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69章 相约后花园-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0章 绝不妥协-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宋安芸拒绝了夏姨娘的挽留,回了自己住的小跨院午休,又将伺候的丫头都赶了出去。

  宋安芸有些紧张,她深吸一口气,拿出小纸条来看。蒋沐风约她去后花园见面,她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宋安芸犹豫不决,在卧房里走来走去,好半天都拿不定主意。

  说实话,将沐风主动示好,宋安芸心头是得意的,对蒋沐风本人的观感也很不错。可要说她喜欢蒋沐风,那肯定没有。见过沈玉江,颜宓这样出众的公子,蒋沐风已经无法轻易让宋安芸动心。

  更要紧的是,宋安芸心里头还残留着对沈玉江的一丝幻想。在一丝幻想彻底破灭之前,宋安芸没可能真正喜欢上别人。

  而且宋安芸对侯府的观感也很一般,瞧瞧侯府姑娘的吃相,一想到自己一旦嫁入侯府,就要面对这样吃相的大小姑子,宋安芸就跟吞了苍蝇似的难受。

  再说了,宋安芸虽说是庶出,却也是受过正统教育长大的。虽然她表面对宋安然嫡出身份很不服气,其实骨子里对嫡庶是极为看重的。侯府二房是庶出,等老侯爷一去,二房肯定要分家出去单过。

  届时,二房和将沐风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优势将荡然无存。而她要是嫁给了将沐风,自然也得搬出侯府。

  宋安芸有些心高气傲,就算比不上宋安然,好歹也不能比宋安乐嫁得差。那个吴守信品性败坏,但是他的出身是吴家嫡出长房的嫡子,同旁支庶出的嫡子相比,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且吴守信好歹还有个秀才功名,蒋沐风有什么?

  据宋安芸了解,侯府蒋沐风这一代,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考上秀才功名。就算侯府的人不以科举走仕途,可也没看见谁进入军队历练。

  分析了再分析,貌似她对蒋沐风的观感只能停留在好感这一层面,再进一步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是宋安芸更理智一些,那仅有的一点点好感,很快也会没有。

  宋安芸想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关键,长出一口气。将纸条点燃烧成灰烬。既然没打算嫁给蒋沐风,那他们就没必要私下里见面。

  宋安芸笑了起来,能想明白这件事情,她整个人都轻松起来。看什么都很顺眼。

  下午没什么事,三姐妹聚在一起学琴棋书画。直到松鹤堂来人,请三姐妹过去说话。

  传话的丫头说,这会侯府的姑娘们都在老夫人跟前伺候,几位少爷也都回来了。不仅请了宋家三姐妹过去,也请了顾四娘和田嘉。

  三姐妹收拾一新,前往松鹤堂。

  松鹤堂内果然热闹得很。她们三姐妹是到得最晚的,一进大厅就赶忙给古氏请罪:“外祖母,孙女来迟了,外祖母可别生气。”

  宋安然笑道。古氏连忙摆手,笑呵呵的,“没关系。你们住得远,来得迟也是情有可原。都坐下说话,大家聚在一起,就该亲亲热热的。”

  “我听外祖母的。”

  宋安然领着宋安乐宋安芸,在古氏右手边坐下。右手边还坐着顾四娘,田嘉,以及两位侯府的少爷。

  田嘉来到侯府大半个月,这还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面。她很不自在,又有点自卑,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顾四娘稍微好一点,顾家再不行也比田姨妈她们过的日子要强。所以顾四娘的一身行头也是能见人的。

  侯府二少爷蒋沐元独占古氏身边的位置,他眼珠子乱转,打量着一个又一个的姑娘。那眼神要是换做蒋沐文,定会让人觉着猥琐。可是蒋沐元一脸坦荡无私,眼神也很纯洁,倒不会让人不快这。只是他这样做毕竟不合礼数,没看到顾四娘都红了一张脸颊,不敢抬头见人。

  蒋沐元微微一笑,“老夫人,咱们家的姐妹长得都是极好的。能有这么多姐妹围在身边,孙儿心里头是极为高兴的。”

  古氏呵呵一笑,“老身就喜欢热闹,尤其是这么多花一样的姑娘围在身边,更添喜庆。”

  “说的是啊。孙儿好想将这一幕入画,就是不知宋家妹妹,顾家妹妹,还有田家妹妹答应不答应?”蒋沐元眼巴巴的,很显然他是真心想将身边的姑娘都收入到自己的画作中。

  顾四娘之前是脸红,这会脸色已经变成苍白,还隐含怒气。就没见过这么不懂礼的男子,十几岁的人,还在老夫人身边腻歪。换做别的人家,这般大年纪的男子,多半已经成家立业,担起重担。偏偏侯府宠孙子宠得没边,竟然纵容他在客人面前说这样放肆无礼的话。

  顾四娘绞着手绢,有心出言讥讽,却又底气不足。只好埋着头,看也不看蒋沐元一眼。顾四娘轻哼一声,原本她对蒋沐元的第一印象极好,都忍不住偷偷打量蒋沐元。不过这会,再多的心思也都化为乌有。蒋沐元这样的男子,长得再好,也只是一个绣花枕头。

  古氏朝右手边看过来,眼含询问。

  顾四娘和田嘉都不应话,二人齐齐埋着头,根本没接受到古氏的暗示。

  宋安乐心思没在这上面,宋安芸的关注点则在对面的蒋沐风身上。她放了蒋沐风的鸽子,本想着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见面。哪想到,几个时辰一过,二人又在这里碰上了。

  唯有宋安然,巧笑嫣然。宋安然放下手中的茶杯,笑道:“同沐元二表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沐元表哥就说要将咱们入画。那一次,我以为已经表明了态度,却没想到这一次,沐元表哥又提起此事。罢了,我就郑重地跟沐元表哥说一声,你的要求我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还请沐元表哥打消这个主意。若是你私自将我们入画,我们没发现就算了,要是发现了,届时还请沐元表哥能够原谅我的过分举动。”

  宋安然不卑不亢,一番话摆明了态度。

  蒋沐元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显得很难堪,也很狼狈,同样还有些羞愧。“安然表妹,你误会了!”

  “我没误会。”宋安然挑眉一笑,“沐元表哥想将我们这些小女子入画,这没错吧。我们不同意,这也很清楚吧。到现在,还说误会,表哥是什么意思。”

  蒋沐元急切地说道:“我只是单纯的想将你们收入画作中,绝对没有其他龌蹉的心思。而且我的画作也只会放在身边自己欣赏,绝对不会给外男见到。”

  宋安然嗤笑一声,嘴角一勾,笑道:“请问沐元表哥的画作通常都放在什么地方?”

  “自然是放在我自己的书房内。”

  “那请问沐元表哥的书房会不会用来招呼同窗好友?”

  蒋沐元是个实诚孩子,老实说道:“偶尔也会用来招呼同窗好友,不过这样的情况毕竟不多。”

  宋安然摊手,“这不就得了。你将画作摆在书房,书房又用来招呼外客。沐元表哥口口声声说不会让外男看到那些画作,岂不是信口雌黄,自打自脸。当然,你也可以说招呼客人的时候,会将画作收起来。一次两次能做到滴水不漏,十次八次,一年两年,难保不会出差错。只要出一次错,我和诸位姐姐妹妹的画像就被人看了去。

  其后果沐元表哥想过吗?别人不会说表哥如何如何,只会说我们这些做姑娘的不知羞耻,表哥表妹纠缠不清。要是让姐姐妹妹们将来的夫君知晓了此事,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到时候表哥倒是可以独善其身,继续过你的潇洒日子。苦得就是我们这些被你收入画作的女子。对于我们受的苦,沐元表哥无法感同身受,也没办法帮我们的忙。所以为了永绝后患,还请沐元表哥自重,不要再提将我们入画的无礼要求,更不准偷偷画我们。我丑话说在前头,但凡让我发现一点苗头,我绝不会对沐元表哥客气。”

  顾四娘和田嘉连连点头,宋安然说得太有道理了。她们都觉着让蒋沐元将自己收入画作中很不合适,是一件很无礼的事情,却没想得那么深。这会被宋安然点破其中的厉害,这才明白这件事情不单单是一幅画的问题,可以说是遗祸无穷。

  古氏宠爱蒋沐元,又知蒋沐元心性单纯,本还想仗着身份逼宋安然几人答应的。这会听了宋安然一番话,所有的想法都成了空,想说的话也全都被宋安然堵了回去。

  虽然宋安然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古氏还是不痛快。心想宋安然这死丫头牙尖嘴利的,瞧瞧沐元都被她欺负成什么样子了。两人要是真做了夫妻,蒋沐元一定会被宋安然吃得死死的,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也难怪方氏对宋安然各种嫌弃,在数十万嫁妆的诱惑下,都能咬着牙不松口。

  “行了。既然安然她们不乐意,沐元就别勉强她们。你是做哥哥的,是该替妹妹们考虑才对。”古氏有再多的不满,这会也得将场面圆回来。

  蒋沐元耷拉着头,垂头丧气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琴棋书画,唯独画,他得了老天爷赏赐的天分。他喜画也擅画,尤其擅长人物画。看见这么多姐妹齐聚一堂,他心中着实心痒得很,恨不得立时三刻就将所有人画入画作中,流传百世。

  可是宋安然一番疾言厉色的呵斥,让他明白,自己只是一厢情愿罢了。而且他提出的要求,貌似很失礼。瞧瞧安然表妹的脸色,就差没直接说:我很生气!

  古氏安慰蒋沐元,可是蒋沐元的心情并没有好多少。他站起来,走到宋安然身前。

  宋安然嘴角含笑,平静地面对蒋沐元。

  宋安然得承认,蒋家无论男女,都有一张好皮相。男子当中又以蒋沐元最为出色,只可惜这人脑子一根筋,情商为负,完全不懂看人脸色。当然蒋沐元的优点也很突出,他为人赤诚,做人表里如一,简单直接。听侯府下人的八卦,他对姐妹们也很好。姐妹们要是差遣他做点事情,他都不会拒绝。

  这样一个人,做兄长很好,做丈夫很糟糕。

  蒋沐元对着宋安然突然躬身,“安然表妹,我诚心给你道歉,请安然表妹原谅我的冒失。”

  众人一惊,都盯着宋安然看。

  宋安然收起笑容,郑重说道:“表哥客气。表哥以后莫要再对自家姐妹以外的女子提出这样的要求就行了。”

  “谢谢表妹能够原谅我。是我做事考虑不周。”

  宋安然抿唇一笑,“表哥的歉意我收到了,表哥的态度我也很满意。”

  蒋沐元顿时笑了起来,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表妹真好。表妹,我不仅擅长人物画,花鸟画我也能画。要是表妹需要画作装点房舍,尽管同我说一声。”

  “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会和表哥说。”

  蒋沐元很高兴,“我就知道表妹是个大度的人。”

  “好了,好了。表兄妹说开了就好。”古氏心疼蒋沐元,舍不得蒋沐元给人做小伏低的道歉,赶忙打断两人的话。

  蒋沐元又坐回古氏身边。不能将宋安然等人收入画作中,终究让他觉着遗憾。

  蒋菲儿突然开口说道:“二哥哥要画人物画,我可以啊。我们是亲兄妹,没那么多讲究。二哥哥要画多少都行,妹妹一定配合。”

  蒋沐元摆摆手,没什么兴趣,“二妹妹的画已经够多了,暂时没必要再画。”

  蒋菲儿嘟嘴,这是嫌弃她还是嫌弃她?“二哥哥偏心!”小声的抱怨了一句。

  蒋沐元正伤心了,哪里有空搭理蒋菲儿。

  蒋菲儿目光一转,突然将矛头指向了田嘉,“田表姐,你和安然表妹一路结伴上京,你觉着安然表妹这人怎么样?”

  哪有当着当事人的面,问另外一个人对当事人的看法。蒋菲儿此举分明是在找茬。

  田嘉瞬间紧张起来,先四偷偷瞥了眼宋安然,才说道:“安然表妹为人仗义,是极好的一个人。”

  “是吗?那我问你,安然表妹都送了什么给你。拿给我们看看,也好让我们羡慕羡慕。”蒋菲儿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田嘉显得很狼狈。

  田嘉双手绞着手绢,那手绢都快被绞成咸菜。田嘉脸色涨红,红得如血。她分明感觉到宋安乐和宋安芸都朝她看过来,只因为她从头到脚都是宋家送的,就连脚上的绣花鞋也是宋家的丫鬟在船上没事的时候帮她做的。

  蒋菲儿那么问她,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想要羞辱她吗?

  “菲儿表姐那么好奇,干嘛不来问我。东西都是我送出去的,在座的有谁比我更清楚?”宋安然笑眯眯的,出言替田嘉解围。

  田嘉感激的朝宋安然看去,心中对侯府的观感更差。

  蒋菲儿笑了笑,“那好吧。我就问安然妹妹,你都给田姐姐送了什么啊!我真的很好奇。”

  宋安然轻声一笑,“送什么?自然是送衣服首饰了,难不成还要送金山银山吗?别说我没有,就是有也不敢送出去啊!”

  蒋菲儿脸上肌肉抽抽,“我当然知道送的是衣服首饰。我是想问,田表姐今儿这一身,有哪些是安然妹妹送的。”

  宋安然掩嘴一笑,“原来菲儿表姐想知道的是这个啊。你要是想知道,该早说啊。嗯……”

  宋安然朝田嘉看去,细细打量一番,田嘉今儿还化了妆,掩盖住憔悴的脸色,露出几分清秀小美女的姿容来。宋安然指着田嘉头上的珠花,“那两朵蝴蝶样珠花是我送的,对了,表姐的耳环也是我送的。至于其他的,好像没了。”

  没了?这就没了?蒋菲儿根本不相信,侯府的姑娘们也都不相信。她们早就得知消息,田嘉母女上宋家船的时候,就两身破衣烂衫。如今身上无论是穿的还是戴的,全都是上船后,宋家送的。

  蒋菲儿本想趁着今日机会,狠狠落一落田嘉的面子,拆穿田家母女穷光蛋的事实。谁让田姨妈那么讨人厌。为了住进来,这母女两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却没想到宋安然根本不配合,还出面帮田嘉解围。

  蒋菲儿哼了一声,“安然妹妹对田表姐可真好。什么时候我才能得到安然妹妹这番诚心实意的对待?”

  宋安然轻声一笑,“菲儿表姐放心,要是有一天你也被人当面落面子,我肯定会站出来替你仗义执言。”

  蒋菲儿怒极。田嘉偷偷地笑起来。直到这一刻,田嘉才算是出了一口气。叫蒋菲儿欺负人,这会是她活该。

  蒋菲儿怒了,“你……”

  “二姐姐,你别说了。越说越丢人。”不料将沐洪突然出声吐槽蒋菲儿。

  蒋菲儿瞬间就将矛头对准蒋沐洪,“六弟,你是什么意思啊?有像你这样对姐姐说话的吗?”

  “那有像你那样对亲戚说话的吗?安然表妹,田表姐她们好不容易来咱们家里做客,你就不能多包容包容。亏你天天跟着罗夫子读书,都不知你读了些什么。难不成就学会了持强凌弱。”蒋沐洪真的半点都没客气,逮着蒋菲儿臭骂一顿。

  宋安然微微垂头偷笑,田嘉这会心情舒畅极了。蒋菲儿也有今日,全是她活该。

  蒋沐洪不等蒋菲儿反击他,又笑着对宋安然说道:“安然妹妹,我先替二姐姐给你道歉。二姐姐她这人性子不好,有些小鸡肚肠,见不得别人好,你别同她一般见识。”

  “蒋沐洪,你在说谁?”蒋菲儿彻底怒了。

  蒋英儿走到蒋沐洪身边,“六哥,你可别乱说话。快给二姐姐道歉。”

  “我从来不乱说话,为什么要道歉。”蒋沐洪直面蒋菲儿,“菲儿姐姐,你认为我哪句说的不对,你指出来。要是你说的有理,该改正的我改正,该道歉的我道歉。”

  将沐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郎,挺直了背脊站在蒋菲儿面前侃侃而谈,气势倒是挺足的。只是毕竟年岁小,脸上还有几分稚气未脱。

  蒋菲儿指着蒋沐洪,气的说不出话来。干脆拿出姑娘家最厉害的武器,‘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老夫人,你瞧瞧六弟他实在是欺人太甚。求老夫人给孙女做主。”

  老夫人古氏轻声一叹,心头有些烦,敲了敲桌面,让所有人都闭嘴。

  蒋沐元愣神,怎么一转眼,场面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蒋沐元懵逼着一张脸,完全没搞懂现在的情况。

  蒋沐洪倒是坦荡得很,“请祖母责罚。”

  古氏哼哼两声,“一个个都不省心。菲儿,你干嘛针对田嘉?”

  “我没有。”蒋菲儿委屈得很。

  “闭嘴。”古氏呵斥,“老身还没有眼瞎耳聋,你的所作所为,老身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你啊,就是性子太要强了点,又没有容人之心。以后在外面,记得少说多听,要是嘴碎得罪了人,老身饶不了你。”

  蒋菲儿嘟着嘴,嗯嗯两声,“孙女知道了。”

  古氏又看着将沐洪,“沐洪啊,你书读的怎么样?准备什么时候下场考试?”

  蒋沐洪顿时就心虚起来,低下头,“孙儿知错。”

  古氏冷哼一声,“书都没读好,就来教训自家姐姐,你也真有出息。行了,赶紧回房读书去吧。老身这里不需要你们奉承。”

  蒋沐洪很尴尬,看着坐在老夫人身边的蒋沐元,又觉委屈,“孙儿听老夫人的,这就回去读书。”

  “去吧,去吧。争取考一个秀才回来,也好让老身高兴两天。”

  “孙儿遵命。”蒋沐洪不甘心的退下。

  将沐洪的腿刚跨出大厅门槛,就听到蒋沐元对古氏说道,“老夫人,孙儿也去考秀才,让您老乐呵乐呵。”

  古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极为开怀,“我的乖孙,老身这些年没白疼你。读书要紧,不过也不能亏了身子。老身这里有上好的燕窝,一会就让人给你送过去。”

  “多谢老夫人。”蒋沐元兴奋地起身给老夫人磕头。

  “快起来,快起来,老身的宝贝乖孙,以后是要出仕做官的,可不能这么跪着。”

  听着身后的祖孙和乐,蒋沐洪瞬间觉着自己就是一个笑话。同样都是蒋家嫡孙,待遇却天差地别。蒋沐洪攥紧了拳头,脸色发胀,大步跨了出去。

  经过古氏,蒋沐元这么一打岔,大厅里的气氛又热闹起来。大家三三两两的说话。

  宋安芸好奇地左右张望,真是稀奇啊。侯府每天都跟唱大戏一样。宋家那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同侯府比起来,根本就不够看。瞧瞧侯府的姑娘们,之前还因为大房三房的缘故红了眼,这会又跟亲姐妹一样。

  宋安芸啧啧两声,真不得了。难怪宋安然说她性子直,容易吃亏。瞧瞧人家侯府的姑娘,就算冲动如蒋菲儿,也能面不改色的同三房的蒋英儿亲热说笑。换做是她,宋安芸怀疑自己根本做不到。

  顾四娘来到宋安然身边,“安然妹妹,之前的事谢谢你。”

  宋安然赶紧起身,“顾姐姐太客气了。我们都是侯府的客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自然该站出来。好歹我也是侯府的外孙。”

  顾四娘羞涩一笑,不经意的扫到蒋沐元,心中一叹,可惜了那份才气,于人情世故上半点不懂。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人,是幸运也是不幸。

  “顾姐姐似乎有心事?”宋安然好奇地问道。

  顾四娘瞬间慌乱,又瞬间平息了情绪上的波动,“没,我没心事。我只是担心大姐的身体。”

  “对了,表嫂这两天有好转吗?”宋安然关心地问道。

  顾四娘哀叹一声,“暂时还没看到好转的迹象。我都想不明白,大姐姐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想当初大姐姐还在家里的时候,她的身体向来是我们姐妹当中最好的一个。可是如今……”

  瞧见侯府的下人侧耳偷听,顾四娘赶紧止住了话题,“安然妹妹,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对了,我听说安然妹妹如今跟侯府的姑娘们一起读书?”

  “正是。我还有安乐和安芸,我们如今都跟着侯府的表姐妹们一起读书。顾姐姐要不要一起,还有田表姐,大家凑在一起,取长补短,也显得热闹。”

  田嘉心动。早些年,她父亲还在的时候,她每天也上学读书。后来父亲不在了,她跟着母亲回到泰安祖宅,就再也没有上过学。“安然表妹,我真的可以去吗?侯府那边会同意吗?”

  宋安然笑道:“不如就趁着现在的机会同外祖母说一声。我想外祖母应该会答应的。”

  田嘉很紧张,刚进侯府那天,她可是亲眼看到老夫人古氏对她娘的厌恶唾弃。说实话,她真的不敢开口。

  宋安然又问顾四娘,“顾姐姐要来吗?”

  顾四娘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会在侯府停留多长时间。这样吧,我先同我娘说一声。”

  “也行。”宋安然应下。

  宋安然拉着田嘉来到古氏跟前,田嘉紧张得浑身哆嗦,两手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才好。

  古氏一见田嘉,脸上的笑容就渐渐冷了下来,“安然,有事吗?”

  宋安然说道:“外祖母,我刚才同田表姐说起读书的事情,田姐姐也想去学堂。外祖母,你觉着好不好?田表姐跟着大家一起读书,也热闹。”

  古氏端起茶杯,用眼角余光扫了眼田嘉,“嘉儿,你娘的身体大好了吗?怎么没见她来给老身请安?”

  田嘉先是哆嗦了一下,脸上肌肉僵硬得连话都说不利索,“回,回禀外祖母,我娘的伤势已经好了,不过大夫说她身体虚,还得精心调养一段时间。”

  “是吗?”古氏面无表情的样子,显得很严肃,“既然你娘的身体还需要调养,你就该守在你娘身边尽孝。至于读书的事情,等你娘养好了身体后再说吧。”

  田嘉快哭出来了,又失望又伤心。

  宋安然紧握住田嘉的手,笑道,“外祖母,田姨妈的伤势已经好了,只是身子虚。而且调养身体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保不准就需要一年两年。田表姐年岁可不小了,姐妹们能够聚在一起的时间是过一天少一天。外祖母,你就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去读书吧。反正田姨妈的身体,也不需要田表姐时时刻刻守在身边。”

  田嘉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眼巴巴的望着古氏。

  古氏不乐意,面露犹豫之色。

  一旁的蒋沐元听到了,说道:“老夫人,田表妹既然诚心求学,老夫人就给她一个机会吧。都是家中姐妹,日日聚在一起才好。”

  蒋沐元一开口,效果果然不同。古氏顿时笑了出来,“行吧。嘉儿,你从明天起就跟着姐妹们一起去读书。你要用功,不要浪费这难得的机会。”

  “孙女谨记外祖母的教诲。”田嘉抑制着兴奋的心情。又能读书了,虽然免不了日日面对侯府的姐妹,可是比起读书,那点委屈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我就知道外祖母最慈爱了。”宋安然顺手就给古氏戴了顶高帽子,“能在外祖母膝下承欢,是孙女的福气。”

  古氏笑呵呵的,“你这丫头,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哄老身。”

  宋安然抿唇一笑,“孙女可不是哄外祖母,孙女说的都是真心话。不信,外祖母问沐元表哥,他肯定和我想得一样。”

  不等古氏来问,蒋沐元赶紧连连点头,“祖母自然是最可亲,最慈爱的。”

  古氏一边乐呵呵的,一边拿目光打量蒋沐元和宋安然。她有心撮合这两个孩子,既然二人说上了话,正该趁此机会推一把。“沐元,你安然表妹的才学不下于你,你有时间的话就和安然多亲近亲近。两人互相交流,对彼此都有进益。”

  蒋沐元睁大了眼睛看着宋安然,“没想到安然表妹这么厉害,我之前倒是小看你了。安然表妹,你要是有时间,不妨去我那。我那里收藏了不少孤本珍品,还有我新近作的几幅画,也想请安然表妹点评一二。”

  “点评算不上。要不这样吧,明日沐元表哥将画作带到学堂去,我和姐妹们一起品鉴。”宋安然含笑提出另外一个方案。

  蒋沐元有些不乐意,瞥了眼自家姐妹,“这样啊,还是不要了,我怕将画作弄脏了。要不这样,我让人将画作送到荔香院。表妹欣赏完了后,再还给我。若是有一二看法,也请表妹直言不讳,我感激不尽。”

  宋安然含笑点头,“那好,那就按照表哥说的。”

  古氏在一旁看着,连连点头,很是欣慰。年轻男女相处久了,多多少少也会生出一点感情来。到时候再提亲,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至于方氏还没给回复的事情,古氏早就忘到了脑后跟。反正以她对方氏的了解,方氏不可能放着数十万嫁妆不动心。

  蒋莲儿凑了过来,“二哥哥,安然妹妹,你们凑在一起说什么?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啊。”

  蒋沐元连忙摇头,“没说什么。明儿我就回书院了。四妹妹,你好好好招待安然妹妹她们,不可失礼,知道吗?”

  蒋莲儿嘻嘻哈哈的,“二哥哥真啰嗦。这些日子不是我们招待安然妹妹她们,难不成是你啊。人家安然妹妹都没说什么,就你话多。”

  蒋沐元有些狼狈,“行了,我的话你记在心上才好。还有,上次你叫我给你画的花样子我已经画好了,晚点你去我那里取吧。”

  “太好了。多谢二哥哥。”蒋莲儿一听这话,比什么都兴奋。

  宋安然好奇地问了一句,“什么花样子?”

  蒋莲儿神秘一笑,“安然妹妹还记得我们同你提起过的颜飞飞吗?上次同颜飞飞见面,我就发现她裙子上的花样子和大家的都不一样,很好看。我本想请颜飞飞帮我画的,不过她太忙没时间。所以只好求到二哥哥跟前。二哥哥擅画,区区花样子肯定不在话下。”

  蒋沐元涨红了脸,轻声呵斥蒋莲儿,“什么颜飞飞,要叫飞飞姐。”

  “我不。这又不是在外面。啊,我知道了,二哥哥是心疼了吧。二哥哥果然喜欢颜飞飞。”

  “你别胡说。”蒋沐元的脸颊红得滴血,分明是在欲盖弥彰。

  “我才没胡说。”见蒋沐元真的生气了,蒋莲儿赶紧改口,“好啦,好啦,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以后我有事求到二哥哥,二哥哥可不能推辞。”

  “只要你不乱来,我肯定不推辞。”

  蒋沐元生怕蒋莲儿继续缠着他,赶忙同古氏告辞,急不可耐的跑了。

  蒋莲儿在他身后嘀咕了一句,“胆小鬼。”

  宋安然失笑。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蒋沐风来到宋安芸身边,“安芸表妹,你……”

  宋安芸受了惊吓,见是蒋沐风,紧张的四下张望,生怕有人注意到他们。宋安芸赶忙站到角落里,放低声音,问道:“沐风表哥找我有事吗?”

  蒋沐风双目幽深,目光直接的盯着宋安芸,“我就想问问,安芸表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你请个大夫回来。”

  宋安芸奇怪,“沐风表哥怎么会这么认为?”

  “我看你下午没去,所以很担心。我猜想你可能是身体不适,所以才会失约。”

  宋安芸低头,眼珠子乱转,显得有些心虚。她该说实话吗,从此斩断两人之间的联系。还是该顺着蒋沐风的话,就说自己身体不适所以没去赴约。宋安芸心里面很犹豫。

  其实她很享受被人关心,尤其是被一个帅气男子关心。要是她没判断错的话,蒋沐风对她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

  人心就是这么复杂矛盾。宋安芸之前明明已经想明白了一切,理智的做出了对自己有利的判断,下定决心要断了联系。可是这会面对蒋沐风的关心,她又开始得意,飘飘然。她享受这样的感觉,犹如众星拱月一般。虽然蒋沐风只是一颗不起眼的小星星,可他毕竟是第一个对宋安芸献殷勤的人。而且客观的说,蒋沐风长得真不错,剑眉星目,目光囧囧有神。

  而且蒋沐风长得高,站在蒋沐风身边,宋安芸顿时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犹如毒药,让宋安芸此时此刻又不定决心了。

  “安芸表妹,你是遇到为难的事情吗?”见宋安芸的表情变幻莫测,蒋沐风急忙关切地问道。

  宋安芸连连摇头,“不,不是。我没遇到为难的事情。我就是今儿中午有些胀气,不乐意走动,所以就没去后花园。沐风表哥,你不会怪我吧。”

  蒋沐风笑了起来,“你没事就好。你没去后花园,我只会担心,又怎么会怪你。”

  宋安芸甜甜一笑,蒋沐风还挺会说话的。

  蒋沐风见宋安芸的心情终于好起来,他也跟着笑起来,“安芸表妹,你平日里都喜欢什么?这京城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我那里也收集了不少小玩意。”

  宋安芸有些扭捏的问道:“真的有很多小玩意吗?那我能不能看看。”

  蒋沐风笑道:“当然。”

  他心里长松一口气。为了弄清楚宋安芸的喜好和脾性,这些日子蒋沐风没少做功课。旁敲侧击的问了不少人,总算知道宋安芸不喜琴棋书画,不爱读书,反倒是对一些市面上的小玩意格外中意。或许是因为年岁还小的缘故,宋安芸也很贪玩,做什么事情都缺乏耐心。

  这些在蒋沐风看来,都是十足十的缺点。他的妻子要做二房的当家少奶奶,要承担起管家的重担。以宋安芸的脾性,根本就胜任不了。可是谁让二房人穷志短,宋安芸又有大把的嫁妆。大不了将来成亲后,让母亲管家。嫁妆嘛,那些陪嫁铺子和田庄也交给母亲管着。如此,宋安芸没本事管家也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蒋沐风将未来想得很美好,看向宋安芸的目光也就显得越发的温柔。

  “安芸妹妹,晚一点我就让人将那些小玩意给你送去,你说好不好?”

  宋安芸红着脸颊,微微点头,“多谢沐风表哥。”

  ------题外话------

  写这一章的时候,元宝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再照照镜子看看现在的自己,元宝面条泪。

  元宝这么伤心,小伙伴们快投点月票来安慰元宝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8章 狐狸尾巴-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