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77章 安然对田姨妈造成了多大伤害-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8章 我们适合做夫妻-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太太此举,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田姨妈,外甥女说的对吗?”宋安然冷冷地盯着田姨妈。

  田姨妈哼了一声,“安然啊,你还小,这内宅事务还有很多是你不懂的。你怎么可以乱出主意,让顾太太将大少奶奶的病情张扬出去?你啊你,就是太天真。”

  宋安然冷冷一笑,“田姨妈,要是今日大表嫂突然离世,你说会发生什么事?”

  “怎么可能今天就死。”田姨妈不以为然。

  宋安然剜了眼田姨妈,“照着你们之前说的,甭管大表嫂什么时候过世,你们都打算一直瞒着侯府。那我就先问一个问题,要是侯府追究起大表搜过世的责任,谁来承担?田姨妈会帮顾太太承担吗?还是让顾太太一人承担这个责任?”

  田姨妈语塞,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事情哪有那么严重。你怎么知道大少奶奶万一过世,侯府会追究责任。”

  “为什么不追究责任?自家嫡长孙媳,因为小产卧病在床,大家都以为只需要精心调养就能好起来。结果过了两个月,突然一天就吐血死了。换做田姨妈你,是不是也会问问死因?若是得知亲家隐瞒了吐血的真相,你说侯府会不会追究责任?到时候顾家真的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别管这会有多少打算,最后都将成空。”

  田姨妈微微变了脸色。

  宋安然又说道:“田姨妈虽然是我的长辈,比我见识广博。不过处理起这些内宅事务,很显然姨妈还不如我这个晚辈更稳妥。田姨妈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很多事情,不是靠算计就能成功的。”

  “你教训我?”田姨妈大怒。

  宋安然平静地说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田姨妈哼哼两声,转身就要进卧房。

  宋安然却说道:“我若是姨妈,在侯府的人和顾家人回来之前,一步也不会踏入卧房。否则要是里面出了什么事,田姨妈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一只脚已经跨入门槛的田姨妈,突然顿住,就成了金鸡独立的姿势。她回头盯着宋安然,“你什么意思?”

  宋安然挑眉冷笑,“我只是良言相劝姨妈。姨妈要是不听我的话,那你尽管进去。我在门口守着就行。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还能做个证。”

  田姨妈顿时怂了,又羞又怒,收回跨出去的腿,轻咳一声,掩饰内心的尴尬,“说的对。侯府的人和顾家人都不在,的确不该擅自进去。”

  宋安然轻声一笑,“多谢田姨妈能听进我的劝解,这样一来我也少了许多麻烦。”

  宋安然招手,叫来躲在角落里的侯府下人,让下人们守着卧房门口。在侯府的人和顾家人回来之前,不准任何人进去。

  几个下人都很紧张,本不想应下这个差事。结果被宋安然眼一瞪,个个都受了惊吓,再也不敢反抗。

  田姨妈在一旁啧啧两声,“安然挺厉害的嘛,还能管得住侯府的下人。”

  宋安然嘴角一勾,嘲讽一笑,“比不上田姨妈,身为侯府的姑太太,竟然还差遣不动侯府的下人。”

  田姨妈瞬间涨红了脸,宋安然这是在打脸啊。打得她的脸火辣辣的痛。

  几个侯府的下人都低下头,掩嘴偷笑,分明是在看田姨妈的笑话。

  田姨妈气得怒海翻腾,大吼一声,“宋安然,我可是你的长辈。你别以为你对我们母女有点恩惠,就可以随意侮辱我们。”

  宋安然盯着田姨妈,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想请田姨妈弄清楚一件事情,我从来不侮辱人,我这人只是喜欢说实话。要是田姨妈不喜欢听实话,告诉我一声,以后我会尽量克制,减少在你面前说实话的次数。”

  这一回连喜春和喜秋都笑了起来。宋安然分明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田姨妈心头发痛,指着宋安然,怒道:“你,你,亏你还是官宦世家的嫡女,连尊卑都没有。我可是你姨妈,是你长辈,有你这么同长辈说话的吗?我要告诉你父亲,让你父亲好好收拾你。”

  宋安然微微低头,说道:“家父事务繁忙,姨妈只怕没机会见到他。姨妈对我的指责,我都听到了。并非我没有尊卑,而是姨妈不懂我的意思,我只好勉为其难替姨妈做个解释。却没想到姨妈竟然这般小气,连解释几句也不行。”

  “好,你好得很。你今儿是打定主意同我过不去,是吧。”田姨妈指着宋安然怒斥。

  宋安然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并无此意。姨妈误会了。”

  “没有误会,哪来的误会。宋安然,我一定会找到你父亲,让你父亲好好管教你。你这死丫头,就是欠管教。”

  宋安然轻声一笑,突然逼近田姨妈。

  田姨妈惊慌失措,连忙叫道:“你要干什么?你离我远一点,不要靠近我。”

  “姨妈可是我的长辈,你干嘛怕我。我又不会对你做些什么。”宋安然面带微笑,一步一步逼近田姨妈。

  田姨妈退无可退,最终被宋安然逼到了绝境。“你到对想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站远一点说。”

  宋安然比田姨妈高了半个头,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田姨妈,“田姨妈确定要我走远一点说话?我倒是没所谓,就怕一会姨妈又受不了,大吼大叫的,刺激人耳朵发痛。”

  田姨妈警惕起来,压低声音问道:“你想说什么?”

  宋安然轻声一笑,用仅仅她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田姨妈念念不忘要去找我父亲告状,我是不是该做这样的猜测,田姨妈寡妇心急,于是看上同样身为鳏夫的家父?田姨妈这是想从姨妈变成我的继母,对吗?”

  “你别胡说。”田姨妈心虚一叫,“你可不准乱说,这会败坏我的名声。”

  宋安然掩嘴一笑,“我果真胡说?”

  田姨妈连连点头,“你当然是在胡说。我对姐夫,不,我对宋大人绝无别的意思,你完全多虑了。”

  “真的吗?当初在船上,一开始田嘉表姐还兴高采烈的,可是转眼又躲在舱房里哭起来。而且有好几次,白姨娘她们都碰到田姨妈你刻意接近家父。若是姨妈真没那意思,干嘛做那些多余的事情。”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盯着田姨妈。

  田姨妈心虚的不行,“你可不能听白姨娘的一面之词。她根本就是在污蔑我。”

  宋安然笑了笑,“是不是污蔑,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田姨妈放心,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不过我也该将自己的态度同姨妈说清楚,我们宋家绝对不欢迎姨妈摇身一变做继母。所以还请田姨妈及时打消嫁给我父亲的念头,否则我可能控制不住想对姨妈做点什么。”

  田姨妈斜了眼宋安然,脸上肌肉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两下,“你是在威胁我?”

  “你如果对我父亲没那想法,这自然不算是威胁。要是你真对我父亲有想法,或者说你对宋夫人这个头衔很有想法的话,那就当做我是在威胁你好了。”宋安然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田姨妈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怒道:“宋安然,你简直就是个,就是个小贱人。像你这么大的年龄姑娘,都规规矩矩的在家里绣花读书,有谁像你一样张扬,不仅管家,还要插手长辈的婚事。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亏你还是官宦世家的嫡女,你简直丢尽了宋家的脸面。就该让所有人看看你的真面目,什么端庄,什么沉稳,什么大家气度,全都是骗人的。你就是个小贱人。”

  宋安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我不得不说,田姨妈你真是白活了三十几年。在你眼里,端庄,沉稳,大家气度这些特点,就是傻瓜一样的被人摆布吗?你错了。什么叫做端庄,沉稳,大家气度,现在我来告诉你正确的答案。所谓端庄,就是得会做戏,无论多么讨厌一个人,见到她的时候,你也得笑着。就比如现在,我一直面带微笑来面对姨妈,尽管姨妈对我口出污秽之语。

  所谓沉稳,就是遇到事情的时候,无论事情大小,无论是丑闻还是天大祸事,都能面不改色,准确而又机智的做出判断和决定。所谓大家气度,就是当你面对的各色人等,无论对方是粗鄙野人,还是高高在上的贵人,都能做到不卑不亢,尽量显露自己的风度和才华,尽量在人前做到坦坦荡荡。无论阴谋还是阳谋,都能信手拈来,既能堂堂正正的使出阳谋,也能大大方方的耍阴谋诡计。这才是真正的官宦世家的嫡女,能摆平内宅,也能看清朝堂。”

  宋安然说完,嘲讽一笑,“姨妈生在侯府,耳濡目染十几年,结果只学到你生母的争宠小手段,却没有学到老夫人的处世学问,不得不说田姨妈,你真的浪费了你的聪明才智。你将你的聪明才智局限于内宅,局限于各种争宠手段,从来没有睁开眼睛,好好的看一看你周围的人和事,睁眼看看外面的世界。难怪田姨妈做事的时候,总喜欢小人之心。”

  “你胡说八道。你简直就是狡辩,你简直就是,就是……我不要听你胡说八道。”田姨妈眼神飘忽,此刻她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再也不要将自己暴露在宋安然的眼皮子下面。

  宋安然笑了笑,“姨妈是心虚了吗?被我说中了心事?你放心,这些话我只对姨妈一个人说,这辈子不会再对第二个说起这些事情。所以为了保证我的承诺能够落到实处,还请姨妈不要再打家父的主意。宋夫人这个位置,你坐不了,你也不配坐在那个位置上。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身为官宦之妻的度量和智慧。你只会用你的小聪明,让人们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对你的认知,一次又一次的看清你的毫无底线。”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田姨妈觉着自己受到了平生最恶毒的诅咒和伤害,而这一切都是宋安然造成的。这个小姑娘犹如恶魔一样,总是能准确的抓住人们的软肋,然后拿起锤子,狠狠的朝你的软肋上砸去,让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却又无法解脱。她就像幽灵一样,会一直围绕在你身边,没当你一想起,你就恨不得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田姨妈怒视着宋安然,她在心里面,一直告诉自己,绝对不能中了宋安然的奸计,一定不能让宋安然看笑话。所以她要克制,就算快要气炸了肺,她也得忍着这口气,做出端庄的样子。哈哈,这就是所谓的端庄,简直是活受罪。

  一腔怒火终于被压制在心口内,暂时不敢再乱蹦跶。田姨妈盯着宋安然,说道:“你放心,我对宋大人没有半点想法。比以为你爹是香饽饽,人人都会惦记他的婚事。”

  “那真是太好了。”宋安然笑了起来,“这样一来,我又能和田嘉表姐愉快的玩耍,田姨妈依旧是我可亲的姨妈。”

  这死丫头是多厚的脸皮,才说得出这些话啊。

  田姨妈生出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悲催感。宋安然这个妖女,她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一定!

  宋安然退后两步,田姨妈终于能够痛快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宋安然笑了笑,“田姨妈一心替顾家打算,外甥女佩服不已。不过下次帮人忙的时候,姨妈好歹先评估一下事情的严重性。事关生死,绝对不能大意。”

  田姨妈眨眨眼,有些发懵。不是她不懂,而是宋安然变化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大少爷回来了!”

  终于来个人将田姨妈从宋安然的折磨下解脱出来。

  顾四娘跟在蒋沐文身后,急匆匆的走进院子。蒋沐文只来得及同宋安然田姨妈点个头,几忙着进了卧房。

  顾四娘跟在后面,本来也是要进卧房的,不知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脚步变得迟疑起来,最后就停在房门口,表情有些发愣。

  然后就听她小声说道:“姐夫和姐姐在一起,他们一定有许多话要说。”

  “你大姐姐还没醒来。”田姨妈多嘴了一句。

  顾四娘只当没听到,她离开房门,走到宋安然身边站定。咬了咬唇,小声的同宋安然说道:“谢谢你,安然妹妹。不然我们真的铸下大错。”

  顾四娘想起蒋沐文听到幼娘吐血那一刻的表情,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一刻,她以为蒋沐文会杀了她。她毫不怀疑她从蒋沐文的眼中见了犹如实质的杀意和残暴。顾四娘又忍不住颤抖了几下,“安然妹妹,我们应该早点将大姐姐的情况同大家说明的。”

  宋安然握了握顾四娘的手,“现在也不迟。”

  顾四娘点点头,“希望如此。”

  很快顾太太领着方氏赶了回来。

  方氏寒着一张脸,嘴里一直在抱怨,“亲家太太,你做事太不靠谱了。大少奶奶吐血,这么大的事情,你到现在才告诉我。要是大少奶奶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找你们顾家说道说道。”

  顾太太陪着小心,“是我们的错。我们之前考虑不周。”

  “够了,什么考虑不周。我看你们就是私心太重。”方氏看也没看站在廊下的宋安然田姨妈,拉着顾太太直接进了卧房内。

  顾四娘很紧张,“安然妹妹,现在我该怎么做?”

  “去请大夫来吧。”

  “已经请了。姐夫说原先的大夫不行,让人去太医院请太医过府。安然妹妹,我和娘是不是耽误了大姐姐的病情。要是因为我们,大姐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该如何是好。”

  宋安然只说了一句,“尽人事,听天命。”

  田姨妈不甘寂寞地说了一句,“这就是命。”

  宋安然翻了个白眼,田姨妈就不能安静一会。

  田姨妈哼了一声,宋安然这个小贱人,绝对不会一直得意下去。

  很快松鹤堂的红衣姑娘来了。

  红衣先给宋安然田姨妈顾四娘行礼,“老夫人听说了大少奶奶的事情,所以特意派奴婢过来看看。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宋安然说道:“能不能让人去催催,太医怎么还没到。”

  “好的,奴婢这就让人去催一下。对了,大少奶奶现在怎么样呢?”

  宋安然摇头,“我一直没进去,也不知道大表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红衣微蹙眉头,“那我先进去看看。不亲眼看一眼,奴婢没办法在老夫人面前交差。”

  “我也进去。”田姨妈有些兴奋。

  宋安然没吭声,她不喜欢病房,不喜欢生病,不喜欢生老病死,更不喜欢活人和将死之人的告别。

  可是红衣和顾四娘都不肯放过宋安然。

  红衣看着宋安然,“表姑娘跟奴婢一起进去吧。表姑娘一直守在这里,总不能不进去看一眼。”

  “安然妹妹,你同一起进去看望大姐姐吧。我听碧翠说起过,也听大姐姐提起过,她们都说安然妹妹很好。”顾四娘拉着宋安然的手。

  宋安然叹气,“好吧,我跟你们一起进去。”

  四个人连贯进了卧房,小小卧房顿时显得格外拥挤,空气不畅。那味道格外酸爽,宋安然差一点就有了呕吐的冲动。

  屋里的光线也有些暗,适应了一会,宋安然才看清蒋沐文就坐在床头,紧紧握住顾氏的手,一改往日的骚浪劲,一脸深情又焦急担心的模样。这样子的蒋沐文,和平日里那个蒋沐文,根本就是判若两人。任谁看到此刻的蒋沐文,都不会相信他就是个贪花好色,眼高手低,整日里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

  顾氏已经醒了过来,她痴痴的望着蒋沐文,无声的流泪。或许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将不久于人世。或许她是在遗憾,为什么成亲三年,直到现在,蒋沐文才肯施舍她一次深情凝望。也有可能她在后悔,没能保住自己的孩子,让他不足月就生了出来,结果一命呜呼。

  总之顾氏三年的婚姻生活,就是一出活生生的悲剧。这出悲剧将她从鲜活的小姑娘折磨成病魔缠身的黄脸婆。

  顾氏努力张大嘴巴,她有好多话想对蒋沐文说。她想求蒋沐文,以后都对她这么好,可不可以?以后他们还会有孩子,对不对?以后他们还能白头偕老。很多很多的期待,话到嘴边却变了一个样:“相公,我快不行了。”

  蒋沐文没有吭声,他只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给她足够的力量。

  顾氏笑了起来,能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得到相公的感情,她觉着已经不遗憾了。“相公,妾身如果去了,你会记得我吗?会记得每年忌日的时候祭拜我吗?”

  蒋沐文郑重的点头应下,“当然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

  顾氏开心地笑了起来,“真好。我一直盼着这么一天,老天开眼,终于让我等到了。能得相公怜惜,妾身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

  蒋沐文表情沉重,“不要再说了。你该静养,一定可以养好。”

  顾氏摇摇头,她的目光四下张望着。她看到了顾太太,看到了婆母方氏,看到了顾四娘。最后她冲顾四娘招手。

  顾四娘早已经泪流满面,等宋安然推了她一把,她才反应过来。一脸发懵的来到床前。

  顾氏望着顾四娘,她有好多心里话要说,她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做下面的决定,可是为了顾家,她必须违心的说出接下来的话。

  “相公,等我死后,你替我照顾四娘,好不好?”

  顾四娘傻眼,不知所措。

  蒋沐文没吭声,顾太太紧张兮兮地盯着顾氏。方氏嘴巴一张,有些惊讶又觉着理所当然,接着心头暗喜,蒋沐文要是娶了顾四娘,那么蒋沐文这辈子都别想得到妻族的助力,反而还要花费金钱和精力去照顾顾家。

  方氏盼着蒋沐文能够痛快的同意顾氏的提议。

  见蒋沐文没反应,顾氏急了。她手上用力,抓住蒋沐文的手,“相公,答应我,等我死后,就娶了四娘,好不好?”

  顾太太捂嘴痛苦。她从来没有在幼娘提起过此事,没想到幼娘早就考虑好了一切。她这做娘的,真是太残忍了。

  顾四娘张嘴结舌,脸颊一片惨白。姐夫会同意吗?如果姐夫同意了,她真的要嫁进来和姐夫做夫妻?她为什么觉着这件事情是如此的荒唐。

  顾四娘想说‘不要’。可是她张不开口,她说不出话。她不是无知小姑娘,她很清楚自家的情况,几乎是全方面都需要仰仗侯府。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别人眼里侯府已经没落。可是在顾家人眼里,侯府依旧是一颗参天大树,是他们一辈子都需要仰望的所在。她很清楚,父母对这门亲事有多重视。

  为了让大姐姐能够顺利嫁入侯府,为了大姐姐有足够的嫁妆而不被侯府的人看轻,顾家几乎是倾了一半的家资来准备大姐姐的嫁妆。可就算这样,落在侯府的人眼里,大姐姐依旧是穷酸的侯府大少奶奶。

  在侯府,就是一个没有等级的洒扫丫头,也能随意的议论静思斋的大少奶奶。这是一门多么不对称的婚事,一门多么不如意的婚事。可就算如此,顾家依旧甘之如饴。无数同顾家一样的人家,都在羡慕顾家攀上了侯府这颗高枝。

  顾氏眼巴巴的看着蒋沐文,可是却迟迟没有等到蒋沐文的回答。

  “相公,答应妾身好不好?”顾氏开始流泪,她又高兴又伤心。

  相公是因为在意她,所以不肯答应,一定是这样的。可是她又伤心,要是相公不肯娶四娘,等她死后,顾家又该何去何从。父母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将她嫁入侯府,结果她还没有留下一男半女,就将离世,她怎么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

  “幼娘,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养病,知道吗?”蒋沐文拍着顾氏的手背,轻声说道。

  顾氏摇头,“相公,求你答应我,一定要娶四娘,好不好?”

  “沐文,你就赶紧答应你媳妇,好让她安心。”方氏在这个时候插了一句嘴。

  蒋沐文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方氏的话。可他的双眸,瞬间闪过一丝怒火。顾氏离蒋沐文最近,她看清楚了蒋沐文眼中那一抹转瞬即逝的怒火。顿时,她全明白过来了。

  此时此刻,她是以自己的死逼着蒋沐文做出承诺。偏偏蒋沐文最讨厌被人辖制。若是蒋沐文最后真的娶了四娘,四娘也不会幸福的。

  顾氏笑了起来,笑自己太蠢。为什么她到现在才开始明白蒋沐文的心思。

  “沐文,你说话啊!”方氏显出几分急切来。

  顾太太不好开口,可她也眼巴巴地看着蒋沐文的背影。

  唯有顾四娘尴尬得无地自容。她感觉自己就跟一个小丑一样。

  方氏给顾氏使眼色,让顾氏再求求蒋沐文。

  顾氏犹豫了,她该坚持吗?

  “相公,妾身死后,你帮妾身照顾好顾家,好不好?”

  这一次,顾氏退而求其次,希望能用自己的善解人意,求得蒋沐文的一丝怜惜。

  蒋沐文郑重说道:“若你不幸过世,我承诺你,三年内我不会再娶。顾家有事,我也会尽我所能给予关照。”

  三年不娶,也就是间接的表明了态度,他拒绝娶顾四娘为妻。

  这一刻,顾四娘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重新成为一个人,而不是一具傀儡。

  顾太太失望得要大叫出声。她紧紧的咬着牙关,才使得自己没叫出声来。

  方氏则毫无顾忌的叫了出来,“啊?蒋沐文,你在胡说什么?谁准你三年不娶?你是侯府的嫡长孙,肩负着开枝散叶的重任,你怎么可以如此任性妄为。”

  蒋沐文回头看了眼方氏,“在太太眼里,我这些年不是一直在任性妄为吗?”

  “你……你简直是胡来。”方氏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田姨妈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对于蒋沐文这个贪花好色的家伙来说,真能忍住三年不娶?

  宋安然则客观地看待这件事情,不娶顾四娘,其实对所有人都好。至于顾家的前程,为什么非得寄托在姑娘家的婚事上。难不成顾家的男人都是怂包蛋,都是一群无能鬼。

  顾氏如释重负,最后能得到蒋沐文这句承诺,也算是一点安慰。

  “谢谢相公。”

  “不用谢,我们是夫妻。你安心养病,未必治不好。”蒋沐文安慰顾氏。

  顾氏长出一口气,“希望如此。”

  蒋沐文回头,对众人说道:“我家娘子需要休息,你们都出去吧。”

  这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宋安然是个识趣的,赶忙出去了。方氏嘀嘀咕咕的骂人。田姨妈有些不痛快,这剧情和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至于顾太太,一脸茫然,失望。脚下踉踉跄跄,都快找不到自己的魂魄。

  顾四娘倒是挺清醒的,扶着顾太太走出卧房,悄声说道:“娘,凡事不能勉强,你也别想太多。”

  顾太太愣愣的,“要是你爹知道了,可怎么得了。我该怎么同你爹解释。”

  “实话实说不就行了。”顾四娘小声说道。

  顾太太摇头,“你爹一定会怪我没用心做事。四娘,咱们家不能失去侯府这门姻亲,咱们不能就这么认命了,懂吗?”

  “娘,你想让我怎么做?”

  顾太太有些羞于启齿,可是想到自家的情况,她又鼓足了勇气,“四娘,娘求你,你去找你姐夫,你去接近她,你去……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一定要让你姐夫娶你为妻,懂了吗?”

  顾四娘连连后退,又连连摇头,“娘,你是想让女儿去色诱姐夫?”

  说到‘色诱’两个字的时候,顾四娘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娘,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亲女儿啊!”

  “你这死丫头,我们顾家要是没了侯府这门姻亲,将来该怎么办?你又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去?你怎么就不明白娘的苦心。”

  “不,我不答应,我绝对不会答应。”顾四娘伤心欲绝,她感觉自己被亲娘给出卖了。

  顾太太拉着顾四娘,想对她做思想工作。却不料田姨妈看了过来,疑惑地看着母女二人,接着又暧昧一笑,说道:“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你们继续。”

  顾太太尴尬得无地自容,顾四娘哀莫大于心死。

  顾太太颓丧地坐在廊柱上,为很么她的命就这么苦。

  方氏还在怒骂,骂蒋沐文不知好歹,骂蒋沐文不尊重她这个继母,骂蒋沐文不懂规矩。

  宋安然挑眉冷笑,方氏不觉着她这么做很没脸吗?难不成骂几句蒋沐文,蒋沐文就会改变决定娶顾四娘吗?真是笑话。

  宋安然来到顾太太身边,“顾太太,这里没事了,我就先告辞。改明儿我再来看望大表嫂。”

  顾太太还有些魂不守舍,啊啊了几声,才明白宋安然在说些什么。连忙说道:“四娘,你去送宋姑娘。多谢宋姑娘给你姐姐送来的药材。”

  顾四娘擦干眼泪,“安然妹妹,这边请。”

  两人并排走在一起,走出静思斋的大门,宋安然对顾四娘说道:“顾姐姐送到这里就行了。”

  顾四娘犹豫了片刻,“安然妹妹,我想问问你,我姐姐提出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你是指让大表兄娶你为妻这件事情吗?说实话,我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你的人生,你得对他负责。”宋安然笑着说道。

  顾四娘有些羞愧,有些不自在,“安然妹妹,你是不是觉着很荒唐。”

  “我并不觉着荒唐。这种事情,你们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我在南州的时候,就见过好几次,姐姐死了,妹妹又嫁给姐夫。”

  “那她们过的好吗?我是指那些嫁给姐夫的妹妹们。”顾四娘小心翼翼的问道。

  宋安然想了想,才说道:“有过得好的,也有过得不好的。关键还是看人。人不一样,情况自然也不一样。至于你们的情况,我还是那句话,人生是你的,没人能替过下半辈子的生活。所以你得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

  “我,我不想嫁给姐夫为妻。”顾四娘鼓足了勇气,终于在宋安然面前吐露了心声。

  “姐夫不喜欢大姐姐,也不会喜欢我。我都看在眼里,我心里很清楚这一点。而且我觉着姐夫并不愿意和顾家再扯上关系。要是我厚脸皮的嫁给姐夫,或许我的下场就如大姐姐那样。”顾四娘说起这个,心头有些发虚。

  她四下张望了几眼,“安然妹妹,这些话我只对你一个人。我觉着姐夫有时候好可怕,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看人的眼神就跟,就像是侩子手一样,随时都会对着人来一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着大姐姐这次生病,没那么简单。我有时候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姐夫做的。他不喜欢大姐姐,所以他想趁早结束这段婚事。”

  宋安然大皱眉头,“顾姐姐,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

  “我,我有好几次面对姐夫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双腿哆嗦,站都站不稳。等姐夫一走开,那种感觉瞬间就消失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后来又发生过两三次同样的情况后,我就不敢再忽视,也不敢轻易接近姐夫。安然妹妹,我也希望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可是那种感觉我真的没办法忽视。就在刚刚,站在姐姐的床边,我就浑身哆嗦,看都不敢看姐夫一眼。”

  听完这番话,宋安然就亲眼看到顾四娘的双手哆嗦了几下,脸色也发白。

  宋安然暗自点头,蒋沐文果然不简单,看来他面目有好几种啊。偏偏长安那里没什么有用的消息,蒋沐文结交的人群里面,连个异常的都没有,真是见鬼了。

  “顾姐姐,这些话你有对顾太太说起过吗?”

  顾四娘连连摇头,“这些话我只对安然妹妹,你一个人说起过。安然妹妹千万替我保密。”

  “放心,我肯定会替你保密。”顿了顿,宋安然又说道:“既然顾姐姐心里头已经有了决定,我认为你有必要同顾太太认真谈一谈。我相信顾太太总不能罔顾你的意愿,强迫你嫁给让你恐惧的人。”

  顾四娘很犹豫。有些话她可以对没什么交情的宋安然说,却不敢对顾太太说。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心情。

  不过顾四娘还是答应道:“我会的。今日多谢安然妹妹来看望大姐姐,又听我唠叨了这么长的时间。安然妹妹,我不耽误你的时间,我就送到这里,你慢走。”

  “顾姐姐也回去吧。”

  两人分开,各自散去。

  田姨妈也同顾太太告辞,急匆匆的追上宋安然。

  “安然外甥女,姨妈同你有话说。”

  宋安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田姨妈。

  田姨妈笑呵呵的,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在宋安然那里受到的威胁和挑衅。

  “安然外甥女,你不是挺聪明的嘛,你和我说说看,那顾四娘最终会不会嫁给蒋沐文?”

  田姨妈一脸八卦,兴趣高涨。

  宋安然挑眉一笑,“姨妈挺关心大表哥婚事。既然如此,你干嘛不去问问顾姐姐还有大表哥。”

  “哎呀,问她们没用。顾四娘什么都听她娘的,至于蒋沐文,这臭小子我还真有些拿不准。瞧方氏骂骂咧咧的样子,我估计这侯府没人能真正管得住蒋沐文。”

  “既然侯府没人管得住大表哥,那答案已经很明确了。大表哥说了不会娶顾姐姐,就一定说到做到。”宋安然掷地有声地说道。

  “真的?”田姨妈一脸欣喜,“安然外甥女,我可是相信你的判断,才问你的。你可不能乱说话来敷衍我啊。”

  宋安然觉着有些牙痛,这田姨妈还真是个奇葩。“大表哥已经说了不会娶顾姐姐,这件事信不信在田姨妈,不在我。田姨妈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一步。”

  “没事了,没事了,你先走吧。”田姨妈乐呵呵的。

  既然蒋沐文不会娶顾四娘,那是不是意味着田嘉就有机会嫁给蒋沐文,做侯府的大少奶奶。哈哈,要真能嫁给蒋沐文,那也是田嘉的福气。

  ------题外话------

  我家安然棒棒哒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6章 弄死吴守信-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