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110 初次会面,莫家往事-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11 醉翁之意不在酒-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他们走的是贵宾通道,直接上车,避开了外面拥挤的人流。

  京城这个地方也是很重要的交通枢纽,这外面人多得不行,若是走平常通道,估计早就被人流冲没了。

  晏司慕一行人将莫七送上车,就准备离开了。

  “我就不妨碍你们一家人团聚了,改天单独为你接风洗尘。”晏司慕自然有眼力劲,这莫老爷子正在家巴巴的等着呢,他总不能拖着莫七不让他回家啊。

  “嗯,改天再聚。”莫七点了点头,晏司慕和他是至交好友,这种好朋友之间,根本不需要这么客套。

  这五年他并不是一次都没有回来,可是每次都十分匆忙,前几次还是老爷子装病,害得他连夜过来,都没有好好看一下这座城市的变化。

  京城和别的城市最大区别就是国际化,现代与古典的完美结合,让它呈现出了更加多元的文化层次,也让这座城市更加富有魅力与生机。

  小元趴在窗边,对这一切都显得格外新鲜好奇:“爹地,这里就是京城啊,好漂亮啊!”维城虽然这几年发展得也不错,不过和京城这种首都相比,自然落后一大截。

  莫七顺着小元的方向看过去,似乎没怎么变化,可是却又觉得处处都发生了变化,莫擎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淡淡的回头看了一眼纪卿,而纪卿一直盯着莫擎苍,似乎沉寂了很久的关于游戏的热情又瞬间被唤醒了。

  只要是玩网游的人,就没有人不知道“擎苍大神”的,如果他自称第二就绝对不会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曾经傲视全雄的人,是每个玩游戏人心中永远的大神,虽然现在神隐了,不过还是被许多人视为偶像。

  纪卿在计算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她的手速和操作都很厉害,不过网游之前只是业余会玩玩,可是那年却在网上遇到了他。

  《战国》这款游戏在五年前还是很火爆的,当时纪卿玩这款游戏,纯粹是为了消遣娱乐,毕竟在西郊别墅那段日子,她的心情实在过于压抑,不过这款游戏需要四个人一队进行配合,当时的擎苍,就是全服排名第一的高手。

  他们不过是在一次大怪升级中偶遇了一次,擎苍大神居然邀请她加入队伍,当时她就是个小透明,而擎苍已经是所有人争相巴结讨好的对象了。

  纪卿虽然不明白擎苍为什么找到自己,可是那种和大神近距离接触的喜悦已经冲淡了她心中的所有疑虑。

  而之后擎苍就和他说过关于职业电竞这条路,职业电竞和业余的玩家不一样,他们有薪资待遇,好的俱乐部也会给他们购买保险之类的,纪卿顿时心动了,可是她根本无法参加俱乐部,不过擎苍居然说只要她参加比赛,赢了就给她分奖金。

  在游戏中这个男人话不多,却是整个团队绝对的领袖,他的声音冷凝而富有磁性,很有辨识度,纪卿对这个声音格外熟悉。

  “爹地,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么?”小孩子对一切新鲜的事物都显得格外好奇,小元的眼睛亮晶晶,如同最璀璨的星子。

  “喜欢这里么?”莫七伸手摸着小元的头发,那脸上露出了温情,倒是让莫擎苍心里有些错愕,莫七和他不同。

  他们两个人其实在本质上面是一样的,可是莫七给人的感觉温润清冽,如同三月春花,洋溢着温暖,而莫擎苍则是那种森然冷峻,如同冬日雪莲,冷冽清寒,让人不寒而栗,不过骨子里面都是一样的,从不轻易相信别人,用最坚硬的外壳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嗯,这里好漂亮!”小元咧开嘴角。

  车子行驶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莫家。

  莫家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周围都是树木遮蔽,周围极少有车辆经过,还没有到达莫家,前面就有几重守卫,就算是国家元首居住的地方,守卫也大抵如此了吧,而且纪卿注意到了,这些守卫都是持枪上岗的。

  不过想到了莫老爷子的身份,这种阵仗也显得很正常了。

  而此刻的莫老爷子在家真是坐立难安。

  “爷爷,您别走来走去的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莫攸宁盘腿坐在沙发上,嘴巴里面还在嚼着葡萄。

  “你看看你,一个女孩子家,坐姿怎么这么难看!”莫老爷子伸手指了指垃圾桶,“别吃了,赶紧准备一下,阿七马上就回来了。”

  “爷爷,七哥又不是什么外人,怕什么!”莫攸宁睡着居然将腿敲在了桌子上,“啪——”

  伴随着一声惨叫声,莫攸宁连忙伸手护住腿!

  “爷爷,您干嘛啦,好疼啊!”莫攸宁护住腿,“你家孙子要回来了,所以你就不疼我了对不对!”

  “野丫头,你没事也学学人家婉兮,多淑女多端庄,你就不能和她比!”

  “是啦是啦,我可不能和婉兮比。”莫攸宁啧啧嘴巴。

  “你看看我今天这身衣服怎么样!”莫老爷子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唐装。

  “还不错啊!”莫攸宁看了一眼,又继续低头揉腿,这敷衍的态度,立刻激怒了老爷子,一拐杖又砸在她的身侧,吓得莫攸宁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爷爷,您饶了我吧!”

  “赶紧去换衣服,看你这样子,一点规矩都没有!”

  “知道啦!”莫攸宁撅着嘴巴上楼换衣服。

  莫老爷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管家,“我这衣服还行么?”

  高管家笑了笑,“肯定没错的,老爷子就放心吧。”

  莫老爷子绝不承认这件衣服是为了莫七回来专门定制的,“对了,阿七的房间都准备好了么,还有你告诉厨师今天要准备阿七喜欢吃的菜,还有啊,阿七身子不好,一定要注意营养搭配,不过不要让他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他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

  莫老爷子一想到莫七的腿,眸子又黯淡下来,“他这孩子从小心气儿高,不要让他觉得自己是特殊的。”

  “嗯,都安排妥当了。”高管家之前也是跟着老爷子一起出生入死的人,一次行动中受伤了退役,他无亲无故,就索性一直跟着老爷子,这当了莫家的管家也有快四十年了。

  他是看着这些孩子长大的,在这群孩子中,莫召南无疑是最幸运的一个了,莫七和莫擎苍都过于成熟。

  古话说的话: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莫七似乎占全了这两样,所以也让老爷子格外疼惜。

  “老爷子,前面的人说七少的车已经进入大门了!”

  “这么快!”莫老爷子直接快步走了出去,这脚下和生了风一样,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精神抖擞。

  这大门开车到居住区,足足还有二十分钟,在京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可以隔出这么大的一块地,足以看得出来莫家的影响力。

  很快莫家的主建筑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莫家的老宅根本不像是现代化那种风格,反而是带着古色古香的,红墙黑瓦,最大的建筑也就是三层,不过占地面积很大,整个住宅占地接近一千平,给人的感觉透着一股气势逼人,庄严肃穆,就像是那种旅游区的古代园林,每一处都透着别具匠心。

  车子刚刚挺稳,莫擎苍率先下车。

  莫老爷子站在门口,拿着拐杖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高管家有些担心的从身侧扶住老爷子的手臂,“七少可算是回来了。”

  莫老爷子不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一排排驶入的车子,莫离下车从后备箱拿出折叠轮椅,老爷子在看见轮椅的那一瞬间,那有些浑浊的眸子顿时充盈了泪光,他的手在颤抖,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往前挪了一步,却又瞬间有些怯了。

  “阿七……”他的嘴巴嗫嚅着。

  其实直到现在,他还是很难接受接受莫七短腿的事实,为什么偏偏是他,偏偏是他的孙子啊!

  而此刻小元从车子上面跳下来,那小小的身子瞬间就吸引了莫老爷子的目光,他伸手揉了揉眼睛。

  “老高,那个……”

  高管家也死死盯着那个小奶包,“小孩子?”

  “是小孩子!哪里来的!”莫老爷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小元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人,往这边看了一眼,那烟灰色的眸子,和莫七如出一辙的脸,让莫老爷子顿时如遭雷劈。

  他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这可把高管家吓坏了。

  而此刻莫攸宁从里面走出来,“哎呦,小元来啦,来来来,让姑姑抱抱!”莫攸宁嗓门极大,小元直接抱住了一边莫离的大腿。

  “你刚刚说什么,姑姑?”莫老爷子眸子眯起来,虽然年纪大了,可是那眸子锐利,看的莫攸宁头皮发麻。

  “爷爷,那个就是……”莫攸宁指着小元,“您看不出来嘛,和七哥长得那么像!”

  “死丫头!”莫老爷子伸手抽在她的小腿上,疼得莫攸宁直接跳起来,“哎呦——爷爷……你杀人啊!”

  莫攸宁这杀猪一般的哀嚎瞬间引起了这边的注意,莫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我长了眼睛,看得到!”

  “他就是七哥的孩子啊!”

  “你个死丫头,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干嘛不告诉我,啊——你干嘛不说!”

  然后这边的人就看见莫老爷子拿着拐杖追着莫攸宁跑,莫攸宁虽然穿着裙子,可是一点都不影响她的行动!

  “爷爷,你再这样,我就要上树了!”莫攸宁实在无路可退了。

  “你去啊,你爬上去我就让人在这里守着,你就一辈子住在上面好了!”老爷子简直呕得要死,自己居然有曾孙子了,孩子这么大了,自己居然才知道!

  而此刻莫七和纪卿也下了车,纪卿一打眼就看见莫攸宁快被老爷子逼上树了,她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莫七似乎看出了纪卿的紧张,伸手攥住她的手,“爷爷人很好的,别担心。”

  纪卿点了点头。

  其实她不是紧张,只是过于激动了,莫老爷子年轻时候可是叱咤战场的风云人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军中更是有着崇高的威望,作为军人,就像是见到偶像一样,纪卿显得无比激动。

  高管家站在老爷子身边,“老爷子,七少回来了,形象啊……”

  “啊!哦——”老爷子立刻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莫攸宁仿佛见到救星一样,“七哥,救命啊!”

  莫七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家爷爷似乎有些生气了,莫七却只是一笑,小元此刻抱着纪卿的大腿,这个爷爷好可怕啊。

  莫老爷子直接走过去,他的腿似乎并不是那么灵光,走路慢的时候倒是察觉不出什么,不过他此刻脚下生风,就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左腿似乎……

  “爷爷年轻时行军打仗,落得一身病,年纪大了,整个发作出来了。”莫七给纪卿解释着。

  莫七看见迎面走来的人,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爷爷……”

  可是莫老爷子直接无视莫七,从他身边直接走过去,直接绕到了纪卿面前,纪卿努努嘴巴。

  居然冲着莫老爷子行了个军礼,“首长好!”

  “噗——”莫老爷子差点喷血,这本来还一脸严肃,准备来兴师问罪的,被纪卿这一喊,整个人的气势都没了,莫擎苍靠在车边,无奈的摇了摇头,爷爷算是遇到克星了,这女人是故意的吧。

  而周围有些人更是不客气的笑了出来。

  莫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这是在家,不用这么客套。你叫什么!”

  “回首长……”纪卿这完全是职业病,她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纪卿!”

  莫老爷子抬了抬眉眼,低头看着小元,“你呢!”

  “报告首长,我叫纪元!”莫老爷子一脸刻板,可怕极了,而且居然逼着莫攸宁上树,在小元眼里,莫攸宁已经够可怕了,这人比莫攸宁还可怕。

  莫老爷子简直要捶胸顿足了,他长得难道很恐怖么,这一个个看着自己怎么都和见了鬼一样。

  “爷爷,你把我老婆和儿子吓坏了!”莫七转动轮椅,对于他无视自己的行为,似乎完全不在意。

  “先进去吧,我待会儿找你算账!”莫老爷子扭头,直直往里面走。

  纪卿有些懵,莫七示意纪卿跟着进去,一开始莫七就和自己说莫老爷子如何的和蔼可亲,可是事实完全不知这样的啊。

  莫攸宁此刻走过去,直接挽住纪卿的胳膊,“走吧嫂子,你别在意这个老头子,典型的内心澎湃闷骚,表面还装着无所谓,其实心里比谁都激动!别怕,走吧!”

  纪卿点了点头。

  老爷子走到前面,伸手扯了扯衣领,“老高,我刚刚有没有很失态!”莫老爷子神情格外严肃认真。

  “没有。”高管家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小元。

  “他们俩是不是被我震慑到了!”莫老爷子想要回头,却还得装着。

  “很明显。”

  “第一次见面的印象很重要,我可是这个家里的大家长。”

  “可是……”

  “这有什么可是的,可不能想阿七和擎苍那小子一样,整天都想着骑在我头上,简直无法无天!”莫老爷子一想到这两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孙子,心里顿时有些恼火。

  退休之前,他的心里一直在期盼着这种含饴弄孙的生活,可是呢,这两个臭小子,就是前世的讨债鬼,除了和他对着干,甚至没别的,看到别的老战友带着孙子来和自己炫耀,他也想炫耀啊。

  结果人家给自己甩了一句,“幼稚不幼稚?”

  一句话把他堵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简直气死他了!

  “可是,你貌似把孩子吓到了。”

  “不是说做长辈的要严肃一点么,我得树立点威信。”莫老爷子想要扭头看看小元,可又拉不下脸。

  “这孩子以后和你不亲了咋办!”

  莫老爷子刚刚还在死绷着脸顿时垮了下来,他立刻扭头,冲着小元招了招手,“小元是吧,你过来!”

  小元看了看纪卿,又看了看莫七,莫七冲着他点了点头,小元才有些不甘心的走过去,刚刚过去,莫老爷子就立刻拉住他的手,小元身子一抖,“怕什么,我又吃不了你!”

  “嗯。”小元嘴角抽了抽,嗓门忒大了,这莫老爷子军人出身,这嗓门大一点也是正常。

  “几岁了。”

  “快五岁了。”

  “平常喜欢做什么。”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培养个兴趣爱好总是不错的!”

  小元内心这个崩溃啊,这莫老爷子表面说话一本正经的,只是这手,一直捏着他的手,不是揉就是挫,似乎还乐此不疲,小元这也不好意思抽开。

  莫老爷子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赶紧给他准备房间,莫七这个臭小子,什么事都不和我!”

  “好的,我立刻让人准备!”高管家笑了笑。

  一行人到了客厅,这莫家虽然外面看起来富有古典韵味,其实里面都是极其富有现代化气息的,小元见到莫七和纪卿进来,立刻准备溜过去,却被老爷子拦腰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面,小元这坐得真是膈应啊。

  “跑什么啊!”

  “不是,我脚酸了!”小元撅着嘴巴。

  “和我说,我给你揉揉就成了,怎么了,你还要和你妈妈哭鼻子去么!”莫老爷子性格本就大大咧咧的,这对待小辈根本没什么架子,直接伸手就给小元揉了揉腿,看得纪卿这心里顿时有些酸涩。

  “太爷爷,不用了,我自己揉揉就好了!”小元直接冲着莫老爷子一笑。

  “你刚刚叫我什么!”

  “太爷爷啊,你是爹地的爷爷,难道不是太爷爷么!”

  客厅一阵沉默,继而莫老爷子爆发出了一阵有些骇人的笑声,“是啊,我是你太爷爷,你再叫几声!”

  “太爷爷!”

  小元这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莫老爷子揉进了怀里面,又是亲又是抱的,弄得小元差点缺氧。

  小元觉着这家人是不是八辈子没见过小孩子啊,他快要没法呼吸了。

  “阿七,你不劝阻一下?你儿子看起来很不舒服?”莫擎苍端着茶杯喝水,神情悠闲。

  “不用了,这样挺好的,分散爷爷的注意力。”莫七倒是丝毫不避讳自己是在利用自家儿子。

  等到莫老爷子结束,小元觉得自己就剩下一口气了,他软弱无力的伸手搂住莫老爷子的脖子,“爷爷,你的胡子太扎人了。”

  “是么,那我待会儿去刮一下!”莫老爷子摸了摸下巴,是有点扎人。

  “是啊,弄得我好疼!”

  “来,太爷爷看看,哪里疼了!”

  然后又是新一番的蹂躏,就是莫攸宁都看不下去了,更何况是纪卿,纪卿只能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儿子,辛苦你了!

  莫老爷子将小元搂在怀里,抬头看了看纪卿,莫七结婚这事儿,他一直都知道,毕竟户口本在自己这里,莫七结婚不可能不走自己这边,可是他也知道,一直都是自己孙子一厢情愿,所以这次没想到居然会将两个人直接带回来。

  “这次回来是准备住多久?”

  “自然是常住,小元也到了快上学的年纪了,这里资源好而且爷爷也能帮忙照看着!”莫七说得理所当然。

  小元自从读书识字开始,纪卿就将他送到了幼儿园,只是她工作地点变动,所以小元这学业一直都没有衔接上!

  “混蛋,你当我是你的保姆啊!”莫老爷子瞪着莫七。

  “爷爷若是不愿意,我可以自己带!”

  “混账,谁说我不愿意了!”莫老爷子简直要呕死,他要是不和自己作对会死是不是!

  “纪卿是吧!”莫老爷子看了看纪卿,纪卿点了点头,心中无比紧张,“既然你和阿七结婚了,你就是我们莫家的人,以前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和阿七两个人好好地,我们莫家不在乎什么门第关系,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你们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这也是莫家为什么没有那些大家族尔虞我诈的一个根本原因,他们从来不需要政治联姻,家中孩子无论喜欢的是平头百姓亦或是千金小姐,自己喜欢最重要,儿孙幸福比什么都来得可贵。

  “我知道。”纪卿没想到,莫老爷子这一开口,就是直接打消了自己心中的顾虑。

  “京城的人都比较势利,你初来乍到,自然有许多不熟悉的地方,攸宁,你没事就带你嫂子出去转转,熟悉一下这个地方,毕竟要常住!”

  “没问题爷爷,正好我和嫂子都在放假!”家里面好不容易来个女的,莫攸宁自然开心。

  “你就把这里当做是自己家,不用那么拘束。”

  “嗯!”

  沉默片刻之后,莫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那你干嘛还不叫我爷爷!”

  纪卿顿时有些语塞,老爷子原来在等这个啊。

  “爷爷,你这未免太贪心了吧,人家改口都要给红包的,你这什么都不给,就要我媳妇儿改口,可没这么便宜的事儿啊!”莫七立刻帮纪卿解围。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不提前通知,我会这么尴尬么!”

  可是大家都没看出来老爷子哪里尴尬了。

  “好了莫七,是我尴尬太紧张了!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和您的招呼!”

  纪卿直接起身,端起了放在老爷子面前的茶,直接走到老爷子面前,“爷爷,喝茶!”

  莫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瞪了莫七一眼,“你也看看人家,多懂事啊,你们几个好好学学!”

  莫老爷子接过茶,伸手拍了拍纪卿的肩膀,“老高,去我房间将放在床头盒子里的镯子拿出来。”

  莫家的三兄妹互相对视一眼,眼中划过一丝异色。

  白玉镯子通透清明,一看也绝非凡品,莫老爷子拿过玉镯,直接塞到了纪卿手里,“我家老婆子留下的东西,算是给你的见面礼。”

  “这不好吧,好像很贵重,而且既然是奶奶留下的,对您肯定有很重要的意义,这个我可不能收!”

  “故人留下的东西,不过是做个念想,这东西带着人身上才能体现出来价值,收着,听话!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

  “不是的!”纪卿只能勉强收下玉镯。

  “你们坐了一上午的飞机,也累了,赶紧吃饭吧,吃饭就去休息一下!”

  只是这席间落座,这老爷子也没有松开手,吃饭的时候,更是一直给小元夹菜,小元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变成宠物了。

  这好不容易吃了饭,小元迫不及待的准备去睡一会儿,这老爷子好了,大手一挥,直接拎着小元衣领:“你的房间还没打扫出来,这几天跟着太爷爷住吧!”

  “我可以跟着爹地妈咪……”

  “这么大的孩子了,跟着父母都不方便啊!走吧,我带你睡觉……”

  然后我们的小元就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被抱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他们的行李物品,已经有佣人归类整理好了,只是……

  为什么他俩是在一个房间,纪卿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

  莫七倒是十分大方的直接爬上床,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心里都顿时觉得有些轻松,他伸手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过来睡吧,难道你不困?”

  纪卿脱了鞋子,上床,毕竟是午休,莫七也不能做什么,纪卿直接睡在他的身侧,生活摩挲着手上的玉镯:“这东西是不是很贵重啊?”

  “我都没和你说过吧,我奶奶其实是外国人!”

  “嗯?”关于莫老爷子无论是部队还是坊间的流言都很多,不过关于他的伴侣却是真的知之甚少。

  “我奶奶是外国人,以前抗战的时候,来我们国家进行国际援助,就和爷爷相识相知相爱了,革命年代培养出来的爱情都很纯粹,爷爷和奶奶很相爱,可是奶奶在我小的时候就生病住院了。”

  “年轻时候遭的罪太多,这年纪大了,旧疾整个发作出来,奶奶住院的时间很短暂,就去世了,那个时候爷爷只是独自一个人,抱着奶奶的骨灰坐了一宿又一宿,爸爸和两个叔叔看着又心疼又心急,却又无能为力。”

  “我的瞳色就是遗传了我奶奶,所以爷爷对我也比别人特别一些,爸爸让我去劝慰爷爷,我只记得他一直念叨着奶奶的名字,紧紧的抱着我,我们面对着奶奶的骨灰坐了一整夜,第二天他带着我开车去了海边。”

  “他把奶奶的骨灰洒向大海了,所以奶奶的墓中只有奶奶的几件贴身物品而已。”

  “洒了?”纪卿认真的看着莫七。

  “嗯,因为爷爷的身份特殊,所以他不被允许出国,而奶奶自从嫁给爷爷开始,也从来没有回过自己的家乡,我记得小时候奶奶就一直和我说,她的家乡如何如何,她弥留之际,还在念叨着自己的故乡。”

  “嗯,我们这个职业,真的不能随意出国。”若非特殊任务批准,纪卿也不能随便出国,更何况是莫老爷子这种级别的人。

  “爷爷说,他困了奶奶一辈子,所以最后他放她走,希望大海能够将奶奶带回自己的故乡,这也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

  纪卿侧身过去,趴在莫七胸口,莫七顺势搂住她的腰,“你爷爷真的很爱你奶奶。”

  “我奶奶很漂亮,你也看见了,我爷爷长得挺糙的,其实在我们看来,爷爷都是把奶奶当成是女儿在宠着,或许在他心里一直觉得亏欠了她,所以什么事情都迁就着奶奶,所以爸爸叔叔以及姑姑都是放养的!”

  纪卿倒是一笑,说实话,她能够想象得到,在那种战火纷飞的年代,能够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是多么不容易。

  而莫七的奶奶,放弃回国,毅然决然的留在他爷爷身边,又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下了多大的决心。

  莫七似乎还准备说什么,发现怀中的人居然已经睡着了,莫七低头一笑,吻了一下纪卿的额头。

  两个人额头相抵,相拥而眠,时光静好。

  等到纪卿醒来的时候,发现家中格外安静,莫攸宁正在客厅看电视,立刻招呼纪卿下来,“嫂子,睡醒啦,快来!”

  “爷爷和小元还没醒?”

  “爷爷带着小元出门了,吃不吃!”莫攸宁将手中的零食往纪卿面前一送。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佣人已经给纪卿送上了温茶,纪卿点头致谢,纪卿虽然看着有些高冷不易接近,不过对下人倒是十分客气,也没有什么架子。

  “嫂子,明天我约了婉兮一起逛街,你也一起吧,反正在家也没事!”

  “婉兮?”

  “是晏司慕,晏哥哥的妹妹,我的闺蜜和发小,性子很好,很讨人喜欢,我相信你也会喜欢她的!”

  此刻莫擎苍从楼上下来,纪卿看了他一眼,莫擎苍知道纪卿有话要和他说,示意她跟着自己出来。

  莫攸宁简直要惊掉下巴了,纪卿怎么会和这个大魔头出去了!

  两个人走到外面的草地上,莫擎苍直接开口:“有什么想问的?”

  “你是游戏里擎苍大神?”莫擎苍如此直接,纪卿也不再和他绕弯子。

  “是!”

  “当年为什么带我!”

  “手速快,反应快,杀人不眨眼!”

  纪卿嘴角抽了抽,这话无论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夸她。

  “就因为这个?”

  “不然呢!”莫擎苍打量着纪卿,那眸子带着一丝审视,格外森冷,“你有什么值得我格外注意的么?”

  “和莫七没关系么?”

  “你觉得呢?”纪卿忽然觉得和这个男人说话真特么的费劲儿!

  “不是莫七让你……”

  “我是那种可以让人随便指挥的人么?”

  纪卿无奈,摇了摇头。

  “就算是莫七向我推荐的你,你若是技术不过关,我照样踢你出去,我的队里只留强者!”莫擎苍这话算是间接承认了这事儿和莫七脱不了干系。

  “当年谢谢你了!”

  “你应该去谢阿七,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嗯。”纪卿点了点头,男人背影高大,走得决绝,一如游戏里那边,酷霸狂拽!

  纪卿刚刚回去,莫攸宁就贼兮兮的跑过去,“你和他说什么呢?”

  “没什么啊,你很好奇?”

  “他就是大魔头,我可不敢好奇!”莫攸宁撅着嘴巴。

  此刻的小元可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莫老爷子中午根本没睡觉,而是问了一下他的老朋友都在干嘛,然后就十分激动的拉着他出门了。

  小元一开始还不明白,可是当老爷子十分骄傲的跟着一群接一群的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小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这是在炫耀自己,小元觉着自己就差个项圈了,绝对可以和宠物狗相提并论。

  接受着老友的羡慕和溢美之词,这莫老爷子顿时觉得倍有面子。

  此刻另一个老爷子走了过来,“老莫,你有了曾孙子就曾孙子呗,你这是在和我们炫耀么?”

  “瞧你说的,我就是带他出来认识认识人而已,小孩子嘛,总是闲不住,硬拽着我要出来玩,你说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只能勉为其难出来了!”

  小元和众人顿时满头黑线!

  小元在心里呵呵哒了,他哪里拉着他出来了,明明是他死拖硬拽把自己弄上车的。

  要不是他是他货真价值的亲太爷爷,小元就要直接打电话报警了,简直是土匪啊!相比较而言,小元顿时觉得攸宁姑姑可爱到不行。

  “这小孩子就是喜欢出去玩,再加上我们家阿七刚刚回京,这孩子对这里都很好奇,我也带着你们认识一下,免得以后见面了还不认识!”

  其实莫老爷子也在变相的说,他家莫七有主儿了,这些还在打莫七主意的人可以适时收手了!

  莫家三个男丁,两个有主儿了,还剩下莫擎苍一个人!

  可是偏生愣是无人敢打他的主意。

  “得了吧,你就是在和我们炫耀,欺负我们这些人没有曾孙子是不是!”

  “可不是嘛,老莫,你这也太不厚道了!”

  “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就是带他出来溜溜弯而已!”

  这个理由他们不得说,很好很强大,从城南到城北遛弯,这份闲情逸致,可不是谁都有的。

  小元安静乖巧的坐在一边,压根不想说话,他坐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的车从城南穿梭到城北,太爷爷居然说只是出来遛弯的。

  小元已经想到了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苍天啊……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莫家老宅

  纪卿知道莫擎苍的事情之后,这心里面就像是堵了一块东西,想了想还是直接去找了莫七。

  “你和擎苍聊了?”从机场纪卿的表现开始,莫七心里就已经知道,这事儿迟早瞒不住。

  “你都知道了?”纪卿怎么能低估了这个男人呢,莫七是谁啊,无论什么事情都提前测算好的人,自然什么都清楚。

  “嗯,你想问什么?”莫七抬头看着纪卿,他坐在沙发上,将手中的书放下,示意纪卿坐在自己身边。

  “莫擎苍和莫召南的事情都是你刻意安排的?”

  “嗯。”莫七倒是毫不避讳。

  “为什么,这么多年我身边的一切难道你都是了如指掌的?从我进入西郊别墅开始,到之后离开,进入部队,这一切你都是清楚的,甚至可以测算到我的人际关系……”

  细思极恐说得就是这种事,纪卿虽然是自由的,可是这种自由是被人已经规划好的自由。

  莫七只是伸手攥住纪卿的手。

  “如果可以我宁愿在游戏里陪你的人是我,在部队里的人也是我,可是我不能,我只能这么安排,为了更好地守护你!”

  纪卿只是睁大眸子,似乎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当年你需要钱,我给你你肯定不会要,我只能通过擎苍这条路,而你到了部队之后,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召南在你身边,无形中算是给了你一重保障,这样我才能安心!不过,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些保障而已,你今天的一切还是你自己争取来的。”

  “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莫七的心思太细,这种细腻真的让人生寒,京城的人怕他是有道理的,他可以按兵不动,蛰伏多年,只为了一步步的瓦解你,就如同当年在纪衡山的合约上做手脚一样,心思通透得让人害怕。

  “怕了?”莫七就知道这事儿被她知道,她肯定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纪卿摇了摇头,忽然一笑,“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

  “怎么说。”

  “因为你是爱我的。”

  或许有算计,或许耍了心机,归根到底,莫七始终在护着自己,她的心里或许有些恼怒,可是这个男人从多年前就编织好了情网,自己早就无处可藏,从五年前进入西郊别墅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莫七伸手将纪卿搂入怀中,“或许我该和擎苍说声谢谢了。”

  “对了,过段时间你们家不是要聚餐么,我需要准备什么么?”

  “我爸妈都不需要,二叔二婶也不需要,你没什么需要准备的!”

  “你三叔三婶呢!”

  “我不是和你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么?”莫七伸手抚摸纪卿的头发。

  纪卿眸子一怔,她本来以为就是出远门,这口气……

  “你的意思是……”

  莫七点了点头。

  “三叔是特警,在和匪徒搏斗中,光荣牺牲,擎苍是遗腹子,三婶悲痛欲绝,生下擎苍之后,郁郁寡欢,最终都没有见到擎苍满月,就去世了,擎苍一直是我爸妈在带,所以我俩的感情一直很好!”

  纪卿忽然有些理解,莫擎苍为什么总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了。

  此刻的莫擎苍正在指挥自己的队员训练,丝毫不知道纪卿对他此刻真是十二万分的同情。

  ------题外话------

  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劲儿,哎……不过这也算是小元和莫老爷子第一次见面,我觉得小元以后就是莫老爷子的“宠物”了!

  擎苍大神这么高冷也是有原因的,而且他是真高冷,不是伪高冷,希望不要被我写崩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109 晏家小姐,擎苍大神(回京)-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