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51章 善后-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52章 偷吃贼-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这两个人,其中会有男主吗?哈哈,不告诉你们

  ------题外话------

  宋安然摸摸自己的脸颊,这么漂亮的容貌,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成为夜叉,人人惧怕。真是世事难料。

  一个小姑娘,面对贼人时没有哭泣求饶,反而是杀伐决断,果断杀人。如此做,不但没有赢得赞赏,反而引起恐慌和厌恶。不得不说这都是世人的偏见。

  宋安然自嘲一笑,很明显田家母女怕她,怕到不敢同她直面相对,不敢同她说话,不敢同她接触。一切只因为她杀了人。是的,在所有人看来,白一杀人就等同于宋安然杀人。因为是宋安然命白一杀人。

  喜春有些不忿,偷偷嘀咕,“白眼狼。要不是姑娘,今晚她们说不定就要落在贼人手里。瞧她们看姑娘的眼神,奴婢真想将她们的眼珠子挖出来。”

  见宋安然离开,田姨妈明显松了一口气。

  宋安然皱着眉,嗯了一声,“姨妈如此客气,我就却之不恭。”

  “不用,不用。二姑娘先过去。”田家母女两人连忙侧身靠着墙壁,让开过道,示意宋安然先过去。

  宋安然平静地说道:“姨妈和表姐是要回舱房吧,那我让你们先过去。”

  宋安然微蹙眉头,她不喜欢有人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她又没有三头六臂,有那么可怕吗?

  田姨妈回过神来,急切的说道:“二姑娘,没撞到你吧。我们该死,走路没长眼睛,还请二姑娘别见怪。”

  宋安然原本想打招呼的,看她们如此反应,所有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田家母女在过道上撞上宋安然,二人脸色瞬间苍白如雪,面上惊恐无比,连连后退,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惧怕之色。

  甲板上的血迹已经被擦拭干净,一切杀戮痕迹都消失无踪。

  宋安然笑着摇头。

  喜春拍拍自己的心口,“哇,吓死人了,没想到那人竟然会笑,还笑得那么好看。我还真以为他是个傻的。”

  萧瑾愣了下,突然展颜一笑,然后转身离去。

  宋安然摆手,“不用谢。你落难,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大家萍水相逢,就当结个善缘。”

  萧瑾拱拱手,似是在感谢宋安然的救命之恩。

  宋安然也不在意,继续说道:“看你的身体应该好得差不多了,你要是想下船的话,同管事说一声,他会安排好一切。如果你暂时不想下船,那就随我们到京城。等到了京城,我们要去投亲,届时你请自便。”

  萧瑾依旧沉默。

  宋安然依旧笑着,“之前发生了一点事情,没惊着你吧。你且放心,咱们这是官船,料想那伙贼人也没胆子明火执仗的打来。就算来阴的,咱们家的护卫也不是吃素的。”

  萧瑾没有否认。

  喜春跟在宋安然身边,悄声嘀咕,“莫非真是哑巴。”

  萧瑾没吭声,只是微微颔首。

  她笑了笑,“原来是你,你的身体都好了吗?”

  宋安然愣了下,才认出眼前的男人是之前救上来的溺水男子。

  随着舱门打开,萧瑾走出了底仓。正打算悄悄的回到舱房,不期然,和刚刚下楼的宋安然遇上。

  秦裴还坐在原地,冷漠得看着。

  这两人显然没有寒暄叙旧的兴致。也没有要互相帮忙的觉悟。萧瑾默然地打量秦裴,转身,朝舱门走去。

  萧瑾之所以会在底仓,是为了躲避搜船的人。他知道搜船的人不是冲着他来的,可是他也不想让更多人见到他。在那帮人上船之前,萧瑾率先避开人,偷偷的躲在底仓。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不太清楚,只知道死了人。

  原来大胡子男人真名叫做秦裴,溺水黑衣男子叫做萧瑾。这二人的确认识,却从未打过交代。在此时此地遇上,很显然两人都感到意外。至于对方为什么会落难于此,两人都没有追究的兴致。

  大胡子男人同样张嘴动了动,同样没有发出声音来,同样说了个名字,好像是叫做萧瑾。

  溺水黑衣男子歪着头,盯着大胡子,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他好像说了个名字,叫做秦裴。

  二人四目相对,彼此都皱起眉头。瞧二人的样子,他们分明是认识的。

  若是宋安然在此,便能认出此人正是溺水的黑衣男子。

  一个人缓缓的从黑暗中走出来,离着大胡子男人三步远的距离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大胡子。

  黑暗中,突然传来细微的动静,大胡子肌肉紧绷,右手紧握刀柄,随时准备起身杀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底仓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没有。大胡子一度以为自己产生的幻觉。

  大胡子男人本能地察觉到危险,不过他没有动。好像根本就没察觉到底仓内多了一个人。

  底仓里几乎没有光线,只有舱门那里从甲板上透了点微光进来。这点光线对于普通人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一点点光已经足以让他大致看清底仓内的格局。

  大胡子男人靠在舱壁上闭目休息,突然之间,他猛地睁开双眼。

  大胡子男人倒也干脆,拿湿布擦了擦伤口,又敷上金疮药,最后用布条绑起来。期间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不过额头上早已经布满了冷汗,可见处理伤口时也是极痛的。

  咬着牙撕开裤腿,只见小腿上一条足足一尺长的伤口,正张开血淋淋的大嘴,其画面恐怖又狰狞。一般人见了怕是要晕过去。

  他靠在舱壁上,舒展身体。不知牵动了哪里的伤口,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大胡子男人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裹,拿出几份写着密密麻麻字迹的文件。见文件完好无损,并没有被水浸湿,这才长舒一口气,眼中也多了两分喜意。紧接着,他又将文件仔细包裹起来,贴身收藏。

  若是宋安然在此,定能一眼认出那大胡子男人,正是在南州追问刘家姐弟下落的那个大胡子。

  宋安然却不知,此刻楼船底部放置货物的舱室内,一个浑身湿透的黑衣大胡子男人正缩在角落,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一个防水的包裹。

  宋子期长叹一声,可惜啊!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宋安然透过舱门朝河面看了眼,“那贼人肯定已经逃走了。那些人搜船纯粹是耽误时间。”

  “杀了人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更有可能是偷了要紧的东西。”宋子期突然捶打桌面,“只可惜咱们不知那贼人的身份。”

  楼船开动,宋安然的身体也跟着晃动了一下。她说道:“要么是杀了人,要么是偷了东西。除此之外,女儿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那些人紧追不舍。”

  心头则在想,若是能够找到那个贼人,说不定能够利用一番。

  宋子期冷哼一声,“具体什么身份,你可以随意猜测。至于那些人的胆子,你也看到了。只怕这世上就没什么事是那些人不敢做的。”顿了顿,又说道:“他们大张旗鼓的搜索贼人,也不知那贼人犯了什么事。”

  宋安然再一次被惊住,“莫非是哪家王府的人?可是沧州地界并没有诸王封地。”

  宋子期叹了一声,朝北边拱了拱手,“具体的身份,为父不能告诉你。不过为父可以肯定,那些人可上达天听。”

  宋安然心头并没有宋子期想象的那么惧怕,她平静地问道:“父亲应该知道那些人的背景吧。还请父亲实言相告。”

  “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宋子期狠狠地瞪了眼宋安然,“那些人个个无法无天,明面上打不赢咱们,势必会用阴谋诡计,比如勾结山匪水头,在半路上截杀我们。总之在到京城之前,咱们必须小心行事。”

  宋安然见洗墨下了楼,这才说道:“父亲,万一他们追过来,该怎么办?”

  洗墨躬身领命,“小的遵命。”

  他这会也不怪宋安然,当即叫来洗墨,“吩咐船头,即刻开船。”

  “不是有可能,而是绝对。白一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岂能善罢甘休。你都说了那些人嚣张跋扈,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宋子期表情略显狰狞。

  “父亲是担心他们杀一个回马枪?”宋安然悚然一惊。

  宋子期沉吟片刻,手指弯曲,轻轻敲击着桌面,“无论如何,此事你做得有欠妥当。以防万一,我们必须连夜离开沧州。”

  而且那些人死便死了,料想对方不敢报官,也不敢拿死人做文章。还有宋子期大可将死人说成水匪。杀水匪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任谁都要说杀得好。

  宋子期死死地盯着宋安然,此刻他无言以对。宋安然说的每一句话都敲在他的心上,砰砰砰地跳动,感觉很爽,很痛快。人生在世,就该快意恩仇。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50章 杀就杀了-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