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pt派通娱乐 >

111 醉翁之意不在酒-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发布时间:2018-08-27 14: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pt派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12 做坏事被抓包-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莫擎苍是K&Q俱乐部的老板之一,这家俱乐部都是一些职业电竞玩家组成,平时都在到处参加比赛,或者在一起进行集中训练,大家平时很少有自己的娱乐时间,这好不容易能有个休息时间,莫擎苍居然来个临时突击。

  刚刚训练结束,莫擎苍到了自己办公室,桌子上堆满礼物,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探头过去:“老大,刚刚有几个小姑娘送来的。”

  “我说过俱乐部不许不相关的人进来!”莫擎苍蹙起眉头,“把这些东西都扔出去。”

  “老大,这可是人家精心准备的啊。”

  “别让我说第二遍!”莫擎苍神情慵懒,可是眉宇间却透着丝丝不耐烦。

  莫擎苍收拾完东西,就准备回家,却不曾想在门口被人拦住,李柔嘉可是打听了好久,才知道莫擎苍在这个地方,她在这里蹲守了好几个小时,腿都麻了,终于等到了莫擎苍。

  李柔嘉这种人纯粹是喜好男色,陆玖长得温润谦和,对她的态度又儒雅,加上当时两家关系不错,李柔嘉就死缠着他,可是在维城陆玖的不作为,让李柔嘉从心里觉得这个男人不靠谱,偏生这时候看见了莫擎苍。

  莫擎苍本人极少出现在京城,更不出席任何的晚会活动,是莫家几个兄弟中最为神秘低调的。

  可是莫擎苍的长相就是那种十分勾人的,不言苟笑,面色冷凝,浑身散发着强大慵懒的气场,危险又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莫少爷……”李柔嘉穿着淡绿色的连衣裙,透明水晶鞋,头发也精心打理过,看起来就像个洋娃娃一般精致。

  莫擎苍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李柔嘉,身上香水味太浓。

  “您不认识我了么,上次在咖啡店里面我们见过的。”莫擎苍抬脚走向自己的车子,李柔嘉居然拔腿追了上去。

  “当时你和拉过我的手,您不记得了么!就是在商务中心附近的那家咖啡厅啊,您真的不记得了么!”

  莫擎苍直接直接拿出钥匙,解锁,拉开车门,李柔嘉居然伸手按住了车门,莫擎苍眉头一蹙。

  “这位小姐,你是谁啊!”

  “我……”莫擎苍眸子冷峻,李柔嘉被看得脸一红,“我叫李柔嘉。”

  “李小姐,麻烦您放开,我要走了。”

  “可以留个电话么!”李柔嘉不死心。

  莫擎苍却已经直接坐到车子里,不管不顾李柔嘉的手,直接关上车门,李柔嘉的手被夹得剧痛,趁着她缩回手的瞬间,莫擎苍关上车门。

  世界顿时安静了。

  “啪啪啪——”李柔嘉伸手拍打着车窗,莫擎苍淡漠的看了一眼李柔嘉,忽然摇下车窗,“能不能麻烦李小姐一件事情。”

  “您说您说!”李柔嘉显得十分激动。

  莫擎苍拿出了一包面纸,抽了几张给她,“麻烦您帮我擦一下车子上的指纹,你刚刚弄脏了我的车子!”

  李柔嘉身子一僵,面色瞬间苍白!

  莫擎苍将面纸塞到她的手里,忽然冷笑一声,直接开车扬长而去。

  莫擎苍透过后视镜看着在风中凌乱的女人,心里默默念了一句:蠢女人!

  此刻趴在窗口目睹了这一幕的所有人都纷纷叹气。

  “老大又伤害了一姑娘的心啊,哎……简直造孽啊,我怎么就没有这种艳福呢!”

  “你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我去,你特么的说什么呢,虽然我不像老大那么风流倜傥,好歹也是一表人才啊!”

  李柔嘉站在原地,愣是半天没回过神,莫擎苍!

  我就不信,你真的油盐不进。

  莫家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莫老爷子才带着小元回来,小元蔫头耷脑的,整个人显得特别没精神,纪卿笑着将小元搂入怀中:“怎么?外面很热?”

  京城在维城北方,已经七月份了,天气变得愈发燥热。

  小元摇摇头,显得有些无奈,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莫老爷子又和自己老战友约好,明天继续出来喝茶,那就代表他明天又要做一个半小时的车子去遛弯了。

  “擎苍呢,还没回来?”

  “擎苍哥哥和晏哥哥出去喝酒了,今晚不回来吃饭。”莫攸宁解释道。

  “混小子,还真把家里当旅馆了,那就不等他了,我们吃饭,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玩游戏,你倒是给我玩个媳妇儿回来啊。”莫老爷子冷哼。

  “爷爷,我早就和你说了,电子竞技是我国正式批准的体育竞赛项目,擎苍可不是不务正业!”莫七解释。

  “你就会帮他说话,我现在说的是媳妇儿的问题,混小子,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谈个恋爱,今天我见了东方家的老头子,她们家的舒歌刚刚从国外回来,这丫头不错,学历高,长得也漂亮,改天请她来家里吃顿饭好了。”

  纪卿只知道东方家算是和莫家鼎足而立的大家族之一,不过别的就不了解了,不过莫七和莫攸宁对视一眼,都深深地为莫擎苍感到担忧。

  “爷爷,舒歌姐不适合擎苍哥哥吧。”

  “就是年纪大了一些,哪里不适合了,女大三抱金砖,我觉得挺好的!”莫老爷子是打定主意要给莫擎苍找个媳妇儿,其实也是拗不过老朋友的请求,就是接触一下,也不是非要结婚。

  “我觉得擎苍哥哥比较适合那种温柔听话的姑娘,这舒歌姐固然好,可是……”

  “别说了,就这么定了,改天我就让舒歌来家里吃个饭。”

  莫老爷子一锤定音,这剩下的人还能说什么呢。

  吃了饭回房,莫七先去进行复健,纪卿就想回房洗了个澡,这洗了一半,发现外面有些动静,她立刻关了淋浴,听见了轮子在木质地板滑动的声音,纪卿差点忘了,他们现在是同居关系啊!

  纪卿此刻哪里还有心思洗澡啊,匆忙擦了擦身子,穿上睡衣就走了出去。

  莫七正饶有趣味的盯着床上的东西。

  纪卿刚刚翻找睡衣,将衣服都胡乱放在床上,好死不死的还有内衣。

  “你怎么回来了,我收拾一下!”纪卿手慢搅乱的将衣服塞进了衣柜里。

  莫七只是忽然伸手捏起了一件吊带衫,“贴身衣服不是应该分开放么?你那么塞进去真的好么?”

  “待会儿再收拾。”纪卿说着从莫七手中扯过衣服,塞进了衣柜,“你还不去洗澡?”

  “那麻烦你帮我找一下换洗衣服了,应该在最里面的衣橱里。”

  纪卿想到了以前发生的囧事,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慢慢的走到了衣橱边,拿了一套睡衣。

  “喏——”

  “还有内裤。”

  “等着!”纪卿此刻有些头皮发麻,随手抽了一条就扔给了他,莫七只是盯着纪卿笑了笑,伸手冲着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莫七的笑容过于单纯无害,纪卿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莫七贴近纪卿的脸,凑在她的耳朵边呵了口气,“乖乖等我。”

  “嗯。”

  “真乖!”莫七笑着吻了一下纪卿的侧脸。

  等到莫七进入浴室关门,纪卿的脸才忽然爆红,她刚刚做了什么,莫七刚刚是对她用美男计了是吧!

  纪卿伸手拍了拍脸,纪卿,你是军人,你的意志力呢,虽然他长的是不错,可是你也不能就这么屈服了啊!

  纪卿可劲拍了拍脸,看了看大床,一想到他们要睡在一起,他的体温就居高不下。

  纪卿叹了口气,怎么在这个男人面前,你就如此的溃不成军啊!

  纪卿起身去楼下准备拿点牛奶上楼,莫七现在正处于复健的关键期,需要补充营养。

  刚刚下来,碰见莫擎苍回来,莫七通常都是一身休闲服,贴身舒适位置,莫召南则是一身军装居多,而莫擎苍则是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两侧衣袖卷到手肘处,面色冷凝,冲着纪卿点了点头。

  “刚刚热了牛奶,你要不要来一杯。”纪卿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莫擎苍真的过来,毫不客气的伸手从纪卿手中接过牛奶。

  只是纪卿忽然想到白天莫七和自己说的话,看着莫擎苍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莫擎苍仰头将牛奶喝下,扭头看了看纪卿,“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那个,我……”我压根没有那个意思啊。

  “以前游戏里我还是你师父。”

  “我知道。”纪卿努努嘴巴。

  “我不要求你做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过也要懂得尊师重道。”

  “额……”纪卿顿时语塞,自己什么都没做吧。

  纪卿端着牛奶上楼的时候,莫七已经洗澡出来,“碰见擎苍了?”

  “你怎么知道?”

  “听见车子进门的声音了,这个点只有他回家。”莫七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纪卿将牛奶放下就顺手从莫七手中接过毛巾,帮他擦了擦头发。

  “爷爷说安排相亲,不会是真的吧。”莫擎苍这个人一看也不是那种会由着别人摆布的人啊。

  “爷爷就是这么一说,擎苍若是不愿意,谁也逼不了他,只是我有点好奇,东方家从来不屑联姻的,怎么想起和爷爷提起撮合舒歌和擎苍。”

  纪卿对这事儿不了解,也不想掺和,帮莫七擦干头发,自己倒是想爬上了床。

  莫七坐在下面,定定的看着纪卿,纪卿轻轻咳嗽一声:“需要我给你脱衣服么?”

  纪卿装得无比淡定,可是心里面却比任何人都要紧张,她眼睛盯着别的地方,就是不敢正视莫七。

  莫七倒是不说话,只是自己转动轮椅到了床边,爬上床,双腿在床下,动作缓慢,却又无比熟练。

  他伸手解开纽扣,又换了一身睡衣,莫七在浴室中折腾半宿,这睡衣都潮潮的,穿着极为不舒服。

  然后就是裤子了,莫七双手放在裤子松紧带的边缘,摩挲了两下,显得有些为难。

  纪卿在一边盯了半天,“要不我帮你吧!”

  莫七低垂着头,散乱的黑发遮住了他的脸,也遮住了他微扬的嘴角,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纪卿走到了莫七的床边,弯下身子,忽然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如何放置了。

  “脱裤子而已,没这么困难吧!”莫七揶揄的笑着。

  纪卿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摸到了某人精壮的腰上面,直接闭上眼睛,将某人的裤子一下子扒了下来。

  “你把我的内裤也脱下来了!”

  清润的声音在耳侧响起,纪卿心里大骇,不会这么倒霉吧,他肯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纪卿猛然睁开眼睛,而莫七却忽然低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唇。

  纪卿睁大眼睛,她本来就是半屈着身子,重心忽然不稳,整个人往后栽去,莫七眸子往后面一瞥,一只手护住纪卿的头,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两个人的身子瞬间滚落到地上面!

  纪卿的腿蹭到了一侧的柜子,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女下男上。

  纪卿眼睛下意识的往莫七某个部位看了一眼。

  “你居然骗我?”

  “这不是骗你……”莫七继续啃咬着某人的嘴唇,“夫妻情趣不懂么?”

  去你妹的情趣啊,纪卿刚刚都吓死了。

  “压着你了么?”莫七声音带着一种压抑还有一些嘶哑。

  纪卿摇了摇头。

  “那我们继续!”莫七堵住她的嘴唇,放在腰侧手不断上移,“唔——”纪卿伸手按住他还在作乱的手。

  “怎么?”莫七眸子深邃,直直的看见纪卿的心底。

  “那个……”

  “没准备好?”莫七倒是一笑,纪卿显得有些尴尬,既然已经确定了心意,其实已经没什么好准备的了。

  “别担心,我现在吃不了你,放心,就亲一下。”

  莫七复健到了关键期,也不能太大动作,倒是把纪卿吓得不行了。

  这两个人吻得倒是如胶似漆,此刻门口一老一小的两个人正贴在门边。

  “太爷爷,差不多了吧,我们回去吧。”小元打了个哈气,他怎么会有这种癖好啊。

  “怎么没动静了。”莫老爷子皱了皱眉头。

  “睡觉了呗。”小元困得要死,中午没睡觉,此刻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科学啊,这个年纪这么早睡觉,不做点睡前运动么!”

  高管家在一边咳嗽一声,“咳咳……”

  “你咳嗽什么,感冒了就去吃药。”

  “老爷子,还有孩子呢,您说话也注意点!”

  小元连忙摆手,“无视我就好,无视我!”

  莫老爷子贴在门边听了半天,“阿七到底行不行啊!”

  然后第二天的一大早,莫七就发现自己的饭桌上多出了一碗汤,这黄不溜秋的是什么东西啊,而且带着一股中药味儿。

  “七少,这是老爷子吩咐人特地给你准备的。”

  “我的身体不能随便吃药,爷爷难道不知道么?”

  莫老爷子正好从楼上下来,“我咨询过医生了,他说你吃这个和你平时吃的药不冲突!”

  “那这个是干嘛的。”莫七拿着勺子喝了一口,眉头紧蹙,苦得要死。

  “补肾!”

  “噗——”喷饭的不是莫七,而是莫攸宁,“咳咳……”莫攸宁拿着纸巾捂住嘴巴,而此刻莫七倒是显得十分淡然。

  只是淡定的喝了口汤,“那谢谢爷爷了。”

  “不用客气,你要早日给我们莫家开枝散叶。对了卿卿啊,改天我也去给你……”

  “不用了爷爷,我身体挺好的,不用补!”纪卿连忙摆手推脱。

  他们刚刚吃了饭,没有多久,就听下人说,“老爷子,东方小姐来了。”

  “哪位东方小姐?”莫老爷子正听着小曲儿,小元则是竖起了耳朵,昨天有个老爷爷就一直和太爷爷说自己的孙女,该不会这么快就来了吧。

  “东方舒歌小姐。”

  “快请,再让人叫擎苍那个臭小子起床!”莫老爷子心中一喜。

  莫攸宁和纪卿此刻正在院子中聊天,都是当兵的人,话题自然很多,一听说要来客人了,纪卿倒是有些诧异,倒是莫攸宁双腿盘坐在藤椅上,“这女人动作倒是挺快的。”

  “你不喜欢她?”莫攸宁这性子也是藏不住事的人。

  “你待会儿见了就知道了,确实不喜欢,话说婉兮怎么这么慢啊,说好了去逛街的。”莫攸宁看了看手表。

  很快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驶入了莫家,莫家的下人立刻上前开门,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一*白色的五厘米高跟鞋,还有那过分白皙的脚面,纪卿打量着下车的女人。

  一身浅蓝色的连衣裙,遮住小腿,身子并不是很瘦,却很匀称,凹凸有致,典型的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凤眼细长,或许是太阳正大,她微微眯着眼睛,脸上化着淡妆,长发即肩,尾处微微向内侧卷起,拿着一个黑色手抓包,身侧的佣人立刻上前给她撑伞。

  她只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触及到纪卿这边,倒是冲着她们点了点头,落落大方。

  纪卿只能在心里感叹,果然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大小姐,这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大家风范,完美的无可挑剔。

  莫攸宁拍了拍腿,“走吧,我带你去认识一下这个东方大小姐!”

  东方舒歌目不斜视,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干绕到她。只是莫攸宁和纪卿过来,她嘴角扯起一抹淡笑:“攸宁妹子,真是好久不见。”

  “舒歌姐,好久不见了,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攸宁妹子嘴巴还是一样甜,对了,这位是……”

  “这是我嫂子,七哥的老婆。”

  “阿七什么时候娶老婆了,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这语气分外熟稔,纪卿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知道,这东方小姐来者不善。

  再者说了,你算个什么啊,莫七结婚和你有半毛钱关系么,纪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您好,我是纪卿。”若是论装模作样,谁不会啊。

  东方舒歌伸手,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东方舒歌心下一阵诧异,茧子?“纪小姐是做什么的?”

  纪小姐?纪卿心中冷哼,按理说不是该叫一声莫夫人么,纪小姐算是什么称呼,莫攸宁倒是毫不在乎东方舒歌的反应,直接伸手将纪卿的手扯了回来。

  “舒歌姐,进去走吧,在这里站着做什么,一会儿爷爷该说我怠慢你了。”

  “嗯,我也想莫爷爷了。”东方舒歌说话不多,可是每一句似乎都在说明,自己和这个家的熟悉。

  莫老爷子一看见东方舒歌倒是一笑,“莫爷爷,一年多不见了,您怎么还是这么年轻啊!”

  “就你这丫头会说话。”

  “我说的这是实话,这次出国我帮您买了一些东西,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东方家的下人立刻将东西拿了上来,光是盒子就看得出来里面装得绝非凡品。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破费呢,我这老头子用不着这些东西的!”莫老爷子笑了笑。

  “您用不用是您的事,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东方舒歌端着一副高贵大方,“这个莫非就是阿七的孩子?好可爱!”

  小元只是冲着东方舒歌一笑,“阿姨好!”

  “我没没有给你准备什么礼物,真是疏忽了,下次阿姨一定补给你!”东方舒歌笑得很亲切,“对了,怎么没见着阿七和擎苍啊。”

  “阿七这小子在复健呢,擎苍估计还没起来,舒歌在国外也没找个男朋友?”

  “莫爷爷!”东方舒歌脸一红,“您怎么和我爷爷一样,这般打趣我!”

  “我说的是实话啊,就没有喜欢的人?”

  “我就想找个知根知底的,最好是离爷爷近点的,这样也方便来往。”

  东方舒歌面色微红,就像是娇嫩的桃花,煞是好看。

  “有喜欢人么?”莫老爷子盯着东方舒歌。

  “莫爷爷!”东方舒歌撒娇一般的娇嗔的看了一眼莫老爷子,这语气倒是分外暧昧。

  纪卿低头喝茶,而莫攸宁则自顾自的玩手机,小元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玩具,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掺和。

  一时间倒是无人理会东方舒歌。

  此刻莫七正好从楼上下来,纪卿则直接起身准备过去,没想到有人比自己的动作更快,“阿七,好久不见。”

  莫七只是应了一声。

  “莫七,换我来吧。”东方舒歌直接绕到莫七身后。

  莫老爷子此刻却分为清明,看着纪卿站在那里似乎有些尴尬,轻轻咳嗽一声,“卿卿啊,你还不过去帮阿七一下,怎么能让客人做这种事呢!”

  小元此刻倒是饶有趣味的盯着东方舒歌,这人一进来就是各种和太爷爷套近乎,完全无视自己和妈咪啊,而且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现在看见爹地就直接贴了上去,这样子傻子都明白她来干嘛的。

  小元砸吧一下嘴巴,爹地的烂桃花啊!

  东方舒歌的手一顿,似乎对莫老爷子的话浑不在意,“莫爷爷,您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和阿七都这么熟了,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东方小姐,您还是坐着休息一下吧。”纪卿直接走过去,不动声色的将东方舒歌挤到了一边,东方舒歌眸子一暗,只是一笑。

  “纪小姐和阿七感情真好。”

  “舒歌你比我大,你可以叫卿卿弟妹,或者莫夫人!”莫七心里顿时不乐意了,纪小姐什么鬼,这弄得我家轻轻误会了可如何是好。

  “舒歌姐,您还是过来坐吧,站着多难受啊!”莫攸宁一副看戏的神情。

  坐定之后,纪卿给莫七倒了杯茶,“阿七本来不是不喜欢碧螺春的么?”

  纪卿的手一顿,莫七已经从纪卿手中接过茶,“人都是会变的,况且我喜欢什么,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几年不见,阿七确实变了不少。”东方舒歌这话里话外似乎都在说明一个道理,自己和莫七很熟。

  纪卿此刻倒是十分疑惑,这东方舒歌若是对莫七有意,为什么又要和莫擎苍……

  莫老爷子此刻看了一眼高管家,“擎苍呢,怎么还不下楼。”

  “已经下来了。”高管家垂首站在一边。

  莫擎苍正好从楼上下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身材颀长,神色迷离慵懒,“舒歌姐怎么有空来我们家?”语气轻佻。

  “怎么说话的?还不过来坐!瞧你整天不务正业的样子。”

  莫七刚刚已经提前和莫擎苍透了个底,莫擎苍只是一笑,直接坐到莫攸宁身边,“舒歌姐今年有三十四了吧,还未婚配?”

  女人对于年纪这种事很是忌讳,更何况是被人直接点出来。

  “遇不到合适的人而已。”东方舒歌嘴角抽了抽。

  “估计是眼光太高了吧。”莫擎苍随手喝茶,“对了,我听说前段时间有个局长的儿子在追你,家世样貌都挺不错的,舒歌姐要不考虑一下。”

  东方舒歌脸色顿时一僵,莫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好了,你们小辈在一起好好说说话,我就先走了。”

  这个事儿就是前几天发生的,这某个局长的儿子,说实话,家里条件殷实,名牌大学毕业,就是样子有点儿……眼光一直很高,这也三十多了,愣是没结婚,也不知道在哪里见了东方舒歌一眼,这就开始追着东方舒歌死缠烂打。

  从东方舒歌上班的地方一直追到她的家里,这事儿在京城闹得是沸沸扬扬。

  东方舒歌这人家境不俗,更是要高于顶,根本瞧不上他,这被逼急了,就跟他说“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想着让这个人知难而退。

  这人追了东方舒歌这么久,估计耐心也是到了极点,一听这话立刻炸毛了。

  “你都三十多岁的老女人了,你还挑三拣四的,要不是家境好一点,你以为有人愿意追你么,特么的,男人四十一枝花,老子没了你,照样有女人,不像你,人老珠黄,我倒是要看看过几年,你还怎么嫁人!”

  这话句句戳中要害,当时还有许多人在围观呢,东方舒歌的脸那叫一个难看啊。

  这事儿也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

  莫擎苍摆明了是故意提起这事儿的,可是东方舒歌却只是一笑,似乎浑不在意,可见这女人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好。

  小元直接跟着莫老爷子回房,大人的事,他不好插嘴。

  莫老爷子不想掺和孙辈的事情,能在一起就是缘分,不能就算,他也不强求,反正老友的请求,他也是做到了,以后的事儿他不掺和。

  莫老爷子一离开,东方舒歌目光立刻定格在纪卿身上面:“弟妹是哪里人啊,不是京城的吧,京城的大家小姐,我大多都认识!”

  这话说得倒是好听,只是明里暗里似乎都在质疑着纪卿的身份背景,纪卿这种身份的人哪里配得上莫七呢!

  “不是,我家在维城。”

  “难怪了,我都没见过。”东方舒歌一笑。“不知道父母做什么?”

  “都不在了。”

  “那真是可怜了。”东方舒歌立刻面露同情。

  莫七伸手摩挲着茶杯,眸子里面晦暗不明,“对了,你们是如何相识的啊,阿七性格挺古怪的,我倒是真好奇呢。”

  “舒歌姐。你未免问的太多了。”莫擎苍语气冷凝,“这是人家夫妻的事。”

  东方舒歌一顿,心中暗自恼怒,只想着纪卿压根忘了,这莫擎苍的父母……没想到直接踩到了莫擎苍的地雷。

  “擎苍居然都帮着她说话,看样子以后我是不能欺负你了!”东方舒歌这话看似是玩笑话。

  “舒歌姐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事吧,人家夫妻的事不用你插手,手别伸得太长,我们家的事向来不喜欢外人插手。”莫擎苍语气冷清。

  他本就对什么事情都不甚在乎,可是东方舒歌的话,着实让他不舒服。

  可是纪卿怎么越听越觉得这话中透着一股古怪呢,欺负自己?

  “我的老婆只有我能欺负,别的人嘛……试试看喽。”莫七立刻回击。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东方舒歌也实在坐不下了吧,“我该走吧,刚刚回国,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走吧,我送你。”莫擎苍也想和她说清楚,自己和她根本不可能。

  刚刚出了大门,一辆轿车就驶入了大门,晏婉兮一眼就看见了正在交谈的两个人,东方舒歌?她怎么和擎苍哥哥在一起?

  东方舒歌这人上流社会无人不知,典型的管家小姐,温柔知礼,和善温雅,透着一股大家做派,做事也是圆滑,让人挑不出来一丝的错处。

  晏婉兮立刻下车,走了过去,“东方小姐,擎苍哥哥。”

  “原来是晏小姐啊,真的好久不见了。”

  “嗯,好久不见了。”

  “改天请你喝咖啡。”

  “我请你吧。”晏婉兮态度恭顺,不卑不亢。

  “我和你说的事,你自己考虑一下。”莫擎苍不喜欢和东方舒歌这种女人打交道,城府深有心计懂谋略,东方舒歌幸好是个女人,若是个男人,估计不得了。

  “我会好好考虑的!”说着和晏婉兮告别之后就直接上车了。

  晏婉兮咬了咬嘴唇,“擎苍哥哥,没想到你也在家啊。”只是小脸顿时露出了一丝红晕,双手局促不安的搅动着,显得格外娇羞。

  莫擎苍这人显然不知道女孩的娇羞为何物。

  “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里在哪里!”莫擎苍扭头朝着里面走。

  晏婉兮咬咬嘴唇,立刻追了上去,莫擎苍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扭头,晏婉兮刹不住脚,直直朝着莫擎苍的撞过去。

  莫擎苍眼疾手快,伸手直接按住了晏婉兮的额头。

  “我……”晏婉兮脸顿时红了。

  莫擎苍的手很大,一只大手几乎可以覆盖住晏婉兮整张脸。

  晏婉兮:擎苍哥哥的手好大啊,而且好烫!脸又红了。

  莫擎苍则是腹诽:这脸未免太小了吧,一个巴掌大,还不如一个篮球大!

  “我说过不要有第二次。”

  “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每次都是忽然停止的。”晏婉兮小声嘀咕。

  偏生某人听力实在太好,“你的意思是我的错喽?”

  “不是不是!”晏婉兮心里憋屈,“是我的错。”

  “上次的糖收到了?”

  晏婉兮扬起小脸,冲着莫擎苍笑得格外灿烂,“嗯哪,特别好吃。”

  “嗯。”莫擎苍说着扭头就走。

  就这么完了?晏婉兮垂着头立刻跟了上去。

  莫擎苍微微侧头,就能看见小跑着跟着自己身后的人,想到了晏婉兮身子不调好,就不自觉的放慢了步伐。

  晏婉兮心里一乐,小跑两步,追上了莫擎苍!

  “其实擎苍哥哥不用刻意等我的。”晏婉兮心里美滋滋的。

  莫擎苍只是打量了一眼晏婉兮,晏婉兮心里紧张得要死,两只小手死死地抓着单肩包的带子。

  “怎么了?”晏婉兮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毛。

  “腿可真够短的!”

  晏婉兮愣在原地,真的要哭了,腿短!她的腿哪里短了!

  其实晏婉兮的个子也不算矮,身材比例也很好,只是这腿要是和莫擎苍确实是有些短的。

  莫擎苍似乎丝毫没察觉自己这话多么打击人,进入客厅之后,就直接上了二楼,反倒是晏婉兮垂头丧气的进了屋子。

  “婉兮,你来啦,赶紧过来坐!我都说了,要不我去你家找你好了,你非要过来!”莫攸宁小跑过去,拉着晏婉兮就坐下。

  和东方舒歌不同,东方舒歌给人的感觉自带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似乎谁都入不了她的眼睛,而晏婉兮,气质温润恬淡,而且撅着嘴巴,可怜兮兮的,一看见莫攸宁,眼睛立刻蒙上了一层水雾。

  “攸宁……”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没人欺负我!”

  肯定不会是东方舒歌,东方舒歌这个人极其看重自己的面子,处事稳妥大方,不会为难小姑娘的,为一个可能就是自己那个无良的哥哥!

  “莫擎苍!”莫攸宁大吼一声,莫擎苍的上楼的脚顿了一下,“是不是你欺负她了!”

  “我欺负你了么?”莫擎苍扭头,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说话多么过分。

  “没有没有的,就是太阳太毒辣了!”晏婉兮立刻摇头。

  莫擎苍双手插在裤袋里,径直上楼,心里面还在嘀咕着,这女人怎么会这么善变啊,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要哭了。

  “对了,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嫂子,嫂子,这是婉兮,我和你提起过的。”

  晏婉兮冲着纪卿一笑,“嫂子好,我是晏婉兮,很高兴认识你!”话虽然客套,可是小姑娘眼神很诚挚,“莫七哥哥好!”

  “嗯。”莫七点了点头。

  “你好。”纪卿对晏婉兮印象挺好的。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眼缘吧,有些人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喜欢或者不喜欢,就像个东方舒歌,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婉兮,你先坐下歇会儿,我们待会儿出去逛街。”

  “嗯。”下人给晏婉兮倒了杯茶,她也是道谢接过,没有一点架子。

  “对了,刚刚看见东方小姐了,她来这里做什么。”

  “东方爷爷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想要撮合她和擎苍哥哥……”莫攸宁这话刚刚说完,莫七和纪卿都注意到某个小姑娘的手抖了一下,他俩对视一眼,有情况。

  “我估摸着爷爷也是推脱不过,他向来不干涉我们婚配问题,估计也是不好驳了东方爷爷的面子,这才应了。”

  “那擎苍哥哥怎么说!”

  “他能说什么啊,他这幅死样子,他眼里压根就没有女人这种生物,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东方爷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俩明显不般配啊。”莫攸宁叹了口气。

  “是哦!”晏婉兮妹子心里顿时乐了,喝了口茶,压根忘了,这茶水还烫着呢,烫得她小脸立刻皱在一起。

  “婉兮,你怎么了?”莫攸宁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怎么一直魂不守舍的样子。”

  “可能是太热了吧,呵呵……”晏婉兮显得有些尴尬。

  “再说了,舒歌姐本来也就不喜欢擎苍哥哥啊!”莫攸宁的眸子若有似无的扫过莫七。

  莫七只是低头喝茶,似乎浑不在意。

  纪卿也不是傻子,尴尬东方舒歌一直在针对自己,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况且就是莫擎苍出现之后,这东方舒歌的眼睛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莫七,这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打着和莫擎苍接触的幌子,明显是来接近莫七的。

  没想到一到京城就碰到了莫七的烂桃花,可是这朵烂桃花,偏生还颐指气使的,似乎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对了婉兮,你们家要给你举行相亲晚会是吧,哈哈,也太着急了吧。”

  “攸宁!”晏婉兮脸一红,“你胡说什么呢,就是认识一下朋友而已,根本不是相亲的!”

  “你别解释了,我们都懂,我们婉兮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愁嫁呢。”

  此刻莫擎苍从楼上下来,路过晏婉兮的时候,随手丢给她一盒糖,晏婉兮愣住了,客厅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擎苍哥哥,你偏心,为什么不给我!”莫攸宁立刻跳起来。

  “本来就是买给她的。”莫擎苍说得理所当然。

  “谢谢。”晏婉兮垂着头,脸色酡红,煞是好看。

  “啊?”莫攸宁看了看晏婉兮,谁能告诉她,现在唱得是哪一出。

  “吃了糖就别哭了。”莫擎苍回房之后,这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这小姑娘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哭了吧,自己刚刚说话的口气难道很重?

  晏婉兮点了点头,抱着一盒糖笑得傻兮兮的。

  莫擎苍头也不回的出门离开,莫攸宁看着自己好友衣服呆傻的模样,抓了抓头发,扭头看向莫七。

  “七哥,什么情况。”

  “这事儿我哪儿知道。”

  “不过有事情你总知道吧,我们上楼好好谈谈吧!”纪卿冲着莫七一笑,莫七顿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题外话------

  关于有人一直留言说的莫七的姓名问题,我申明一下,莫七就是大名,是大名!我觉得名字很简单很好记啊,虽然不够狂炫酷霸拽……

  (我承认当时取名字的时候我偷懒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110 初次会面,莫家往事-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