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78章 我们适合做夫妻-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9章 凭什么原谅你-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田姨妈急匆匆地赶回自己住的小院。田嘉正在屋里低头绣花。

  见田姨妈回来,田嘉赶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迎了上去。

  田姨妈摆摆手,不太在意地说道:“你先坐下,我有话同你说。”顺手将门窗全都关上。

  田嘉有些不安,“娘,你不是去静思斋看望大表嫂吗?怎么这会就回来了。”

  “能不回来吗。嘉儿,你可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田嘉摇头,她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田姨妈哈哈一笑,“我在静思斋的时候遇到了宋安然,然后顾太太就听了宋安然的胡言乱语,将你大表嫂吐血的事情告诉了侯府的人。你不觉着顾太太很蠢吗?”

  田嘉低头,小声地说道:“大表嫂是侯府的嫡长孙媳,顾太太本来就该将她的病情告诉侯府。”

  “你这死丫头,总喜欢同我唱反调。罢了,不说这些呕人的。我同你直接说重点吧。大少奶奶求蒋沐文,求他在她死后娶顾四娘做填房,结果蒋沐文没答应,只说会在顾家有难的时候伸手相帮。嘉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你的机会来了。蒋沐文迟早会娶个女人回家,与其便宜了外人,不如嘉儿嫁给蒋沐文,做侯府的大少奶奶。”

  田嘉张口结舌,“娘,你没生病吧。沐文表哥是侯府的嫡长孙,身边也没有一子半女,我哪有资格嫁给他。”

  “怎么没资格。你是蒋沐文的表妹,还是黄花大闺女,只是嫁给他做填房,怎么就不行。你要是嫁给他,那还是蒋沐文捡了便宜。”田姨妈气呼呼地说道。

  田嘉哭笑不得,“娘,你明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算的。沐文表哥虽然是娶填房,可是大表嫂并没有留下子女。这样一来,填房和原配除了族谱上的差别外,还有实质的差别吗?而且沐文表哥肯定想娶一个对他有帮助的妻子,能够借上妻族的力量同大舅母抗衡。而我们家是什么情况,娘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仅不能给大表哥帮助,还会成为他的拖累,简直比顾大表嫂都不如。所以,娘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反正我是不会听你的。”

  “你这死丫头,翅膀长硬了啊。连我的话也敢不听。”田姨妈一巴掌拍在田嘉的头上,“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这是多好的机会啊。管他什么家世,什么妻族,你先想办法同蒋沐文来点亲密接触,到时候老娘自有办法将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田嘉瞬间白了脸,“娘是让女儿去勾引大表哥吗?娘,你怎么可以这样。以前是让女儿勾引宋姨父,如今又让女儿去勾引大表哥。你将女儿当做什么呢?你不做人,女儿还要做人。你不要脸,女儿还要脸面。”

  “死丫头,竟然敢骂老娘不要脸,不会做人。你果然是翅膀硬了。田嘉,这些年是谁供你吃,供你穿,是谁将你带出田嘉祖宅,是谁拼着半条命让你住进侯府。这会日子安顿下来了,你就敢翻脸不认人。老娘弄死你这个不孝女,趁早死了,也免得老娘替你操心。”

  田姨妈一边骂一边用手去掐田嘉。

  田嘉低头弯腰躲闪,不吭一声,以沉默作为反抗。

  田姨妈用最大的力气去掐田嘉的肉,一边骂,“你这死丫头,你干嘛不去死。还想要脸面?老娘要是要脸面,咱们能走出泰安,能住进侯府,能穿金戴银,能锦衣玉食?你这个蠢货,放着眼前的大好机会不知道珍惜,就学会腐儒那套迂腐教条。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老娘就该一早将你拍飞,不管你死活,独自一人上京。说不定这会已经找了个有钱人嫁出去了。”

  田嘉忍无可忍,突然爆发,“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就一了百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活着也是丢脸,被人嘲笑有你这么一个娘。你打啊,打啊,朝我头上打,狠狠地打,几棍子下去就能将我弄死。”

  “你以为老娘不敢将你弄死?”田姨妈伸出手,狠狠地戳着田嘉的脸颊,“就因为你在学堂上受了点嫌弃,就敢跑到老娘跟前发脾气。田嘉,谁给你的胆子,是谁让你这么做?你说,是不是宋安然那个小贱人让你同我作对。”

  “这同安然妹妹没有半点关系。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早就想和你说了。你只是将我当做换取钱财和优渥生活的工具,你根本就没将我当做女儿。你根本不配做娘。”

  田姨妈呵呵冷笑,“胆子够肥啊,竟然还敢指责老娘不配做娘。老娘要是不配做娘,你生下来的时候,老娘就该将你溺死在尿痛里,免得今日受你的闲气。”

  田嘉一边哭,一边擦眼泪,“你现在弄死我也不算迟,反正我是不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勾引大表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田姨妈哈哈一笑,“行啊!挺有胆气的,老娘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行,你不想嫁给蒋沐文,我也不逼你。不过你的婚事,从今以后老娘再也不操心。老娘就看着你做老姑娘,等你满二十岁的时候,拿一把剪子绞了你的头发,将你送到尼姑庵里做姑子去。”

  “哇……”田嘉大哭起来,“你根本就不是我娘,这世上就没你这么狠心的娘。”

  田姨妈哼哼两声,“这会就受不了啦。你还没见过老娘真正狠心的时候。真等老娘狠心起来,老娘要让你生不如死。”

  田嘉趴在床上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头极为愤怒,又有几分哀怨。为什么别人的娘都那么正常,会疼爱子女,会一心一意替子女着想。为什么自己的娘就这么狠毒,整日里要她去勾引男人,勾引的还都是自家的亲戚。这日子没法过了,不如死了算了。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哭丧吗?”田姨妈也发了脾气,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都掀翻,将篮子里的针线活全都丢在地上,还要踩上两脚才肯甘心。

  田姨妈指着田嘉,说道:“今天老娘先放过你,迟早老娘会有办法治你。到时候老娘让你朝东,你绝对不敢朝西。”

  田姨妈撂下狠话,这才推门出去。

  田嘉还趴在床上低声抽泣,只觉着自己就是世上最悲惨的人。摊上这么一个娘,是人生的大不幸。可是她不能束手待毙,她不能什么都听娘的。在学堂读书的这些日子里,田嘉虽然没学会多少东西,还被侯府的表姐妹嘲笑,可是她至少学会了一样,那就是思考。

  认真的思考自己的人生,思考自己的前程。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总是稀里糊涂的被亲娘各种摆布。

  田嘉擦干眼泪,从床上坐起来。想了一会,又拿起铜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其实只要将皮肤养白了,她也挺好看的。比不上宋家三姐妹,可也不输侯府的表姐妹。

  田嘉又有了一点自信,她打来热水,洗漱净面,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悄悄出了院门,朝荔香院走去。

  田嘉需要一个人给她指引,给她中肯的意见。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宋安然。宋安然年龄不大,可她有见识,有主张,而且嘴严,不用担心她听了自己的心里话会四处乱说。

  田嘉来到荔香院,问门房婆子,“安然妹妹在吗?”

  “是田姑娘啊。我家二姑娘正在小书房歇息,田姑娘直接过去就行。”

  “多谢大娘。”

  谢过门房后,田嘉直接前往小书房。

  宋安然这会正躺在美人榻上同几个丫头闲聊,听丫头禀报说田嘉来了,宋安然赶忙坐起来,“快将田表姐请进来。”

  宋安然见了田嘉,拉着她的手,笑道:“田表姐可是稀客。平日里也不见你来我这里坐坐。喜春,上茶。喜冬,将你新发明的糕点捡几样新鲜的拿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过来就是想找安然妹妹说说话。”田嘉有些不自在。

  从田嘉刚进来的时候,宋安然就发现田嘉的双眼有些红肿,估摸是刚哭过一场。

  等喜春喜冬将茶水点心奉上后,宋安然朝她们挥挥手,“你们都先退下,我和田表姐有私房话要说,你们可不能偷听。”

  喜春笑嘻嘻的,“奴婢去帮姑娘把门,保证没人敢偷听。”

  喜春退出小书房,顺手将门关上。

  小书房内,就只剩下宋安然和田嘉两人。

  “田表姐喝茶。”

  田嘉接过茶杯,看了眼宋安然,又赶忙低下头,显得心虚气短,“多谢安然妹妹。”

  宋安然笑笑,“田表姐是有话同我说吗?这里没有外人,田表姐不妨畅所欲言。”

  田嘉沉默,茶杯里的烟火气一直往上飘散,又荡漾开来,看上去那烟火气就像是个人一样,又妖媚又自傲,最后嘚瑟完了,便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田嘉的声音突然响起,有些低沉,有些暗哑,还有点伤心难过和愤怒。

  “安然妹妹,之前我娘从静思斋回去后,同我说了一些话。她说沐文大表哥不愿意娶顾四娘做填房,又说,我可以嫁给沐文大表哥。我和她理论,我说沐文表哥需要娶一个对他有帮助的妻子,在他需要的时候能够借助妻族的力量。而我什么也给不了大表哥,我根本没资格嫁给大表哥。安然妹妹,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就这么想的。我父亲没了,弟弟又困在老家,如今寄居在侯府,吃的穿的都要靠侯府施舍,我有什么资格嫁给侯府的嫡长孙。”

  说到这里,田嘉长舒一口气,将心口的浊气全都吐了出去。

  “安然妹妹,我不是妄自菲薄,我只是不想做白日梦。其实我也想过攀高枝,比如嫁给某个表哥。但我从来没想过能嫁给大表哥,二表哥这样的天之骄子。所以我希望说服我娘,让她不要再打婚事的主意。可是我娘骂我,说我胆子肥了,敢和她顶嘴。又说我是死脑筋,家世配不上,大可以将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大表哥不想娶我也不得不娶我。”

  “安然妹妹,你明白这话的意思吗?我娘想让我去勾引大表哥,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嫁给大表哥。我很生气,她不要脸我还要脸。结果我和我娘吵了起来,她打了我,说有的是办法收拾我,逼我就范。我实在是没主意了,只好求到安然妹妹这里,希望安然妹妹能给我出出主意,让我能够坚持下去。”

  田嘉脆弱无助的模样,让人心疼。

  宋安然揉揉眉心,她就知道田姨妈是个不靠谱的人,永远都想着怎么走捷径。从来不认真想想走捷径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她们能够承受的。或许在田姨妈的眼里,姑娘家的清白和名声全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只要能达到目的,别说清白名声能够随手丢弃,就连尊严也能让人肆意践踏。

  遇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亲娘,不得不说这是田嘉的大不幸。

  不过幸运的是,田嘉的行动还是自由的,她还能求助,还知道反抗。

  宋安然想了想,先问道:“田表姐,我想冒昧的问一句,如果有机会嫁给沐文表哥,你会嫁吗?你不用管家世背景,有没有资格这些问题。田表姐只需要说想还是不想就行了。”

  田嘉的眼中瞬间闪过慌乱之色,她埋着头,犹豫着说道:“我,我不知道。”

  宋安然笑了笑,“田表姐这么说,我可不可以认为,如果有机会的话,田表姐其实是想嫁给沐文表哥的。”

  “我真的不知道。”田嘉快哭了,显得很无助,“安然妹妹,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好不好。”

  她之前还在口口声声的说不会嫁给蒋沐文,不会做白日梦。这会又说想嫁,那她算什么?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她真的没脸见人了。

  “好了,我不问。”眼见田嘉都快崩溃了,宋安然果然识趣地说了一句。

  田嘉如释重负,“安然妹妹,这件事我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肯定会想出办法来逼我就范。安然妹妹,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宋安然深思了片刻,问道:“那田表姐有想嫁的人吗?田表姐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事关婚姻大事,田表姐一定有过深思熟虑吧。”

  田嘉有些迷茫,有些慌乱,“我是想过,可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想就有用吗?”

  宋安然挑眉一笑,“如果没用,田表姐又何必反抗田姨妈,直接从了田姨妈,按照她的要求去勾引沐文大表哥不就行了。”

  “不行!这是不对的。”

  “对啊,这是不对的。可见婚姻大事,并非一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个人的力量看上去很渺小,但是不经意间却能发挥超乎你想象的作用。”

  宋安然握住田嘉的手,“田表姐,你今日反抗了田姨妈,其实这只是开始,以后你还会继续这反抗她,直到你出嫁成为别家妇。还有,我认为你应该对自己的婚事有一个清晰的想法或者说是主张。无论你想要嫁给谁,前提你得说出来,我才好帮你评估嫁给那个人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此,我才知道我能不能给你帮助,又能帮助你多少。”

  “我……”田嘉犹犹豫豫的,有些羞于启齿。“安然妹妹记不记得大房的四表哥蒋沐绍。”

  宋安然先是蹙眉,接着恍然大悟。大房的蒋沐绍是庶出,他的生母是邱姨娘,据说长得很好看,年轻的时候很得大舅舅的宠爱。

  宋安然有些惊讶地问道:“田表姐竟然看上了蒋沐绍?这真的有些出乎意料。”

  田嘉不以为意,她低着头说道:“蒋沐绍是大房庶出,他的姨娘已经不得宠,他本人也得不到大舅舅的重视。所以他这个人在人群里,总是很不起眼,从来没有人会主动关注他。安然妹妹不了解他也是情有可原。我同他接触过两次,我发现其实他很聪明,只是平日里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反而会故意在人前装的有些迟钝。我猜想,他应该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以才会这样做。

  我觉着他这个人还不错。他虽然是庶出,可我没了父亲,连像样的嫁妆也没有,还有一个被困老家的弟弟和一个庶妹,还有不靠谱的亲娘。我虽然是嫡出,可若是嫁给他,我也不会觉着委屈。反而会觉着自己十有*会拖累他。可是我所认识的所有适婚男子里面,只有他最合适我、如果我要嫁给他,我想大舅母和大舅舅应该不会反对吧。老夫人那里,或许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宋安然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田表姐对沐绍表哥的感情是……”

  “我对他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我想嫁给他,只是因为我觉着我们两个人很合适,适合做夫妻。”田嘉急切地解释。

  这话还真是既现实又残忍。田嘉心目中的好姻缘,全是出于现实的考量,完全不涉及哪怕一点点的感情问题。不过这也是如今婚姻市场上的常态。多少人都是盲婚哑嫁,直到成亲当日夫妻两人才第一次见面,不也一样过了下去。

  田嘉和蒋沐绍之间,至少见过面,说过话,彼此多多少少也有所了解。比起盲婚哑嫁已经好上许多。至于感情,结婚后慢慢培养就是了。就算培养不出感情来,夫妻二人照样能过一辈子。反正这年头不讲究离婚。

  不知为什么,宋安然却觉着有些心酸,想要叹气。

  田嘉的要求很简单,只想找一个家世还行,不嫌弃她的家庭,不嫌弃她没有嫁妆的人,然后嫁给那个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田嘉很务实,她很清楚凭借自己的容貌和家世想攀高枝,纯粹是白日做梦,除非是给人做小妾,要么就是用下三滥的办法达成目的。这两样都不是田嘉想要的。

  所以她看中了身为庶出,不受重视的的蒋沐绍。

  宋安然甚至想到,田嘉会看上蒋沐绍,是不是她在蒋沐绍身上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感觉。两个同样悲剧的人凑在一起过日子,就能互相取暖,互相帮助。

  对于田嘉的想法,宋安然不能说对也不能说不对,只能说这是田嘉的选择,她尊重她的选择。

  于是宋安然问道,“田表姐想清楚了吗?”

  田嘉频频点头,这个问题她已经想了很长时间。住进侯府后她一边照顾田姨妈,一边思考自己的婚事。她很清楚,她摆脱了宋子期的婚事,却难以摆脱田姨妈的掌控。她必须趁着田姨妈有精力插手她的婚事之前,先考虑清楚自己的婚事问题。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蒋沐绍进入了田嘉的视野。

  经过几次接触,田嘉觉着蒋沐绍真的太适合她了。两个人就像是天生一对。

  宋安然笑了笑,“既然田表姐想清楚了,那这件事情就很好办了。接下来就是确定蒋沐绍的心意,如果他也愿意娶表姐的话,那么你们的婚事至少已经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征求长辈们的同意。田姨妈那里,肯定有难度。不过大舅母那里,我估计她会乐见其成。至于外祖母,有大舅母出面说服她,问题应该不大。这样算下来,目前我们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一是确定蒋沐绍的心意,二是想办法让田姨妈同意你们的婚事。”

  田嘉星星眼。为什么她想到头大都想不明白的问题,到了宋安然手上,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听宋安然这么一分析,问题貌似真的很简单。

  田嘉有点不敢相信,“真的只要确认了蒋沐绍的心意,说服我娘,我就能嫁给蒋沐绍。”

  宋安然笑着点头,“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你和沐绍表哥的婚事,外祖父和大舅舅应该不会插手。”

  田嘉羞红了脸,难得展颜一笑,“谢谢你,安然妹妹。要不是有你,我就成了无头苍蝇。安然妹妹,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先去见蒋沐绍,将话说明白,确定他的想法。”宋安然很干脆。

  田嘉一听,顿时就怂了,“安然妹妹,我,我不敢。我怕他会拒绝,那样的话我真的没脸见人了。安然妹妹,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

  宋安然蹙眉,“田表姐,事关你的终生幸福,我认为还是应该由你自己出面比较好。”

  “不不不!安然妹妹,我是真的不敢,你帮帮我好不好?”田嘉可怜兮兮的求着。

  宋安然不太乐意,这种保媒拉纤的事情,做成了一切都好说,要是蒋沐绍不同意,那就太难堪了。宋安然向来趋利避凶,不乐意淌这趟浑水,免得将来田姨妈发作起来找她吵闹。

  不过田嘉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挺让人心疼的。

  于是宋安然折中了一下,“田表姐,我可以用安杰的名义将蒋沐绍请来。但是事关婚事,需要你亲自开口问他。”

  田嘉快要急哭了,“安然妹妹真的不能帮我吗?”

  宋安然摇头,态度坚决地拒绝,“不行。这件事情我能帮你的有限。你想要嫁给沐绍表哥,就得靠你自己去争取。田表姐,你要记住这样一句话,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这世上最靠得住的还是自己。你自己的婚姻,你自己的幸福,当然要由你自己去争取。要是我出面替你做好了一切,那又有什么意义?又不是我替你过日子。”

  田嘉满心失望,却也知道宋安然是一番良苦用心。她想了想,最后郑重的点头,“我听安然妹妹的。还请安然妹妹安排一个时间,将蒋沐绍请来,我会亲自问他。”

  “行,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等安杰从书院回来后,我就会安排你们见面。”

  “多谢安然妹妹。”

  “我们是表姐妹,能帮到你,我很乐意。”宋安然客气道。

  ……

  与此同时,方氏气呼呼地来到松鹤堂告状。

  “老夫人,您得管管蒋沐文。顾氏求着他娶顾四娘为填房,他竟然拒绝了。真是气煞人也。他不娶顾四娘,他还想娶谁,难不成想娶天仙。”

  古氏斜了眼方氏,“老大不小的人呢,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老夫人,你也知道儿媳是老大不小的人呢,可是蒋沐文那臭小子从来没将儿媳放在眼里,他从来就没将我当做他娘,这么多年,他就没叫过我一声母亲。这次顾家想要继续联姻,儿媳觉着这事挺好的,蒋沐文那小子竟然没商量一句,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出口拒绝。不仅如此,他还顶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同我顶嘴。老夫人,您说我这个做继母的,得有多心酸。”

  方氏说完,抹了一把眼泪。填房太太真不是人做的,尤其是先前原配妻子有子女的情况下。

  古氏给绿衣使了个眼色。绿衣赶忙打来热水,“太太奔波了一上午,不如先洗漱一番。”

  方氏也觉着自己不能见人,赶忙跟着绿衣去了偏房洗漱。

  古氏招手叫来红衣,“大少奶奶真的不行了?”

  红衣点点头,压着声音说道:“回禀老夫人,太医说了,大少奶奶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就是神仙下凡,也没办法救治。”

  古氏蹙眉,“不就是小产吗,最难的那几天都熬过来了,怎么转眼又不行了。你可有了解过,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红衣悚然一惊,连忙低头,“老夫人是怀疑有人给大少奶奶下药?可是先前的大夫并没有查出大少奶奶有中毒的迹象,今日请来的太医也没说大少奶奶有中毒的可能。”

  古氏蹙眉,这世上不是每一种毒药都能被人检查出来。她自然是希望没有人对顾氏下药,可是顾氏的病情恶化得太快,让古氏不得不多想。

  是方氏给顾氏下药吗?古氏摇摇头,虽然方氏不喜欢顾氏,可要说府中有谁坚决的维护顾氏同蒋沐文的婚姻,那非方氏莫属。只要顾氏活着,蒋沐文就会一直被顾家拖累,借不上力不说,说不定还会招来不少麻烦。

  会是蒋沐文给顾氏下药吗?或许有可能。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蒋沐文不喜欢顾氏,甚至有些厌恶。可是古氏不相信自己的孙儿有那么坏的心肠,竟然下药害死他自己的妻子。

  会是蒋沐文的那些宠妾吗?这倒是极有可能。那些都是不安分的狐媚子,为了争宠上位,下药又算得了什么。让她们直接杀人,她们都敢。

  古氏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相,心头怒火一起,就对红衣吩咐道:“如果大少奶奶去了,就将静思斋的狐媚子全都卖出去,卖得远远的。”

  红衣心头一惊,“可是那是大少爷的女人,没大少爷的同意……”

  “老身发了话,谁敢反对。”古氏也发了狠心,目光凶狠的说道,“那些人的确是沐文的女人,可又怎么样。主母死了,留着她们有何用。”

  红衣瞬间明白过来,老夫人是怀疑那些宠妾给顾氏下药。红衣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夫人,此事或许有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莫非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古氏哼了一声,目光不善地盯着红衣。

  红衣连忙说道:“奴婢不敢。奴婢遵命。一旦大少奶奶过世,奴婢立即叫人来将静思斋的妾室全部发卖。”

  古氏笑了起来,“如此甚好。办好了此事,老身有赏。”

  “奴婢不敢求赏。”红衣死死地埋着头。

  古氏笑呵呵的,“老身赏你的,你尽管收下。”

  “奴婢遵命。”

  这个时候,方氏洗漱完毕,从偏房走出来,又开始唠叨,“老夫人,你可要管管蒋沐文那臭小子。等顾氏去了,就逼着他娶顾四娘。”

  古氏蹙眉,心头有几分不满,“行了,翻来覆去就这些话。老大媳妇,这些年你是怎么对待沐文这个孩子,老身都看在眼里,可老身有说过什么吗?有指责过你吗?没有!对不对。当年你趁着沐文南下南州,急匆匆的给他定下顾氏这门婚事,老身同样没反对。但是沐文的心思,我们都很清楚,他不喜欢顾氏,也不喜欢顾四娘。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逼着他娶顾四娘。他娶填房的事情,你就让他自己做主一回,挑选一个他喜欢的人,行不行?”

  方氏又急又尴尬,“老夫人,这怎么行。万一他要是娶了名门贵女,岂不是会威胁到沐元的地位。”

  古氏哈哈一笑,“你这人啊,说话之前也不知道动动脑子。沐文他是娶填房,有哪个名门贵女会嫁给他做填房?再说了,沐文在外面是什么名声,你比老身清楚多了,你觉着京城内同咱们侯府家世相当的,有谁会看上他。他虽然是嫡长孙,可他那浪荡样子,注定了侯府是不可能交到他的手上。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让他按照自己的心意挑选一回,最多就是比顾家稍微好那么一点点的人家。这对你,对沐元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尽管古氏说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方氏还是有些不甘心。“老夫人,难道这一次真的要放任他自己挑选喜欢的人。”

  “不就是个填房,你那么看重做什么?”古氏不甚在意的说道。

  却不料这话深深刺痛了方氏的内心。古氏肯定已经忘了,方氏也是填房。而且还是嫁给已经有了嫡长子的蒋准做填房。

  将来嫁给蒋沐文做填房的人,身边没有原配顾氏留下的子女。单从这一点来说,就比方氏强了不少。

  方氏气急,有心辩解几句,可是古氏并不肯给她机会。

  古氏挥挥手,并不在意方氏的情绪,直接说道:“老身还有事情要嘱咐你。关于宋姑爷的婚事,以后都别管了。”

  方氏瞬间紧张起来,急切问道:“人选还没挑出来,儿媳怎么能放手不管。”

  古氏瞪了眼方氏,“那天的事情你没见到吗?宋姑爷很明显不喜欢我们插手他的婚事,再弄下去,非得将人得罪了不可。”

  “这是宋姑爷的意思?还是老夫人,您的意思?”方氏小心翼翼地问道。

  古氏叹气,“这是老侯爷的意思。老侯爷知道咱们替宋姑爷张罗婚事,就将老身臭骂了一顿。明说以后不准再插手宋姑爷的婚事。否则他就要翻脸。”

  “儿媳遵命!”既然老侯爷发了话,方氏尽管不甘心,却也只能照吩咐行事。可惜了,未来宋夫人不能从她手上产生,这是多么大的遗憾。

  古氏叹了一口气,她也可惜啊。多好的婚事,操办好了,侯府的好处肯定少不了。偏偏女婿心思太深沉,志向太远大,得罪不起,只能照着他的意思办事。她这个做岳母的,可真没面子。

  古氏幽幽一叹,又继续说道:“另外沐元同安然的婚事,你还没考虑好吗?”

  方氏有些不自在,“最近这段时间都忙着宋大人的婚事,一时间忘了。”

  古氏冷笑一声,“忘了也好。沐元同安然的婚事,你就当老身从来没提过。”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老夫人真要将安然许配给沐洪那小子?”

  古氏笑了笑,“真要这样,老身睡觉都能笑醒。可惜啊,安然既不能嫁给沐元,也不能嫁给沐洪。老侯爷说,姑爷有心拿安然攀高枝,叫咱们趁早歇了那些心思。”

  “怎么会这样?”方氏遭遇晴天霹雳,宋子期的婚事黄了,如今就连宋安然这个香饽饽也不能染指。这,那侯府还能得到什么好处。

  急切间,方氏说道:“老夫人,这绝对不行。放弃宋大人的婚事,儿媳认了。可是宋安然的婚事,无论如何都该留在侯府。蒋宋两家是姻亲,为了亲上加亲,宋安然嫁到侯府,这对所有人都好啊。宋大人为什么不同意将安然嫁到侯府?难不成我们侯府的家世还配不上宋家嫡女?”

  古氏说道:“如果沐元那孩子有功名在身,说服女婿将安然许配给沐元,还有一丝可能。偏偏沐元那孩子醉心画画,无心科举,到如今还只是白身。你也知道,宋家最重学问,安然又是女婿的宝贝嫡女,让女婿将安然许配给没有功名在身的沐元,老身开不了这个口。反正安然的年龄不大,你要是真有心让沐元娶安然,趁着这两年你多督促沐元上进,考个秀才回来。到时候老身也好开口提亲啊。只要沐元有功名在身,无论如何老身也会促成这门婚事。”

  方氏被噎住,考秀才又不是想考就能考上的。就算她再三督促,可是儿子不用功,她有什么办法。

  方氏觉着脑门子发痛,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利的。

  “想清楚了吗?你想让安然嫁给沐元吗?”

  方氏疲惫地摇头,“此事儿媳还要再想一想。”

  古氏笑了笑,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方氏一边觊觎宋安然的嫁妆,一边又嫌弃宋安然为人强势。总之不到最后时刻,方氏是没办法做决定。

  “罢了,你慢慢想吧。老身就是同你说清楚,以后别再盯着宋大人的婚事,也别盯着安然的婚事。”

  方氏瞬间回过神来,“老夫人,宋家大姑娘不是同吴家退婚了嘛。”

  古氏蹙眉,“你想怎么样?”

  方氏喜滋滋的,“儿媳听说安乐那孩子虽然是庶出,也有三四万两的嫁妆。不如老夫人出面找宋大人提亲,将安乐许配给沐绍。两边都是庶出,应该是极合适的。再说了,宋大人舍不得将宝贝嫡女嫁到侯府,总不能连个庶女也舍不得吧。”

  这个提议,初看很荒唐。仔细深想一番,古氏又不得不佩服方氏的脑瓜子。

  不过古氏还是先矜持了一番,“沐元做哥哥的都没有定亲,沐绍这个做弟弟却先一步定亲成亲,这不太合适。”说完,还摇摇头。

  方氏笑道,“老夫人,这不要紧。只要咱们自家人不在乎,任谁也不能瞎议论。而且宋家三姐妹里面,儿媳唯独喜欢安乐这孩子,安静,乖巧,懂事,贤惠,娶她进门儿媳能省一半的心。而且有了她那笔嫁妆做对比,以后沐元成亲的时候,女方准备的嫁妆无论如何也不能比安乐的嫁妆少。”

  果然是当家太太,算计得够精明。

  ------题外话------

  好困,好困,睡眠严重不足。元宝要去补觉。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7章 安然对田姨妈造成了多大伤害-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