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74章 宋家两门婚事全黄了-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5章 将那些人的嘴巴用大粪堵上-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古氏面有难色,方氏一脸紧张,高氏自得其乐。

  古氏为难地问道:“侄儿媳妇,你的意思是想将自己妹子许配给我女婿?”

  东府大太太欧氏点头,“正是。我们欧家的家世和家风,伯母都清楚。至于我那妹子的容貌,更胜我年轻时候。若是伯母不放心,不如我这就命人将她叫来,请伯母亲自过目。”

  “见面的事情暂时不着急。”古氏摆摆手,“老身只是奇怪,你怎么会想到将自家妹子许配给我女婿?你父母同意吗?”

  “我已经征求过父母的意见,他们都很满意宋大人,愿意将我妹子许配给宋大人做填房。伯母放心,我那妹子不仅容貌出色,性子也很温和,品性良善,绝对不会做出苛待继子继女的事情。还请伯母通融一二,给我妹子一个机会。”

  “你怎么就看上了我女婿?老身真是糊涂了。”古氏有心拒绝,却又不好直说。

  东府大太太欧氏轻声一笑,“宋大人人品才学皆是顶尖,虽说年纪大了点,可是家中人口简单,上无公婆,中间无兄弟妯娌小姑,至于几个孩子,几年后陆续成婚,需要填房太太操心的地方并不多。而且宋家富庶,生活无忧。这样好的条件,若是我还看不上,那真是有眼无珠。”

  欧氏还真是直接,将宋子期的优点一条条列出来,让人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古氏头痛。东府的面子多多少少都要给,可是让东府截胡,古氏说什么也不甘心。

  古氏不好开口,方氏就没顾忌了。

  方氏是个绵里藏针的人,她笑了笑,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欧妹妹说的不错,宋大人除了年纪大了点,家中有几个子女外,那条件绝对是一等一,甩出小年轻们几条街都不止。这样好的婚事,不光是欧妹妹心头明白,我们也都是眼明心亮的人。你说说看,这么好的婚事,岂能不照顾自家人。没道理便宜了外人吧。”

  东府大太太欧氏微蹙眉头,“方大嫂是说我是外人吗?”

  方氏捂嘴哈哈一笑,“东府和侯府都姓蒋,老侯爷同老爷子又是亲兄弟,怎么说也都是一家人。可是别家的人嘛,比如欧家,对我们侯府来说自然算是外人。”

  “等我妹子嫁到了宋家,就不算外人了吧。”欧氏轻声一笑。

  “那不一样。”方氏连连摆手,“欧妹妹啊,知道你操心自己妹子的婚事,我也能理解你急切的心情。可是宋大人的婚事,我家老侯爷老夫人早就有了主意,欧妹妹还是别多此一举,免得坏了两家的情分。”

  “只是请伯母给个机会,让我妹子见一见宋大人。没想到这么点小事,在方大嫂眼里竟然上升到坏了两家情分的严重程度。我不得不说,方大嫂气量不行,着实有些小鸡肚肠。”欧氏轻蔑一笑,丝毫不让。

  上次是自己闺女被三房的蒋沐洪骂小鸡肚肠。这次是自己被三房的高氏请来的欧氏骂小鸡肚肠,三房果然是大房的克星。

  这口气无论如何不能忍,方氏冷哼一声,“欧妹妹,我就明说了吧。你的要求我们不会答应,你还是请回吧。还有,我毕竟也算是你的大嫂,对我说话的时候最好客气点。否则我只好吩咐门房,以后都不欢迎欧妹妹上门。”

  欧氏笑了笑,“之前听高妹妹说,方大嫂如今威风得不得了,我还不相信。今儿见了,总算知道高妹妹没有胡说。大嫂这么威风,连伯母都被你压了一头。”

  “你胡说八道。”方氏急了,心虚地朝古氏看去,“老夫人,儿媳绝无挑战老夫人权威的意思,这一切全是欧氏挑拨离间,目的就是为了抢夺宋大人这门婚事。”

  顿了顿,方氏又说道:“宋大人的婚事关乎侯府前程,所以我们绝对不能答应东府的无理要求。还请老夫人明鉴”

  欧氏笑了,见古氏面有犹豫之色,于是抢先说道:“方大嫂这么紧张,莫非是缺乏自信。让我猜猜看,方大嫂挑选了几天,应该还没有挑选到一个合适的人吧。难怪一听说我家妹子是个绝色,方大嫂就变得如此紧张。

  这是怕我家妹子长得太好,宋大人会一眼相中,届时宋大人的婚事就同方大嫂没关系,方大嫂将来也不能从宋家得到好处。果然,在方大嫂眼里,我就成了那个十恶不赦,同你争抢好处的恶人。”

  “既然所有的一切你都知道,那你还来侯府做什么?你是故意找茬吗?”方氏怒吼一声,对欧氏充满了不满。

  欧氏掩嘴一笑,“方大嫂一激动就藏不住话,跟以前相比真的一点都没变。其实方大嫂完全没必要这么生气。我那妹子虽然绝色,却未必能入宋大人眼。就算能入宋大人的眼,以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仰仗侯府。而且这么做,也显得咱们有诚意啊。光是想着从蒋家,古家,方家挑选人,一看就知道包藏了不少私心。如果加上我们欧家,情况又不一样了。毕竟我们欧家同侯府没什么关系,宋大人也更容易接受。”

  方氏冷哼一声,“今日你就是说破天,也不可能答应你。”

  欧氏轻飘飘地扫了眼方氏,“方大嫂可别将话说的这么满,不然一会被打脸就难堪了。伯母,您说侄儿媳妇的话有没有道理。”

  方氏顿时急了,“老夫人,咱们可千万不能听她的胡言乱语啊。她就是想占我们侯府的便宜,想捡现成的。”

  老夫人古氏放下茶杯,扫视了屋中众人,心情很矛盾。一会觉着方氏有理,一会又觉着欧氏说的也不算错。

  方氏见古氏有些心动了,赶忙又要出声相劝。

  古氏抬手,制止了方氏,“你不用说,道理老身都明白。”

  顿了顿,古氏问道:“侄儿媳妇,你那妹子果真是绝色?”

  “正是。这会人就在高妹妹的海棠馆里候着,要是伯母不嫌弃,我这就让人将她叫来给伯母过目。”欧氏微微躬身,又恭敬又诚恳。

  古氏暗自点点头,“既然人都来了,那就不妨见一见。”

  “老夫人?”方氏气的半死,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就范。岂不是让欧氏称心如意。

  方氏狠狠瞪了眼欧氏,欧氏冲她笑着。果然被人打脸了。

  高氏抿唇一笑,该,方氏就是活该。老夫人也是活该。不让她插手宋子期的婚事,真以为她就没办法了吗。欧氏来了,老夫人还不是一样要妥协。至于方氏,气死了才好。

  高氏趁热打铁,赶忙派人去将欧氏的妹子欧明茜叫来。

  三房离松鹤堂并不远,来回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很快就听到丫头红衣在门口禀报,说是欧姑娘来了。

  门帘子被挑起来,一位身穿翠绿衣裙,打扮比较素净的姑娘低着头走了进来。声音软润,“小女子拜见老夫人,拜见两位太太。”

  方氏哼了一声。

  老夫人的态度还算客气,说道:“抬起头来让老身瞧瞧,是不是像你姐姐说的那样绝色。”

  “小女子只是蒲柳之姿,不敢当绝色。”欧明茜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动人心魄的绝色容貌。

  老夫人倒吸一口凉气,欧明茜果然绝色,年纪不大,却已经有着绝代风姿。侯府没有一个姑娘比得上欧明茜的容貌。至于宋家三姐妹,唯有宋安然能在容貌上同欧明茜一较高下。

  但是宋安然的气质太端庄,太强势,少了女儿家的妩媚,让人往往忽略了她的上佳容貌,只关注到她的强大气势。

  欧明茜却不同,她就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她浑身上下都写着妩媚两个字,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透着女儿家特有的风情。她生来就是让男人怜惜保护的。

  类似欧明茜这样的姑娘,对男人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对于这一点,老夫人古氏太清楚了。她年轻的时候,可没少在这些狐媚子手下吃亏。若非老侯爷还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没做出宠妾没妻的事情,她也不会平平安安的活到今日。

  欧明茜的容貌勾起了古氏对于曾经那段灰暗历史的记忆。心里头顿时就对欧明茜生出了几分厌恶之心。一个狐媚子,除非她是疯了,才会将欧明茜介绍给宋子期。

  欧明茜有些惴惴不安,欧氏则满意地看着大家的反应,“伯母,您看我这妹子符合您的要求吗?”

  古氏笑呵呵的,“侄儿媳妇啊,这位姑娘真是你妹子?老身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欧氏盈盈一笑,“明茜的确是我异母妹妹。她生母是我父亲十几年前纳的一名良妾,因为难产而过世。所以明茜一直养在我母亲名下。明茜生的好,性子也柔弱,我母亲视她如己出,一直说要给她找一门好婚事。这不,得知侯府在替宋大人张罗婚事,我母亲顿时就心动了,嘱咐我一定要给明茜妹子争取这个机会,好歹让明茜妹子在宋大人面前露个脸。至于成不成则看天意。”

  老夫人点点头,“原来如此,你嫁入咱们蒋家的时候,明茜还没出生吧。”

  “正是。那时候侄儿媳妇不懂事,所以也就没在人前声张娘家给自己添了一位妹妹。”欧氏笑笑,“不过我这妹子是真好,我也喜欢得紧,就盼着她能够嫁入好人家。还请伯母成全。”

  古氏呵呵地笑着,“明茜这孩子长得极好。以她的容貌和你们欧家的家世,要给她找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并不是什么难事。为何独独就看上了我家女婿。我家女婿是娶填房,可不是娶正妻。欧氏笑道:“伯母,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宋大人的条件极好,比那些小年轻们好多了。明茜要是能嫁给宋大人,那可是她的福气。”

  欧明茜微微低头,脸颊泛红,显得极为羞涩。配上如花似玉的脸,果真是秀色可餐。

  古氏心头在权衡,在思量。

  方氏却忍不住了,欧明茜的如花容貌给了她太多的刺激,她绝对不能容忍。她好不容易才经营出这番局面,岂能容忍欧氏姐妹半路截胡。

  方氏冷哼一声,“口口声声说什么宋大人条件好,给宋大人做填房都比嫁给门当户对的少年郎做正妻要强。哼,做填房还真比做正头娘子要强,我可不信。我看你们姐妹分明是包藏祸心。”

  欧氏笑道,“听方大嫂这番话,是深有感触啊。莫非方大嫂给大哥做了这么多年的填房,受尽了委屈?”

  “你别胡搅蛮缠。我有没有受委屈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姐妹打的什么主意。这些年欧大人仕途不顺,跑官花了不少钱吧,拉拢关系也花了不少钱吧。还有你那大哥,听说得罪了同僚,日子过得很不顺啊。

  林林总总的加起来,欧家如今也是入不敷出。加上欧大人正处于仕途的关键时候,急需要一笔银钱来救急。要是欧明茜能够许配给宋大人,宋大人一定会准备一份丰厚的聘礼。欧家得了聘礼,自然也就有钱让欧大人继续跑官。我说的对吗,欧妹妹?”

  一直被欧氏压制,直到此刻方氏才终于翻身,一招刺中欧氏的命脉。

  欧氏微微变了脸色,尴尬一笑,“不知道方大嫂从什么地方听来的流言蜚语,这一切全是污蔑。我们欧家再落魄,也不至于拿聘礼来跑官。再说了,我父亲仕途顺畅得很,用不着方大嫂在这里操心。”

  方氏哈哈一笑,“欧妹妹,你又何必嘴硬。欧大人真有难处,欧妹妹同我说一声啊。我们侯府虽然也不富裕,不过几百两千把两的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就当是借给欧大人。将来欧大人仕途顺利,我们侯府也能沾沾光。”

  欧氏捏紧了拳头,几百两千把两银子,亏方氏说得出口。这是在落侯府的脸面,还是将欧家当做了要饭的,简直是欺人太甚。

  “多谢方大嫂关心。要是有银子,方大嫂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毕竟子女们都大了,眼看着都要说亲,这全都是花钱的事情。虽说几百两千把两银子不多,多多少少也能给闺女们添点嫁妆。”

  欧氏笑了笑,“瞧我,明知道方大嫂一直为了银子的事情操心,我还说这些讨人嫌的话,该打,该打。”

  方氏这会倒沉得住气,端起茶杯,慢慢饮用,“欧妹妹啊,明茜这姑娘的确很好,花容月貌的,连我看了都动心。不过啊,这么好的姑娘就别给人做填房了,那多委屈啊。明茜妹妹,我没说错吧?”

  欧明茜惴惴不安,低着头,声如蚊蝇,“太太说笑了。能给宋大人做填房,那可是我的福分。”

  “是不是福分,咱们都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清楚。明茜妹妹,我就问你,你会管家吗?”方氏笑眯眯的,一副真心替欧明茜着想的态度。

  欧明茜有些难堪,小声说道:“跟在母亲身边,也见识了一些管家的手段。”

  方氏笑了笑,“这么说来,你就是没亲自管过家呢。你要知道,如今宋家可是二姑娘在管家。二姑娘啊,容貌不下于你,手段厉害,是个极能干极有魄力的姑娘。明茜妹妹,你要是嫁给宋大人做填房,你觉着凭着你的手段能压制二姑娘吗?

  可别掌家权没拿到手,最后还被二姑娘落了面子。到时候,场面可就难看了。再说了,我家老夫人的意思,寻一个贤惠能干的姑娘,替宋大人打理内宅的同时,还能管教好几个孩子。明茜姑娘这样的,我怎么看,也没看出你有管教继子继女的本事。”

  欧明茜涨红了脸,不敢吭声。

  欧氏哼了一声,“没有谁天生就会管家。只要给明茜妹妹一个机会,相信她很快就能掌管家务。”

  方氏笑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安然会给她这个机会吗?安然那孩子,就连我都要避其锋芒。即便是欧妹妹你,对上安然,我也不敢说你就一定能压服她。这么一个精明厉害的继女,依我看啊,就是给明茜妹妹十次百次机会,也是白费功夫。”

  “那宋安然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我还真不信。”欧氏哼了一声。

  方氏如今找到了针对欧氏姐妹的办法,神情自然轻松了不少。对上欧氏姐妹,直接放宋安然就行了。宋安然一个人,就能将这两姐妹打得落花流水。

  方氏哈哈一笑,“信不信,欧妹妹等见了安然,不就知道答案了。更何况我说的话,三弟妹也能作证啊。对了,三弟妹莫非没同欧妹妹提起过安然吗?你看你做的什么事,这么要紧的消息,事先怎么不告诉欧家姐妹。这会欧妹妹丢了面子,全都怪你。”

  怪我?高氏不服。凭什么怪她啊。要不是古氏方氏拦着她,不准她插手宋子期的婚事,她能找来欧氏。真是欺人太甚。

  欧氏狐疑地朝高氏看去,“高妹妹,那宋安然真有那么厉害?”

  高氏哈哈一笑,神情极不自在,又显尴尬,“这个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安然这姑娘管家是一把能手,至于其他的,我不了解所以不好评说。”

  欧氏皱眉。

  方氏嗤笑一声,“欧妹妹,我同你说实话。你知道为什么我挑选了这么长时间,就没挑选出一个合适的人出来吗?不是因为那些姑娘长得不好,性子不好。而是因为给宋大人做填房夫人,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宋大人本来就很难搞定。加上那两个不安分的妾,还有宋安然这么一个精明厉害的闺女,哎呦,我真不知道介绍别人给宋大人做填房,是帮了人家还是害了人家。反正啊,像明茜妹妹这样柔柔弱弱的,肯定不行。不到一个回合,就能被宋安然给吃得死死的。”

  “我就不信,宋大人要是娶了填房,就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闺女欺负。”欧氏转眼又想明白了,宋安然再厉害又如何,迟早是要出嫁的。反正只要嫁给了宋子期,生下孩子,就能坐稳宋夫人的位置。至于管家权,迟早会拿到手里。

  方式轻声一笑,“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可是宋大人这人脾性同旁的人都不一样,宋大人喜欢闺女们有主见有手段。比如吴家的事情,欧妹妹肯定也听说了。那三个姑娘女扮男装到吴家打人,这要是换做侯府,早就将三个姑娘关起来狠狠教训一番。可宋大人却偏不,不仅没处置三个姑娘,还说三姑娘打得好,就该狠狠地打。你说说看,这样的宋大人,明茜妹妹拿捏得住吗?”

  欧氏惊疑不定,这同高氏说的可不一样啊。欧氏猛地朝三太太高氏看去。高氏有些心虚的撇过头,心道想要嫁给宋大人,自然该承受一定的风险。要知道宋大人这门好婚事,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

  欧氏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如今是骑虎难下,无论如何也要让明茜同宋大人见一面。

  于是欧氏撇开方氏,直接问老夫人古氏,“伯母,您的意思难道同方大嫂一样,也不赞成明茜嫁给宋大人吗?”

  古氏轻咳一声,心里头对方氏比较满意。别看这个儿媳妇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但是关键时刻顶得住,三言两语就将欧氏干翻,省了她多少事情啊。

  古氏笑眯眯的,“侄儿媳妇,这婚姻大事可不能急,也急不来。这样吧,老身先和女婿说说这事。他要是愿意的话,老身就安排见面。他要是有想法,这件事情只当没提起过。”

  这怎么行,这岂不是将希望全交给了古氏。以古氏和方氏这对婆媳的尿性,肯定不会和宋子期提起此事,过几天直接找个借口就能将她打发。

  于是欧氏说道:“伯母,事情不用这么麻烦。今儿过来的时候,我听门房上的人说,宋大人并没有出去。不如现在就派人将宋大人请来,也不提相亲的事。等见了宋大人,只需让明茜在宋大人面前露个脸,要是宋大人对明茜感兴趣,咱们再进一步。”

  好啊,欧氏这是算计好了才上门的吧。

  方氏气狠了,“欧妹妹,你要脸吗?有你这么上赶着将自己妹子送出去的吗?女方家的矜持呢?”

  欧氏剜了方氏一眼,“婚姻大事,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就算着急一点,我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明茜好。相信明茜一定能明白。”

  欧明茜微微点头,低声说道:“一切都听姐姐的安排。姐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还真是听话的好姑娘!方氏讥讽一笑,“此事不成,我绝不同意。”

  欧氏也是个强硬的主,“我并没有征求方大嫂的同意,所以方大嫂就别急着表态。伯母,侄儿媳妇诚心恳求你,给我家明茜一个机会。若是这门婚事不成,那从此作罢。若是能成,侄儿媳妇感激不尽。将来伯母有所差遣,侄儿媳妇绝不推辞。”

  “老夫人,你可不能答应她。她分明是算计好了一切。”方氏急切叫道。

  古氏挥挥手,“都少说两句。老身不是小气的人,只是见一面没什么大不了的。来人,去外院将姑爷请来。就说老身有要紧事情同他商量,请他无论如何都要过来。”

  “奴婢遵命。”不等方氏阻拦,红衣便领命而去。

  方氏张口结舌,她明明将欧氏的险恶用心揭穿了,为什么古氏还要答应。

  方氏很生气,古氏简直是猪队友。方氏气的说不出话来,事到如今,也只能先让欧氏姐妹得意一会。

  大约过了两刻钟,宋子期姗姗来迟。

  “小婿拜见岳母大人。不知岳母大人叫小婿过来,所谓何事?”宋子期客客气气的。礼节方面没有丝毫错误,可就是让人觉着太过疏离。

  古氏也不会同宋子期计较这些,她笑呵呵,“女婿快坐。今儿咱们府上来了客人,这位是东府的大太太欧氏,你叫声大嫂就行。这位姑娘是欧大嫂的亲妹子,刚满十六,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宋子期蹙眉,先是朝欧氏微微颔首,接着又朝欧明茜看去。

  欧明茜鼓足了勇气,缓缓抬起头。成败在此一举,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总是低着头。

  “小女子拜见宋大人。”

  声音软润,容貌绝色,风姿绰约,妩媚妖娆,果然是绝顶尤物。

  宋子期是个聪明人,面对这一幕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朝欧明茜扫了眼,便移开了目光。自始至终,宋子期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欧氏一看,顿时就急了。欧明茜这样的尤物都不能打动宋子期,怎么可能。

  她们却不知道,宋子期身为男人,自然有着男人的通病,好色。但是宋子期的自制力绝佳,而且他有着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岂能被区区美色诱惑。别说欧明茜是绝色,就算欧明茜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能不动如山,如老僧入定。

  没这点定力,还想在宦海沉浮,哼,真是不知死活。没这点定力,他岂能逃过永和帝的大清洗。当初与他同年考上两榜进士的人有三百二十位。可是到如今,还活在世上了不到四十人。这才二十年,就死了将近九成的人。除了个别是因病去世,被人陷害而死外,有八成人是被永和帝清洗掉的。

  官场就是这么残酷。想做官场常青树,就一定要有绝佳的定力。

  所以说,没点定力,还是趁早熄了做官的心思才好。

  宋子期没理会欧家姐妹,他面对老夫人古氏,说道:“岳母大人要是没别的事情,那小婿就先告辞。小婿约了人,一会就该出门。”

  “这……”古氏犹犹豫豫的。

  宋子期微微一笑,说道,“岳母大人的一番心意,小婿早已经明白。不过小婿也说过,此事不急。等前途确定后,再说婚姻大事更合适。小婿就此告辞。”

  宋子期不等老夫人古氏挽留,起身就离开了松鹤堂。走得又快又干脆。

  古氏有些愣神,欧氏眼巴巴地看着宋子期离去,心中悲伤逆流成河。

  这是何等的冷酷,才能做到面对美色,还能面不改色。他怎么就可以无视欧明茜的美貌。这没道理啊,这完全不合理。她可是亲眼见证过欧明茜的魅力,多少男人见到她那张脸,就开始流哈喇子,露出最丑陋的一面。为什么到了宋子期面前,竟然踢到了铁板。

  “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方氏无比的畅快。遇到类似的事情,就该将宋家父女拉出来。以宋家父女的杀伤力,绝对是一扫一大片。

  方氏笑得直不起腰,“欧妹妹苦心算计,结果了却是浪费表情。哟,明茜妹妹可是绝色啊,宋大人怎么就不肯多看一眼。这是嫌弃呢,还是嫌弃?哈哈……“

  “闭嘴!”欧氏厉声呵斥,“我们也算是妯娌,我丢脸,难不成方大嫂就很有面子。明茜这么出色的姑娘,宋大人都看不上眼。又岂会看上你找来的那些歪瓜裂枣。”

  方氏被噎住,是哦,宋子期连欧明茜都没看上眼,又怎么会看上别的人。这宋子期到底想娶个什么样的女人,好歹透露点有用的消息出来,免得她们全跟无头苍蝇似得,尽做无用功。

  古氏连连点头,“侄儿媳妇说的没错,明茜姑娘在老身看来是极好的,没想到女婿竟然没看上。看来老身有必要亲自问问女婿,他到底想娶个什么样的人。”

  欧明茜低着头,又羞又恼,简直是无地自容。她自负美貌,竟然没能打动宋子期。宋子期连一个眼神都欠奉,难不成她连无颜女都比不上吗。她倒是要看看,宋子期最后究竟会娶什么样的女人。

  欧氏气的不行,这辈子就没受过这样的羞辱。宋子期的态度,不仅仅是不给面子,更是一种蔑视。欧氏感觉自己的心口犹如万箭穿心,难堪之极。

  “伯母,今儿是我莽撞了。没弄清宋大人的喜好,仗着明茜有几分容貌,就私自上门,还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伯母大度,不同我一般计较。我却无脸再留下。伯母,我这带着明茜告辞。至于宋大人的婚事,以后我再也不会参与。”

  欧氏躬身告辞,领着欧明茜,冷着一张脸走出了松鹤堂。

  方氏嘲笑了一声,“活该!谁让她之前那么嘚瑟,真以为这世上的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见到好看的女人就走不动路。哼,如今踢到铁板,才知道好歹。”

  高氏有心想替欧氏辩解几句,可是话还没出口,方氏就指着她大声呵斥,“今日的事情全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心胸狭窄,嫉妒不容人,欧氏怎么会上门耀武扬威,将我们侯府一干人的脸面都丢尽了。就你这样的,还指望老夫人安排事情给你做,你做梦去吧。”

  “大嫂想干什么?真以为欧氏没脸,好事就会轮到你吗?欧明茜那样的,宋大人都没看上眼,还能看上你找来的人,真是笑话。”高氏冷嘲热讽,“大嫂还是需要修身养性,改改这小家子气的毛病。免得在外人面前将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不了解的人,还以为侯府的人都跟大嫂一样心胸狭窄,眼里只看得到金银,看不到人情。”

  “都少说两句,老身还没死。”古氏目光凶狠异常,“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在东府面前吵吵闹闹,让人看笑话,你们是不是觉着很了不起?老身岂能不知欧氏的来意,岂能不知欧家的情况。老身之所以答应她,无非是为了一张脸。结果你们两个不帮着老身就算了,还一个劲的拆台,说些没见识没气量的话,同人结怨,丢尽侯府的脸面。你们可真有出息。”

  方氏和高氏都怂了,全都低下头,老老实实的被古氏呵斥。

  古氏冷哼一声,“在外人面前,老身尽量给你们留面子。可你们又做了些什么。老三媳妇,你将欧氏招来,分明就是落侯府的脸面,你简直是无耻。还有老大媳妇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和欧氏吵起来。除了让人觉着你霸道小气,还有别的好处吗?一个个就知道窝里横,有本事去外面撒野啊。”

  “儿媳知错。”

  “哪次你们不是知错。光是知错有用吗?你们两个有改正过吗?这么多年过去,一个二个是越过越回去,连安然那个小姑娘都不如。安然至少还知道维护自家脸面,你们呢,就知道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老身上辈子是做了天大的孽,这辈子才会摊上你们两个人做儿媳妇。”

  这话就太狠了,让方氏高氏无地自容。

  古氏敲着桌面,“别管欧氏是什么意图,她始终是客人。对待客人,就该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结果了,就差动手打人。老身也算是见识到了,凡事指望你们,老身非得被气死不可。滚吧,都给老身滚出去。老身这会不想看到你们。”

  “老夫人……”

  “不要再让老身说第三遍,都给我滚出去。”古氏发了狠,直接抄起茶杯,朝地面上扔去。茶水四溅,茶杯碎片四处作恶。高氏和方氏都没能幸免,不过两人都没敢吭声,灰溜溜地出了松鹤堂。

  古氏气的心口发痛,让袁嬷嬷扶着去床上躺下。

  作孽哦,摊上这么两个不靠谱的儿媳妇。哎,女婿的心思又那么深沉,猜都猜不透。

  古氏思来想去,对袁嬷嬷说道:“你去将老侯爷请来。老身有话要亲自问老侯爷。”

  “老夫人别急,奴婢这就去。”

  老侯爷本来正在和府中清客吃酒,顺便评点一下最近的朝政问题。结果松鹤堂来了人请他去内院说话。

  老侯爷有心不去,可是袁嬷嬷态度坚决,加上清客们都是识趣的人,老侯爷最后还是起身前往松鹤堂。

  一见到老侯爷也,古氏就哎呦哎呦的叫唤。

  老侯爷坐在床头,有些不耐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老夫老妻了,还搞这些名堂做什么。”

  古氏老脸一红,干脆从床上坐起来,“老头子,你说说女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罢,又让袁嬷嬷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侯爷。

  老侯爷听完,面色一沉,“你们啊,就知道胡来。我都同你说了,女婿的婚事急不得急不得,结果你们还瞒着我乱搞。好了吧,如今将女婿得罪了,以后再想往女婿身边塞人,可就难啦。”

  “真有这么严重?”古氏还抱着侥幸心理。

  老侯爷哼了一声,“女婿本来就不满我们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多。他一直拖着这事,其实就是含蓄地提醒我们,凡事适可而止。结果你不但没有适可而止,反而是变本加厉,今日更荒唐,竟然还将女婿叫到内院来,就为了见一个女人。你啊你,做事还能靠谱一点吗?

  女婿堂堂两榜进士,探花郎,朝中多少人都和他结交。他的时间多宝贵,有多少事情等着他操心,你不为他着想就算了,竟然叫他到到内院看女人。等着吧,女婿那里肯定有话要说。不管他是什么意思,总之以后不准再替他物色女人。女婿的婚事,你也别想了。”

  古氏如丧考妣,“老头子,难道这件事情就不能挽回?”

  老侯爷叹了一口气,“老婆子,咱们侯府看着风光,内里是个什么情况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光想着女婿住进侯府,可能有需要咱们的地方。可你怎么不想想,咱们将来需要女婿的地方更多。就说几个孩子,全都在书院读书。他们想要走上仕途,不靠女婿提携能行吗?

  文武殊途,孩子们选择读书这一条路的时候,就注定了侯府能提供的帮助有限。反观宋家,世代书香,家资万贯,士林和朝中都遍布关系,这些都是侯府将来需要仰仗的地方。你不好好笼络女婿,反而一个劲给他添堵,他能高兴吗?”

  古氏有些不服气,“给他选女人,不就是为了拉拢他。”

  老侯爷笑了,“你还真以为这世上的男人都如老夫一般,个个贪花好色吗?这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女婿在女色上极为节制,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前程。”

  顿了顿,老侯爷又压低声音,悄悄说道:“咱们家这位女婿志向不小。他以前一直在地方上打转,没机会在陛下跟前露脸。如今好不容易回了京城,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这个时候,只要有人阻碍他的仕途,就是他的仇人。他也是看在老夫的面上,没同你们这些女眷计较。否则,哼,以女婿的手段,想要将你们弄得生不如死,还不是几句话的功夫。”

  古氏悚然而惊,显然她对宋子期的了解真的太少了。“老头子,那我要不要做点什么来补救一下。”

  老侯爷皱眉,“暂时你就什么都别做,照顾好那几个小的,女婿自然会感激你。”

  “可是我还想将安然许配给沐元,你不觉着那两个孩子很相配吗?这要是什么都别做,那怎么行。”

  “安然的婚事你就别打主意了。敢情我之前同你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费功夫。我都说了,女婿志向大,他又怎么可能同意将安然许配给沐元。要是沐元有功名在身,还有一丝可能。至于现在,那是绝无可能的。现在你明白了吗,女婿是要用安然攀高枝的。

  你想想看,女婿为什么要让安然管家?为什么这么多年不续娶。不就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培养安然管理内宅的手段。安然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日子你也看明白了。以安然的品貌和手段,就是嫁给皇子做王妃都是可以的。”

  古氏再次受到了惊吓,悄悄问道:“女婿真有这么大的志向,真想将安然嫁给皇子?”

  “我只是打个比方,不一定非要嫁给皇子。比如嫁到那几家国公府也是极不错的。就算进不了国公府,嫁到沈家去也行啊。还有内阁那几位老大人家里,都有适龄的小子。”

  古氏叹了一口气,“如此说来,沐元真的没机会了。”

  “这是自然。所以说,晚辈们的婚事,你就别瞎操心。涉及到宋家的事情,你好歹事先给我通个气,可别再做出得罪人的事情。”

  “我知道。我也是太着急,生怕这么好的婚事便宜了别人。”古氏垂头丧气的。宋子期的婚事黄了,宋安然的婚事也黄了,真是晴天霹雳啊。

  ------题外话------

  小伙伴们真给力,月票蹭蹭上涨。哈哈!

  感谢小伙伴们鼎力支持!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3章 拒婚-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