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65章 管杀不管埋-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6章 刀尖上走一趟-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打人啦!”

  “二少爷被人打了!”

  “住手,快住手!宋姑娘你别太过分了!”

  “表哥,你怎么样,你说话啊!”

  “快拦着宋姑娘,宋姑娘发疯了!”

  “谁敢阻拦?”白一和长安长根挡在吴家人前面,给宋安然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宋安然打个痛快。

  “表哥?你们让开。”陆表妹仗着自己是大肚婆,直接冲上来,要救吴守信于水火之中。

  白一伸出一只脚就挡住了陆表妹,眼神一挑,摆明了姓陆的再敢往前冲,她才不会管对方是不是大肚婆,总之她是不会客气的。

  “宋姑娘,你住手。有什么话好好说。”吴夫人都快急死了,“你们赶紧将二少爷救出来。”

  “宋安乐,你非要打死他才肯罢休吗?他可是你的未婚夫,打死了他你也没好日子过。”陆表妹豁出去了,冲宋安然大吼大叫。一改之前的柔弱白莲花形象,眼中全是仇恨的火焰。

  真正的宋安乐,躲在宋安然身后,浑身哆嗦着,牙齿都在打架。宋安芸死死的握住她的手,她才没有倒下去。

  被陆表妹叫破名字,宋安乐抬起头,一脸茫然。转眼又看到满头是血的吴守信,她嘴唇哆嗦了两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眼中充血发红,血涌上头顶,只觉天旋地转,不知该如何自处。

  “宋安乐,你就是个毒妇。你要是有种,你尽管冲着我来。你凭什么打表哥。表哥他不喜欢你,你就要将他打死吗?”

  陆表妹也是急疯了,再也顾不得装柔弱,也顾不得扮可怜。她就恨不得能多生几双手,将宋安乐给掐死。

  她之前之所以做小伏低,在宋安乐的面前做出最卑微的样子,无非是想引起吴守信的同情,同时在吴夫人面前刷个好感。更重要的是,她得哄住宋安乐,让宋安乐不要同吴家退亲。只要宋安乐依旧肯嫁给吴守信,吴守信就能得到宋大人的提携和支持,将来走上仕途必定事半功倍,步步高升。而她做为吴守信最宠爱的表妹自然水涨船高。

  就算宋安乐背后有宋家支持,以她的手段和吴守信对她的宠爱,她也用不着害怕宋安乐。

  等到哪天,宋家没落了,而吴守信又在官场上越走越顺,甚至做上部堂高官。到时候宋安乐屁都不是,就只有夫人的空架子名头。她,陆表妹,吴守信的‘真爱’,别说骑在宋安乐头上撒野,就是让吴守信休妻,扶她做正房太太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宋安乐得嫁进吴家,宋家的资源得向吴守信倾斜。

  陆表妹算计到了一切,唯独没想到打人的不是宋安乐,而是宋安然。在误会之下,陆表妹才惊讶的发现,宋安乐哪里是个乖乖女,分明就是个毒妇,泼妇,杀人不眨眼的狠辣之辈。

  要是真让‘宋安乐’嫁入吴家,不等吴守信踏入官场,她就先被‘宋安乐’给弄死了。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宠爱,什么‘真爱’,在性命面前全都是渣渣。

  陆表妹改变了主意,她不能让‘宋安乐’这个毒妇嫁进来。她得毁掉这门婚事。她绝对不会将自己的性命和孩子的性命放在一个毒妇手上。

  所以陆表妹一改柔弱,用泼妇和狠辣的手段来挑战‘宋安乐’。反正‘宋安乐’肯定不会将吴守信打死。她挑衅的越厉害,‘宋安乐’打得越厉害,吴守信和吴夫人就更恨‘宋安乐’。到时候,不用宋家开口,吴家就会主动提出退婚。

  不得不说,陆表妹是个聪明人。小小年纪,算计人心的本事比活了几十年的人都要老辣。

  “宋安乐,你打死我吧。你要是将表哥打死了,我也不会独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宋安然哈哈一笑,“陆家表妹,你别着急,有收拾你的时候。你看着,这个贱男人就是你的下场。”

  宋安然抬手一巴掌甩在吴守信的脸上。

  吴守信早就被宋安然的砖头敲得五迷三道,昏昏沉沉,鲜血顺着额头落下,糊满了一张脸,看上去犹如十八层地狱钻出来的恶鬼。

  不过吴守信始终没有真正昏过去。

  一来他是男人,抗打击能力强。二来,宋安然区区小女子,力量有限,加上很注意分寸,没想着将人打死。所以吴守信还能留着一口气怒骂宋安然,“你这个毒妇,我同你势不两立。你就是求我,我也不会娶你。”

  “本姑娘就是嫁给王八蛋,也不会嫁给你这个贱人。”

  宋安然突然将板砖递给宋安乐,“大姐姐,你来!”

  宋安乐浑身冰冷,手指哆嗦,半天回不过神来。宋安芸大叫一声,“大姐姐没胆子,我来。”

  宋安然瞪了她一眼,就你多事。吴守信是大姐姐的未婚夫,要了结此事还是得由大姐姐亲自出面。

  宋安然态度坚决,她将板砖放在宋安乐的手上,“这就是吴守信的真面目,你已经看到了。”

  “你们……”吴夫人指着宋家三姐妹,“你们到底谁是宋姑娘?”

  宋安然冷冷一笑,也不理会吴夫人。一把将宋安乐推了出去。

  宋安乐站在吴守信的面前,手提着板砖,心中悲凉。

  吴守信睁大了青紫的双眼,“你,难道你才是宋安乐?那她又是谁?”吴守信心中悲愤,他竟然被别的女人打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陆表妹“啊”的一声大叫起来,“宋姑娘原来是丑八怪,难怪敢扮作男人打上门来。”

  “你骂谁是丑八怪?”宋安然一巴掌扇过去,将陆表妹的半边脸都给扇肿了。

  陆表妹大哭出声,“宋家杀人了,宋家要赶尽杀绝啊。你打死我算了,往我这里打,有种你就往我肚子上打。”

  “姓陆的,你给我闭嘴。”宋安然哼哼两声,拿出手绢来死命地替宋安乐擦脸。擦掉面上的那层粉底,露出内里嫩白真容,“瞧仔细了,姓陆的,你给我大姐姐提鞋都不配。我大姐姐是富贵牡丹,你最多就是路边的杂草,谁都能踩上两脚。”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陆表妹向来自视甚高,认为同龄当中没人比得上她。若非幼年失怙,她何至于自甘堕落,未婚先孕。

  宋家人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

  “啊……”一直沉默的宋安乐突然爆发,举起手中板砖,狠狠地朝吴守信头上砸去。

  这一下要是砸结实了,吴守信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二郎!”吴夫人大惊失色。

  “少爷!”一个小丫头突然冲上来压在吴守信的身上,硬生生的承受了宋安乐于愤怒中砸下的一板砖。

  小丫头连连吐血,眼看着是伤了内腹。

  “小紫,小紫,你怎么样?你要不要紧。”吴守信双手护着名叫小紫的丫头,一脸惊慌莫名。

  陆表妹呆愣愣的,她从吴守信的眼中看到了曾经熟悉的目光,那是担忧,是心疼,是不舍,是愤怒。那本该独属于她的,为什么转眼就给了小紫。哈哈,她是不是很可笑。

  陆表妹一步一步挪到吴守信身边,“表哥,你没事吧。我都吓坏了。”

  “小紫替我挡住了板砖,小紫她快不行了。表妹,我该怎么办?大夫,快请大夫。“吴守信惊慌失措,脸上全是急切。

  陆表妹的心口犹如被千万支箭刺中,让她痛不欲生。这个小紫什么时候得到了表哥的关注,为什么她之前一点都不清楚。

  “砰!”

  宋安乐手中的板砖掉落在地上,她无喜无悲,留下来还有意义吗。她已经看清了吴守信的真面目,她已经心如死灰。

  宋安乐转身,走了出去。她一刻也不愿意停留,她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让人恶心的地方。

  “大姐姐,等等我。“宋安芸追了上去。

  “毒妇!你不准走,你给我回来。你打了小紫,我要杀了你。”吴守信状如疯癫。

  宋安然捡起地面上的板砖,“你没完是吧。那我就陪你玩。”一脚踢开丫鬟小紫,拿着板砖就朝吴守信身上背上腿上招呼。

  “本姑娘打死你这个无耻下贱的男人……叫你背弃婚约,叫你侮辱宋家,叫你丢吴家的脸面,叫你丢天下读书人的脸面。吴守信,你死定了,本姑娘今日就告诉你,本姑娘不弄臭你,本姑娘誓不罢休。”

  宋安然累得气喘吁吁,丢掉板砖,拍拍手,哼了一声,“吴夫人,你们吴家好自为之。这事还没完,我们宋家还会再找上门来。”

  “哎呦,哎呦,毒妇,宋家全是毒妇!哎呦……”吴守信痛得龇牙咧嘴,却还不忘嘴硬。

  他浑身上下青紫红肿,衣服鞋袜也破破烂烂的,还沾染了不少鲜血。整个人已经无法见人。就是动一动,也痛得他龇牙咧嘴。

  宋安然呵呵一笑,又朝心思恍惚的陆表妹看去。可怜的女人,聪明反被聪明误,瞧瞧,这才多久,吴守信就有了小紫这么个新欢。再等两年,吴守信身边得有四五个‘真爱’吧。

  陆表妹对上宋安然的目光,又狼狈移开。

  吴夫人急的直喘气,“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就算守信有错,也不该动手打人。宋姑娘,我不管你是哪个宋姑娘,你们打了守信,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找宋大人讨要个说法。”

  “正好,我也要找你们吴家要个说法。”宋安然轻蔑一笑,“我们走。”

  宋安然来得霸气,走得潇洒,完全无视吴家人。这等做派,吴家人哪里见过。没人敢阻拦宋安然,那么多人就眼睁睁的看着宋安然离去。

  “贱人!”吴夫人突然冲陆表妹怒吼一声。

  陆表妹蓦地清醒过来,立时大哭起来,“表哥,你怎么样了?”

  “贱人,你给我让开。”吴夫人一把推开陆表妹,“来人,赶紧将二少爷抬到厢房去。”

  “哎呦!”吴守信痛得大叫。

  “都轻一点,别碰着少爷的伤处。”吴夫人急的不行。

  “表哥,我来伺候你。”陆表妹巴巴地跟上去。别管吴守信是不是有了别的‘真爱’,如今她只有靠着吴守信才有未来。就算吴守信真是个渣男,她也会不离不弃。

  “你给我让开,你这个贱人。全都是因为你,都是你蛊惑了二郎,让他忤逆不孝,才会有今日祸事。你就是狐狸精,扫把星。仗着有几分姿色,竟然敢离间我们母子感情。你给我滚,我们吴家不欢迎你。”

  “姑母,求你看在侄女怀了表哥骨肉份上,给侄女一个机会吧。”陆表妹哭着求着。

  “下贱无耻的玩意,你给我滚。”吴夫人抬手掀翻陆表妹,急忙去追吴守信。就连受伤的小紫也被带走了。

  陆表妹连退四五步,后腰撞在桌子上,这才止住了退势。

  突然,陆表妹感觉下腹收缩疼痛,而且痛感越来越强烈,身体不由自主的滑倒在地上。她捂住腹部,面部扭曲,“好痛,好痛!救我,来人救救我……”

  ……

  宋安然带着人离开了吴家内院。却没有直接离开吴家,而是回到男宾席上,继续扮作刘家公子,同人胡扯。扯上几句,就扯到了吴守信身上。

  “知道吗,吴家正在请大夫。”

  “难不成谁病了?”

  宋安然神秘一笑,“你们都还不知道吧,吴二郎同她表妹搞上了,连这个都大了起来。”比划了一个大肚子的形状。

  顿时围在一起的几个男人都心照不宣的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事宋家都已经知道了,宋家都打上门来,说要退亲。按理吴家诚心道个歉,将那个什么表妹送走,此事也就算了。偏偏那吴二郎护着他表妹护得紧,不舍得,还当着宋家人的面说表妹是他的真爱。还骂宋姑娘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配不配得上他。还说不靠宋家,他也能金榜题名,考上状元。将来做了部堂高官,一定要弄死宋家,以报今日之仇。又说以吴家的家世和才学,就是娶公主郡主也不在话下。”

  “好大的口气。”

  “忒不要脸。”

  “我要是宋家人,一拳打死他。”

  “难不成吴家长辈就不管管?”

  白一等人都在憋笑,宋安然造谣的本事真是登峰造极。几分真几分假,让人深信不疑。瞧瞧男人们的德行,比女人还喜欢八卦。

  宋安然撇撇嘴,“宋家当然要找吴家长辈出来说话,那吴守信只是个小子,宋家人也不同他计较。可你们知道吗,吴家人竟然纵容吴守信,还说那个表妹怀的是男孩,是吴家的孙孙,谁也不准委屈表妹。又说吴家不稀罕宋家这门亲事,大不了再娶一个就是了。以吴守信的才学,就算娶不了公主郡主,公侯伯府的姑娘随便挑。还得是长房嫡出的。什么二房三房嫡出的,就别来吴家丢人现眼。”

  “好不要脸。”

  吴家人好生糊涂。“

  “这口气大的,能吹破天了吧。没想到吴二郎是这么个拎不清的人。吴家长辈也真是的,宠孩子也不是这个宠法。”

  “公侯伯府的姑娘随便他挑,他以为他是谁啊。区区一个秀才,也敢夸下这等海口,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

  “就是,得给吴二郎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宽。”

  宋安然又说道:“这会内院早就闹起来了。女眷们肯定都听到了风声。这么尴尬的事情,真是让人……哎……吴家的家风真是让人鄙薄。”

  “说的是。这酒不吃也罢,我倒是要看看那吴二郎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大家都秉持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纷纷叫来小厮,让小厮给身在内院的女眷传话。

  一时间吴守信同表妹无谋苟且,狂妄自大,不守信用的流言就以最快的速度流传出去。宋安然得意一笑,吴守信,身为读书人,名声败坏,我就看你怎么翻身。

  除非吴守信能抱上永和帝的大粗腿,否则他这辈子注定是被士林嘲笑的对象,前程基本完蛋。

  宋安然完成了任务,就打算走人。不过离开吴家之前,宋安然还得将长安留下来。

  宋子期计划是中午来吴家喝酒。留长安在这里就是为了拦住宋子期,告知宋子期真相。以宋子期的脾气,知道此事后,肯定会找吴家算账。而她继续留在这里就很不方便,很可能会成为被攻击的靶子。所以早走早好。

  回到马车上,宋安乐和宋安芸已经换回了女装。宋安乐的眼睛红红的,貌似哭过。

  宋安然用眼神示意宋安芸,宋安芸嘴唇扭了扭,又点点头。意思是宋安乐的确哭了。

  宋安然不太在意,任谁遇到这等糟心事情,都会难过。而对于宋安乐来说,这不仅仅是糟心事,更意味着失恋。从定亲开始,宋安乐一颗心就扑在了吴守信身上。虽然她没见过长大后的吴守信,可是她却真诚的爱着吴守信。

  一朝梦碎,心中的悲痛,愤怒,不言自明。

  宋安然拉着宋安乐的手,“走,我们去逛街。今日我出钱。”失恋了,就要大肆购物,平复心情。

  宋安乐没吭声,宋安芸拍着手大叫:“好啊,好啊。来京城这么多天,都没出门见识见识。要我说京城这里什么都好,就是不能随意出门的规矩不好。不像在南州的时候,一个月内,总能出去一两次。”

  宋安然笑笑,“今儿就让你见识个够。”

  宋安芸双手捧着,“二姐姐,无论我买什么,你都给钱吗?”

  宋安然眨眨眼,“你想买什么?先说好,超过两百两银子我是不会付钱的。”

  宋安芸嘟嘴,“才两百两,真小气。”

  宋安然一抬手,就在宋安芸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还敢嫌少,那一两银子都没有。”

  “不要。我不嫌少。”

  宋安然瞪了她一眼,又对宋安乐说道:“大姐姐就没限制了,想买多少都行。”

  “偏心。”宋安芸不满。

  宋安乐勉强笑笑,“多谢二妹妹,我没心情逛街,还是回侯府吧。”

  “正因为没心情,所以才要逛街。等你逛街的时候,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会丢在脑后,你眼里只有衣服首饰,什么男人全都想不起来。”宋安然循循善诱,好像是对小白兔挥舞大尾巴的大灰狼。

  “大姐姐,二姐姐说的对。就该逛街。”宋安芸强拉着宋安乐,不准她拒绝。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宋安然掏银子,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下次再想让宋安然掏银子给她们两人大肆购物,除非她再失恋一次。

  宋安乐盛情难却,只能点头答应下来,“好吧,我们去逛街。”

  “大姐姐太好了。”

  马车朝集市方向行驶。京城内分了两个大市场,一个东市,一个西市。东市主要卖农副产品,如蔬菜瓜果,牛羊家禽,还有一些土特产。总之就是乡村气氛很浓厚的一个市场。位于东市的店铺也主要做小老百姓的生意。

  西市这边就上档次了,主要卖贵重物件,什么首饰珠宝,胭脂水粉,海外珍品等等值钱的。西市内的商铺也都是做有钱人的生意。京城内名声响亮的店铺酒楼甚至于青楼都集中的西市这边。

  宋家马车来到西市,因为西市人流大,马车前行缓慢。三姐妹干脆下了马车。宋安乐和宋安芸带上纱帽,遮掩容貌。宋安然本做男装打扮,自然是大大方方的露出真容,一副贵介公子的做派。

  三人在街上闲逛,白一,喜秋还有长根都跟在后面。

  宋安乐情绪不佳,没什么购物的兴趣。宋安芸则兴奋得不能自已。看见一家珠宝铺子,拉着人就冲了进去。

  女人爱美,乃是天性。珠宝又属于美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就算宋安乐之前还闷闷不乐的,等开始挑选珠宝的时候,也露出了几分笑容,认真地挑选。

  宋安然随意看了几眼,没她看得上眼的。干脆坐在招呼客人的椅子上喝茶走神。

  喝完了两杯茶,结果那两姐妹还没挑选好。宋安然干脆走出店铺透气。

  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宋安然得感叹一句,自己逛街和陪人逛街的滋味果然不同。自己逛街,就是逛个一天也不累。陪人逛街,这才多久,她已经开始觉着无聊了。

  宋安然的目光很随意地在街面上扫着。突然,宋安然只觉呼吸一紧,有种窒息感扑面而来。

  对面酒楼,从里面走出一位白衣飘飘的贵介公子。看到公子的第一眼,宋安然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句话:

  王谢公子,

  名士风流。

  是的,对面的公子真正的诠释了何为名士风流,何为贵族风范。

  宋安然发现自己的小心肝有那么一瞬间,跳动得稍微快了一点。

  那是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从对面公子身上扑面而来。

  宋安然收起手中的折扇,忍不住多看几眼,再看几眼。宋安然前后两辈子看遍了各色美男帅哥,可此时此刻,宋安然也得承认,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眼前的公子。蒋家男子不行,沈玉江还差了些气质。就连身为美大叔的宋子期,比起这位公子,也显得太过世俗了一些。

  公子身上有一种旁人没有的东西,那是一种不染尘埃,高高在上的,仿佛身处九天之上。任何人在他眼里都是俗人,都是凡尘中一粒不起眼的尘埃。

  是的,公子的神态,气质,眼神,无一不说明,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一群不配同他说话的乡巴佬。可即便这样,也不会让人觉着反感,反而觉着理所当然。世人在他面前,都会自惭形秽。人人都低下头,生怕亵渎了他。就算有好奇的,也只会偷偷的看,绝不敢明目张胆的张望。

  整条街上的人,唯独宋安然是例外的。她就明目张胆的打量。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这会起了爱美之心,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从脸蛋到身材到身高到气质到举手投足间的动作,宋安然立时三刻就在心中做出评价。就连男人的三围,宋安然也估算出一个相对准确的数字。

  极品!眼前的男人绝对是极品。不对,以男子二十岁及冠来算,这位极品只能算是少年。假以时日,他的光芒只会更加耀眼。

  啧啧,瞧那脸蛋,瞧那侧目蹙眉的模样,宋安然有一种冲动,想要上前说一句:少年,皱眉不好,容易显老!

  宋安然身着男装,眼神饱含深意地打量对方,简直是十足十的登徒子。当即就引起了旁人的侧目。

  颜宓的直觉很敏锐,他微微侧头,准确地捕捉到宋安然的目光。他面无表情,却依旧能让少女们惊声尖叫。

  宋安然展颜一笑,大方地冲对方拱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同时也不掩饰自己对对方容貌的欣赏。

  颜宓盯着宋安然看了好一会,然后又若无其事的转过头。

  宋安然笑得很开怀,能在古代看到这么一个极品美男子,也是幸运。今日虽然被吴守信气了个好歹,不过能遇见这个极品,也算是老天爷给她的补偿。

  “二姐姐,你在看什么?”

  宋安芸跑出来,一张口就叫破了宋安然的女儿身。

  街面上就有人在嘀咕,“姑娘家家,盯着一个男人看,不知羞。”

  “女子做男人打扮,也不知谁家姑娘,这么没规矩。”

  宋安然全当做耳边风,只盯着对面的人看。

  宋安芸顺着宋安然的目光看过去,立马就紧张起来,心跳开始加快,脸颊开始泛红。她死死的捂住嘴,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啊啊啊的大叫,在人前丢脸。

  宋安芸一手拉着宋安然的衣袖,激动得语无伦次,“二姐姐,那人是谁?长得真好看,比沈公子还要好看。”

  宋安然笑眯眯的盯着颜宓,说道:“我也是才看到,不知道是哪家公子。”

  “天啦。都说京城这地方这人杰地灵,果然没错。咱们第一次出门,就遇上这位公子。那下次出门,岂不是还能遇上三五个像他那样的。”

  宋安然嗤笑一声,真以为名士风流是菜市场的大白菜啊,还论斤的卖。哼,能养出这等气质出众的公子的家族,岂是等闲。不仅要有高官厚禄,还得有上百年的家族底蕴。京城内,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家而已。

  要知道大周建国还不到一百年,有上百年底蕴的家族,那是从前朝开始一直富贵到现在。这样的家族,绝不能等闲视之。

  宋安然思绪飘远,想到书中所说的魏晋名士,眼前这位公子就算放到魏晋南北朝,也应该是顶尖的人物。

  只可惜不能上前认识,顺便做个自我介绍。

  不过京城的贵族圈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总有一天能再见面。

  当宋安芸叫出那声二姐姐的时候,颜宓的眉头微蹙了一下,原来对方竟然是个女子。那男装扮相还真能唬人。主要是宋安然的身高同男人相比丝毫不逊色。这也是颜宓没将宋安然往女人身上想的原因。

  不过宋安然对颜宓来说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过客,见过就行。他上了马车,马车缓缓驶离西市。

  宋安然目送马车远去,她在马车上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徽记,她要是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家族徽记。果然是底蕴深厚的家族。

  其实算起来,宋家的底蕴也很深厚。宋家也是从前朝一直富贵到大周朝,而且还有越来越富的趋势。并且宋家在前朝的时候还得过爵位。只可惜宋家男丁单薄,所谓家族不过是一家一姓而已。同真正的大家族根本就没办法相比。

  而且因为宋家男丁单薄,一代代下来,老祖宗们积攒下来的人脉关系也越行越远。到了宋子期这一代,很多老关系都断了联系。

  这很可惜,却又无可奈何。所谓关系,就是要靠人去维护,却联络,常来常往才叫做关系。不像后世,有电话有飞机。要见个人,坐上飞机几个小时就见到了。或者打个电话,感情也就联络上了。

  宋家几代单传,又忙着读书出仕,哪里有时间去联络感情。就算要联姻,一代人也只能联姻一家一姓。五代人也只联姻了五家五姓而已。

  不像别的家族人丁兴旺,有专门出仕做官的,有专门负责生意赚钱的,有专门负责读书养望的,有专门负责人情来往,联络感情的。而且一联姻,一代人就能联上几家几姓。一代代下来,所编织出来的关系网,绝对不是人丁单薄的宋家能比。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时代的人都讲究开枝散叶,多子多福。不仅仅是为了血脉传承,更是为了家族传承,势力传承。而且子嗣多了,这个儿子不争气,还可以选择另外的儿子来培养。这个儿子有前途,能娶官宦家的姑娘。那个儿子经商有天分,就可以娶个豪商女儿。

  当然,家族大了,人口多了,狗屁倒灶的事情也多。这时候就是考验家主的能力的时候。很多大家族之所以没落,不是因为外力,更多是因为内里腐朽不堪,子孙不争气。就好比侯府。

  背靠侯府这颗大树,宋安然的三位舅舅,最高官位才做到五品,而且还都不是紧要实缺。就老侯爷在五军都督府挂了个三品职衔,稍微好看一点。

  至于蒋沐文这一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出仕的。若是这一代连一个人才都出不来,蒋家的没落将不可逆转,直至有一日沦落为京城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老百姓。

  宋安乐走出来,“二妹妹,三妹妹,我买好了。”

  宋安然回过神来,宋安芸还在花痴。

  宋安然笑道,“这么快就买好了,大姐姐要不多买一点。”

  “不了,已经买了好多。”

  喜秋已经付了账,于是宋安然提议,“那就继续逛下一家。”顺便考察一下京城的市场,寻一门生意来做。

  宋安乐宋安芸走在前面,宋安然慢悠悠地跟在后面。她突然回头,四下张望,眼中带着明显的疑惑和警惕。

  喜秋忙问,“姑娘这是怎么了?”

  “我感觉有人盯着我,你们有察觉到吗?”宋安然四下打量,每个人都那么无辜,难道是她的错觉。

  喜秋摇头,表示完全没感觉。长根同样。

  宋安然盯着白一,她相信白一的判断。

  白一沉默片刻,才说道:“奴婢虽然没有感觉,但是奴婢相信姑娘的判断。如果真有人在暗中盯着姑娘,却没有惊动奴婢,只说明一件事,这个人很厉害,远在奴婢之上。”

  宋安然皱眉,比白一都还厉害的家伙,那是什么妖孽。她来京城还是第一次出门,按理除了侯府的人外,并没有得罪过外人。又怎么会有人派出这等高手来跟踪她。想不明白。

  这件事情暂时没有结论,宋安然不再追究。赶紧追上宋安芸他们。

  当宋安然走远后,那栋迎接过颜宓的酒楼,二楼某个窗户边,露出半张脸,正是曾经同宋安然有几次交锋的大胡子男人秦裴。

  秦裴双眼发亮,目光悠远而深刻。只可惜他的胡子乱糟糟的,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狼狈,像是江湖上讨生活的一样。

  等宋安然她们进了下一家店铺后,秦裴才悄悄的离开了酒楼。

  宋家三姐妹逛了几家店铺就觉着饥肠辘辘。在吴家耽误那么长的时间,连口茶水都没得喝。

  干脆找了一家酒楼,要了个靠街边的包间,点了酒菜,三姐妹快活的吃着。

  酒菜一般,比不上自家厨子,更比不上侯府的厨子。可是三姐妹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在外面用餐,她们也不讲究食不语的规矩,光宋安芸一人就抵得上五百只鸭子。她吃着菜,一边说道:“还是在南州的时候自在。不过京城也挺好玩的。如果能够经常出来,我也愿意常住在京城。”

  宋安然笑道:“不用你愿意,我们肯定会常住在京城。要是你嫁在京城,这一辈子就离不开这里了。”

  宋安乐神情有些哀怨,宋安芸还嘻嘻哈哈的,“要是真这样,那以后我们三姐妹岂不是还能作伴。”

  宋安然看着宋安乐,想要叹气。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宋安乐的碗里,“大姐姐多吃点。别再想吴家的事情。你该想过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风轻云淡,乌云退散。过去的那些全当做是做了一场噩梦。”

  宋安乐闷闷不乐的,“多谢二妹妹,我明白,我不乱想。”

  宋安芸咬了咬筷子,说道:“二姐姐说得轻松。这事没摊在你身上,你当然可以这么超然。要是你自己遇上了,说不定比大姐姐还不如。”

  宋安然哼哼两声,瞪了眼宋安芸,“这种事情要是真被我遇上,今日就不是一顿板砖能解决的。”

  宋安芸睁大了眼睛,好奇的问道:“那你要怎么做?”

  就连宋安乐也竖起了耳朵。

  宋安然放下筷子,端起茶杯漱漱口,“怎么做?”嘲讽一笑,“自然是灭了他的子孙根,让他再也别想风流快活。还有那个陆表妹也不能放过,想靠孩子上位,本姑娘偏不让她如愿。总之,定要让吴守信断子绝孙,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二姐姐厉害,妹妹佩服。”宋安芸哇的一声,宋安然果然牛逼。而且她也没怀疑宋安芸是在说谎。宋安芸杀人都敢做,让对不起她的男人断子绝孙又算得了什么。而且宋安然身边有白一,想要让某个男人断子绝孙,绝对是随手拈来。

  “厉害是厉害,就是太极端了一些。真要这么做,吴家人会找我们拼命的。”

  “拼命怕什么?我还就怕他们不拼命。只要拼了命,那一家子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宋安然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实话,宋安然很多时候都看不上宋安乐这副‘贤惠’‘忍让’的模样。

  这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渣男,为什么那么多男人肆无忌惮的欺负女人?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男女体力的悬殊,而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女人们太贤惠太忍让,纵容了那些渣男的恶行,让他们变本加厉。正所谓渣男虐我千百遍,我待渣男如初恋。

  其实宋安乐小时候还好,也是有几分脾气的。结果越大越文静,越大越贤惠。

  反倒是宋安芸这个性子,虽然过于冲动,嘴巴又没把门,可偏偏也就是她这样的人能过得自在惬意。心头没那么多顾虑,遇到事情自然就按照本心行事。可比宋安乐瞻前顾后的性格洒脱多了。

  三姐妹说得开心,却不料一番骇人听闻的言论早被隔壁包房的人给听了去。

  当听到宋安然说要将对方断子绝孙的话,萧瑾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说道:“这个女人好生毒辣。”

  ------题外话------

  又出来一个美男子,好羡慕安然。身为宅女的元宝,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很久没见过帅哥了。这年头看帅哥,还是得去大学里面。

  职场上的帅哥,全被时间这把杀猪刀给磋磨成了糙男。

  啊啊啊啊!以此表达元宝对帅哥变糙男的惋惜。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4章 抄起板砖打渣男-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