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83章 颜宓太污,被劫持-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4章 逼唐王放人,半夜钻安然卧房-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颜飞飞激动地冲到马车旁,拉着颜宓的手,“大哥,你在这里真好。你快帮帮我,我看中了几样首饰,可是我没钱。大哥能不能帮我付账?”

  颜飞飞可怜巴巴的望着颜宓,心里头是欢喜的。有这样一个大哥,真是睡觉都会笑醒。

  颜宓朝世宝斋看了眼,微蹙眉头,心头有几分不耐烦。面上也没半点笑意,“缺钱?”

  颜飞飞连忙点头,“大哥,你会帮我吧。”

  “既然没钱,为什么还要买?”颜宓的眼神有些冷,对待颜飞飞明显缺少了兄妹感情。

  颜飞飞嘴巴一嘟,有些不高兴了,“我喜欢,难道不能买吗?大哥,这家世宝斋是新开的,里面的首饰无论是造型还是做工都很新颖,我真的很喜欢。大哥,你就帮我买了吧。妹妹求你,好不好?”

  颜宓有些不爽。

  宋安然来到门口站着,大大方方的看着颜宓。

  颜宓若有所觉,一转头,就对上了宋安然的目光。虽然今天宋安然穿的是女装,但是颜宓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宋安然就是那天女扮男装,盯着她看个不停的人。没想到今天又遇上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宋安然穿上了女装,还敢盯着他看,一点女子的矜持和羞涩都没有。

  颜宓轻哼一声,表达一下自己对宋安然的不满。没见过这样盯着男人看的姑娘。

  宋安然轻声一笑,眉眼都是弯的,她就是喜欢看颜宓那张脸,真是百看不厌。

  颜飞飞没察觉到颜宓在走神,还以为颜宓是对她有所不满,于是赶忙说道:“大哥,我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夸下海口。要是不买的话,我的面子里子都没了,甚至连国公府都要跟着丢脸。外面不知情的人说不定还以为我们国公府没钱了。”

  颜宓盯着颜飞飞,冷着脸问道:“多少钱?”

  颜飞飞张口想说四千两,话出口之前,她又觉着不太合适,于是改口说道:“三千两。”

  颜宓盯着颜飞飞不说话。

  颜飞飞心虚的低下头,“是多了点。可是还有一个月就要开梅花宴,我还缺几样首饰。大哥也不忍心看我用去年的首饰去参加梅花宴吧。”

  颜宓哼了一声,“小五,你去钱庄提三千两,交给大小姐。”

  “小的遵命。”小五是颜宓的贴身小厮,他拿着颜宓的印章,急匆匆地往钱庄奔去。

  颜飞飞高兴起来,“多谢大哥。大哥对我真好。”

  “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你就是当着我的面哭,我也不会替你出一文钱。另外,此事你最好主动告诉母亲。”颜宓板着脸说道。

  颜飞飞微微变了脸色,拉着颜宓的衣袖,“大哥不要这样啊,我可是你的亲妹子。你那么有钱,就不能分点给我用吗?”

  颜宓扯回自己的衣袖,“我记得你曾夸下海口,说自己聪明绝顶,若是做生意,一定能够成为一代富豪。还以此为借口,让母亲出钱给你开铺子。铺子已经开了三四年,不知道妹妹有没有成为一代富豪?什么时候我这做大哥的也能沾沾光?”

  颜飞飞脸红,有些羞愧,有些难堪,“大哥干什么提这件事情,我都忘了。”

  颜宓哼不满,说道:“你忘了我可没忘。以你花钱的速度,母亲就算有再多的私房,也经不起你几年的糟蹋。你若是还有点孝心,就该体谅母亲的难处,稍微节俭一点,好歹让母亲不要被二婶娘三婶娘堵在门口查账,好歹让母亲在老夫人面前能有几分体面。”

  颜飞飞很生气,“大哥,你太扫兴了。干什么这个时候说这些。谁说我没孝心,我最孝顺母亲,母亲也最喜欢我。我就知道,你和四哥都嫉妒我得母亲的宠爱,所以你就看不惯我。”

  颜宓撇头,眼神冷漠,“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

  颜飞飞跺脚,“大哥要骂我就直说,干什么又吊书袋子。每次和你说话,你都这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是你亲妹子,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颜宓觉着和颜飞飞没办法对话,家中长辈宠爱颜飞飞,放纵她的言行,颜宓很有意见。他不是嫉妒,而是觉着一个大家闺秀不应该是颜飞飞这样的。颜飞飞太跳脱,太自我,太虚荣,太好强,却从不在意身边人的感受。她活的很潇洒,这份潇洒却是建立在母亲的辛苦上。对这一点,颜宓尤其不满。

  颜宓不愿意同颜飞飞说话,于是两兄妹俱都沉默下来。

  小五的速度很快,很快从钱庄拿来三千两银票,当着颜宓的面交给颜飞飞。

  颜飞飞拿到银票,心情又开始飞扬起来。兴高采烈的回到世宝斋。

  在门口看到宋安然,颜飞飞明显很意外,“宋姑娘买好了吗?”

  宋安然含笑不说话,颜飞飞也不在意。她大声的冲苏掌柜说道:“掌柜的,赶紧将我要首饰包起来,这是银票。”

  三千两银票,啪的甩在桌面上,动作极为帅气潇洒。小翠可不敢像颜飞飞那样,小心翼翼地又拿出一千三百两,凑在一起,刚好四千三百两,足额付款。

  苏掌柜乐呵呵的,“颜大小姐要的首饰都在这里,请过目。对了,下个月我们这里会到一批新款,颜大小姐若是有兴趣的话,不妨来看看。”

  颜飞飞矜持地说道,“到时候再说吧。”

  颜飞飞在忙着付钱的时候,宋安然和颜宓看正在进行一场无声的战争。

  宋安然大大方方的朝颜宓看去,颜宓微蹙眉头,很是不满。

  等到宋安然跨出世宝斋的大门,朝马车走去的时候,颜宓不仅不满,而且还很吃惊。宋安然哪里来的胆子,一个女子,难道不应该矜持内敛吗?

  宋安然来到马车前,微微一笑,“见过颜公子。若有失礼之处,还请颜公子见谅。”

  颜宓挑眉,冷笑一声,态度极为傲慢地说道:“本公子身边还缺个暖床的侍妾,本公子不嫌弃你的姿容,许你一个侍妾位置。”

  宋安然先是愕然,接着失笑。这人得有多自大狂妄,才会对一个陌生的女子说出这番话来。

  “颜公子对姑娘家都是这么说话吗?”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着颜宓,可惜了这张脸,脑子却不太好使。

  颜宓心中恼怒,他神情鄙夷,眼神轻蔑,态度高傲,“你一直盯着本公子看,不就是想做本公子的侍妾吗?本公子现在许你侍妾的位置,怎么,你还嫌弃?”

  宋安然轻声一笑,名士风流公子原来是个中二病重度患者,宋安然再次在心里头感慨了一句,可惜了这张让人魂牵梦萦的脸。要是能给这张脸配一个成熟的头脑,那就太完美了。果然这世上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老天爷给了颜宓一张绝世容颜,同时又给了他一个坏脾气。

  宋安然笑了笑,“我姓宋,颜公子可以称呼我为宋姑娘。另外,我不会给任何人做侍妾。颜公子也不配做我的夫君。”

  “你放肆!”颜宓微微眯起眼睛,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对他说话,即便高贵如公主在他面前也得收起坏脾气,小心翼翼地说话。

  “颜公子,你长的很好看,不过你的脾气真的不怎么样。我只是说出了事实,你竟然说我放肆。如此说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没有人敢在你面前说实话?可怜啊,颜公子十多年来竟然一直生活在谎言中。”

  宋安然嘴角一勾,讥讽一笑。、

  那讥讽的笑容,明晃晃地刺眼,让颜宓心头大怒。颜宓怒极反笑,“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如果这就是你今日的目的,我得说你做得很好,果然是个有脑子的人。难怪敢用那种眼光盯着我看。”

  那种眼光是哪种眼光?宋安然挑眉,说话说一半可是不对的。

  “我想颜公子误会了,我绝对没有故意特立独行来引起颜公子的注意。我就是我,我一直就是这样。”

  颜宓冷笑,解释就是掩饰。“本公子不听你的狡辩,反正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宋安然摊手,表示鸡同鸭讲,压力好大。好吧,就算她真的心怀叵测,但绝不是想要嫁给颜宓。她还没那么花痴,不就是一个男人。她上辈子见过的男人多了去,不差颜宓一个。

  她只是单纯的欣赏颜宓那张脸而已,毕竟难得遇见一回,总是想多看几眼。

  好了,事情到此为止,宋安然打算离开,免得引起更多的误会。

  不过很显然误会已经造成。就听见颜飞飞在身后叫起来,“你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认识我大哥?你怎么会和我大哥认识?难道你故意在世宝斋出现就是为了等我,想接近我然后再接近我大哥?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你和别的女人一样花痴,都想嫁给我大哥。我算是看错你了。”

  宋安然突然发现一个秘密:颜家兄妹都是脑洞大开的奇葩。仅仅是靠近说了几句话,就能引出这么多狗血,真是够了。

  宋安然回头,面对颜飞飞,“颜小姐买完了?我之前还担心颜小姐钱不够,原来是我多虑了。”

  颜飞飞脸色一变,“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缺钱。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不是对我大哥有不可告人的心思?我告诉你,你是妄想。”

  宋安然朝颜宓瞥了眼,颜宓面无表情,不过宋安然猜测颜宓一定会觉着很丢脸吧。就算真那么想,也不能大庭广众下嚷嚷出口啊。

  宋安然觉着自己不应该继续撩拨颜家兄妹,所以她决定退回到安全线以内,“颜小姐已经买好了,可我还没买到喜欢的首饰。颜小姐自便,我要进去挑选首饰,就不和你闲聊。”

  宋安然越过颜飞飞,进了世宝斋。

  颜飞飞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宋安然给无视了,外加被宋安然给耍了一通。宋安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哪怕一个字的回答也没有。

  颜飞飞跺脚,真是岂有此理。宋安然还说不和她闲聊,她什么时候和她闲聊呢?她都不认识宋安然,何来的闲聊。

  颜飞飞没有追到世宝斋,而是问颜宓,“大哥你认识她吗?她是谁?”

  颜宓奇怪地看着颜飞飞,“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

  “我怎么会认识她。我在世宝斋遇见她,见她也是来买首饰,就和她说了几句话。谁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她姓宋!”颜宓轻声说道。

  “什么?”颜飞飞没听清楚。

  “没什么。”颜宓表情冷淡,“我还有事情要忙,你先自己回去。”放下车门帘子,马车启动,缓缓前行。

  颜飞飞有些不满,这几年大哥对她越来越冷淡,每次见面都要教训她,真是烦死了。明明以前她小的时候,大哥对她最好的。

  “姑娘,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回去晚了夫人该担心。”小翠尽职尽责的提醒颜飞飞。

  颜飞飞眨了眨眼,“不回去。我还没玩够。你身上不是还有几百两银子嘛,等我花完了就回去。”

  小翠一脸无奈,照着姑娘这花钱法,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更何况,国公府就算有金山银山,也不可能留给颜飞飞。

  国公府倒是给颜飞飞准备了一笔丰厚的嫁妆,只是以颜飞飞的花钱速度,小翠怀疑那笔嫁妆也架不住颜飞飞的糟蹋。说不定只需要几年,那些嫁妆就能被颜飞飞全部花掉。

  到时候要怎么办,总不能回国公府找夫人要银子花吧。夫人能够支援一次,难不成还能支援一辈子。再说了,将来等大少爷娶妻,大少奶奶当了家,颜飞飞再想回国公府要钱花,只怕是不能了。

  小翠叹了一口气,这些事情颜飞飞从来不关心,也从来不肯听劝。小翠真不知道,自己将来随着颜飞飞陪嫁出去,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宋安然回到世宝斋,喜春就开始小声抱怨:“颜家兄妹太过分了,他们怎么可以那样说姑娘。不过姑娘也有错。姑娘的错就是太任性,看见颜公子长得好看就凑上去,换做别的人也会误会姑娘的用意。”

  宋安然在喜春头上戳了一下,“老和尚念经吗?”

  喜春吃痛,揉揉额头,“姑娘可别再任性啦。人家都误会姑娘恨嫁,姑娘难道就不该反省反省?”

  “放心吧。以后不会了。”宋安然对颜宓那张脸已经免疫,对他那个人也是敬谢不敏。脾气太坏,她伺候不来,所以只能敬而远之。

  听宋安然这么说,喜春就放心下来了。

  宋安然在世宝斋随意挑选了几样首饰。好歹做戏做全套,既然说是来买东西,还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总得买点东西才行啊。不然入了有心人的眼,人家就该怀疑宋安然来世宝斋的意图。

  挑完了首饰,让苏掌柜包起来,然后又叮嘱了苏掌柜几句,宋安然这才带着喜春喜夏还有白一出了世宝斋。

  宋安然走在大街上,看见酒楼就觉着肚子饿。想在酒楼吃了晚饭再回侯府,怎么办。

  “姑娘,天色不早了,我们该早点回去。”喜春提醒宋安然。

  宋安然抬眼看天色,点点头,“说的对,是该早点回去。不然侯府的门房该说闲话了。”

  喜春很满意宋安然这一点,这让她们做下人的省了多少心啊。

  只是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常的一天。

  有人拦在宋安然面前,“宋姑娘,我家主子有请宋姑娘过去说话。”

  看着前面高大威武的侍卫,宋安然大皱眉头,“你家主子是谁?我不认识,请让开。”

  侍卫并没有让开,依旧牢牢的挡住了宋安然前进的道路。“我劝宋姑娘还是跟我走一趟比较好,否则出了什么意外,宋姑娘可别后悔。”

  白一上前两步,挡在宋安然前面,“让开。否则杀无赦。”

  侍卫轻蔑一笑,对白一的战斗力根本看不上眼。“宋姑娘,我家主子位高权重,无论是宋大人还是侯府都招惹不起。所以我劝宋姑娘最好能识趣一点。万一发生冲突,倒霉的绝不会是我家主子,只能是宋家和宋姑娘。”

  宋安然微微眯起眼睛,“你在威胁我?”

  侍卫双手抱着剑,“你就当我是在威胁。那么宋姑娘的决定是跟我走,还是让你这个侍女同我打一架?”

  白一如临大敌。

  宋安然沉着一张脸,她已经注意到隐藏在人群中的那些侍卫,很显然她们已经被包围了。而她身边只有白一一个人有战斗力,靠白一能行吗?更关键的是,宋安然留意到侍卫腰间的腰牌,那不是普通的腰牌,那个腰牌代表了某个身份,某个宋家和侯府都不能招惹的身份。

  宋安然突然笑出声来,瞬间冲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她问道:“白一,你能打赢他吗?”

  白一凝重的说道,“姑娘,奴婢有必死的决心。”

  那就是打不赢了。宋安然叹了一口气,悲哀的事情不是你突然发现大胡子男人武功高强到,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自己身边。而是你在一天之内遇见了成串的武功高强的人,对方还恃强凌弱,逼自己走一趟。更可悲的是,你还反抗不了。

  宋安然是个聪明人,从来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事情,她更擅长于危机中寻找机会,而不是强硬对抗。所以既然反抗不了,那只能识趣一点,乖乖跟人走。

  宋安然背着双手,朝身后的喜春喜夏打手势。面上笑着问那个侍卫,“不知你家主子在何处等我?”

  “宋姑娘跟我走就是了。”

  “万一你家主子对我不利,比如想要杀了我,或者绑架我威胁我父亲,那我该怎么办?”

  侍卫眉头青筋跳了跳,“宋姑娘放心,你这样的我家主子还看不上眼。还有,如果真要结果了你的小命,用不着我家主子出面见你。再有,你们宋家虽然有钱,可是我家主子也不差钱。”

  宋安然笑道,“听侍卫大哥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好吧,我跟你走一趟,就去见见你家主子是何方神圣。”

  侍卫大哥表示很心塞,竟然被宋安然这个小姑娘摆了一道。忍着怒火,侍卫大哥拱手说道:“宋姑娘这边请。”

  宋安然悄悄的朝身后摆摆手,然后就带着白一跟着侍卫大哥走了。

  喜春和喜夏留在原地,两人惊诧莫名,又无比恐惧。宋安然被突然冒出来的侍卫给带走了。谁带走了她,带去什么地方,她们全不知道。又该如何报信,该如何帮宋安然脱离这种境况。

  喜夏急的要哭,喜春赶忙说道:“你去找张治,让他派人追上去。我去找老爷,我得将这件事情禀报老爷知道。要是姑娘今晚不能回到侯府,必须有老爷替姑娘遮掩。决不能让侯府的人知道姑娘被人带走了。否则姑娘的名声就彻底完了。”

  喜夏连连点头,“你说的对,的确不能让侯府的人知道姑娘被人带走了。可是去找张治真的合适吗?万一他手下的人嘴上没个把门的,那该怎么办?”

  喜春咬牙,“那就别告诉他真相。就说,就说白一走失了。”

  喜夏望着喜春,喜春冲她重重的点头。喜夏也应了下,“好,我听你的。要是事后白一怪罪,就怪我好了。”

  “白一不会怪你的,你放心去吧。”

  二人分头行动,一个去找张治,一个去找宋子期。

  宋安然和白一上了对方给她们安排的马车。

  白一悄声问道:“姑娘为什么要跟他们走?即便他们人多,只要奴婢拼死一战,姑娘一定可以顺利离开。”

  “离开之后我又该去哪里?”宋安然轻声反问。

  “自然是回侯府。只要姑娘回到侯府,我就不信他们还敢追到侯府去。”

  宋安然轻轻摇头,“在事情解决之前,我不能回到侯府。因为我不能给宋家给侯府招惹这样的强敌。那人一手之力,就能灭了我们宋家还有侯府。”

  这样的说法太吓人,白一惊诧,问道:“姑娘认识那些人?”

  宋安然摇头,“我当然不认识那些人。但是我认识他们身上的腰牌。那些人身上的腰牌代表了王府。”

  “王府?”白一意外极了。显然王府两个字给了白一很大的冲击。

  永和帝起兵造反,弄死了泰宁帝,自己当上皇帝。在这期间,其他王爷也纷纷派兵襄助永和帝造反。这也是永和帝最终能够造反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

  永和帝当上皇帝后,并没有对自己的兄弟赶尽杀绝。除了打压势力强横的兄弟外,对几个比较老实本分的兄弟,都给予了极大的权势和优容。这些王爷虽然不参与政事,但是他们的能量巨大,不仅能影响朝中的人事变动,甚至能决定某个官员的生死。

  面对这样的巨无霸,绝对不能采取强硬的手段硬碰硬。宋安然只能小心翼翼地周旋,试图寻找真相,寻找出路。所以她才会跟着侍卫大哥走。

  白一还回不过神,她很意外,很好奇,“王府为什么会找上姑娘?姑娘才来京城一两个月,这回才是第二次出门根本就没机会认识什么王爷,连王府的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姑娘不觉着这件事情很奇怪吗?”

  宋安然揉揉眉心,“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天降了吧。”

  白一完全感受不到宋安然的轻松,她一脸懵逼,宋安然到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姑娘,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宋安然朝车窗外面看了一眼,“走一步算一步。船到墙头自然直。只要对方没打算杀我,也没打算用我来威胁父亲,事情就总有办法解决。”

  “姑娘还真有自信。”白一吐槽。

  宋安然笑了笑,“本姑娘什么时候没自信了?”

  不就是王爷嘛!上辈子她什么没见识过。就像她对白一说的,只要对方没打算杀她,那她就一定能想出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局。

  马车行驶了半个时辰,最后进入一座别院。

  宋安然主仆二人被带入别院内院,安置在花厅内。有丫鬟上茶上点心,就是没见到一个能做主的人。

  白一有些紧张,“姑娘,要不要奴婢去抓个人来问问。”

  “这是别人的地盘,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宋安然瞪了眼白一。到了别人的地盘上还敢嚣张,那真是取死之道。宋安然还没活够,自然不能做这样冲动的事情。

  “不错,宋姑娘很有自知之明。”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在屋里响起。

  可是宋安然和白一都没有看见人,那声音又是从哪里传进来的。

  白一四下张望,最后指了指左侧的那面墙。说话的人应该就在墙后面。

  “宋姑娘,你身边的丫鬟很聪明,这么快就看出了蹊跷之处。”

  宋安然轻声一笑“不知小女子该如何称呼老爷?”

  “看样子,宋姑娘似乎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人依旧没有出现。

  宋安然微微一笑,“承蒙老爷看得起,请小女子前来做客。小女子惶恐不安,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老爷见谅。小女子再冒昧问一句,不知老爷叫我来所为何事?”

  “你似乎一点都不紧张。”随着话音一落,一个高大威严的中年的男人从花厅正门走了进来。

  宋安然赶紧上前行礼,“小女子见过老爷。”既然这位王爷不欲透露身份,宋安然自然会识趣。

  唐王哈哈一笑,“宋姑娘果真聪明。不过用不着这么小心谨慎,本王不吃人,更不会要宋姑娘的性命。本王只是想见一见宋姑娘,想知道究竟是何等女子竟然让本王小儿念念不忘。”

  唐王摆明身份,宋安然却大惊失色。若是唐王一直隐藏身份,宋安然还有几分把握,大不了装傻充愣。这会身份公开,宋安然反而有些吃不准对方的用意,更不敢用装傻充愣的把戏来敷衍了事。

  至于唐王口中说什么小儿对她念念不忘,这样的话,宋安然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想用这种话来糊弄她,是糊弄不住的。

  她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唐王,这人就没安好心。宋安然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再次行礼,态度越发恭敬,“臣女宋氏安然拜见王爷,王爷万福康安。”

  “免礼。”显然唐王对于宋安然的知情知趣很满意。“宋姑娘坐下说话吧。”

  “不敢。小女子站着回话就行。”

  宋安然以最恭敬的态度,来隐藏自身的风骨和傲气,降低唐王对她的防备和警惕。

  唐王点点头,说道:“虽然你母亲早逝,不过你父亲将你教养得很好。今日一见,你没让本王失望。不仅如此,本王对你还有一点点满意。”

  宋安然心头警铃大作,她情愿唐王对她不满。她将头埋下,只露出一个满头珠翠的头颅。

  “承蒙王爷厚爱,小女子当不起。”

  “无所谓!这本王之前说过,本王的小儿对你念念不忘,对此,宋姑娘不想说点什么吗?”唐王盯着宋安然,双目锐利,让人心头一紧。

  宋安然一直低着头,“小女子惶恐,小女子并不认识王府小公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原来如此。原来宋姑娘并不知道小儿的真实身份。”唐王呵呵一笑,“小儿萧瑾,宋姑娘想起来了吗?”

  “萧瑾是谁?”宋安然一脸茫然。她的记忆中并没有一个叫做萧瑾的人。

  唐王微微眯眼,他从宋安然的表情中判断,宋安然的反应并不是假装出来的,她的确不认识萧瑾。原来自始至终,萧瑾和宋安然并没有真正认识。

  唐王呵呵的笑了起来,有趣,实在是太有趣。原本他以为萧瑾和宋安然早就认识,私下里接触过多次,萧瑾才会对宋安然产生不一样的想法。可如今看来,他之前的判断得全部推翻。

  宋安然不认识萧瑾,萧瑾却认识宋安然,并且将宋安然牢牢地记在心上。这代表了什么,就很值得去揣摩。这让唐王不得不重新评估这件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变,唐王的目的不变。

  唐王直言说道:“不认识也没关系。宋姑娘只要知道小儿对你很有兴趣就行了。”

  宋安然微蹙眉头,“王爷是想让小女子做些什么吗?”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唐王笑了笑,“本王希望你能陪在小儿身边,让他开心起来。当然,本王会做主给你一个名分。”

  宋安然瞬间有种日了狗的感觉,她可以说不吗?她可以强烈的反对吗?她可以跳起来大骂唐王神经吗?她可以指着唐王的鼻子说,你是谁啊,凭什么让我留下来。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本姑娘也不伺候。

  宋安然微微弯曲了十指,不过很快双手又舒展开。宋安然一脸平静地说道:“还请王爷见谅,小女子恐怕胜任不了这个重担。小女子的家人还在等小女子回去一起用晚饭,还请王爷能开恩放小女子离开。”

  唐王面无表情地说道:“这样啊!那宋姑娘就在这里慢慢想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就让人来通知本王一声。本王时间有限,所以宋姑娘最好能早点想明白。否则,本王只能采取强硬措施。”

  宋安然心头大骂,老不死的唐王,强盗,无耻。

  唐王不欲同宋安然多说,起身,甩袖离去。

  十个侍卫守在花厅门外,宋安然和白一就算是插翅也难以飞出去。

  白一站在宋安然身边,悄声问道:“姑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宋安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等?白一不明白。等什么,等谁?难道等唐王回心转意吗?

  宋安然当然不可能将希望寄托在唐王身上。她之前将喜春和喜夏留下,就是为了现在。喜春是个聪明的丫头,她一定知道该去找谁,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声张出去。

  喜春没有辜负宋安然的期望。她在吏部衙门对面的酒楼找到了宋子期。

  宋子期置办了一桌酒席,请吏部的官员吃酒。

  喜春到的时候,宴席还没开始。

  喜春急急忙忙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宋子期,宋子期那张脸瞬间阴沉如水。

  宋子期板着脸问道:“你有看清来人的长相吗?”

  喜春连连点头,仔细形容侍卫大哥的容貌。

  宋子期皱眉,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么一个人,于是又问道:“那个侍卫还有没有别的特征?有没有代表身份的信物?”

  喜春努力的想,用力的想,可是她愣是没想起对方身上到底有没有代表身份的信物。喜春又急又羞愧,“奴婢没用,奴婢害了姑娘。”

  “先别着急。”宋子期咬牙切齿,“你先回侯府,告诉侯府的人,就说本官带着安然出门做客,今晚不回侯府。”

  喜春擦掉眼泪,“那姑娘怎么办?老爷能找回姑娘吗?”

  “当然。你先回侯府,替我稳住侯府的人,切莫将此事说出去,坏了安然的名声。”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回侯府。”喜春眼巴巴的望着宋子期,“老爷一定要找回姑娘。要是姑娘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也不活了。”

  “行了。赶紧回侯府。”宋子期有些不耐烦,心头火气直冒。究竟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带走他的闺女。

  喜春走了。宋子期在屋里走来走去,眉头皱得死紧。他先将洗墨叫进来,“去通知各位大人,就说今晚的宴席推迟,改明儿本官换的地方招待他们,就当赔罪。”所谓换个地方,自然是指花街柳巷。那才是真正的销金窟。

  洗墨担心地问宋子期,“老爷,要不要小的出去找人帮忙?”

  “此事暂且不忙。本官得先弄明白对方的来历才好动手。”

  “可是喜春并不记得对方身上有代表身份的信物。”

  “喜春虽然不记得,但是从她的描述中,本官多少也能猜到一点。只是本官想不明白,安然怎么会引起对方的注意。这真是祸从天降。行了,你先去衙门里走一趟,替本官道个歉。”

  “小的遵命。”

  宋子期还在想办法,有人在外面敲门。

  宋子期以为是小厮洗笔,冲门外喊了一声,“进来。”

  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大胡子男人,宋子期望着对方,一脸陌生与警惕。显然宋子期并不认识大胡子男人就是秦裴,更不知道这位大胡子男人同宋安然之间有多次来往。

  宋子期警惕的问道:“你是谁?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见过宋大人。”秦裴抱拳行礼,“宋大人不认识我不要紧,我来只是想告诉宋姑娘的下落。”

  “你知道安然的下落?你究竟是谁?莫非就是你绑走了小女?”宋子期左手搭在桌面上,只要一个不对劲,他就会抄起桌面上的茶壶朝对方扔去。

  秦裴看了眼桌子上的茶壶,面无表情地说道:“宋大人手无缚鸡之力,我劝宋大人为了自身安全,还是不要轻易动手。另外,我和那些人不是一伙,我只是恰好知道宋姑娘的下落,所以前来告知。”

  “你有什么目的?”宋子期不可能相信秦裴。这样一个外表凶悍的男人,突然走进来,告诉你,知道你闺女的下落。换做任何人都会心生警惕,怀疑对方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秦裴微蹙眉头,他不再回答宋子期的提问,而是直接说道:“带走宋姑娘的人是唐王府的侍卫。宋姑娘这会正在城南王府别院内,唐王也在那里。至于唐王为什么要见宋姑娘,我多少猜到一点。不过对宋大人来说,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办法救出宋姑娘。”

  宋子期狐疑地盯着秦裴,“你认识小女?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家中人口几何?你和小女是什么关系?”

  这就开始查户口了。秦裴有些哭笑不得。“宋大人,我叫什么名字不重要。宋大人不赶紧想办法救出宋姑娘,后果不堪设想。”

  宋子期暗自大骂一句,好一个不按理出牌的唐王,真是欺人太甚。“放心,本官自然会想办法救出小女。”

  ------题外话------

  颜宓的杀伤力会来得更猛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2章 颜飞飞,买买买-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