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61章 三位少年-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2章 给宋子期说亲-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宋安然回到荔香院,宋安乐和宋安芸都眼巴巴的看过来。

  宋安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喜春,将东西都拿出来吧。”

  “奴婢遵命。”

  喜春将首饰都放在桌面上,宋安芸‘啊’的大叫一声,“这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兴奋得难以自已。

  宋安乐也欣喜的拿起那枚玉佩,还好玉佩完好无损。她笑道:“二妹妹,我真没想到,你真能将首饰全部拿回来。二妹妹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二妹妹一开口,她们就乖乖将首饰交出来吗?”

  “当然不会。”宋安然找了把椅子坐下,“我用见面礼换下这些首饰,就算她们心头不满,也得忍着。”

  喜春却拆台,“侯府的小姐们可没忍着,当着老夫人的面就闹了起来,说我们姑娘欺人太甚。若非老夫人弹压,只怕这会还没料理完。”

  宋安乐顿时担忧起来,“闹起来了。二妹妹,这可怎么办?咱们在侯府是客人,第一天就恶了主人家,以后还怎么相处?”

  宋安然满不在意地说道:“大姐姐不用担心,以后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要是有人刻意为难你们,就同我说,我来处理。”

  宋安芸一脸高兴,“还是二姐姐靠谱,说到做到。”

  宋安乐却满心担忧,“一次两次可以让二妹妹出面解决,三次四次,甚至八次十次,总不能还要麻烦二妹妹。这样子下去,这侯府是住不得了。”

  宋安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大姐姐也太杞人忧天了。你想得到的,难道侯府的人想不到吗?你信不信,这会三位舅母正在敲打那些娇小姐们。”

  “二姐姐说的没错,大姐姐你就是想得太多。谁会闲的没事,天天记着这点小事,每天找咱们麻烦。纵然我们没好日子过,难道她们就能有好日子过。我就不信,将事情闹大了,侯府的长辈不会出面干涉。”宋安芸哼了一声,很看不起宋安乐那副整日里忧心忡忡的模样。

  宋安乐不自在的笑了笑,“我也是担心大家的处境,倒是被你们说得好像我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一样。”

  “本来就是。”宋安芸挑衅地朝宋安乐看去,“大姐姐以后别老是说这些丧气话,连二姐姐都没怕,你怕什么。出了事情也有高个子顶着,还轮不到大姐姐你出头。”

  宋安乐瞬间变了脸色,生出几分怒火,“三妹妹,你说话好歹也要有分寸。我是你大姐,你就是这么同我说话的吗?”

  宋安芸嗤笑一声,“大姐姐,我当然是尊重你的。之前我是口不择言,你别同我一般见识。反正啊,你就别再杞人忧天,疑神疑鬼的。免得别人说你小家子气,还以为人人都跟你似得,天天惦记着算计别人。”

  “宋安芸,你别太过分。”宋安乐也是有脾气的,拍着桌子,就同宋安芸对峙。

  宋安芸嬉笑,丝毫不怕宋安乐。“大姐姐想怎么样,教训我吗?还是准备打我一顿?你打啊,你朝这里打,狠狠的打。我倒是要看看,大姐姐有没有这个胆子。”

  宋安芸指着自己的脸颊,挑衅宋安乐。她那样子又嚣张又欠揍。

  宋安乐怒火翻腾,“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我是大姐,打了你也没人敢说我做的不对。”

  “那你就打啊,我等着你打。”

  宋安然揉揉眉心,不得不说宋安芸真的好贱,故意撩拨宋安乐的怒火,就为了挨一顿揍。

  宋安乐觉着自己要是不打下去,这里子面子都没了。抬起手来,就要朝宋安芸那贱兮兮的脸打去。关键时刻,还是宋安然站出来阻止了宋安乐。

  “大姐姐,冷静!三妹妹,你也别犯贱。你若是再敢出言挑衅,不用大姐姐动手,我就先替大姐姐教训你。”宋安然表情严肃,气势凛然。

  在宋安然的压制下,宋安芸嘟着嘴,不太乐意的说道:“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又没让大姐姐真打。”

  “你还敢说!”宋安然眼一瞪,“你若再犯贱,就别怪我不客气。”

  宋安芸哼了一声,“不说就不说,我怕了你总行了吧。”

  想到宋安然曾经彪悍的战绩,还有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白一,宋安芸心头也是虚的。不过面上还是要撑着,好歹将脸面绷住。

  宋安然又对宋安乐说道:“大姐姐别生气,三妹妹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张嘴,说出来的话,你只当她是在放屁。”

  宋安乐要打人的那股气势瞬间泄了,手软软的放下,“二妹妹,你说的对,我没必要同三妹妹一般见识。我又不是她,我不嘴贱,我也不讨人厌。”

  宋安芸冲宋安乐翻白眼,她是嘴贱又怎么样。哼哼,仗着有宋安然护着,宋安乐就只知道做好人。

  宋安然笑了笑,“行了,大家都是姐妹。以后不准再说打人的话。尤其是三妹妹,再让我知道你挑衅大姐姐,我同你没完。”

  “我知道了。”宋安芸心头不服气,面上也带了出来。

  宋安然也不在意,见天色已晚,“你们拿好各自的首饰,回去洗漱一番。晚上还有酒席,可别丢了咱们宋家的脸面。”

  “知道了。”

  与此同时,蒋蔓儿蒋菲儿蒋莲儿都在方氏面前告状,蒋菀儿等人也没闲着,也都找到各自的亲娘,控诉宋安然的罪行。

  蒋菲儿很委屈很生气,“娘,宋安然太过分,不就是几样首饰,我们又不稀罕,她至于当着老夫人的面让我们下不来台。这会全府的人都在议论我们眼皮子浅,拿别人的首饰。娘,女儿脸面都丢光了,你要替我做主啊。”

  “就是。娘,你要替我们做主。”蒋莲儿附和。

  蒋蔓儿也轻声说道:“安然表妹的性子真的很不好,一点小事非要闹到人尽皆知。我们丢脸,难道她就有面子了吗?这会谁不说她小气吝啬,不会做人。哼,都说她管着家,也不知宋家被她管成什么样子。”

  “都别说了。”方氏抬手狠狠的在蒋菲儿的头上戳了一把,“你们拿了别人的首饰,还委屈了,是吧?眼皮子浅的,老娘亏待你们了吗?一年三四套首饰还不够,还要去拿别人的,你们还有脸在我面前告状。”

  蒋菲儿吃痛,捂着头,委屈道:“娘,我们都知道错了。可是宋安然太过分,娘难道就能忍吗?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女儿被她糟践?”

  方氏冷着一张脸,“你还好意思说,将老娘的脸都丢尽,还敢让我替你们出头。瞧你们这点出息,老娘当年怎么就没将你们给溺死。”

  蒋莲儿不服气,“娘别光顾着说我们,好歹也替女儿想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方氏眼一横,“一个个没出息的。宋家刚送上大笔见面礼,然后我就巴巴的去找人家麻烦,就因为你们几个小祖宗受了点委屈。你说到时候老娘成什么人呢?过河拆桥?老娘还要不要做人?难不成就因为你们受了点委屈,老娘就活该将脸面舍了,让人指着鼻子大骂吗?”

  这会蒋菲儿和蒋莲儿才知道自己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是啊,宋家送上那么多银子,侯府要是翻脸不认人,像话吗?别说老夫人不答应,就是老侯爷也会亲自下场干涉。到时候倒霉的肯定不是宋安然,而是她们这些眼皮子浅的孙女。

  蒋蔓儿偷偷往后面缩,指望着方氏看不见她。

  方氏却一眼瞄准蒋蔓儿,“大丫头,你是老大,你带着妹妹们就这样胡闹吗?你们是去见客,不是去抢东西的,平日里嬷嬷们教你们的规矩都学到了狗肚子里面去了吗?”

  “女儿错了,请母亲责罚。”蒋蔓儿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请母亲责罚,女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方氏冷哼一声,心头极为嫌弃蒋蔓儿这个庶女,“光知道错有什么用。”

  “请母亲责罚。”蒋蔓儿知道自己逃不过,只盼望方氏能够罚轻一点。

  方氏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又慢悠悠的说道:“你做错了事情,我自然要罚你。这样吧,就罚你两个月的月例银子,另外再将《孝经》抄写一百遍。你认罚吗?”

  蒋蔓儿如丧考妣,自己本来就没存下什么银钱,还被罚两月月例,方氏这是要赶尽杀绝吗?可是纵有不甘心,却也只能低头,“女儿认罚。”

  方氏扯着嘴角,笑了笑,“认罚就好。看在你认错态度还不错的份上,下去好好打扮,晚上一起去酒席。”

  “女儿多谢母亲宽宥。”

  蒋蔓儿低眉顺眼的退下。蒋菲儿蒋莲儿则幸灾乐祸,谁让蒋蔓儿跟着她们去诗会,这会被罚也是活该。

  方氏眼一瞪,脸一板,“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不准去找宋家姑娘的麻烦。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惹祸,过年的新衣和首饰全部取消。你们好自为之。”

  蒋菲儿蒋莲儿顿时哀嚎起来,“娘,我们肯定不会找宋家姐妹的麻烦。娘,你可不能亏待女儿啊。过年要是没有新衣新首饰,女儿怎么出门见人。”

  “就是,女儿没脸见人了。”

  方氏呵呵冷笑,“知道没脸见人,可见还有救。只要这期间你们好好表现,说不定到了过年的时候,娘还会多奖励你们一套首饰。”

  “说话算话?娘,你且看着吧,我们肯定好好表现,不会让你丢脸的。”蒋菲儿蒋莲儿连连保证。

  方氏这才转怒为喜,自觉两个闺女最为贴心,果然是贴心小棉袄。

  二房这边,罗氏也在教训闺女,“你是蠢货吗?宋家那么有钱,宋安然又当着家,你只需要讨好宋安然,以后想要什么首饰没有?至于眼皮子浅的去拿人家的首饰吗?看吧,惹怒了宋安然,以后人家就会防着你。”

  “女儿知错了。”蒋菀儿诚心认错。

  罗氏板着脸,都快被蒋菀儿给气死了,挥挥手,“赶紧你去梳妆打扮,另外将你三哥叫来。”

  “母亲叫三哥来做什么?”蒋菀儿好奇的问道。

  罗氏眼一瞪,“做什么?还不是替你们着想。宋家的少爷都太年幼,没适合你的。唯有宋家的闺女,要是能抓住机会,说不定能成。”

  宋菀儿捂嘴,“娘是想给三哥说亲事?可是我听说宋安乐已经定亲了,宋安然又是嫡出,宋姑父肯定不会答应将宋安然嫁给三哥的。那就只剩下宋安芸。可是宋安芸那么小……”

  “小什么小,女孩子小几岁才好。”罗氏瞪了眼蒋菀儿,“这件事情你心头知道就行了,不准往外说。要是坏了你三哥的姻缘,我饶不了你。”

  蒋菀儿赶紧捂嘴,“娘放心,女儿肯定不会往外说。只是娘怎么会看上宋安芸。”

  罗氏叹气,“还能为什么,不都是被逼的。你父亲是庶出,侯府的产业,咱们二房是一点沾不上手。等老爷子不在了,我们二房肯定是要被分家的。到时候能分到多少家业,谁也说不清。

  不过以大房三房的性子,我们二房能分到的家业只少不多。你说说,我要是不早点替你们打算,能行吗?如今没分家,你的嫁妆,你哥哥的聘礼,都有公中出钱。等分了家,这些就要靠我和你父亲凑钱。我和你父亲能有多大能耐,能替你们置办多少?”

  罗氏再次叹气,“人穷志短,只能多想想办法。好在宋家住进侯府,宋家又有钱。那宋安芸虽说只是庶出,可她也是宋大人的闺女。宋家几代单传,到了如今这一代,总算子嗣上没那么可怜了。

  都说宋大人是个大方的人,他对自己的闺女肯定也不会吝啬。宋安芸能得到的嫁妆,我算着少说也该有一两万。有了这份嫁妆,你三哥的将来也就不愁了。”

  蒋菀儿觉着很可悲,为了一两万两的嫁妆,就让三哥娶一个庶出女。可是她无法反驳,因为娘所说的一切都是活生生现实问题。

  蒋菀儿有些不安,有些烦躁,“那我呢?娘准备将我嫁给谁,也是嫁给有钱人吗?”

  “胡说八道。你是侯府的小姐,自然要嫁到门当户对的人家去。总之,趁着老侯爷还在,侯府还没分家,娘得早点将你的婚事定下。否则等分了家,你就不是侯府的小姐,而是蒋家小姐。一个称呼的改变,就是天差地别的变化。”

  蒋菀儿轻轻点头,“娘说的我都明白。我会听娘的话,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别找个歪瓜裂枣的让我嫁就行了。”

  罗氏笑了起来,“你是我亲闺女,我自然要替你好好相看,决不能让你在婚事上头委屈。”

  “谢谢娘!”

  “傻孩子。”

  蒋沐风被叫了来,“娘,你叫儿子过来有什么事?”

  罗氏看着自己的儿子,觉着很骄傲。一对儿女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她招呼将沐风,“沐风,你过来。一会酒席上,要去见你宋姑父,你准备好了吗?”

  蒋沐风笑道,“儿子还以为是什么事,娘放心吧,都准备好了。”

  “宋大人喜欢读书的人,见了宋大人后,你要好好表现,争取给宋大人留下一个好印象,知道吗?”罗氏郑重嘱咐。

  蒋沐风笑道,“我都明白。娘特意叫儿子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罗氏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实话实说,“宋家有三个闺女,大姑娘已经订婚,二姑娘是嫡出,只怕宋大人要用她攀高枝。唯有三姑娘,她虽然是庶出,却也得宋大人宠爱。而且她生母也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娘同儿子说这个做什么?”蒋沐风有些不自在,“儿子在外头还有事情,就先告辞。”

  “你给我站住。”罗氏表情恨恨的,“我们二房如今是个什么处境,你不是不知道。若是能得一个良缘,外加一门有力的亲家,这对我们的好处,不言自明。依着我的意思,目前最合适的就是宋家。若是你能娶到宋家的闺女,有了宋大人提携,你的前程还需要愁吗?”

  蒋沐风大皱眉头,“那宋安芸是圆是扁,儿子都还不知道。总之儿子现在没办法答应母亲。”

  她还当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原来是这点小心思。罗氏笑了起来,“你放心,那宋安芸继承了宋家的好相貌,长得很可人。晚宴的时候,你找机会见一见。以后得空多亲近亲近,培养培养感情。”

  蒋沐风不松口,“那就等晚上见了人再说吧。”

  罗氏哼了一声,“就算这会你心里头不乐意,也不准故意使坏,在人前丢脸,知道吗?”

  “儿子有分寸,母亲不用担心儿子乱来。”

  “那就好。你先下去,好好准备,务必要给宋大人留个好印象。”

  蒋沐风心想,就算给宋大人留下好印象,宋大人也未必愿意将闺女嫁给他。

  天色已晚,宋安然带着宋安乐宋安芸先赶到松鹤堂。

  松鹤堂这会已经聚了很多人。其中还有一张久违的面孔,正是当年前往南州奔丧的大表哥将沐文。

  “表妹!”蒋沐文一见宋安然,先大叫一声。不用人招呼,就先凑到宋安然身边,其言行举止不像是侯府的大公子,倒像是外面的登徒子。

  宋安杰眼一瞪,挡在宋安然面前,“大表哥有话好好说,我姐姐可受不住你的吓唬。”

  “安杰小表弟,我好像没得罪你吧。你干嘛防贼一样防我?”蒋沐文表示自己很无辜,他只是很单纯的同宋安然打了个招呼,结果就被人误会成渣男。

  宋安杰偷偷哼了声,所有的表情都在说明一个问题,他不信任蒋沐文。蒋沐文就算说出一朵花来,他也不信。

  蒋沐文表示心好疼,竟然被这么个小屁孩给鄙视了。“安然表妹,你也不管管安杰小表弟。”

  宋安然掩嘴一笑,时隔三年再见到蒋沐文,蒋沐文表现得依旧很渣,完全不像个侯府贵公子,可是宋安然却不敢轻视这个人。她还清楚的记得,三年前她将花娘子派到蒋沐文身边,结果花娘子失踪,这么多年下来,依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要说花娘子的失踪同蒋沐文没关系,说什么宋安然也不相信。可是蒋沐文究竟是个什么样人,真的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子吗,宋安然不敢轻易下结论。

  宋安然福了福身,“见过大表哥。大表哥这是刚从外面回来?”

  “是啊!我一听表妹来了,就急急忙忙的往回赶。表妹,你有没有很感动。”蒋沐文展开手上的折扇,故作风流倜傥的样子。

  宋安乐和宋安芸都在偷偷嘲笑蒋沐文,故作姿态,真让人恶心。

  侯府的姑娘们也觉着蒋沐文有些丢人,可是她们管不着蒋沐文,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

  对别人的目光,蒋沐文全当没看见,只自顾自的耍帅。

  宋安杰又不乐意了,“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扇扇子。这么冷的天,还扇扇子,你是想冻死我姐姐吗?”

  宋安然失笑,宋安杰火力全开的时候,战斗力也是很强的。

  蒋沐文收起折扇,在宋安杰的头上轻轻敲了下。

  宋安杰很不高兴,摸着自己的头,对蒋沐文怒目而视。

  蒋沐文说道:“这叫潇洒帅气,懂吗?”

  宋安杰摇头,老实地说道:“不懂。我就觉着大表哥你好傻。你要是真潇洒帅气,哪里需要一把扇子来衬托。”

  “杰哥儿说的没错。外物毕竟是外物,岂能本末倒置。”

  蒋沐文心塞塞,“安然表妹,你可别听安杰小表弟胡说。”

  宋安然轻声一笑,“大表哥,我家安杰从来不胡说。”

  宋安杰立马得意一笑。

  蒋沐文被噎住,哎呀,他们好像很讨厌我啊。蒋沐文呵呵一笑,“看来我们分开太久,以至于表妹对我有了成见。没关系,以后我们还有很多相处的机会,到时候表妹肯定会知道我的好处。”

  宋安然想说,她根本不需要知道蒋沐文的好处,只要知道他的真面目就行了。

  蒋沐文总算识趣了一回,拱拱手,走了。

  蒋沐文刚走,一个容貌俊朗的少年郎就冲了进来,“老祖宗,孙儿来给你请安了。”

  “我的宝贝乖孙,快过来让老身好好看看。今儿在书院读书累不累?夫子有没有为难你?”古氏一改之前见到蒋沐文的冷淡态度,面露慈爱,双手将那唇红齿白的少年给搂住。

  “老祖宗最好了。老祖宗放心吧,孙儿在学堂里很好,夫子没为难我,还夸我来着。”不小的人了,还装作小孩子在古氏身边腻歪。

  这一幕显然刺激了不少人,蒋菲儿率先叫起来,“二哥,你没看到有客人来吗?一会别怪人说你不知道招呼人。”

  蒋沐元闻言,这才注意到屋中多了几位陌生人。他先是‘啊’了一声,“这就是宋家的表妹表弟吧。我是你们的二表哥沐元。”

  “见过沐元二表哥!”宋安然带头,宋家姐弟齐齐见礼。

  蒋沐元挥挥手,“都是亲戚,不用如此客气。”又叹了一声,“宋家三位表妹长得真好。老祖宗,您可真有福气。”

  古氏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你这猴儿。”

  古氏又招手让宋安然几人上前,“沐元,这是你安然表妹,是你姑母亲生的闺女。这是你安杰表弟,也是你姑母所出。这两位姑娘,大的这个是安乐,小的的是安芸。安杰旁边的则是安平。你认识认识,可别弄混了。”

  “老祖宗放心,孙儿记性很好,肯定不会弄错。”顿了顿,又道:“孙儿看来看去,还是安然表妹长得最好。比妹妹们都好看。安然表妹,你有没有空,我替你画一幅画像,好不好?”

  宋安然瞬间撇过头,显得不太高兴。男女之间,说话做事还是得讲究一点才好。难怪宋子期总是嫌弃侯府没规矩,今儿见了,果真如此。

  恰在此时,蒋沐风没惊动任何人,悄悄走了进来。一眼就见到站在最前面的宋家三姐妹。想到母亲罗氏提到了宋家三姑娘宋安芸,于是蒋沐风就朝最小的那位陌生姑娘看去。果然如母亲罗氏所说,长得还不错。其实宋家的人都遗传了一副好相貌。当然,蒋家人长得也不差。

  宋安杰又开始替宋安然打抱不平了,他站出来,“沐元二表哥,你读书吗?”

  蒋沐元点头,“自然有读书。”

  “既然有读书,那你为何不知礼。”宋安杰冷着脸质问。

  场面顿时显得很尴尬,大家都止住了话头,纷纷朝宋安杰蒋沐元看去。

  蒋沐元显得很无辜,“安杰小表弟为何指责我不知礼,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宋安杰哼了一声,“沐元二表哥今年有十六了吧。十六岁,就是父亲所说的半大小子,言行举止都该有所分寸。可是沐元二表哥一进门,就扑倒外祖母身边,同三五岁的小孩一般模样,这是知礼的样子吗?接着你又言语轻薄我家姐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我家三位姐姐评头论足。她们是你的表妹,你怎可如此无礼。我说沐元表哥不知礼,算是客气的。严重点说,沐元二表哥你根本就是看不起我们宋家,才敢如此轻薄我家姐姐。”

  蒋沐元瞠目结舌,一脸无辜,“安杰小表弟,我并没有轻薄三位表妹,我是真心赞美她们。还有,我和老祖宗平日里就是这么相处的。”

  “平日是平日,今日我们宋家上侯府做客,沐元二表哥难道不知该有所收敛?”宋安杰小小年纪,火力全开,将蒋沐元说得哑口无言。

  蒋沐元很委屈,他真没有坏心思,他只是单纯的欣赏美女。却不料,只是这样也被人指责无礼。蒋沐元很无措,也很激动,“安杰小表弟,你误会我了,我绝对没有看不起宋家的意思,我只是……”

  “行了,沐元不要再说了。”古氏很不高兴,这已经是今日第二次被宋姐弟直接落面子。

  蒋沐元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真心赞美,别人不接受就算了,还会指责他轻薄。“老祖宗,你要相信孙儿,孙儿绝无那个意思。”

  古氏拍拍蒋沐元的手背,“你是个赤诚孩子,这一点老身比谁都清楚。”

  接着又对宋杰姐弟说道:“安然啊,你别生沐元的气,他这人心思单纯,向来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宋安然福了福身,“外祖母,孙女不生气。之前不了解二表哥,这会了解了,知道二表哥是在真心称赞我们姐妹。”

  古氏笑着点点头,“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很好。

  古氏又对宋安杰说道:“安杰啊,你也别同你二表哥置气。他这人没心眼,想到什么说什么。早些日子,他得知你们要来,兴奋得跟什么似得,老早的就盼着你们。今儿总算见到,他也是一时激动。”

  宋安杰很诚恳地说道,“孙儿也是一时激动,误会了二表哥。至于失礼之处,还请外祖母见谅。”

  心里却在想,蒋沐风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又成长在侯府这样的大家族里,竟然还不懂人情世故。依着他看,这不是性子单纯,而是蠢吧。蠢到不乐意去了解世情,蠢到不乐意去改变自己适应这个社会,蠢到永远活在单纯的世界里。

  “这样就好!以后大家好好相处,多接触几次就了解了。”古氏很欣慰,她是舍不得宝贝孙子蒋沐元受委屈的。

  这个时候有婆子进来,说是酒席准备好了,请诸位主子前往花厅。

  “老祖宗,孙儿扶着你过去。”蒋沐元是个孝顺孩子。古氏也乐意让蒋沐元伺候。

  总之古氏身边有蒋沐元在的时候,其他人都要靠边站。这种场景,侯府的人见得多了,自然不奇怪。宋家人倒是好奇的看了又看。毕竟宋家往上数几代人都不长寿。像宋安乐宋安芸还见过自家祖母,其他几个都没见过。

  蒋沐风落在最后面,悄无声息的来到宋安芸身边,突然出声说道:“你是安芸表妹吧。我是你的三表哥,蒋沐风。”说完,露出八颗牙齿,展露出最完美的笑容。

  宋安芸先是一惊,等听到蒋沐风的自我介绍后,这才定下神来。偷偷的拍拍心口,羞涩一笑,“见过沐风表哥。”

  蒋沐风嗯了一声,尽量表现得风流倜傥,又真诚又温暖,“安芸表妹,我看你都没怎么说话,是不适应吗?”

  宋安芸微微摇头,“多谢沐风表哥关心,我还好。”

  蒋沐风有些饶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同女孩子搭讪。想来想去,就说了一句,“安芸表妹,你以后要是遇到难处,不妨来找我,我会帮你的。如果我不在,你就找菀儿,他是我亲妹妹。”

  宋安芸心头很高兴,有年轻男子给自己献殷勤,即便她对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却不妨碍她会为此感到得意兴奋,这也证明她是有魅力的。被沈玉江打击的自信心,这会又恢复了不少。

  宋安芸笑着点头,“沐风表哥真好,我以后要是遇到困难,一定会去找你的。“

  蒋沐风有些兴奋,脸上也带出几分内心情绪,“真的吗?那我们就说好了。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宋安芸连连点头,脸颊有些发烫。随意弄了弄自己的头发,又担心今儿打扮有没有出问题,会不会让人觉着轻佻。一身大红,连宋安然都被她压了下去。之前还觉着特得意,这会去觉着自己真傻,何必同宋安然争长短,别人还当她争强好胜,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宋安芸四下看了看,然后悄声说道:“你,你这人挺好的。”

  蒋沐风得意一笑,小女孩还是挺好搭讪的。“安芸表妹,你以后会知道我比现在更好。”

  宋安芸红着脸颊,不知该怎么接话。只是羞涩的笑着。

  蒋沐风又说道:“安芸表妹,我先走了。晚一点再找你说话。”

  “沐风表哥慢走。”宋安芸眼神痴痴的送走蒋沐风,心里面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怎么办,好紧张。

  宋安然很随意的朝后面看了眼,就看到蒋沐风急匆匆离去的身影,还有宋安芸羞红的脸颊。宋安然微蹙眉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却错过了。

  没多久就到了花厅,这一回总算认全了侯府的人。三位舅舅,几位表兄表弟,就连侯府有头有脸的下人,也没错过。

  大家分男席,女席,又分宾主坐下。

  古氏笑呵呵的,方氏身为当家太太,招呼宋安然三姐妹,让她们随意一点,不要拘束,只当是在自己家里。

  “多谢舅母。我先敬外祖母。母亲早亡,不能在外祖母身边尽孝。如今孙女来了,孙女替母亲尽孝,还请外祖母给孙女这么一个机会。”宋安然说起过世的蒋氏,表情有些哀伤,声音也很低沉。

  古氏叹了一声,“淑儿没福气,早早的就去了。好在有你还有安杰。老身清楚,淑儿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们姐弟二人。老身得替淑儿好好照顾你们。”

  “外祖母慈爱,孙女先喝了这一杯。”宋安然仰头,灌下杯中酒。

  “好了,好了。今儿是喜庆的日子,大家都高兴点。”方氏连忙打圆场。

  “祖母,孙女也敬你。”蒋菲儿不甘人后,也学宋安然敬酒。

  古氏笑呵呵的,“都是好孩子。老身年纪大了,就不陪你们喝。你们自个随意一点,多照顾照顾安然她们。”

  “老夫人放心吧,儿媳肯定照顾安然外甥女。”方氏围在古氏身边凑趣。、

  古氏笑骂道:“你是做舅母的人,自然该照顾她们。要是她们受了一点委屈,我就找你这个当家太太。”

  “老夫人都发了话,儿媳岂能不从。”

  一顿酒席在笑闹中过去,气氛是炙热的,人是热情的,酒菜是丰盛。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

  宋安然喝了个五分醉,由喜春扶着,缓缓地回到荔香院。

  这一天可真够乱的,这会总算结束了。宋安然躺在美人榻上,任由喜春给她净面洗手。

  “姑娘也不知道节制,喝这么多不难受吗?”喜春抱怨道。

  宋安然笑呵呵的,“都是果酒,不醉人的。今儿一天,侯府别的好处没还没发现,唯独这果酒真不错。没想到侯府也有酿酒高手。要是能笼络过来就好了。”

  “姑娘省省心吧,可别去招惹侯府的人。咱们今儿都快将侯府的人给得罪完了,姑娘要是再将侯府的人挖走,人家肯定会找姑娘拼命的。”

  宋安然却不在意,“良禽择木儿媳。侯府就是一根朽木,待在侯府能有什么出息。跟着我,才能有大作为。”

  喜秋噗嗤一声笑出来,“姑娘可别自吹自擂了。在别人看来,姑娘才是一根朽木,侯府则是如日中天的苍天大树。靠着侯府可比靠着姑娘靠谱多了。”

  “你们都是坏蛋,尽拆我的台。”宋安然控诉。

  几个丫头纷纷笑了起来,“姑娘果然喝醉了。换做平时,姑娘可不会这样。”

  “哼!你们等着,改明儿本姑娘就让你们好看。”宋安然忍不住打了个酒嗝,再次引来众人一顿嘲笑。

  “二妹妹,你睡了吗?”宋安乐在门口问道。

  宋安然愣了下,赶紧坐起来,“是大姐姐吗,你快进来。”

  宋安乐今儿喝得很克制,一点都没醉。走进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一股香风,显然是收拾过的。宋安乐来到宋安然身边坐下,瞧着宋安然红扑扑的脸颊,忍不住笑出声来,

  “二妹妹这是喝多了吧。”

  “可不是,我家姑娘今儿兴奋,都快喝醉了。”喜春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宋安然。

  宋安然揉揉胀痛的眉心,“小没良心的,亏得我平日里对你最好。”

  众人一听,全都哈哈大笑。宋安乐掩嘴一笑,“二妹妹,你这样子,叫我怎么同你说事。”

  宋安然摆摆手,“我没关系。大姐姐有什么话尽管说,我听着的。”

  “真没事?”

  “当然没事,我现在很清醒。”为了证明自己是清醒的,宋安然努力睁大一双眼睛。

  宋安乐笑了笑,这才说道,“我这会来找二妹妹,主要是想说田姨妈的事情。”

  ------题外话------

  继续求支持、求订阅、求收藏、求月票,总之各种求。

  祝小伙伴们节日快乐,玩得开心。

  假期元宝继续码字,拒绝玩乐。看在元宝这么勤奋的份上,小伙伴们还不赶紧来赞美元宝。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0章 讨要首饰-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