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102 逗趣夫妇,丑事暴露-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3 会对你好,同归于尽-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纪衡山站在公司门口,整个人的脸刷白,就和公司新粉刷的白色墙壁一样,白得有些吓人。

  “纪先生,看您的神情也是不知道这里是私人的么?”几个警察面面相觑。“您肯定也是被人骗了吧,现在骗子的手段都挺高明的。”

  纪衡山就像是猛然惊醒一般,掏出了手机,连忙拨打王老板的电话,可是无论他如何拨打电话那头总是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不可能的,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纪衡山的手都在发抖,所有人都是看戏一样的盯着他,他越是着急,这手越是不听使唤。

  他的指尖在触摸屏上抖抖索索的滑动着,翻到了那个房产中介的名字,拨通,关机!

  “不会的,不可能的,我们是房产中介介绍过来的,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纪衡山不死心的一遍一遍的拨打着电话,那边的女声冰冷刺耳。

  “这里根本就没有对外出租过,怎么会有房产中介呢。”

  “我过来这么多天都没人过来,你们现在和我说,这里是私人的?”

  “只是业主前段时间在国外,不知道这里……”

  “啪——”手机直接掉在地上面。

  警察弯腰将手机捡起来,“纪先生,您别紧张,看得出来你也不知情,您也是这次事情的受害者,您别太激动,我们……”

  “我怎么能不激动,我的身家都压在这个公司里面了,你们知道我已经投资了多少钱么,你们知不知道我大半辈子的积蓄都在里面啊,你让我别激动,我特么的能不激动么!”纪衡山越说越激动,这心脏猛然抽搐一下。

  “你让我怎么不激动啊,这里面可是我大半辈子的积蓄啊,难不成就这么……”

  他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面。

  “纪先生,您没事吧,纪先生!”几个人上去扶住纪衡山。

  纪衡山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扶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臂,借由他的助力站起来,可是那只手却完全使不出任何的力气。

  一种莫名的惊恐瞬间席卷纪衡山的全身,他努力深呼吸,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可是大脑就像是炸裂一般,浑身都在颤抖不止。

  “纪先生,您没事吧,你的脸色很难看啊!”

  “赶紧扶他休息一下!”

  纪衡山被人扶着坐到椅子上面,而警察则搬了个凳子过去:“纪先生,能不能请您详细说一下这个事情的经过呢!”

  “不是的,他不可能是骗子,不可能的!”纪衡山到现在还是不死心。

  因为王老板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所以公司是注册在他的名下的,纪衡山心里咯噔一下,“我们这明明是合法的公司,你们在胡说什么,我们是有资格证的,你们怎么能说是假的呢!”

  “纪先生,我们已经调查过了,这些东西都是假的!”

  “不可能啊,他也投资了啊,你们看看这公司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他买的啊,怎么可能是骗子呢!”

  “这是他租来的。”

  “不会的,你们肯定在骗我,什么租来的,这些都是我们买的!”

  因为王老板说怕用纪衡山的名义创办公司会被人非议,所以公司是在王老板的名下的,而纪衡山更是将钱全部给他用作投资注册,现在告诉他都是假的,他被骗了,这让他怎么接受得了?

  “您手机中的王老板不会是这个人吧?”警察从口袋中掏出拉一张照片,那人明显就是前几天还和纪衡山推杯换盏的王老板。

  只是……

  这个拍摄的地点明显就是在警局里面啊。

  看到纪衡山瞳孔猛然收缩,警察心中一紧有数了。

  “这人是惯犯了,刚刚放出来没多久,他之前就是喜欢冒充一些老板去骗人,以前就是骗骗老人,没想到这次……”

  纪衡山只觉得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您现在配合我们一下,我们会尽快为您追回损失的。”其实这个可能性不大,这人是惯犯了,估摸着钱早就被转移了,想要追回钱款估计可能性很小了。

  纪衡山哪里不懂,想要追回自己的钱财可能性真的很小了,一想到自己将大半辈子的继续都搭进去了,他顿时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纪先生,您还是和我们去警局一趟吧。”

  纪衡山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任由着他们将自己架了出去。

  而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记者,瞬间将他们团团围住。

  “听说纪先生被人骗了是不是,您在商场混迹这么久,怎么会犯这种低价的错误呢,难道您就没有识破骗子的骗局么?”

  “纪先生,请问你到底损失了多少呢,听说您投资了很多钱进去!”

  “纪先生,您被女儿赶出来之后,现在是准备东山再起么,这次被骗您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啊,还是说这里面的投资其实只是您积蓄的一部分,你还准备继续投资呢……”

  ……

  记者的话,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刀,硬生生的割裂纪衡山的心脏。

  “麻烦你们让开一下,不要干扰我们办案!”警察护着纪衡山往外面走。

  纪衡山身子虚软,只能依靠双手扶着两侧的警察支撑身体。

  纪家的新闻一直都是记者们争相报道挖掘的对象,这纪衡山被骗,记者就像是嗅到了香味的蜜蜂,全部围堵过来。

  将大厦门口围堵得水泄不通,纪衡山脚步虚浮,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眼前也是一抹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身子软弱无力,他的双手几乎使不出什么力气了,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

  不知道谁从后面撞了他一下。

  纪衡山重心不稳,整个人直直的往前栽去。

  “纪先生!”警察的手再快,也没有纪衡山摔倒的速度快,而纪衡山倒下的瞬间,身子突然剧烈抽搐了几下,把周围的人都吓傻了。

  “纪先生,纪先生,您怎么样啊……”警察蹲下身子使劲摇晃纪衡山,而纪衡山居然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而此刻纪衡山的小公寓中

  一对男女正在颠鸾倒凤。

  邹峰的大脑虽然在告诉他,不能在接触这个女人了,但是他还是躲不过赵琳的手段,赵琳虽然年纪不小,但是风韵犹存,身上面有一种小姑娘没有的特质,体贴温柔,邹峰就是柳下惠也禁不住这一再的勾引啊。

  再加上这邹峰在这事儿上面本就是个毛头小子,以前没享受过这种事的乐趣,这种事就像是吸毒一样,好像会上瘾一样,这一旦沾染上了,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赵琳的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她愣是不想接。

  “赶紧接电话吧。”邹峰拍了拍赵琳的后背。

  赵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了电话,陌生号码,“喂——”

  “请问是纪衡山的夫人?赵琳女士么?”

  赵琳示意邹峰别出声,“我是,请问您是?”

  “您的丈夫突发中风,现在在XX医院,麻烦您尽快过来一趟!”

  “什么!”赵琳直接从床上蹦起来,而那边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邹峰从后面搂住赵琳的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一边说着一边啃咬着她的脖子。

  “纪衡山出事了,我得去一趟医院。”赵琳脑子飞快得转着,怎么又出事了,早上不是高高兴兴的出门去了么!

  “那我和你一起去!”邹峰一听这话,哪点旖旎之念也就断了。

  “被人看见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谁知道我们什么关系啊,没事的,再说了,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邹峰的体贴让赵琳心里一暖,直接凑过头,又是一阵热吻,纪衡山此刻正在急救,哪里知道赵琳正和别的男人苟合啊。

  这要是知道了,估计能从手术台上面直接跳起来吧。

  等到赵琳赶到医院,纪衡山还没有出来,只是护士已经将一摞医疗单据放在了赵琳的面前,赵琳一下子懵了,“这位夫人,麻烦您先把这些钱交一下吧!”

  “这……”赵琳没想到一到医院迎接自己的居然会是这个东西!

  赵琳此刻脑子有点大,而那个护士,直接将单据塞到了赵琳的手中,扭头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邹峰却直接从赵琳手中拿过单据,稍微看了一下,光是眼前的这些就有五六千了,“要不我先去缴费吧,现在有些医院若是缴不起费用,都不会给病人治疗的,你等一下,我去取个钱,你先坐一下。”

  邹峰其实心里面有些为难,他毕竟毕业出来时间不长,积蓄有限,在维城平时开销也挺大的,他这人没什么攒钱的习惯,积蓄倒是真不多,这一笔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一笔小数目。

  邹峰刚刚转身准备走,就被赵琳扯住了胳膊,“先别去。”

  “这样不好吧……”邹峰搞不明白赵琳的想法。

  “先别去!”赵琳死死地扯住邹峰的衣服,脑子里面已经开始飞速运转,纪衡山本来就不能受刺激,这次病倒了,十有*是废了,自己不能将钱浪费在这样的人身上啊。

  要是纪衡山真的废了,就是几十块钱花在他身上她都觉得是浪费,更何况这个病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若是个无底洞怎么办!

  纪衡山是废了,可是她和纪泽衍总要张口吃饭啊。

  “可是,那……”其实邹峰也没多想去取钱,虽然纪衡山之前很照顾他,不过纪衡山现在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这笔钱出去了,就等于打水漂。

  赵琳却拉着邹峰到了楼梯口,直接开口:“邹峰,我比你大很大,你会不会嫌弃我?”

  “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

  “那你想和我在一起么?”赵琳死死地扣住邹峰的衣服,她现在带着一个孩子,邹峰年纪不大,不过老实本分,养活她和孩子是足够了,她这样的人,能够找到邹峰这样的就该知足了。

  “我……”邹峰有些犹豫了,谁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啊,这赵琳固然好看,但是他毕竟年纪小,而且并未结过婚,这……

  邹峰其实还是抱着玩玩的心里,毕竟他和赵琳的差距真的很大,他一个年轻大小伙,长得不算丑,在维城也算是混出了个人样,家里条件不错,找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啊,赵琳嘛……

  见到邹峰犹豫,赵琳直接踮脚吻住了他,这最难消受美人恩,这邹峰浑浑噩噩的,居然点头了。

  “邹峰,我这辈子就靠你了,我本来就不想嫁给纪衡山,你觉得当小三的日子真的那么好过么?”赵琳趴在邹峰胸口,“他的两个女儿你都是见过的,都很厉害,我根本玩不过她们,我觉得和你一起我很快乐,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跟着你!”

  “可是您和总裁不是夫妻……”这种插足别人家庭的事情,是违法的啊。

  “我们根本没有领证,纪衡山为人谨慎小心,他好不容易从丁家父女那里夺得财产,若是我和他结婚,离婚的话,就要分他的财产了,所以我们一直没有领证结婚。”赵琳伸手在邹峰身上摩挲,弄得邹峰心猿意马。

  “还是说你现在是打算对我始乱终弃?”赵琳委屈的看着邹峰。

  “绝对不是的!”邹峰有些急了。

  “那就好,那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其实邹峰整个人都是混混沌沌的,他根本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生了。

  这美人恩可不是这么好消瘦的,只是邹峰想要后悔已经晚了。

  等到纪衡山出来的时候,医生就告知赵琳,纪衡山受刺激过度,现在右半边身子都是瘫痪的,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能受刺激,然后给她开了许多的药。

  赵琳看着这些东西头疼得厉害。

  纪衡山自认为骄傲自傲的大半辈子,没想到到最后居然落得这种下场。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赵琳正在病房中,“衡山,你感觉怎么样啊?你真是吓死我了。”

  按照纪衡山对赵琳的了解,他本来以为赵琳肯定会带着孩子离开,没想到,赵琳居然一直守在他的身边,这人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或许都会变得十分的感性,让他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愈发柔软和善。

  “小琳,你怎么哭了!我这不没事么?”

  “可是我担心你啊,你说你,医生都说了,不能受刺激,你都不知道好好保重身体么,你这要是出了点事情,你让我和泽衍怎么办啊!你可是我后半辈子的依靠啊,你要是……”赵琳说着直接趴在床边开始大哭。

  纪衡山想要伸手安抚她一下,可是他的手完全使不上力气,有心无力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他难不成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么?

  “没事,吃一堑长一智吧。”

  纪衡山虽然有管理公司的经验,但是他并没有创立公司的经验,加上他当时真的操之过急了,这才让骗子钻了空子。

  “我们反正有点积蓄,以后我们就好好过日子不行么,你就别折腾什么公司了,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赵琳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得纪衡山心里暖暖的。“我不想要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我只想要你好好的,这样就足够了!”

  “好。”在鬼门关走了一回,他的神智似乎清醒了一些,自己年纪这么大了,实在不适合在商场上打拼了。

  尤其是最近经历了这么多事,让他也看开了,他或许真的老了!

  赵琳擦了擦眼泪,“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给你买个粥,你好久没吃东西了。”

  纪衡山点了点头,他很庆幸之前选择的是赵琳,虽然她很势利,也爱贪小便宜,但是对自己最起码很真,这么想着,他又觉得本来暗淡的生活似乎又有了一些盼头。

  纪衡山等了好一会儿,忽然听见门口的争执声。

  “纪夫人,麻烦您赶紧将住院费医疗费结清,不然的话,我们这边很难办的。”

  “真的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去凑钱,马上就会交齐医药费的,就不能再宽限几天么?求求你们了。”

  “纪夫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点钱总不会拿不出来吧,我看你浑身上下还戴着珠宝,真是越有钱越小气。”那人说话越发尖酸刻薄。

  赵琳伸手捂住脖子,这个是假的啊,也就看着好看而已。

  “我……我真的会马上补齐医药费的,您就通融一下吧。”

  “行吧,今晚下班之前一定要将钱付清了,不然这种病房你们是住不起的,只能麻烦您出院或者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怎么能出院呢,我的先生刚刚做完手术啊!”

  “我们也没办法……”

  ……

  纪衡山是想要开口说话,都使不上力气,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只能听着找了你被人刁难,这心里真不是滋味。

  他忽然想到了赵琳跟着自己之前,也是女白领,自给自足还有富余,跟了自己之后,自己成活会让她过上好日子的,可是现在呢!

  这种有心无力的挫败感,深深笼罩着纪衡山。

  几分钟后赵琳推门进来,她的眼眶红红的,“还以为你睡了呢,粥买好了,下次我回家给你做吧,自己做的有营养……”赵琳故意背对着纪衡山,纪衡山看着她不断耸动的肩膀,那隐忍的后背,让她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

  “刚刚医院催交钱了?”

  “啊?不是,没有,我手里有钱呢,已经交上了,这个事情你就别担心了。”赵琳擦了擦眼泪,“你看我,你都醒了,我还哭什么啊,赶紧起来吃点东西吧。”

  “你不用瞒着我,我们是夫妻,这个时候,你都没有抛弃我,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

  “衡山,你说的这是什么花,我当初跟着你,就是因为爱你,这点苦算什么,医生说你的身子好好调养还是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赵琳这话就是自己都不行,更何况是纪衡山。

  “我现在也没有什么钱了,你也知道之前收购股票,加上之后投资公司,以前的积蓄都用得差不多了,不过我名下还有三处房产,除了我们住的那一套,还有一套公寓和一个别墅,你把公寓卖了吧,最起码也能卖个七八十万,足够我们生活了。”

  “衡山,这可不行,这都是你……”

  “房产证在我的……”

  “衡山,我不能动这个房子,这都是你辛苦挣来的,我怎么能……”

  “我们是夫妻,没什么不可以的,赶紧去,对了,泽衍怎么不在?”

  “我都忙糊涂了,泽衍还在学校呢,我得先去接他!”

  “嗯,那你小心点。”

  赵琳走后,纪衡山这心里忽然生出了一股暖意,之前他一直忙于事业,完全忽略了赵琳,现在想想,赵琳跟着自己确实受了很多委屈,而自己居然还瞒着她这么多事情,一直都不信任他,纪衡山真的越想越觉得自己很混账。

  这段时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从有到无,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从被人追捧,到现在被人嫌弃唾骂,到现在自己都变得不像是自己了,纪衡山忽然觉得有人陪着自己,生活过得去似乎就挺好了。

  只是纪衡山是悔悟了,他想要过平淡的生活,但是生活往往就是喜欢戏弄人。

  赵琳为了稳定纪衡山,将纪泽衍接到了医院,而自己则是回家去了房产证。

  “赵琳,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啊,这个房子毕竟是……”邹峰有些心虚。

  “怕什么啊,是他让我变卖的,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在一起啊,有了这笔钱,你可以做点小生意,我们不用靠别人生活,难道这样不好么?”

  赵琳这话真的说到了邹峰的心里,没有人想被人每天呼来喝去的,不想自己做老板的,这邹峰也是年轻气盛,根本禁不住赵琳的蛊惑。

  两人一拍即合,准备将纪衡山的房子卖了远走高飞。

  西郊别墅

  莫其学被纪卿这一声“首长好”,吓得手都哆嗦了一下,“混账,吓死我了。”

  “二叔,是您吓死我了。”莫七伸手,莫离立刻给莫七递上一条手帕,莫七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脸,“二叔,你喝水的时候,能不能把嘴巴合上。”

  “吓死我了。”莫其学将水杯放下,回头看着纪卿,“纪少校,您怎么过来了?”

  “额……”纪卿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莫七倒是指了指沈筠,“二叔,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就是你未来儿媳妇。”

  “什么!”一个贵妇人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浅灰色的套裙,将她整个人衬托的精明强干,长发盘起,戴了一副无框眼镜,那双略微带着审视眸子,定格在沈筠身上面。

  这个声音沈筠很熟悉,这人就是莫召南的母亲,只是电脑里面觉得是个很和蔼的人,不过她没想到,在她的注视下,居然越发紧张不安起来,沈筠不自觉的挺直腰杆,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两个人,莫其学则直接走到自家夫人身边,“怎么样?看出什么了?”

  这莫其学虽然刚刚有些失态了,但是板起脸的时候,还是十分严肃的,他和莫召南又六分相似,莫召南身上面多了一些痞气,而莫其学则更多的是沉稳。

  “小筠是吧,赶紧过来。”周仪笑着冲着沈筠打招呼。

  纪卿推了推沈筠,沈筠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这太突然了,她真的没准备好。

  不过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没有露怯,倒是让周仪点头微笑,冲着莫其学淡淡的说了一句:“屁股不错,很好生养!”

  “噗——”莫七刚刚喝了口水,居然不偏不倚的喷在了莫其学的身上面,莫其学蹙眉,冷硬的脸,死死的盯着莫七,仿佛要吃了他一般。

  莫七相当淡定的拿起手帕擦了擦嘴,“不好意思啊,二叔,我不是故意的。”

  显然没人相信,某人不是故意的,这是他腿脚不便,不然这口水,肯定朝着莫其学的老脸上喷出来了。

  而沈筠因为周仪的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瞧你这孩子,别紧张,我很随和的,是不是啊他爸!”周仪抵了抵莫其学。

  “咳咳……”莫其学咳嗽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能别装得一本正经的么,吓坏孩子怎么办。”周仪倒是毫不客气,伸手捉住了沈筠的手,沈筠一愣,悻悻地一笑,“你瞧瞧这手指多好看啊,啧啧……平时保养得很好啊。”

  “我是医生,自然会多注意一些。”

  “也是。”周仪此刻凑近了瞧,还真是越看越喜欢。

  沈筠长得不算是出众,但是气质很好,端庄大气,而且身上面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淡漠疏离,对她也是进退得宜,没有像别的姑娘对她总是巴结讨好,身上面的气质很干净,很适合他家儿子。

  这莫家这一辈算是旁系的话,男的确实很多,不过莫老爷子一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每家也就出了这么一个儿子,这另外两家的小子从小就鬼得很,就她儿子实诚,所以这姑娘看起来很干净,她挺满意的,最主要的是他家儿子也喜欢啊。

  “行了行了,你别总拉着人家的手乱摸,她会害羞的。”莫其学真是见不得自家夫人这一脸痴汉的模样。

  “一边去,别打扰我和儿媳妇儿交流感情,小筠啊,当医生很辛苦吧。”

  “还好。”

  沈筠是没想到莫召南的母亲居然这么热情,而且一点架子都没有。

  倒是纪卿被冷落了,纪卿蹑手蹑脚的就准备上楼。

  “纪少校!”莫其学洪亮的声音响起。

  “到!”纪卿身子立刻挺得笔直。

  莫七在一边捂嘴偷笑,这小妮子看样子还挺怕二叔的,这军姿站得那叫一个标准啊。

  “过来!”莫其学立刻端起了首长的架子。

  莫其学声音洪亮嘶哑,有种烟嗓的感觉。

  周仪这时候似乎才注意到纪卿,“这不是那个和召南走得挺近的纪少校么,你怎么过来了?”

  “看见首长躲什么,难不成我能吃了你不成,过来!”莫其学刚刚被她吓到了,心肝那叫一个乱颤啊,好一阵儿才回过神。

  “是,首长。”纪卿耷拉着头,慢慢的挪过去,还一个劲儿的冲着莫七使眼色。

  “哎呦,你看莫七干什么啊,阿七,你认识她?”

  在军区不认识纪卿的人很少,长得貌美,能力突出,最主要的是还带了个孩子,之前莫召南和她走得近,周仪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得了个便宜孙子,对着莫召南就是一顿逼供,莫召南只说是革命友情,她才罢休。

  “认识。”莫七强忍着笑意。

  “也难怪,她是找召南的战友,我以前去部队看你二叔,见过几次,还挺有缘的。”周仪和莫其学显然反应也是够慢的。

  “这个时候不在军区,出来做什么。”因为快军演了,就是莫召南都是整天待在军区的。

  “报告首长,是莫中校让我出来陪嫂子的!”纪卿挺直腰杆,说谎话都脸不红心不跳的,莫召南,不好意思了,反正是你老爸,他不会为难你的。

  “简直混账,他才进部队多久,就会滥用职权了。”莫其学冷着脸。

  “报告首长,他经常这样,利用上班时间出来约会!”

  “等我回去就教训他一顿,太混账了。”

  “首长,我可以走了么!”

  “走?你去哪里?”莫七转动轮椅直接绕到纪卿身边,伸手拉起纪卿的手。

  周仪和莫其学就是一脸见了鬼的样子,“二叔二婶,刚刚太急了,没有来得及介绍,这就是我的妻子。”

  一阵沉默,莫其学大眼睛在纪卿和莫七身上面来回乱瞄,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的。

  莫七这孩子他是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有自己的注意,就是他的父亲都管不了,他也就是能听听老爷子的意见,也仅仅限于听听意见而已。

  “阿七,你是认真的?”周仪也是不可置信。

  他们刚到的时候,就听说下人讨论什么小少爷的事情,当时他们就被吓懵了,莫其学二话不说就把他训斥了一顿,他们莫家可不能出什么私生子的丑闻啊,这会儿他们脑子似乎转过来了,他们口中的小少爷该不会是纪卿的孩子吧。

  “我做什么都很认真。”莫七攥紧纪卿的手。

  “你俩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多年了。”

  “纪少校的那个孩子?”莫其学试探性的问。

  “是我的!”

  “砰——”莫其学很激动,直接起身,将面前的水杯直接打翻在地。“阿七,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孩子我听说都要五岁了。”

  纪卿和莫其学见面都是公事,私下从未接触过,莫其学根本没见过那个孩子。

  “我来维城不是也五年多了么!”

  “阿七,你不会是……”

  当年莫七的腿刚刚做完手术,就急着要来维城,当时家中的人轮流劝说,都是不管用,他们以为莫七肯定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想要找地方避避风头,毕竟这么不可一世的人,忽然遭遇这样的事,他们不敢过分刺激他,没想到,他居然来这里结婚生子了!

  “这事儿老爷子知道么!”

  “只有爷爷知道。”

  “你爸也不知道!”莫其学抓了抓头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

  “你小子可以啊,对了,你腿脚不便,那事儿的时候方便么?”周仪这话一出,房间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莫其学狠狠地瞪了周仪一眼,“现在是说这事儿的时候么?”

  “莫其学,你冲我凶什么啊,这个事情很重要好么!”周仪冲他放了白眼。

  沈筠和纪卿对视一眼,纪卿是觉得他的首长不是一向很严肃么,怎么私底下这么逗呢,而沈筠觉得自己以后若是和莫召南结婚了,这日子估计会很精彩吧。

  “我没有对你凶!”莫其学立刻蔫了。

  “那你那么大声做什么!”

  “我声音不大。”莫其学压低声音,或许是在部队吼人习惯了,这莫其学的嗓门也真的不小。

  众人纷纷地头盯着自己的鞋子看,其实周仪的声音比莫其学大多了好咩?

  “孩子都大了,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我觉得纪少校挺好的,和我们阿七也挺配的,而且纪少校在部队听说也孔武有力,估计能把阿七抱上床,多方便啊。”周仪这话越发不着边际了。

  纪卿伸手扶额,我什么时候孔武有力了。

  莫七则是低头闷笑,二婶,我给你点赞。

  “伯母,我力气真的不大……”纪卿想要解释。

  “我都知道,你身手不错,还把几个大汉摔倒在地过,部队的人都知道,你放心,我很看好你!”这周仪就喜欢和莫其学作对。

  纪卿觉得自己在部队人的心里,难道是个女金刚么?

  “行了,你俩跟我来书房。”莫其学深深看了一眼纪卿。

  小元本来是在睡觉的,这睡醒之后,穿着印着哆啦A梦的卡通睡衣,踩着双小拖鞋就出了门。

  他没想到楼下这么热闹。

  主要是中间那个中年大叔气场好强大啊,还死死盯着自己妈咪和爹地,小元搞不清楚状况,就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爹地,妈咪……”

  莫其学看着小元,这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而周仪则直接松开沈筠的手,直接朝着小元扑过去。

  小元忽然想到了莫攸宁,不自觉的往楼上跑,但是他还没有跑多远,就被人拦腰搂在怀里了,“好可爱,给我亲两口,其学,你看这是阿七的孩子啊,这眼睛都是一模一样的。”

  “是啊,我看得见。”莫其学本来就是想见见自己儿媳妇的,怎么连带着大哥的儿媳妇儿都见了呢。

  “太可爱了,简直和阿七小时候一模一样啊!”周仪抱着小元就不准备撒手了。

  莫家男孩子不少,可是从小就是人小鬼大的,自家儿子又是个木头,一点都不可爱,莫家已经好久没有小孩子了,忽然看见这样一个小奶包,让周仪格外兴奋。

  “你能不能先松开那孩子,你没看见都被你吓着了么?”

  “什么吓着了。”周仪瞪了自己丈夫一眼,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莫其学似乎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要失宠了。

  小元好不容易得了个空子,至极钻到了莫七那里,抱住莫七的大腿,似乎真被周仪吓到了。

  “爹地。”小元刚刚睡醒,头发还乱糟糟的,纪卿伸手轻柔帮小元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是召南叔叔的母亲,叫奶奶。”

  “奶奶好。”小元慢慢回过神,冲着周仪甜甜一笑,周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来,给奶奶抱抱。”周仪显得很激动。

  莫七拍了拍小元的脑袋,示意他别怕,小元怯怯的走过去,周仪一把将小元搂在入怀中,“好乖。”

  小元探着脑袋狐疑的盯着莫七。

  而莫其学叹了口气,自家妻子早就想抱孙子了,这会儿是太激动了吧。

  “行了,你们两个跟我上来。”莫其学冷这张脸。

  纪卿看了看莫七,莫七示意纪卿侧头过来,贴在她耳边说:“不用紧张,二叔人很好的,外强中干,没事的。”

  纪卿点了点头。

  小元看着纪卿和莫七上楼,瞬间觉得被抛弃了,只能任由着周仪蹂躏,莫家的人都没见过小孩么?这一个两个怎么都把自己当抱枕了么,摸过来捏过去的。

  医院中

  纪泽衍做好作业,和纪衡山大眼瞪小眼,这段时间纪衡山脾气不好,弄得他们父子都有些疏离了。

  纪衡山微微叹了口气,“别怕,过来坐。”

  “嗯。”纪泽衍点了点头。

  看见纪衡山这个样子,纪泽衍心里也不舒服,靠近他的时候,看见他手背上都是针孔,虽然小,不过还是心疼纪衡山,眼泪就不断往下掉,“爸爸,你是不是很疼啊。”

  “不疼,不疼,你乖点我就不疼了。”

  纪衡山笑着看着纪泽衍。

  “我会很乖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纪衡山看了看时间,“等你妈妈回来就给你买吃的,饿了吧。”

  “有点饿。”

  “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你妈,问问她到那里了,怎么还不过来。”纪泽衍最近倒是挺乖的。

  纪泽衍打了个电话,“妈妈说她马上就过来。”

  “那就好,想吃什么和你妈妈说,前段时间我脾气大了些,对你凶了一点,你被怪我。”

  “不会的,我不会怪你的,你是我爸爸啊,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纪泽衍这段时间也觉得自己很委屈,趴在纪衡山的床边就开始大哭。

  “好了别哭,我怎么会不要你了,别胡说!”

  “我看妈妈总是和那个叔叔在一起,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纪衡山刚刚想要抚摸纪泽衍的手顿住。

  “你说什么……”

  “我……”看到纪衡山面色阴沉,纪泽衍立刻住嘴,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而此刻赵琳推门进来,手中拿着盒饭:“等急了吧,衡山,我打包了你最爱的餐厅的外卖,你需要好好补补身子。”

  纪衡山最近很忙,和赵琳基本没有做那事儿,而且他也没空管赵琳,他此刻就想个猎犬一样,死死地盯着赵琳,赵琳这边刚刚拿了房产证,心里美滋滋的,和邹峰刚刚一番*,心里美滋滋的。

  她将汤水放在纪衡山面前的小桌子上。

  “衡山,吃东西吧!”

  赵琳弯腰趴在纪衡山面前,纪衡山忽然瞥见,她衣领内侧有个红印!

  那不是吻痕是什么!

  一股滔天怒火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打吊瓶打了一天,他的身体恢复了一些,有了些知觉,加上愤怒,他直接伸手,将汤直接打翻,“啊——”

  滚烫的汤喷洒在赵琳身上面,吊瓶也被纪衡山扯翻在地,房间里面一片狼藉。

  “纪衡山,你做什么!”赵琳气急。

  “荡妇,那个野男人是谁!”

  ------题外话------

  最近就让渣父和小三领盒饭滚蛋了,不想写他们了,估计你们也看腻了,尤其是莫家人出来之后,哈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101 渣父被骗,见家长-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