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80章 大少奶奶之死-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1章 安然查亏空-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荔香院人多嘴杂,所以宋安然让宋安杰将蒋沐绍约在后花园的荷花池边见面。

  那里僻静,大冬天的也不会有人跑到荷花池边上吹风。在那里见面说话,足够安全,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传出流言蜚语。

  蒋沐绍收到邀请的时候,有些诧异。他想不明白宋安杰为什么要约他见面,他们虽然是表兄弟,可不管是在侯府还是在书院,几乎都没什么来往,连话都没说过几次。

  犹豫了片刻,蒋沐绍还是没能抵住诱惑,决定前往荷花池赴约。若是能够借此机会结交宋家嫡子,对他来说有百利无害。

  到了荷花池,顿觉浑身冷飕飕的,感觉水面的寒气全都钻进了身体里。

  宋安杰早早的等候在一旁,面对蒋沐绍的时候,小小年纪的他心里头有些尴尬,不过面上倒是老成得很。先拱手同蒋沐绍见礼,然后说道:“在书院的时候,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沐绍表哥在寻一本前朝珍本,正好我手中有沐绍表哥想要珍本,只不过是手抄本。如果沐绍表哥不嫌弃的话,我就借给你。”

  蒋沐绍顿时大喜过望,“多谢安杰表弟。没想到我的小事情,安杰表弟也会放在心上。”

  宋安杰呵呵一笑,有些不太自在。“手抄本我已经带来了,还请沐绍表哥过目。对了,这件事情还请沐绍表哥不要对别人提起。”

  “我知道,我都明白的。”蒋沐绍喜不自胜,从宋安杰手上小心翼翼地接过手抄本,又小心翼翼的翻看,果然是他一直求而不得的珍本。即便是手抄本,也珍贵无比。

  蒋沐绍满脸激动之色,“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安杰表弟。”

  宋安杰大手一挥,大方的说道,“沐绍表哥不用如此客气,我们是表兄弟,应该互相照顾。嗯……”

  宋安杰犹犹豫豫的,原本和宋安然商量好的,他借口离开,然后田嘉装作无意间路过同蒋沐绍相遇,之后的事情就看田嘉如何发挥。如此一来,就算事情谈不拢,宋安杰也可以推脱说自己完全不知道田嘉的事情。

  可是面对蒋沐绍真诚的感谢,宋安杰又觉着这样欺骗对方很不好,有违君子之道。

  想了又想,宋安杰还是觉着有必要同蒋沐绍说清楚。

  “沐绍表哥,其实今天约你出来,除了借书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有个人想要见你,问你几个问题。沐绍表哥会介意吗?”宋安杰小心翼翼地问道。

  蒋沐绍愣住,“有人要见我?莫非是宋表妹?”

  “不是,不是我家姐姐。”宋安杰连连摆手,“是田嘉表姐。你也知道,田嘉表姐和我们一起进京,大家都很熟了。她遇到事情求到我,我也不好拒绝。故此只能冒昧约沐绍表哥出来见面。”

  蒋沐绍笑了起来,“我之前还奇怪得很,平日里我和安杰表弟并无来往,为何刚回到侯府安杰就约我来荷花池见面。原来这里面还有内情。”

  宋安杰很羞愧,“沐绍表哥,是我不对,我应该事先将话说明白的。你如果不愿意见田嘉表姐,那就当我没提过这件事情。书我照样借给你,你看完了再还我就成。而且我也觉着沐绍表哥的学问不错,只是平日里沐绍表哥不肯在人前展露而已。”

  蒋沐绍笑笑,“安杰表弟不用如此。既然来了,不妨见一面吧。”

  “啊?”宋安杰很意外,他没想到蒋沐绍竟然会同意和田嘉见面。莫非这二人的婚事真能成。

  宋安杰转眼又高兴起来,“多谢沐绍表哥不怪我擅做主张。”

  蒋沐绍呵呵一笑,“你也是受人之托,而且你还借书给我,我怎么能怪你。”

  “太好了。”宋安杰朝身后小树林叫了声,“田嘉表姐,你出来吧。”

  蒋沐绍见到这一幕,顿时失笑。别看宋安杰小大人的模样,其实很多时候也会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田嘉羞红着连从树林里走出来。

  自始至终,宋安然都没出现。当初宋安然只答应帮田嘉将蒋沐绍约出来,剩下的事情就靠田嘉自己。如今宋安然虽然没有露面,但是她对田嘉的承诺已经完成。

  宋安杰朝田嘉招了招手,“田表姐,你有什么话就同沐绍表哥说吧。我就先走一步,去路口替你们看着。”

  宋安杰不等二人挽留,就跑走了。

  蒋沐绍大大方方的看着田嘉。田嘉则有些忐忑不安,微微低着头,“沐绍表哥,约你出来见面,是我的主意。还请沐绍表哥不要见怪。”

  “田表妹客气了。不知田表妹想同我说什么?”

  田嘉鼓足了勇气,终于抬起头来看着蒋沐绍。她内心紧张,手心冒汗,心口一直在快速的跳动。她无数次想要掉头就跑,可是这辈子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要是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下次。

  所以就算双腿发软,身体摇摇欲坠,在跌倒之前她也要将心里话问出来。

  田嘉深吸了一口气,“约沐绍表哥出来见面,是想同表哥说一说我的婚事。”

  蒋沐绍微蹙眉头,没有吭声,想听田嘉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开了头,后面的话就很容易说出口。田嘉继续说道:“大表嫂吐血,将不久于人世。大表哥拒绝娶顾四娘为填房,此事想来沐绍表哥已经听说过了。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我娘想让我嫁给沐文表哥,但是我不愿意,沐文表哥也不会愿意娶我。”

  顿了顿,田嘉用尽所有的力气说出余下的话,“尽管我不愿意,可是我娘是不会放过我的。我不想被我娘摆布,我想自己寻一门婚事。沐绍表哥,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田嘉瞪大了眼睛,她想看清楚蒋沐绍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蒋沐绍面无表情,内心情绪丝毫没有显露出来。田嘉又急又失望,难道真的是她一厢情愿。

  最后的勇气已经用尽,田嘉一脸苍白,“要是沐绍表哥不愿意的话,就当我今天没来过,更没说过那些话。沐绍表哥,对不起,是我糊涂,我这就告辞。”

  田嘉转身,匆匆离去。

  走出几步,蒋沐绍却突然叫住她。

  “田表妹稍等。”

  田嘉的心跳再一次加快,脸红如血,不知是该继续往前走,还是该回头等待蒋沐绍的下文。

  最终还是对未来的期待战胜了被拒绝的恐惧,田嘉缓缓转身,表情似悲似喜,眼中饱含希望又有绝望,“表哥叫我?”

  蒋沐绍显然被难住了,他有些为难的说道:“表妹突然同我说这些,说实话,我一时间真没反应过来。不过我还是要感谢表妹不嫌弃我的出身。”

  “不嫌弃,不嫌弃。其实我除了是嫡出外,并没有比沐绍表哥好多少。”田嘉有些自卑的说道。

  蒋沐绍斟酌了一番,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瞒田表妹,在这之前我还没想过自己的婚事。毕竟二哥和三哥都还没有定亲,要轮到我估计还得等两三年。但是能得到田表妹的青睐,这是我的荣幸。只是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现在我真的没办法回答田表妹。不如这样,你给我一点时间,在回书院之前,我会给你答复,你看可以吗?”

  田嘉双眼发亮,充满了欣喜之色,连连点头,“愿意,愿意。多谢沐绍表哥不嫌弃我。”

  蒋沐绍露齿一笑,“田嘉表妹不必妄自菲薄,其实你挺好。”

  田嘉羞红了双脸,这是不是意味着蒋沐绍对她也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法的。这种猜测,让田嘉的心快要跳出来,她不敢继续停留,“沐绍表哥,那我,先走了。”

  不等蒋沐绍回答,田嘉就急匆匆的跑了。

  蒋沐绍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表情开始变得凝重,甚至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就如田嘉自己所说,她除了一个嫡出的身份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娶她,不仅不能得到妻族的助力,反而还会被田姨妈拖累。不仅被拖累,而且田嘉还没有嫁妆,他还得倒贴田嘉田姨妈母女两人。并且婚后,夫妻二人还会处处被人嫌弃比较,他未来的路将比现在艰难十倍。

  反之若是娶一个有嫁妆,妻族能提供助力的女人,即便不能少奋斗几年,至少他未来的路会走得轻松一点。不必为银钱发愁,不必为丈母娘的无理取闹而分心,不必因为妻子的哭哭啼啼而心烦意乱,影响读书。

  任何一个有理智的男人,都不会愿意娶田嘉为妻。除非某个男人爱田嘉爱得痴缠,才会愿意不顾一切的娶她为妻。

  可是蒋沐绍依旧心软了,面对田嘉那绝望的小眼神,他没办法一口回绝。他想自己如果一口回绝,田嘉一定会绝望的想要跳荷花池吧。那样一来,他岂不是害了田嘉一命。

  思来想去,蒋沐绍决定请宋安杰帮忙传话。

  反正宋安杰已经搅入这潭浑水,不妨帮忙帮到底。

  宋安杰守在路口,见田嘉红着一张脸跑出来。本想问问事情怎么样了,结果田嘉冲她羞涩一笑,就跑走了。

  宋安杰愣了一下,这是答应了吗?难道蒋沐绍真的愿意娶田嘉为妻。

  宋安杰摸摸头,有些糊涂。正准备离去的,就听到蒋沐绍在身后叫他。

  “安杰表弟,请等等我。”

  宋安杰回头,笑了笑,“见过沐绍表哥。沐绍表哥同田表姐谈完了。那你们之间……”

  “看来安杰表弟很清楚田嘉表妹找我谈话的目的。”

  宋安杰呵呵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那沐绍表哥是答应了吗?”

  “没有。我说需要时间考虑,在回书院之前我会给她答复。”蒋沐绍表情严肃的说道。

  宋安杰本来还想打趣两句,不过见蒋沐绍严肃起来,也料到蒋沐绍十有*会拒绝田嘉。

  奖沐绍郑重地同宋安杰说道:“安杰表弟,我不方便同田嘉表妹见面。你能不能帮我转告她,就说我谢谢她的好意。只是我暂时没有娶妻的打算。辜负了她的心意,还请她见谅。就在我们回书院之前告诉她吧。”

  啊!果然是拒绝啊。

  宋安杰替田嘉可惜,“沐绍表哥真的要拒绝田表姐吗?你们之间真的没一点点可能?”

  蒋沐绍笑了笑,“我目前是真的没有娶妻的打算,所以我不能耽误了田表妹。再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我答应她,那便是私相授受,这样做不好。”

  宋安杰皱了皱鼻子,“其实是因为沐绍表哥不喜欢田表姐,所以才会拒绝吧。”

  “你这小子,懂得不少。”蒋沐绍坦坦荡荡的,他对田嘉的确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之前同田嘉有所来往,也是因为两人处境差不多,有一种同类的感觉。可是蒋沐绍不想娶一个同类为妻,那样做的话,不仅夫妻二人可怜,就连他们的孩子也遭罪。理智的做法,就是拒绝。

  宋安杰也跟着笑起来,“沐绍表哥放心,你的意思我会在明天转告给田嘉表姐。只是这样一来,田嘉表姐该伤心了。哎,田姨妈将田嘉表姐逼成这个样子,可真够狠心的。”

  宋安杰和蒋沐绍分开后,就回到荔香院将宋安然。

  宋安然让人奉上一杯热茶,“安杰弟弟辛苦了,今儿姐姐得好好感谢你。”

  宋安杰眯着眼睛笑起来,“要让喜冬下厨,我要吃她做的红烧肉,还有红烧鱼。”

  “好的,我一会就让喜冬准备。”宋安然笑眯眯的,拉着宋安杰去了小书房说话。

  小书房内只有姐弟二人,宋安然悄声问他,“事情怎么样?他们见面了吗?蒋沐绍答应了吗?”

  宋安杰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最后才说道:“田嘉表姐和沐绍表哥见了面。沐绍表哥对田嘉表姐说,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我看田嘉表姐脸都羞红了,估计这会正高兴着。不过后来沐绍表哥叫住我,让我转告田嘉表姐,说他暂时不打算成亲,不能因为他耽误了田嘉表姐的花期。还说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私相授受不好。要我说沐绍表哥根本不喜欢田嘉表姐,所以才会拒绝。”

  宋安然长出一口气,“蒋沐绍果然拒绝了田嘉。”

  “姐姐早就料到会这样?”

  宋安然点点头,“田嘉曾和我说过一番话,她说蒋沐绍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愚钝,还说蒋沐绍其实很聪明,只是从不在人前显露而已。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蒋沐绍是在扮猪吃老虎。这样的人,对自己的前程有着清晰的规划,他们理智,冷静,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懂得通过什么方式去获取自己想要的。这样的人,只要理智还在,就不可能娶田嘉为妻。毕竟田嘉一无所有,又有田姨妈那样一个亲娘做拖累,实在不是个良配。”

  “可怜的田表姐,这回要哭死了。”宋安杰小大人一样地说道。

  宋安然笑了起来,“人各有命,强求不得。蒋沐绍的意思,我会亲自转告田嘉表姐知道,好叫她死心。”

  宋安杰有些八卦地问道:“那接下来田嘉表姐该怎么办?听从田姨妈的话,嫁给沐文表哥吗?”

  “你觉着沐文表哥会娶她吗?”

  宋安杰皱起鼻子,“沐文表哥人品不行,而且我听说他喜欢绝色。可是田嘉表姐又不是绝色,估计沐文表哥也不会娶她。哎,田嘉表姐果然可怜。难不成她只能给人做妾。”

  “胡说八道。什么妾不妾,以后不准再说。”宋安然不轻不重的呵斥了一句。

  宋安杰不好意思,“姐姐教训的是,我不该这么说田嘉表姐。好歹我们也是表姐弟。我也希望她能嫁个好人家,彻底摆脱田姨妈。”

  这个愿望很难。要是田大人还活着,田嘉的处境会比现在好上十倍不止。那样的话,就变成了蒋沐绍配不上田嘉,该轮到田嘉去嫌弃蒋沐绍。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晚饭的时候,宋安杰如愿的吃到了喜冬烧的红烧肉,红烧鱼。顺便抱怨了两句书院的饭菜难吃,说书院的厨子全都在煮猪食,没有一点味道不说,还难见荤腥。

  宋安芸就好奇地问他,“安杰弟弟,南山书院那么多世家子弟,难不成都得忍受猪食一样的伙食还能不闹事?”

  宋安杰揉揉圆滚滚的肚子,“当然不能忍受。不过世家子弟都有书童照料。书童们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从外面酒楼买饭菜回来。”

  “哇,原来还能这样。”宋安芸好兴奋,她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宋安然笑道:“既然吃不惯学校食堂的饭菜,那要不要也给你配一个书童,让书童天天出书院给你买饭菜。”

  宋安杰连连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去读书的,不是去享受的。书童就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搞定。”

  宋安然笑了笑,没说话。

  宋安乐和宋安芸倒是挺佩服宋安杰的,单是从这一点来说,宋安杰就比乐于享受的宋安平要强。

  第二天下午,侯府的小子们和宋安平还有宋安杰就准备启程回书院。宋安然让喜冬给宋安杰准备了不少干粮糕点,方便给他解馋。又准备了几身厚实的衣服。天气越来越冷,可别因为读书就忽略了身体。

  宋安然嘱咐了许多,宋安杰一一听着。

  宋子期在旁边看了,冷哼一声,怒斥一声,“溺爱过度。”

  宋安然同白姨娘同时被吓了一跳。白姨娘有些心虚,宋安然笑道:“父亲该小声点,女儿差点被父亲吓出病来。”

  宋子期哼了一声。

  宋安然笑了笑,“父亲也不想弟弟们在书院饿着,冷着;被人说堂堂宋家子,连饭都吃不饱吧。”

  “十年寒窗苦读,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宋子期板着脸。

  宋安然笑道,“女儿却有不同的看法。所谓十年寒窗苦读,那是因为条件不好,所以只能寒窗苦读。咱们宋家并非贫寒人家,干嘛要学贫寒子弟忍饥挨冻苦读。这样做根本就是沽名钓誉,虚伪至极。”

  “胡言乱语,曲解要义。”宋子期轻声呵斥了一声。

  宋安然点点头,“父亲责骂的对,是女儿浑说。不过女儿都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吃的穿的,总不能放在家里浪费。还是让安平安杰带到书院,物尽其用才好。”

  宋子期冷声说道:“罢了,看在你辛苦准备的份上,这次破例。”

  雨过天晴,大家都笑了起来。宋安杰背着宋子期,偷偷塞了一块点心在嘴里,冲宋安然愉快的笑着。

  宋安然揉揉他的头,臭小子,好歹悠着点。要是被父亲发现你当着他的面偷吃,小心挨打。

  宋安杰做了个鬼脸,他才不怕。反正父亲骂他的时候就喜欢举例各种经典要义,只要他能回答得上,就一定能够安全过关。

  宋安杰察觉到宋安平看过来,还示威似的朝宋安平笑了笑。

  宋安平偷偷哼了一声,转过头,再也不看宋安杰一眼。

  宋安平不是没想过要在宋子期面前告宋安杰的黑状,只可惜他心虚,所以他不敢。因为宋安杰手上捏着他大把的把柄。他敢告状,宋安杰就敢将他的黑历史全捅出来。到时候肯定他更倒霉。

  送走了宋安杰宋安平,大家也都散了。

  宋安然刚回到荔香院,喜夏就来禀报,“姑娘,田姑娘来了。奴婢看她很着急,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

  宋安然笑笑,“行了,我去见她。你们就外面候着就行。”

  “奴婢遵命。”

  宋安然走进小书房,田嘉顿时跳起来,抓住宋安然的手,急切地说道:“安然妹妹,沐绍表哥明明答应我,说是回书院之前会给我答案。可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得到只言片语。安然妹妹,你说是不是他忘了,还是他出了什么意外。”

  宋安然摇头,“他没有忘,也没出意外。”

  田嘉愣住,眼中的光芒渐渐消散,连连摇头,“不会的,安然妹妹是同我开玩笑,对不对?”

  宋安然挣脱开田嘉的手,轻声说道:“田表姐应该已经猜到答案了吧。”

  “我没有猜到,我什么都不知道。”田嘉突然怒吼。

  宋安然表情平静地看着她,平静地说道:“沐绍表哥想让我转告你,他不能娶你,希望你能原谅他。”

  “不是真的,对不对?安然妹妹,你是在同我说笑,对不对?昨天,他的态度明明很好,还对我笑来着。他如果不愿意,他为什么不直接同我说,为什么要让你转告?你骗我,你肯定在骗我。”田嘉激动起来,双手挥舞,显得格外的狰狞。

  宋安然后退两步,说道:“他没有当面拒绝你,是怕你难堪,会想不开出意外。所以他让安杰代为转告。安杰不好去见你,所以只能拜托我来告诉你答案。田表姐,你不要太伤心。婚姻大事,本来就要讲究缘分。他拒绝,只能说明你们之间没有缘分。”

  田嘉跌坐在椅子上,“我不要听。安然妹妹,求你不要再说了。”

  田嘉痛苦的抱住头,低声抽泣。

  “田表姐,错过你,是蒋沐绍的损失。你会遇到更好的。”宋安然觉着自己的安慰,特别的苍白无力。看着伤心哭泣的田嘉,宋安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希望她自己能够想明白。

  “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安然妹妹,求你不要再骗我了。以我的条件,错过了蒋沐绍,我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嫁。我这辈子,注定了可怜又可悲。怪只怪我的命不好。”田嘉埋着头呜呜的哭着。

  此刻田嘉的内心充满了绝望,她觉着自己这辈子彻底完了,已经没有幸福可言。可是真要因为蒋沐绍的拒绝就去死吗?田嘉舍不得自己这条小命,她不想死,可是活着真的好痛苦,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错了,她不该抗争,她该听娘的话,嫁给宋大人做填房,或者嫁给蒋沐文做填房。

  渐渐地,田嘉止住了哭声。她擦干眼泪,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宋安然,表情悲苦无比,“安然妹妹,我真羡慕你。你虽然失去了母亲,可是你有宠爱你的父亲,你吃穿不愁,还有大把的银钱供你花用,最重要的是你还有丰厚的嫁妆。而我,除了嫡出的身份和这具臭皮囊,就一无所有。

  安然妹妹,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大吼大叫,将你吓坏了吧。我该谢谢你,要不是你帮我,到现在我还做着嫁给蒋沐绍的白日梦。虽然知道结果很伤心,可是我并不绝望。这件事情本来就只有五成把握,现在不过是一切重头再来。安然妹妹,这些日子承蒙你的照顾,我都记在心上。将来要是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听了田嘉的话,宋安然的感觉很不好。她总觉着田嘉有些不对劲,“田表姐,你不要紧吧。你要是难过的话,不如痛痛快快哭一场。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被人看到,更不用担心被人传出去。只要哭出来,心里面就舒坦了。”

  田嘉摇头,“不了。我已经哭过很多次,这一次我不想再哭。”

  田嘉坚强的站起来,“安然妹妹,我真的很羡慕你,又感激你。如果我以前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你体谅。将来,我会尽量少麻烦你。”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田表姐有难处,尽管来找我。”宋安然小心翼翼地看着田嘉,生怕一眨眼的功夫,田嘉就会来个疯狂大爆发。

  “不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就此告辞,安然妹妹保重。”田嘉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安然站在原地,心有不安。是她的错觉,还是田嘉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田嘉离开时的那一刻,她的心跳会突然快了一拍。

  “姑娘,你没事吧?”喜春走进小书房,担心地看着宋安然。

  宋安然恍恍惚惚中,终于回过神来,尴尬一笑,“没事。就是田表姐有些出乎意料,我有些想不通。”

  喜春就说道:“田姨妈那人好不要脸的,至于田姑娘,奴婢也没觉着她有多好。姑娘干什么处处帮着她。”

  “人人都需要帮忙,人人都希望有一二真诚的朋友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能伸出援助之手。田嘉表姐身处绝望中,我若是拒绝了她的求助,我真不敢想她会做出什么事情。而且帮她不过是举手之劳,犯不着你替我打抱不平。我之前只是替她可惜,命不由人的感觉很坏。”

  宋安然有些感慨。宋安然曾设身处地的想过,若是她身处田嘉的处境,有个田姨妈那样的亲娘,自己会怎么做。结果是无解。因为没有真正遇上,所有的答案都是臆想出来的,便不能当真。

  不过宋安然始终坚信一点,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能放弃希望。

  田嘉带着绝望回到小跨院。

  坐在房里,拿起针线活埋头做起来。可是她心思不在这上面,她无法专注的去绣花。

  田嘉放下针线活,就呆呆地坐在屋里,看着日头高起,看着夕阳西下。

  一天过去,她始终没有动弹一下。不知道口渴,不知道饥饿,好像神魂已经消失。

  田姨妈从外面喜滋滋的回来,就想在田嘉面前显摆一番。来到田嘉的房里,见天黑了,屋里也没点灯,就说道:“死丫头,这么节省做什么。你再节省,侯府也不会念着你的好。反正咱们已经住进侯府,今后啊该吃的吃该穿的穿,切莫替侯府节省。”

  田姨妈拿出火匣子点燃烛火,满意的笑了笑,“这还差不多。”

  随意的朝田嘉瞥了眼,田姨妈顿时皱起眉头,“嘉儿,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田姨妈紧张起来,赶忙伸手触摸田嘉的额头。没有发烧,田姨妈松了一口气,“嘉儿,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生病。大少奶奶就因为生病,如今连命都快没了。你这会要是也生病,侯府的人多半会以为你身体不好,是个病秧子。”

  “我知道,谢谢娘关心。”田嘉面无表情的发出声音。

  田姨妈笑道,“你知道娘是为你好就行了。哎呀,我今儿去了静思斋,啧啧,大少奶奶是真不行了。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田嘉转了转眼珠子,无悲无喜地问了句,“怎么这么快?”

  “谁说不是。大少奶奶啊,就是命不好。”

  命不好?田嘉底下头。她们母女的命就很好吗?她的命就好吗?没了父亲,失去了一切,寄居在侯府,被人各种嫌弃刁难。婚事艰难,没有嫁妆,亲娘也不肯真心实意替她着想。比起顾氏,谁比谁惨?

  顾氏至少还有疼爱她的亲娘,还有懂事的妹妹。而她除了活着以外,还有什么?

  田嘉突然问道,“娘,你说我还能做宋姨父的填房吗?”

  田姨妈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起来,“别想了,没可能的。你这死丫头,当初在船上多好的机会,你却不肯珍惜,还一天到晚的哭天抢地,好像我会害你一样。如今你是想通了,可是咱们现在已经没有机会接近宋大人。而且宋大人连欧明茜那样的绝色都看不上,他也肯定看不上你。”

  田嘉苦笑一声,“原来是这样。我之前还奇怪,为什么大舅母会突然消停。”

  “宋大人的婚事不成,不过蒋沐文的婚事还在。”田姨妈笑呵呵的,凑到田嘉身边,“我闺女长得这么好,又和侯府是表亲,嫁给沐文大少爷再合适不过。”

  田嘉面无表情地说道:“他是不会娶我的。”

  “你说什么?”田姨妈不解的问道。

  田嘉朝田姨妈看去,笑了笑,说道:“娘,你就别在盯着沐文表哥的婚事了。侯府这么多少爷,干嘛就盯着他一人。”

  田姨妈顿时来了兴趣,“乖女儿,你真想明白了。你同娘说说,你想嫁给谁?无论你想嫁给谁,娘都替你达成心愿。不过前提是你得听我的话。”

  田嘉瞬间攥紧了拳头,她露出一个笑容,“娘觉着沐元表哥怎么样?”

  “当然好啊。不过沐元是方氏和老夫人的宝贝蛋,我可不敢动他。”

  田嘉低着头,“娘,你该清楚我是没资格嫁给侯府少爷们做正妻的。既然如此,何不降低要求。”

  “你想做什么?你想给人做妾?”田姨妈跟见了鬼似得盯着田嘉,“你吃错药了吗?脑子进水了吗?好好的正头娘子不做,竟然想给人做妾。老娘是庶出的,都没想过要做妾,你一个嫡出的,竟然要给人做妾。老娘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田姨妈怒极,拿起手边最近的东西就朝田嘉打去。

  田嘉呆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一下。

  田姨妈打了两下,见到田嘉这个反应,反倒是她自己受了惊吓。

  “乖女儿,你可别吓我啊。娘的下半辈子可就指望你了,你可不能出事啊。”

  田嘉撇头,目光冷漠地对上田姨妈,“娘放心,我不会出事。我只是有些累。”

  “原来你累了。那就好好休息,娘不打扰你。至于婚事,我们以后再说。”田姨妈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门,心头还在紧张,总觉着自家女儿不对劲,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失心疯一样,竟然想去做妾。

  呸,堂堂蒋湄的女儿岂能给人做妾。就算是嫁给老头子做填房太太,也不能给人做妾。更何况还是给蒋沐元那个没本事男人做妾,那更是万万不行。

  不行,她得尽快做出安排,早点将田嘉的婚事定下来,免得死丫头又胡思乱想。

  田嘉躺在床上,表情平静,无悲无怒。

  夜深人静,一点点动静就能发出很大的声响。

  田嘉晃晃头,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哭,可是又听不真切,莫非是她的幻觉。

  田嘉从床上坐起来,呆坐了一盏茶的功夫,然后干脆起身出门。

  哭声更清晰了,是从院子外面传来的。那个方向,田嘉一愣,那不是静思斋的方向吗?难不成大少奶奶死了?

  田嘉心头一惊,不顾一切的跑出去,朝静思斋跑去。

  离静思斋越近,哭声越清晰。田嘉拼命地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急切。

  终于来到静思斋,入目是两个晃眼的白灯笼。原来大少奶奶真的死了。田嘉茫然四顾,心中悲凉一片。

  她看到蒋沐文从屋里走出来,表情阴沉沉的,眼中似乎有杀意闪现。她又看到顾四娘和丫头们抬着昏迷过去的顾太太进了偏房,她还看到无数丫头仆妇开始换上素净的衣服,前往侯府各处报丧。

  田嘉突然一声叹息:“原来真的死了。”

  一道利芒刺来,田嘉瞬间打了个哆嗦。那是蒋沐文,蒋沐文正死死地盯着她。

  田嘉颤抖着,猛地低下头,缩在角落里,不敢再四下张望。那样的眼神,见一次怕一次,她不嫁给蒋沐文,果然是正确的。

  侯府的人得了消息,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

  宋安然代表宋家也赶了过来,身边的喜春喜秋还拿着奠仪。

  宋安然走到蒋沐文身边,“大表哥节哀。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大表哥收下。”

  蒋沐文没有动,他看着宋安然,心情有些复杂。

  一阵冬日寒风吹来,宋安然感觉自己的嘴唇已经发紫。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尤其是在北方的冬天,又是在户外。

  “大表哥,请你节哀。”宋安然再次出声,提醒蒋沐文收下奠仪。

  蒋沐文点点头,“安然妹妹有心了。这么晚还累你跑一趟。”

  “大表哥太见外了。大表嫂生病,我们却没能帮上忙,已经很过意不去。如今大表嫂去了,我们总该来看看。”宋安然客气地说道。

  蒋沐文示意身边的小厮收下奠仪,“表妹有心了。这会里面正在入殓。表妹不如明日一早再过来。”

  宋安然正有此意,“大表嫂的后事离不开大表哥,还请大表哥保重身体。夜已深,我就先告辞。”

  “来人,替我送送安然妹妹。”

  “不用。这里来了好几次,我熟。表哥去忙吧。”宋安然拒绝了蒋沐文的安排,转身离去。

  喜夏在前面提着灯笼,照亮前方的路。

  ------题外话------

  终于死了,下一章开始进入另一个*。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9章 凭什么原谅你-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