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64章 抄起板砖打渣男-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5章 管杀不管埋-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改进制糖工艺的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来。不过吴家的事情却要抓紧了,好几次宋安乐都欲言又止,一副想问又不好意思问。

  宋安然发动在京城的各路人手打听吴家的事情。几天后,一封信送到了宋安然书桌上。

  信中详细写了吴家这些年的情况,其中重点自然是吴二郎吴守信。

  看到信末,宋安然连连冷笑,眼中发出慑人光芒。

  在有婚约的情况下,先是和表妹不清不楚,如今又珠胎暗结,还想给表妹名分,让孩子光明正大的出生。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吴家也没打算同宋家退亲,还妄想瞒着宋家,先将宋安乐娶进门,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就算揭破表妹未婚先生子的事情,宋安乐和宋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事。

  好一个吴二郎,好一个吴家,好一个不知廉耻的表妹。宋安然有一种想要冲上门,将渣男打一顿的冲动。

  宋安然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按照她的想法,直接退亲,顺便败坏吴家名声,让吴二郎这辈子都别想娶好女人做老婆。

  可是她不能代表宋安乐,更不能代表宋家。

  宋子期是什么想法?宋安乐又是什么想法?这些都是宋安然需要顾忌的。她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

  宋安然很不爽,重重地捶打桌面,这个吴二郎不给他一点教训,他是不会知道好歹的。

  可是吴二郎和他表妹的事情,不能由她来揭破。她得想办法将这件事情摊开在光天化日之下,让所有人都看看吴家人的嘴脸,看看那小贱人表妹是个什么货色。好好的姑娘家,竟然未婚怀孕,可见品性和家教都是渣渣。

  白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宋安然身后,宋安然一转身,顿时吓了个半死。看清来人后,赶紧拍拍心口,“人吓人吓死人。”

  “奴婢肯定不会将姑娘吓死。”白一很正经的说道。

  宋安然冲天翻了个白眼,将写满吴家消息的几页纸丢在白一手上,“你说本姑娘该怎么办?”

  白一面无表情地说道:“要不奴婢将姓吴的抓来,随姑娘出气。”

  “胡闹!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宋安然踢了一脚桌子腿,“这件事情不能直接告诉大姐姐。有些事情,尤其是涉及感情问题,旁人说得越多,那人心里面越是腻歪。而且这种事情都讲究一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没有亲眼看到,光是凭我一张嘴,大姐姐也未必会信。”

  “那姑娘打算怎么办?要不请老爷出面。”

  宋安然蹙眉,“就算要请父亲出面,也要有真凭实据。吴大人身为父亲的官场同僚,父亲岂会因为捕风捉影的消息就上门责问。”

  当官的人做事都讲究一个稳妥,又讲究谋定而后动。想要痛痛快快的教训吴二郎一顿,靠宋子期肯定不行。

  到了第二天,宋安然的烦恼就有了解决办法。

  一大早,吴家送来请帖。五日后,吴夫人寿宴,请宋家人前去吃酒席。

  宋安然拿着请帖,冷冷一笑。然后就去见宋安乐。

  “大姐姐,你的机会来了。”宋安然笑嘻嘻的将请帖奉上,“你先看看,可别着急脸红啊。”

  宋安乐啐了她一口,“又打趣我。”

  翻开请帖,看清是吴家送来的,宋安乐控制不住的就红了脸颊。眼神带着喜意,羞涩一笑,“多谢二妹妹。”

  “大姐姐不用谢我。我们来京城的事情,吴家早就知道了。或许吴家也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走动走动,顺便商量姐姐同吴二郎的婚事。”宋安然笑着说道。

  宋安乐的脸颊红得滴血,再加上身上穿的玫红襦裙,整个人从上到下都是红彤彤的,艳丽得让人睁不开眼。

  宋安然真想说,青春真好,纯真真美。可是很快这一切美好都会被打破。

  宋安然拉着宋安乐的手,问道:“大姐姐,那天你会跟我一起去吧。”

  宋安乐很羞涩,低着头,声音如蚊子叫,“父亲也会去吗?”

  “我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去。父亲忙着前程,整日里早出晚归的,未必有时间。反正不管父亲去不去,大姐姐肯定是要去的,我也会去。”

  宋安乐轻咬薄唇,微不可觉的点点头,“那我就跟二妹妹一起去。”

  宋安然促狭一笑,“大姐姐想不想知道吴二郎在人后是个什么模样?如果大姐姐有兴趣的,等到了那天,你就听我的安排。我保证让你见到一个真实的吴二郎。”

  宋安然目光中闪着精光,她就是在算计吴二郎,顺便将宋安乐也算计了进去。当然,她这么做一是为了揭穿吴二郎和吴家的烂事,二是为了让宋安乐彻底死心。

  宋安乐不太明白宋安然的意思,她想先了解一下,“二妹妹打算怎么做?”

  宋安然掩嘴一笑,“说出来就不灵了。大姐姐,你就说你信不信我吧。”

  宋安乐笑道,“我自然是信你的。”

  “多谢大姐姐的信任。总之大姐姐要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姐姐,妹妹绝无坏心。”

  “你干嘛说这些。我自然知道你没坏心。”

  说通了宋安乐,宋安然就开始安排。好在这段时间,侯府的人都没来找麻烦。

  吴家也给宋子期下了请帖。吴家是宋家的亲家,无论如何宋子期都该出面。不过过寿的人是吴夫人,宋子期一个大老爷们还是有些不方便。干脆吩咐宋安然代表宋家,去给吴夫人贺寿。至于他本人,等到中午开酒席的时候再去不迟。

  宋子期这个安排,正合宋安然的意。她之前还真怕宋子期同她们一路,影响她的计划。如今分开行动,许多事情做起来就方便了许多。

  等到吴夫人过寿这一天,宋安然领着宋安乐还有宋安芸出门。至于宋安杰和宋安平,宋子期不让他们去,只能老老实实在书房读书。

  上了马车,出了侯府,径直前往吴家。

  吴家住在外城,同侯府是两个方向。从侯府去吴家,如果路上顺利不堵车的话,大概半个时辰就能到。若是遇到堵车的情况,估计要一个时辰。

  上了马车后,宋安芸就急不可耐的问道:“二姐姐,你干嘛打扮得这么素净。去吴家贺寿,好歹也该打扮得喜庆点。瞧我和大姐姐,多喜庆。看着就觉着欢喜。”

  她们二人,一个一身玫红,一个一身桃红,全身上下喜气洋洋。唯独宋安然穿着淡青色的襦裙,外面罩了一件白色的罩衫。头上的头饰也是简简单单的几样,连耳环都没戴。脸上也没施脂粉,也不描眉也不画唇。这副打扮,哪里是去给人贺寿的,分明是去添堵的吧。

  宋安乐也很好奇。出门的时候就想问了。只因为当时侯府的人在,她才忍着没问出口。

  “二妹妹,你这副打扮是有什么说法吗?”

  宋安然神秘一笑,“大姐姐,三妹妹,今日我们来玩个换装游戏。”

  两人一脸懵逼,都不明所以。

  宋安然示意喜春将东西拿出来。喜春领命,拿出三个包袱,打开,里面是三套的男装。从帽子到衣衫到靴子,一应俱全。

  宋安芸‘哇’的大叫起来,“这都是男装吧。二姐姐莫非是想让我们扮成男人去吴家贺寿。好玩,好玩。”然后迫不及待的拿起男装在身上比划,着急得当场就要脱衣服换男装。

  宋安乐大皱眉头,“三妹妹,你别胡闹。二妹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真的要换做这男装去吴家?这不太合适吧。而且这样做,也太得罪人。”

  宋安然抿唇一笑,“大姐姐还记不记得前些天我同你说过的话。我说我有办法让大姐姐见识吴守信的真面目,前提是听从我的安排。”

  宋安乐指着包袱里的男装,问道:“难不成这就是二妹妹的安排。”

  “这是当然。不如此,我们怎么能够混入男席。不如此,又怎么能不动声色的接近吴守信。大姐姐,难道你不想知道吴二郎人前人后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吗?”宋安然蛊惑着她。

  “大姐姐,你别犹豫了。二姐姐的主意很好,就该扮成男人去试探试探。”宋安芸是唯恐天下不乱,整个人显得极为兴奋。

  宋安乐面对此景此景,真是为难死了。一方面她对宋安然的主意很动心,另外一方面,又怕被人识破,让吴家人说三道四,说她不懂规矩。见宋安芸兴致勃勃的拔钗环,罢了,罢了,宋安乐终归还是选择了妥协。

  三姐妹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就在马车里换上了男装,靴子。然后让喜春将她们三人的头发束起来,带上玉冠。

  宋安乐总觉着浑身不自在,干脆又将帽子戴上。

  接下来就是卸妆,然后再上妆。这件事情就由宋安然亲自操刀。涂上黄黄的粉底,转眼宋安乐和宋安芸的肤色都暗沉了几个色差,再用面团塞住耳朵眼,用粉底遮盖,又在脖颈上色,同脸部肤色一致。再改改细节,很快,两个貌不惊人的少年郎就出炉了。

  “快将镜子给我看看。”宋安芸激动得不行,从喜春手里抢过镜子,顿时就失望的叫起来,“啊,怎么这么难看。我不要这样子。二姐姐,重新给我化妆好不好?”

  “你是生怕别人看不出你是女儿身吗?”

  宋安然轻轻呵斥了她一句。

  宋安芸嘟嘴,“是很丑啊。脸色这么黄,人家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有病。”

  宋安乐附和着点头,脸色是太黄了点,看着不太健康。

  宋安然撇撇嘴,扮作男人还这么臭美。呸,就这德行还想做男人,做梦更快一点。

  宋安然摆明态度,一句话,没得商量。而且这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不容改变。再说了,就算改变,她手边也没有趁手的工具。

  宋安芸放下镜子,抗议道:“那二姐姐你怎么不涂得黄黄的。你一个人扮作美男子,我们两个就这么丑,我不服。”

  宋安然瞪了她一眼,“今日我的角色是宋家少爷,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小厮。做小厮还想挑三拣四,宋安芸,你信不信我将你赶回侯府。”

  宋安芸哼了一声,去吴家看热闹同扮作美男子之间,要怎么选择,宋安芸早就有了主张。大不了就丑个半日,反正这京城又没人认识她。

  见宋安芸消停,宋安然总算松了一口气。转而问宋安乐,“大姐姐觉着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合适。”

  宋安乐想了想,将帽子取下来。“既然今日我做小厮,那这帽子我就不戴了。”没帽子好没安全感啊。真是奇怪,做女装打扮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宋安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小厮的话是我说来哄骗三妹妹的,大姐姐还真相信了。你看谁家小厮身穿绫罗绸缎,头戴玉冠,脚踩牛皮靴。”

  宋安乐涨红了脸,尴尬地不行。“原来二妹妹在哄我们,你可真坏。”

  “好啊,二姐姐前面说的话全是在哄我。”宋安芸很愤怒,“既然不是做小厮,那我们为什么要打扮成这个鬼样子,丑死了。”

  “打扮得丑一点,才不会引人注意。再说你脾气那么坏,不将你打扮丑一点能行吗?唇红齿白的,要是有谁多打量你几眼,你一冲动,这番装扮岂不是全白费了。”

  宋安芸哼哼两声,“大姐姐不是个冲动的人,那你为什么连大姐姐也打扮得那么丑。”

  “还不是因为你。要是我和大姐姐都美美的,就你一个人丑八怪一样,你会愿意?”宋安然不客气的反问。

  宋安芸连连摇头,笑话,她肯定不乐意一个人扮丑。有宋安乐陪着一起丑,她还是能接受的。

  吵吵闹闹的,总算将事情给理顺了。到了吴家所在的巷子,三姐妹就下了马车。

  宋安芸轻咳一声,挺胸抬头,一副贵介公子的派头。为了逼真,还学沈玉江准备了一把折扇。

  宋安芸小声嘀咕,“二姐姐就只知道自己耍帅,完全不顾我和大姐姐。哼!”

  宋安然才不理会她的牢骚。

  宋安然打开折扇,故作潇洒,加上她身量高挑,不下男子,远远看去果然有种风流少年的感觉。

  宋安然领着宋安乐宋安芸,还有同样男装打扮的白一,以及长安和长根两个小子,前往吴家。

  吴家门口,宾客盈门。吴大郎同吴管家在门口迎客。迎面见到宋安然一行人,都愣了愣。心中都在猜测这是谁家少年郎。

  不等宋安然出声,长安就率先递上请帖。

  吴大郎翻开请帖扫了眼,立马露出笑容,“原来是宋少爷,请进,快请进。”至于宋家到底有没有这么大年龄的少爷,吴大郎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宋安然压着嗓子,收起折扇,抱拳,“吴大公子客气。”

  “客气,客气。二郎就在外院,宋公子尽管找他去。”想到宋少爷是吴二郎的小舅子,吴大郎发出几声暧昧的笑声。他也不细想,吴二郎怎么会突然有个这么大的小舅子。

  至于跟在宋安然身后的宋安乐宋安芸,吴大郎直接无视。倒是吴管家多看了几眼,心头有些好奇。还在猜测两人的身份,宋安然已经领着人进了吴家大门。

  吴家今日大摆筵席,广请宾客,着实热闹得很。

  宋安然带着人没去内院,而是直接前往外院花厅。这里是招呼男宾的地方,早来的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聊天,喝酒喝茶,闹鞥得一塌糊涂。

  宋安然对这种情况早有预见,故此她很镇定。

  宋安乐和宋安芸都是第一次见到男宾们聚在一起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心道这些人好不讲究,个个跟外面的粗鲁汉子有什么区别。

  宋安然安之若素,手拿折扇,一副风流贵公子的模样。刚走进花厅,就有人招呼她们落座。

  宋安然大咧咧的问道:“吴二郎人呢?朋友来了,也不见他出面招呼。”

  “内院派人来请,我家二公子去去就来。公子先请这边坐。不知公子是哪家府上的,小的一会见了我家二公子,也好禀报一声。”小厮倒是客客气气的,长得也很端正。

  宋安然哼哼两声,“你告诉他,贵里巷刘家来人。明白吗?”

  “明白,明白。”贵里巷小厮知道,那是专住贵人的地方。至于贵里巷有没有一个刘家,小厮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不妨碍小厮将宋安然的话当真。只因为宋安然扮的男装扮得太好,十足贵介公子的派头。任谁见了,都不会怀疑宋安然竟然是冒充的。

  小厮招呼了宋安然,就退下忙去了。

  而宋安然这群人,不知不觉中已经少了一个人。

  白一翻上屋顶,前往吴家内院。

  将吴家内院寻了一圈,总算找到了正主。

  吴二郎吴守信这会不在前面招呼客人,反而是在后院陪着一个大肚子女人说话聊天。

  那女人肚子估计有七八个月大小,瞧她容貌,最多十五六岁的年纪,脸上还有几分稚气未脱。因为怀孕,脸颊两侧,挨着眼睛的部位,长了几颗雀斑。不过并不损她的美貌。因为怀孕,身体圆润了不少。

  此人正是吴守信的‘真爱’,寄居在吴家的陆表妹。

  陆表妹这会正躺在美人榻上,拉着吴守信的手,泪眼婆娑,“表哥,我好害怕。”

  “别怕。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吴守信掷地有声地说道。

  “真的没人能伤害我吗?那宋家大姑娘呢?她可是二郎的未婚妻,前些日子姑母还在商量要早点替你们定下婚期。等二郎娶了宋家大姑娘,我该如何是好?要是她容不下我们母子,要害孩子的性命……”

  “谁敢动你们母子,我就要她的命。”吴守信打断陆表妹的话,表情恶狠狠的。

  陆表妹先是一惊,接着又呜呜的哭了起来,“二郎,你别胡说,千万不要因为我就去伤害宋家大姑娘。”

  “只要她不为难你们母子,我自然也容得下她。”吴守信恶狠狠的。

  “只怪我没福气,配不上二郎你。”陆表妹柔弱无助,又自责。

  “不准胡说。”吴守信霸道的说道。

  陆表妹捂住吴守信的嘴,“二郎,你听我说完。别管宋家大姑娘容不容得下我们母子,只要她肯让我在二郎身边伺候,就算只能在二郎身边端茶倒水,做个丫鬟,我也心甘情愿。”

  “不准。我不准你做丫鬟。我给不了你妻子的名分,已经对不起你,又如何能委屈你做个丫鬟。是我无能,是我没本事,是我害了你。表妹,你打我吧!”

  “不要。”陆表妹惊声大叫,“你明知道我爱你,有怎么舍得伤害你。二郎,我只求你的怜惜,有了你的怜惜,别说做丫鬟,就是让我去死我也甘之如饴。”

  “你不准死。”吴守信紧紧的搂抱住陆表妹,“我们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表哥!“

  “表妹!”

  二人情比金坚,好一对‘真爱’。

  却不料,一群婆子很不识趣的冲了进来,打断了两人的温存。

  “你们要干什么?”吴守信厉声质问。

  “表哥,我怕。”陆表妹缩在吴守信的身后,瑟瑟发抖。

  领头的婆子板着脸,说道:“还请二少爷行个方便。奴婢们奉夫人的命令,来送陆表姑娘去庄子上养身。”言语中多有对陆表妹的轻蔑和厌恶。

  “不要,不要,我不要。”陆表妹躲在吴守信身后,连连摇头,一副受了莫大惊吓的模样。

  吴守信心疼坏了,冲着婆子们大吼,“滚,都给我滚出去。”

  领头的婆子冷笑一声,“很抱歉,奴婢不能听二少爷的。去,将陆表姑娘带上,我们这就出门。”

  三两个婆子上前拉扯陆表妹,陆表妹哇哇大叫,双手挥舞,双脚翻腾,“表哥救我,她们要杀了我们的孩子。表哥,你救我啊。”

  “滚!谁敢动她我要谁的命!”吴守信抄起身边的凳子就朝婆子们扔去。

  婆子们吃不住,不得不放开陆表妹。

  陆表妹一朝得了自由,就紧紧的抱住吴守信的后腰,一脸惊恐难安。

  吴守信双眼发红,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目光凶狠的盯着婆子们,“给我滚。谁敢再动她一下,我就打死谁。我是府里的二少爷,我就不信我打死个把下人,我娘会让我偿命。”

  婆子们面面相觑,吴守信撂下狠话,她们就不好办了。毕竟吴守信是主子,她们是下人。要是真被吴守信失手打死,死了也是白死。

  几个婆子都看着领头的婆子,等她拿主意。

  领头的婆子只觉晦气,剜了眼陆表妹,挥挥手,“我们走。”

  婆子们走了,路表妹扑在吴守信的怀里哭起来,“表哥,我好怕。姑母要把我送走,我该怎么办。”

  “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将你送走。”

  白一吊在窗户上面,将内里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撇撇嘴,在没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退去。

  ……

  宋安然正在花厅里和认识不认识的人胡扯,天南地北的都能说上几句。

  宋安乐宋安芸跟看稀奇似得盯着宋安然。身处男人堆,她们都快别扭死了,好几次宋安芸都差点忍不住出声发脾气。宋安乐也显得焦躁不安。唯独宋安然,她怎么可以那么自在惬意,她又不是真的男人。

  瞧她和那些男人说得火热,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是男人。哼,不知怎么练出来的本事,之前还真是小看了她。

  白一在没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回到宋安然身边。等宋安然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她就点了头。

  宋安然笑了笑,这是可以行动的信号。

  宋安然当即起身,拱拱手,“李兄,王兄,我出去一趟,一会再来找两位兄长请教。”

  “刘贤弟快去快回。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宋安然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宋安乐宋安芸急忙忙跟上。宋安芸还不忘嘀咕一句,“这才多久,就和一群臭男人称兄道弟。”

  宋安然得意一笑,下马能做淑女,上马能做汉子,这才是真本事。宋安芸这种没见识的小丫头,是不会明白的。

  白一在前面,带着人左拐右拐,没一会就进入内院,朝陆表妹住的院落走去。

  宋安芸拉着宋安乐的衣袖,又紧张又兴奋,压低声音问道:“二姐姐,我们这是去哪里?”

  宋安乐也好紧张。宋安然说今天是来看吴守信的真面目,一开始她觉着是好事。可这会,她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的脚步也开始变得迟疑沉重,总觉着前面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等着她。她犹豫着喊了声宋安然,“二妹妹,我们不去了吧。”

  宋安然回头,先是问长安长根两个小子,“东西都带好了吗?”

  长安拍拍自己的腰包,“按照姑娘的吩咐,都带在身上。”

  宋安然顿时笑了,“拿一个给我。”

  宋安芸好奇长安藏了什么东西。结果就见长安拿出一块板砖递给宋安然。宋安然掂了掂分量,敲人是够了。反正她也没打算将吴二郎打死。

  宋安芸惊住,张大了嘴巴,“二姐姐是准备去打人吗?打谁?算我一个。啊,我知道,二姐姐是准备打吴守信。”

  宋安乐的脸色顺便就变得惨白,身子摇晃了两下,哆嗦着嘴唇,“二妹妹,你同我说实话,我们到底是去做什么?”

  宋安然笑着,眼中却散发着狠意,“去教训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和一个浪荡下贱的女人。大姐姐干吗?”

  最后一句,宋安然几乎是在挑衅。她在激将宋安乐的怒火,在挑衅她的最严。唯有如此,宋安乐才会走出那一步,最关键的一步。彻底斩断同吴守信的关系。

  宋安乐再次晃动了两下,差一点就跌倒在地上,“二妹妹,你是在骗我,对不对?”

  “我为了今日做了这么多准备,难道就卫了欺骗大姐姐?大姐姐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我不相信,这一定是误会。”宋安乐拼命地否定。宋安然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她一直盼着,想着,终于来到京城,终于要见到吴守信。结果宋安然就给她当头棒喝,犹如寒冬腊月兜头一盆凉水浇下,这叫她情何以堪。

  宋安然叹气,女人啊,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白一突然出声提醒大家,“姑娘,吴夫人已经过去了,我们该抓紧时间。要是错过了,姑娘的计划可就打了水漂。”

  所有人都在等待宋安然的决定。

  宋安然深深地看了眼宋安乐,冷声说道:“我们走。大姐姐愿意相信我,就继续跟我走。若是不愿意,那你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忙完了再来找你。”

  宋安然踏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宋安芸跟在宋安然身后,频频回头。最后还是没忍住,回到宋安乐身边,扶着宋安乐的手臂,“大姐姐,我们跟着二姐姐去吧。二姐姐做了这么多准备,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宋安乐目光冰冷,盯着宋安芸,“你信安然?”

  宋安芸咬牙,“三姐妹中,她最能干,不信她信谁。难不成去相信吴家。吴家人我都没见过,谁知道他们一家人是什么样的。反正前面就是答案,何不去看看。除非大姐姐心虚,不敢面对。”

  宋安乐欲哭无泪,她抬头望天,心中冰冷。“你说的对。与其相信吴守信的人品,不如相信二妹妹。”

  宋安乐挣脱宋安芸的手,一步一步追上宋安然的脚步。她就去看看,前面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等着她。

  ……

  吴夫人急匆匆的赶到这偏僻小院,进门就见到吴守信和陆表妹抱在一起,亲亲热热的。

  “贱人!我儿子就是被你这个贱人带坏的。”吴夫人大喝一声,将抱在一起的鸳鸯吓了个好歹。

  陆表妹又露出恐惧的表情,柔弱如水中浮萍,眼中含着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那模样,顿时让吴守信心疼坏了。

  吴守信赶紧护着陆表妹,“娘,你吓着表妹了。”

  吴夫人气了个倒仰,“守信,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糊涂。今日宋家人上门,要是让他们知道这贱人的存在,宋家人岂能善罢甘休。而且很快你和宋姑娘的婚期就会定下,你让这个贱人继续住在府里,岂不是打新娘子和宋家的脸。”

  “我不管。”吴守信板着脸,“表妹怀了我的骨肉,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宋家也不行。”

  “你,你,你是要气死我啊。”吴夫人狠狠瞪了眼吴守信身后的陆表妹。陆表妹顿时浑身哆嗦。

  吴守信大怒,“娘,你别吓唬表妹。她经不起你的吓。”

  吴夫人气了个半死,抬手就要打。吴守信昂着头,丝毫不惧。

  面对自己最心疼的儿子,这一巴掌吴夫人实在是打不下去。吴夫人喘了几口气,“守信,你要明白,这府里没人会伤害她。只是你和宋姑娘即将成婚,她继续留在府里不合适。娘的想法是,先将她送到庄子上养着,等你和宋姑娘成婚后,再将她接回来。到时候孩子都生出来了,宋姑娘纵有不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而且你要是对宋姑娘好一点,等到那时候,说不定宋姑娘还会替你在宋大人面前说些好话,让宋大人继续提携你。”

  “哎呦!吴夫人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宋安然摇着折扇,带着一群人施施然走进来。

  吴夫人并其他吴家人都惊住,这群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你们是谁?这里是吴家内院,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谁?哈哈……刚才吴夫人还在算计我家,怎么一见面就不认账了。”宋安然不动声色的挡住宋安乐,又压住宋安乐哆嗦的手,让宋安乐先别出头。

  吴夫人恍然大悟,“你,你是宋家少爷?不对,宋家少爷没你这么大年纪。你,你是宋姑娘。”

  很显然吴夫人将宋安然误认为宋安乐。毕竟宋安然身高在那里摆着,被人错认几岁也是可能的。

  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一屋子吴家人,““不错嘛。这位我要是没猜错,就是吴守信吧。这位大肚子女人,应该就是同吴守信无媒苟合,未婚先孕,无耻下贱的陆表妹了。啧啧,一对贱男贱女,真是天生一对。“

  “你骂谁?”吴守信大怒。

  宋安然啪的一下收起折扇,“骂的就是你。”

  “你不要脸。一个姑娘做男人打扮,你又有多高贵,多贤惠。”吴守信指着宋安然的鼻子,“我之前还在想,你要是识趣够贤惠的话,我也不介意将你娶进门,给你几分体面。不过今日一见,你再想嫁给我,那是妄想。就算你真嫁进来,我也不会给你一分好脸色看。”

  “吴守信,你给我闭嘴。”吴夫人大怒。

  宋安然则哈哈大笑起来,“说得好。今儿我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吴守信,你和宋家有婚约在前,却背弃婚约,实为不仁不义。你诱奸表妹,无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实为不忠不孝。你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乱臣贼子,就该遭受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你父亲给你取名守信,就是让你做人要有信用。结果你玷污婚约,侮辱宋家,背弃父母,就这样你还敢叫守信,还敢活在世上,还敢振振有词,大言不惭,你就是天下第一下贱之人,天下读书人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吴守信,吴家以你为耻辱,天下读书人以你为耻辱,宋家因为有你这门亲事而耻辱。吴守信,此时此刻你怎么还有脸面活着,还不赶紧跪下受死。”

  “吴守信,你背弃婚约,偷生私生子,不孝父母,老天爷有眼,总会有一天打雷劈死你。”

  ……

  宋安然疾言厉色,一番狂风暴雨的呵斥,将吴守信说得冷汗淋淋,脸色苍白,几乎倒地。

  一直躲在吴守信身后的陆表妹突然冲了出来,跪在宋安然的脚下,“不是这样的,表哥没有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自爱,是我勾引表哥,宋姑娘要打要骂都冲着我来吧,千万不要同表哥置气。”

  宋安然嘴角一翘,弯腰伸手,挑起陆表妹的下巴,狠狠的捏了下,挺有肉感的。

  宋安然眼露讥讽之色,“你也知道你不自爱,你勾引吴守信,如今又珠胎暗结。你说说你,好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偏偏想不开,要做下贱货?“

  陆表妹大受打击,几乎要承受不住这样的指责,身子摇晃了两下,苍白着脸,哭着求着,“都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宋姑娘,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吧。只要宋姑娘肯原谅表哥,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宋姑娘。要是宋姑娘还不满意,那我不要名分,孩子也可以记在宋姑娘的名下。宋姑娘要是还不解气,不如就让我做个最下贱的丫鬟,我绝无怨言。”

  “表妹!”吴守信心中大疼。他捧着手心宠爱的女人,竟然在宋家人面前如此卑微。

  “你这个毒妇,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表妹。她还怀着身孕。毒妇,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娶你的。除非你能容下表妹。还有,表妹不能做妾,她至少也是个侧室。”

  “表哥,求你不要说了。宋姑娘大人有大量,会原谅我们的。”

  宋安然大笑出声,“陆家表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会原谅你们这对贱人?或者我该这样问,你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宋安乐会受你摆布。吴守信是个蠢人,被你几滴眼泪就哄骗住,莫非你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吴守信一样蠢。你是欺负宋安乐是闺阁女子,脸皮薄,没见识,比不上你脸皮厚,豁的出去吧。”

  陆表妹摇摇欲坠,“不是的,我没那么想。宋姑娘,求你给我们一条活路,我只要生下孩子,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

  “表妹,你不要求她。毒妇,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她一个孕妇这样跪着求你,你怎么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宋安然收起笑脸,“吴守信,你的话说完了吗?”

  “说完又怎么样,没说完又怎么样?”吴守信眼中冒火,仇恨地盯着宋安然。

  宋安然嘴角一勾,“吴夫人,这就是你们吴家人的态度,对吗?”

  吴夫人连忙解释,“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宋姑娘,我今日就将这贱人送走,送到庄子上去让她自生自灭,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在你面前碍眼。”

  吴守信双目通红,“娘,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表妹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孙子啊。总之,我不准任何人将表妹送走。谁敢动表妹,我就同她拼命。”

  “你这个孽障,你是要气死老娘吗?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我看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得五迷三道,连礼义廉耻都不要了。”吴夫人气的掉眼泪。任谁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别的女人蛊惑的不听自己的话,都会气个半死。

  “你们吴家人自己的糊涂账,等我们走了后,你们自己料理。”宋安然冷冷一笑,“吴守信,我们先来算一算你背弃婚约,侮辱宋家这笔账。”

  “你要如何?”吴守信拉起陆表妹,将人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宋安然。陆表妹露出半截头,偷偷看着宋安然。

  宋安然神秘一笑,“放心,本姑娘不要你的命。”

  话音一落,宋安然掏出板砖就朝吴守信的头上打去,

  “本姑娘打你这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下贱胚子!”

  她不要他命,她只要他皮开肉绽,鲜血飞溅。

  ------题外话------

  我家安然忒牛逼,直接抄板砖干架。

  小伙伴们,剧情都这么火爆了,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赶紧跟着元宝一起爆发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3章 艳惊四座-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