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59章 怪异 (求首订)-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0章 讨要首饰-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白姨娘和夏姨娘只是宋子期的妾室,自然没资格去面见老侯爷老夫人。所以等她们进了侯府二门,就被婆子们送到了荔香院。

  白姨娘同夏姨娘共住一个小跨院,一个住东厢房,一个住西厢房。正屋就用做会客,或者以后宋子期又纳妾,也可以安置进来。

  白姨娘围着小跨院走了一圈,撇撇嘴,一脸嫌弃的样子。

  她嫁入宋家十几年,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别的方面没什么长进,唯独看东西的眼光倒是长进了不少。瞧瞧那些家具,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用黄花梨木做的,不过全都透着一股陈腐气。样式也是一二十年前的,颜色也显得老旧。

  白姨娘嗤笑一声,侯府果然开始没落了。她以前在侯府的当差的时候,总觉着侯府是天下一等一富贵的人家。可自从进了宋家,在宋子期身边长了见识后,白姨娘也清楚自己以前的眼光很浅薄。

  这天下的好东西多了去了,侯府自然也不缺好东西,可那些好东西全都是侯府的老祖宗们攒下来的,俱都是几十年上百年前的玩意。老祖宗之后,侯府几任家主都没什么出息,只看着出没看到进。有再多的好东西,也经不起几代上百口人的糟蹋。

  白姨娘嘀咕了一句,“侯府也不过如此。”

  夏姨娘奇怪地看着她,“以前在南州的时候,整日里听你说侯府这里好,那里好,好像就没有不好的地方。怎么这会又嫌弃侯府。”

  白姨娘呵呵一笑,“当初我要是不这么说,能将你唬住?不这么说,我怎么借助侯府威势,压你一头。”

  这话说得又直白,又讨打。

  夏姨娘果然恼了她,“你这人怎么这样,无耻,不要脸。”

  白姨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给老爷做妾,自然得不要脸。要是哪天我做了正房太太,我肯定比谁都要脸面。”

  “哼!你做梦吧。”夏姨娘一脸嫌弃。

  白姨娘叹了一声,有些感慨的道:“以前不懂事,总觉着天下唯有侯府最富贵。如今年纪大了,见得多了,也就知道以前看到的不过都是些面上的东西。”

  夏姨娘心中生疑,悄声问道:“照着你这么说,侯府当真不行了?”

  白姨娘也不直接回答她,只神秘一笑,“你心眼多,你自己不会看吗?”

  夏姨娘撇嘴,她也不稀罕白姨娘。

  宋安芸宋安乐先回了荔香院。夏姨娘拉着宋安芸,忙问道去拜见老侯爷老夫人顺不顺利。

  宋安芸说道:“姨娘放心吧,一路都很顺利。不过田姨妈和田表姐就倒霉了,老侯爷和老夫人都不待见她们,不让她们住进侯府。田姨娘就说不让她住进来,她就去死。”

  “她真去死了?”白姨娘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宋安芸连连点头,“田姨妈撞了墙,流了好多血,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哈哈哈……”白姨娘仰天大笑,畅快无比,“我就知道田姨妈那人不会有好下场,果不其然。”

  “你小声点。”夏姨娘急忙四下张望,“你不怕被侯府的人听到,到时候找你麻烦。”

  白姨娘浑不在意,“你没听到吗,老侯爷同老夫人都不待见田姨妈,逼得她去寻死。我随口说两句又算得了什么。”

  “不待见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会将人留下来。总不能真的将田姨妈赶出去,让她去死。好歹她也是老侯爷的亲闺女。”夏姨娘不太赞同的说道。

  白姨娘表情恨恨的,“好一个苦肉计,还真让她算计成功了。”

  白姨娘拉着夏姨娘的手,“等她住进侯府,以后她想接近老爷岂不是更方便。她是侯府的姑太太,要使唤侯府的下人可比咱们方便多了。”

  夏姨娘蹙眉,“老爷住在外院客房,田姨妈想接近老爷,只怕没那么容易。”

  “你不懂。”白姨娘一甩手,“侯府不是宋家,侯府的规矩……”

  “姨娘你们在说什么?”宋安芸好奇的看着两位姨娘,“什么田姨妈,什么老爷。难道田姨妈对父亲有什么想法?”

  宋安乐脸颊红红的,显得很羞恼,拉了拉宋安芸的衣袖,“三妹妹你别说了。咱们走吧,去看看我们住的地方。”

  “我不走。”宋安芸一把甩开宋安乐的手,“姨娘,你同我说,是不是田姨妈打算嫁给父亲。”

  “胡说八道什么啊,没影的事情你也敢乱说。”夏姨娘着急了,拉着宋安芸往外走。

  “我不走,你们把话说清楚。”宋安芸死命挣扎。

  夏姨娘恼怒异常,“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操什么心。”

  “夏姨娘,安芸也是关心老爷,你干嘛拦着她。”白姨娘突然出面阻拦。

  夏姨娘跺跺脚,朝白姨娘狠狠瞪了一眼。

  白姨娘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道:“安乐,安芸,你们听好了。虽然没听田姨妈亲口承认,不过我和夏姨娘都敢确定,田姨妈对老爷不怀好意。此事你们知道就行了,别往外嚷嚷。万一被人利用,以假作真,赖上老爷,到时候咱们可是有苦说不出。总之,平日里你们多注意注意,别让那母女二人有机会接近老爷。”

  宋安芸和宋安乐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宋安乐问道:“这事父亲知道吗?”

  白姨娘蹙眉,“应该不知道吧。总之别让老爷对田姨妈产生兴趣。我想你们也不希望田姨妈来做宋家的填房太太吧。”

  当然不乐意。田姨妈那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宋子期。宋安乐咬了咬牙,“两位姨娘放心,此事我会放在心上,一定会小心防着田姨妈母女。”

  白姨娘又冲宋安芸说道:“安芸,你是个藏不住话的人。不过此事重大,你最好将嘴巴闭紧了。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乱说,败坏老爷的名声,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白姨娘,你干嘛吓唬她。她还小,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夏姨娘揽着宋安芸,对白姨娘很是不满。

  白姨娘也不在意,只问宋安芸,“宋安芸,你听到没有。”

  宋安芸冲天翻了个白眼,“知道了。我保证不会在外面乱说。”

  “姨娘,侯府大太太请你过去说话。”丫头杏花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

  白姨娘呵呵一笑,冲夏姨娘等人说道:“我有事,先回屋,你们自便。”

  杏花随白姨娘回了东厢房,白姨娘直接问道:“怎么回事?”

  “启禀姨娘,侯府大太太派了个婆子过来,说是请姨娘过去说话。”

  白姨娘微蹙眉头,思虑了一番,说道:“你去告诉那婆子,就说我旅途劳累,身体不适。怕过了病气给大太太,这次就不去给大太太请安。等我身体养好了,再去给大太太请安。”

  杏花很清楚白姨娘的身体很好,根本不晕船,也就没所谓的身体不适。她小心翼翼地说道:“姨娘,这样回绝好吗?万一大太太怪罪下来,姨娘该怎么办。”

  白姨娘自嘲一笑,“怕什么,我如今是宋家的妾,可不是侯府的奴婢。再说了,刚到侯府就巴巴的去给大太太请安,落在老爷眼里,老爷会怎么想。说不定老爷会以为我还心系侯府,还当自己是侯府的奴婢。你说,老爷会高兴吗?”

  杏花连连摇头,老爷肯定不高兴。

  “这就对了。我身为老爷的妾,第一要紧的事情就是讨好老爷。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奴婢明白了,那奴婢现在就去回绝了那婆子。”

  “去吧。等等。”白姨娘拿出一吊钱来交给杏花,“将这些钱交给婆子,让她在大太太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

  “姨娘放心,奴婢一定会将事情办好。”

  与此同时,马婆子也得到了消息,大太太方氏要见她。马婆子眼珠子一转,也没直接说去或者不去,只说要先禀报宋安然。

  于是马婆子先来见宋安然。

  这会宋安然刚回到荔香院,她住在荔香院的正院,主屋加上东西厢房共有十间房,足够了。宋安芸和宋安乐则住在正房左侧的小跨院内,同两位姨娘所住的小跨院,一左一右的拱卫着正院。

  至于宋安杰宋安平两人,就跟着宋子期住在侯府外院客房。

  马婆子来见宋安然,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宋安然说道:“大娘有话请直说。”

  “姑娘,大太太请奴婢过去说话,姑娘觉着奴婢该去吗?”马婆子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好像生怕宋安然生气。

  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着马婆子,“难不成我拦着大娘,大娘就不会去见大舅母吗?”

  马婆子顿时急了,赶忙解释,“姑娘误会奴婢了,奴婢如今是姑娘的人,自然是听姑娘的。”

  “行了。大娘的忠心我都知道,既然大舅母叫你过去说话,你就去吧。你毕竟是从侯府出来的,到了旧主家,不去给旧主请安,实在是不像话。”

  “姑娘说的是,那奴婢就去了。”

  马婆子得了许可,心满意足的走了。

  喜春在一旁说道:“姑娘刚出芙蓉院,那位大太太就急着找马婆子过去说话,奴婢就觉着那位大太太没安什么好心。”

  喜秋几个也连连点头,都认可喜春的话。

  宋安然噗嗤笑出声来,“一个个这么严肃做什么。我刚拒绝了大舅母安排的人手,大舅母想找人了解一下咱们宋家的情况,也是理所当然。

  ”姑娘就是心太宽。“

  喜春嘀咕了一句,也不知是在夸人,还是在损人。

  宋安然也不在意,有的事情阻止是没用的,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既然如此,何不大大方方的,让人挑不出错来。指望着靠拖延就能改变局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除非宋家不住进侯府,拖延一下,方氏对宋家的了解也就只限于一知半解的程度。

  马婆子去见方氏,心里幻想着能从方氏手里拿到多少赏赐。

  却不料方氏见只有她一个人来,那表情就跟要吃人一样,厉声喝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过来,其他人呢?“

  马婆子心头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太太还叫了谁?“

  ”还能有谁,不就是白氏和腊梅。“

  马婆子表情僵硬,嘴角抽了抽,”白姨娘那边,奴婢不太清楚。只是腊梅,只怕太太要失望了。腊梅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开了宋家,跟人私奔了。“

  ”你说什么?“方氏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你说腊梅私奔?你是不是在胡说八道,腊梅放着宋家姨娘不做,怎么会去私奔。“

  ”太太啊,奴婢不敢欺瞒你,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太太要是不信,大可以派人去问。当初为了腊梅的事情,宋大人生了好大的气,连带着白姨娘和夏姨娘都吃了挂落。“

  方氏怒火翻腾,从今儿一早开始,诸事不顺。先是老夫人派袁嬷嬷来敲打她,接着又是田姨妈母女闹腾不休,再然后就是宋安然不给她面子,拒绝她安排的人手。如今又听闻腊梅私奔,方氏气的抄起不值钱的茶杯就扔了出去。

  茶水溅在马婆子身上,马婆子急的跳起来。”太太息怒。腊梅本是个不中用的,处处被白姨娘牵着鼻子走,她跟人私奔了其实也好,免得做错了事情,最后牵连到太太身上。“

  ”胡说八道。腊梅是老夫人安排给宋大人的,同我有什么关系。“方氏直到此刻也不忘撇清自己的责任。

  马婆子忙不迭的点头,应道:”太太说的对,腊梅是老夫人安排的,同太太没关系。

  “哼!”方氏捏紧了椅子扶手,尽力压抑着内心的怒火,“马婆子,既然腊梅在三年前私奔,为什么三年前我没得到消息。这三年来,你有无数次机会说出此事,为什么你一直隐瞒不报。马婆子,我问你,你是不是收了宋家的好处,替宋家人瞒着我?”

  马婆子眼珠子乱转,心头有些慌张,也有心虚。“太太啊,奴婢在宋家,事事不方便。但凡私下里要做点什么事情,一定会有人盯着奴婢。这些年在南州,奴婢就连出门的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不是奴婢不肯告诉太太,而是奴婢没办法告诉太太啊。就说奴婢让人给太太捎带的信,都得先经过二姑娘的检查,才能送出去。”

  马婆子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太太啊,奴婢这些年苦啊。奴婢心里头一直惦记着太太,就盼着有朝一日能回到太太身边当差。这不,太太派人来唤奴婢,奴婢放下手里的事情,急急忙忙的就赶了过来。不像白姨娘,如今那人可没将太太放在眼里。太太派人去唤她,她竟然找借口不来。”

  “够了!”

  方氏干脆打断马婆子的唠叨。马婆子说得越多,方氏就越生气。腊梅私奔,白姨娘翅膀也硬了,就连马婆子也学会了胡搅蛮缠,以为她分辨不出真话假话吗。一个个欺人太甚,简直岂有此理。

  方氏指着马婆子,厉声喝道:“少给我说些有的没的。你老实交代,到底收了宋家多少好处,让你甘心背主?”

  马婆子先是愣了下,紧接着就嚎啕起来,“奴婢冤枉啊!奴婢生是太太的人,死是太太的鬼,奴婢一心一意替太太做事,太太可不能寒了人心啊。”

  方氏连连冷笑,竟然还敢威胁她,胆子果然肥了。“闭嘴!你口口声声说你忠心,忠心的结果就是整整三年多的时间,腊梅私奔的事情,你连一句口风都没透露。今儿要不是我问起腊梅,你是不是还打算瞒着。”

  马婆子明显心虚,“太太明鉴,不是奴婢要瞒着太太。而是奴婢送不出消息啊。那宋家是二姑娘当家,别看她年纪不大,手段却极为老辣。一开始奴婢还以为她身边有高人指点,后来相处久了才知道,所有事情都是二姑娘亲自安排。奴婢没什么本事,对上这么精明能干的主子,奴婢只能抓瞎。”

  “放屁,她一个小姑娘能有多能干。三年前她才多大,十岁,十一岁?这么点年纪,又刚刚失母,我就不信她一个小姑娘能挑起大梁。”

  “太太,奴婢真没说谎。等太太同二姑娘多接触几次,就知道奴婢所言不虚。”马婆子极为郑重地说道。

  方氏狐疑,心头依旧不信。不信一个小姑娘如此能干,除非她生而知之,智多近妖。

  方氏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行了,我先不追究你的责任,你先告诉我,宋家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尤其是宋家的产业,宋家一年能有多少收益?”

  马婆子斟酌着说道:“宋家内院,其实跟以前差不多。只是换了二姑娘当家。白姨娘还是闹腾得厉害,不过被宋大人罚了几次,倒是变得聪明了一些。那个夏姨娘还是那么低调,极少主动出头。至于几个少爷小姐,也就大姑娘的性子好一点。二姑娘太过精明,奴婢可不敢在她面前耍心眼。三姑娘嘛,是个没心机的,性子又冲动。平哥儿快被白姨娘给教坏了,性子越发阴沉。杰哥儿倒是挺好的,又知礼又上进,不愧是嫡出少爷。”

  方氏蹙眉,“还有呢?”

  马婆子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至于说到宋家到底多有钱,奴婢还真不知道。账房是宋家看管最严的地方,奴婢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也不知道宋家一年到头到底有多少收益。不过单看宋家平日里的吃穿用度,肯定是不差钱的。就说过年发赏钱,下人里面领得最少的也有二三两,多的能有几十两上百两。听闻外面那些生意上的管事,领得更多,最多的能有七八百两吧。”

  “这么多?”方氏又惊又喜,又怪宋家手太散,怎么可以给下人这么多赏银,简直是败家子。

  马婆子连连点头,“这还不止。每年过年的时候宋大人都会给小主子们发银子,像两个嫡出的,每次都有一千两到一千五百两不等。其他庶出的也能有七八百两。就连两位姨娘,过年的时候也能领到五百两左右的银子。所以宋家的主子们都是不差钱的主。”

  方氏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算下来,宋家光是过年发赏银就有几千近万两。这还仅仅是过年期间的开销。一年十二个月,就算其他十一个月比正月少上七八成的开销,一家子一年也得三五万两的开销。

  侯府一大家子人,一年也才三万出头的开销。宋家才几个人,宋家所有主子加起来,还没有侯府的零头多。平均下来,一个人一年的开销是侯府的十倍。

  十倍啊,这是多大的差距。联想到宋家送上的见面礼还有那五千两银子,方氏又是眼热,又是愤恨。狠狠地剜了眼马婆子。

  马婆子一脸无辜,她都老实交代了,方氏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用的东西,方氏心头愤恨。她将白姨娘,腊梅,马婆子派到宋家去做什么,不就是为了了解清楚宋家的家底,想办法将宋家的钱弄到自己手上。结果呢,白姨娘干脆避而不见,腊梅私奔,就马婆子傻乎乎的,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一个个全都是废物点心。

  方氏深呼吸,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值得为马婆子生气。好不容易控制了怒火,方氏才继续问道:“宋家的产业如今由谁管着?他们一家上京城,那些产业是怎么安排的?”

  马婆子有些犹豫,“关于产业这一块,奴婢还真不清楚。好像二姑娘管了一部分,宋大人自己也管了一部分。至于那些产业,全都安排了管事照理。”

  方氏眼睛发亮,急切问道:“这么说,宋家所有的产业都还捏在手上?”

  马婆子连连点头,这是事实。

  方氏心头火热,想了想又问道:“宋大人替蒋淑守了三四年,你瞧着宋大人是真心还是沽名钓誉?”

  马婆子张口结舌,“这,这个奴婢看不出来。”

  方氏剜了她一眼,真是没用。早知道马婆子这么差劲,当初就不该派马婆子去南州。

  方氏几番思量,问道:“宋大人不可能不娶妻吧?”

  马婆子小心翼翼地说道:“应该会娶吧。不过南州那边没什么合适的人选。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耽误了下来。”

  方氏连连点头,这话有理。南州不过是南蛮之地,想想也知道那地方出不了什么人才。宋子期眼光高,看不上当地世家的姑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想到这里,方氏又高兴起来,“你说我替宋大人介绍一门亲事,怎么样?”

  马婆子明显愣住,“太太,此事重大,是不是该先请示一下老侯爷和老夫人,由老侯爷老夫人出面,想来宋大人应该不会拒绝。”

  “你说的有理,我出面不合适,得老夫人他们出面才行。只是这人选问题……”方氏纠结了一番,“此事暂时不急。”

  方氏想着,无论如何得先将腊梅离开宋家的事情透露给古氏知道,至于私奔,自然是能瞒下来就瞒。总之得让老夫人主动关心宋子期的婚事,届时她再使力,必能达成目的。想到得意处,方氏笑了起来。

  宋家那么有钱,万万不能便宜了别人,得想办法弄点来花花才行。

  又瞧了眼马婆子,马婆子地位低下,知道的也有限。看来她得和白姨娘好好‘亲近亲近’,才能对宋家有个更清晰的了解。

  方氏挥挥手,将马婆子打发走。马婆子回到荔香院,没去见宋安然,反倒是转道去见白姨娘。

  白姨娘瞧着马婆子垂头丧气的模样,嗤笑一声,“在太太那里吃了挂落,跑我这里来求安慰。马大娘,你也就这点出息。”

  马婆子挥手,“你倒是精明,找借口没去。我呢,避不开,只能走这一趟。结果被太太骂的狗血淋头,连一文钱的赏银都没有。真是晦气。”

  白姨娘笑笑,“咱们这位大太太,早就钻到钱眼里去了。指望她给你赏银,你是在做梦吧。没叫你将私房银子吐出来,就算她有良心。”

  “还是姨娘有见识。”马婆子叹气,“太太一个劲的打听宋家究竟有多少钱,我看她是真急了。”

  “能不急吗?”白姨娘嘲讽一笑,“儿子女儿一天天长大,眼看着就要说亲。亲事一定下来,就该说嫁妆聘礼的事情。就公中那点钱还不够塞牙缝。不想办法弄点银子来妆点门面,她好意思嫁女娶媳妇吗?要我说啊,我们以后离她远一点。如今我们都是宋家的人,不听她的使唤,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姨娘可以,我可不行。”马婆子连连摇头,“二姑娘一直防备我,说不定哪天就将还给太太使唤。到时候我是生是死,还不是太太一句话的事。”

  白姨娘一点都不同情马婆子,“那是你活该。谁让你三心二意。你既然跟了二姑娘,就该老老实实当差。以二姑娘的性子,肯定能容下你。偏偏你要做个墙头草,一会想着二姑娘,一会想着大太太。如今骑虎难下,都是你自己作的。”

  “哎!”马婆子也知道这一切是她自己活该。所以她才来找白姨娘讨要主意。

  白姨娘眼一翻,“我没主意。你自求多福吧。”

  马婆子如丧考妣,看来只能去求宋安然开恩。

  ……

  中午,侯府置办了酒席,邀请宋家人吃酒。这个时候,侯府的姑娘们参加诗会还没回来,侯府的少爷们要么在外面浪荡,要么就在书院读书,一时间也赶不回来,只能等到晚上再见面。至于侯府的三位老爷,身上都有官职。虽然官职不高,也必须每日到衙门里当差。

  所以中午的酒席显得极为冷清,男席只有老侯爷作陪。女席也只有老夫人古氏和三位太太。

  北方菜,宋家人都没吃习惯,略微用了一点就放下筷子。

  老夫人也不耐烦在中午吃酒席,于是酒席很快就散了。

  各自散去。宋子期叫住宋安然,询问了一番后面发生的事情。

  宋安然老老实实的说了,已经将礼物送到各自的手上,五千两银子也当着大伙的面送了出去。这会侯府的下人都在议论,说宋家人大手笔,不仅自己承担了将来的所有开销,还送上五千两给侯府花用。想必,将来没人会说宋家人是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

  宋子期点点头,又问了问那些人的反应。

  宋安然也一一说了。

  宋子期笑了笑,“以金银开道,事情果然简单了许多。”

  宋安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父亲,大舅母安排了丫鬟仆妇来伺候,不过女儿拒绝了。”

  宋子期一听,就知道这里面的文章,点点头,“你做的对。咱们身边不缺人使唤,犯不着用侯府的人。”

  “只是这样一来,大舅母肯定生气了。”宋安然皱了皱鼻子。

  宋子期笑道:“怕什么?就算生气,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你。”

  “父亲说的是。”宋安然抿唇一笑。

  宋子期想了想,又叮嘱道:“凡事多留个心眼,虽然侯府是亲戚,却难保有人生出坏心。要是遇到不能决断的事情,你使人来说一声。”

  “女儿晓得。那过几天,女儿派人去置办宅子,可以吗?”

  宋子期望天,皱眉深思了一番,“此事不急。等为父的事情有了眉目后,你再派人置办宅子。还有,京城不同南州城。以后凡事都要低调。银钱开销方面,也不能再像在南州时大手大脚,无所顾忌。在京城这地界,身为文官,宁愿受穷,也不能露富,明白吗?”

  宋安然皱眉,“可是朝中不少人都知道我们宋家富足,若是刻意俭省,会不会落人把柄,说父亲沽名钓誉。”

  宋子期蹙眉,“就算有钱,也该低调点花。总之一句话,不要让人眼红记恨,无端结下仇家。”

  “女儿明白了。”宋安然两辈子都没受过穷,也没过过俭省的日子。这会让她俭省着花钱,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做才算俭省,才能避免不被人眼红记仇。看来有必要去请教喜秋等人,想必她们对这方面很有心得。

  父女两分开,各自回去休息。

  ……

  宋安然歇了午觉。

  趁着丫头们在伺候的时候,刘嬷嬷走进来,悄声同宋安然说道:“姑娘不去见大少奶奶吗?只怕不合礼数。”

  宋安然意外,“哪个大少奶奶,我怎么不知道?”

  刘嬷嬷抿了抿唇,说道:“自从夫人过世后,咱们宋家同侯府来往得就少了。姑娘的大表哥,也就是当初去南州奔丧的那位,从南州回到京城才半年就成亲了。不过这位大少奶奶命不好,成亲两年都没身孕。好不容易有了身孕,结果到了七个月的时候竟然小产,生下一个男孩也没能保住。这事就发生在上个月,如今还躺在床上养身体。”

  宋安然很惊讶,“大表哥成亲了,我怎么没听说。咱们到了侯府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人提起这事。莫非这位大少奶奶不受欢迎?”

  刘嬷嬷摇摇头,“奴婢也不清楚这里面的内情。不过奴婢打听到,沐文表少爷同这位大少奶奶的感情不太好。当初沐文表少爷南下南州的时候,大太太方氏趁机就给沐文表少爷定下了顾家的婚事。沐文表少爷也是回到京城后才知道这件事情。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夫妻两人一直过不到一起。”

  宋安然眉眼微蹙,嘴角抽抽,真是哪里都有方氏,什么事情方氏都要插上一手。

  宋安然说道:“按理大少奶奶是大舅母选的,大舅母就该多多照拂她。为何今日酒席上,我没听大舅母提过一句关于这位大少奶奶的事情。”

  “奴婢也不知。”

  “那嬷嬷从哪里知道大少奶奶的事情?”

  刘嬷嬷悄声说道:“是马婆子说的。”

  宋安然嗤笑一声,“马婆子的消息倒是灵通。这才多久,侯府的大小事情就没她不知道的。”

  想了想,宋安然吩咐道:“正所谓人尽其才,刘嬷嬷,你去告诉马婆子,以后她就专心打听侯府的消息。只要她做得好,我定有重赏。”

  “姑娘不怕马婆子欺瞒?不怕她联合大太太给姑娘挖坑?”刘嬷嬷担心地问道。

  宋安然笑了起来,“不怕。要马婆子无条件的一辈子忠心一人,她肯定做不到。可要是我给的价钱足够,她肯定只忠心我一人。”

  刘嬷嬷想了想,宋安然说的没错,于是也笑了起来,“奴婢明白了。那奴婢这就去找马婆子。”

  “嬷嬷去吧。顺便替我看着小丫头们。这里是侯府,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三思,不可丢了咱们宋家的脸面。”

  “奴婢晓得,姑娘尽管放心。”

  刘嬷嬷走了,宋安然又坐了会,这才吩咐喜春伺候她穿衣洗漱。

  宋安然打算去看望顾氏,因为顾氏还在病中,宋安然就换了一件素净的衣裙,又将头上的头饰取了下来,将紫色翡翠耳环换做小颗的珍珠耳环。手腕上的碧绿镯子也换成了稍显普通的白玉镯子。

  宋安然又吩咐喜秋准备一份拿得出手的礼物。

  喜秋难以决断,便问宋安然,“给大少奶奶的礼物,比较二太太罗氏的,是该多一成还是少一成?”

  二太太罗氏虽说是长辈,可她只是庶出二老爷的妻子。大少奶奶虽说是平辈,可她却是侯府的嫡长孙媳。嫡长孙媳的地位,按理是该比二太太要高。可是两人差着辈分,所以喜秋才不敢自专。

  宋安然想了想,说道:“照着大太太的礼物,首饰减一套,名贵药材多一包。锦缎则比照三太太的。其余的你就看着办吧。”

  “奴婢遵命。”

  喜春在一旁八卦,“姑娘,奴婢早就听说,大太太方氏是填房,沐文表少爷是原配生的。大太太方氏趁着沐文表少爷不在家的时候将他的亲事定下,十有*是包藏了祸心。也就难怪沐文表少爷同大少奶奶的感情不好。”

  宋安然笑了笑,“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是有人故意传出这些话来误导我们。所以等会去见大少奶奶的时候,你们多看多听多想,自己做出判断,比人云亦云要强。”

  “奴婢遵命。”

  礼物准备好了,宋安然也焕然一新。

  宋安然带上丫头婆子们,出了荔香院,去见侯府大少奶奶顾氏。

  顾氏自从小产后,一直缠绵病榻,整日里昏昏沉沉的。一想到那个早逝的孩子,就忍不住要哭一场。任谁来劝,都无济于事。

  宋安然来的时候,顾氏刚哭了一场,眼睛红肿。

  顾氏听闻宋安然来看望她,这才急忙命人打来热水洗漱。耽误了好一会,才让人将宋安然请进屋里见面。

  宋安然走进卧房,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混杂着别的说不出的味道,那感觉,酸爽无比。屋里光线有些昏暗,窗户紧闭,隐约见到床上靠着一个人。走近了,才总算看清。

  宋安然一面打量顾氏,一面给顾氏见礼,“安然见过大表嫂。第一次见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大表嫂务必收下。”

  “表妹来了,表妹太客气了。”顾氏招呼宋安然在床头木凳子上坐下。

  宋安然安坐床前,“表嫂身体怎么样了?大夫怎么说,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好?”

  顾氏神色黯然,“大夫只说静养。”

  知道顾氏伤心孩子没了,宋安然就安慰道:“还请表嫂放宽心怀,早点养好身子,孩子还会有的。”

  “谢你吉言。”

  宋安然不动声色的打量顾氏,容长脸,杏眼,柳叶眉,肤白,嘴唇有些偏薄,容貌不算多出色,却也是清秀佳人。只是因为缠绵病榻,脸色很憔悴,双目也缺少神采。身上还有一股药味,头发有些干枯。穿着宽大的玫红衣裙,外面罩了一件青色的比甲。空荡荡的,显得瘦弱又老气。

  这样的顾氏,除了让人怜惜外,实在是生不出别的感情。以蒋沐文那贪花好色性子,自然不可能对顾氏生出爱意。

  宋安然又觉着,顾氏也不该自暴自弃。就算在病中,也该注意卫生,将自己打理整洁,将身上的味道去一去。

  只是二人头一次见面,宋安然没法子做到交浅言深。万一刺激到顾氏,岂不是自找没趣。

  顾氏神情恹恹的,对着宋安然说道:“你倒是有心了,还知道来看望我。别的人,只怕早就将我忘了。”

  “表嫂言重了,其实大家都惦记着你。”宋安然轻声安慰。

  顾氏摇头,“你别说这些好话来哄我,外面是什么情况我一清二楚。一开始他们都说我生不出儿子来,我好不容易怀了身孕,结果一不小心竟然小产,儿子也没了。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啊,娘对不起你,娘陪你……”

  说着说着,顾氏就大哭起来。宋安然受惊,心头一跳,总觉着顾氏这样子不太对劲。

  “表嫂你别伤心,这对身体不好。你该听大夫的,好好静养,等身子养好后,还会有孩子的。”

  “呜呜……我是生不出儿子的命,相公嫌弃我,婆母公爹也不喜欢我,我是侯府的罪人,我是罪人。”顾氏红肿着一双眼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顾氏又突然抓住宋安然的手,“我如今成了罪人,谁都可以轻贱我。这么长时间,只有表妹你肯来看望我,可是这又有什么用。相公不肯原谅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宋安然急忙抽出自己的手,瞧顾氏这模样,宋安然怀疑,她应该是得了产后抑郁症吧。

  产后抑郁症,可轻可重,关键是要有人关心开解,否则产妇很容易钻入死胡同,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在后世,时不时就会在新闻里看到有产妇因为产后抑郁症跳楼自杀,或者杀子杀夫的新闻。

  宋安然有些担忧地看着顾氏,“表嫂,一会大表哥就该回来了。有大表哥陪着你,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不会的,我好不起来了,我生不出儿子,我是罪人。好不容易怀了身孕,结果就因为我不小心也没了。表妹,我是罪人啊。”顾氏痛苦得不能自已。

  宋安然没办法,她不是医生,她对产后抑郁症也是一知半解。而且她觉着顾氏这模样有些可怕,又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刺激到她。

  宋安然干脆起身告辞,“表嫂好好养身体,改天我再来看望你。”

  顾氏只顾着哭泣,根本没注意到宋安然。

  宋安然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顾氏的陪嫁丫头碧翠追了出来,“表姑娘,我家少奶奶因为病了,性子同以往有些不同,有得罪之处,还请表姑娘见谅。”

  “我都明白。”顿了顿,宋安然又说道:“表嫂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得有人开解她才行。不如请顾家人上门,她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说的话肯定比我们说的要管用。”

  碧翠福了福身,“多谢表姑娘,表姑娘说的话奴婢记下了。奴婢去问问少奶奶,要是少奶奶不反对的话,奴婢就给顾家送信。”

  “你去吧,好好照顾你家少奶奶。”

  碧翠应下,又一脸忐忑地说道:“表姑娘以后能不能常来看望我家少奶奶?”

  宋安然犹豫了一下,“有时间的话,我肯定会来看望表嫂。”

  碧翠很高兴,小脸蛋通红的,“多谢表姑娘,多谢表姑娘。”

  走出静思斋,喜春就连忙说道:“看碧翠的样子,奴婢估计平日里应该没人去看望大少奶奶。”

  喜秋附和,“大少奶奶也怪可怜的,好不容易怀孕,还是个男孩,结果竟然在七个月的时候就小产。都说七活八不活,偏生她的孩子就没能活下来。”

  宋安然回头看了眼静思斋,“你们觉不觉着这地方很冷清。”

  “姑娘说的没错,这静思斋比起大太太方氏那里冷清多了,更不用说松鹤堂。”

  宋安然微蹙眉头,“大表哥是侯府嫡长孙,大少奶奶是侯府嫡长孙媳。可你看看他们住的地方,如此偏僻;再看看着周围来往的人,如此冷清;你们觉着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喜春抢先说道:“沐文表少爷是原配所出,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他住在这偏僻的院落里,十有*同大太太方氏脱不了干系。偏偏沐文表少爷自己也不争气,不知道读书上进。难怪侯府的人都要轻贱他们夫妻二人。”

  喜秋担心地看着宋安然,“姑娘是想到了老爷吗?是不是担心老爷有一天娶了填房太太,杰哥儿也会变成沐文表少爷那样子。”

  喜春宴一瞪,“胡说。杰哥儿怎么可能变成沐文表少爷的样子。杰哥儿又上进又知礼,他们不一样的。”

  喜秋却说道:“沐文表少爷小的时候,说不定也是又知礼又上进。后来长大了,被人带坏了,才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喜春很生气,“我不同你说,总之杰哥儿肯定不会变成沐文表少爷那样子。就算老爷娶了填房太太,有姑娘在,谁也别想带坏杰哥儿。”

  “可是姑娘总有一天会嫁出去的。”

  “我不管。”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宋安然出面打断喜春和喜秋的争论。

  宋安然指着身后的静思斋,说道:“你们记住,这里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杰哥儿沦落到这个地步。”

  “奴婢遵命!”

  安置田家母女的小跨院就在静思斋附近。宋安然决定,顺道去看看田姨妈的情况。

  田姨妈被大夫抢救回来,只是依旧昏迷不醒。

  田嘉哭成一个泪人,见宋安然来了,哭得越发厉害。她红肿着一双眼睛,拉着宋安然的手,“安然表妹,你来了。我娘她……要是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别胡说。姨妈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宋安然安慰田嘉,“大夫怎么说?药材够用吗?我那里有不少名贵药材。干脆这样,喜春你走一趟,拿两包药材过来。”

  “奴婢遵命。”喜春领命而去。

  田嘉很感动,“谢谢你,安然表妹。大夫说我娘要是明早能够醒来,以后只需要慢慢养着就行。要是明早醒不过来,那我娘肯定是凶多吉少。呜呜……”

  “表姐,别哭了。姨妈现在需要你,你要是病倒了,谁来照顾姨妈。”宋安然拿出手绢替田嘉擦干眼泪。

  田嘉很不自在,又觉伤心委屈,“安然表妹,侯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我娘又没有做十恶不赦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就算当年有天大的矛盾,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还不能消气吗?难道非要将我娘逼死才甘心吗?”

  宋安然瞥了眼站在角落的两个丫鬟,俱都是侯府送来照料田姨妈田嘉的。

  宋安然拍拍田嘉的手背,“田表姐,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误会。不过我相信,姨妈肯定能好起来。只要姨妈将身体养好,就是有天大的误会,也有解释清楚的一天。”

  “真的吗?侯府真的容得下我们母女吗?”田嘉还没意识到,当着侯府下人的面编排侯府两位老人的不是,是多么不智的行为。

  宋安然郑重说道:“这是肯定的。大家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肯定会彼此体谅,彼此照顾。”

  田嘉闻言,情绪稍稍冷静了一点,“希望安然表妹说的都是真的,真有那么一天。”

  田嘉望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田姨娘,悲从中来。她喃喃自语,“早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当初我就该拦住娘,不让娘来京城。要是没来京城,也不会今日的祸事。”

  “表姐不要胡思乱想,照顾好姨妈的身体才是要紧的。而且表姐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切不可伤心过度。”

  “我听表妹的。”

  宋安然继续安慰田嘉,等喜春将药材带来后,便起身告辞。

  田嘉起身相送,“今日多谢安然表妹能来看望我们。等侯府的表姐妹们回来,还请安然表妹替我说一声,就说我要照顾母亲,暂时就不去见她们。等我母亲身体养好后,我再去赔罪。”

  “你且放心,你的话我会带到。”

  宋安然辞了田嘉,直接回了荔香院。

  一进大厅房门,就见宋安芸嘟着嘴,一脸不高兴。宋安乐脸色憔悴,像是哭过一样。

  宋安然很好奇,问道:“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有人欺负你们?”

  “二姐姐怎么现在才回来。”宋安芸抱怨道:“二姐姐说的没错,正是有人欺负我们。还请二姐姐替我们做主。”

  “怎么回事?谁敢欺负你们?”宋安然有些不明白。

  “还不是侯府的表姐妹。她们一回来就到荔香院来见我们,我原本还以为她们好心,哪里知道她们见了我们的首饰,一个个眼睛都睁不开,竟然强行要走了我们的首饰。”

  宋安芸一肚子火气。

  “二姐姐之前说过,刚来侯府做客,凡事要忍耐。这一忍,结果别人竟然欺负到头上。要不是想着二姐姐的嘱咐,我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

  宋安芸一脸恨意,显然在侯府的表姐妹手中受了不少委屈。

  宋安然不能听信宋安芸一面之词,她又问宋安乐,“大姐姐,你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安乐有些委屈,抽泣了两声,这才说道:“我和三妹妹正带着丫鬟收拾屋子,结果一群人涌进来。听下人介绍,才知道是侯府的姑娘。她们得知二妹妹你不在,才会到我和三妹妹的院子。见我们打扮得体面,身上还有几件价值不菲的首饰,就有些眼热。一开始只说借来看看,哪想得到,看一看就变成了她们的东西,全都往自己头上戴。她们觉着自己戴着比我们戴着更好看,理所当然地就开口问我们要。”

  宋安乐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才又继续说下去,“按理我们本不该拒绝的,毕竟大家是亲戚,而且是我们要麻烦他们。可是那些首饰都不是凡品,我和三妹妹也只有这么一套,实在是舍不得。结果我们刚开口拒绝,她们六七个人就开始围攻我们,说我们小气。又说我们宋家有钱,区区几样首饰都舍不得,未免太吝啬。她们七嘴八舌的,我和三妹妹两人实在招架不住。结果那些首饰就被她们拿走了。连母亲留给我的一块玉佩也没能保住。”

  宋安芸怒道,“她们一口一个宋家有钱,咱们不将首饰让给她们,就是看不起她们。呸,欺人太甚。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侯府小姐,一点体面都不要,直接明抢。还一副她肯抢我们的首饰,是看得起我们的态度,真是气死人了。谁稀罕她们看得起。这地方没法子住了,我要出去。”

  “你给我闭嘴!第一天上门,就说要出去,你是成心捣乱吗?”宋安然开口呵斥。

  宋安芸委屈极了,“二姐姐,那你说怎么办?难不成就让我和大姐姐吞下这个哑巴亏吗?当初是你让我们忍耐,如今出了事情,你说怎么办?”

  宋安然一脸平静,“我又没说不管这件事情,三妹妹,你着什么急。”

  “你要怎么管,难不成还能替我们将首饰要回来?”宋安芸一脸不服气。

  宋安然轻声一笑,“写个单子吧,被人拿了哪些首饰都登记下来,我一会就替你们要回来。”

  宋安乐和宋安芸齐齐惊住。宋安乐率先问道:“二妹妹,你刚才说要替我们要回来?这,这可能吗?侯府的姑娘可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牙尖嘴利的,肯定会说咱们小气吝啬,有钱竟然还舍不得几样首饰。”

  “她们说她们的,我做我的。”宋安然笃定一笑,“我从不活在别人的看法中,从前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要是因为别人的几句抱怨就止步不前,那可不是我的风格。总之,你们写单子,我负责替你们将首饰要回来。”

  “这样做肯定会得罪人的,到时候下不了台,该怎么办?”宋安乐还是不放心。

  宋安芸不耐烦,“大姐姐,你的废话真多。依着我的意思,就该跟着二姐姐一起上门将东西要回来。既然她们都不要脸,那咱们何必给她们脸面。二姐姐,只要你将东西要回来,我就服你。”

  宋安乐暗皱眉头,“三妹妹,你别添乱。这是在侯府,咱们如今还要靠着侯府。将人得罪了,没好处的。”

  “不将首饰要回来,难道就有好处吗?”宋安芸气呼呼的,“难道她们就会感激咱们大方吗?说不定人家这会正在嘲笑咱们两人都是蠢货,是好欺负的软柿子。总之,我支持二姐姐,就该将首饰要回来。”

  宋安乐紧张地看着宋安然,“二妹妹,你别听三妹妹胡说。这件事情还需三思。实在不行,就当做送给她们的见面礼。”

  “呸!咱们又不是没准备见面礼,凭什么要拿我们的首饰做人情。”宋安芸都快气死了。

  宋安然轻声一笑,“三妹妹,你别说了,我肯定会帮你将首饰拿回来。大姐姐你也别担心,此事我自有主张。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可是二妹妹昨晚还在说要克制,要尽量同侯府的人好好相处。今儿就……这不太好吧。”宋安乐很担心。

  “此一时彼一时。计划赶不上变化,自然不能再照着之前的计划行事。而且大姐姐你都说了,母亲给你的玉佩都被人拿走了,我岂能坐视不理。无论如何,也该将母亲送你的玉佩要回来。”

  宋安乐脸一红,很羞愧,“二妹妹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

  ------题外话------

  因为过了12点才开V,所以今天的内容就迟了些。从明天起,每天的更新依旧定在上午10点。小伙伴们,你们要支持元宝哦。么么哒!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58章 拒绝加上架公告-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