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乐橙娱乐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璀璨时代,大举入侵-遮天之万古独尊

发布时间:2018-09-07 17: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乐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祖落幕,人皇出-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未来种种,与现在关系不大。

  黑皇在了解到姬寰宇殒落的消息后,先是大哭了三天三夜,难得的掏出无数仙金神料,作为祭品,哀悼好友的逝去。

  甚至,它还难得的奢侈了一把,没有将那些祭品带走。

  然而当三天过去后,这条狗的本性就复发了,狗眼中闪烁精光,整条狗鬼鬼祟祟的前行着,直奔紫霄宫而去。

  “呼……”

  微风拂过,眨眼的功夫罢了,紫霄宫中便消失了很多东西。

  比如说道祖讲道时盘坐的道台?

  那正殿上悬挂的牌匾?

  ……

  除了这些,还有那宫殿上方一块块仙金铸成的瓦片,也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若非大殿的墙壁上铭刻了禁忌的法则,不可撼动,恐怕连那些都无法保全!

  谁叫它们,都是由世界石所铸成的?

  黑皇过处,寸草不留,毕竟能在紫霄宫附近生长的花花草草,哪一个是凡俗?都是长生仙药,仙王见了都要动容!

  到了最后,看着空空荡荡的宫殿,黑皇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去准备逆行岁月的大事,全然没有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脸色发黑的存在。

  “这条死狗……这笔账,我记下了!”

  人皇冷笑着,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好一阵子才结束。

  阳光洒落,映照出扉页的文字道祖仇恨记录专用本!

  ……

  “一个亲友,就这么逝去了吗……”

  一座殿堂中,女帝轻叹,带着难言的伤感与悲凉。

  “未来的大战,还会有多少相识的人会逝去?”她微微的有些茫然,把握不住未来。

  “我们会赢,不会有多少人死。”

  一道平静的话音传来,震动了她的心田。

  蓦然回首,一个熟悉的身影静静的矗立在那里,有些迷蒙,看不清真容,但是那种目光温和至极,带着丝丝的宠溺。

  一种源自心灵最深处的触动,让她本能的认出这个人,泪如雨下,却不是悲伤,而是欣喜,飞扑过去,“哥哥!”

  “囡囡……乖!”

  一切恍如当初年少时,相依为命,共生共长。

  当然,这样的场景没有持续多久。

  “咦?哥哥,为什么你的脸上总是蒙着一层时光烟尘?”女帝有些好奇,又有些疑惑,沉吟了片刻,“而且,回忆往昔时,重现你的面孔与声音,总有些诡异的扭曲感,不真不实。”

  “唔,因果的屏蔽而已,是大道根源自发的反应,一些出现在错误的时间、错误地点的人,会被隐秘的纠正。”

  “拿你曾经暴揍过的赤王为例,他干预时光,成就算了,若是失败,大因果之力会反噬,让他遗忘那一段时光曾经发生过的具体事情。”

  “直到合适的时间,才会结束。”

  “现在还这样吗?”

  “现在不会了。”

  “那我能看看吗?”

  “自然可以。”姬寰宇同意了,撤去了昔日的遮蔽,笑眯眯的开口,“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女帝的双眼一瞬间睁大到了极点,元神中一种恍惚的感觉褪去,朦胧的记忆在苏醒,往昔时不由自主忽视的一些情况重新浮上心头。

  沉默了好一阵子,她一点一点的握紧了拳头,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打了出去!

  “混蛋!”由仙子化作暴龙,只是一瞬间,把姬寰宇变成了天际的一颗流星,“你竟然瞒了我这么久!”

  ……

  “哼!”

  女帝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很生气,很愤怒,随后侧过身子,只用眼角的余光瞥着某人。

  “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

  姬寰宇在苦逼的做着自我检讨,千哄万哄,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才安抚下来。

  “你现在究竟是什么状态?”女帝有些好奇,“为什么两者不能并立?”

  “因为道果的不同,时空线上彼此排斥,现在我让天帝承载了时空轮回的法则,才能以这样的状态出现。”

  “还会转回原来的状态吗?”她有些担忧,有一些微妙的小情绪。

  “应该不会了……”姬寰宇的目光有些深邃,“这是我最终选定的道路,是我真正的道果。”

  “原来如此……”女帝若有所思,“对了,既然你没有死,是不是要出去安抚一下,现在外面快要闹翻天了。”

  “用处不大。”姬寰宇轻叹一声,“你跟我来便知道了……”

  他带着女帝在天地中行走,没有遮掩什么,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没有几个人认出他。

  要知道,姬寰宇的面容始终不曾变幻过,还是原本的那样。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在大道的认定中,执掌时空轮回的那个‘我’,已经是彻底殒落了。”姬寰宇微笑着解释,“这是一种制约的力量,扭转了很多人的认知。”

  “当然,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或是曾与我有过因果的关联,可以无视。”

  “亦或者,我的修为回归到绝巅,再做出突破时,这种制约也会消失,再现我身!”

  现在的姬寰宇,也就是人皇,修为并不强,不过是准仙帝而已,要重走道途,再踏征程。

  “那要多久啊?”

  “很快的……”姬寰宇笑了笑,“唤回前生的忆,找回昔年的果,更有一次真正超脱而出的经历,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回归巅峰!”

  ……

  一个盖世的天骄崛起了,据传是这个时代诞生的生灵。

  他的成长史太过匪夷所思,由最弱小崛起,修行路上一往无前,根本寻不到一个对手。

  修行进度快捷无双,且最可怕的是,他能做到最极限的跨境界而战,世人眼中不可逾越的天堑都变得不可靠了,让很多人杰怀疑人生。

  真仙灭仙王,仙王压准仙帝,这是一个神话!

  传说中,天帝都接见过这个年轻的英才,跟他谈笑风生,态度很平等!

  他所自称的人皇之名,那时起真正进入每一个人的心中,是这个时代高悬于天际的太阳,盖过了一切的星辰!

  ……

  天地在发展,每一日都是全新的面貌。

  人杰辈出,所谓的人道至尊已经不算什么了,甚至是真仙、仙王都上不得台面。

  因为,在这连狗都是准仙帝的时代,那点成就值得夸耀吗?

  是的,黑皇成为了准仙帝。

  逆行岁月,更改古史,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时空中迷失了无尽纪元。

  好在大黑狗的靠山很坚挺,无始大帝叹了口气后,于时间长河中一点一点的搜索,终是找回了这条重伤昏迷的无良大黑狗。

  耗费血本助其恢复,闭关一段时间后,了却心结的黑皇突破了,化作一尊准仙帝!

  那一日,所有准仙帝以下的修士脸都是黑的真真是人不如狗!

  当然,在黑皇为庆祝自己晋升所举办的宴席之后的一天,一件天大的喜事发生。

  一个蒙面高手从天而降,差点没有打爆黑皇的狗头。

  尽管最终没有下杀手,但却将黑皇里里外外洗劫了个干净,让大黑狗满宇宙哀嚎了九天九夜,大快人心。

  黑皇的成就,某种角度上来说,衬托出这个时代的辉煌,准仙帝越来越多了,最出色的几个人甚至都已经成为了仙帝!

  如果没有别的情况,这倒真的是一个美好无比的时代。

  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的脚步越来越近,风雨欲来的气息笼罩了整个九天世界。

  因为,在那座神城的通道处,不时有上苍之上的强者冲击,要杀将进来!

  对此,无数的真仙、仙王,乃至是准仙帝纷纷启程,踏上了征途,在九天世界最边缘处那座宏伟的那座神城中汇聚,成为了古往今来最可怕的大军!

  真仙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能做做后勤的工作,刻划阵纹,修缮城墙,仙王以上才是真正的主战力。

  一个庞大的军营矗立,汇聚了整个世界的精华,仙王为兵,准仙帝为将,对那个封印地摆下了最可怕的阵势,严防死守!

  ……

  “嗡!”

  巨城在晃动,在其最中心处的巨大裂缝开始喷涌无尽神光,可怕的力量汹涌而下,威压万古!

  “杀!”

  一只恐怖的大军冲杀而出,从那上苍之上的世界降临,他们要带来终极的毁灭。

  仙王只是小兵,领头者是真正的准仙帝,有数尊之多,他们奉命而来,清扫一切,更是要不惜代价要去到过去,斩掉一些人的过往!

  尽管,那种可能微乎其微到了极限,上苍的巨头也不愿意放弃万一成功了呢?

  只是,这注定是一场空,神城中的杀阵在运转,化作最惨烈的修罗场!

  “汪!”一声犬吠,那是黑皇在大叫,咆哮诸天,带着兴奋,“等来一波送死的了……给本帝杀!”

  “是!”无数兵士应和,他们的道则结合在一起,种种演化后变得繁复玄奥到极点,最终又加持在准仙帝高手身上,成为绝杀!

  入侵的生灵在嘶吼,在惨嚎,却改变不了命运,身死道消。

  ……

  上苍的入侵和攻击,从来就不是一次两次。

  非常频繁,且试探的力量也越来越可怕,初始时只有准仙帝带头,到后来仙帝都亲身去冲击!

  只可惜他们面对的对手,在这种两界大战的关卡上,也不太讲究节操了,直接蜂拥而上,一群打一个。

  “杀杀杀!”

  无上仙帝悲啸,发出怒吼声,惊世的道则爆发,破碎一片片乾坤。

  然而纵是如此,也无法挡住数尊同阶的强者,一口大鼎,一座大钟……镇压了永恒,击碎了万古。

  帝者在悲鸣,他展现了自己最强大的战力,无量光、无量能绽放,古老、苍茫的气息贯穿了纪元与岁月,却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尊女帝俯瞰万古,一只手掌压下,粉碎诸天,打出极尽辉煌的碰撞!

  “轰!”

  这一刹那,时间长河的主干都停滞了,甚至要倒流。

  “噗!”

  血光飞溅,属于那尊仙帝,不是女帝的对手,肉身都被击碎了。

  不等他再度重组,一口仙钟落下,镇压了他的元神;一口大鼎飞起,熔炼了他的帝躯,让他就此落幕。

  最强者都败亡,更不要说下面的小兵,近乎被一网打尽,纵然有几条漏网之鱼,也成不了气候,会被绞杀殆尽。

  “这是第几次了?”时空管理局的局座大人降临在神城中,有些忧虑,“力量越来越强大……”

  “我有些担忧,最后会不会是禁忌强者亲身杀来?”他皱着眉头,“那样的话,纵然是我们能挡住,这片天地也很难保护好,会在交战的余波中破碎。”

  “这种情况,以我们目前的修为来说是无能为力的,只能看天帝能不能拒敌于外了……”

  场中的气氛很沉重,最终有人轻叹,“大战之后几人活?”

  “向无上大道祷祝,我们的世界,能够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

  时光悠悠,神城征战不止,上苍的试探越来越可怕。

  尽管每一次都被以最快的速度斩杀,但是他们并非没有收获,不断的获得这片天地的情况,包括很重要的信息。

  当然相对的,有这么多的经验宝宝,九天世界的诸强也在急速的成长。

  一场场血战拼杀下来,道行因此而飞跃式的提升。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像是要到头了,上苍的巨头不脑残,不会无脑的持续送经验。

  或许是收集到了足够的信息,亦或者是等来了合适的时机,叶凡的预感成真,最巅峰的强者动手了!

  “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声,伴随着整个广袤世界的轻轻摇晃,让天地中但凡能够感知到的生灵都要变色。

  “这是……”

  镇守巨城的仙帝露出惊容,这样的力量远远超越了他的极限,而且更可怕的是,那是透过通道的封印传递过来的!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一道炽盛的神芒轰击在封印的符文上,让那里在扭曲与变形,就要彻底破开了!

  磅礴的气息泄露而出,只是威压而已,就让真仙将要炸开,仙王也在颤抖!

  “那个世界的至强者在轰击封印,要直接破开,杀进我界!”

  仙帝的心脏一瞬间就提了起来,不过转瞬后又放松,不知何时,一道身影矗立在前方,直面这通道,阻隔了气息的倾泻。

  “天帝大人!”他郑重的行礼,是对大道前行者的尊重。

  “按捺不住了?”天帝平静的注视通道,感受对面的气息,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也罢,我去那里走一遭。”

  “你们守护好后方。”身形一晃,他直接冲过了封印的通道,抬手就是一巴掌,让天宇炸碎,万道成空!

  “轰!”

  汇聚在那里的一只大军直接就遭劫,血雨纷飞,洒遍乾坤!

  “该死!”

  等待在那里、联手瓦解封印的四位主宰眼都红了,径直联手,进行绝世攻伐!

  “你们都要杀入我的世界,已经是死敌了,我还需要顾忌什么?”天帝淡漠,打量周围的环境,进行仔细的评估。

  “今日你必死!”一尊主宰大喝,杀机浩荡,“我们已经拖住了荒,不会有人来援助你!”

  “你们想多了……”天帝很平静,看着围杀而来的四大主宰以及十来位普通的禁忌者,动念间逆转时间,错乱空间,将他们拖入了天宇,巅峰对决,“沉寂了多少年?没想到今日却让我的战血重新沸腾起来……希望可以令我尽兴!”

  横击天地,踏破纪元,他展现了无上的战力,围攻的强者惊悚,“这种战力……太惊人,超越了我等的极限,破入那个层次吗?!”

  “不,还没有……还能对抗。”随后一个新的发现,让他们震动,“这个人……不是之前那个生灵!”

  这条信息,无疑比之前更加可怕,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对上的禁忌强者不止是一个!

  “有点不对……他的道则中蕴含了之前那个人的法……”一尊主宰强者施展大神通,一座祭坛在虚无中凝筑而成,祭祀至高的道,追寻根源,得到信息,松了一口气,“他们的世界,目前也只有这么一尊禁忌强者而已。”

  “先前的那个生灵,似乎……被他格杀了!”

  这句话一出,顿时让他们如临大敌,有没有亲手击杀过同层次的强者,区别太大了!

  “我们这么多人汇聚,不信他还能逆天……杀!”

  惨烈大战爆发,天帝却始终无惧,从容以对。

  与此同时,他的眸光中有仙光闪烁,玄妙的法在扩散,悄无声息的逸散在上苍世界中,像是在查探、搜索着什么痕迹。

  ……

  至强者当先开启了战局,中坚战力随后进场。

  禁忌的强者被天帝生生拖住,但是修为更低的生灵却没有,他们汇聚成大军,直接通过那一条通道,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杀进了九天世界中!

  最残酷的世界之战爆发!

  在这里,仙王不过是最基础的单位、是小兵,准仙帝可以作为将领,而真正的仙帝才能称为帅。

  神城之中,一瞬间就成为了绞肉场,无比的血腥与酷烈,仙王修士成片成片的死去,就是准仙帝在这样的战场中,也不敢说一定能保住自己。

  在强者的人数上,毫无疑问历史悠久到可怕的上苍世界更多,漫长时光中积攒下来的修士,或许连那个世界的巨头也搞不清楚。

  而今他们猛然发力,顿时让九天世界的诸强吃了大亏。

  不过,叶凡等人很快就启动了后手,“开启神城禁制,给我斩尽来犯之敌!”

  “轰隆隆!”

  剧烈的轰鸣声中,神城内部有一条条黯淡的纹络在发光,一种惊悚的气息在扩散,凝聚成一道道法则,在天地中横扫!

  仙光乱舞,神芒飞射,每一丝光、每一缕芒,都蕴含有盖世的威能。

  纵然只是轻轻擦中,准仙帝的高手也要躯体爆碎,仙王更是直接化道而亡!

  且,诡异的是,这些攻伐只是对上苍的强者有伤害,于九天世界的修士无碍,即使击中也毫发无伤。

  简直是无解的重器!

  瞬间而已,局势就被扳回,抵消了上苍世界强者数量的优势,让他们打得束手束脚的。

  “尽管从道祖留下的记载中了解得很清楚,真的看到它爆发,也是让人震惊啊……”一尊仙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在与上苍世界一位同境界高手对峙,也看到了这一幕,与战友传音,“传闻中这座神城用的是数尊禁忌强者的道果为基石,加持上道祖和天帝的法则,针对上苍世界的法则进行克制,而今看来果然不假。”

  “即使有它的存在,也不能说是高枕无忧了……”也有仙帝在担忧,“这么多年的试探,他们多少也应该揣摩出什么来,或许会做出针对性的克制。”

  没过多久,这尊仙帝的担忧成真了,一种恐怖的气息从上苍世界大军的阵容中汹涌而出,像是能够让诸天万界都沉坠,令万古时空都破灭!

  所有强者都变色,凝神观望,那种气息的源头是一部很古朴的书册,悬浮在上苍的大军上,进行守护。

  “哧!”

  一道仙光迸射,由神城中的禁制催发而出,沾染着禁忌强者的力量,纵然是一般的仙帝被击中都要感到麻烦,需要壮士断腕,准仙帝更是触之重伤。

  “哗啦啦!”

  面对这样的攻击,那本书册无风自动,散发瑞气,自主翻开了。

  在这一瞬间,有霞光万道,异彩无穷,恍惚间有诵经声响起,一个又一个的符号飞舞而出,烙印在虚空中。

  每一个符号,都是一种绝世的神通,演绎至高的杀伐,悍然迎着仙光的杀伐而上,打出了惊世的碰撞!

  “轰!”

  仙光对符文,碰撞间令一片时空炸开,湮灭成虚无。

  然后让人错愕的,两者一起抵消了,同归于尽。

  “嗡隆隆!”

  像是刺激到了神城,这座宏伟的城池在发光,无穷无尽的仙光飞射,化作了光的洪流,要淹没一切!

  “哗啦啦!”

  书册在这一刻翻动的速度更快了,一枚又一枚的符文飞舞,在虚空中刻写。仙帝强者揣摩,大致的把握到了一点点奥秘,这件重器似乎是凝聚了诸多禁忌强者的心血,在其中烙印了他们的攻杀神通。

  恍惚间,一尊又一尊绝世强者的虚影出现,环绕在古书周围,牵引大道,横杀八方!

  这样的变化,甚至反压制住了神城的攻伐,击散那一条光的河流。

  “好机会……杀!”上苍世界的高手大喜,要把握这个机会,夺取大势,占据上风。

  只是在下一刻,这些冲动的强者就扑街了。

  神城受到压迫,开始有一层朦胧的光辉升腾,三枚印记从虚无中演化而出,彼此共鸣,彼此呼应,在释放永恒的力量!

  “轰!”

  天崩地裂,纪元沉沦,三道虚幻的身影在并行,恒压诸天,万古独尊!

  刹那而已,就粉碎了数尊仙帝的躯壳,让他们只能以元神逃窜,且这还只是扩散的波动而已,真正的力量落在了那本书册之上!

  “吼!”

  书册周围的虚影像是极度的愤怒与不甘,发出怒吼声,咆哮天宇,一种又一种玄妙的神通自然而然的打出,像是真实的生灵一般,与神城印记化生出的三个存在争锋、抗衡!

  然而结果很惊悚,那三道身影并立在一起,有一种质变,压制书册,占据上风。

  不过,书册的作用也不能小觑,牵制了神城七八成的力量,虽然偶尔还有仙光横扫,但是不像先前那样密集了,在上苍世界所能承受的损失之内。

  “上!”

  帝者的咆哮在岁月中响彻,硬生生的顶着那些杀伐力冲击而上,要毁灭九天世界!

  “守护我们的家乡,保卫我们的故土,死战!”

  九天十地的仙帝呐喊,带头冲了上去,真正展开最惨烈的激战,杀到了癫狂!

  这一战,绵延了数千年、上万年,在那神城附近的时空中碰撞,帝血、王血在天地中流淌,却染红了岁月,悲壮而又凄然。

  太过惨烈了,到处都是尸骸,无数强者横死长空,殒落在各个角落。一生修行,就这般无声无息的落幕,万古后回首,只能道一句沧桑。

  “杀穿岁月,斩掉他们的过往!”

  战场的范围不断扩大,仗着人数的优势,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九天世界的防线,到最后他们如愿了,打破几道缺口,从神城的场域中挣脱,可以真正闯入这一界的时间长河!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在岁月中掀起波澜,逆乱时空,会造成恐怖的变故!

  然而,这也正是上苍世界强者的目的反正最终受到灾难影响的,还不是九天世界这片天地?

  纵然他们也会因为因果反噬落的各种悲剧,一万次尝试也不见得成功一次,但只要有影响,便是大赚特赚!

  “不惜一切,挡住他们!”

  九天世界的仙帝在咆哮,但每个人都尽力了,再无法抽出多余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撕裂时空,要去往过去的时代肆虐。

  “悲鸣吧!哀嚎吧!痛苦吧!”

  一尊魔气滔天的帝者在猖狂的大笑,一步就要踏入岁月长河中,然而他得意的笑容还没有收敛,便看见了一道唯美的剑光,从他的视线中飘忽而现!

  再后发生的事情,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他已经死了!

  狰狞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但元神却湮灭的一干二净,一颗头颅高高飞起,最终落在一个人的手中,扫了一眼后便丢弃,“长的真丑,还出来吓人?”

  “你不死,谁死?”

  整个战场都死寂了片刻,这是被惊吓的,无论是上苍的强者,还是九天的高手,都死死的凝视着一尊骤然出现的存在。

  那是一个风采绝世的少年,手中握着一柄精致的长剑,正是他斩杀了一尊仙帝强者,强大到匪夷所思!

  “是……人皇!”九天世界的仙帝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不是前段时间才突破仙帝境界吗?怎么这般生猛?我感觉,他都要凌驾在仙帝之上了!”

  “此路不通……”姬寰宇没有在意他人的议论,只是懒洋洋的宣布着一件事,“时空的领域,不容外人染指!”

  “所以呢,你们从哪来的,就从哪回去,不要让我亲自动手……那得多累啊?”逐一点指那些闯过防线的仙帝,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他们滚蛋。

  那些仙帝沉默,眸光幽深而冰寒,认真而凝重的打量人皇,最终彼此交换目光,不退反进,目标不变,向着岁月中冲击。

  “呵……”有人心中冷笑,“借助外力亦或者特殊的手段发出那样的一击,以为就能恐吓住我们吗?!”

  “诸帝齐动,你又能怎样?”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人皇轻叹,“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我便送你们去轮回。”

  “哦,差点忘了,这里的轮回可不收你们,死了就是死了……”

  “铮!”

  唯美而绚烂的剑光闪过,划出至高大道的轨迹,在这一刻有一种盖世的力量汹涌。

  虽然只是仙帝,但却绽放出了属于禁忌者的伟力,将一尊尊仙帝斩落在岁月中,没有任何一个能活下去!

  这种战力太惊悚,超出了常理,让上苍世界的大军胆寒。

  “这便是不听劝的下场……”摇了摇头,人皇的目光扫过上苍的阵容,“你们的选择呢?”

  大军出现了混乱,不过转瞬间便被镇压了,“想想你们的族群,想想你们的道统,这一次征战由主宰亲自策划,谁敢违逆?!”

  “一起上,我不信他一个人能逆天!”

  “轰隆!”

  兵戈再起,这一次有仙帝直接催动了禁忌者的法器,打出了绝世的杀伐!

  “无用的!”

  剑气纵横,剑光闪耀,人皇执剑而动,绽放了惊艳万古的光彩!

  ……

  人皇在征伐,天帝也在对抗中。

  相比较而言,他的处境危险的太多,围杀他的禁忌者不是一尊两尊,而是十余位!

  这个阵容在巅峰的力量上比较,已经不逊色于上个纪元末的恐怖了。

  而且随着不断的交手,他化天地、他化众生从上苍世界中捕捉到的信息,从身前敌手感应到的线索,强大如天帝也有些动容,感觉到非常的棘手。

  “吾道不孤……这个时代出现了真正与我站在同样层次的人……”天帝的声音微不可查,“不过却是行走在一条最魔性的道路上,让我好想打死他……”

  “有点后悔啊……当年宰了那些人,没有将他们挫骨扬灰,杀到一切痕迹成虚无,而今却成了那个人的大补!”

  “这算不算是搬石砸脚、因果循环?”轻轻叹息,“只能继续那个计划了,希望能够成功,终结这一切。”

  “轰隆隆!”

  厮杀在继续,这是一场绵延无尽时光的对决,很持久,也很惨烈。

  因为,扛着四位主宰的攻伐,天帝还生生格杀了五尊禁忌者,凶威滔天,令人变色。

  “他必须死在这里!”

  上苍的巨头没有一个能淡定,都下了必杀的决心。这样可怕的对手,只有彻彻底底的死掉,才能让人安心!

  一千年,一万年,十万年!

  这是一场很可怕的对决,天帝始终不败,还越战越勇,将四位主宰劈杀了不止一次!

  然而,他们的生命力很顽强,且每次在生死关头都会从体内汹涌出一种力量,护住自身的性命。

  只是,每经历一次这样的过程,这几位主宰的瞳孔深处便会覆盖上一层虚淡的影子,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物在酝酿。

  “一个个跟不死小强一样,让人头疼……”战到最后,天帝却不想打了,不想因此而成全另一个人。

  “轰!”

  远处的天宇中,突兀爆发出一道炽盛的光芒,击穿天宇,洞穿时空。

  “我杀出来了!”那是石昊,发出震天的神音,“你们挡不住我!”

  他被一尊主宰联手十几位禁忌者布下法阵,付出不菲的代价,硬是拖住十万年,这是为攻破九天世界而争取的时间。

  只可惜,到今天终究是挡不住了,被生生杀出来,还搭上了几尊禁忌者的性命!

  下一刻,石昊看见了围攻天帝的局面,急速的赶来,干预这一方战局。

  两者联手在一起的战力,算是立足不败之地,纵然五大主宰齐聚也一样,硬要死战,最后多半是同归于尽。

  两方停止了交战,立于天宇中对峙,很多人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杀机浓烈无比。

  “可惜,这次的计划没能成功……”设计拖住石昊的主宰冷漠开口,“不知道你们下一次,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

  “收兵!”

  没有多余的交谈,他直接下达了法旨,让攻入上苍世界的大军撤退。

  在彼此巅峰战力尚存的情况下,那些大军的用处并不大,天帝只要一回去,分分钟就能扫荡干净,将那些入侵者杀到灰飞烟灭。

  “你们的末日……不远了!”

  那尊主宰在离开前回首,带着无尽的自信与傲然,如同命运的掌控者,在宣布两个人最终死亡的宿命。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百四十章 替换上苍,他化自在-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