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105 父子谈心,铲除隐患-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6 机场偶遇,军演夭折-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纪卿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你俩别闹了,既然已经到了,就尽快去部队报道,别在外面浪。”

  纪卿说得一本正经。

  “老大,你可真不够意思,既然到你的地盘了,你也不请我们吃顿饭意思一下!”男人说话口气轻挑,带着一丝稚嫩,估摸着年纪不会太大。

  “哎——老大现在春风得意,有了新欢就忘了我们这些旧爱了。”Ada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谁让我们地位低呢,真是被奴役的命啊。”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收拾东西滚去部队吧,心寒啊……”艾斯一边说一边叹气。

  “军演结束我会补偿你们的。”纪卿扶额,无奈的许了个承诺。

  电话挂断,所有人都疑惑的盯着纪卿。

  纪卿耸了耸肩,“我本来就不是通过部队招募或者是军校毕业进入部队的,我算是特招入伍的,这两个人就是和我一起合作的小伙伴,也不是正规军,平时这两人就爱闹着玩。”

  “看得出来和你感情不错。”莫七有些吃味的说道。

  “女的叫Ada是个编程高手,男的叫艾斯,算是个电脑黑客,今年才二十岁,你总不会和小孩子吃醋吧。”

  “他成年了!”

  “那也是个孩子啊。”

  “还是个雄性!”莫七说得正经而又坦荡。

  周仪轻轻咳嗽一声,“好了好了,赶紧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待会儿我们慢慢聊。”莫七一脸邪乎的盯着纪卿,纪卿被他看得头皮发麻。

  而此刻宾馆内的两个人,都蹲在电脑面前,“你说老大的男人长什么样子啊,老大这平时不苟言笑的,在国外遇到的帅哥不少啊,愣是没一个看得上的,这怎么回来几个月就搞上了啊。”

  “小屁孩懂什么,兵贵神速,遇到合适的就立马下手,老大下手那是快狠准。”Ada伸手撩了撩头发,“我就是好奇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制得住她?”

  “肯定长得高大魁梧!”艾斯毫不犹豫,“身材健硕,体格健壮!”

  “我听声音觉得不像啊,一看就是那种闷骚的,而且是暗骚那种!”

  “噗——”艾斯一口咖啡直接喷在了电脑屏幕上,“我去,你能不能说话悠着点儿,吓死本宝宝了,屏幕都脏了。”

  “宾馆网络这么渣,你还玩游戏?”Ada翘着腿,显得慵懒随意。

  “大姐,我是谁啊,我可以窜改一下网络设置的,而且我用的是宾馆隔壁家的网络,网速棒棒哒!”艾斯鼠标快速的操作着,手法异常娴熟。

  “要不我们去找老大蹭饭吧。”Ada可不怎么玩游戏,显得很无聊。

  “随便,你安排就好。”艾斯随口答应。

  西郊别墅

  小元刚刚吃了饭,跳下椅子,“奶奶,爹地妈咪,我回房间洗澡。”

  “嗯。”纪卿随口应允,低头吃饭,小元从小就很独立,而且自从他有了性别意识之后,就再也没有和纪卿一起洗过澡。

  “小孩子自己洗澡很不方便吧,走吧,奶奶也吃饱了,我陪……”周仪放下筷子,兴致盎然,看着小元的眼睛都在放光。

  “爹地,我和你一起洗澡吧!”小元立刻抱住莫七的大腿。

  “你这孩子,缠着你爹地做什么,奶奶保证把你洗得白白净净的!”周仪冲着小元挑眉,小元觉得周仪就像是故事书里的狼外婆,他死死的搂住莫七的大腿,愣是不松手,周仪从后面抱住小元的小腰。

  “来来来,听话!”

  “爹地……”小元可怜兮兮的盯着莫七,那眼神明显在说救救他。

  “好了,二婶,他之前就和我说一起洗澡来着。”

  “你自己洗澡就够费劲了,还要照顾一个小的,走吧,奶奶帮你!”周仪似乎还不死心。

  “奶奶,男女授受不亲啊!”小元哭丧着脸。

  “你才多大点啊,毛都没长齐呢,和我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召南叔叔以前向你这么大时候我还给他洗澡呢!”

  小元瞬间满头黑线,话说我根本不想和他比好么?

  “二婶,您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我带他洗澡就好了。”

  周仪叹了口气,看了看纪卿,“你照着点。”纪卿点了点头。

  刚刚吃了饭,纪卿推着轮椅,三个人一起进入莫七的房间。

  他的房间都是窗帘都是暗色系的,窗帘都是拉上的,让整个房间色调显得有些暗,但是房间的陈设却是暖色系的,昏黄却温暖柔和的黄色灯光细细的铺洒在房间中,给人感觉舒适而又温暖。

  莫七的房间没有香水味,没有清洁剂的味道,只有淡淡的薄荷味,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带着一点药味,虽然特别但是并不难闻。

  “好了,有什么需要我给你拿的么?”

  这还是纪卿头一次“伺候”莫七洗澡,所以显得有些紧张不安。

  “妈咪,你淡定一点,爹地又不是和你一起洗澡,我都不紧张,看你脸红的!”小元忍不住吐槽。

  莫七抬头看了一眼面颊绯红的纪卿,看起来真是诱人,真想狠狠咬一口。

  小元叹了口气,他伸手甩了甩自己手上的换洗衣服,“你俩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你们是准备深情对望多久啊,真是看不下去了。”

  “我是想问你妈咪,你要是想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洗。”

  纪卿瞪了莫七一眼,在孩子面前还不正经。

  “妈咪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小元异常坚定。

  “为什么?”莫七笑了笑。

  “妈咪这点底线还是有的。”小元瘪瘪嘴。

  “别闹了,赶紧洗澡去。”

  “小元,你先去放个水。”莫七支开小元,小元觉得这两人腻腻歪歪的,早就看不下去了,直接进入浴室。

  “那你帮我拿个换洗衣服吧,睡衣在靠近最里面的柜子中,然后里面穿的衣服则是在下面的抽屉中。”

  纪卿点了点头,帮莫七找了一套睡衣,只是当她抽开抽屉的时候,额……

  内裤么?她的脸瞬间爆红。

  莫七兀自一笑,“怎么?不好选择就随便找一个你喜欢的。”

  什么叫她喜欢的,她喜欢个屁啊!

  纪卿的手放在抽屉边缘,这手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

  “你在怕什么?”莫七扭动轮椅,打算过去。

  纪卿一咬牙,一闭眼,随手拿了一条,直接将内裤裹入睡衣中,直接塞给了莫七。

  “赶紧进去!”

  “卿卿,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啊!这条内裤我就穿了一回,本来都想扔了的,没想到……”

  纪卿压根没注意内裤的颜色和款式,他娘的,她脸红得不行,哪里有空管这些啊。

  而此刻莫七从暗灰色的睡衣中慢慢的抽出了那条内裤。

  卧槽!

  大红色的!

  纪卿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是本命年的时候我妈送我的,我就过年应应景穿了一次,没想到居然被你翻出来了,你很喜欢这个颜色!”

  “喜欢你个头,还不赶紧进去!”纪卿心里却在咒骂,这明明那么多颜色,怎么偏偏就……

  纪卿推着莫七的轮椅将他推入浴室中,莫七扭头看了一眼纪卿,“你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可以买情侣款!”

  “洗你的澡去!”纪卿说着一把将浴室的门关上。

  里面传来了莫七低低的笑声,纪卿伸手摸着脸,肯定是浴室的温度太高了,所以才这么红的,肯定是的。

  纪卿伸手拍了拍脸,你脸红什么啊,他身上更私密的地方你又不是没碰过,你现在害羞个什么劲啊,清醒一点!

  只是浴室中传来的两人对话却让纪卿瞬间不淡定了。

  莫七的浴室是专门给他设计的,有扶手,而且还有一些台阶,甚至有拐杖,墙上还设置了一些紧急按钮,浴池旁边还堆满了一些中药的药包,小元放好水,扭头看着莫七居然在盯着内裤发呆。

  “爹地,你笑得好猥琐。”

  “哪里猥琐了,赶紧脱衣服下水。”

  “你的品位真独特。”小元砸吧嘴,喜欢这么闷骚的颜色。

  “这是你妈咪选的。”

  “我就说嘛,妈咪就是看上去高冷,但是内心很火热的!”

  然后浴室中传来了父子二人的笑声。

  纪卿此刻真是恨不得将小元的嘴巴缝上,死小孩啊,胡说什么啊,而且这两个人是在比谁的声音大么,居然笑得一个比一个声音大。

  “爹地,你背过去,我要尿尿!”小元轻轻咳嗽一声。

  “你做的你的啊,我不看你。”莫七此刻已经脱了上衣,正在艰难的脱裤子。

  小元见莫七无暇顾及自己,只是他刚刚开始尿尿……

  “你这姿势挺不错的!”

  “咳咳……”小元被吓得一点尿意都没了,只是回头瞪了莫七一眼,“哼——”

  “好了,不闹你了,憋尿可不好。”

  “被你吓没了。”

  “我说话还有这种效果啊!”莫七轻轻一笑。

  待到莫七脱下裤子,双手撑着浴池边的扶手慢慢滑入浴池,动作很熟练,但是依旧很缓慢,而小元的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莫七的双腿。

  莫七一直穿着长裤,所以小元从未正视过莫七的双腿,他的两条小腿都是各种伤痕,除了那种因为撞击摩擦造成的伤痕之外,还有一些像是蜈蚣一样的缝合伤口,看起来格外狰狞。

  小元眼睛呆呆的盯着莫七,莫七入水,伸手撩了一下水,小元才回过神,“看什么呢。”

  “爹地,你的腿不疼么!”

  “疼啊,怎么不疼,只是现在不疼而已。”莫七笑得轻松,其实刚刚出车祸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双腿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真的想过轻生,对于他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爹地,你到底为什么出车祸啊?还这么严重?”

  莫七腿的事情,一直算是所有人心头的一个禁忌,大家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都不会随意提起。

  “意外而已,怎么,很可怕?”

  “不是!”小元摇了摇头,“只是觉得当时肯定很疼吧。”

  “手给我!”莫七伸手过去,小元将手放入莫七的手中,莫七将小元拉到自己身侧,伸手带着小元的手,慢慢的靠近自己的小腿。

  小元有些抵触,不能说是抵触,他害怕,因为他已经摸到了那种坑洼不平的伤口,他心里害怕,甚是想要缩回手。

  “爹地,我……”莫七力气比小元大很多,他就是不松手。

  “别怕,你小心点摸一下,其实没什么可怕的。”

  小元的手颤抖,莫七将他的手放在小腿上,“其实我倒是要感谢那次的车祸,若不是这个事情,我也不会来维城,遇到你妈咪,然后有了你。”莫七伸手搂着小元的肩膀。

  “当时肯定疼死了。”小元咬了咬嘴唇,他的手触碰到了一处针线缝合的地方,那个地方突出,小元甚至摸到了小腿骨边上的钢板,他身子一抖,“爹地,你……”

  “怎么,觉得我很可怜。”莫七低头看着小元。

  小元从来都不是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可是在他看见莫七的双腿时,他的鼻子就开始冒酸水了,只是他死死地憋着,可是此刻莫七伸手捏了捏他的脖子,语气十分温柔。

  “小元,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

  小元死死地咬住嘴唇,虽然他们父子二人相处时间不长,但是血浓于水,这是骗不了人的,小元对莫七的感情,从第一次见面就产生了,莫七在他心里一直都是那种在不动声色间可以出奇制胜,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人,其实在他心里,莫七一直都是很完美的。

  虽然腿有残疾,可是小元从不觉得这是他的缺点,只是此刻看见狰狞的伤口,他却再也绷不住了。

  眼泪居然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莫七会心一笑,伸手抬起小元的脸,“小元,其实我并不觉得那次的车祸对我来说是打击,甚至是挫折。”

  “可是……”你明明可以站起来的,但是现在!

  “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的,在意外面前,人是很脆弱的,就算我在京城如何呼风唤雨,在这种事情面前,我也是个普通人,我会受伤,我也会疼,会痛苦,会绝望,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

  “并不是哭泣,甚至放弃,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苦难,我们要做的就是迎难而上,你要知道,上帝不会将门窗同时给你锁死的,我虽然不能行走,但是有了你们,其实这也是他给予我最好的礼物。”

  莫七伸手带着小元摸了摸自己最长的缝合伤口。

  “当时做手术的时候,我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在手术台上,我就对自己说,如果你没死,你一定会比任何人都坚强勇敢,鬼门关都走了一遭了,你就是无畏的。”

  小元咬着嘴唇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和你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大家只是个普通人,会笑会哭会难过会伤心,甚至会死亡……苦难给予你的不只是痛苦,还有坚韧和不屈,爹地收获了,所以我并不觉得我是可怜的。”

  “我和你妈咪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人生的路是你自己走的,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就算是任何人可怜你,你也不能自怨自怜,或许我说的现在你不能全部理解,以后你就会懂了。”

  小元沉默不语。

  纪卿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这两个人在里面干嘛呢,刚刚还嘻嘻哈哈的,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纪卿又等了十几分钟,敲了敲门,“你们还没好么?半个多小时了。”

  “你进来吧,我们快好了。”莫七声音传来。

  “你们穿衣服了?”纪卿狐疑的问,其实她主要是问莫七有没有穿衣服。

  “放心,我这个样子,也不可能裸奔偷袭你的!”莫七轻笑。

  纪卿叹了口气,她也是怕小元一个孩子应付不来,等了两三分钟,推门进去。

  浴室中云雾蒸腾,莫七已经穿好衣服坐在轮椅上,只是他的裤脚是卷起来的,小元端着小凳子,坐在莫七面前,手中拿着一条毛巾,正在帮莫七擦腿。

  纪卿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的,聪明得很,或许也是因为这样,他对很多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专注很久,而他现在认真仔细,甚至带着一丝虔诚的帮莫七擦腿。

  动作极其小心,生怕碰着莫七一样,然后慢悠悠的将莫七的裤腿放下,“爹地,不疼吧。”

  “不疼。”莫七摇了摇头。

  “爹地,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小元说得异常笃定。

  莫七点了点头,纪卿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嘴角微微上扬,这洗个澡还能洗出革命友情了!

  纪卿扶着莫七上床,这折腾了一下之后,浑身又是出了一些细汗。

  “我回房洗个澡,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纪卿帮莫七拉了一下被子。

  “不赏个晚安吻么?”莫七伸手勾住纪卿的脖子,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晚安。”

  “嗯,晚安。”毕竟小元在这里,纪卿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她和小元刚刚出了房间,小元就十分严肃的看着纪卿,“妈咪,有个事情我必须和你说一下,我们找个地方吧。”

  “客厅吧,正好渴了。”纪卿一笑。

  两个人到了客厅,纪卿给小元倒了一杯牛奶,自己则喝了白开水,“什么事?”

  “我觉得你对爹地的态度应该好一些。”

  “额?”最近是怎么了,这一个两个的,都要自己对莫七好一些,这不是最关键的,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口气怎么说得好像自己每天都在欺负莫七一样啊。

  “妈咪,我觉得爹地是个值得你喜欢的男人!”小元那一脸的认真严肃,倒是纪卿从未见过的,纪卿立马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嗯,我知道。”莫七是个值得喜欢的人。

  “那你就该对爹地好一些啊!”

  “我对他哪里不好了!”纪卿语塞。

  “那你总是冷冰冰的,爹地亲你一下,礼尚往来,你也该吻他一下啊,而且爹地行动不便,你这个做妻子的,不应该全天陪伴左右么,你再看看你,还分房睡!”小元越说越激动,纪卿看着小元噼里啪啦吐出一大堆自己的不是。

  心里有些诧异,这洗个澡,半个多小时的功夫,这是被洗脑了。

  “你不会是想要妹妹了吧!”纪卿打断小元。

  小元简直要被纪卿蠢哭了。

  “妈咪,我和你说得这么认真严肃,你就不能认真一点么!”现在不是讨论妹妹的问题好么!

  “好的,我都知道了,我会慢慢改的,这还不行么?”纪卿笑了笑。

  “反正你要对我爹地好一点,这个男人很不错,你要珍惜!”小元说着捧着牛奶就往楼上走。

  纪卿摇了摇头,将水杯中的最后一口水喝下。

  “妈咪,你记得给爹地送一杯牛奶,有助于睡眠。”小元上楼梯上了一半又扭头看着纪卿,“不过你要给你生妹妹也不是不可以!你们自己安排!”

  “咳咳……”纪卿这口水刚刚到喉咙处,直接呛入了肺部,咳得她脸红脖子粗的。

  而小元则是捧着牛奶进入自己的房间,只是这脑海中还是不断响起莫七的话,这就是和爹地相处的方式么?以前纪卿可从来不会和自己说这种话题,最主要的是还是在洗澡的时候。

  看样子,自己以后可以多找爹地一起洗澡。

  而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母子二人的对话,被周仪听得一清二楚。

  她是睡不着,准备下楼弄点吃的,没想到就听见了他们母子的对话。

  其实周仪一开始打算撮合纪卿和莫召南的,所以对纪卿她了解了一些,自己也觉得是个好姑娘,只是莫召南没福气,倒是便宜莫七这小子了。

  反倒是纪卿,敲了莫七的门一下,愣是没动静,他的门并未上锁,纪卿就直接推门进去了,莫七居然已经睡着了。

  他的睡相很好,不过他睡觉的时候,倒是敛去了身上给人的那股若有似无的压迫感,平静安详的像个孩子,纪卿将牛奶放在他的床头,刚刚准备扭头离开,忽然想起了小元说得礼尚往来的事。

  她在床边足足站了五分钟,才轻轻俯身,就想个小贼一般,怯生生的,随着她的靠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莫七呼出来的若有似无的气息,喷洒在纪卿的脸上,纪卿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迅速撤离,这离开的动静有点大。

  她一关门,莫七就睁眼,伸手摸了摸额头,偷偷摸摸得像个兔子。

  第二天一早

  纪卿下楼的时候,莫七手中捧着一摞报纸,不过看报纸的名字都是京城当地的时报,“爹地,你今天心情好像很不错啊。”小元正一遍一遍的在面包上涂抹草莓酱。

  “嗯,昨晚做梦有个兔子亲了我一口,就跑了!”

  “那肯定是个可爱的兔子,不然你咋笑成这样。”小元刷了一层酱,恨不得将草莓酱都涂抹在面包上。

  纪卿下楼的脚一顿,险些栽倒,莫七只是一笑,将报纸折叠好,从小元手中拿过面包,又拿了一块面包盖在上面。

  “爹地,我不要两片面包!”

  “酱太多了,吃多了容易蛀牙!”莫七将面包递给小元,“还容易发胖,以后找女朋友就难了。”

  小元嘴角抽了抽,使劲儿的咬了口面包!

  我真后悔昨晚帮你了。

  而此刻Ada和艾斯循着网上找到的地址已经摸到了纪家。

  “艾斯,你特么的你能靠谱点么?你不是说就五六分钟的路程么,老娘走了快半个小时了,这地方呢!”Ada撑着伞,还踩着高跟,此刻觉得脚都要断了。

  “网上明明是这么说的啊,我怎么知道这里的路况没有更新啊!”艾斯滑动手中的手机,“应该快了吧。”

  “快了就好,到卿卿那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洗澡!”艾斯立刻举手回答。

  “不是,我要立刻撕了你!”

  “太残忍了!我还是个孩子。”艾斯叹了口气。

  而此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这不是?”艾斯指着刚刚从超市出来的人,狐疑的盯着Ada。

  Ada则观察着这个人,浅粉色上衣,牛仔裤,中跟尖头皮鞋,长卷发随意披散着,显得清丽脱俗,尤其是那一张和纪卿一模一样的脸,显得格外惹眼。

  现在只要搜索维城,首先跳出来的就是关于纪家的各种恩怨情仇,所以Ada和艾斯对她也是有所了解,还是他们没想到,这纪暧的真人会和纪卿那么像,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这眼神却差得不止一点点。

  纪暧的眼中带着一丝哀怨,而且她的眼睛没什么神采,让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些没精神。

  “这是老大的妹妹啊?”艾斯盯着纪暧,长得还真像啊。

  “赶紧去问一下老大在哪里,这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啊。”Ada和艾斯本来是准备侵入纪卿的电脑的,可是都失败了,所以只能想着先来这边看看,没想到这就遇着纪暧了。

  “你去吧,姐姐休息一下!”Ada说着就一蹦一蹦的蹦到一边的路灯下,伸手扶着路灯,一只手脱下脚上高跟鞋,伸手揉了揉脚后跟。

  “破鞋,把我的脚后跟都磨出了一个水泡!”

  对于Ada这种不顾形象的行为,艾斯已经见怪不怪了,“谁让你这么臭美了。”

  “你再说一句,我拿鞋子砸你信不信!”

  Ada说着拿着鞋子,就朝着艾斯比划了一下,艾斯立马扭头,朝着纪暧走过去。

  这里是别墅区,就算是超市门口,都没有什么人,纪暧从包中拿出车钥匙,刚刚将车子的车门拉开,准备将购物袋里面的东西装进去,忽然一只拿着手帕的手从后面伸出来,直接捂住了她的口鼻。

  “卧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人在干嘛啊!”艾斯惊愕的捂住嘴巴!

  “啪——”Ada直接一只鞋子飞了过去,砸在他的后背上,疼得某人瞬间龇牙咧嘴。

  “你干嘛啊!”艾斯低咒。

  “你干嘛啊,还不赶紧救人!”

  那人本来以为艾斯肯定掉头就走,没想到,他居然直直的朝着自己跑过来,被艾斯分了神,他的手一松,纪暧立刻有了机会,立刻将男人的手从自己的嘴巴处拉扯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购物袋中的东西洒落了一地。

  而纪暧只是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居然是你!”

  那人却忽然一招手,从一辆车上瞬间跳下来三个人,直接朝着纪暧冲过去。

  纪暧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束缚,直接朝着艾斯跑过去。

  “我去,怎么忽然冒出来这么多人!”

  纪暧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跑,身后的四个人对她紧追不舍,忽然一个人扯住了纪暧的衣服,直接将她往后拖拽。

  而此刻艾斯已经跑过去,抬脚将那人的手踢翻,“你们干嘛,我要报警了!”

  “最近的派出所距离这里也要半个小时的车程,等警察来了,都晚了,兄弟们,给我上,连这个男人一起抓了!”男人咬牙切齿的说。

  艾斯此刻已经将纪暧护在了身后,纪暧伸手扶住艾斯的衣服,“我告诉你,你若是敢动我一下,我饶不了你!”

  “呵——你以为你是谁啊,纪家都垮了,你还以为你是纪家小姐么,你现在不过是被沈穆清抛弃的破鞋罢了,整个围城谁不知道你啊,怎么,还在我的面前装纯洁,装清高,别特么的笑死人了!”

  这人说话难听低俗,就是艾斯都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而纪暧攥紧拳头,咬了咬嘴唇,“那又如何,我告诉你,就算是纪家落魄了,我也比你强,你最好祈祷警察来得晚点,不然你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Ada早就拿出了手机报了警,瞬间通知了纪卿,这事儿他们也不好解决,毕竟还牵扯到纪暧。

  “呵呵,那我就要看看,是警察来得快,还是我们动作快了,兄弟们,给我上!”

  说着有两个人就朝着艾斯冲过去,艾斯身手虽然一般,但是对付两个小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一脚踢飞一个,又一脚将另一个踹翻。

  而此刻Ada注意到有个人居然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匕首。

  “我勒个去,要不要玩这么猛!”Ada低声咒骂。

  而刚刚被艾斯踢飞的两个人又一次进行了反扑,艾斯还要护着纪暧,完全没有时间和经理注意到另一边的情形。

  Ada咬了咬牙,脱下了自己的另一只鞋,直接朝着那人的扔了过去。

  说来也巧,打到了那人的手臂,那人手一抖,刀落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人齐齐望向Ada,Ada本来靠着路灯,他们就以为是个路人,没想到……

  “不好意思啊,两位大哥,我就是路过而已,刚刚就是手滑,手滑,我马上走,马上走……”

  Ada此刻双脚*,地面被太阳晒得发热,她也难受啊。

  而艾斯此刻好死不死的冲着她喊了一句:“Ada,你快报警啊!”

  “我去,你特么的智障啊!”Ada忍不住咒骂,这人要不是和自己一起玩电脑,Ada真觉得他的智商有问题,这时候,你喊我做什么啊,真是够了。

  “你怎么骂人啊!”艾斯一边应付对面的两个人,一边还得和Ada说话,显得有些吃力。

  “这个女人是一起的么?长得还不错,一起抓了吧!”为首的男人打量着Ada,似乎对她很是满意。

  Ada真是欲哭无泪啊,这特么真是无妄之灾啊,警察叔叔啊,你怎么还不来啊,我就是个弱女子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赶紧来救救我啊。

  只是他们没想到首先来的人居然不是警察,而是纪卿,纪卿本来打算去军区的,途中接了电话,就直接驱车赶了过来,这一路闯了不知道多少的红灯。

  那些交警本来都想开车去追了,只是看到那牛哄哄的军区牌照,又瞬间蔫了,只能看着那辆挂着军牌的路虎车在车流中穿梭,车速还飞一般快!

  纪卿的车子刚刚挺稳,她就从车上跳下来!

  “老大!”“姐姐!”

  这三个人见到纪卿,简直像见到救星一样,纪暧则直接跑到了纪卿那边,艾斯这边的两个人都已经停手了。

  倒是Ada那边……

  Ada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树袋熊一样,死死的搂住那个路灯杆,而那个男人还在死命的拉扯她的衣服。

  “你给我下来,下来!”男人都觉得累了。

  “老娘又不傻,凭什么下去啊!你给我滚开,滚开……”

  “下来,下来……”

  纪卿伸手扶额,Ada却是一点拳脚功夫都不会,这会儿好了吧,居然和匪徒玩起了这个。

  而纪卿扭头看向为首的男人,还真的是熟人啊。

  “没想到你还有胆子再次回来。我还以为你已经逃窜到别的省份了。”纪卿伸手活动了一下筋骨,慢慢的朝着几个人靠近。

  那个男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看见纪卿的时候,眼中迸发出了一股摄人的寒光。

  “我都是被你们这对姐妹害惨了,你们一个个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就真的可以为所欲外么,我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从你们这里讨点利息回来!”

  “呵呵,说得好像你打家劫舍都是我唆使你一样,你也是个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你自己是非不分,助纣为虐,还要怪别人,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啊!”纪卿对于这种观点简直无语。

  “要不是你们姐妹,我也不会沦落到被通缉的地步,都是你们造成的,反正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是要找你们姐妹报仇的,这下子好了,一来来一双,也省的我再找了,这次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那人说得咬牙切齿。

  Ada此刻一蹦一蹦的走到了纪卿身边,双脚疼得难受,“老大,你特么的强奸他,还是撩他老婆了,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啊,口口声声要教训你!”

  “行了,你闭嘴!”从她口中从来就没有一句好话。

  “我说的是实话啊,他这话说得好像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难不成你对他始乱终弃了?这人长得这么猥琐,也不符合你的审美啊!”Ada啪嗒啪嗒的说着,艾斯直接从身后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是不是受刺激了啊,没看见对面男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么!

  “纪卿,纪暧,反正今天我一定要给你们点颜色看看!给我上!”

  那三个人说着就朝着纪卿冲过去,而那个人居然直接跳上车,纪卿眸子一紧,“Ada,开车,上去截住他的车!”

  Ada点了点头,扯下艾斯的手,“你这熊孩子,别在这里碍事!”Ada说着直接上车,发动车子,直接朝着那人的车子开过去。

  而那三个人之前就有过打斗,显得有些体力不支,纪卿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三个人解决了!

  而她还没转身,就听见了“砰——”的一声!

  纪卿立刻满头黑线,那个匪徒的车子直接被某人撞翻了。

  Ada直接跳下车,指了指那个车子,冲着纪卿一笑,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那表情就是写着三个字,

  快夸我!

  纪卿叹了口气,“他出去就有一条路,你把车横在路边就好了,谁让你把它撞翻了,你以为演电影啊,这车子是公家的,撞坏了又得和上面解释一大堆!”

  艾斯捂嘴偷笑,“Ada开车过去两百米,车子发动到撞上的速度不会太快,这个撞击速度和冲击力,对车子的损伤不会太大!”

  而此刻警车已经开到。

  一看到这架势,又看了看纪家两姐妹,似乎明白了什么。

  “纪少校,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纪卿之前在这一带遇袭过,当时处理的人就是此刻过来的民警,他看到纪卿,心里面有种莫名的紧张感,这不会又闹出什么乱子啊,上次的那个人逃走了还没抓到呢!

  “喏——”纪卿指着地上的三个人,又指了指侧翻在一边的面包车,“这四个人意图谋杀!”

  那地上的三个人一听谋杀两个字,吓得顿时魂飞魄散,他们明明就是想要吓吓她们而已。

  “地上面还有匕首,可见还是有预谋有准备的谋杀,这个事情你们一定要好好处理!”

  “肯定啊,来人啊,赶紧把人带走!还有车上那个,赶紧弄出来!”几个民警立刻开始行动!

  而车上的那个人被Ada那么一撞,脑子昏呼呼的,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而他清醒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逃出去,当他从车门处爬出来的时候,外面等着他的就是两个拿个手铐的警察。

  那人心里一紧,顿时面如死灰。

  另外的民警心下诧异,“这人不是?”

  “就是之前袭击过我,一直逃窜在外的人,那个黄发男子,这朗朗乾坤居然就出来行凶,完全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啊,也是太嚣张了!”纪卿不介意在添油加醋。

  “警察同志,这事儿你们一定要好好处理,我就是去趟超市,就遇到这种事,你们可是有责任的啊!”最起码治安出了问题。

  “嗯嗯,我知道,还不赶紧麻利的,把人带走!”

  说话间四个人已经被押上了警车。

  纪卿扭头看了看纪暧,“怎么样,你没事吧,没伤到吧!”

  “我没事,多亏了,这两个人,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他们。”

  “不用客气,你是老大的妹妹,这是应该做的!”艾斯抓了抓卷发!

  “要不中午去我家吃饭吧,反正不远,我刚刚买了菜,哎呦,我的东西……”纪暧说着连忙跑去自己的车旁。

  纪卿看了看艾斯和Ada。

  “我让你俩去军区,你俩这是在干嘛!”

  “我们不是要勘察一下地形么,为军演做准备!”艾斯还生怕纪卿不相信,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们军演又不这里,你是不是傻!”纪卿简直无语,这理由过于蹩脚!

  “我说老大,你们聊天归聊天,谁帮我把鞋子捡过来啊,我这脚快受不了了!”Ada简直要哭了!

  她敢保证,老大一定是故意的!

  ------题外话------

  其实写到莫七对小元说这番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很酸涩,可是写出来之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个味道……

  我真的不擅长煽情么,哇——

[读者须知]:下一篇:104 渣父领盒饭(戳戳戳)-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