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97 赶出家门,腹黑莫七-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98 夫妻联手,中风住院-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小姐,您还是别回去了,老爷正在家里发脾气摔东西呢,哎——”钟叔叹了口气,眼窝深陷,浑浊的眸子带着忐忑和不安,满是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

  他的双手不安的搅动着,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我怎么就不能回去了,难不成他还能把我打出来么?”纪卿看了看窗外,忍不住咬住了嘴角。

  车子缓缓停在了门口,出乎意料,大门是敞开的,“钟叔,你就在车上待着吧,别下去了。”免得待会儿真的闹出了什么动静,钟叔这么大年纪了,还真有可能会出事。

  “大小姐,您这是回来取东西,还是?”钟叔还会忍不出问了一句。

  “当然是取东西。”取回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

  “可是……”钟叔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纪卿已经直接下车,莫七则慢悠悠的从车上挪了出来,钟叔不知道莫七的腿有问题,所以一时间怔愣住。

  纪卿推着轮椅,莫七微微仰头和纪卿说着什么,而纪卿微微侧头,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不过不时点头附和,似乎感情不错。

  而钟叔却一瞬间红了眼眶。

  他伸手擦了擦眼泪,“大小姐……”

  说实话,在他印象中,以前的纪卿虽然不善言辞不善交际,可是貌美沉静,乖巧懂事,而现在的纪卿沉稳内敛,淡漠疏离,纪卿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一直都觉得她值得最好的,怎么姑爷偏偏是……

  不过一想到纪卿这几年的遭遇,钟叔心中越发酸楚,忍不住又一次红了眼眶。

  纪衡山此刻正在客厅砸东西,听见了车声,佣人又说纪卿回来了,纪衡山更是怒不可遏。

  叮铃哐啷的,将手边能够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

  “赶紧把这个混账的东西都给我丢出去!快点!”

  纪家的下人都已经被纪衡山吓得半死了,都赶紧将纪卿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拿了出来。

  所以当纪卿和莫七刚刚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东西尽数被扔了出来,莫七蹙起眉头,纪卿却伸手拍了拍莫七的肩膀。

  “我的东西估计都不能用了,可能要你破费给我买新的了!”

  莫七展眉一笑,“我给你买最好的。”

  “大小姐……”一个女佣说中拿着纪卿的衣服,看样子正准备将衣服扔了,看见纪卿,她瑟缩了一下,僵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都给我扔了,你们要是谁不听话,我就把谁开除了,都听见了没!”纪衡山就是故意吼给纪卿听的。

  “大小姐,我……”

  “东西给我!”莫离直接上前,从女佣的手中接过衣服,这人未免太无耻了吧,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而此刻纪卿推着轮椅,慢慢的上台阶,进入客厅。

  刚刚进门,一个花瓶直接朝着莫七的脸扔了过去,纪卿站在莫七身后,只能伸手帮他挡,显然作用不大,倒是莫离眼疾手快,一只脚直接踹了过去。

  “哐啷——”花瓶碎裂在不远处。

  “七少,没事吧,刚刚冒犯了。”毕竟那脚和莫七的脸就差了不到五厘米,很近!

  “没事。”莫七淡然一笑,伸手握住纪卿横在自己面前的手,“瞧你紧张的,不是有莫离在么?”

  “你这个逆女,你还敢回来,你给我滚出去,滚啊——”纪衡山头发凌乱,虽然穿着西装,可是衣服被拉扯的都是褶皱,他眼睛猩红,看见纪卿伸手扯了扯领带。

  莫七笑得是在诡异,让纪衡山显得愈发焦躁不安。

  赵琳站在一边搂着纪泽衍,一言不发。

  纪泽衍显然是被吓坏了,不过看到纪卿的时候,他还是本能的往赵琳怀里靠了靠。

  纪卿则打量了一下客厅,到处都散落着各种碎片,损毁最多的就是各种瓷器了。

  “这里是我家,我凭什么不能回来。”纪卿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却让纪衡山直接想要上去将她的脸撕碎。

  “滚出去!”纪衡山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朝着纪卿就扔过去,纪卿已经绕道莫七面前,伸手将抱枕挥到一边。

  “滚出去?”纪卿冷哼,“你在说笑么?这个房子是挂在我和妹妹的名下的,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啊,你凭什么让我滚,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我是你爸!”

  “不好意思,我听说当年的协议中,我们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

  “逆女!”纪衡山觉得胸口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鼓出来一样,钻心的疼,他伸手捂住胸口。

  就感觉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堵得他难受,纪衡山扶着沙发边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眸子仿佛是淬了毒,死死咬着纪卿。

  “衡山,你没事吧!”赵琳伸手扶住纪衡山,“纪卿,他好歹也是你的父亲,你这样真的太过分了,你这样对他会遭天打雷劈的。”

  “你这种抢别人老公霸占别人家庭的人都活得好好的,我怕什么,反正更无耻的人我都见过!”纪卿冷笑。

  她的嘴角轻轻扯起,自大而又轻蔑,气得纪衡山浑身哆嗦!

  她虽然说的是赵琳,可是话里话外都是在讥讽自己啊。

  “混账,我要打死你,打死你……”纪衡山怨毒的眸子像是要将纪卿千刀万剐一般。

  “别激动啊,年纪大了,血压很容易升高的,到时候要是不小心中风了,这可怎么办呢!”

  纪衡山心里咯噔一下,昨天在医院,他的一侧手臂就有点失去了知觉,拿东西都拿不稳,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让他深深意识到了岁月的不饶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老了。

  但是纪卿的步步紧逼让他心里怄火。

  “你现在已经是公司的大股东了,你到底还想要做什么,难不成你真的想要将我们一家人赶尽杀绝么?”赵琳自然不能看着纪衡山在这种斗争中落败。

  自己前半生费尽心力,为了嫁入这个家,她还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呢,怎么能把已经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

  “对了,有个事情我一直忘了和你说了,你把我母亲的珠宝都偷到哪里去了!”

  一提到这个,就是纪衡山都诧异的看着赵琳。

  赵琳脸瞬间僵硬,勉强扯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你在胡说什么,你妈的东西你找我做什么!”

  “纪暧结婚的时候,你送了纪暧一套珠宝,那是我妈的!”从纪衡山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他并不知道赵琳私吞了珠宝。“你不会这么健忘吧!”

  “那是我自己买的!”

  “真是好笑,那套珠宝我在我妈那里看到过,这人如果真的贱,果然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爱贪小便宜,就是死人的东西你都不放过,我不得不说,赵琳,你真的是无耻至极了!”

  莫七低头摆弄着腿上的毯子,莫离则垂首站在一边。

  莫离忽然有些庆幸没有和夫人杠上,这平时不声不响的,说话也是不多,这损人的功夫倒是厉害,那个女人被她说得愣是半天没回过神。

  “不过你们两个人挺相配的,就是通常我们说得贼夫妻,对吧!”纪卿冷冷一笑。

  “纪卿,我们好歹也是你的长辈!”

  “长辈?赵琳,谁给你的脸啊,利索点把我妈的东西还给我!”纪卿摇了摇头,“见过不要脸的,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说实话,你真的以为戴上了我妈的珠宝你就真的成了贵妇人了么?”

  “你……”

  “山鸡就是披上孔雀的羽毛,也改不了她的本质!”

  “咳咳……”莫七捂嘴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个比喻真是……四个字概括就是!

  形象生动!

  还一语双关,嘲讽某个人是……

  莫七不得不说,纪卿在损人这方面有绝对的天赋。

  “纪卿,你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了,我要告你私闯民宅!”赵琳也是气急了。

  她的话刚刚说完,就被纪衡山死死地攥住了手腕,“我不是让你把那些东西都扔了么!你居然……”

  “扔了不是很可惜么!”赵琳嗫嚅着。

  “简直贪心不足!”纪衡山厌恶丁慧,想要将她的一切都扔掉,所以丁慧剩下来的东西,基本上都交给赵琳处理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私藏了。

  “怎么说呢,你们也算是天生一对,一个霸占我外公的遗产,一个霸占我妈的东西,难怪你们能够看对眼。”

  “纪卿,我请你现在马上离开,不然我真的要让人请你出去了!”纪衡山指的不过是纪家的几个保镖而已。

  “你们不说我都忘了,莫离,打电话报警吧,这里是我家,有人将我们家的东西毁坏了,还准备把我这个主人赶出去,怎么能不报警呢!”

  “已经打过了!”莫离笑了笑,看了看莫七。

  七少果然有先见之明,之前就吩咐过莫离,只要他们踏进纪家,就立刻报警!

  “你还嫌丢脸丢得不够么?”纪衡山这人极其要面子,在医院的事情现在已经传开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一家不和,甚至闹到了财产纠纷的问题上,大家都眼巴巴的盯着看他们出丑。

  “丢脸?你们都是不要脸的人,还担心丢脸,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而此刻门外已经响起了警笛声,赵琳攥紧纪衡山的衣服,“衡山,她真的报警了。”

  “我就不信了,难不成我在维城混了这么多年,还能真的被一个死丫头赶出去!”纪衡山挺起胸脯,整理了一下衣服,纪泽衍则一直死死地攥住赵琳的衣角,他已经被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这是闹得哪一出!

  莫七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这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当外面警笛想起的时候,纪泽衍一把抱住赵琳,哭得那叫一个凶残啊!

  一群身着警服的人进来之后,纪卿倒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纪少校?”

  之前莫召南受伤的那次任务,是军部和公安联合办案的,这个人就是当时的警察中的一个。

  “您好!”纪卿冲着他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屋子,“这都是怎么回事,是谁报警的。”

  “是我!”莫离伸手示意,“我告他们私闯民宅,并且私自损毁设施,请你们将这些不相干的人撵出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过来的时候,以为就是处理简单的家庭纠纷,没想到居然是将纪衡山撵出去,这纪衡山在维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这怎么能出撵出去就撵出去呢!

  “警察同志,大家都知道我和这个女儿向来不和,他们这完全就是趁机报复我!为了发泄私愤。”纪衡山直接上前一步,恶人先告状。

  “怎么说?”那人挑眉,看着纪卿,又看了看纪卿身边的男人,总觉得这个事情透着一丝诡异。

  “这明明是我的家,这个不孝女居然想要将我撵出去,你们说哪里有女儿将父亲撵出去的道理!”

  这说得也对,纪卿则是双手抱胸站在一边,她倒是要看看,这纪衡山还准备如何颠倒黑白。

  “那就是你们父女之间的纠纷了,这父女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啊,你们也就别闹了!”警察处理这种事,自然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警察同志,这里谁不知道这是纪家的宅子啊,她居然还口口声声要把我们撵出去,你们还是帮我们将她赶出去吧!”

  纪衡山和赵琳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那个警察头都大了,他斜眼看了看纪卿。

  明明是当事人,她却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副局外人的样子。

  “纪少校,对于这件事情,您有什么想说的么!”

  纪卿冲着莫离伸了伸手,莫离从一边拿出了一个袋子,纪卿将袋子拆开,“这里是这个房子的产权证明,上面的名字还是写的我母亲,这处房产以前是登记在我母亲的名下,母亲去世后,按照她生前的意愿,房子是由我和妹妹继承,我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

  这东西一拿出来,纪衡山都愣了,因为自从丁慧去世之后,这个房产证明也就不翼而飞了,纪衡山以为是丢了,想着反正人都死了,也就没有在意,没想到居然会在纪卿那里。

  “这么说的话,那房子的主人就是纪少校了。”警察摩挲着下巴。

  “不过是给你暂住而已,还真的把自己当主人了,这个屋子的许多东西都是外公在世的时候购置的古董,现在都被你们摔了,警察同志,我可能要麻烦人统计一下损失,这个钱总要赔偿我的。”

  “你……”纪衡山死死咬着牙,“这是你妈的房子,我和你妈好歹夫妻一场,你凭什么撵我出去。”

  “纪少校,这……”警察也显得有些为难,毕竟父女啊,关系得僵到什么程度,居然要闹到这一步。

  “那行,我就让你再住几天好了,这个女人和这个孩子总可以赶走吧!”

  “纪卿,他是你弟弟!”赵琳搂住纪泽衍。

  “那你呢?不过父亲你和琳姨夫妻情深,总不会让琳姨一个人被撵出去吧,警察同志,麻烦你们将他们全部撵出去!”纪卿语气变得生冷。

  “混账,看我不打死你!”

  纪衡山说着就直接直接冲过去,朝着纪卿挥起了拳头。

  纪卿倒也不躲,因为警察已经直接将纪衡山拦腰抱住了。

  “你们都松开我,松开,我要打死你——我当初就应该把你直接掐死!”

  “那你当初就不应该入赘一样的进了丁家的门!上门女婿的滋味不好受吧!”

  “你……”这些话仿若带刺的毒箭,就算是拔出来也是粘黏着皮肉,疼得纪衡山心脏都抽动了两下。

  “对了,你们这些人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你们的老爷夫人和小少爷的东西都收拾好,扔出去,难不成你们也想和他们一起出去?”纪卿盯着一边的下人。

  他们看看纪卿又看看纪衡山,真的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做。

  “他们敢?”纪衡山大吼一声。

  “这时候可不是比谁嗓门大的时候,赶紧的啊,都愣着做什么。”纪卿冷笑。“警察同志,麻烦你们也利索一点,赶紧帮我把人撵出去!”

  “纪先生,纪夫人,麻烦你们跟我们出去!”这人家都拿出了房产证了,他们也不能不做事啊。

  “你们都给我滚开,你们敢动我试试看,我可是纪氏的总裁,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动我,我要见你们的局长,把你们的局长叫过来!”

  “不好意思,局长日理万机,这点小事,我们处理就行了!”那个人面色一冷,直接拽着纪衡山就往外面走。

  “纪卿,你不能这么做,他是你爸!”

  纪卿无视赵琳的呼喊,只是伸手掏了掏耳朵,显得十分无所谓。

  纪家这点事本来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纪衡山刚刚被拉出去,大门敞开着,一大群记者瞬间涌入,直接将纪衡山和赵琳团团围住,纪泽衍已经被吓傻了,躲在赵琳怀中就开始嚎啕大哭。

  “纪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请您和我们说一下呢?”

  “是不是纪小姐将您赶出来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纪先生,您有什么想说的么?”

  “听说你们一直不和,难道说现在是真的闹僵了么?您的女儿对您如此绝情,您打算怎么做呢!”

  ……

  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纪衡山头都大了,倒是赵琳反应迅速,直接低头开始抹眼泪。

  “好歹衡山也是她的父亲,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到底哪里惹到她了,她居然要这么做,她的弟弟还这么小,她就要将我们赶出来,不过她还小,作为长辈,我不会责备她的!”

  赵琳话音未落,身后就传来了纪卿的冷笑,“赵琳,我妈可从没给我生过弟弟。”

  “卿卿……”赵琳一脸委屈的看着纪卿,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我在此和各位说一下,纪衡山此人在五年前就和我脱离关系了,二十多年前,他和我母亲结婚就进入丁氏工作,在我外公去世后,霸占了丁氏,改名为纪氏,而我母亲去世去世,她就迅速娶了赵琳,并且将我赶出家门,其中发生了什么,我不说大家都应该清楚,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成为我的父亲!”

  纪卿这话包含了太多的信息量。

  记者里面不乏有一些年纪大的,立刻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纪小姐,难不成您的意思是说,您的母亲和外公的去世……”

  “这个我就不懂了,是他无情在先,我一直将他当做自己的父亲,敬他,爱他,可没想到对于他来说,我身上流着丁家的血,就成了他的眼中钉,二十多年前的丁家多么风光,而现在呢,谁还知道丁家!”

  纪卿就这么站在门口,遗世独立,眼中带着坚毅凌厉的光芒,面色沉稳,隐约透着一股霸气。

  这话虽然处处在针对纪衡山,但是不难听出她话中的酸楚,五年前她也不过是个小姑娘,家门巨变,她一个人出去有事如何度过的呢?

  大家不由得心中对她升起了一抹淡淡的怜惜,可是她腰杆挺得笔直,没有一丝怯懦,这样坚韧的人,你的怜悯似乎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而此刻下人已经将他们的东西收拾出来了。

  纪卿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纪衡山和赵琳哪里还有脸留在这里。

  “东西给我!”纪衡山说着就从下人手中夺过衣物。

  没想到纪卿居然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来丁家的时候,是身无分文的,这些东西都是丁家给你的,还是不能让你带走!”

  纪衡山差点被气得吐血。

  “纪卿,你别太过分!”

  “我哪里过分了,我还没让你裸着出去呢!”纪卿冷眼看了看赵琳,“琳姨,记得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我记得那是我妹妹的吧,小三儿果然是小三儿,偷了别人的丈夫,现在手都伸到我妹妹那里了!”

  “你胡说!”赵琳伸手捂住脖子。

  纪卿只是冷笑。

  纪卿淡漠,说话凌厉狠辣,可是这样的人却又让你厌恶不起来。

  “纪卿,你给我等着!”纪衡山直接将东西扔在地上面,“我就不信了,离开了这里,我纪衡山难不成就活不成了,我们走!”

  纪衡山说着拖着赵琳就往外面走!

  纪卿冷冷一笑,“赶紧把这些东西拿去扔了,真是脏了眼睛!”

  此刻京城的一处大宅子中

  一个老人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一边喝茶一边点点头,“这女娃娃真厉害!”

  “爷爷,你在看什么呢!”莫攸宁从后面直接搂住老爷子的脖子!

  “噗——”莫老爷子直接被吓住了,一口水喷了出来,伸手就朝着莫攸宁的胳膊上打了两下,“死丫头,你要吓死老头子啊!走路都没声音的。”

  “爷爷,你也太不经吓了。”莫攸宁看了一眼电视,“您在看什么呢。”

  “看看电视而已,你看这个女娃娃哈,真是厉害,不过这个做父亲也是真混账,要是我儿子,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省得出去给我丢人现眼。”

  “你是看电视啊,还是看别人啊!”莫攸宁淡淡一笑,话说七嫂怎么上电视了,不过爷爷看上去对她印象不坏。

  “我就是随便看看而已,也许你大伯就上电视了呢!”莫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

  莫攸宁咧开嘴角,“爷爷,大伯可不在维城啊。”

  “死丫头!”莫老爷子瞪了莫攸宁一眼,就喜欢戳穿他。

  “本来就是嘛,爷爷,你也太不老实了。”

  “一边去,你上次不是去维城了么,看见那个臭小子了么?”莫老爷子喝口茶,似乎在掩饰自己尴尬。

  “哎——你说我哥啊,他挺好的,嫂子人长得也好看,估计过些日子就要带回来见家长了。”

  “鬼丫头,我说的不是这个!”莫老爷子对莫召南一点都不感兴趣。

  “难不成你说的是?”莫攸宁明知道他想知道莫七的消息,却还故意逗他。

  “你说不说,信不信我抽你!”莫老爷子有些恼羞成怒了,直接拿起手边的拐杖,冲着莫攸宁就要打过去。

  “好啦,我说还不行么!真是的,当时是谁说不管他了啊,还说让他在外面自生自灭好了,你都不知道七哥在那里过得可惨了,你也知道那种地方谁认识他啊,你想他腿脚不便,肯定会被人欺负的啊……”

  莫老爷子面色一沉,腿脚不便!这四个字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深深地刺在了他的心里,这个孙子是他最疼爱的,在这帮小辈中,也是最突出的一个,可是偏生……

  莫攸宁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过了。

  “爷爷,您没事吧,我和您开玩笑的,你也知道七哥那种性子,不去算计别人就好了,谁还能算计得了他啊,再说了,我哥不是还在那里么,也能照顾一下!”

  此刻一个男人正好走进客厅,老爷子直接拿起拐杖一下子打在了桌上的杯子上,紫砂壶的茶杯瞬间碎裂。

  那个男人和莫攸宁对视一眼,压根不理会老爷子,就往楼上走。

  “莫召南这个混小子,哪里能照顾莫七啊,那个混小子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你七哥真的没事么?”

  上楼的人停住了脚步,驻足听了一会儿。

  “好着呢,他这人你还不了解么?谁能让他吃亏啊!”

  “哎——”莫老爷子叹了口气,莫攸宁示意下人收拾桌子,她立刻坐到莫老爷子身边,伸手搂住他的胳膊,“爷爷,您就别担心了,要是谁欺负七哥了,我肯定饶不了他的!”

  “行了吧,你被惹祸就行了,对了,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啊!”

  “他说时间到了就回来!”

  “混蛋,难道他就不想我么!”

  莫攸宁吐了吐舌头,人家或许真的不想你呢!

  “七哥估计是有什么正经事呢,反正到时候肯定会回来的,您就放心吧!”

  “混蛋,他能有什么正经是,岁数也不小了,他不像别家的小子喜欢出去惹那些花蝴蝶,我还觉得他洁身自好,现在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找个对象,真准备打光棍啊,召南都能找到,他怎么就……”

  莫攸宁吐了吐舌头,莫召南在老爷子心里就是垫底的。

  “爷爷,也许七哥就有了呢!”

  “有个屁!”

  莫攸宁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就是不信呢!

  上楼的男人扭头看了一眼电视,维城台啊?老爷子还真是心口不一,嘴上责备莫七,这满心满眼的都是他。

  男人盯着电视看了好半天,这个女人……鹰隼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纪卿,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弧度。

  片刻之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准备上楼。

  “楼上那个?”莫老爷子叫住了那个人,男人停住脚步,却没出声,“你还准备不务正业多久。”

  “我先上楼。”

  “你说你整天倒腾那些东西做什么,有什么用啊,还不如找个正经工作,被整天倒腾那些有的没的!”

  男人没搭理他,直接往楼上走。

  “这一个个都不省心,当家里是旅馆啊,这个混小子!”

  莫攸宁看着男人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说实话,这个哥哥,她都有点怕,平常就是一副死人脸,而且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不过最让担心的还是他的婚事,这都三十多了,愣是一个女朋友没谈,催他也没用。

  也不是催他没用,他压根就不搭理你,和莫七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个整天对你笑眯眯的,另一个则整天沉着一张脸,不过骨子里面一样的腹黑。

  “对了,你哥那个女朋友你看过了?”

  “是啊,挺不错的!”

  “那前些日子……”莫老爷子虽然年纪很大了,可是精神很好,平时也喜欢出去和一些老朋友喝喝茶聊聊天!

  无意中就听人说莫召南被一个狐狸精迷住了,莫召南本来就木,莫家这兄弟几个,就属他心眼最实诚了,气得老爷子直接奔回家,逮着老二家的夫妻两个人就是一通说教。

  幸亏莫攸宁正好放假回来,莫攸宁就急匆匆去了维城。

  “都是有人在造谣生事,就是见不得我们莫家好呗。这种人多了去了,爷爷你就别担心了,我见过嫂子了,人挺好的,是个医生,还是硕士毕业,长得不算特别漂亮,不过气质很好啊!”

  “要那么漂亮做什么,和你哥能过日子就成!”老爷子淡淡一笑,“我的曾孙子总算是有着落了!”

  莫攸宁忍不住咋舌,他要是知道,他家曾孙子都四五岁了,岂不是要乐疯了。

  莫攸宁哄着老爷子乐呵之后,哼着小曲儿就直接上楼,刚刚上去,胳膊被人一扯,整个人就被甩到了一边,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见阿七了。”

  “你刚刚不是听见了么?”莫攸宁伸手揉揉胳膊,“你对女人能不能温柔一点啊。”

  “因为你不老实。”

  “我哪里不老实了,你可别胡说。”

  “因为你没对爷爷说实话!”

  莫攸宁抿抿嘴,仰头冲他一笑,男人的身高绝对超过一米九了,面色冷凝,看着你的时候,你觉得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有些事儿七哥不让我说,你就别逼我了。”

  男人看了莫攸宁一眼,手机正好响了,他接起电话,“说!”

  他侧过头不时点头,莫攸宁趁机准备逃走,却被男人从后面直接拎了起来。

  “我们去房间慢慢聊!”

  “哇——你欺负人,我要去告诉三叔!”

  “嗯?你说什么?”男人声音低沉,带着一种强大的震慑力,“你继续说!”后面的话显然是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的。

  “坏人,我要告诉七哥!你欺负我!”

  “砰——”莫攸宁已经被男人甩在了床上面,男人此刻已经挂断电话,“我记得上次你偷亲了晏子。”

  “你胡说!”莫攸宁小脸通红。

  “还一脸的享受!”

  “你才享受呢,那就是个意外!”

  “那如果我告诉晏子呢!”

  “求你,别……”

  “那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你要不要说?”

  “我说!”

  莫攸宁举白旗投降。

  维城

  将人撵出去之后,其实纪卿心中并没有多大的快感。

  佣人已经开始收拾屋子了,但是再怎么收拾,也不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是不是很残忍?”

  莫七没说话,只是伸手攥紧了纪卿的手,她哪里残忍了呢,不过是那些人过于无耻了。

  “对了,我手中明明有证据可以让警察直接将他抓走,你为什么?”纪卿这会儿才想起来,刚刚进入纪家的时候,莫七附在自己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你现在别一口把他咬死,把他赶出去就好了。”

  纪卿当时什么也没说,不过还是按照莫七说的做了。

  当时时间很紧,纪卿完全没有来得及问原因。

  她的手中已经掌握了纪衡山在经营公司的时候,偷税漏税的证据,只将这些东西送给警察的话,保证可以将纪衡山直接抓紧牢里面,就是这牢饭也足够他吃几年的。

  “你觉得纪衡山被你撵出去或者被你抓到牢里,他就没有办法翻身了么?”

  “我知道他在维城这么久,肯定是积累了许多的人脉和人际关系,想要扳倒他并不容易!”毕竟自己对维城的事情并不了解。

  “狡兔三窟懂么?”莫七伸手点了点纪卿的鼻子。

  “什么?”纪卿对于商场的事情是真的不太明白。

  “纪衡山认为狡猾老练,你也知道他偷税漏税啊,那么钱呢!”莫七双手一摊,耸了耸肩。

  “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把他赶出去了,明天再去一下公司,最好是能把他逼急了。”莫七摩挲着下巴,“最好是能哄着那些股东董事集体罢免他。”

  “我不懂这些东西怎么办?”

  这对付纪衡山和赵琳就算了,好歹自己抓着他们的痛楚,可是那些股东哪个不是商场上面的老滑头啊,纪卿那里应付得来啊。

  “难不成我是摆设么?”莫七无语。

  “你出面?”不太好吧。

  “难不成让你一个人应付那些老男人么?也不是我的风格啊!”莫七握紧纪卿的手。

  “纪衡山难道不会狗急跳墙?”

  “他经营公司这么多年,肯定有自己的一部分积蓄,纪衡山这个人其实极其自私,而且他也不习惯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的手里,就算是那个女人,他都没有完全信任,公司这几年经营不善,很可能会面临倒闭的风险,他这种老狐狸肯定已经为自己找好后路了。”

  莫七的分析很有道理,纪卿点了点头,“你就这么肯定?”

  “他走的时候眼神明显透露出来的信息明显是在说:你给我等着!如果他没有为自己留条后路的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离开!”

  “那就等着看吧!”

  莫离站在一边,莫七还是和原来一样,他若是对付一个人,根本不会玩什么一招毙命,他就是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在逗弄老鼠,把老鼠弄得精疲力尽了,才慢慢的准备把他吃下。

  老鼠不是咽下最后一口气,他是永远都不会停止逗弄老鼠的!

  纪衡山这次要是不被他折腾得把老底都吐出来,莫七估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说这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背地藏私房钱啊!”纪卿瘪瘪嘴巴。

  莫七摩挲下巴的手顿了一下。

  纪家乱得很,收拾起来还需要些时间,纪卿也不打算在这里住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和莫七回了西郊别墅。

  西郊别墅

  当天晚上,纪卿回到房间,就看见床上铺满了各种卡,各种颜色的都有,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纪卿拿起其中一张卡,这都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还有一些私人会所的会员卡。

  莫七刚刚复健结束,正拿着毛巾擦汗。

  “怎么过来了?不是洗澡么?”

  “这都是什么啊?”纪卿手中捏着一张卡,示意莫七。

  “我的所有私房钱。”

  “额……”纪卿忽然有一种榜上大款的感觉。

  “以前喜欢炒股票,赚了一些,到了维城之后,就闲下来了,经营了一家小公司,也赚了一些,对了,这里面还有我小时候的压岁钱。”

  纪卿嘴角抽了抽,“那你到底是有多少钱。”

  “就你床上那些,还有一些不动产,房产和一些公司的股权,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套现给你!”

  “额……我一个当兵的,吃公家饭,哪里需要这么多钱,你是想让我被调查么?”

  “没这么严重,你老公的钱自然是你的,是不是觉得很感动。”

  “还行。”纪卿摸摸鼻子,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莫七居然当真了。

  “那叫声老公听听!”

  “砰——”回应莫七的是沉重的关门声。

  莫七摸摸鼻子,难道不应该感动得以身相许么?

  纪衡山和沈筠离开纪家之后,一时间也找不到落脚点,就在附近的酒店订了一间套房。

  “行了,别哭了行么?哭得我心烦意乱!”纪衡山觉得脑仁儿都嗡嗡的疼,可是纪泽衍还是在不停在哭。

  “衡山,又不是泽衍的错,你别凶孩子,他也是被吓坏了,这纪卿简直太不像话了!”赵琳呕得要死,被人直接撵出来,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能咽得下这口气么?

  “闭嘴,我还没说你呢,丁慧的东西我不是让你扔了么,谁让你留着的!”纪衡山对这事儿一直耿耿于怀。

  “东西我都扔了,就是……”找你嗫嚅着嘴巴,“就是剩下了一些珠宝首饰,我看着都是些值钱的东西,就没有舍得扔!”

  “算了!”纪衡山叹了口气。

  “对了,这个臭丫头,现在把我们撵出来了,你说她持有公司那么多的股份,下一步她会不会把手伸到公司来啊!”赵琳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纪衡山的脸色。

  纪衡山捏紧手边的水杯!

  “难道我还斗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么!”

  ------题外话------

  狡兔三窟嘛,纪衡山肯定有自己的小金库的,只可惜啊……哎

[读者须知]:下一篇:096 纪暧断情,我放你走-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