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96 纪暧断情,我放你走-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7 赶出家门,腹黑莫七-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出了陵园,莫七已经订好了位置,一行人就直接去了饭店。

  纪卿此刻倒也不避讳,平时出门还戴个墨镜,此刻却大大方方示人,维城的人鲜少有不认识纪家姐妹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对姐妹生得貌美出众,最主要的是这对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甚至为了一个男人撕破脸,这俨然已经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了,而围城的人区分这对姐妹的方法也是简单粗暴。

  短发的是姐姐,长发的是妹妹。

  这纪家在维城本来就是大户,出了一点事情大家都会议论纷纷,更何况还是关于双胞胎姐妹的。

  “先生女士你好,请问你们几位?”服务员热情的迎上来,心里却在感慨,这家人的基因真是优良。

  “定好的位置,姓莫!”莫离淡漠开口。

  “好的,里面请!”

  女服务员的眼睛不时在纪卿和莫七身上打量,男的俊逸女的明艳,相配得很,最主要的是,这女的不就是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纪家大小姐么?虽然不常露面,可是这气质和她的妹妹真的很不一样。

  她的目光停留在他们身后跟着的小元身上,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似乎女人天生对呆萌可爱的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况且这张脸和前面的男人如出一辙,父子相什么的,简直太有爱了。

  小元抬头冲着女服务员笑了笑,“姐姐,我知道我很可爱,你一直盯着我我会害羞的。”

  “扑哧——”服务员直接笑了出来,“小朋友,你太可爱了。”

  “我不小了,你哪里看出来我小了。”

  这个服务员也挺好玩的,年纪不大,估计也就二十出头,她出手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

  小元顿时满腹怨念,他直接迈着小腿跑到纪卿面前。

  “怎么了?”纪卿看着小元撅着嘴巴,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妈,我要长高!”

  “为什么?”

  “我太矮了,女生都嫌弃我,这样我很难找到对象的!”

  纪卿顿时满头黑线。

  “早恋不好!”更何况你才几岁啊啊!

  纪卿不想打击他而已,她真的想直接会他一句:臭小子,你断奶才多久啊,就想着找女朋友?

  “妈咪,你不知道现在男女比例失衡么?我这是未雨绸缪。”

  “莫七,你看看你儿子,小小年纪就想着泡妞,也不知道遗传的谁!”纪卿瞪了莫七一眼,因为这人一直在一边憋着笑,就是不说话。

  “这肯定不是遗传我的,我一直洁身自好。”莫七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小元,我跟你说,早恋没什么,遇到喜欢的小女孩就果断下手,不然下手迟了就被被人抢走了。”

  “她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这种话题小元以前肯定不会和纪卿交流。

  “徐徐图之!”

  小元抓了抓头发,貌似很有道理。

  纪卿无语,自己看着菜单,不理会父子两个人的交流。

  纪卿简单点了几个菜,服务员给他们倒上茶水,纪卿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翻阅着菜谱。

  只是她忽然发现父子两个人的话题似乎有些偏了。

  “爹地,我早就想问你了,你平时都是坐着的,那你怎么尿尿啊!”

  “噗——”纪卿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莫七则相当淡定的给她低递了一张面纸,“这么激动做什么?”

  “妈咪,我们在进行男人之间的对话,淑女这个时候应该回避的。”

  “我是你妈,我要时刻防止你的思想被某人带偏了。”

  “你就是和我一样好奇呗,别整这些有的没的,话说妈咪,难道你也没看过!”

  纪卿有些语塞,她又不是偷窥狂,看这个做什么!

  “你别调侃你妈咪!”

  “哼——”小元别过头,“妈咪,你真的不要回避一下么?”

  “你光着屁股乱跑我都见过,现在怕什么!”

  小元顿时黑了一张脸,“我什么时候光着屁股乱跑了!”

  “可能你不记得了,有一次在部队,我要给你洗澡,你偏不洗,还直接跳出浴缸,光着脚就往外面跑,你人小,就像个泥鳅一样,我也抓不住你,然后就裸着在家属区饶了几圈,当时住在家属区的人都看见了,还一直说……”

  小元已经捂住脸,太丢人了。

  “说什么?”莫七倒是极少听纪卿说起小元小时候的事情。

  “他们说你家儿子很奔放!”

  纪卿摩挲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说。

  “哈哈……咳咳……”莫离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能低头强忍着。

  “妈咪,我才没有!”小元急着辩解,有这么坑自己孩子的么!

  “部队的人都知道你喜欢裸奔,别解释了,我这里有图有真相!”

  “妈咪,你坑我!”小元立刻表示抗议。

  “表担心,我会帮你p图,尽量让你……”纪卿打量着小元,小元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护住了自己的下体。

  “妈咪,你好色,你盯着哪里看呢!”小元忽然脸一红。

  纪卿兀自一笑,这混小子居然还会害羞了。“放心吧,我会在*部分打上马赛克的,不会让你裸着出镜的,放心。”

  “妈咪,你耍流氓!你肯定天天看着我的裸照发花痴!”小元冷哼一声。“你这样是侵犯我的*,哼——”

  “你这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纪卿无语。

  “你可以把我想象成爹地啊!”

  纪卿pk小元!小元完胜!

  房间一阵静默,刚刚过招明明自己占上风,怎么就变成……

  小元冲着莫七挑了下眉毛,莫七瞪了他一眼,我欺负你妈咪就算了,你还欺负上了,改天要好好教育他一下。

  什么时候你这个小鬼也能欺负我的女人了。

  “菜来了……”服务员的声音打破了房间的静谧。

  莫七忽然扯住纪卿的胳膊,纪卿一边让服务员将小元喜欢的菜放在小元面前,一边附耳过去,莫七张嘴咬了一口纪卿的耳朵。

  “你真的有看着小元的照片yy我么?”

  “当然没有!”纪卿伸手将莫七推开。

  “其实你想的话,我可以献身的。”

  “噗——”小元嘴巴里面的青菜没咽下去,差点吐出来,“爹地,你要为妈咪献身什么?”

  “让她观赏啊!”

  然后小元就用一种你是色情狂的眼睛盯着纪卿看,被纪卿瞪了一眼,小元低头吃饭,不过心里却在腹诽着,妈咪肯定是恼羞成怒了。

  莫离在一边帮服务员摆盘,五年前他讨厌纪卿,是真的讨厌,可是现在看到莫七能够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他还能说什么呢。

  莫七吃饭的姿势都很优雅,筷子从来不会碰到盘子,声音极小,倒是小元或许是在部队待久了,狼吞虎咽的,和莫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元,你吃饭慢点,容易消化不良。”

  “妈咪,食不言寝不语知不知道啊!”小元冲着纪卿吐了吐舌头,莫七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面,惹得小元立刻委屈的撅起嘴巴。

  “那是你妈咪,别没大没小的!”

  小元冷哼一声,低头继续吃饭,是不是嫌弃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居然打他来讨好妈咪,爹地简直太坏了,没有比他更坏的人啦!

  “吃菜!”纪卿帮莫七夹了一筷子菜,算是犒劳。

  居然是菠菜,莫离嘴巴抽了抽,莫七不爱吃菠菜,可是小元貌似很喜欢。

  莫离刚刚准备说什么,就看见莫七慢悠悠的夹起了菠菜送到了嘴巴里面,私下里莫离曾询问过莫七,明明你不爱吃,为什么还要吃呢。

  莫七还是淡淡说了一句:“夫人夹的菜,我都爱吃!”

  莫离嘴角抽了抽,您压根不是不爱吃或者不能吃,而是纯粹的挑食吧,而且这*裸的秀恩爱是怎么回事。

  医院中

  纪暧这一夜是彻夜未眠的,第二天她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医生就和她商量着如何处理孩子的事情。

  “其实你的身体你比任何人的心里都清楚,这个孩子迟早是要流掉的,不过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只要你之后好好保养,以后要孩子肯定没问题的。”

  “嗯嗯。”纪暧咬着嘴唇,伸手摸着肚子,这个孩子以前是她要挟沈穆清的筹码,可是这一刻她却舍不得了。

  “你也别太担心,现在技术很好的,不会很痛的!”医生耐心的说。

  主要是看在沈筠这才关系上,医生对纪暧也显得格外有耐心。

  “让我想想吧。”纪暧咬了咬嘴唇,娇俏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

  “那行,最好尽快做决定。”医生最后还是补了一句,纪暧点了点头。

  等到医护人员离开之后,房间中就剩下她一个人,巨大的孤寂和失落感瞬间充斥着他的内心,她忽然想起了以前自己住院,母亲都会给她炖她最爱的鸡汤。

  “小暧乖,喝了鸡汤身体就会好得更快哦!”丁慧总是哄着她喝完一大碗鸡汤,丁慧不是对鸡汤情有独钟,而是她曾经对丁慧说,她希望每次生病都能喝到妈妈做的鸡汤。

  纪暧觉得眼睛干涩得难受,她伸手揉了揉眼睛,揉着揉着眼泪就下来了。

  憋了一整夜的情绪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纪暧将头埋在被子中,低声抽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有医护人员过来你给她送饭,纪暧才进了洗手间洗了一下脸。

  “这纪小姐也真是可怜,住院了也没有一个陪护的人,真是可怜啊!一个小姑娘的多孤单啊!”

  外面传来两个护士的对话声。

  “那也是她活该,这么喜欢耍手段,现在众叛亲离了吧,真是作死!”

  “嘘——小点声!”

  纪暧使劲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心中一片荒芜。

  纪暧根本吃不下饭,她知道沈穆清也在这家医院观察,她拖着疲惫而又沉重的身子找到了沈穆清的病房。

  病房的门虚掩着,走进就能够看见沈穆清那张脸,那张自己爱了二十多年的脸,冷漠绝情,偶尔也对自己呵护备至,自己就像是他的宠物一般,想起来了就逗弄一下,平时就扔在一边让自己自生自灭。

  “穆清,我跟你说,小暧的孩子或许保不住了,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看看她。”沈筠站在沈穆清的病房前,沈穆清拿着筷子戳着刚刚从外面饭店打包回来的饭菜,看起来没有一点食欲。

  “这个孩子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沈穆清说得凉薄。

  纪暧身子一软,靠着墙,慢慢坐下,双手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胳膊。

  沈穆清逼迫她吃避孕药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双手死死攥住自己的衣服,而房间中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小暧怀的是你的孩子,怎么?不想负责?”

  “你能保证是我的孩子么?”

  “沈穆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混蛋了!”沈筠心里怄火,“我告诉你,你吃了饭就去看看她,女人这种时候很脆弱,你别刺激她。”

  “为什么总是让我迎合她,就算是她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就要被她要挟,让她予取予求么!”

  “啪——”的一声,沈穆清将筷子摔在了面前的小桌子上。

  “那你告诉我,纪家的两个姐妹,你喜欢谁?”沈筠这话一出,沈穆清倒是愣了一下,沈筠嘴角轻扯,“你谁都不喜欢吧!”

  “不是。”

  “姐妹花同时喜欢你,同时追着你,你是不是觉得很满足,各有千秋的两个人同时喜欢你,但是……你最爱的应该还是你自己吧!沈穆清,别让我看不起你,爱就爱了,不爱就不爱,你别毁了别人的一生!”

  “姐,你到底站在谁那边!”沈穆清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我要不是你姐,我早就揍你了!你自己看看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混账事!”沈筠真是越想心里越气。

  纪暧听了好一会儿,她的脑海中忽然就想到了莫七拉着纪卿手的画面,那个男人满心满眼都是纪卿,就是说话都透着宠溺,而她呢!

  机关算计,到最后就是如此下场么?

  沈筠和沈穆清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越说心里越怄火,她直接扭头,推门出去,就看见蹲在门侧的纪暧。

  “纪暧?”

  沈穆清身子一僵,纪暧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沈姐姐。”

  “你的身体不好就别出来乱走了,地上那么凉,很容易刺激你的身体!”沈筠不知道纪暧听见了多少,脸上也显得有些尴尬。

  “我来看看穆清哥……他!”那句穆清哥哥,到了嘴边,纪暧却无论如何都叫不出来了。

  “那你就去吧,对了,你吃过了没。”

  “我吃了,沈姐姐,你去忙吧!”

  沈筠看了一眼房间内沈穆清,他们两个人的事,还是要他们自己解决,自己不过是个局外人。

  沈筠离开之后,纪暧才推门进去。

  “你的身子没事了么?”沈穆清也是显得有些尴尬,他刚刚说的话她都听见了么?她的脸色怎么这么白。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孩子我会流掉的,你说得对,他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沈穆清眉头一蹙,她果然是听见了。

  “偷听我说话?”沈穆清语气上扬,似乎有点不高兴。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正好就听见了,我知道你不想和我结婚,不想就不结吧,这么多年我一直缠着你,你肯定也很厌恶我了,那么死皮赖脸,没羞没臊的。”纪暧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沈穆清对纪暧一向很有把握,她那么爱自己,怎么可能真的放弃这段婚姻,难不成她这是故意吊自己胃口,以退为进?

  “你确定?真的不后悔?”

  沈穆清语气中的鄙夷不屑,纪暧听得一清二楚,她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纪暧,你不能再心软了,这个男人真的不爱你,你何苦一而再再而三的作践自己。

  她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我说真的,希望你以后会遇到一个你真的喜欢的人,我先走了!”纪暧说着也不等沈穆清说话,扭头就走。

  沈穆清愣了一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纪暧的身影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沈筠今天是晚班,所以下午准备回去休息一下,准备问一下沈穆清有没有什么需要她从家里带过来。

  刚刚进去,沈穆清正在看着窗户发呆,沈筠眼睛余光瞥见了门口的一滴血迹。

  “刚刚谁来过?”

  “就纪暧。”沈穆清此刻烦得很,纪暧临走的时候,背影单薄,那么柔弱,而且她没有回头,就是正眼都不曾看自己一眼。

  沈穆清,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不是对这个女人厌恶透顶了么,这样不是正好解脱了么,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不好!”沈筠心里懊恼,等她跑到纪暧的病房时,一个护士正在给纪暧的床换床单。

  “沈医生,您怎么过来了。”

  “病房的病人呢!”

  “刚刚忽然大出血,被送到急诊室了,估计孩子是保不住了,床单上面都是血呢,吓死人了!”小护士指了指被丢弃在一边的床单。

  沈筠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急忙跑到急诊室,灯还亮着,她坐在急诊室门口,头疼欲裂。

  纪暧出来的时候,她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沈筠。

  “沈姐姐……”纪暧的嘴唇干涩得出血,沈筠叹了口气,要了杯水,蘸了棉花给她润了润嘴唇。

  “你不是一向很聪明么,怎么这次这么傻了。”

  “不是傻,我是累了,不想追着他跑了,我只是忽然看开了!”

  尤其是在手术室,她能够感觉到有东西在抽离自己的身体,明明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却硬生生被剥离开,或许就像她对沈穆清的感情。

  明明已经胎死腹中,却硬要留着,到最后害人害己。

  这份不应该有的感情,就算再疼,也总要抽离出来,就算这份感情已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也总归要离开的,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就随着这个孩子一起去了吧。

  沈筠也不说什么,“我回头让人给你顿点汤,你的身子需要静养,穆清是很混账,我替他给你道歉了。”

  沈筠是医生,知道打胎对一个女人的影响,尤其是第一个孩子。

  “是我自己的错,怨不得任何人,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

  “那你好好休息,有事情可以让护士通知我!”

  “嗯。”

  沈筠离开后,纪暧将被子拉上,捂住头,低声抽泣,那种东西被抽离身体的感觉,真的太疼了。

  她没想到在自己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认为最亲近的人,而是自己一向厌恶,想要躲开的人。

  纪暧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床头放着一个保温桶。

  护士正好过来寻房,“纪小姐,有没有什么不适症状啊?”

  纪暧摇了摇头,“这个是谁送来的?”

  “不知道啊,不是有纸条么?要不要坐一会儿!”纪暧点了点头,护士将她将床头摇起来,形成了一个让她感觉舒服的弧度,“需要我帮你盛汤么?”

  “不用了。”

  护士出去之后,纪暧将压在保温桶下面的纸条抽出来。

  当她看见那个字迹的时候,大颗大颗的眼泪就顺着脸颊往下掉。

  “保重身体!”

  很简单的四个字,没有落款,纪暧却一眼就认得出来,这是纪卿的字迹,她们一起学写字,纪卿学的比较快,字写得也好,当时还被老师夸了,纪暧当时还说自己以后就临摹她的字体了。

  所以这个字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纪暧拿过保温桶,打开,是鸡汤!

  纪暧死死的抱住保温桶,只是一个劲儿的掉眼泪……

  沈筠办公室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看看她,她挺可怜的。”沈筠转动着手中的笔,纪卿无聊的拨弄着沈筠窗台上的几盆多肉。

  “让她一个人静静也好。”纪卿微微叹了口气,“啪嗒——”纪卿看着被她连根拔起的多肉,嘴角抽了抽。

  “纪卿,你能别这么凶残么?我养了好久的!”沈筠从纪手中夺过多肉,又把它简单粗暴的塞进了盆里。

  纪卿瘪瘪嘴,“没想到土这么松。”

  “这是多肉,你以为是杂草啊,这么简单粗暴!”

  纪卿无语,你比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好么?

  “对了,听说你和你爸闹翻了。”沈筠倒了杯茶塞到纪卿手里。

  “嗯,你都知道了?”

  “医院人多嘴杂,你们闹得那么凶,鬼才不知道呢,现在外面的人都说,你会不会被再次撵出纪家。”沈筠摇了摇头,“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撕破脸了?”

  “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互相在演戏罢了,不过是这层纸被捅破了而已,迟早的事情,不过这次可不是他赶我出去了。”纪卿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怎么?准备出手了?”

  沈筠算是见识到了纪卿的手段,无论是之前的新闻发布会还是之后在警局,纪卿总是出手简直是快狠准。

  此刻一个护士敲门进来,“沈医生,有几个警察去找了纪小姐。”

  纪暧身边没有人,所以沈筠让护士多注意一下她的情况,有问题的话,随时和她联系。

  “警察?”沈筠诧异的问。

  “我也不清楚,他们把门关了,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嗯,谢了!”

  护士离开之后,沈筠看了看纪卿,纪卿耸了耸肩,“估计是为了婚礼当天的绑架案,走吧,去看看。”

  当他们到病房时,纪暧正在被问话,纪暧看到纪卿,只是垂着头,却不再说什么了。

  “纪少校,您怎么过来了,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说话的就是前些日子在警局的那个队长。

  “应该的,案子有进展了么?”

  “八个疑犯,都抓了,他们只说对方给了他们一张照片,让他们抓人,把人教训一顿,他们盯上了纪暧的婚礼,但是在作案的时候,纪暧的婚纱卡在了车子里,怎么都拖拽不出来,他们就退而求其次,选择绑架了沈总!”

  纪卿点了点头,“照片有么?”

  那个人立刻将一张照片递给了纪卿,纪卿蹙着眉,沈筠见纪卿脸色难看,就凑过头,这不是……

  纪卿么!

  “那他们供出了是谁雇佣他们的么?”纪卿抬头问道。

  “还不清楚,所以我来问问纪小姐不是有什么仇家之类的,希望能得到一些线索。”

  “这事儿不如直接问我吧,照片上的人是我!我一直是短发,纪暧她……一直都是长发,那群人估计不是维城的人,只是看着一样就胡乱抓人了,估计是弄错了。”

  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们一时间没联系到纪卿,就想着先来问一下纪暧好了,没想到纪卿这么配合。

  “嗯,那纪少校有没有值得怀疑的人呢?”

  “暂时没有。”

  纪卿的脑海中是掠过了一张脸,只是她不太确定而已,毕竟这种事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她也无法轻易下结论,免得打草惊蛇。

  车中

  纪卿昨天就说了,今天让纪衡山和赵琳滚出纪家,所以离开医院之后,就和莫七一起直接去了纪家。

  “怎么去了一趟医院还愁眉苦脸的!担心什么?”莫七伸手握住纪卿的手。

  “上次纪暧婚礼的绑架案,那群人是冲着我去的,抓错人了!”

  莫七点了点头,她一直很厌恶纪暧和纪卿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只是没想到这次倒是多亏了纪暧。

  “你有怀疑的对象?”

  “李柔嘉。”

  莫七伸手心中开始思考,李家么?这倒是有可能,上次攸宁的做法确实简单粗暴了一点,李家虽然不能算得上豪门大户,可是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这种*裸的打脸行为,李家狗急跳墙也不是不可能。

  “你为什么会怀疑李家?”莫七看向纪卿。

  “婚礼现场,我看见了陆玖,他身边跟着一个中年男人,召南说是李柔嘉的父亲,这种时候来维城,我总觉得不是单纯看望李柔嘉这么简单,而且他看着我的神色有些奇怪。”

  “莫离,查一下李桐的位置。”

  莫离点了点头,立刻拿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不一会儿就得到了消息。

  “七少,李柔嘉昨天从看守所被放出来之后,李桐连夜带着她转车又转了飞机,连夜飞回京城了。”

  莫七心里已经有数了,李桐这人在商场上为人也是比较狡猾的,这次的事情,既然他敢做,必然是做得滴水不漏,天衣无缝,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并不容易。

  不过李桐这么急着离开维城,似乎佐证了纪卿猜想。

  “李桐为人老奸巨猾,想要抓住他的把柄不容易,他敢这么做,而且还敢去参加纪暧的婚礼,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想要抓着他不容易。”纪卿并不了解李桐,不过她相信莫七的分析。

  “那怎么办?就由着他?”纪卿也咽不下这口气。

  “放心,我先打个电话。”

  莫七拿出手机,十分娴熟的输入了一串号码,纪卿就是无意中瞥了一眼,“小燕子?”

  莫七正想着解释,那头电话已经拨通了。

  “七爷,怎么想起来找我了啊。”那头男人的声音慵懒低沉。

  “自然是有点事了。”

  “说吧。”那边的人伸手示意暂停会议,偌大的会议室,所有人都是低垂着头,七爷?莫非是莫家那个?众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你知道李桐吧?你的公司是搞外贸的,和他们公司貌似是有合作的吧。”

  “嗯。”那边的人转动手中的音钢笔。“怎么?他惹着你了?”

  “我要是收拾他,不会让你利益受损吧!”莫七一笑。

  “他这样的公司一抓一大把,没了他自然有别人,况且一个小公司而已,说吧,你要我做什么?还是要我出手收拾?”

  纪卿能够清晰地那头的人带着笑意的话语,光是听声音,纪卿觉着这个男人很自信,而且带着一股嚣张跋扈,但是声音却很内敛沉稳。

  不过和莫狐狸处得好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善茬,估计又是什么狠角色。

  “不用你出手,等我回去再收拾,你只需要给我吊着他,没事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有人在整他就成。”

  “你这是准备把他搞死么?”

  没事吓唬一下,你以为你在逗小狗啊。

  “好玩嘛。”莫七笑容邪魅,带着一丝残忍。

  “他哪里得罪你了啊。”

  “得罪我老婆了。”

  “行嘞,就当做是我给弟妹的见面礼。”那边传来低低的笑声,而会议室里的人都是人精,众人都是纷纷在猜测,莫家的几个少爷还没有人结婚啊,弟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还是说那哪个女人这么幸运,能入得了莫家人的眼,那可真是一步登天了。

  “你的见面礼未免太不值钱了吧。”莫七冷哼。

  “行啦,就知道你想敲诈我,什么时候回来。”男人嘴角带着笑意,会议室的人把头低得更低了,总觉得看见*oss的笑容,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快了。”

  “我等你。”

  挂断电话,纪卿疑惑的看着莫七,“备注是小燕子,我还以为是个女的!”结果是个声音浑厚的大老爷们儿。

  “我一哥们儿,姓晏,家里长辈喜欢叫他小晏,有时候我们闹着玩打趣他就叫他小燕子!”

  纪卿摇了摇头,好吧,这个称呼实在是……

  有点接受无能。

  而此刻会议室里面,众人眼观手,纷纷低着头,而晏大少爷居然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吓得所有人把头埋得更低了,“下面轮到谁汇报了。”

  “是我!”行政部经理起身。

  男人点了点头。

  或许是因为他的心情不错,这次的会议,倒是没怎么挑刺,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总算是熬出头了,这每周的一次例会,简直是折磨好么?

  只是他们还没有高兴多久,会议接近尾声,某人淡淡的丢出来一句。

  “行政部,销售部,宣传部……”某人几乎将各个部门都挨个点了一遍,所有的经理身子一僵,某人丢了一句,“总结做得不到位,我就不挨个批评了,下班前将新的总结报告放在我的桌上,还有……”

  所有人已经开始哀嚎了,果然啊,任何事情都改变不了他喜欢虐待人的本质。

  “断绝和浩礼公司的任何业务往来。”浩礼公司就是李桐的公司。

  “总裁,我们和他们的合作还没有结束?”

  “听不懂我的话?”某人声音平淡,众人低头不语。

  “赔偿金我们照付,他们若是问起来,你们知道怎么回答吧!”

  “是!”众人哪里能摸得清楚*oss的心思啊。

  “散会!”某人直接起身,进了自己办公室,剩下的人又是一片愁云惨雾,好惨啊,每周都要被折腾一次。

  不过公司的待遇特别好,他们虽然被折腾,不过某人每次都能够一针见血的指出他们报告中的错误,在他手下工作,你的能力会迅速成长,所以既然来了这家公司,就很少有人会想要离开。

  就算是以后要离开,你只要和别人说你在这里工作过,就是一块金字招牌。

  莫七把玩着手机,脑子里面就在想着到底折腾李桐比较好呢。

  “对了,你把这事儿交给别人处理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和那个人又没关系。

  “挺好的啊。”莫七到没觉得有什么,“反正这事儿是攸宁惹出来的,他帮忙擦屁股也正常。”

  “攸宁的老公?”莫攸宁看起来很年轻啊,莫非就结婚了?

  而且她看上去也不像是已婚妇女啊。

  “不是,那丫头和他哥一样,呆着呢。”莫七摇了摇头,“晏子这条路可不好走。”

  纪卿点了点头,莫召南是挺呆的,不过莫攸宁看起来很活泼开朗啊,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情商低的人啊。

  两个人正聊天呢,纪卿则是指着沿路的风景给莫七介绍着,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撞进了她的视线。

  钟叔步履蹒跚,手中还提着一个大包,外面烈日炎炎,他不时的抬头擦汗,“停车!”

  莫离虽然有些莫名其妙,还是将车停在了路边。

  纪卿直接拉开车门走出去,“钟叔?”

  “大小姐?”钟叔看见纪卿,脸上面露出了慈爱的微笑,却又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将行李包往身后放了放,“大小姐,您怎么回来了,老爷在家发脾气呢,您可别回去了!”

  他还有脸发脾气,纪卿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那您这是去哪里?大热天的!”

  “我……”纪卿一问这事儿,钟叔眼眶都泛红了,只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又有些局促不安的扯了扯衣服,“我没事,老爷对我挺好的,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回家养老!”

  “养老?”纪卿就知道,这个纪衡山找到自己撒气,就只能找老人下手了么,简直无耻至极!

  “钟叔,你家里面都没人了,你去哪里养老啊!”

  纪卿是知道钟叔家里面的情况的,他这一辈子都献给了他们家,一辈子没有结婚生子,现在出去了,只能去养老院,让一个为这个家奉献了一辈子的老人晚年一个人孤苦无依,纪衡山还真的做得出来!

  “我……”钟叔问问叹了口气,“总归要出去的,也不能在纪家待一辈子啊,世界那么大,还能每一个容身之处么!”

  “钟叔,外面太热了,你先上车!”纪卿伸手给钟叔擦了一下汗。

  小的时候陪着自己玩的人就是钟叔,纪衡山似乎一直很忙,他也不太亲近自己,倒是这个老人,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

  钟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大小姐,我自己来!”钟叔说着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

  “没事,先上车吧,外面真的太热了!”纪卿说着直接从钟叔手中“抢”过行李。

  “大小姐,使不得,给我吧,这前面就是公交站牌了,给我吧!”钟叔显得局促不安。

  “没事,上车,那里是我家,他凭什么把你赶走,上车吧!”

  莫离已经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备箱,从纪卿手中接过行礼,“钟叔,别磨蹭了,快上车吧!”

  钟叔推辞着,莫离又在一边捣鼓着,钟叔半推半就就被拖上了车。

  钟叔没想到车中还有人,“您好!”

  “嗯。”莫七点了点头,钟叔显得异常紧张,纪卿直接坐到莫七身边,钟叔则坐在他们对面。

  “对了,这是钟叔,这是莫七,我的……”纪卿顿了一下,莫七笑眯眯的盯着纪卿,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姑爷么?”因为莫七和小元长得太像了。

  “嗯。”纪卿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是你的谁啊?”莫七却并不打算放过纪卿,那张俊脸直接凑到纪卿面前,“说啊,我是你的谁?”

  “你到底要干吗,起开!”纪卿伸手推开莫七。

  “那你倒是说啊!”莫七伸手搂住纪卿的肩膀,侧头过去,就开始故意撩拨纪卿。

  “就是老公呗,还能是什么!”

  “那你叫我一声!”

  纪卿看着对面捂着嘴偷笑的钟叔,伸手掐了一下莫七的大腿,莫七却直接将纪卿的手按在自己的腿上。

  只是这人越发无耻的将她的手往上面带!

  “莫七,你做什么啊……”纪卿有些慌了。

  “叫我一声!”

  “不要!”还有人呢,纪卿羞得脸都红了一大半。

  “那……”莫七带着纪卿的手,越发往大腿上部摸过去!

  纪卿嘴巴嗫嚅了半天,老公这个词她实在不太能说出口,只是幽幽的吐了两个。

  “阿七……”

  莫七一愣,会心一笑,不逗她了。

  莫七松开手,纪卿松了口气却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挪。

  “下次再接再厉。”

  纪卿心里一阵恶寒,再接再厉是什么鬼,看着莫七上扬的嘴角,纪卿觉着他的心里肯定又在盘算着什么不好的东西!

  ------题外话------

  晏子同学算是出场一回了……写了这么久,发现我家男主连个好友都木有,哈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095 旧事重提,我们试试吧-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