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缅甸腾龙娱乐 >

第572章 番外之沈离与周婷-冷面首席缠爱小女佣

发布时间:2018-08-28 18:3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缅甸腾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571章 番外之陆皓辰与另一个仙(十五)-冷面首席缠爱小女佣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周婷其实不想来的,因为浣浣每次都不靠谱,但她在电话里吹得天花乱坠,周婷便想见一面也无妨。

  她故意姗姗来迟,以考验程炜的耐心,没想到见了面,男人只字不提,听到她抱歉,也只是微微一笑,说他也刚到不久。看他宽容大度气定神闲的样子,周婷暗暗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还不错,比她想像中要好很多,浣浣总算靠谱了一回。

  对面的男人浓眉大眼,一脸正气,虽是坐着,周婷也能目测出他至少一七六到一七八的高度,研究生学历,海归,家境小康,父母都是公务员,他虽然做科研工作,兴趣却广泛,打球,听音乐,美食,旅行,看书……

  周婷觉得他的这些爱好跟自己大同小异,将来生活在一起一定有共同语言。

  因为在英国留学,程炜身上带了点英伦绅士的味道,彬彬有礼。说话的声音也好听,低沉中带着一点磁性,象能渗到人的心里去,他很健谈,对她说起在国外的一些趣事,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周婷太满意了,觉得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就是他了。

  “程先生,”周婷娇羞的看着他,“不知道你对我的情况了不了解,我呢,是奔着结婚去的,毕竟年纪也不小了,说实话,是不想再折腾了。”

  “当然,这是很严肃的事情,”程炜正了正脸色:“不瞒周小姐,我是看了你的资料,觉得很满意才来的。”

  “资料满意,那本人……”周婷拖长了声音,象是开玩笑似的说:“一定让你失望了。”

  “恰恰相反,”程炜低沉的声音象琴音一样敲进了周婷的心里:“见到周小姐本人,我更加满意了。”

  “是吗?”周婷心喜若狂,脸上还要装矜持,微笑着说:“我觉得程先生也很不错呢!”

  她有些害羞,说话的时侯,半低着头,听到对方说:“他不错,那我呢?”

  这声音……周婷猛一抬头,象见了鬼似的跳了起来:“沈离,你怎么在这?”

  沈离慢条斯理的坐下来,“找你来了呗!”

  程炜有些莫名其妙,但风度极好,“这位是?”

  沈离仍是慢条斯理:“我是她老公!”

  饶是程炜修养好,也瞪大了眼睛。

  周婷忙解释:“不是,我们已经离婚一年了,他充其量只能叫前夫。”

  “前夫?”沈离懒洋洋的窝在椅子里,只差没把脚抬桌子上了,和仪表堂堂的程炜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周婷都懒得看他。却听他慢悠悠的说:“我没记错的话,上周五的晚上,你是躺在前夫的床上了吧?”

  周婷的脸一下红成了猪肝色,磕磕巴巴的对程炜解释:“老朋友聚会,我那天喝醉了,他,他把我带回去的,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还是不好意思说?”沈离不客气的端起她的杯子喝了一口,“要不要我提醒提醒你。”

  “沈离,你够了!”周婷低喝了一声:“赶紧走,别在这里捣乱。”

  “周婷,你就是这点不好,那天晚上还抱着我说爱我来着,这才几天啊,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谁说爱你?谁说了?”周婷死不承认。

  “你敢不敢发誓?发毒誓,如果你说了,就一天比一天丑!”

  周婷气得直跺脚,她真是恨死自己了,明明离婚了,可是莫名其妙,鬼使神差,不知道是酒精的驱使,还是气氛的诡异,她居然没有反抗,任由那个男人胡作非为,在那种********的状态,她完全不清醒,只跟着身体的感觉走,那种时侯他问她爱不爱他,是个女人都会答爱啊!

  程炜看到这里,大概明白了,耸了耸肩,对周婷说:“周小姐,我觉得你应该先处理好和你前夫的关系,然后再考虑别的事情,我还有事,你们聊。”

  周婷慌忙追上去:“程先生,程先生你听我解释!”

  可是程炜大步流星,压根就不听她解释。

  周婷欲哭无泪,只好返身回来,看着沈离两眼直冒火:“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不幸福你就开心了吗?”

  “幸福?就刚刚那科学怪人?”沈离嗤了一声:“做梦了吧。”

  周婷眉头一皱,坐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周婷,我是为你好,你看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但是他有很多怪癖你一定不知道。”沈离招了服务员过来点了杯咖啡,又说:“给这位小姐一份黑巧克力。”

  “你快说啊,倒底怎么了?”周婷踢了他椅子一脚。

  “你知道他拿什么当宠物吗?”沈离扳着手指头数给她听:“蜥蜴,蛇,蜘蛛,蝎子,小鳄鱼,反正什么恐怖他养什么,这样的人,你能跟他睡一屋?不怕半夜里床上爬上来一条蛇或是蝎子什么的?”

  周婷一想像那画面就毛骨悚然,却是有些不信:“你怎么知道?”

  “只要我想知道,就能知道。”

  这倒是句实话,周婷知道他在政商军界的人脉都很广,只要他想知道,就没什么打听不出来的。

  “你调查他?”

  “你是我前妻,我要为你的安全着想,交到一个可靠的人手里我才放心嘛!”

  “你真是为我好?”

  “当然,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可不是个薄情的男人。”

  “沈离,如果你真是为了我好,我请你,我麻烦你,我谢谢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行不行?”

  沈离挑了挑眉:“说这种话,你真没良心。”

  “你有良心?”周婷恨不得要泼他一脸咖啡,“每次我相亲,你都来捣乱,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嫁给你了?”

  沈离哼了一声:“不用这么痛心疾首,不是已经离了吗?”

  “幸亏是离了,不然我还在坟墓里呆着呢。”周婷嚼了块黑巧克力,芳香浓郁的,甜中带苦,就象她短暂的婚姻,虽然有甜,可苦也如影随行。她实在受不了,天天同他吵,吵着吵着就离了。

  沈离眼风一扫,周婷顿时象被冰刀子剐了一下似的,心里一哆嗦,就不敢再吭声了。

  沈离招呼也没打一声,站起来就走,周婷看着他僵硬的背影,知道小心眼的男人又生气了,她嘟噜着:“叫了东西又要我买单,每次都这样。”

  沈离听到了,回头冲她一笑:“你如今大小也是个老板,难道一杯咖啡都不肯请你前夫喝?”

  周婷冲他挥挥手:“行行行,你走,我买单好了吧。”

  沈离却又返身回来,俯身撑在桌子上,笑模笑样:“周婷,下次再相亲,先通知我把情况给你摸清了,你再上场,免得白欢喜一场。”

  “滚!”

  沈离哈哈大笑,得意的扬长而去。

  周婷看着他嚣张的样子,气得牙痒痒,都离了一年了,为什么这个男人总阴魂不散?

  她觉得他们真是前世的仇人,所以今生才这样纠缠不清。离婚的时侯就想过老死不相往来,但现实却总给她当头一棒,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偌大的城市,茫茫人海,隔三差五总能碰上。

  周婷拿出手机给天娜打电话,一接通就骂:“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

  天娜知道瞒不过,抱着电话苦笑:“我也是没办法,是邵柏青逼我的!他说我如果知情不报,他就又叫我好看!”

  周婷气势汹汹:“他逼你,你就说?你有这么怕他吗?”

  “他现在是一家之主,我可怕他了,你知道我怀着孕呢,万一他不要我了,可怎么办啊?我现在可是半点都不敢得罪他!”

  周婷恨铁不成钢:“瞧你那点出息!当年的气势哪去了?你也学学我,他要敢蹬鼻子上脸,你就跟他离!”

  “离了谁养我?”

  “我养你。”

  “孩子们需要爸爸,你又不是男的。”

  “再找一个好的。我发现邵柏青和沈离真是蛇鼠一窝,俩人半斤八两,没一个好东西!”

  “嘿嘿嘿!”天娜不乐意了:“说沈离就说沈离,扯上我家邵柏青做什么?他现在可是模范丈夫二十四孝爸爸!”

  周婷被她气晕了:“刚才还说他气焰嚣张呢,眨眼的功夫就成模范丈夫了?”

  天娜扯开话题:“周婷,你就听我一句劝,别闹了,跟沈离复婚吧,安心要个孩子,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周婷冷哼一声:“鬼才要和他复婚,我当初好不容易离了,脑子坏了才复婚呢。”

  “我到现在都不懂你为什么要离?沈离对你那么好,你怕什么呢?整天疑神疑鬼,捕风捉影,跟他瞎闹。沈离总比不上邵柏青当年吧,我可是亲眼看着他是怎么招蜂引蝶的,还不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他的求婚,现在不是过得挺好?”

  “你不同,你是奉子成婚,我是孤家寡人,跟他在一起,实在没有安全感。”

  天娜一针见血:“我看你是自卑加胆小,对沈离患得患失,是不是?”

  “我对他患得患失?”周婷嗤笑:“简直是笑话。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了,拜拜!”

  天娜看着突然被挂掉的手机,哭笑不得,一旁的邵柏青问:“怎么?她还是想不通?”

  “这家伙中了顾总的毒,总觉得只有他那样的男人才可靠,所以她越爱沈离,就越要将他推远,陷在爱情里的老姑娘啊,就是这么盲目行事,真是不能理解!”

  “算了,别烦了,小心累着,快坐下,”邵柏青殷勤的问:“喝不喝水?想吃点什么吗?肩膀酸不酸,要不要按摩按摩?”

  “走开,烦人,”天娜瞟了他一眼,“为了你兄弟,我都在周婷面前装成小媳妇了,赶紧要沈离加把劲,快些把她搞定。”

  “是,老婆大人,”邵柏青标准的敬了个礼,“你放心,只要他俩一好,你立马翻身做主人,我永远是你忠实听话的小柏青。”

  “滚蛋!”

  “是,我滚着走了!”邵柏青弓着身子佯装滚的样子,逗得天娜哈哈大笑。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周婷在街边慢慢的走着,无意间瞟了一眼路边咖啡厅的落地窗,眉头一皱,继而一松,一丝笑意爬上眉梢,扭着腰肢就走进去。

  男人背对着她,正同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有说有笑,她猛的往他肩上一拍:“老公,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好了今天一起看电影吗?她是谁?”

  长发女孩吃惊的看着沈离:“你不是离婚了吗?怎么……”

  “老公,你怎么又骗小姑娘,说说,这月都第几回了?”周婷手指往沈离额头上一戳:“怎么死性不改呢?”

  长发女孩看她这样,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倒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看不出来吗?”周婷的手搭在沈离肩膀上,笑眯眯的靠着他:“我这是在拯救你,我老公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太花心,见到漂亮小姑娘就走不动道。没事,他对谁都三分钟热度,为了泡妞,总跟人说他是离了婚的,其实我们压根没离,他不知道多爱我呢,是不是啊,老公?”

  一直沉默的沈离终于开口,很认真的看着她:“这倒是真的,除了你,我没爱过别人。不然怎么跟你结婚了呢?不过,”他淡淡的笑了笑:“说谎可不对,我们已经离了。”

  “离是离了,可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复婚的嘛!”

  “是吗?”

  “是呀,你忘了,昨天晚上睡觉的时侯你说,找个时间把婚复了得了,不然总觉得象偷情。”

  沈离微微皱眉:“好象我是说过这话。”

  周婷有些得意,对长发女孩说:“我没骗你吧,他马上就要跟我复婚了。”

  “原来真是表嫂,失敬失敬!”长发女孩站起来对她行礼:“一直就想见见表嫂,我对你可崇拜了,能收拾我三哥的,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今日一见,果然了得!”

  周婷一下傻在那里:“表,表嫂?”

  “我来介绍一下,”沈离站起来,“这是我表妹,从小在国外定居,回国旅游,顺便来看看我。这是周婷,是我……”

  “我跟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周婷赶紧打断他:“我刚才都是开玩笑的,我不是他老婆……”

  “慌什么呀,我也没说你是我老婆,说前妻你不反对吧?”沈离对自家表妹说:“我们是真离了,但她一天到晚吵着要跟我复婚,一见我跟漂亮女孩在一起,就紧张,就要过来捣乱,弄得我是烦不胜烦,没办法,谁叫我爱她呢!”

  周婷闹了个大花脸,听到沈离说爱她,更是窘得不行,慌不择路就要逃:“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手却被男人扣住:“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复婚呢,怎么就走啊,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

  “不是,我没有……”

  “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别想赖!”

  “表嫂,我也听到了,可以做证的噢!”

  周婷死命挣脱他的手:“我什么都没带,民政局不会受理的。”

  “没事,我给他们局长打个电话。”

  “不是,你还没求婚,我不能这么随便就答应。”

  “求婚是吧?”沈离抓着她的手不放,单膝跪地。“老婆,我们复婚吧?”

  “没有戒指。”

  沈离把手伸进上衣口袋,再拿出来摊开,他的掌心里居然有一大把戒指,各式各样,镶钻,镂花,绞丝,白金,黄金,看得周婷心慌意乱,心里象有一百只小兔子在蹦跶。

  “你这是……”

  “这里有十二只戒指,从我跟你离婚的第二天起,我就开始买戒指,想再次跟你求婚,周婷,你知道我不想离的,可是你那样抗拒,那样难受,我没办法,只好放你走,想着分开一段时间你会慢慢想清楚,可是你太拧了,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我每个月都买一个,我想看看买到第几个的时侯,你会答应跟我复婚。到现在一年了,整整十二个,我觉得是时侯了,老婆,我爱你,我们复婚吧?”

  周婷的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没有花!”

  一旁的表妹忙说:“隔壁就是花店,我马上去买。”

  “别,到我店里买,”周婷流着泪,呜咽着说:“早上刚到了一批红玫瑰,又大又新鲜!”

  “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沈离站起来,把女人的眼泪揩干净:“走,你给我挑束最好的。”

  “不,挑束最烂的,好的留的卖钱。”

  “只要你喜欢,怎么都行。戒指先挑一个。”

  “都给我,这回我得学乖点,别到时侯什么都捞不着。”

  沈离把手伸给她:“傻瓜,只要有了我,你就什么都有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