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林肯娱乐 >

第88章 身处十八层地狱-一品嫡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林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9章 男人太笨谁的错-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氏头七,出殡。

  侯府准备了酒席,招呼上门的亲朋好友。

  至于顾氏的丧事,对于侯府来说,主要作用就是用于结交各路亲眷,加深彼此的联系。

  真正替顾氏伤心的人,唯有顾家母女,还有顾氏的几个陪嫁丫头。顾氏一死,顾家就同侯府断了联系。等丧事办完,嫁妆搬空,顾家母女也没理由继续在侯府住下去。

  至于陪嫁丫鬟们,她们的命运也充满了变数。究竟是继续留在侯府,还是跟随顾氏母女回到顾家,没有一个人能真正下定决心。

  天刚亮的时候,出殡队伍开始从侯府出发,等到日头高照的时候,出殡队伍已经回到侯府。此时离着午时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因为顾氏出殡,侯府的小子们全都回来了。安杰和安平也请了一天假,跟着侯府的表兄弟们一起回来送顾氏最后一程。

  宋安然领着宋安乐还有宋安芸来到松鹤堂。

  这会,松鹤堂内宾客云集,屋里拥挤得快没地方下脚。

  看见那么多大姑娘小媳妇,贵妇太太们,宋安芸顿时怂了。躲在宋安然身后,一副缩头缩脑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

  反观宋安乐,倒是大大方方的,跟在宋安然身边,面带微笑的应对所有人打量的目光。

  嫡长孙媳出殡,古氏却很高兴。侯府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古氏一见到宋家三姐妹,就连忙朝宋安然招手,“安然快过来。老身给你介绍亲戚们认识。”

  宋安然微微含笑,心里头却替顾氏感到可惜。死得多没价值,所有人都将她的丧事当做了联络感情的交际场所。

  古氏拉着宋安然的手,对所有宾客们介绍,“这是我那可怜的二女儿的闺女,宋家嫡女,闺名安然。”

  宋安然微微躬身,“见过诸位太太,表姐表妹,还有诸位嫂嫂们。”

  有些人就笑了起来。

  一个身量一般,身材有些微胖,白面圆脸,显得很贵气的三十出头的妇人一步上前,抓住宋安然的手,“安然,知道我是谁吗?”

  宋安然看着对方,她从对方的眉眼间隐约见到了蒋淑的影子,顿时醒悟过来,“安然见过文姨妈。”

  不出宋安然所料,这位正是蒋淑的嫡亲长姐,古氏的大女儿,宋安然的大姨母,宋子期的大姨子,蒋清。

  蒋清嫁给了东昌侯府的二老爷文伯广。宋安然称呼她一声文姨妈也不算错。

  蒋清哈哈一笑,“这就认出来了,不会是有人事先告诉你了吧。”

  宋安然抿唇一笑,“文姨妈同家母有几分相似,一看到文姨妈,我就觉着亲切。”

  “这小姑娘真会说话。难怪老夫人那么疼你。”蒋清爽朗地笑道。

  古氏乐呵呵的,嗔怪道:“宋家上京,你早就该上门看望。拖到今日才上来,你还好意思。”

  蒋清放开宋安然,挽着古氏的手臂,“娘啊,女儿这不是来了嘛。娘又不是不知道,文家里里外外的事情,都需要我来操持。我哪敢随意离开。”

  古氏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担心地看着蒋清,“不要紧吧?”

  宋安然撩了撩眼皮子,看来文家的家务必有内情。只是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古氏和蒋清都不好明说。

  蒋清笑着摇头,“娘尽管放心,事情还在掌控中。老大那一家子蹦跶不起来。”

  古氏压低声音,说道:“你可不能大意。”

  蒋清挑眉一笑,“女儿有分寸。”争家产争爵位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大意。

  古氏放心下来,接着又给宋安然介绍别的亲戚。

  “安然,这是古家大夫人,你容大表舅母。”

  宋安然赶紧行礼,“安然见过大表舅母。”

  “好孩子。”古容氏送上一对镯子做见面礼。她打量着宋安然,目光中饱含了好奇,感慨,怀念。总之那双眼睛里面的内容太丰富,宋安然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古容氏笑道,“我和你母亲自小要好,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就去了。苦了你们这些孩子。”

  宋安然微微低头。面有悲戚之色,“母亲生前一直怀念京城。若是知道大表舅母惦记着她,她也会很欣慰的。”

  古容氏拍拍宋安然的手背,白嫩的瓜子脸上露出一个恰当的怀念表情,“你母亲福薄,不过你也别太伤心。你人生还长,得往前看。”

  “我听大表舅母。”

  接下来,宋安然又见到方氏的娘家嫂子,方家大太太方乔氏。

  方乔氏是个圆脸,身形富态,笑起来显得慈眉善目的人。她对宋安然的态度,是亲热中透着疏离,似乎并不乐意同宋家人亲近。

  宋安然微微含笑,对待方乔氏,只要礼数到位就行了。

  接着又是同别家太太们见面,还有各家的姑娘。至于各家的小子,这会全都在外院,由侯府的少爷们陪着。

  见过面之后,大家围坐在一起寒暄,聊聊家常,聊聊京城八卦。期间自然有人提到宋家和吴家退亲的事情,毕竟这件事情闹得有些大,让人想不注意都不行。

  一说起此事,众人的目光纷纷朝宋家三姐妹看来。

  宋安芸就是个没胆怂包,就知道在自家人面前逞强。面对这么多人的打量,宋安芸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一副可怜兮兮,受了莫大惊吓的样子。

  宋安然倒是很平静,只要没人主动问她,她就不会参与这个话题。

  再看宋安乐,她很忐忑,也很紧张。不过她尽量做到镇定自若,表现得大方得体,希望能给所有人一个好印象。

  宋安乐这个态度,倒是让不少人对她生出好感来。都觉着宋家虽然没了女主人,不过孩子们都很有教养,并没有像外面猜测的那样不堪。

  这个时候,有丫头进来禀报,说是宋大人带着宋安平宋安杰来认亲戚。

  古氏笑呵呵的,“快请进来。”

  古氏又对宾客们唠叨,“我这女婿啊,为人最讲究。一会你们见了就知道。”

  贵妇太太们纷纷点头,都奉承古氏,说古氏是有福气的。

  很快,宋子期就带着宋安杰宋安平走入大厅。

  大姑娘小媳妇,贵妇太太们一见宋安然,个个都变得矜持起来。尤其是蒋清,古家大夫人古容氏,背脊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视,一副端庄矜持的模样。

  宋子期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领着安杰安平两个小子,先给古氏见礼。然后在袁嬷嬷的介绍下,同各家亲戚们见面认识。

  宋子期做事爽利,和亲戚们彼此见过之后,又叮嘱了宋安然三姐妹几句话,就领着两个儿子告辞。

  宋子期一走,大厅里的气氛又热闹起来。

  就在大家兴致高昂的议论着宋子期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古容氏悄悄离开了大厅。

  古容氏提起裙摆,小碎步跑起来。朝走在回廊上的宋子期追去,“宋大人,请等等。”

  宋子期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看着古容氏。

  古容氏站在宋子期面前,喘着气,心头有些发慌。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可是她一定要见宋子期一面,和宋子期说上哪怕只一句话也好。

  “宋大人还记得我吗?我是……二十年前,我们……”

  “你是容蓉!”宋子期犹豫了一下,准确的叫出古容氏的闺名。接着他又笑了起来,“我记得你嫁给了古宗仁,现在我该称呼你为古夫人才对。”

  说完,宋子期对宋安平宋安杰挥挥手,让他们两个先回外院。

  宋安平和宋安杰都很好奇的朝古容氏看去,更好奇她和自家亲爹的关系。貌似有些不简单啊。

  两人犹犹豫豫的,就好像脚底下长了钉子一样,怎么走都走不动。

  最后宋子期眼一瞪,二人顿时飞奔起来,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等宋安平宋安杰走了后,宋子期才又问道:“不知古夫人找我有什么事?”

  古容氏目光痴痴地盯着宋子期,“我们都老了,宋大人却没有什么变化。”

  宋子期挑眉,他有些不明白古容氏的意思。

  古容氏心里面有许多话要说,有许多问题要问。不过她最想问的一件事情,是二十年前宋子期为什么不肯赴约。这件事情几乎成了她的心病,这二十年来因为这桩心事,她就没过过一天快乐的日子。

  古容氏自嘲一笑,“我没想到宋大人还记得我。”

  宋子期笑了笑,说道:“我当然记得你。我记得你的族姐嫁到了颍州韩家。颍州韩家正是我的外祖家。你族姐,如今我得叫一声表嫂。对了,韩术你有见到吗?他有去古家拜见你吗?”

  古容氏笑着点头,“我已经见过韩术,那是个好孩子,听说学问很不错。”

  “的确不错。将来肯定有出息。”宋子期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赞赏。

  “有韩术这样出色的儿子,族姐一定很高兴。”古容氏却有些心不在焉。

  她望着宋子期,眼神有些痴缠。“宋大人,我今日见你,是想问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放在心里面整整二十年。如果不能得到一个答案,我无法安心。”

  “您请说!”宋子期的表情也跟着凝重起来。他想不起来二十年前,他和古容氏之间有什么联系。

  古容氏深吸一口气,“二十年前,我曾经给宋大人写了一封信,约宋大人两日后在相国寺后山见面。那封信我委托蒋淑转交给你。见面那一天,我早早的就去了相国寺的后山。我从早上等到天黑,一直没有等到宋大人。

  当时我很绝望。回到家以后,我哭了一宿。之后我就答应父母的安排,和古宗仁定了亲事。宋大人,今日我就想问你一句,你为什么不肯赴约?就算你对我没有意思,就算讨厌我,为什么不肯当着我的面告诉我?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在后山等了整整一天?”

  宋子期有些茫然,二十年前的事情,对他来说已经很模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忆过二十年前的事情。

  古容氏继续说道:“等我和古宗仁订婚之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就听说你和蒋淑订婚。宋大人,这是为什么?我记得当年,你并不喜欢蒋淑,不是吗?你甚至还夸过我我的诗词做得好,有灵性,比蒋淑要强。可是为什么你最后却选择了蒋淑,连一个让我说出心意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我的家世不比蒋淑差,我父兄都在朝中为官,前程比蒋家人更好。我长得也不差,至少不比蒋淑差。我性子也温柔,并不是善妒的人。可是为什么宋大人就不肯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为什么连拒绝都那么无情。为什么那一天你没有出现?”

  声声质问,带着二十年的心结,二十年的不满和怀念。古容氏神情悲苦,她等了二十年,才终于等到宋子期。即便时间场合不对,她也要问出来,寻求一个答案。这已经成为她的执念,二十年的执念是极其可怕的。

  宋子期大皱眉头,“古夫人……”

  “叫我容蓉!”古容氏态度坚决地说道。

  宋子期表情凝重,“容蓉,我很确定二十年前我没有收到你的信,连只言片语都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你在相国寺后山等我,更不知道你的心意。很抱歉,让你痛苦了二十年。”

  “没有收到信?”容蓉不敢置信的盯着宋子期,右手捂住心口,眼中含泪,眼神极为愤怒。“你怎么可能没收到信。蒋淑口口声声告诉我,她将信转交给了你。”

  宋子期蹙眉,“我的确没有收到你的信。或许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宋子期明白,他应该维护蒋淑的名誉。可是事实的确是他没有收到容蓉的信。

  宋子期相信蒋淑不是心思深沉的人,应该是中间环节出了差错。比如送信的小厮丫头们玩忽职守,将信给丢了。

  容蓉大受打击,困了她二十年的心结,竟然只是因为宋子期没收到信,竟然是因为蒋淑在从中作怪。她错信了蒋淑。

  她将蒋淑当做最好的朋友,最亲密的伙伴,她什么事情都不瞒着蒋淑。可是蒋淑却在她的心口狠狠地捅了一刀,让她这二十年来痛不欲生。

  这样的打击,比宋子期的拒绝更让她心疼,痛到无法呼吸。

  宋子期担心的看着古容氏,“你要紧吗?”

  古容氏呵呵两声,表情似笑似哭,她望着宋子期,“宋大人,如果当年你收到我的信,你会赴约吗?”

  宋子期面无表情地看着古容氏,“或许会,或许不会。二十年前的我,连我自己都觉着陌生。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二十年前的我,面对你的邀请,会不会赴约。”

  古容氏苦笑起来,“是啊。我们都老了,一晃眼二十年就过去了。宋大人官场得意,而我如今贵为东平伯夫人,有子有女。在所有人看来,我这辈子值了。”

  宋子期沉默不语。他在回想,回想二十年前关于容蓉的记忆。他记忆中的容蓉,是个性子爽朗的姑娘,很爱笑。文采的确不错,比蒋淑要强。每次见面,她身边都跟着蒋淑。在容蓉的衬托下,蒋淑显得很普通,很不起眼,还有一点点温柔。

  二十年前的容蓉是夺人目光的明珠。如果他知道容蓉对他的心意,他会娶容蓉吗?宋子期不知道答案。就如同他告诉容蓉的那番话,二十年前的他,连他自己都觉着陌生。又怎么能肯定二十年前的自己会做出什么决定。

  宋子期只能说物是人非,造化弄人。或许他会娶容蓉,过上另外一种生活。或许他会坚持娶蒋淑,继续现在的生活。无论如何,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人应该往前看,所以宋子期不会为了二十年前的事情纠结不安。

  他对古容氏说道:“古夫人,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告辞。”

  顿了顿,又说道:“你既然已经贵为东平伯夫人,就该珍惜现在的生活。纠缠过去,并不明智。”

  古容氏神情呆呆的,没有回应宋子期。

  宋子期叹了一声,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留念。

  古容氏望着宋子期的背影,心头悲伤逆流成河。面对感情,男人总比女人更洒脱。而她这辈子都摆脱不了宋子期这个心魔,她的心牢牢打上了宋子期的烙印。

  她平生只爱过一个人,那就是宋子期。过去爱着他,现在依旧爱着他,将来还会继续爱着他。不过这份爱,已经没必要说出口,更没必要让宋子期知道。她只需要沉默地爱着那个人就很好。这份爱,值得珍藏一辈子。

  古容氏环顾四周,整个人很茫然,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她擦掉眼泪,缓缓地前行。

  转过回廊拐角,古容氏见到了蒋清独自等候着她。很显然,蒋清已经躲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蒋清一见古容氏,顿时冷哼一声,冷笑道,“哎呦,这是哭过了吧。见到宋大人,你激动成什么样子了。容蓉,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东平伯夫人。你要丢伯爵府的脸面,也别到蒋家来丢人。”

  面对蒋清,古容氏底气十足,半点不怵她。

  “让开,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蒋清拦着古容氏,不让她走。

  “表嫂,我们可是亲家啊。你难道忘了,你家宝贝闺女许配给了我儿子。明年你家闺女就会嫁到我们文家。届时我就你宝贝闺女的婆母。表嫂对我这么不客气,难道就不担心我苛待明月那孩子?”

  古容氏冷笑一声,“你敢吗?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苛待我家明月。”

  欺人太甚!竟然蔑视她。蒋清大怒。

  蒋清哼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表嫂见到宋大人那么激动,就不怕我说出去,传到大表哥耳朵里?”

  古容氏眼中满是轻蔑之色,嘲讽一笑,“你可以试试看,古宗仁究竟是信我还是信你。蒋清,你最好别在我面前摆出这副嘴脸,我很不喜欢。”

  “你不喜欢又怎么样?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别人都不知道吗?你一见到宋大人,你这心就跟着荡漾起来了吧。想当年,哼,还敢写信给宋大人,约宋大人到相国寺后山见面。”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容蓉死死地盯着蒋清。

  蒋清哈哈大笑两声,“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哈哈,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也只有蒋淑那个傻子才会老实巴交的替你转交信件。还好半道上我将那封信给截了下来。否则你岂不是要心想事成。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宋子期。我情愿让蒋淑那个傻子嫁给宋子期,也不乐意见到你一脸得意张扬。”

  原来如此,原来真相竟然这般可笑。她就说蒋淑不会害她,她不可能看错蒋淑。一切都是蒋清的错,是蒋清造成了她一辈子的痛苦。

  容蓉怒极反笑,“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喜欢宋子期,喜欢自己的妹夫。”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蒋清怒斥,眼神躲闪,有一瞬间蒋清无比的心虚。

  容蓉笑了起来,“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面最清楚。蒋清,我真是看错了你,你还真是个无耻奸诈的小人。你喜欢宋子期,可惜宋子期出现得太晚。二十年前你已经嫁给了文伯广,做了文家的儿媳妇。

  其实这样也没关系,毕竟文伯广也是个挺不错的人。只可惜宋子期一出现,你就不受控制的喜欢上他,喜欢上那个年少英俊,家庭简单,家资富裕的宋子期。奈何,你已为人妇,你没有机会嫁给宋子期。你嫉妒我,嫉妒蒋淑,所以你不惜破坏我和宋子期的姻缘。

  可是你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宋子期娶蒋淑以外的人。所以你截取了我的信,你促成了蒋淑同宋子期的婚事。蒋清,你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会诅咒你的不得好死。”

  容蓉凑在蒋清耳边,缓慢而有力的吐出恶毒的语言。若说此刻容蓉最恨的人,非蒋清莫属。

  蒋清一把推开容蓉,她讨厌容蓉的靠近,讨厌容蓉的一切。

  蒋清指着怒道:“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虽然没嫁给宋子期,但是你嫁给了古宗仁,做了东平伯府的伯夫人,过着人人称羡的幸福生活。容蓉,你得到了一切,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凭什么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我不欠你。”

  “你不欠我?哈哈!幸福生活?哈哈!”

  容蓉大怒之下,不由得连连冷笑,“整日里面对公婆的刁难,这叫幸福生活?丈夫贪花好色,不停地往内院塞女人,这叫幸福生活?小妾姨娘仗着丈夫的宠爱,三番四次的挑衅我,害的我流产,这叫幸福生活?庶子庶女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生,天天在跟前碍眼,这叫做幸福生活?

  年纪轻轻,心却跟五六岁的老妪一样,这叫幸福生活?操心丈夫的前程,还要操心小妾姨娘的生活,操心庶子庶女的未来,这叫做幸福生活?自己的儿子女儿受尽委屈,却只能忍着,这叫幸福生活?嫡子被迫同庶子争夺宠爱,家产,这叫幸福生活?

  这样的幸福生活,我不稀罕。蒋清,这些年我所承受的所有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敢说不欠我。你欠我一辈子。我会时时刻刻提醒你,你造了多大的孽,你欠了我一辈子。”

  蒋清恐惧得后退,“容蓉,你别无理取闹。天下乌鸦一般黑,就算你嫁给了宋子期,你一样会面对公婆刁难,一样会面对小妾姨娘的挑衅,面对庶子庶女在你跟前碍眼。你真以为你嫁给宋子期就会很幸福吗?你妄想!”

  容蓉轻声一笑,“你不懂。如果能嫁给他,就算是吃糠吃野菜,我也觉着满足。即便有姨娘小妾庶子庶女碍眼,我也能从中找到快乐。而且他是个有节制的人,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后院始终就只有两个女人,他比无数男人都要强。这样的男人,蒋清,你不想嫁吗?莫非你认为文伯广比宋子期更好?”

  一记大锤,敲在蒋清的心口上。让蒋清几欲吐血。

  她怎么可能不想嫁,她费尽心机的破坏容蓉的计划,为的就是离宋子期能近一点。

  蒋淑嫁给了宋子期,她摇身一变就成了宋子期的大姨子。两家可以光明正大,理所当然的来往。她将一切事情都想得很美好,可是唯独没想到宋子期离开京城,一去二十年。整整二十年不曾回京。

  曾经无数次,蒋清都在诅咒蒋淑。蒋淑太无能,太软弱,她根本就配不上宋子期。

  终于,蒋淑死了。她心满意足,她盼着宋子期回到京城。

  终于,在蒋淑死后三年,宋子期带着家眷回到了京城。

  蒋淑曾经无数次的设想过,自己再见宋子期,该用什么样的表情,用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他。可是她又一次将事情想得太美好。

  宋子期没有朝她多看一眼,宋子期看她的目光,同看别的人没有丝毫的区别。甚至比别的人还更显疏离冷漠。

  更要命的是,宋子期同二十年前相比,在容貌上几乎没有变化,只是人显得更沉稳,更可靠,威严更足。反观她,和二十年前相比明显的老了。她已经没有办法和宋子期并排站在一起。

  认识到这些差距,让蒋清憋了一肚子火气。结果一出来,就看到容蓉和宋子期在一起说话,两个人靠得那么近。容蓉和二十年前相比,除了更显雍容华贵外,外貌上同样变化不大。她和宋子期站在一起,显得那样相配。

  蒋清怒火升腾,于是她站出来质问容蓉。她要用残酷的事实打击容蓉,看着她痛苦。

  可是容蓉的反击太过犀利,她没有将容蓉打倒,反倒是被容蓉攻击得片体鳞伤。

  蒋清连退几步,“容蓉,你疯了。你可是有夫之妇,你是古容氏。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这些话,足以让你万劫不复。古宗仁是不会放过你的。”

  容蓉冷笑一声,“我已经身处十八层地狱,再坏又能比现在坏多少?”

  “就算你不顾及你自己,难道你的子女你也不管吗?你信不信我将你说的那些话传出去,你这辈子就完了。”

  容蓉轻蔑一笑,“蒋清,你敢吗?只要你敢朝外面吐露一个字,文家和古家的交情就彻底完了。古宗仁不会感激你,他只会恨你。届时,他将转而支持文伯秀争爵位,你和文伯广几十年的盘算将彻底落空。你们夫妻二人连带着孩子都将被文伯秀扫地出门。”

  “你胡说!古宗仁不是那样的人。”蒋清心中胆怯,大声怒吼掩饰内心的慌乱情绪。

  容蓉眼神轻蔑地看着蒋清,“我和古宗仁同床共枕二十年,是我了解他,还是你了解他。你敢让他丢脸,他就敢弄死你全家。”

  “哈哈,你这是有恃无恐啊。我真没想到,你就是个贱人。”蒋清口不择言。

  容蓉高昂着头,“我就是贱人又怎么样。就算我是贱人,你也只会比我更下贱。”

  “我不和你说,你这女人根本就是疯了。”蒋清连连后退,到最后她跑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容蓉。

  容蓉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笑老天不公,笑命运捉弄,笑蒋清无耻下贱,笑物是人非,笑自己流逝的青春。

  容蓉抬头,擦掉眼泪,露齿一笑。她是东平伯夫人,她身而高贵,就算是身处地狱,她也要优雅的趟过去。

  蒋清和容蓉先后回到松鹤堂。

  蒋清神色不自然,见到容蓉回来,连忙撇头,不敢看她。

  容蓉轻哼一声,也不理会蒋清。

  容蓉朝宋家三姐妹走来,她先是拉着宋安然的手,说道:“你家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些日子为难你们了。”

  宋安然有些不解,“多谢表舅母关心,一切都过去了。”

  容蓉笑了起来,“说的没错,一切都过去了。”

  容蓉放开宋安然的手,又抓起宋安乐的手,“好孩子,吴家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以你父亲的本事,肯定能替你找一门好婚事。”

  宋安乐先是一脸惨白,接着又涨红了脸,“回表舅母,我都听父亲的。”

  容蓉笑了起来,“你同我说说,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会管家吗?”

  宋安乐有些手足无措,她不明白古容氏为什么这么关心她的事情。“回禀表舅母,平日里我都跟着姐妹们一起读书。偶尔也会跟在二妹妹身边,学着管家。”

  “不错,不错。是个好孩子。”容蓉满意地笑了起来。

  宋安乐很紧张,她偷偷的朝宋安然求助。这位表舅母究竟想干什么。

  宋安然一开始也有些不太理解,不过等古容氏抓着宋安乐说话的时候,宋安然慢慢反应过来。这分明是相看儿媳妇的节奏啊。莫非古容氏看上了宋安乐,想聘宋安乐回去做儿媳妇。

  很显然,宋安然真相了。

  容蓉很清楚,她这辈子同宋子期之间已经没有可能。她本已经灰心,可是等看到宋家三姐妹的时候,容蓉突然生出和宋家结亲的念头。如果婚事成了,那她和宋子期就成了亲家,他们之间便多了一份联系。

  因为这个想法,容蓉激动起来。不过她还有理智,知道聘娶宋安然的话,宋子期未必会答应。毕竟宋子期是文官,宋安然是嫡女,宋子期肯定想将宋安然嫁给文官世家,加重他在朝中的势力。再一个,宋安然对于容蓉的儿子古应谦来说,实在是太小了点。以宋安然的年龄,至少还要等两三年才能成亲,就算她能等,古家其他人也不允许等下去。

  于是容蓉退而求其次,将目标定在了宋安乐身上。

  容蓉想着,宋安乐退亲,吴家出了那么多事情,这个时候宋子期一定在为宋安乐的婚事发愁吧。如果她主动和宋家联姻,宋子期一定会感激她的。只要婚事定下,两家的关系自然就亲近起来。

  容蓉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情绪,拉着宋安乐的手,仔细的观察宋安乐,打听宋安乐的事情。

  她频频点头,对宋安乐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和满意。

  宋安乐也渐渐回过神来,脸颊越发的红,红得滴血。

  她不知道古容氏为什么会看上她,更不知道古容氏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好奇,却也紧张忐忑。她是庶出,古容氏应该不会替嫡子聘娶她吧。要她嫁给古家庶子,宋安乐有点不太乐意。之前的吴守信是嫡出,后面的韩术同样是嫡出。

  有韩术做对比,等闲庶子入不了宋安乐的眼。

  这时,宋安然突然插了一句话,“大表舅母,怎么没看到古家姐姐?”

  容蓉笑了笑,“明月找侯府的姑娘们玩去了。她们在内院花厅,你要不要去?你们年轻人凑在一起才更有趣。”

  “那古家表兄们,今日也都来了吗?”宋安然继续问道。

  容蓉笑着点头,“都来了。全都在外院花厅说话。”

  宋安然笑了笑,“不知道大表嫂今天有没有来。”

  宋安然知道古容氏唯一的儿子,古应谦是古家的嫡长子,但是她不知道古应谦有没有成亲。宋安然这么问,纯粹是为了试探。

  宋安乐也竖起耳朵来听。

  容蓉了然一笑,心道朕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容蓉说道:“你大表兄正和容家议亲。如果婚事顺利的话,明年就能下帖子请你们到古家喝喜酒。”

  如此说来,古容氏是想替庶子聘娶宋安乐。

  宋安然和宋安乐交换了一个眼神,宋安然笑道:“表舅母,我去找表姐妹们一起玩耍。安乐姐姐,安芸妹妹,你们跟着我一起去吧。”

  “好啊!”宋安芸浑身不自在,巴不得早点离开。

  宋安乐也连连点头,古容氏的热情将她吓坏了。她早就想逃离这里。

  容蓉也没有强留她们姐妹。她放开宋安乐的手,“去花厅和姐妹们好好玩。有什么难处,使个人同我说一声就行。”

  “多谢大表舅母。”

  宋家三姐妹急急忙忙的出了松鹤堂。

  宋安乐长出一口气,拍拍心口,“二妹妹,我都紧张死了。二妹妹,你说容大表舅母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真的看上我了。”

  “可不是。见温柔贤淑,所以想让你做她儿媳妇。”宋安然打趣宋安乐。

  宋安乐却没半点喜意,“二妹妹,你可别笑话我了。刚才你也听到了,古应谦已经和容家议亲。古家男子剩下的全是庶出。虽说东平伯府是勋贵,瞧着挺好的。可是有选择的前提下,我才不想嫁给一个庶子。”

  宋安芸拍手笑道,“大姐姐能这么想就对了。反正大姐姐不愁嫁,何必巴巴的嫁给一个庶子。”

  宋安然笑道,“大姐姐不用担心。就算古家同父亲提亲,父亲也不会答应的。”

  说完,宋安然又凑到宋安乐耳边,悄声说道:“大姐姐没忘记韩术吧。有韩术珠玉在前,古家区区一个庶子,还入不了父亲的眼。”

  宋安乐顿时心安了,她抿唇一笑,感激地对宋安然笑笑。

  宋安芸很不高兴,“你们两个凑在一起,说什么悄悄话?我也要听。”

  宋安然拉着宋安芸的手,“我在操心大姐姐的婚事,你确定要听?”

  “当然。”宋安芸哼了一声。

  宋安然笑道,“安芸妹妹,要是古家看中你,要聘你做儿媳妇,你打算怎么办?”、

  “不可能。我也不会嫁给一个庶子。”

  “万一呢?万一真的发生了,三妹妹打算怎么办?”

  宋安芸没想好要怎么办,她皱眉深思,思路完全被宋安然带偏了。

  就这样,宋安然三言两语就打消了宋安芸关于悄悄话的追问。

  松鹤堂内,容蓉盯着蒋清,已经动了和文家退亲的心思。她不能将宝贝女儿嫁给仇人的儿子,更不允许用古家的资源来帮蒋清文伯广夫妻争夺爵位。

  容蓉冷笑一声。她盯上了田姨妈蒋湄,以及田姨妈的女儿田嘉。

  要和文家退亲,必须得有一个站得住的理由。如果文袭民出点什么事情,比如和某个姑娘有了首尾,届时容蓉就有把握说服古宗仁,让古宗仁同意退亲,同时让古家和蒋清断绝关系。

  到时候古家要退亲,那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任谁也不能指责古家做得不对。

  当然,光是这样做还不够泄她心头之恨。蒋清毁了她一辈子,她也要让蒋清下半辈子活在痛苦之中,永远没有安宁之日。

  ------题外话------

  宋大人的陈年烂桃花。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7章 骂得痛快-一品嫡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