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67章 侯府开始出招-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8章 狐狸尾巴-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侯府姑娘们的心里面都不是滋味,就觉着宋安然厚此薄彼。有好东西用不完,何不送给自己。侯府同宋家是正儿八经的亲戚,顾家又算哪门子亲戚。一个个都朝顾四娘手中的凤钗看去,多好的款式,多精致的首饰,要是自己戴上,一定能够艳惊四座,人人称羡。

  方氏却觉着顾太太做了一出赚钱的买卖。用一对不值钱的镯子,换一支名贵凤钗,这买卖太合算了。

  方氏甚至猜测,莫非顾太太早就打听清楚宋家的情况,然后设计了这么一出。想来想去,心里头越不是滋味。宋家有着金山银山,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宋安然大手笔的往外洒钱,这是什么世道啊。

  古氏很清楚方氏的德行,偷偷梭了她一眼,暗暗警告她不可乱来,丢了侯府的脸面。

  方氏心头不是滋味,脸面,脸面,永远都是脸面。为了这个脸面,侯府一年到头得贴多少钱出去。可是人活着要是没了脸面,又有什么意思呢。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为了脸面,就算千难万难,也要迎头而上。

  方氏知道自己身后的女儿侄女们,个个都眼红心热的。于是她干脆说道:“咱们也说了这么久的话,要不先去看望沐文媳妇,晚上我再置办一桌酒菜,招待顾太太。顾太太你们呢,就在府上安心住下,等沐文媳妇的病好了,你们再回去也不迟。”

  顾太太笑道:“等先看了大闺女,之后再说其余的事情。”

  方氏点头,“说的也对。沐文媳妇这身子骨,哎呀,我做婆母的都看着难受。只可惜我们说的话不管用,还得顾太太亲自出马,好好劝劝沐文媳妇,心思别那么重。将身体养好,再替侯府开枝散叶,这才是正经的。”

  “亲家说的对。”顾太太笑着,心头却有些不自在。方氏一口一个顾太太,自始至终都没称呼她为亲家,这让顾太太不得不多想。只是不管有多少不安,都得等见了大闺女之后再说。

  方氏眼神一扫,吩咐道:“蔓儿,你给顾太太带路,去见你大嫂。若是你大哥也在的话,告诉他要好好待你大嫂,就说这是我吩咐的。”

  “女儿遵命。”蒋蔓儿不太乐意去静思斋。

  宋安然笑道,“我也去看看大表嫂。有些日子没见,不知大表嫂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二姐姐去,我也去。”宋安芸还没见过顾氏,心里头很好奇。

  “安然有心了。”古氏笑呵呵的,“都去,都去。之前大夫说沐文媳妇需要静养,老身特地吩咐府中所有人,没事不准去打扰沐文媳妇静养。如今都过了这么长时间,想来沐文媳妇的身体也该有所起色。你们替老身好好看看,陪她说说话,开解开解。”

  “老夫人说的对,是该经常派人去看看。女人养病,不能不听大夫的,却也不能一味听从大夫的吩咐。哎,也是儿媳考虑不周,之前只知道不能打扰沐文媳妇静养,却没想到沐文媳妇身边没人陪着说话,有可能会觉着闷,甚至胡思乱想,以为咱们都不关心她。”

  方氏是个合格的帮手。老夫人替侯府找到了最好的借口,来解释为什么对待顾氏这么冷漠,方氏就赶忙着助攻。届时就算顾太太知道侯府这段时间对待顾氏的态度,有了现在的铺垫,料定顾太太也不敢趁机发作。

  顾太太隐约察觉到这里面的名堂,只是暂时还没见到大闺女,不好质问。这会她更着急去见大闺女,实在没心思同侯府的人寒暄。

  方氏和古氏也不拦着,赶忙让蒋蔓儿领路。宋安然则跟在后面。蒋菲儿等人不乐意去静思斋,便找了理由各自散了。

  越靠近静思斋,越显冷清。顾太太心里面着急着见闺女,没空注意这些细节。倒是顾四娘左右张望,看出点名堂来。心里面已经开始怀疑,自家大姐姐在侯府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静思斋内,蒋沐文果然在的。已经有下人提前来报信,说是顾家太太来看望大少奶奶。

  蒋沐文得知消息,嘴角玩味一笑,推开身边的绝色丫鬟,起身前往卧房看望顾氏。

  顾氏神情憔悴,身上的衣服越显空荡。本来容貌就不出众,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病,更无姿色可言。

  蒋沐文嘴角一翘,拉起顾氏的手。顾氏竟然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相公,是妾身的错,妾身……”

  “不要再说了。”蒋沐文打断顾氏的话,“我们是夫妻,应该互相理解,对吗?”

  顾氏频频点头,紧张无措地看着蒋沐文。“相公,你放心。妾身一定会好好养身体,一定会给你生个大胖儿子。”

  蒋沐文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和冷酷。转眼又仰起头,露出玩世不恭的样子,“娘子可知,岳母大人和四娘一起来看望你。这会已经到了院门口。”

  顾氏心头一惊,“怎么办,我这样子能见人吗?”手脚慌乱,不知该从何处着手。

  “娘子无需着急,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去办就成了。我先去见岳母大人,帮你拖着点时间。你自己也抓紧,好吗?”

  顾氏连连点头,“我听相公的。”

  蒋沐文放开顾氏的手,前往前厅接待顾家母女。

  意外的是,竟然还见到蒋蔓儿同宋家姐妹。

  “小婿拜见岳母。”蒋沐文嬉皮笑脸的,没半点正行。

  顾氏没空同蒋沐文计较,“女婿辛苦了。今儿我是来看望大丫头的,她在哪里,你给我领路。”

  “知道岳母着急,小婿这就让人领路。来人,去给大少奶奶说一声,就说亲家太太来了。”

  蒋沐文将顾氏送到门口,“岳母请这边走。你们母女有私房话要说,小婿就不跟着过去了。”

  顾氏又是皱眉,又是不满,奈何闺女的身体最重要。有什么事情,也等将来再计较。

  宋安然同蒋沐文颔首,“大表哥,我去看望表嫂。”

  “安然表妹有心了,没想到你会来看望她。不过她那人因为生病,不太好说话。要是有得罪的地方,我先替她给表妹请罪,还请表妹别跟她一般见识。”蒋沐文笑嘻嘻的。明明是一句很正经很贴心的话,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后,就让人觉着变了味。

  宋安然笑笑,“表哥客气了。表嫂人很好,并没有得罪人的地方。”

  “表妹就是好说话。偏偏对表哥我太过苛刻。”蒋沐文啧啧两声,看着像是抱怨,那语气又让人觉着他是在开玩笑。

  宋安然掩嘴一笑,“沐文表哥是大男人,莫非还要同我这个小女子计较?这样做会不会显得太小气。”

  蒋沐文哈哈一笑,“表妹说的对,我是大男人,可不能同小女子计较。罢了,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既然要去看望你表嫂,就赶紧去吧。”

  “好的。表哥再见。”

  宋安然带着宋安芸去看望顾氏。蒋蔓儿完成了任务,不想在静思斋多留,于是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说完,急匆匆的跑了。

  卧房内,顾氏已经同顾太太抱在一起,顾太太瞧着瘦弱的闺女,哭成了一个泪人。顾四娘也在一旁陪着抹眼泪。

  宋安然走近了一看,顿时吓了一跳。离上次见面也就十来天的时间,没想到顾氏又瘦了一大圈,整个人都已经瘦脱形。脸颊深深凹陷下去,五官都跟着变了形,整张脸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还能稍微见人。她都瘦成这样了,脸色肯定不好。蜡黄蜡黄的。头发也显得干枯毛躁。总之整个人都弥漫着一股死气。

  这模样,难怪顾太太都哭成了一个泪人。

  宋安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短短数十天,情况竟然会恶化到这个地步。莫非是有人要害她,还是说顾氏的抑郁症已经到了要命的地步。

  宋安然不敢深想下去,总觉着这里面的水有些深。再说如今顾太太来了,有顾太太看着,或许顾氏的病情会慢慢好转。

  顾四娘见宋安然两姐妹进来,赶紧擦干眼泪,“娘,大姐姐,宋家表妹来了。”

  “表嫂,你还好吗?”宋安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顾氏抬眼望着宋安然,表情有些迷茫,似乎没将宋安然认出来。

  宋安然笑了笑,“表嫂,是我啊。我是宋家安然,上次来看望过你。”

  顾氏终于想了起来,“原来是安然表妹。没想到你还会来看望我,你有心了。”

  宋安然尴尬一笑,她该早点过来的。拖延到这个时候,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上次答应过要常来看望顾氏。

  “表嫂好点了吗?”宋安然就站在床前。

  顾氏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颊,“好点了吗?应该好点了吧。碧翠,碧翠……”

  “诶!少奶奶,你叫奴婢?”碧翠从外面跑进来。

  “碧翠,你给我拿镜子来。我要看看,我最近是不是好点了,我觉着我比前段时间有了点力气。碧翠,你快去拿镜子啊!”顾氏很急切的吩咐。

  碧翠脸色都变了,心头着急,“少奶奶,你别急。奴婢这就去拿镜子。你先同太太说说话好不好?太太和四姑娘还有表姑娘,她们好不容易来看望你,你可要珍惜这个机会啊。”

  顾氏点点头,“碧翠说的对。娘,你看我,是不是好点呢?”

  顾氏瞧着女儿这个模样,都快崩溃了。为什么好好的闺女嫁到侯府,就因为一次小产,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顾氏泣不成声,只能违心的点头。

  宋安然看不下去了,对于顾氏她无能为力。而且她们母女肯定有私房话要说。于是宋安然提出告辞,也不等顾太太挽留,宋安然就带着宋安芸离开了卧房。

  走出静思斋,宋安然仰头望天,长出一口气,总算摆脱了那种极度压抑的情绪。

  宋安芸后怕的拍拍心口,“二姐姐,表嫂好可怕。我之前还在好奇表嫂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太可怕了,人怎么可以瘦成那个模样,都不能见人了。”

  “你就少说两句吧。”宋安然微蹙眉头,“她是病人,瘦一点也是正常的事情。”

  “我知道。可是瘦成她那模样,真的很可怕嘛。而且她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二姐姐,你说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宋安芸还特意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

  宋安然哼了一声,“不准胡说。她是病人,见到她变成那个模样,你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宋安芸不以为然地说道:“她变成那个样子,又不是我害的。算了,算了,我不说她了。二姐姐也不准再说我。”

  宋安然翻了个白眼。

  静思斋卧房内,顾太太让顾四娘陪着顾氏说话。顾太太则将碧翠叫到一边,询问起顾氏的情况,还有侯府的态度。

  碧翠见了顾太太,就好比是找到了主心骨,当即开始倒苦水。

  “太太不知道,少奶奶这几年过的好苦。老夫人不喜欢少奶奶,大太太也时常为难少奶奶,大少爷对少奶奶也不亲热,还时不时的纳个妾回来气少奶奶。少奶奶在侯府可谓是举步维艰。好不容易怀上身孕,结果一不小心竟然小产。”

  碧翠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告状,“奴婢以为少奶奶病了,大少爷说什么也该对大少奶奶好一些才对。可是大少爷依旧和过去一样,三五天才来看望大少奶奶一次。而且每次也就是坐一坐,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又走了。侯府的人除了一开始有过来看望过,后来再也没人来看望大少奶奶。整个府邸的人,都当大少奶奶不存在一样。还有,给咱们静思斋的药材的成色也不好。还是宋家表小姐来看望大少奶奶的时候,送了两包上等药材。

  太太,大少奶奶好苦啊。大少奶奶变成今天的模样,固然是因为身体生病了。可是在奴婢看来,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年大少奶奶在侯府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委屈。这府里就没有一个真心待人的人。个个都是捧高踩低,嫌贫爱富。而且大少奶奶的性子太过软绵,也不知道争取,被人欺负了也只会忍让。到如今,生了病,连点像样的药材都要不到。”

  顾太太心头怒火翻腾,“这些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同我说?”

  碧翠哭着,“奴婢早就想给太太说了,是大少奶奶拦着不让。大少奶奶说,侯府内宅的事情,同太太说了也没用,反倒是累太太替她担心。大少奶奶还总说,凡事忍一忍就好了。”

  顾太太泣不成声,“都是我害了大闺女。以前我总教她凡事忍耐,尤其是到了婆家,更要处处忍耐。结果却变成了这个样子。造孽啊!”

  “不是太太的错,是侯府欺人太甚。”碧翠对侯府积攒了一肚子的怨气。

  顾太太摆摆手,“你别安慰我。但凡当年教养大闺女的时候,稍微松懈一点,不那么拘着她的性子,她也不会沦落到今日的地步。都怪我,只想着让闺女贤惠,生怕她被婆家的人看不起。却没想到贤惠可换不来别人的善意。呜呜……我可怜的闺女。”

  碧翠跟着一起哭,“太太,那现在该怎么办。”

  顾太太擦干眼泪,“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大少奶奶郁结于心,又说是心病需要心药医,还说需要静养。至于方子,倒是改了两次,可是没见效果。反倒是大少奶奶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难道就没想过换一个大夫?”

  “奴婢给大少爷提了两次,可是大少爷根本不管这事。”碧翠咬着牙。

  顾太太心头发凉,“碧翠,你老实同我说。姑爷对你家大少奶奶到底如何?平日里他们夫妻是怎么相处的?”

  碧翠犹豫了片刻,反正今天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不如一次性倒个干净。

  “太太,大少爷贪花好色,成亲才两三年,屋里已经收纳了好几个女人。这还不算,大少爷还时常流连花街柳巷。至于大少爷对大少奶奶,则很冷淡。一开始大少奶奶就说,这门婚事是大太太方氏定下的,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大少爷心里头会有心结。还说日久见人心,时日长了,大少爷就会转变过来。”

  顿了顿,碧翠又说道:“大少奶奶对大少爷是掏心掏肺的好,可是大少爷从来都不领情。有好几次,奴婢听到大少爷骂大少奶奶,说大少奶奶多管闲事,还说大少奶奶假贤惠。不过遇到这些事情,大少奶奶都会将奴婢等人赶出去,事后也不肯同奴婢等人提一句。所以,很多私下里的情况,太太得问大少奶奶才清楚。”

  顾太太简直是万箭穿心,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闺女在侯府过得是这样的日子。早知如此,当年她就不该一时鬼迷心窍,听了方氏的话,急匆匆的将婚事定下。她该多一点耐心,等蒋沐文回到京城后,彼此见了面有了好感后才定亲。如此一来,蒋沐文就不会有心结,就不会处处防备闺女。

  都怪她,明知道蒋沐文不是方氏亲生的,还听方氏的摆布,最后种下苦果,却由闺女来品尝。

  顾太太打起精神,擦干眼泪。既然已经知道自家闺女的处境,说什么她也要努力一把。“碧翠,你去告诉亲家,就说我和四娘要住下来,一直住到大少奶奶痊愈为止。让亲家安排住处。”

  碧翠欣喜不已,“奴婢早就盼着太太能来,如今总算好了。奴婢这就去。”

  碧翠兴匆匆的跑了。

  顾太太却满腹心酸。尤其是见到顾氏那模样,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

  顾太太坐在床边,紧紧地握住顾氏的手,“幼娘,你睡吧。娘就在这里陪着你。”

  “娘不走了吗?”

  顾太太笑着摇头,“娘不走了。娘和你妹妹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好起来。”

  顾氏笑了,“有娘在身边,真好。”

  顾氏闭上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只是就算在睡梦中,她依旧不得开颜。

  “娘,姐姐怎么会变成这样?”顾四娘小心翼翼地问道。

  顾太太叹气,“是娘做的孽,当年不该……总之,侯府水深,偏偏你姐姐心思太单纯,性子太柔弱。而且你姐夫对你姐姐有偏见。”

  “那怎么办?娘,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吧。”

  “当然不能。你守着你姐姐,我这就去找你姐夫说清楚。”

  顾太太说到做到,当即就起身去找蒋沐文。

  蒋沐文正搂着小妾喝酒。顾太太不顾阻拦冲进来,见到这一幕,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顾太太恨恨地盯着那位妖娆的小妾,“女婿,我有话同你说。”

  蒋沐文撩了撩眼皮,“哦,原来是岳母大人。刚才没看清,还请岳母大人见谅。”

  蒋沐文笑呵呵的站起来,亲自给顾太太端茶,“岳母大人请消气。那些人不过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

  小妾嘟着嘴,不乐意了。

  蒋沐文瞪了她一眼,“还不赶紧退下,非得让我收拾你吗?”

  “婢妾知道了。”小妾嘟嘟嘴,不甘退下。

  等不相干的人都走了,屋里总算清净下来。

  顾太太盯着蒋沐文看,怎么看都是一个青年才俊的模样,偏偏没半点正行,也不知道上进。顾太太叹气,“女婿啊,有些话我觉着有必要同你说清楚。”

  “岳母大人请说,小婿洗耳恭听。”

  顾太太再次叹气,“那我就直说了。我听下面伺候的人说,你对幼娘有些误会,认为幼娘是亲家大太太方氏定下的,就认定她向着亲家大太太,是吗?”

  蒋沐文连忙笑着摆手,“岳母大人误会了,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

  “既然没这么想过,那你对幼娘怎么那么冷淡。幼娘可是你的正妻,总不能连个小妾都不如吧。”顾太太连声质问。

  “这,这……岳母大人听谁说的?绝对没有这样的事。”

  “有没有这回事,你我心知肚明。女婿,我知道你对这门婚事有想法。当初我呢,也是太着急了,想着你是侯府太公子,我家幼娘能嫁给你,那是祖坟冒烟。你也知道我们顾家的条件没那么好,幼娘性子也弱,没办法同京城贵女们竞争。若是错过了这门婚事,肯定会后悔的。于是在亲家太太的拾掇下,便急匆匆的将婚事定下。打的主意也是抢先一步,免得女婿被别的人抢了去。

  女婿啊,我说的可是句句属实。我们绝对没有同亲家太太联合起来对付你的心思。女婿,你仔细想想,幼娘是要同你过一辈子的。你们是夫妻,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你好了,她才有好日子过。所以说幼娘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岳母大人说的,小婿都明白。小婿绝对没有冷淡娘子,岳母大人是真的误会了。”蒋沐文笑呵呵的,一点都不正经。

  顾太太气的脸发白,“既然女婿口口声声说没冷淡幼娘,那为何幼娘会病得这么严重,为什么女婿三五天才去看望幼娘。为什么幼娘治病需要用上等药材,女婿却不肯出面替她讨要?”

  蒋沐文一脸尴尬,“这,我这也是太忙了,一时没注意到。”

  “忙?忙什么?忙着和小妾喝酒吗?”顾太太终于质问出口。

  蒋沐文脸色发红,犹豫了片刻干脆认错,“岳母大人教训的是,小婿一定改正,保证改正。”

  顾太太又忍不住伤心起来,作孽啊,她真是作孽。这女婿显然对顾家对幼娘的成见很深啊。顾太太也不敢将蒋沐文逼得太狠,“既然你肯认错,那我也不是不讲理的。这样吧,你去问亲家太太要两包药材来。幼娘的病得用上等药材。我就不信亲家太太敢明着苛待我家幼娘。”

  “是,是。岳母大人说的极是,小婿这就去讨要药材。”蒋沐文跟火烧屁股似得跑了,丢下顾太太一个人在哪里叹气。

  ……

  松鹤堂这边,等顾太太走了后,老夫人古氏就将方氏留下说话。

  方氏一开始还笑呵呵的,“不知老夫人有什么事情吩咐。”

  古氏端起茶杯,拿起杯盖拨弄着飘在水面上的茶叶沫子。瞟了眼方氏,不急不慌地问道:“沐文媳妇那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沐文媳妇那啊?大夫每天上门问诊,天天吃着药。库房里积攒的药材都少了不少。”方氏隐约抱怨。

  古氏翻了翻眼皮,放下茶杯,“别那么眼皮子浅,她是你儿媳妇,用点药材又怎么样?等她养好了,自然会孝敬你。”顿了顿,又说道:“为了一点药材斤斤计较,小心传出去,将你说成恶毒婆婆。”

  方氏尴尬一笑,“老夫人误会儿媳了,儿媳怎么会心疼药材了。儿媳是担心大郎媳妇的身体,吃了那么多药,怎么就没见半点气色。会不会是药不对症啊。”

  “既然药不对症,那就换个大夫。今儿你也看到了,顾太太上门可是来者不善。大郎那边的事情,老身虽然没去关心,却也不是聋子瞎子。这些年你怎么对待大郎两口子,老身也都瞧在眼里。以前不开口,那是老身给你留面子。如今,亲家都上门了,你若是再敢乱来,老身绝不轻饶。”

  古氏的表情很严肃,气势凛然。

  方氏哆嗦了一下,“老夫人,您真的误会儿媳了……”

  “误会不误会,老身不管。老身只要你记住,亲家在侯府这段时间,你给我老实一点。”

  “儿媳明白。儿媳听老夫人的。”方氏心头很腻歪。老夫人仗着自己是老封君,整日里作威作福,这会还来教训她怎么管教自己的儿媳妇,真是岂有此理。

  古氏自然不知道方氏的想法,她放下茶杯,斟酌了一番,这才说道:“沐元的婚事,你想好了吗?”

  方氏有些发愣,怎么一转眼又说到沐元的婚事上头。方氏打起精神来,“不知老夫人有什么高见。”

  古氏瞥了她一眼,“老身就是有再多的想法,也得尊重你这个做娘的意见,你说是不是?”

  方氏扭捏了一下,“多谢老夫人体谅。这一两年儿媳也看了不少,可是就没一个合适的。”

  古氏嗯了一声,“老身有个想法,你且听听。要是觉着合适,老身就替你出面说和此事。若是觉着不合适,那就当老身没说过。”

  “老夫人请说。”

  古氏盯着方氏看了眼,郑重其事地说道:“老身觉着安然这孩子不错。虽然性子要强了点,可是配沐元却很合适。沐元性子弱,耳根子软,身边就该有个有主见的人盯着。儿媳妇,你觉着怎么样?”

  方氏张口结舌,她没想到老夫人同她想到一块去了,虽然她们的理由不尽相同,结果却是殊途同归。可是偏偏这会,方氏又觉着不太甘心。

  这或许是一种逆反心理,凡是老夫人喜欢的,她就要讨厌。凡是老夫人赞同的,她就要反对。

  所以方氏就有些不太甘愿地说道:“安然这姑娘是不错,可是配咱们沐元,是不是太勉强了。她那性子,沐元那么老实的人,岂不是要被她吃得死死的。儿媳觉着这门婚事有些不妥。”

  古氏皱眉,有些意外方氏竟然会这么明确的反对。她想了想,又说道:“宋家富庶,安然的嫁妆只多不少。沐元要是娶了安然,一辈子吃穿不愁,富贵一生。而且有姑爷提携,沐元的前程也有了。你说对不对?”

  方氏讪讪然一笑,“老夫人说的极是,儿媳估摸着安然那孩子的嫁妆少说也该有七八万两。只是嫁妆再多,也不能拿沐元去牺牲啊。”

  “这哪叫牺牲。安然长得不好吗,家世不好吗?哪里配不上沐元?”

  古氏很不高兴。她也不是非让宋安然嫁给蒋沐元。只是一见方氏这样,古氏也来了火气。方氏那态度,就好像很嫌弃她的眼光。她眼光怎么了?活了几十年,临到老了,先是被女婿嫌弃,如今又被儿媳嫌弃,真是岂有此理。

  “配得上,配得上。儿媳没说她配不上。只是婚姻大事,好歹得讲究个你情我愿。沐元那孩子的心思,儿媳多少也猜得到一点。”

  方氏犹犹豫豫的,“沐元心思藏得深,不过儿媳仔细问过,他对晋国公府的颜飞飞似乎不一般。”

  古氏顿时大皱眉头,“此事你确定?”

  “估计*不离十。”方氏小心翼翼地说道。

  古氏叹气,“晋国公,那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啊。沐元要是真能娶到颜飞飞,那咱们家真的要翻身了。可是你觉着可能吗?晋国公府,那是什么人家。我们西江侯府,又是什么人家。虽说都是勋贵,可是勋贵也要分个三六九等。沐元和颜飞飞,很明显是我们侯府高攀。此事就算你愿意,颜家也不可能答应。”

  “再说,娶妻当娶贤。颜飞飞的性子那么骄纵,娶了她就好比娶了个祖宗。你就舍得让沐元整日里做小伏低的伺候颜飞飞?”

  方氏脸色一白。

  古氏哼了一声,“你光想着沐元的心思,却没想到这里面的现实问题。颜飞飞家世好,品貌好,还有丰厚的嫁妆,谁都知道她就是个香饽饽,京城不少人家都想娶了她回去。可那些想娶她的人家,都是同晋国公府差不多的家世。娶了颜飞飞,自然也不怕颜飞飞仗着家世胡来。换做咱们侯府,没有那个底气啊。人家的爹是超品国公,还有一品职衔在身。沐元的爹,只是侯府世子,身上也只有五品职衔。这差别可大了。”

  方氏很尴尬,又觉着丢脸,“老夫人别说了,这些道理儿媳都明白。”

  “既然你明白,那就该知道沐元娶安然是最合适的。这人过日子,就得讲究个实在。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还是别想了。”

  方氏依旧不甘,“就算娶不了颜飞飞,也不是非得宋安然啊。京城那么多门当户对的人家,儿媳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你找了一两年有找到吗?”老夫人呵呵一笑。

  方氏脸一红,“这不是没细看嘛。”

  古氏哼了一声,心头极为不满。“行了。你要是真不乐意,老身就同三房谈。正好沐洪同安然差不多大,他们也挺相配的。想来你三弟妹肯定乐意这门婚事。”

  方氏心头顿时紧张起来,她虽然不乐意宋安然做自己儿媳妇,可也不意味着她就能眼睁睁的看着宋安然嫁到三房,让三房沾染那笔数目客观的嫁妆。

  方氏急切间,只想到一个主意,就是拖延。“老夫人,此事重大。要不您给我几天时间。我回去好好想想,同老爷商量商量再给你答复。”

  古氏勉强同意,“行吧。此事你要抓紧。别等姑爷腾出手来,给安然定下亲事,到时候说什么都迟了。”

  “儿媳明白。”方氏躬身。

  方氏又想到宋子期续娶的事情,“老夫人,不是说姑爷要娶填房吗?这件事情需要儿媳帮忙吗?”

  一提起这件事情,古氏就一肚子火气。“姑爷眼光高,看不上老身给他介绍的人。”

  “怎么会。老夫人介绍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好,姑爷没道理看不上。”

  方氏给古氏戴高帽子,古氏的脸色总算好看了几分。“老身是诚心诚意要帮他相看婚事,可是他不领情,老身有什么办法。”

  “姑爷不领情,那是因为姑爷没亲眼见到老夫人替他寻的那些姑娘究竟有多好。等亲眼见了,态度肯定不同。”方氏蛊惑道。

  古氏心头一想,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照着你的意思,老身应该先将人找来,让姑爷过个眼。”

  “正是如此。”方氏一脸兴奋,“这件事情老夫人不好直接出面,不如就让儿媳来张罗。等人找来后,老夫人再出面请姑爷过来。”

  古氏连连点头,深觉方氏说的有理。这个儿媳妇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古氏想了想,“对姑爷的婚事,你有什么想法吗?”

  “当然要从蒋家找人。如果蒋家没合适的,也该从古家找,或者儿媳的娘家找。老夫人,你觉着怎么样?”

  古氏暗自点头,“是这个理。”

  宋子期这样的乘龙快婿,可不能便宜给外姓人。蒋家和古家不说了,一个是古氏的夫家,一个是古氏的娘家,都属于自家人。至于方家,方家老夫人小古氏是古氏的亲妹子,也是方氏的亲娘。有这层关系在,能够亲上加亲也是件极好的事情。

  古氏笑道,“那行,那这件事情老身就交给你。记住,要找品性端正,容貌出众的。老身可不想找来一个毒妇,害了宝贝外孙。”

  方氏笑道,“老夫人你且放心,这件事情儿媳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的。”

  古氏高兴起来,“那你抓紧了。迟了,只怕事情有变。”

  “儿媳明白,儿媳肯定以最快的时间办好此事。”

  方氏给古氏下了保证,等回到芙蓉院,叫来伍嬷嬷,“上次我听你说,后巷东面那家子在找你拉关系?”

  伍嬷嬷笑道:“正是。奴婢一开始也没懂他们家的意思。等听了太太你的话,奴婢才明白过来。敢情他们一家子是盯上了宋大人。”

  方氏乐呵呵的,“正好老夫人交给我一项任务,就是替宋大人相看女人。明儿你让他们当家的将闺女带进来,我要亲自看看。宋大人是文人,还是有脾气的文人,眼光高,等闲人入不了他的法眼。别的都好说,这容貌和品性可是半点折扣也不能打,得实打实的货真价实。”

  “奴婢明白。奴婢明儿就将人带进来。”

  “等等,你先别忙。我这儿还有个名单,你照着名单先替我走一趟。去看看这些人家家中的姑娘。总之要找那些辈分合适,容貌出众,品性过关的。不拘蒋家,古家还是方家。”

  伍嬷嬷惊了一下,一家不够,一次性来这么多家。皇子选妃也不过如此吧。

  方氏眼一瞪,“别胡乱猜测。宋大人是什么样的人,岂是你能编排的。总之办好这件事情,我有重赏。”

  “奴婢明白,奴婢保证办好此事。”

  ------题外话------

  侯府一众妖魔鬼怪开始发大招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6章 刀尖上走一趟-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