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101 渣父被骗,见家长-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2 逗趣夫妇,丑事暴露-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这天的天气略微有些阴沉,空气中的湿度很大,让人觉得有一丝不耐,觉得浑身不自在。

  莫七和小元坐在车中,纪卿则从地下车库直接坐电梯直接到了纪暧所在的楼层。

  刚刚到达纪暧的所属楼层,就看见钟叔手里面拿着一个袋子正走出来。

  “大小姐,您来了?”钟叔面色微红,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什么事这么开心,小暧呢?”纪卿说着指了指病房门口。

  “终于可以出院了,我当然高兴啊,我给二小姐收拾一下东西,她去办理出院手续了,估计快回来了。”

  “瞧把你高兴的!”纪卿抿嘴一笑,“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纪卿只是下意识的扭过头,纪暧身边的那个人不就是陆既明么?

  “姐,你来了。”

  “嗯。”纪卿点了点头,这事儿第一次算是巧合,这第二次该怎么说,沈穆清都出院了,陆既明来医院做什么?

  陆既明似乎看出了纪卿的疑惑,率先开口解释,“我哥昨天喝酒喝多了,今天还是有点不舒服,就到医院检查而一下,似乎是伤到胃了,我给他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正好碰见了纪暧。”

  “那陆市长没事吧?”

  “休息几天就好了,他就是应酬太多。”陆既明耸了耸肩。

  “那你赶紧去照顾你哥吧,我这就准备走了。”纪暧从陆既明手中拿过各种票据,这纪卿明显看见两个人手触碰到的瞬间,似乎都有些尴尬,纪卿兀自一笑,却也没说什么。

  刚刚上了车子,这算是她和莫七的第三次碰面了,可这次才算是真正打招呼。

  “姐夫。”

  “嗯。”莫七对纪暧没什么好感,却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了,“身体没事吧?有什么需要直接和你姐姐说就成了。”

  “好的,我知道。”莫七和小元对她态度冷淡,是在意料之中,所以纪暧并不觉得有些好恼火羞愧的,毕竟是自己做错事在先。

  “对了,你和陆既明是怎么回事?”纪卿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没……没什么啊,就是偶遇了几次而已!”纪暧垂着头,似乎有些羞涩,看起来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偶遇啊?这么凑巧!”

  “姐,你说什么呢,本来就是偶遇啊,不然还能是什么!”纪暧瞪了纪卿一眼。

  气氛倒是和谐融洽,而此刻的医院中,陆玖那会儿正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就看见了陆既明和几家姐妹说话的一幕,这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那个女人为什么对别人都和颜悦色的,偏生对自己不假辞色,难不成自己真的不如莫七?

  “哥,手续都办好了,你就住几天,好好调理一下,你的胃本来就不好,以后这些应酬少喝点酒。”陆既明将单据放在床头,一扭头发现陆玖正面色阴沉的打量着自己。

  “你和纪家姐妹都得很近?”陆玖语气听不出喜怒。

  “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了,我妈和沈家是亲戚,沈家和纪家一向亲厚,我和他们也就走得比较近了。”陆既明被陆玖打量得颇不舒服。

  “以后少和他们来往。”

  “嗯?这是什么意思?”陆既明有些不明白了。

  “你应该知道因为这次政府项目的案子,沈家和我的关系变得很微妙吧。”

  “这个事情穆清和我提过,他显得有些懊恼,他说这个案子不是内定好了是无疆国际的么?他们公司前段时间因为新区地皮的事情受挫,还指望着靠这个案子缓冲一下,竞标输了,他肯定很生气,他以为……”陆既明对陆玖一向很尊敬,所以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陆玖的神色。

  “以为我故意设计他?”陆玖语气一扬。

  “嗯,他以为你是故意摆他一道。”

  “简直蠢透了!”陆玖语气生冷,陆既明只是看着站在一边。

  “我若是想要故意设计他,这个项目我根本就不用费劲心力的和他说,况且我帮助他不过是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陆既明其实也是这么想的,陆玖没有任何理由和沈家作对!

  陆玖觉得在维城这地方处处受挫,本来过来也是想着,沈家在这边是地头蛇,可以帮衬一下,没想到反而添乱了。

  “大哥,你也别生气,无疆国际最近也挺乱的,他也是……”

  “若是没这个本事,就不要接手这么大的公司!”陆玖说话显得有些尖酸。

  “大哥,您消消气,我回头和穆清说说,他也是最近被逼急了,公司真的是一团乱。”

  “他难道就没脑子么?就看不出来,这所有事情背后都是有人在故意设计我们么?”

  “谁这么大的胆子啊!”或者说谁居然有这个本事,陆玖在官场浸淫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你觉得呢?”陆玖意味深长的看着陆既明。

  陆既明的脑海中只闪过了一个人,可是又觉得不应该啊,“难道是莫家?”

  陆玖虽然是调派到维城,可是谁都知道,他任期结束肯定要回去的,所以大部分对他还是巴结奉承比较多,除了那些本就不必巴结陆家的人,若是在维城,就只有莫七了。

  “嗯。”

  “可是我们和他们根本毫无瓜葛啊,他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虽然他们两家向来没什么交往,但是也是井水不犯河水,陆家虽然日渐壮大,但是根本威胁不到莫家,莫七为什么总是针对大哥啊。

  “梁子结大了,怎么能说毫无瓜葛。”陆玖将李柔嘉的事情简单的和陆既明说了一下,“加上沈穆清对几家姐妹之前的态度,莫七这人十分护短,这护着纪卿,势必要开始打压沈家。”

  陆既明之前因为纪卿的事情,懊恼了许久,算是疗伤吧,陆既明一直都忙着自己的事情,虽然知道发生了这些事,但是并未多想。

  “这个人如何能算到这么多?”

  这些事情若是平常人看起来,并不会觉得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的。

  沈家频繁失去大的合作项目,箭头直指陆玖,不知道的人都会觉得是陆玖故意给沈家下绊子,而沈家显然也是这么觉得的。

  “你虽然没有和莫七直接接触过,但是你在京城这么久,应该知道,无人敢惹莫家这个七爷吧。”陆既明点了点头,“并不是他多么可怕,或者手段如何狠辣,而是这个人善于玩弄人,心思极其细腻,有人曾说他心智无双。”

  “总不能每件事都能算到吧!”

  “你以为京城形容莫七的话,没有他得不到的,只有他不想要的,就只有说说而已么?”

  此刻正好有人敲门,居然是孙令柔和沈穆清。

  陆既明心里咯噔一下,面色有些不自然,也不知道他们听了多久,连忙将他们迎了进来。

  “姨妈,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陆玖生病了,我理所应当来看望一下。”沈穆清手中还提着果篮。“你们兄弟在维城人生地不熟的,我理所应当多照顾一下。”

  “谢谢沈夫人,只是小病而已,不用您亲自过来的。”

  陆玖脸上挂着很官方的微笑,不过孙令柔倒是直接开口了,“刚刚我们是无意中听见你们的对话的,不好意思,不过能不能麻烦您说得清楚一点,你的意思是这段时间的所有事情是有人故意和我们家过不去么?”

  “我哥就是……”猜测一下而已,陆既明打算这么说的,可是话茬已经被陆玖直接截断了。

  “虽说是猜测,不过我和莫七认识很长时间,这个人我很了解,这个事情十有*是他做的。”

  “何以见得。”

  “首先就拿沈总和纪家姐妹的关系吧,五年前沈总单方面解除婚约,让纪卿陷入风波中,莫七自然将这笔账算在您的头上了,纪卿这次掌握了公司的大权,纪氏的状况,我想沈总比我这个外人更清楚,急需要一个大项目让它重新运作起来,同时稳定人心。”

  “所以他出手夺走了这次政府抛出的竞标项目?”沈穆清手瞬间收紧。

  “嗯,因为李柔嘉的事情,莫七连带着嫉恨上了陆家,让我们之间互撕,再讨好纪卿,不是一箭三雕么?”

  孙令柔垂眸深思,她从未见过纪卿的这个丈夫,不过听说年纪不大,居然有这样的城府?

  “或许你们都不知道,这莫七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从政的,我俩一直政见不合,所以交过很多次手,不过很惭愧,每次我都落得下风。”

  陆玖倒也不避讳,倒是加深了,沈家人对这件事情是莫七操作的可信度。

  “听说年纪不大,倒是真没想到,居然可以谋算事情到达这个地步。”孙令柔摇了摇头。

  “这可能就是别人忌惮他的地方吧。”

  “贤侄,之前公司真的很乱,也没有顾得上你,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和穆清说。”孙令柔直接向陆玖抛出了橄榄枝。

  “怎么好意思麻烦伯母呢,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自己解决的!”陆玖客气了一下。

  “怎么能说是麻烦呢,以后我们还需要互相依仗呢!”

  “既然伯母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

  等到送走了沈家母子,陆既明看着陆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大哥,你是故意的?”

  陆玖低头翻阅着中的文件,“你这是和大哥说话的态度么?”被陆既明质问,陆玖心里很不舒服。

  “你是不是知道沈家人在外面,才故意和我说那些话。”

  “我有必要这么做么?”

  “你现在急需沈家人支持不是么?所以你把事情栽赃到了莫七身上?”这样未免太无耻了。

  “啪——”陆玖将文件直接摔在陆既明身上,“我是你大哥,我做什么事情轮不到你来质问我,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但你也不能……”

  “你能保证这事不是莫七在背后操纵?”陆既明低头不语。“我比你了解莫七,为了一个外人和我顶嘴,这么多年我白疼你了么!”

  “我告诉你,莫七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你以后和纪家姐妹别走得那么近,免得惹祸上身。官场本就如此,兵不厌诈,这个事情是不是莫七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到了沈家的支持,你立刻收拾东西,给我回京城去!”

  陆既明咬了咬嘴唇,直接踩过文件,走了出去。

  这算是兄弟二人第一次争吵。

  陆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最近操心事怎么这么多。

  而莫七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沈家愿意支持陆玖的消息。

  而此刻几家姐妹走在前面,莫离贴在他耳边小声耳语。

  莫七伸手摩挲着扶手,清亮的眸子中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七少,难道你真的要对沈家出手么?那召南少爷那边?”毕竟牵扯到了沈筠,而沈筠和莫召南这事儿也不能不考虑啊。

  “我只是对沈穆清出手,又不是整个沈家,其实沈穆清并不是做生意的料,前几年公司在他手里看起来做得风生水起,那是因为手中的案子都是他父母留下的,加上大家看在沈家的面子上,不过最近几年无疆国际明显在走下坡路了。”

  “嗯,这人在某些事情上确实有些糊涂。”

  陵园

  纪暧这是第一次见到母亲的墓碑,还没有走进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很沉闷,心脏仿佛被人揪起来一般,疼得有些难受。

  这还没有靠近,眼泪就开始忍不住往下流,脚步也停顿了下来,怯生生的不敢上前。纪卿伸手攥紧她的手,“母亲肯定很想你,走吧。”

  姐妹两个人同时到达丁慧的墓碑前,照片的人依旧温润清淡,纪暧“噗通——”一声跪在丁慧的墓前,什么都没说,直接给她磕了三个响头,“妈妈,对不起!”

  纪暧的头死死地抵在墓碑前的大理石上,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纪卿将花放在一边,屈身半蹲下,“妈,我带小暧来见你了。”

  “对不起,妈妈,真的对不起!”

  纪暧心里有一肚子的话,可是到了嘴边,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任何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妈,我错了,我是真的瞎了眼,被感情蒙蔽了双眼,若不是我那么的自私自傲,您现在也不会……”纪暧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得太大声,羸弱的肩膀,隐忍的泪水,看得纪卿心中一阵酸涩。

  “妈,以前你一直和我说,你只希望我活得开开心心的,其实我心里却一直在埋怨您,埋怨您的私心偏袒,而你对我的付出,我却完全视而不见,我太混账了,我一直觉得你只喜欢姐姐,根本不知道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真的对不起……”

  “我还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妈妈,其实……”

  “我就是太想得到你的关注了!”纪暧死死地攥紧双手,眼泪大颗大颗的濡湿了墓碑前的大理石。

  “我错了,真的错了,妈妈……”其实我很爱你!

  纪暧的身子微微颤抖,就像是秋风中瑟瑟发抖的落叶,坚强却又格外惹人怜惜,纪暧哭了好一阵子,纪卿才伸手将纪暧搂入怀中。

  “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妈妈很爱你,绝对不会嫉恨你的!”

  一阵风吹来,轻柔的风,慢慢的拂过纪暧红肿的双眸,就如同母亲温热的手,温暖而又轻柔。

  纪暧死死地闭上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却依旧跪在丁慧的墓前。

  “其实母亲最想看见的就是我们姐妹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不需要大富大贵,只要你健康快乐!公司的股份我还是转移到你的名下了,有了这个,你可以出去旅游散心,也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学画画,你可以继续学,做自己喜欢的一切事情,然后……”

  “找个爱你的男人,疼你,爱惜你,你会得到属于你的幸福的!”

  纪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莫七和小元站在她们身后,小元之前很讨厌纪暧,此刻又觉得她很可怜。

  祭拜结束之后,他们就是找了个素食斋简单吃了午餐,纪暧和钟叔直接回了纪家大宅。

  “姐,你就和姐夫回去住吧,反正有钟叔陪着我,我也想回家住,您就别担心我了。”

  “那好吧,那你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真啰嗦!”纪暧娇嗔的瞪了纪卿一眼。

  纪卿坐在车中,生了个懒腰,纪暧能够走出来是最好的。

  而此刻莫七接了个电话,忽然大笑起来。

  “怎么了?”

  “我早就和你说过纪衡山这只老狐狸肯定藏着自己的小金库,果不其然,我们骗了赵琳,他就坐不住了。”

  “他要做什么?”

  “亲我一口啊!”莫七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莫七,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唔——”

  纪卿话音未落,莫七就直接扯过纪卿的胳膊,直接堵住她的嘴巴,纪卿余光瞥一眼小元,小元立刻伸手捂住脸。

  “唔?”纪卿伸手推搡着莫七,“别闹了,孩子还在呢?”

  “那我们回家继续?”莫七张嘴咬了一口纪卿的耳朵,纪卿耳朵很敏感,身子一僵,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你怎么……”

  “为夫晚上一个人寂寞得很,你就不心疼我?”

  “莫七,别闹了,小元还在呢!”纪卿伸手推搡他,可是某人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黏着纪卿。

  “就不,卿卿,我们同房吧!”

  “咳咳……”小元忽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捂嘴咳嗽起来,“你们继续,无视我无视我!”

  “都让你别闹了。”

  “你过段时间不是要军事演习么,那得好久才能见到你,你就不会想我么?”

  纪卿虽然和他住在一起,可是是分房睡的,这让莫七郁闷不已。

  “别闹,坐好。”纪卿板起脸,这莫七真是越发没皮没脸了,简直不害臊。

  “坐好了有糖吃么!”

  纪卿伸手扶额,自己找的是老公么?这没皮没脸的人真的是她老公么?

  “爹地,吃糖!”小元从口袋中掏出几颗糖,直接塞给莫七。

  莫七瞪了小元一眼,臭小子,这时候出来捣乱。

  小元也不想捣乱的,只是某人太无耻了有木有,简直不忍直视。

  “好了,说正事吧,你刚刚说纪衡山怎么了?”纪卿抬眼看着一脸郁闷的莫七。

  “他在找人合伙办公司,准备东山再起。”

  “我本来以为他收购散股的时候,已经花费了不少钱,没想到他居然还有钱办公司?”不得不说,纪卿没想到纪衡山居然藏了这么多钱。

  “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了,他名下还有三处房子,其中有一处是价值百万的小别墅。”

  纪卿点了点头,不过想想也正常,纪衡山管理公司这么久,自己的积蓄肯定不会少。

  “不过他此刻有点病急乱投医了,这次他要栽跟头了,根本不需要我出手。”莫七笑得十分邪魅。

  纪卿对莫七的手段丝毫不怀疑,既然他说不需要出手,估摸着这次纪衡山是要自己栽跟头了。

  而此刻他们口中的男人,此刻正在饭店吃饭呢。

  “王老板,这次的事情真的要好好仰仗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先干为敬!”纪衡山说着满上一杯白酒,一饮而尽,烧得他喉咙和胃部都火辣辣的疼。

  “纪总好酒量!哈哈……”王老板五十多岁,地中海的发型,金丝眼镜让他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强干,“纪总如此豪爽,这个朋友王某人交定了。”

  “王老板,那我们合作的事情怎么说?”

  这人明显就是在推三阻四的,可是纪衡山等不及了啊,硬着头皮直接开口。

  “你说的是合作的事情啊,纪总,不是我说你,之前你和你女儿那事儿实在弄得很难看,你也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很势力,见风使舵,我就怕……大家出门在外都是求财,我不想我的钱打水漂啊。”

  “王老板,我在维城也混了这么久,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人脉的,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保证公司肯定会赚钱的!”

  “那合作也可以,不过我得持最大的股份!”

  纪衡山愣了一下,那人笑了笑。

  “纪总,我知道您是办大事的人,只是您现在处于风口浪尖,我怕别人知道这个公司您是大股东,为了讨好丁氏,不会和我们合作。”

  纪衡山又猛灌了一杯酒。

  “只要公司赚钱,我可以将股份再卖给您,就按现在的价格,我是个粗人,不会管理公司,您是知道的,公司以后还是您的,您看怎么样?我只想持有点股份,那点分红就好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连公司的地址都选好了。”

  “真的?”纪衡山眼前一亮。

  “合作嘛,我自然要表达我的诚意喽,你也知道现在找一个能够开公司的地方不容易,纪总,您还不相信我么?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公司的地址?”

  “这个好!”

  一行人到了位于市区中间的鹏景大厦,办公楼坐落在鹏景大厦的二十四层,整个一个楼层,视野很开阔。

  “王老板,纪总,您们来了,这里本来是一家电脑软件公司,经营不善刚刚搬走,我和王老板是熟人了,知道他在筹办公司,这才将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王老板,若是一般人我都不会说的。”

  一个看起来是房产中介的男人,热情招待了他们。

  “纪总,这地方您看怎么样,这个地方位于市中心,能找到这样的地方真的不容易,视野开阔,而且因为之前的公司是临时搬走的,所以价格也不算太贵,我们完全可以负担得起,您看这里哈,完全可以当做您的办公室……”

  这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啊。

  纪衡山之前想都没想过能在这种地方找到一个这样的办公室,这让他顿时心花怒放。

  “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啊,我怎么心里有点不放心啊!”

  “纪总,要不是王老板是我的老客户,不然也不会这么便宜了,王老板之前很照顾我的生意。”

  “我想想吧。”纪衡山总觉得这种好事不应该轮到自己。

  “纪总,这种好事不是天天都有的。”王老板指了指一旁的巨大落地窗,“您也看见了,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

  “我和您说实话,已经有几家公司看上这里了,在市中心有这样的地方自然很多人抢着要,您可以想一下,不过我也是拿分红吃饭的,要是别人出价高,我或许……”

  “怎么说话呢,我们什么关系啊!”王老板显得有些生气。

  “王老板,这个地方我给您留了几天了,之前您不是说好了直接可以签约的么,不然我……”

  纪衡山走到空荡的楼层中,这么大的地方以后就是属于自己的了,他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丝自豪感。

  心中虽然在打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况且无论做什么,总是有风险的!

  “这个地方我要了!”纪衡山扭头对他们说。

  “那我们尽快签约吧!”

  “行!”

  纪衡山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添置办公用具,联系各种人,开始计划着怎么让公司早日运行。

  赵琳看着纪衡山认认真真的忙碌起来,心下也安心了一些。

  那日她刚刚送纪泽衍上学,提着菜往家走,在楼下看见了以前纪衡山的秘书。

  邹峰看见赵琳眼前一亮,“夫人,我来找总裁,可是家中没人。”

  “我不是什么夫人了,你也别乱叫了,走吧。”赵琳心中莫名有些失落。

  “您在我心中永远是夫人!”

  这话说完,两个人都愣了愣,这话听起来有点暧昧,邹峰脸一红,“夫人,我不是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您是……”

  “好了,我都懂!”

  邹峰也就二十七八,是个年轻小伙子,之前看重他也是因为他老实本分,而且很听话。

  “夫人,我帮您吧!”邹峰从他手中接过菜,两个人的手就是无意中碰了一下,邹峰的脸顿时就红了。

  赵琳则故作镇定的从包中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你在公司怎么样啊?”

  “我辞职了。”

  “辞职?”赵琳扭头看了他一眼。

  “对啊,就算我不辞职,大小姐也容不下我的,我跟着总裁很久了,她怎么可能任用我啊。”邹峰说的很无奈。

  “这倒是,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听说总裁新开了一家公司,我想来试试看,联系不到总裁,所以我来这里碰碰运气。”邹峰说得很诚恳。

  “进来吧,刚刚搬进来,可能有些简陋。”

  “总裁怎么不找个保姆啊,怎么能让你出去买菜做饭呢!”邹峰看见赵琳轻车熟路的进入厨房,忍不住开口,“不好意思,我就是随便一说。”

  “没事,我给你烧点水!”

  因为刚刚搬过来,加上赵琳真的没什么钱,就是饮水机都没有。

  邹峰看了一圈客厅,就是电视机都没有,“夫人,我想出去一下,您等一下!”

  没等赵琳开口,他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赵琳摇了摇头,还是个孩子啊。

  只是她没想到半个小时之后,邹峰居然扛了一个饮水机上来,“你们总是烧水喝也实在不方便,有了这个就好了。”

  赵琳以前觉得邹峰人小,有些时候做事还毛毛躁躁的,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体贴,邹峰挽起袖子,帮赵琳弄好了饮水机,“夫人,您别忙了,我给您弄!”

  说着邹峰就从赵琳手中接过了摘了一半的菜,赵琳有些发愣的盯着邹峰的侧脸。

  邹峰长得其貌不扬,不过年轻嘛,身上面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和活力,脸也红扑扑的,赵琳抿嘴一笑,扭头去卫生间洗了个手。

  她照着镜子,镜子中的女人,一身灰色的长裙,不施粉黛,眼角有一些细纹,看起来有些苍老,赵琳伸手摸了摸脸,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她觉得自己老了许多,神不知鬼不觉的,赵琳翻了翻衣柜,拿出了一身浅紫色的连衣裙,看起来似乎年轻了一些。

  她微微化了点妆,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少妇。

  “夫人,您穿得这么漂亮是要出门么?”邹峰刚刚摘好菜,扭头看着赵琳。

  已经很久没有人夸奖自己了,赵琳的脸一红,只是抓了抓裙角,“没有,就是换个衣服而已。”

  “夫人本来就很漂亮。”

  赵琳能够勾搭上纪衡山,长得自然不错,加上这几年保养得宜,她虽然比邹峰大了好几岁啊,但是站在一起,却没有丝毫违和感。

  “谢谢。”赵琳垂着头,脸上飞过一抹红晕。

  邹峰看到赵琳一脸娇羞的模样,这心里面有些痒痒的,“对了,饮水机的热水好像烧好了,我给您试试!”

  邹峰睡着拿起一次性纸杯去接水,赵琳顺势走了过去,两个人挨得很近,热水蒸腾的热气,铺洒在两个人的脸上,“挺好的,谢谢你啊!”

  “不用谢,应该的,你们之前也很照顾我!”

  邹峰刚刚进入公司很快成为总裁秘书,对于他来说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不用这客气。”赵琳从邹峰手中接过水,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直接握住了邹峰的手。

  赵琳的手很白,不算很嫩,但是和邹峰一比,自然显得很嫩。

  “我……”邹峰吓得立刻抽出手,水杯掉在地上面,开水溅了出来,赵琳穿着露脚面的小高跟,热水溅到,她往后一跳,脚背疼得要死。

  “夫人,没事吧,我不是有意的。”邹峰也是被吓到了。

  他虽然年纪不小了,大学的时候也谈过一个女朋友,可是他人比较老实,有时候挺木的,所以很快就分手了,之后就一直单身,这忽然被女人攥住手,他是在心慌。

  “没事没事!”赵琳嘴上这么说,可是脸上表情痛苦,她直接坐到最近的椅子上,脱下鞋子,脚面红了一大块。

  “真的对不起!先冲一下凉水,会舒服一些!”邹峰抓着头发,显得紧张不安。

  “嗯!”赵琳脚是实在疼得厉害,邹峰立刻上去,扶住了她的肩膀,那紧张不安的模样,惹得赵琳一笑,邹峰脸更红了。

  两个人到了洗手间,这伤到脚还真是不好弄,邹峰就打开淋浴头,让赵琳冲脚,赵琳的手自然而然的扶住他的肩膀,挨得很近,都能闻到赵琳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

  “你谈恋爱了么?”

  “嗯?”邹峰猛然抬头,看见赵琳这么近的脸,脸红得都可以滴血了,他摇了摇头,“没有,单身很久了。”

  “就不想……”赵琳估计贴得很近,邹峰身子一僵。

  “夫人,好了,我去给您买点药膏!”

  邹峰说着扭头就走,像是落荒而逃。

  赵琳咬了咬牙,“哎呦!”

  “怎么了!”

  “脚疼!是不是肿得特别厉害啊!”

  或许过个冲过冷水,这一刺激,看起来是有点吓人,邹峰弯腰看了看,“都怪我笨手笨脚的,我立刻帮您买药膏!”

  可是赵琳却一下子勾住了邹峰的脖子,直接吻住了他,邹峰是真的被吓到了,他想要躲开,身子趔趄一下,直接被赵琳扑倒在了地上。

  赵琳和纪衡山有段时间没有亲近了,这女人到了这岁数也是猛如虎啊,邹峰就是个青涩的小果子,尤其是这么多年不近女色,这被一勾引,还不*,直接沦陷了。

  完事之后,邹峰才开始后怕。

  “怎么了?怕了?”赵琳趴在邹峰胸口,她更加嫌弃纪衡山了,纪衡山本来就比她大很多,到了纪衡山那个岁数,对这种事也就没这么热衷了,和年轻人更是没法比。

  “夫人,我这……”

  “大家都是成年热了,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别太紧张!”赵琳开始劝慰邹峰。

  只是赵琳正打算找个老实本分的人依靠,这送上门的肉,不吃的话岂不是可惜了,邹峰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女人盯上了。

  纪衡山看着已经崭新的办公室,心里美美的,忙活了这么多天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现在已经开始招募新的员工了。

  纪衡山每天累得要死,丝毫没有注意到赵琳的异常,那晚他多喝了点酒,搂着赵琳又是亲又是啃的。

  “我告诉你,我肯定可以东山再起的,到时候,我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死丫头,嗝——”纪衡山打着酒嗝,“你知不知道,老子这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这口气我一定要出……”

  赵琳扶着纪衡山上床,自己则梳妆打扮了一下,扭着腰肢就出门了。

  她根本不知道有人正盯着她,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纪卿刚刚从军区回来,就被沈筠给约了出来。

  “沈姐姐,发什么什么事了,你这么紧张,话说你今天没事么?居然约我出来逛街?”两个人正坐在咖啡店内。

  “莫召南的父母要来了。”沈筠一向稳重,倒是难得这么紧张。

  “我知道啊!”纪卿倒是显得很淡定。

  “你怎么知道的。”

  “他爸算是我们这次军演的指挥官之一,我自然知道啊。”纪卿喝了口咖啡。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那他爸人怎么样啊!”沈筠一脸急切地看着纪卿。

  “挺严肃的。”纪卿摩挲着下巴,她忽然想到,莫七的父亲也很严肃,而且对待下属很严格。

  “那我怎么办,那你说我送他们什么比较好,还有啊,以你对他父亲的了解,他会喜欢什么啊!”

  “以我的了解嘛!”纪卿故作深沉状,急得沈筠猛灌了几大口柠檬水。

  “嗯?”

  “他爸比较喜欢训人!”

  “纪卿!”沈筠有些恼怒。

  “好啦沈姐姐,他爸那种级别的不是我能轻易接触到的,这事儿你还不如直接问莫召南呢!”

  “我也想啊,我已经两天没联系到他了,估计比较忙吧,所以找你商量一下!”

  “那我也没办法啊,你跟我回去呗,问问莫七或许比较好!”

  “这也行!”

  车子刚刚驶入院中,纪卿就注意到了今天外面多出了许多保镖,纪卿和沈筠下车,沈筠倒是没察觉,倒是纪卿打量着多出来的几个人,面色冷峻,身子英挺,莫非来客人了?

  “夫人,您回来了,沈小姐,您也来了啊,赶紧进来吧!”张叔这脸笑得都能开花了。

  “张叔,今天来客人了么!”

  “您进去就知道了。”

  他们刚刚踏入客厅,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咆哮声。

  “莫七,你特么的能啊,居然在外面把孩子都生了,你有没有把我这个二叔放在眼里啊,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通知我么,你别仗着老爷子喜欢你就无法无天,我告诉你,今天我要代替大哥好好教训你,你……”

  “二叔喝水!”莫七端杯水递过去。

  “滚开,别和我打哈哈,莫七,你胆子肥了哈,孩子居然这么大了,保密工作倒是做得挺到位的。”

  “谢谢二叔夸奖。”

  “混小子,信不信我替你爸揍你一顿。”

  “二叔,喝口水吧!”

  男人刚刚喝口水,纪卿双腿立刻绷直,冲着他行了个军礼!

  “首长好!”

  “噗——”

  他直接被纪卿吓到了,一口水直接喷在了莫七脸上,周围的人笑得快岔气了。

  而此刻纪衡山却没这么自在了,他刚刚到达公司,今天是新人面试,但是他刚刚到公司迎接他的居然是一群警察。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准备做什么!”纪衡山显得有些紧张。

  “有人告你说你私自占用别人的地方。”

  “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啊!”纪衡山愣了。

  “这里是别人的地方,你私自占用,没有通知当事人,所以人家报警了,希望你能回去配合调查,并且将您的东西挪出去!”

  “不可能,这里是我租用的,都五六天了!”

  “不好意思,这里从未对外出租过!”

  “纪先生,您是不是被人忽悠了!”

  纪衡山脑子嗡的一下子炸开了,他被骗了!

  ------题外话------

  渣父也快玩完了,这个绿帽子也是油光锃亮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100 晏家大少,赵琳吃瘪-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