧,外面太阳很大。”

  纪卿点了点头。

  为什么和她想得一点都不一样,按照电视小说的一般套路,这个男人不应该对这么有这样的好脸色的啊,他到底在想什么。

  客厅的装潢摆设以暖色调为主,和这个男人的极其相配,“七少,晏少爷的电话?”莫离将电话递给莫七,莫七看了看纪卿。

  “你自己坐会儿,我去接个电话。”

  纪卿点了点头。

  可是坐在沙发上的纪卿更加不安了,这里太豪华了,纪家在维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户了,可是这里的摆设,每一样拿出手都是价值不菲,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莫七就坐在落地窗前,细碎的阳光透过纱幔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他给人一种目眩神迷的美感,握着电话,手指纤长好看,仿佛是艺术品一般,这种手应该很适合谈弹钢琴吧,纪卿以前从来不可以观察别人的手,此刻看着莫七的手,居然开始犯花痴了。

  莫七一边打电话,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纪卿。

  莫七忽然扭头,四目相对,纪卿猛地低下头,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惹得莫七一笑。

  “阿七,你在笑什么呢!”那头的人问了一句。

  “没什么,就是看见一只可爱的兔子而已。”莫七摇了摇头。

  “兔子?维城那地方产兔子?”那头的人疑惑,“难道是个很呆萌的兔子?”

  “你管得着么?”

  “关心你啊,对了,你家老爷子快被你气疯了,你说你伤都没好,你去那穷乡僻壤做什么,你不会真的像外面盛传的那种,腿伤了,所以找个地方消极避世了吧。”那头的人揶揄道。

  “晏大少爷,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做啊,我是那种人么?”

  “也是,你莫七可不是那种人,再者说了,祸害遗千年,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你这一走,攸宁一直找我打听你的下落。”

  “那不是正中你的下怀么?”

  “我可是正人君子。”

  “你的心思我都懂。”

  “你妹妹还没成年,我还不着急。”

  “养肥了在吃?”

  “你懂我!”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此刻莫离给纪卿倒了杯茶,“纪小姐,喝茶吧。”

  “谢谢。”纪卿接过茶,“你们不是维城的人吧,听口音不像。”

  “嗯,纪小姐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去做。”莫离就算看不懂莫七的心思,可是既然是莫七认定的人,他也不能说什么。

  “不用了,谢谢。”纪卿显得格外客气。

  而接下来吃饭的时候,气氛更是尴尬,好不容易吃了饭,纪卿直接躲进了房间,这里看得出来是个女生住的地方,颜色布局都是符合她的审美的,只是她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而此刻电话响了。

  “爸。”纪卿显得很失落莫。

  而已经接到汇款的纪衡山此刻已经乐开了花,“卿卿啊,那个人真的很不错,你就好好在那里住着。”

  “我想回家。”纪卿真的不想住在这里,她就像是一只金丝雀,失去了自由。

  “不行!”纪衡山声音陡然提高。

  “衡山,和谁打电话呢,我都洗好了。”

  纪卿身子一僵,赵琳!

  “没什么!”赵琳从后面搂住纪衡山。

  “这么多天了,人家可想你了!”纪衡山忘记挂电话了,纪卿就这么听着两个人在不停说着各种“情话”。

  “衡山,我爱你,好爱你!”

  “我也爱你!来,让我亲一口。”

  “那你什么时候让我搬进去啊,我可不想一直住在外面。”赵琳娇嗔的说,“反正那个女人都死了,你还在怕什么啊。”

  “我马上就接你回去!”

  “你对我真好!”

  纪卿冷冷一笑,那个在母亲死后还装做伤心模样的男人,居然这么快又搂着别的女人在打情骂俏,多么讽刺啊。

  父亲,未婚夫,自己到底还要被多少人背叛。

  纪卿走进淋浴间,躺在浴缸中,冰凉的水,也不及她内心的绝望。

  这个地方就是再华丽,也不是她的家,妈,你为什么当时没有把我直接带走。

  她到底是什么,是货物么?可以随意变卖,让人宰割是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么对她!

  纪卿在浴缸中泡了很久,直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男人温润的声音,纪卿这才裹了浴巾走出去。

  随手拿起果盘边的小水果刀别在身后。

  “你来做什么!”纪卿打开门,对于这个男人,她实在不懂如何应付。

  “洗澡了?”纪卿浴巾裹得极为粗糙,身上也没擦干净,双脚下还在滴水。

  “嗯。”纪卿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么?这里还满意么?”莫七转动轮椅径直进入房间,纪卿却无法出声阻止,因为她是被他卖来的,她哪里有发言权。

  “挺好的。”

  “那就好。”莫七回头看了看纪卿,“你知道我和你父亲的交易吧。”

  “你别过来!”纪卿直接拿出刀子,莫七心里一紧,脸上却依旧没什么波澜,“你别过来,否则我会不客气的。”

  “你放下刀!”

  “我不爱你,我不会和你生孩子的!”纪卿死死攥紧说中的刀子。

  “我让你放下!”

  莫七的声音太大,莫离和外面的人直接冲了进来,纪卿心里一慌,拿着刀子指向自己,“你们都别过来。”

  “我让你放下,莫离!”

  莫七一声令下,莫离正准备从她手中夺过刀子,可是纪卿手更快,那刀子瞬间割破了她的手腕,鲜血喷溅出来,莫七惊骇的睁大眼睛!

  “叫医生!”

  “对不起。”纪卿淡淡说了一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面,鲜血还在往外流,她微微闭上眼睛,耳朵充斥着男人急促的呼喊声。

  我们并不熟,你何苦叫得那么亲密。

  她就是不想自己被侵犯而已,她真的没想过自杀的。

  而莫七则阴沉着一张脸,思绪千回百转,她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待在自己身边么?还是说她的心里仍旧装着那个抛弃她的男人?

  卿卿,我只想待在你的身边而已,仅此而已!

  若我的出现给你造成了困扰,那我又该怎么做!

  ------题外话------

  明天具体说一下五年前的事情,然后就是虐渣父了,嘿嘿嘿……其实我好想写他们到京城的事啊,加快进度!

  这几天宿舍就像个蒸笼一样,惹得码字的心思都没有了,听说南方有持续十天的高温,大家注意防暑防晒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093 父女翻脸,互相揭底-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