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107 殉职,莫召南自责-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8 两只老狐狸的日常-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纪卿一行人并没有全部都尾随过去,莫召南、纪卿、Ada和钱穆四个人率先跟了上去,而剩下的四个人则在原地留守,有什么情况能够负责接应一下,而且八个人一起跟踪,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整个丛林都安静了下来,只是不时传出一些虫子的叫声,整个环境变得愈发诡异。

  夜色渐渐黯淡下去,夜幕给他们的追踪打了一个很好的掩护,他们窸窣的移动声,被虫子的声音很好的掩盖了但是也给跟踪带来了许多的不便,尤其是你还要面对是不是窜出来的小动物甚至是毒蛇。

  纪卿低头看着对方的信号源,“在往前面走,马上就到边境了,看样子这群人的目标就是边境那边。”

  这群人若是出了边境的话,就不好办了,弄不好还会引起国际纠纷。

  而此刻大本营中,红蓝双方的指挥官也都汇合了,所有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喂喂喂——纪少校,听得到我说话么!”是莫其学的声音,纪卿拿起了对讲机。

  “首长,我在!”纪卿声音略带一些嘶哑,她尽量压低声音。

  “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

  “目前还在沿着信号源追踪,信号的位置在边境那边,我有点担心,那群人若是出镜了,我们就没有办法继续跟踪了!”

  “只要在我们境内,就一定要将这群人抓获!”莫其学说得斩钉截铁。

  “首长,但是我们不是给所有人都安装了追踪装置了么,可以启动这个,我能入侵组织内部系统么!”纪卿最后这话说得极其小心。

  “嗯。”莫其学点了点头。

  然后身边的Ada默默的补了一句:“你不是早就入侵了么!”

  另一边的几个首长只是老神在在的喝茶,只是心里都给纪卿记了一笔。

  “其实我是想问他们身上除了当时佩戴的定位追踪装置外,有没有别的!”纪卿瞪了Ada一眼。

  “那个还不够?还是说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些装置!”莫其学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技术人员。

  “首长,被抓的几个人位置一直都很固定,在我军控制范围,一直没有挪动,装置也检测不到任何的生命体征,估计是被他们发现取下来了!”

  莫其学皱眉,“那就没办法了!”

  “那好吧,我自己想办法!”

  简单的对话之后,纪卿发现对方的信号位置居然停止了,莫召南和纪卿对视一眼。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来,整个丛林黑得有些吓人,周围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纪卿屏幕发出了微弱的光,莫召南看了看手表,“十点了,应该是原地调整休息了。”

  “这是我们伏击的绝好机会。”纪卿锁定位置之后,伸手揉了揉肩膀,埋头操作了一整天,现在整个脖子都是僵硬的。

  “那群混蛋,居然把追踪装置都取下来了,这东西还挺先进的,还能检测他们的生命体征,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情况如何了!”莫召南咒骂一声。

  纪卿继续低头盯着屏幕,不打算理会莫召南,可是没想到这厮居然没完没了了。

  “技术部的人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这东西很管用么,怎么一点用处都没有啊,刚刚那边还有一滩血迹,要是真的出点事,谋杀军人的罪名可不是盖的。特么的,这群人都是吃白饭的么!”

  “特么的,好好地军演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真是操心,这群王八蛋,老子要是逮着他们,非要把他们碎尸万段!”莫召南越说越起劲儿。

  “我能插一句么!”纪卿抬头冲他一笑。

  “你说!”莫召南恨不得现在就杀到那群人的阵营。

  “那个定位追踪装置是安放在我们手臂上的,当时你把他们衣服都扒了,连同装置一起扒了,你不会忘记了吧!”

  周围死一般的安静,若不是莫召南现在涂着油彩,他的脸肯定特别精彩。

  五秒钟后,钱穆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

  “啪——”莫召南一巴掌拍过去,“特么的,笑屁啊,不许笑!再笑老子抽死你。”

  “队长!”钱穆说得委屈极了。“我憋不住!”

  “憋不住也给我憋着,我还治不了你了!特奶奶的,等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队长饶命!”钱穆冲着莫召南嬉皮笑脸。

  “行了,都别说话了,召南,你请示一下吧,问一下怎么办,我们是继续等到增援到,还是我们伏击!”纪卿一屁股蹲在地上面,他们和那群人的距离按照匍匐前进的话,也就是半个小时不到。

  “嗯。”

  另一边在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也显得挺为难。

  “我觉得现在伏击是最好的时候,现在天黑,他们肯定是准备原地休息,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比较懈怠,而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那边的人对我们的情况还不了解,趁着这时候将他们一举歼灭。”

  “我觉得这个方法不妥当,我们现在并不了解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而且对方到底有多少人,武器装备更是不清楚,这么贸然进攻,很可能打草惊蛇,到时候很可能会把这八个人也搭进去。”

  “我们也不了解这群人是个什么来路,贸然出手有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我也觉得不太妥当。”莫其学起身,指了指纪卿他们此刻所在的位置,又指了指他们最近援军的位置,“因为不能打草惊蛇,所以我们的援军只能步行过去,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到达那边四点多,天已经蒙蒙亮了,到时候那群人估计已经离开了,这个机会确实又很珍贵。”

  一时间,他们的意见相左,僵持不下。

  “老莫,你一直没说话,你给个意见吧!”

  莫其琛在军中一直很有地位,众人一时间都很难说服对方,只等着莫其琛裁决。

  莫其琛伸手摩挲着下巴,“让他们这个分队继续监察,慢慢靠近那边,最好是能摸清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周济,你马上安排人前去增援,切勿打草惊蛇,让他们有什么情况立刻和这边联络,切勿私自行动!”

  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安排了,所有人对视一眼,都不再说什么。

  纪卿这边得到命令,就慢慢的朝着那边靠近。

  而随着距离的拉近,他们看见了灯光,是车前灯,很亮。

  莫召南立刻通过手势告诉他们避开灯光照射范围,转而向边上挪动。

  经过了接近四十分钟,他们终于在距离地方不远处的地方停下。

  四个男人,坐在车灯下正在吃东西,隐隐约约的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并不是外国人,而且听口音像是本地人,其中一个人身边正放着一把冲锋枪。

  因为车灯太亮了,所以他们车中的情况也能观察到一些,有个男人坐在驾驶室中,歪着脑袋,似乎是睡着了,车中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而就在他们车灯照射的不远处,他们的战友都被绑起来,不过只有三个人。

  那剩下的五个人呢。

  周围安静得有些可怕,纪卿通过一个小型的发报器,将消息传送回了本部。

  “他们貌似真的是军人,这要是被军方盯上,我们就完了,按我说的还是将他们放了吧,免得惹祸上身!要是杀了军人,这可就麻烦了,我们就是求财,可不是来送命的。”其中年纪尚轻的男人说道。

  “要是军人,怎么赤身*在那边,而且什么都没有,这荒郊野岭的,怎么可能呢!别听这几个人放屁。”另一个人吃着碗中的泡面。

  “他们有一个身上面还有枪伤,看这体格,我觉得这事儿玄乎!”

  “那也没办法啊,要不我们把他们抓了,要不就只能等着他们抓我们,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那人双手一摊,显得很无奈。

  其实话也是这么说,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不过这笔生意的利润实在是太丰厚了,他们又舍不得放着这样的机会给它白白浪费了。

  “不过这个地方最近都在戒严,我都和老大说了,最近查得紧,要不这个单子就别做了,等到这阵子的风头过去了再说!我这心里面总觉得不踏实!”

  “特么的,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出赚钱的,要是一点风险都没有怎么可能,等明天天一亮,和对面的人交易结束,你分到的钱,够你花一辈子的了!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有风险的,刀口上舔血的买卖,你以为这钱来得这么容易啊!”

  “我总觉得这三个人不简单,而且你不觉得这周围安静得有些可怕么!”

  “又不是第一次出来了,这条路平时也走,就是警察都不过来,深山老林的,安静很正常!反正无聊,要不我们也打个牌,消磨一下时间。”

  看样子这群男人是并不打算睡觉了。

  而随着这边的消息逐渐发回去,本来准备收网的本部人又迟疑了。

  因为他们要进行交易,若是可以将买家卖家一网打尽的话,这样自然再好不过了,而且他们交易的时间是天亮,到时候他们的援军也到了,完全应付得来。

  纪卿四个人只能在这里等着。

  到了后半夜,气温变得越来越低,而纪卿的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却不敢动弹一下,太安静了,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暴露,而钱穆眼睛睁得浑圆。

  他应该是第一次面对实战吧,整个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抖擞的,纪卿闷声一笑,果然年轻就是好啊。

  慢慢的天色渐渐亮了,那群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将他们三个人直接扔进了车后,几个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出发。

  纪卿和莫召南对看一眼手表,时间提前了。

  莫召南忽然动作了,纪卿伸手按住他的胳膊,示意他别动作。

  莫召南给了纪卿一个安心的手势,整个人就像是一头迅猛的捷豹,在从林冲穿梭着,他慢慢的靠近他们的车后,他们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嬉闹,完全掩盖了莫召南发出了细微动静。

  车后的三个人嘴巴都是被封住的,而他们也注意到了后面的莫召南,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锁在莫召南身上。

  而随着车子引擎发动,莫召南从腿部拔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扔到了车后。

  “哐啷——”

  “什么动静!”

  “能有什么啊,这个破车估计要坏了!赶紧走吧,收钱喽!”

  车中的人一个人立刻拿脚将匕首夹住,小心的藏好,给了莫召南一个安心的眼神。

  等到车子开走,纪卿才瞪了莫召南一眼:“你疯了,要是被发现,我们一群人都得死。”

  “他们已经熬了一整夜了,精神不济,加上马上要进行交易了,他们思想很懈怠,待会儿若是要进行反扑的话,那三个人很可能会被变成人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是个定时炸弹!”莫召南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

  “反正你私自行动就是违反军纪!”纪卿死死瞪着莫召南。

  “好了好了,现在看来不是没事么,赶紧走吧!”莫召南示意纪卿跟上去。

  交易的地点还是在他们国家的境内,但是就在三百米的地方赫然树立着一坐分界碑,若是再往前一些,马上就会进入别国的境内,他们这群人还真是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了。

  在这种地方交易!

  这个地方并未被开发,因为地理位置又比较敏感特殊,所以到这个地方的人少之又少,而且这种丛林地带,随时都会有不可想象的危险,普通人也根本不会到这边来。

  随着一阵车子引擎声的靠近,他们看见了从境外开过来两辆车,大致推算,又来了八个人左右,加上现在的五个人,一共是是三个人。

  纪卿和莫召南同时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提前了。

  “呦——这交易你们老大怎么没来。”

  “high哥,我来不是一样的么!老大最近身子不太好,所以这次交易交给我全权负责了!大家都是熟人了,不用这么见外吧!”

  “难不成他是准备退休了么,你算个什么东西啊!再说了,我们这一行,做熟不做生。”那人说话的时候拽得不行。

  对面那人脸色微怔,继而一笑,“high哥,我们也是老熟人了,给点面子,兄弟们,把货拿出来!”

  说着一群人就从车子中拿出了一个24寸的密码箱,当面打开。

  对面立刻站出来一个人,从箱子中拿出了一包透明塑料包,里面装着白色的结晶状物体。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出来办事怎么还绑了三个人,你们兄弟?不听话?”high哥的视线在被绑住的三个人身上面游离。

  “不是,路过的时候就忽然看见了,直接和我们干起来了,我就把他们给抓起来了。”

  “既然不是你们的兄弟,就直接做了吧!”与其相当轻松。

  可是纪卿和莫召南心里却一紧。

  此刻援军没到,不过他们自己的剩下的四个人却已经在附近埋伏起来了,加上被绑住的三个人,一共是一个人,对方十三个人,还是有胜算的。

  “行,high哥高兴就成!还不赶紧动手!”

  这话说完,其中一个人就从怀中拿出了一把手枪,直接对准了其中一个人的头部,别的人还在讨论这次毒品的成分,对已即将在他们面前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

  而此刻大本营那边也已经得到了消息,“首长,援军十分钟内到达,可是我们的兄弟撑不了那么久了!”

  莫其琛沉吟片刻,“动手吧!注意安全!不能生擒的话就地处决!”

  “是!”

  纪卿这边立刻得到消息,莫召南立刻和所有人做了个手势。

  那个人的手已经慢慢地扣动扳机,而莫召南此刻举着枪,瞄准!

  “砰——”直接射中那人的手腕!

  “啊——”那人枪瞬间掉落,发出了惨烈的叫声,而此刻对面的十二个人都立刻举起枪,开始环顾四周,“是从那边射过来的!”被射中的匪徒指着一边的草丛。

  而莫召南示意纪卿和Ada躲在后面,“钱穆,掩护我,我先上去!”

  作为队长,莫召南从来都不会让兄弟们身先士卒!

  钱穆点了点头。

  莫召南又一次举枪射击,不过他还没有射击,对面五六个人已经拿枪朝着这边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卧槽!要不是老子穿了防弹衣,这是要被打成筛子了!”莫召南只能躲避,可是莫召南的防弹衣是演戏用的,立刻冒出了红烟,位置是彻底暴露了。

  幸好另一个分队已经开始射击,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莫召南这才松了口气,立刻开始反击。

  对面的人本来就是社会纠集起来的一群小混混,他们就算是会用枪,杀过人,他们毕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这准度明显不够。

  很快在对决中就立刻处于下风,而此刻那三个人拿着匕首已经将捆绑的绳索解开,他们里应外合,打得这群人措手不及。

  “特么的,你们居然绑了当兵的,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么,还不赶紧跑!”high哥说着拎起箱子就准备跑。

  “你们还没给我钱!”一看对方要走,这边也急了。

  莫召南没想到,这群人居然开始窝里斗了,正好给他们机会。

  “特奶奶的,给我松开,难不成都想死不成他们追不到境外,还不赶紧和我跑!”high哥倒是看得清楚,拔腿就要跑。

  纪卿一直躲在一边,她的枪已经瞄准了他,“砰——”射中了他的小腿。

  那人身子趔趄,箱子也被直接甩了出去。

  而他回头一瞪,看见了躲在草丛中的纪卿。

  纪卿直接大方站出来,继续瞄准,“不要再动了,不然我这一枪很可能崩了你的脑袋。”

  而此刻所有人都将人制服得差不多了,“队长,全部活捉,我们没有任何人伤亡!”

  “干得不错!”莫召南绷紧了一天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

  “都绑起来吧!”莫召南随手叼了根草,慢炖炖的走到high面前,“特么的,你不是很能跑么,你刚刚说要杀了谁啊!”

  “我……”那人脸上直冒冷汗,伸手捂住受伤的小腿,声音都显得异常虚弱。

  “莫中校,我能申请穿个衣服么!”那三个人还穿着大裤衩呢,此刻浑身都是伤痕,估摸着被折腾得不轻。

  “差点忘了正事,你们不是八个人么,另外五个呢!”

  “你们走了,他们说这里蚊子多,要自己找大部队汇合!”

  “地上的血又是……”

  “喏——”其中一人指了指自己的大腿内侧,“特么的,幸好只是擦过,这要是再往上去,老子这辈子的幸福就没了!”

  “你应该感谢他射击技术不好,不然你们家就要绝后了!”

  “滚犊子!特么的,吓死老子了!”

  而此刻钱穆估计是好奇那个箱子里面到底有多少毒品,自己倒是走过去,将箱子打开了,里面满满的全部都是白色的结晶状物体,“队长,这次我们是立功了么!”钱穆仰头看向不远处的莫召南。

  “嗯。”

  “这回我妈总不会说我整天游手好闲了。”钱穆笑嘻嘻的。

  而此刻忽然其中一个人挣脱了束缚,他忽然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炸药,虽然只有两个大拇指粗细,可是这东西威力惊人,众人不得不往后退了退。

  “把我们的人都放了!赶紧的,不然我就要这个扔过去!”那人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个打火机。

  “你冷静点!”莫召南心下懊恼,这群人亡命之徒,身上面怎么可能只带了几把枪呢。

  “赶紧把人放了!”

  “若是不呢,你是准备炸了自己还是炸了我们所有人。”纪卿冷哼,这种被人威胁的滋味真不好受。

  那人估摸着也想明白了,对方人多势众,他们这群人基本上都被打伤了,就是放了他们也走不了多远,最主要的是这次的交易失败,回去了老大也不会轻易饶了自己。

  他往后瞄了瞄,不停往后退,只要自己过了界,他们肯定不会追着自己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

  “你们都别动,这个炸弹威力很大的,你们不想死的就别过来!”

  他虽然这么说,但是毕竟他只有一管炸弹,就算威力再大,这种炸弹的威力范围也是有限的,况且这明显就是自制的那种。

  莫召南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逃窜,慢慢的一群人将他呈半包围围住。

  那人的手颤颤巍巍的,其实他他也是个贪生怕死之人,面对他们的步步紧逼,他也显得越发紧张不安,就是拿着打火机的手都开始颤抖了。

  此刻钱穆忽然瞅准了机会,在他手抖的瞬间,直接扑上去,那人猝不及防,整个人身子往后栽倒,打火机也被甩到了一边,炸弹还被他死死地攥在手里。

  钱穆直接和他扭打在一起,胜负已分,众人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可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这种自制的炸弹有一个最大的劣势,就是不稳定,他们反复扭打,炸弹不时磕碰地面。

  “射杀他!”

  莫召南一瞅形势不对,立刻命令道。

  可是他的话音未落,忽然传来了响亮的炸裂声,一团灰白色的烟雾瞬间将那两个人围住。

  众人都傻眼了,而等到烟雾退去之后,雾中的两个人都已经是血肉模糊了。

  “钱穆,钱穆——”莫召南直接冲过去,那人的手还死死地扣住钱穆的身体,炸弹就是在钱穆的胸口直接炸裂开的,他的衣服整个都被炸没了,浑身全部都是灰黑色,头发都烧焦了,他的手颤抖着,整个人抖动得异常厉害。

  而那个拿着炸弹的人早就已经死了,但是他的手还死死地扣住钱穆的身体!

  莫召南伸手用力将两个分开,“钱穆,钱穆,撑着,撑着,没事的……”

  Ada拿着急救箱过去,但是一看他的伤势,也知道大势已去。

  他的肋骨都能看得见,气若游丝,急救箱中根本没有能应付这种情形的东西。

  “队长,这……”Ada站在那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面对死亡,她是第一次。

  “给我给我!”莫召南直接从Ada手中扯过箱子,直接将里面的东西全部翻出来,里面最多的绷带还有一些预防毒蛇毒虫的血清,莫召南扯过绷带。

  “钱穆,放心,队长不会让你有事的!撑着点,支援马上就到了!”

  因为对讲机一直都是开着的,只要在频道的人都听见了这边的动静!

  “莫中校,你那边什么情况,我们三分钟就到!”

  “特么的,你们是爬过来的么,我不要你们支援了,给我叫医生,叫医生啊!”莫召南大吼。

  “队长……”钱穆焦黑的手扯了扯莫召南的衣服,他根本没有离去,他的周围充斥着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Ada垂着头,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般没用。

  “别说话,我帮你把伤口裹起来,不流血就没事了,没事了……”

  莫召南其实手抖得更是离开!

  纪卿微微别过头,咬了咬牙,走过去,跪在钱穆背后,“给我吧!”

  纪卿就算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她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她接过绷带,小心翼翼的将钱穆的身子裹起来。

  “钱穆,你会没事的,真的会没事的!”

  纪卿承认自己怕了,每次出任务,她最怕的就是面对战友的牺牲,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孩子。

  “纪……少校……”钱穆气若游丝,勉强扯起了一抹笑容,他每次喘息都能够感觉到吐出来的气比呼入的少了许多,他的身子自己清楚,“我……都没说过……”

  “说什么。”纪卿双手颤抖,钱穆的身子抖得十分厉害,纪卿的手总是碰到他的前胸,她的双手很快沾满了鲜血。

  “你……漂亮!”

  纪卿眼泪没绷住,直接落下!

  她直接起身,莫召南却直接拿起绷带!

  “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别说话了!”

  “队长……”钱穆眼睛灰败,没有一丝生机。

  “我疼……好疼……”

  莫召南咬紧嘴唇,“不疼,不疼,止痛剂,我这里有止痛剂……”

  钱穆被分配过来日子不长,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军人之间,革命友情是很快可以建立起来的,孩子还小,可是训练的时候,却从没喊过苦,他现在居然说好疼。

  “我疼……”钱穆猛烈的喘着粗气。

  “有我在,我在这里!”莫召南慌乱的从一边的一堆血清中找到了一个止痛剂,可是他找不到他血管,莫召南手顿的瞬间,一大血从他嘴巴中喷出来!

  莫召南手一抖,“怎么了,怎么了……”

  在作战中一向冷静自持的莫召南此刻慌乱得像个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血就像是喷泉一般,不断地从他的口中溢出。

  莫召南只能慌乱的伸手帮他把血擦掉,“没事的,援军马上就到了,没事了……”

  “唔——”钱穆此刻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他的嘴巴里面都是血,他就是想要将血吐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他的手死死地扣住莫召南的衣服,“……我……能立功……么!”

  “可以,可以,这是你第一次立功,你还没见过奖章长什么样,你给我撑住,我特么的命令你给我撑住!”莫召南的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肩膀,“这是命令,知道么!撑住!”

  “对……不起!”钱穆冲着莫召南一笑,难看得紧。“我要……违背……你的命令了,唔——”

  又是一大口血,所有人都背过脸,莫召南此刻死死地搂住钱穆。

  “别怕,没事的,医生马上就来,别怕……”

  “疼……”钱穆气若游丝,“队长,我想听你在唱一遍我……我……”

  “我给你唱,我知道你想听什么,我给你唱……”莫召南哽咽得声音都在发颤,他的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抖,怀中的人浑身炽热,可是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生命在慢慢流失,他却无能为力。

  “嗯。”钱穆就是想要做出点头的姿势都不能。

  “你特么的给我撑住,给我撑住!”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

  莫召南声音嘶哑,他的五音不全,唱得很难听,可是钱穆却一脸满足样子。

  “队长……”钱穆的头靠在莫召南肩上,“我疼……”

  “待会儿就不疼了,忍着!”莫召南微微仰头,将眼泪憋回去。

  “我想……爸妈……了,我想……”

  回家……

  莫召南只觉得他的头往自己头侧一歪。

  他知道……

  他走了!

  莫召南死死地搂住他!

  “队长带你回家!我带你回家!”

  纪卿伸手擦了擦眼泪,扭过头,对着钱穆,行了个军礼!

  所有人都慢慢的举起了手,神情肃穆。

  “你不是要听歌么,我给你唱,给你唱……”莫召南死死地搂紧钱穆!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送战友,踏征程;任重道远多艰辛;洒下一路驼铃声……”莫召南慢慢的将起身,将钱穆抱起来,而此刻已经有人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

  钱穆被小心翼翼的安放在衣服上,莫召南伸手将他嘴上的血迹擦干净,伸手将衣服脱下来,“不能让你走的时候,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而此刻援军已经到了,没有人说话,所有人只是冲着钱穆行军礼,目送这个小战士的离开!

  而莫召南又一次哼起了钱穆最爱的那首歌。

  “……不负人民养育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我们再相逢;再相逢……”

  很多人都跟着唱起来,而唱到最后那句再相逢,很多人都流泪了,他们只是站在那里,没有擦眼泪,钱穆神态安详,他还是个孩子啊。

  而此刻在大本营,大家都齐齐起身,冲着他们所在方向,注目行礼。

  所为军人大抵都是如此吧,光荣与危险是与生俱来的,面对敌人时是无畏的,可是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会流血会死亡,也会想家……

  他们一行人到达大本营已经是中午了。

  莫其学是最先冲出去的,莫召南死死地护着钱穆的尸体,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召南?”看到自己的儿子这样,莫其学心里就像是被刀割了一样。

  “报告首长,任务圆满完成!”莫召南忽然冲着莫其学行礼,腰杆笔直。

  莫其学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话都没说。

  他们是赢了,可是全军上下没有一点点的喜悦之情。

  莫召南尤其自责,他一直觉得这个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都怪他下令太迟了,不然的话根本不会发生这种悲剧。

  莫召南他们分队在大本营休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处理了。

  莫召南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纪卿走过去,虽然大家都已经休息洗漱了一下,可是纪卿还是觉得自己身上面都是血腥味儿,而莫召南还是原来衣服,浑身血污,坐在那里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很多人都去劝过,莫召南就是没搭理。

  “召南,钱穆已经走了,你别太自责了,每次出任务谁都不能保证可以平安回来。”

  “可是他还小,他还是个孩子,虽然年纪小,军龄倒是不小了,之前他还和我说,他想家了,准备过几年退役之后回去开个小店,娶个媳妇儿,可是这些……”莫召南将头埋在双腿间,声音沉闷。

  “钱穆一直很敬重你,他肯定不想你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在你的身上面,事情的发展是谁都预料不到的!”

  “和我当时直接开枪射杀他,就不会有之后这一系列的事情了!”莫召南伸手死死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莫召南,你别这样!”纪卿想要拉住他,可是莫召南力气很大,反而将纪卿直接甩了出去。

  纪卿一抬眼就看见一双漆黑的皮鞋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微微抬头,那明晃晃的金星肩章让她下意识的走出反应,立刻起身,“首长!”

  莫其琛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一脚踹在了莫召南的后背上!

  莫召南身子直接往前滚了一圈,整个人栽倒在一边。

  纪卿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提莫召南捏了把汗。

  “伤心难过了?”莫其琛声音显得低沉嘶哑,浑厚得像是钢炮。

  “我……”

  “难不成你这个样子他就会活过来?你这个没脑子的东西!”男人说话毒舌狠辣,纪卿往后退了退,以免被波及!“你看看你这个怂样,浑身上下哪里还有一点军人的样子!”

  “又不是你,你当然不知道!”莫召南冲着莫其琛一吼。

  可是他吼完就后悔了,莫其琛直接朝着莫召南走过去,莫召南似乎也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我错了,我……”

  “混小子,翅膀硬了哈,居然和我顶嘴了,你爸就是这么教你的!”莫其琛暗中观察他很久了,他直接就上脚踢他,莫召南只能受着。

  这每一下都极重,看得纪卿都觉得疼。

  而此刻莫其学走过来,“首长,你劝劝……”

  莫其学打断纪卿的话。

  “怎么?能耐了?谁没有死过几个战友,你是个男人就给我站起来,别给我在这里装孙子,那边准备去突袭那群毒贩老巢的队伍要出发了,你……”

  “我想去!”莫召南立刻从地上面爬起来!

  “滚你一边去,瞅瞅你这个怂样!”

  “我很认真的请求参战。”

  “把你身上倒腾好了再来和我说!”

  莫召南飞一般的跑到了自己的营帐。

  纪卿神说摸了摸鼻子,“那个队伍貌似已经出发了吧。”首长这么说谎好么!

  “你是纪卿?”莫其琛扭头打量着纪卿,纪卿立刻挺直腰杆,“是!”

  莫其琛仔细打量着纪卿,纪卿有些脊背发凉。

  “大哥,是不是和我说得一样优秀啊!”

  纪卿自然知道这人是莫七的父亲,她刚刚回到营地才知道,他是这次作战总指挥,还真是巧啊。

  莫其琛充耳不闻,只是细细打量纪卿,“你有个孩子?”

  “是!”

  “几岁!”

  “快五岁了!”

  “嗯!”

  莫其学急了,“大哥,我跟你说话呢,你觉得纪少校如何?做你儿媳妇儿怎么样!”

  纪卿脸忽然涨得通红,二叔啊,你能别捣乱了么,纪卿简直想哭,被两个首长包围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嗯。”

  莫其琛居然嗯了一声。

  众人绝倒,您这反应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啊,莫其学抓了抓头发,“大哥,你嗯什么啊。”

  “长得不错!”

  纪卿瞬间满头黑线。

  “能力也突出啊,我觉得纪少校挺好的。”

  莫其琛不是傻子,莫其学这三番五次为纪卿说话,早就引起了他的怀疑。

  “你跟我进来,关于这次行动的事情你再详细和我说说。”

  纪卿点了点头。

  到了营帐中,除了几个还在工作的技术人员,就只有莫其琛的两个贴身军官。

  “首长,关于这次的任务其实这样的,我们一开始就是听从上面的安排,尾随……”

  纪卿滔滔不绝的说了十几分钟,莫其琛则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到纪卿说完了,“说完了?”

  “嗯,就是这么说,更详细的过程我会以书面形式汇报上去的!”

  莫其琛点了点头,看了看纪卿,倒是挺有定力的。

  “你的孩子是男孩女孩?”

  纪卿一愣,“男孩。”

  “聪明么?”

  “聪明。”

  “平时喜欢干什么。”

  “最近喜欢组装模型。”

  莫其琛伸手摸了摸下巴。

  “阿七这个年纪也喜欢组装模型!”莫其琛语气极为平淡,纪卿的心脏都要快跳出来了。

  这是几个意思啊!

  纪卿差点要哭了,首长,求你别吓我了好么!这样真的不好玩啊!

  ------题外话------

  前天是7月1号,所以想着写一下军人的情节,我发现理想是丰满的,现实真的是骨感的,为什么写出来的和我想的差别这么大呢,哭瞎!

  莫老爹和莫七一样,腹黑狡诈,卿卿惨了,都要急哭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106 机场偶遇,军演夭折-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