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099 姐妹谈心,夫妻离心-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0 晏家大少,赵琳吃瘪-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医院地下停车场

  纪卿一行人乘坐电梯直接到了纪暧所在的楼层,vip的病房楼层,显得格外安静,入目的白色墙壁,白色地砖,白色的灯光,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

  安静得可以听见大家细微的呼吸声。

  “钟叔,她把材料给你的时候,有没有和你说什么?”纪卿指着手中的文件。

  “没有,二小姐只让我把东西送给你,说是对你有帮助,别的就没有说什么了。”钟叔实话实说。

  “嗯。”纪卿点了点头,只是他们还没有到达病房,就看见了沈穆清呆呆的站在病房门口。

  纪卿和莫七对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在闹哪一出,不过沈穆清并没有穿病号服,上次他虽然被绑架,不过受的都是皮外伤,伤口处理之后,也就是在医院观察两天而已,算算日子也该出院了。

  难不成是要和纪暧道别。

  他的精神有些不济,死死的抿着嘴角,面部轮廓刚毅,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眉头深锁,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沈穆清自然注意到了他们一群人,他的脸色阴沉,什么都没说,直接扭头离开。

  纪卿倒是显得有些狐疑,而走进纪暧的病房,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纪暧低低的笑声。

  那笑声清脆悦耳,纪卿显得有些诧异,包括钟叔,都很久没有听见纪暧如此开怀的小声了。

  显然她的心情不错。

  纪暧的那些朋友基本上都是酒肉朋友,他们看到纪家出了这档子事,撇清关系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来探望她呢,那天婚礼之后,那些人明明看见纪暧被送到了医院,可是到现在为止,也无人过来探望。

  纪卿放轻脚步,走到病房门口。

  愣住了。

  居然是陆既明。

  陆既明侧头和纪暧说着什么,纪暧则是双手抱膝,长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嘴角微微扬起,未施粉黛的小脸,虽然苍白,但是因为大笑的缘故,倒是泛起了一丝红晕,漂亮的杏眼,亮晶晶的盯着陆既明。

  陆既明则是侧头和她说着什么,纪暧偶尔点点头,看起来很融洽。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陆既明对纪暧的印象一向不太好,或许也因为纪卿的关系,他们之间显得很疏离。

  “你的嘴巴都有些干了,我给你倒杯水!”陆既明说着起身,一扭头,就看见纪卿的脸,怔愣住了。

  而纪暧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是医院争吵之后,她们姐妹第一次见面,纪暧伸手攥紧衣服,忽然有些紧张。

  本来生动粉嫩的脸上转而变成一种慌乱无措。

  纪卿直接推门进去,“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我本来是看……”陆既明话到嘴边,转了个弯,“看见纪暧正好去复查身体,就过来坐坐了。”

  陆既明看见纪卿,脸上的那种无措和慌张,就像个初涉情事的毛头小子,纪暧则是垂着头,双手死死地扣进了衣服里面。

  “那我就先走了,有空我再来看你。”陆既明看见莫七那明显威胁打量的目光,也实在坐不住了。

  其实这段时间纪家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可是纪卿身边已经有了莫七,他虽然喜欢纪卿,但是纪卿对莫七的特别他都看在眼里,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是他们之间的那种亲密无间却是别人无法插足的。

  陆既明也算是看透了,自己想要的不就是纪卿幸福么,既然有这样一个比自己更有能力的人让她幸福,那自己不如直接放手好了。

  “嗯。”纪暧用力点了点头。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这陆既明平时是最看不惯纪暧的,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是各种争吵,这怎么忽然之间变得这么要好了。

  莫七扭头看向莫离,“陪我去医生那里,检查一下身体。”

  “嗯。”莫离知道莫七这是给她们姐妹之间留下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我正要出去给二小姐买点水果。”钟叔笑着跟在莫七身后走了出去,还贴心的将门关上。

  病房中就留下她们姐妹两个人,纪暧坐在病床上,纪卿则是将文件放在了纪暧的面前:“这是属于你的东西,你不用给我。”

  “我不配拥有这些。”纪暧咬了咬嘴唇,“给你的话,或许对你有点帮助。”

  以前纪暧觉得拿着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那次纪卿和纪衡山闹掰,纪暧也深知丁家和纪衡山的关系,纪衡山的伪善虚伪她看得清清楚楚。

  而这长久以来,她一直在助纣为虐,这个公司是外公一手建立起来的,而她这几年做了那么多混账事,甚至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她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些。

  这些股份她攥在手里,就像是烫手的山芋。

  “怎么忽然想起给我这个了……”纪卿坐到床边,自从丁慧去世之后,发生了沈穆清退婚的事情,她们姐妹见面总是弥漫着硝烟战火的味道,像现在这么平静聊天机会实在不多。

  这个东西只要纪暧攥在手里,只要纪氏不倒闭,她这个股东是每年都可以拿到很可观的分红的,对于她来说,完全可以一辈子吃穿不愁。

  “昨晚爸……”纪暧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这一声爸爸,让她很难叫出来,“他打电话给我了,让我将股份转给他。”

  纪卿兀自一笑,这个纪衡山手够长的啊,因为他们之间正好差了这百分之五的股权,若是纪暧将股权直接给他,而他又收购了一些散股,那么他在股东大会上就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那你也该知道,你给我这个,就意味着他会能失去公司的管理权,甚至会被我赶出公司。”就是这样都无所谓么?

  从小纪衡山对这个出众的妹妹就偏爱一些,而丁慧则对她更偏疼一些,所以纪暧和纪衡山的关系一向不错,按照纪卿对纪暧的了解,纪暧应该会选择站在纪衡山那边才对。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纪暧抬眼看着纪卿,她的眼中充斥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看的纪卿一阵心疼,毕竟是双胞胎,从小她们就比一般的姐妹更加亲近,这种感情是斩不断的。

  “他一直很疼你。”

  “呵呵……”纪暧冷笑,“他不是疼我,是更喜欢我能满足他的巨大虚荣心。”

  纪卿没有说话。

  “一个长得漂亮,多才多艺,学历不错的女儿,他把我带出去都会觉得有面子,你也知道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太多,他哪里是疼我,他不过是为了满足他的那点虚荣心而已,外人总觉得在我们之间,我是幸运的那个,其实我很嫉妒你,你知道么?”

  “我陪着他出席各种活动,那些人的目光虽然艳羡,不过更多的却是带着一种别样的打量,其实现在想想,我和你一样是他的筹码。”

  “他拿你换取了最直接的利益,而我呢,他一直在衡量,到底如何利用我,才能够给他带来利益的最大化。”

  因为钟叔昨天的一席话,纪卿也想了很多,或许她们之间,纪暧承受了太多的东西,以前的她们年少,都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中,一心追求属于自己的生活,完全忽略了身边的人。

  “我知道。”

  “你不知道,一样学钢琴,但是老师对我的要求就更高一些,同样学习考试,我就要更加拼命的努力,想要得到更多人的关注,是啊,大家都羡慕的看着我,长得好看,家境好,成绩还那么好,可是……”

  纪暧顿了一下。

  “我想得到的并不是这些人的关注。”

  纪卿微微叹了口气,挪了一下位置,伸手帮纪暧擦了擦眼泪,“其实母亲很爱你,你一直是她的骄傲,只是你一直那么骄傲,像个傲慢的小公主,母亲的性子你也知道,典型的温婉小女人,她不知道如何和你交流,可是她不止一遍的和我说:我们小暧那么好,她值得最优秀的东西!”

  “呜呜——”纪暧忽然放声大哭,这几天压抑的情绪,在这个瞬间爆发出来,她明明是最坏的,她被嫉妒和和沈穆清偏激自私的感情冲昏了头脑,害死了母亲,她怎么能原谅自己。

  这段时间沉淀下来,往事一幕幕的浮上心头,她忽然发现这几年在她记忆中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惦念的东西,反倒是以前的日子,反倒是有许多乐趣。

  “以前我觉得我比你幸福,毕竟父亲更疼我,可是我住院这么久,自从我和他说了,我和沈穆清解除婚约,他就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不曾打给我,除了昨晚打电话给我,让我讲股权转给他,你知道那种口气么?”

  纪卿不用想都猜得到,肯定是命令型的,好像是谁欠了他的一般。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这二十多年我都在干什么啊,害死了母亲,认贼做母,还因为一个男人弄得这个家支离破碎,我真的恨透我自己了,我……”

  纪暧话音未落,纪卿已经起身伸手将纪暧搂进了怀中。

  纪暧伸手抱住纪卿的腰,将头埋在她的腰侧,她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得太难看,纪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纪暧肩膀不同抖动,死死的咬住嘴唇,甚至咬出了血珠,她太孤单了,自从她们姐妹决裂,已经没有人给过她如此温暖的怀抱了。

  她的神经绷紧太长时间,那根弦在婚礼当天被纪卿直接挑断,让她几近崩溃的边缘。

  “其实母亲一直很疼你,或许你会觉得她更疼爱我一些,因为我啊,没有你优秀,她或许是怕我自卑吧。”纪卿说得有些意味深长。

  “你知道么?每次考试成绩出来之后,你回家吃的第一顿饭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她能做的东西不多,她也不会像父亲那样,给你买各种喜欢的礼物,她觉得给你亲自下厨做顿饭也是对你的一种鼓舞和支持,你知道我上学成绩一直没你好,所以这种福利除了我俩过生日的时候,我可从未享受过。”

  纪卿这话说得还带着酸酸的嫉妒。

  “你都没注意过么,小时候我俩都喜欢蓝色,可是每次一模一样的东西,母亲都把蓝色的东西给你了,她说小暧很乖很听话,理所应该给她,说我有你一半优秀她就知足了。”

  “她会在你生病的时候,亲自去市场给你买鸡炖汤喝,也会在厨房守三个多小时,就是为了你能喝到最好喝的鸡汤。”

  “她也会提前给你准备好生日礼物,你记得八岁那边她给你的那个平安符么?那是她专门步行去城北的庙中求来的,那年冬天,你高烧不退,去了医院医生就一直给你打退烧针,可是你还是高热不退,把她吓得半死,怕你把脑子烧坏了。我清楚地记得,她跪在庙中,对着佛像虔诚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求求满天神佛,让我的小暧能够平安无事,我愿意折寿换她一世平安!”

  纪暧身子僵硬,死死的攥住纪卿的衣服。

  纪卿伸手摸了摸纪暧的头发。

  “母亲只是不知道如何你交流而已,她其实很爱你,真的!”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对不起她,要不是我,妈妈根本不会出事的,我真是混账,混账……”纪暧忽然伸手开始捶打自己。

  “纪暧!”纪卿伸手箍住她的肩膀,死死的按住她的肩膀,“看着我。”

  “姐……”

  “母亲最大的愿望不是我们能够大富大贵,而是平平安安,安安顺顺的度过一生,我相信,她从未怪罪过你!”纪卿伸手轻柔的帮纪暧擦了擦眼泪。

  “可是我饶不过我自己,我太混账了,简直不是人!”纪暧放肆大哭,纪卿只是将她搂入怀中,一言不发。

  “我真的不是人,为了一个男人,我居然做出那么多的错事,我这样的人,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我活该,你就不应该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这今天我总是梦见妈妈,可是我哪里有脸见她啊!”

  ……

  “小暧,相信我,母亲从未怪过你!”纪卿紧紧搂住纪暧。

  五年多了,她们姐妹从未像现在这么亲近过。

  莫七就在门口,听了很久,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清浅的弧度。

  医院另一边

  赵琳听说纪衡山忽然晕厥的消息,急急忙忙的赶往医院,纪衡山在里面进行抢救,外面是纪衡山的那个小秘书。

  “夫人,您来了,总裁正在里面进行抢救。”小秘书看见赵琳,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夫人您别担心,总裁只是昏过去了,肯定会没事的!”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忽然就晕过去了呢!”赵琳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

  “就是……”这事儿实在太长,他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明。

  “因为纪卿?”赵琳自然也关注了新闻。

  现在维城的所有新闻媒体,都在大肆宣传和报道关于纪家的各种新闻。

  有的人甚至挖出了纪衡山以前的各种事情,甚至找到了纪衡山的老家,新闻标题就是“且看凤凰男如何变成商业大鳄,实现人生‘逆袭’”,标题取得何其只讽刺。

  若是放在以前,是根本没有新闻媒体敢这么说的,果然是树倒猢狲散,一家墙倒,众人推。

  “嗯,大小姐将总裁撵出公司了。”

  “你说什么!”赵琳声音忽然变得尖细,医院本来就很安静,这个声音异常突兀,惹得周围的人都纷纷侧头看过去。

  赵琳以为纪衡山只是被纪卿气晕了,可不知道是被撵出来的。

  赵琳拉着那个秘书,低声耳语。

  “你在胡说什么,那个死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大本事呢!”纪衡山管理公司这么久,无论是人脉关系,还是管理经验,都是远远超过纪卿,怎么可能就被撵出来了呢!

  那个丫头怎么可能有这个本事!

  “其实,大小姐没说什么,主要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总裁的提议那些股东本来都已经同意了,可是男人就说了几句话,那些股东就纷纷倒戈了。”秘书也显得很无奈。

  “就是说了几句话?”赵琳显然很意外。

  “就是啊,那个男人就是说了句话,不过估计很厉害,前段时间无疆国际闹得沸沸扬扬的地皮被抢的事情,那个人说地皮就在他的手里。”

  赵琳微微叹了口气,这就难怪了,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并非善类。

  上次在医院的时候,赵琳就见识到了,那个男人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心机深沉,他完全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无欲无求,他是云淡风轻中可以给人致命一击那种。

  沈穆清和这个男人根本没法比!

  她现在突然有些怨怼纪衡山了,当年根本没有好好调查一下这个男人的背景,这完全就是养虎为患啊!

  昨天晚上纪衡山在收购那些股民的散股的时候,她就提醒他,让他小心一点,可是纪衡山笃定纪卿不了解商场,而莫七给人的感觉,清润不具有威胁,况且他这个男人看起来也不像是在商场摸爬滚打过的,估计就是个家境好点的富二代,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个男人。

  “那最多就是纪卿成为纪氏最大的股东,想要罢免他也不是容易的事啊!”

  赵琳以前是纪衡山的秘书,对公司的状况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纪卿没有任何的管理经验,更没有进入过公司工作过,在公司一点人脉都没有,那些股东怎么会允许纪衡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罢免呢!

  “总裁当时也是被逼急了,当时那个男人提出了和总裁截然相反的方案,总裁就说,如果支持他的人少,他就主动辞职,这才……”

  赵琳也知道,当时纪衡山也是想给那些股东吃一颗定心丸,表明他的决心,只是他低估了那个男人。

  “家属在么?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走出来。

  “我是,我是……”赵琳立刻跑过去,“医生,他没事吧?”

  “还好,病情已经基本稳定。”

  “那他到底为什么会昏倒啊!”赵琳扯住医生的衣服。

  “他本来血压就偏高,最近肯定是受了什么大的刺激,病人才忽然昏倒。”

  “那他到底是什么病!”

  “是脑血栓!”

  赵琳脑子嗡的一下子炸开了,纪衡山还不到五十,脑血栓这种病,赵琳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身边有许多的老人都会得这种病,而且有些人甚至会出现半身不遂偏瘫等症状,赵琳一想到自己后半辈子的依靠居然会变成那样,整个人都傻掉了。

  “夫人,夫人……”那个秘书虽然也很诧异,但是还是比赵琳淡定一些,他上前扶住赵琳,给她一些支撑。

  “您也别太激动,他这个发现的比较早,打点吊瓶,配合着吃些药就好了,不过他肯定是不能在受什么大的刺激了,而且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做什么体力劳动了,切忌要让他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基本上病情是可以控制住的。”

  “嗯嗯。”赵琳的脑子都是懵的,她根本没反应过来,整个脑子里面都是脑血栓这三个字。

  等到纪衡山醒过来的时候,赵琳正坐在一边发呆。

  “咳咳……”纪衡山咳嗽两声,嗓子里面就像是在冒烟一样,“水……”

  “我马上给你倒!”赵琳立刻给纪衡山倒了杯水,扶着纪衡山喝了大半杯。“怎么样,有什么感觉么?”

  纪衡山想要伸手扯住赵琳的胳膊,可是……

  他的右侧手臂抬起来十分困难,赵琳以为他想自己拿杯子,就将水杯送到了纪衡山的手里。

  纪衡山努力的想要将水杯握住,可是他的手根本使不上力气,手一滑,整个水杯直接掉在被子上,水渍瞬间蔓延开。

  “怎么洒了啊,你别动啊,我收拾一下!”

  趁着赵琳收拾东西的空隙,纪衡山试图将手握紧,他发现他的手压根使不上力气,一种巨大的恐惧感瞬间笼罩在他的心头。

  “医生说我的身体怎么样?”纪衡山此刻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这事儿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医生说你是脑血栓初期,挂点水就好了,对了,我把被子拿出去,顺便给你买点吃的!”赵琳说着就走了出去。

  脑血栓?

  纪衡山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仿若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这种病在在上了年纪的老人中还是很常见的,他的父亲就是得了这种病,半身不遂,最后直接在床上躺了两年,骨瘦如柴,直至抑郁而终。

  一想到自己以后很可能也会变成这种样子,纪衡山瞬间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绝望。

  赵琳身上也没带什么钱,就去医院食堂打了些饭菜。

  “对了,你们听说了么?纪氏的总裁得的是脑血栓!”

  “不可能吧,他才多大年纪啊,怎么会得了这种病呢。”

  “我听见医生说的,我听说啊,他抢了人家的公司,还抛弃了自己的原配妻子,找了个小三,这种人就是活该,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

  “可是他的那个小三听说还不到四十,比他小了十几岁呢!”

  “我也听说了,那个女人一看就是一脸狐媚样,也是她活该,谁让她抢别人老公的啊,现在得了这种病,有她受的,这人都被那个纪家大小姐赶出来了,现在就是个糟老头,这个女人还年轻,估计要照顾他一辈子了……”

  ……

  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纪家的笑话,而更多的人也在看她的笑话。

  挤破了脑袋想要进入纪家,现在好了吧。

  赵琳伸手捏紧手中盒饭,对啊,她还这么年轻,她不能将自己的后半辈子消耗在纪衡山的身上面。

  她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成为人上人,可是她成为纪夫人,才多久啊,而且纪衡山的病情真的变得严重了,那么这个男人岂不是……

  废了!

  纪衡山此刻已经觉得人生无望了,这种挫败感和无力感是从心底散发而来的,他无能为力,他颓然的躺在床上面。

  “衡山,吃点东西吧!”

  赵琳推门进来,脸上虽然略显疲态,可还是勉强自己挤出了一抹微笑。

  这对夫妻此刻心里面已经不在一处了,各自都在想着以后该怎么做。

  纪衡山下午要打吊瓶,赵琳则说纪泽衍还在酒店,要回去照顾一下纪泽衍,就先离开了。

  赵琳回到酒店,就将纪衡山的东西都翻了一遍,

  “妈,你在做什么啊?”纪泽衍的眼睛都是红肿的,本就肉嘟嘟的小脸,因为昨天哭到后半夜,所以也肿得像是一个包子。

  “没什么!”赵琳哪里顾得上纪泽衍啊,继续翻找纪衡山的东西。

  “这些都是爸爸的东西,他平时都不让我们碰的。”就是纪衡山的书房,若是平常他不在家,都是锁起来的,生怕你们有什么秘密被人窥探了去。

  所以纪衡山这个人真的从未相信过任何一个人,他对任何人的防备心都很重,即使是每天睡在自己枕边的人。

  “我是帮你爸爸找点东西而已,对了,你爸生病了,你收拾一下老师布置的作业,我们待会儿去医院陪你爸爸!”

  “嗯!”纪泽衍盯着赵琳看了好半天,这才扭头离开。

  而赵琳将纪衡山的东西都翻遍了,愣是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别说银行卡或者存折了,就是现金都没有,赵琳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不行,她的儿子还这么小,她不能将纪泽衍的一生都堵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面。

  赵琳此刻已经在为自己的后路打算了,而纪衡山则想着好好养病,他现在的年纪不大,不能一辈子就这样。

  而且做惯了人上人,他不甘心就这么被纪卿踩在脚下,他不甘心,他在维城要人脉有人脉,要关系有关系,丁家老头子留下的公司现在都是各种亏空缺口。

  这些年要不是之前莫七给的一千万,还有无疆国际的扶持,公司早就撑不住了,这样的公司迟早就要解体的,扔了就扔了!

  他一定可以在打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重新开始!

  西郊别墅

  莫召南此刻急得团团转,莫七和小元正有滋有味的下着围棋,“爹地,你看那边!”小元忽然用手指着一边。

  莫七只是淡然一笑,“落子吧,已经五分钟了。”

  “哼!”小元冷哼一声,将黑子落下。

  莫七则伸手准备落子,小元瘪瘪嘴巴,“爹地,你欺负人。”

  “落子无悔,我教过你的,这是下棋,我可以让你悔棋,但是你以后做事,可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我知道。”小元盘腿坐在椅子上,继续研究棋局,“可是我明明都部署好了啊,为什么还会输呢。”

  “什么时候开始部署的,你是说这边么?”莫七指了指棋盘一脚。

  “是啊!”小元显得很委屈。

  “因为我从你落子开始就在部署了。”莫七神说揉了揉小元的头发。

  “老狐狸!”小元愤愤的说。

  “莫召南,你已经转了一个多小时了,你到底要干嘛。”

  “我爸妈要过来。”

  “嗯?”莫七饶有趣味的笑了笑,“公事还是私事?”

  “过段时间有个军事演习,我爸是其中一个负责人,要过来视察工作,我妈听说他要来维城,就跟过来了,明显动机不纯啊!”莫召南挠了挠头发。

  “总要见家长的,你急什么。”莫七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不是啊,当时我和小筠正在约会,我妈的电话来了,听见了小筠的声音,你知道她直接说了一句什么么?”

  “我知道肯定很劲爆!”莫召南的母亲,想要给莫召南找媳妇的心情很急切,估摸着把沈筠吓到了。

  莫召南本来没什么事,正好沈筠也没事,就约着出去吃个饭。

  正在点菜呢,电话就来了。

  “喂——妈,怎么了?”沈筠一听是莫召南的母亲,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臭小子,你干嘛呢!”

  “吃饭啊。”

  “没在部队?”

  “你怎么知道!”

  “部队里面会放轻音乐?”莫召南抓了抓头发,这个餐厅很安静,不过餐厅正在放音乐。

  “那你找我有事么?”

  “哎呦,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和你爸过段时间要去维城,你和我未来儿媳妇儿说好了,到时候一起吃个饭,她不是医生么,平时应该挺忙的,等我们确定好时间你俩也把时间错开一下。”

  “妈,你来做什么啊!”莫召南苦着一张脸。

  其实他一直在计划着带沈筠见一下父母,估计是莫攸宁那个死丫头回头和他爸妈说了,不然他妈妈的口气也不会这么急切。

  “先生,小姐,请问你们点好了么?”服务员正好过来,沈筠点了点头,点了几道菜,“我们餐厅今天有优惠活动,天气热了,你们消费已经满了额度,可以选择冰淇淋或者是凉茶。”

  “不用了,她不能吃凉的!”

  “我……”沈筠看了看莫召南,想说什么,又被他一眼瞪回来了!

  “莫召南,我要和未来儿媳妇儿说话,把电话给她!”

  “妈,一把年纪了,别闹了!”莫召南显得很无奈。

  “赶紧的,不然我找别人打听她的号码!”

  “行吧行吧!”莫召南说着将电话递给沈筠,他又生怕沈筠被他妈吓到,就索性开了外音。

  沈筠伸手推辞,可是莫召南也显得很无奈,沈筠就嗫嚅的吐了三个字,“伯母好!”

  “好好好,小筠是吧,我听攸宁说起过。”

  “嗯。”莫召南的母亲倒是没什么架子,说道莫攸宁,沈筠的紧张感也消除了不少。

  “怎么不能吃凉的啊,有了么!”

  沈筠的脸瞬间爆红,莫召南也是愣住了,而周围的服务员则是捂嘴偷笑。

  “妈,你能正经点么?”

  “滚一边去,谁让你说话了,难道不是么?”

  “肯定不是啊,你儿子是那种人么,我们才认识多久啊!”莫召南看着沈筠局促不安的样子,生怕她生气。

  “得了吧,人家就是还没看上你呗,别找借口,小筠啊,我跟你说,我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木,他平时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了,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别不忍心,反正她皮糙肉厚……”

  莫召南真的很想将电话掐断,这人真的是他母亲么?

  沈筠的脸色倒是慢慢变得正常了,一通电话下来,沈筠倒是开始有些期待和莫召南母亲的碰面。

  “这不是挺好的么?二婶本来就很好相处,你怕什么。”莫七继续喝茶。

  “也不是这个问题,你也知道我妈那个性子,恨不得我和小筠立刻在领证结婚,直奔主题,最好是三年抱俩!”

  “莫召南,你脑子是不是有坑啊,这不是挺好的么?你怕什么,难不成你不想和她结婚?”

  莫召南愣了愣,一拍脑袋,露出了白惨惨的牙齿,“就是啊,这不是好事么,我得赶紧回军区去!”

  纪卿正好从军区回来,“你回去做什么?事情不是忙完了么?”

  “回去打结婚报告!”

  纪卿愣了愣,看向莫七,结婚报告,这么急?

  莫七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纪卿摇了摇头,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还真是从来没变过!

  “对了,医院边说,纪衡山是脑血栓初期。”莫七觉着这事儿还得和纪卿说一下。

  “然后呢?”纪卿双手支撑着下巴,看着莫七。

  “没了。”

  “那我上去洗个澡。”纪卿说着直接上楼。

  “爹地,我就和你说嘛,妈咪是不会想知道他的事情的。”小元继续观察棋盘。

  “那你说她对什么感兴趣呢?”

  “游戏编程。”

  莫七伸手摩挲着下巴,难道对自己就没有一点兴趣。

  小元似乎看透了莫七的心思,“爹地,妈咪对你可能那么一丁点兴趣,你可以去试探她一下。”

  “试探?”

  莫七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很有可行性。

  医院

  赵琳带着纪泽衍到了病房中,纪泽衍估计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倒是没有和以往那样吵闹,只是拿出了作业本开始写作业。

  赵琳则是在一边盯着纪泽衍写作业,以前都是给纪泽衍找家教的,可是他们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可行。

  “衡山,我们要不要找个出租房啊,总不能一直住在酒店吧。”赵琳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我在城东那边有个公寓,等我出院了,我们就搬过去住!”

  赵琳点了点头,不过心里面已经开始盘算了,这个老狐狸果然背着自己藏着许多私产,纪泽衍年纪太小了,等到他成年,纪衡山就老了,根本无法负担他们母子的生活。

  纪衡山哪里知道赵琳此刻已经开始准备寻找下家了。

  陆玖刚刚办公结束,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最近维城的事情太多,沈穆清被绑架的案子公安那边迟迟不破获,本就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安定的因素,纪家的事,更是让维城陷入了一场风暴中。

  “市长,这个是我们投资的那个案子。”秘书敲门进来,将文件放在陆玖面前。

  “不是说好给沈家了么?”

  沈家其实对他已经颇有怨言了,他本来想要吊一下沈家的胃口,只是没想到沈穆清准备和他打持久战,这个案子就一拖再拖。

  “本来是这样的,可是有个公司忽然冒出来,在竞标中以零点一个百分点,夺得了这次的竞标!”

  “啪嗒——”陆玖手中的笔掉落。

  “怎么回事!”他蹙起眉头,这次沈家因为沈穆清被绑架,以及和纪暧的婚礼闹剧,股票下跌,正是他伸出橄榄枝的好时候,沈家肯定会对他感激涕零,全力支持他,所以为了让沈家夺得这次竞标的胜利,他已经让人将标底提前透漏给了沈家。

  这次的竞标完全就是走个形式而已,怎么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我们也不知道啊,都是提前定好的,我们也不懂纪氏是如何知道标底的,而且就是百分之零点一的差价,这简直是……”

  除非是有人提前将无疆国际的标底透露出去了。

  陆玖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纪衡山已经被赶出来了,纪氏现在在纪卿手里,也等于在莫七手里,莫七这人很早就在商界崭露头角,只是毕业之后转而从政,若是他在背后操盘,有莫家撑腰,沈家根本没法和他玩啊。

  “我知道了。”陆玖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办公的心情了。

  而此刻电话又响了,居然是父亲,陆玖示意秘书出去,这才接起电话。

  “喂——爸!”

  “李家在维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任何预兆,直接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怎么了?”陆玖伸手捏着眉心。

  “李家是得罪了什么人,弄得现在被晏家排挤?弄得我也腹背受敌!”他的口气很不好。

  “李柔嘉本就没脑子,我早就和您说了,我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李柔嘉跟着我过来,简直是添乱,我现在这边也是一团糟。他若是能接触到晏家才行啊,这根本就是有人在敲山震虎!这种手段,难道你还不熟悉么?”

  “莫七?”那边几乎是脱口而出!“他真的在维城。”

  “李柔嘉这个没脑子的,先是得罪了莫七,莫七这人你也有所了解,还没有出手收拾她呢,她又得罪了莫攸宁,被莫攸宁教训了一顿,那个李桐就一个女儿,自然咽不下这口气,结果可想而知!”

  那边沉默几秒钟,微微叹了口气,“李家算是废了么?晏家对李家旁敲侧击,现在弄得京城的人对李家完全是敬而远之,弄得我都没面子。”

  “您还是别指望李家了,早就和您说了,李家这种暴发户的人家靠不住。”

  “靠不住甚至没脑子我都知道,这不也好控制么!”

  所谓双刃剑,大抵说得就是这样吧!

  ------题外话------

  这几天简直快把我热晕了,宿舍里简直不能住了,呜呜……

[读者须知]:下一篇:098 夫妻联手,中风住院-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