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乐橙娱乐 >

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祖落幕,人皇出-遮天之万古独尊

发布时间:2018-09-07 17: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乐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百三十七章 局座大人,变局开启-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黑皇犹疑,却寻找不到答案。

  此时此刻,整个九天世界都有些乱了,雷霆声盖世,敲在每个人的心底,让灵魂颤栗,惶恐而不能自己。

  且,在那天宇的最深处,还有无量劫光在闪烁,照亮大千世界!

  “这是怎么回事?”

  准仙帝级的高手汇聚,他们联手推演天机,却是一无所得,只能感觉到冥冥中一种大恐怖,涉及到万古纪元的大秘。

  “是天帝在复苏,功参造化,将要脱离原本的桎梏,极尽升华。”

  女帝赶来,告知缘由,是从紫霄宫中问来的第一手信息。

  “我们需要做好准备,整个世界将有大变……”她的目光清亮,像是看到了天际,在尽头处有一条堤坝横陈,有黑暗的气息扩散,“界海要彻底成为历史,新生的天地绽放最璀璨的光明……”

  “大变啊……是好是坏?”有准仙帝轻叹,带着担忧,那天宇中不时炸开的劫光,纵然是他也要震恐,一道雷劈死他绝对没有困难。

  “并非坏事,反而是天大的福缘……”女帝眸光闪闪,“天地越强,万道就越强,能级就越高,生活在世界中的生灵在本源、资质上也会因此水涨船高。”

  “而今,是世界的大圆满蜕变,谁能知道它会带来多么可怕的洗礼?”

  ……

  “轰隆隆!”

  雷霆震响,劫光耀世,这种异象持续不断,足足有上千年!

  随着时光的流转,在那天地万道的本源中,一种气机在升腾、在扩散,威压在无止境的攀升。初始很淡薄、很飘渺,但是到了后来,一缕威压盖压诸天,横扫了万古时空!

  恍惚间无量量生灵都得见,一道朦胧的身影矗立在九天世界的最中央,头顶青天,脚踏大地,其形伟岸,庞大无边,一个人就快比得上小半个天地了!

  威压越来越凝重,那个朦胧的身影也越来越凝实,最后从虚无的层面中传来巨响,它也像是因此打破了桎梏,出现在世间!

  丝丝缕缕的气机流淌,便让天地万物为之兴、为之衰!

  这是因为他太强大了,只是存在于那里,就注定会对这个世界带来影响,不分好坏。

  当然天帝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时光的烟尘在环绕,像是与真实的世界相隔了一段平行的时空,抹除了自身的影响。

  “终是到了这一步……”他的眸光深邃,将整个世界都尽收眼底,而后又看向远方,看向彼岸的堤坝,似有沉吟,似有深思,“最终的升华,开始罢……”

  “今日之后,界海当不存,仅有唯一完美世界!”

  最庄严与宏大的道喝声,响彻了整片天地,在每一个生灵心灵的最深处回荡。

  伴着这个声音,那无量无边的天帝法相张开了双手,像是在拥抱整个世界,怀抱无尽众生,最绚烂与璀璨的光辉耀了整个九天世界!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

  至强的禁忌法在施展,这片天地所有的生灵,无论灵智是否开启,都在这一刻不由自主的释放出内蕴的潜能,化作一道光,横渡无穷空间,与那道法相合一!

  众生内蕴的潜能,从来就不简单,源自界海最初始的缔造者元。

  或许,在数量上很稀薄,少到了极致,只能算是一枚种子,但是质量上却是至高的,可比最巅峰的准仙帝!

  而在这一刻,这些所有的力量都开启、释放,汇聚在一个人的身上,会让他走到怎样匪夷所思的地步?!

  注定超越了常理!

  “轰隆隆!”

  这是大道的轰鸣,不是寻常天地中构筑秩序的震动,而是源自最根本的道,力量的强度攀升到了绝巅,已经隐隐撼动了根源!

  “可惜,这样的力量还是不够,毕竟境界还差不少……”天帝也不觉得有多可惜,只是开始认真的施法,与此同时整个九天世界巨震,光芒在黯淡,整体像是化作了一个幽深不可测的黑洞,吞噬一切,炼化所有!

  “嗡隆隆!”

  无量量界海的海水在激荡、在咆哮,它们向着这一个黑洞汹涌而入,瞬间的吞吐就比得上往昔数十上百年的收获!

  “哗啦啦!”

  界海的海面在疯狂沉降,九天世界也因此不断扩张,每一个弹指,疆界都要扩张万亿里!

  十年,不过十年,界海就不复存在了,显露出干涸的海底,偶尔能够寻找到一滩小水洼,是界海遗留下来最后的痕迹。

  在原本的地方,只余下一个浩大的世界,无限接近一条堤坝,是最后的边界!

  九天世界的无止境扩张停滞了一段时间,像是在消化,在沉淀,当彻底巩固后,终是展开了最终的一跃!

  “轰!”

  跨过一道无形的天堑,彼岸堤坝后方黑暗而死寂的天地在这一日……消失了!

  它们全部成就了一个世界,是属于九天的辉煌!

  在那原本的地方,在新世界最边缘的地带,只有一座壮阔无边、覆盖了万道时空的神城矗立,在其笼罩的地域中,还有一个被无数符文封印的通道存在,通往上苍之上!

  只不过,这原本应该是最吸引众生眼球的事物,此刻却没有什么人去关注了。

  整个九天世界,在这一刻陷入沉寂,时空像是停滞了,无量生灵陷入了半醒半睡。天地圆满的那一刹那,像是有一种道音从万古的岁月前传递而来,在这一段时空响起,与万灵的本源共鸣!

  每一个人,都感觉像是回到了母体之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大安宁,受到了至高无上的洗礼。

  他们的本源在升华,潜能在拔高,如同与根源的道合一,带来的是全方位的质变!

  这是属于界海开辟者元所遗留的造化,当界海消逝、重凝成一片天地的时候,这种造化被彻底的打开了,让所有的生灵都因此而受益!

  不单是弱小的生灵,就连最强大的准仙帝都如此,恍惚间像是有人在演法,全方面的展现出大道的根本,让他们触动,在悟道,在升华!

  或许在不久的未来,会有人更进一步,成为真正的仙帝!

  ……

  “恍如一梦……”

  无数生灵从那种非凡的状态中复苏,先是弱小的,再是强大者。

  越是强大,从这一次天地的极尽升华中所获得的好处就越多,在那样的状态中沉浸的也就越久。

  当然,这也有一个极限,最多不过千年,最强大的准仙帝也清醒过来,感受着道行极限的突破,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走到准仙帝大圆满的层次,离仙中之帝只差最后的一步,一切都仿佛是如做梦一样。

  “如果真的是梦,请再给我来个十次八次……”叶凡喃喃低语,回醒过来后打量天地,发现变化还未结束,大方面的计划完成了,还有一些小细节需要不断的修缮。

  地水火风在纵横,席卷天上地下,破碎一些格局,重塑一种秩序。

  在苍穹上,星空在成片的湮灭,一种纯粹轻灵的气息在重演,带着一种仿佛大道根源流淌出来的神韵,演化一重又一重的天阙。

  在大地深处,原本道祖制作的轮回之地瓦解,而后在九幽之地安家,厚重苍茫的气息沉淀,有着蕴养灵魂的神能,开辟出一层层时空,是众生的归宿,还有新生的起点。

  在虚无的层面中,精神的净土在崩解,而后又重聚,被真正的镶嵌在万道中,彻底的成为一部分,再不分彼此。

  ……

  一个个在九天世界扩张过程中增添、安插的重要组件,而今都被打碎、重塑,与天地彻底合一,从此之后化作万道运转的本能。

  天有九重,由天庭主掌,里面的气息对不朽的生灵有玄妙功用,更容易悟道。

  地有十层,为地府管辖,涉及到不同境界、不同时空死去生灵的轮回,逐一分层,条理分明。

  虚神界更玄妙了,无所不在,无所不至,隐隐超出了时空的格局,任何一个九天世界出身、被打上了天地烙印的生灵,都可直接以心灵联系上,不管身在何方。

  “呼……”幽幽的吐了一口气,道祖倚靠在紫霄宫的大门上,眸光有些空洞,“九天十地,而今算是再现了这个名号……”

  “就是不知道,它最后的命运,是如同乱古时代的悲凉,还是开启一段极尽璀璨的纪元?”

  “棋下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是有些把不准呢……”

  略微的摇头,看了眼还在仔细调整天地秩序、令其更加圆满的天帝后,便不再关注,转而唤来几位准仙帝,进行最后的安排。

  “神城那里,你们要用点心。”姬寰宇淡淡的嘱咐,“那是保护你们的屏障,可千万不要给折腾没了。”

  “坑杀对手的诸多法阵,你们要娴熟的掌握好,能够拍黑砖的,就不要正面刚……”他谆谆教导,把自己往昔阴人坑鬼的种种心得传授下去,“记住,都要保护好自己……”

  诸强认真的聆听,同时彼此暗中对视,都带着疑惑和不解。

  “道祖今天怎么这么话唠?不太对头啊!”

  “我怎么感觉越听越奇怪,有点交代后事的气氛?”

  ……

  姬寰宇说了很多,越说越让诸强心中不安,最终女帝迟疑着起身,带着忧虑在询问,“我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太对劲,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太大的事,只是因为要‘死亡’一段时间,提前跟你们告个别,没想到话说的有点多。”

  “死亡?”这个词恍如雷霆一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响,没有一个还能安坐,“谁敢杀您?先踏过我们的尸体!”

  “无需如此……”姬寰宇眸子幽幽,“我若不想死,这世上谁能杀我?”

  “这一切,不过是我早先制定的下一个计划的开局罢了……”道祖微笑,“一尊禁忌至强者为祭品,拉开最终决战的序幕。”

  这一刻,在场的准仙帝一个个都毛骨悚然,他们感觉到了一股浓郁厚重到无以复加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道祖的说法实在太可怕,禁忌强者为祭品,还是如他这般盖世的存在,这一切还不过是拉开序幕的要求,可想而知最终的决战会是何等的惨烈!

  恍惚间,他们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天地杀到了虚无,万道被湮灭成劫灰,无尽的血与骨在虚无中漂流,葬下了一整个纪元……

  “这天地升华了,一切旧有的格局都被打碎,彻底的凝练了进去。”姬寰宇的话还在继续,他点指外界的乾坤,“但是现在还算不得功成。”

  “这样还不够吗?”叶凡错愕,“整个界海都吞到了肚子里,彻底消化一空,难道还缺什么?”

  “时空……”道祖轻叹,“只有把时间长河也熔炼进去,才是真正的圆满。”

  “这个计划,从最初踏上时间长河开始,我便制定好了一切。”他看着愣怔与伤感的诸强,“你们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我又不是彻底的死去,还有生机,仍会归来。”姬寰宇摇头失笑,“到了我这个地步,想要死的干净彻底,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你们就看作是我闭关一段时间好了,眨眨眼几十万年就过去了……”

  “能不这么做吗?”女帝抬头,双眸中有一些晶莹的光闪过,像是泪光,“你不要去死,汇聚三大禁忌主宰的力量,难道还不能对抗上苍之上吗?”

  “对抗?”道祖笑了笑,“现在是可以的,能保持均势。”

  “但是这种均势,迟早会有打破的一天,不是我们,就是他们。”

  “只有把一方彻底打死,这绵延无尽时光的因果才算是彻底的终结,为此再大的牺牲都不是不能接受。”

  “若是笑到了最后,那些曾经的牺牲,或许都可以挽回,都可以拯救。”

  “好了……话就说到这了。”姬寰宇轻叹,而后望向紫霄宫外的时空,天帝的动作已经结束,调整完善了九天十地的格局,一双眸子幽深难测的望着这个方向,有太多复杂的情绪。

  只是,最终这一切沉寂下来,唯有剩下滔天的战意,无声中下达了战书。

  “话就说到这了,接下来你们好好看着……”道祖缓缓起身,“属于禁忌领域的终极对抗!”

  动念间逆转时空,刹那便是远去了千万年,道祖来到了天帝的身前,跟他对峙。

  ……

  “你的选择,确定要这么做?”

  天宇的最高处,两大无上强者彼此对立,天帝率先开口,平静而淡漠。

  “我的计划中,这是最好的一种方法。”姬寰宇很从容,“时空补天地,可得大圆满。”

  “这样的棋局下,很多事情都应该水落石出了。”道祖微笑,“更何况,你在这里面可是会得到天大的好处,何必一副纠结的样子?”

  “既然如此,我承你的情。”天帝点了点头,“开始罢。”

  一缕缕气机在浩荡,从虚无的层面中开辟出崭新的时空,将战场安置在那里,避免一不小心就彻底摧毁了新生的圆满天地那会让人发疯的。

  “事先告诉你,这一战我不会留手。”道祖幽幽开口,“虽然计划早定,但是你也不要指望我会有丝毫的放水,我会拿出十二分的战力,抱着把你打死在这里的心去征战。”

  “你若是不能达标,与其将我的权柄交给一只弱鸡,还不如让我打死这只弱鸡,接管他的权柄虽然会有不少问题。”

  天帝的表情蓦然僵硬了,他略微沉思一下,犹豫不定的开口,“是这样吗?那要不我们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好了?”

  “真的,我一点都不着急……”

  “我已经来到了这里,彼此还有选择的权利吗?”姬寰宇道,“早就没有了。”

  “那你这计划我不跟你玩了……”天帝脸拉的有些长,“我刚踏进这个层次,哪来的战力把你打死?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我也算众生之一,这一次我允许你将我的力量一并映照,加持自身。”姬寰宇的双眼开始发亮,战意燃烧,恐怖的气机扩散,让大宇宙的万道在哀鸣,“你有新生天地及兆亿生灵的加持,还有我的禁忌法拓印,这样的程度还不能胜过我,那就真的是不堪一用了。”

  时空开始变得梦幻起来,一个又一个姬寰宇的身影在浮现,排满了古今未来,至高无上的法则在呈现,粉碎了万古苍穹!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天帝的大道在演化,一种朦胧的光泽绽放,如先前一般,从天地中汲取神能,从众生体内借用伟力,且还有更可怕的一幕发生,道祖的躯体中有一股炽盛的洪流在汹涌而出,成为天帝的战力!

  “战!”

  时空成灰,最可怕的一战爆发了!

  开辟一条又一条时间的线,由此展开了无止境的厮杀与对决。

  在这一场对战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退,纵然战死在那里,也不会有丝毫逃跑的可能。

  这本就是注定倒下一个人的战斗。

  尽管他们在开辟而出的时空与次元中作战,仍然对外界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他化时空,他化轮回……整个界海所在的时空沸腾狂暴到了极点,过去、现在、未来,从交战开始便仿佛共存了,都要并立一世,曾经逝去的生灵,立身在未来的存在,都要降临!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古往今来一切道、一切法,这一刻齐现,更是有无穷变数在演化,构筑无尽大世界,进行生死战!

  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岁月中出现了太多观战的存在,笼罩岁月的尘烟,默默的注视这一切的发生。

  这些人物,最起码都是准仙帝以上的高手,也只有这样的境界,才可能从这般宏大的厮杀中把握到蛛丝马迹,汲取有用的资粮!

  ……

  这一战,道祖把自己逼到了绝境,是看不见一点胜算的对决。

  因为事实上,他对抗的从来就不是一个天帝,还包括了他自己!

  他化众生,从他这里借走了战力、不,更应该说是平分了一半最巅峰的力量,加持在天帝的身上。

  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到了那样的高度,若是本人不允许,几乎可以彻底的隔绝掉,不让他分走多少。

  只是现在的姬寰宇许可了,因此让天帝战力爆发,甄至了绝巅。

  纵然他在对战中越战越强,也是一样的结果,升华的战力被平分,直接提升对面的实力。

  战死,已经成为了最终的结局。

  “死不死的,完全无所谓……”姬寰宇的目光幽幽,战意燃烧到绝巅,“对,就是保持着这样的压力,继续压迫……”

  “向死而求生,我要进行最可怕的涅,属于禁忌法的蜕变……”

  “超越时空与轮回,成就永恒与超脱的道!”

  ……

  这是惊世的一战,从界海的初始,杀到纪元的终结,波及无数的时间与空间。

  战到最激烈的程度后,纵然是仙帝强者都看不清了,只有登临禁忌的高手才能把握到一丝的痕迹。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他化时空、他化轮回,至高的法则交织在一起,带来终极的破灭,却又隐隐有一丝新生的气机在酝酿。

  死战不退,整条时间长河都燃起了最璀璨的光芒,道祖的道果在疯狂的爆发,连带着天帝也越来越强大,间接继承了他的权柄,开始将那对时空的控制纳入天地的掌控中。

  “道祖……是在自我牺牲啊……”岁月中,有人在幽幽叹息,“成全了天帝,助其进入更高的层次中……”

  “两大禁忌者的道合一,会造就怎样的大恐怖!”

  ……

  这一战持续了太过漫长的时间,厮杀于时间线上,两个人都没有丝毫的保留。

  尽管天帝有着巨大的加持,却也无法速胜,因为对面的道祖太可怕,也太惊艳!

  燃烧了自身的精气神,时空与轮回的法璀璨到极点,在每一次必死的局面中都生生开辟出一条生路,超越旧有的我,涅新生,将道行推进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卧槽……”天帝都不能保持原本威严的态势,有些目瞪口呆,“你确定你不是证就了爆种大道吗?临死必爆发?”

  战到最后,强大如他都感觉到蛋疼,因为两人的战力已经不像一开始那般悬殊了,快要彻底持平!

  那是什么概念?

  这代表着,天帝自身所拥有的战力,与道祖一半的修为进行对比,已经快可以忽略不计了!

  只不过纵是如此,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

  在最辉煌、最巅峰的绝世一击交手之后,大战突兀的终结了,两个人各自屹立在远方,彼此对视。

  “嗡!”

  姬寰宇的身上突兀燃烧起璀璨的芒,无数的光雨飞舞,绚烂中带着忧伤,最根本的大道在哀鸣,无穷血雨降下,洒遍了无尽的次元和时空,像是在为无上的人杰送葬。

  “你死了……”天帝松开了握紧的拳头,带着一丝怅然在开口,“但你没有输。”

  “是啊,我虽然身死,但这一战我没有败。”姬寰宇道,此刻的他战意熄灭了,不再霸气与犀利,目光平和,有一种空灵而超然的气韵。

  “我的精气神燃烧尽了,也该是落幕的时候了……”神圣的光在燃烧着,模糊了少年的形体,隐约间只能看到他似乎在微笑,“往昔,都是我接引他人轮回转生,而今也到了给我自己送葬的时候了。”

  “究竟是永恒的寂灭?还是涅的新生?”他蓦然大笑起来,“我很期待!”

  “若是所想成真,所证成实,再归来时,我要了断一切因果!”

  “轰!”

  绚烂的光在炸开,化作一抹惊世的波动,横扫了古今未来,抹平禁忌强者殒落的异象,而后成为赐福的光,洒遍了人世间。

  姬寰宇身死,道祖的时代……宣告终结!

  ……

  道祖殒落,在原本的地方只剩下一抹绚烂的光在沉浮,那是他大道、是他一身元神真灵精华的遗留,代表了禁忌法的权柄。

  光在轻舞,而后微微震动,便要就此消散,归于虚无,回溯根源。

  “嗡!”

  天帝伸出了一只手,一种法则在演化,与那道光有共鸣,召唤着它,落在掌心中。

  “唉……”

  他的目光有戒备,有凝重,如临大敌,没有一点从这场对决中活下来的欣喜。

  “到了揭开大幕的时候,一只隐藏的最深的黑手,到现在也该显露出痕迹了。”

  弹指之间,那道光飞舞,落在他的眉心上,彻底的印了进去!

  将道祖的道果融合,成为补全天地的资粮!

  之所以选定天帝作为后续计划的执行者,也是有原因的。

  他化天地、他化众生,可以称得上是包容性最强的法,任何禁忌者的道果都可以直接融合吸收,不会有丝毫的排斥!

  “轰!”

  可怕的变化发生,道祖的法则被融合后,天帝的道行突然不受控制了,一身法力汹涌,打穿时空,在岁月中横扫!

  不过也就是到此为止,没有继续发生什么变故,只是天帝的元神发光,似乎在进行剧烈的蜕变。

  “我是谁?谁是我?”

  他的目光迷离了,时而恍惚,时而清明。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双眸子深邃起来,有太多太多的景象在演绎,包含了宇宙创始、万灵化生的种种玄奇,像是一个真实天地的再现,曾经有这样的一个时代。

  只不过,这个天地,这个时代,不属于界海这片时空的任何一个时刻,没有过丝毫的痕迹。

  然而若是有上苍之上的强者凝视,便会惊悚发觉,为那眸子中的景象,正是上苍世界最初始的起源和发展!

  “我想起来了……”

  恍惚与清醒交错,一段段被封禁在莫测之地的记忆片段在涌现,那是一个人的人生,烙印在天帝的元神上。

  出乎预料的,天帝自己却没有多少的抗拒,不是像被人夺舍那样的排斥,反而是找回了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

  如同是一具至强者的躯体,等待了万古,等回了元神的归来!

  “我是元……”天帝道出了三个字,却仿佛有着可怕的魔力,让大宇宙颤栗,让亘古的道震动!

  无尽的异象出现,有的神圣辉煌,有的是尸山血海,圣洁与恐怖并存,在描述着一个可怕禁忌的一生。

  伸出一只手,随意的抹去了所有的异象,镇压所有的异动,天帝蓦然间又轻叹了一声,微不可查。

  “可惜,元不全是我,终是有细微的区别……”

  ……

  “啧啧啧……还我真尊,今日方知我是我!”

  此时此刻,像天帝一般发出感慨的人并非没有,猫在一个特殊的地方,似存非存,似亡非亡。

  他很特殊,有一种非凡的特质,如同跳出了亘古大道的掌控,超脱于上。

  当然,这只是一种特质,不代表力量达到了那个境界,相差很远。

  “这个结果,真是有点出乎预料啊……本来都做好掀棋盘的准备了……”

  大幕揭开,若隐若现的布局被洞悉,结果出乎原本的预料。

  本已准备好了掀棋盘的手段,就待大杀四方,然而等到了这一刻,却让他颇有些尴尬起来。

  在真正“殒落”之后,在自身的道成功涅时,一段被无上手段尘封的记忆觉醒,让他洞悉因果,表情扭曲。

  “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啊!”他发出轻叹,“元是我,虽然……”

  “我不全是元!”

  为什么他会穿越?

  为什么他弱小时能开辟出禁忌法?

  为什么他以前可以在时间长河中浪的飞起,都快要上天了?

  这自然是源头的!

  他本就是那尊无上的强者,自然可以在弱小时开创出禁忌法,他化时空、他化轮回。

  跟荒天帝类似的,属于继承往昔的遗泽,否则禁忌领域做为凌驾在仙帝之上的层次,怎能在两个人都是战五渣的时候就衍生出来?

  再怎么才情惊世,智慧卓绝,在这修行的领域上也要一步一步的走!

  至于时间长河中浪,那就更轻松简单了……不说时空法的加持,界海的根源便是他!

  “可惜……千般手段、万种神通,最终还是被因果的力量牵引会这片天地,去应劫。”

  这是他穿越回来的根源。

  当年的元,伤的太重了,是真正的濒死。

  独战一个时代的所有强者,最后还格杀一空,虽然他很强,但并非没有付出代价。

  这种代价很重,无可挽回,无可拯救。

  那些人濒死的攻杀,禁忌的法则在他的元神上留下致命的伤,将他逼到了绝路。

  只要还在这片天地中,那些法则就会发挥作用,泯灭元神的生机。

  终究是走到了大道最绝巅的存在,参悟出了超脱的法,在死境中寻觅到一线生机,临死前施展最强大的神通,斩去记忆和因果,让自身的真灵打破了时空的桎梏,远离这一方大道的统御之地。

  然而因果牵连,兜兜转转还是回来了。

  且,在今日的道果涅中升华,唤回了曾经的记忆。

  只不过,元是他,他却不是元。

  最简单的道理,过去的自己,能与现在的自己完全等同吗?

  经历过天地更迭,岁月变迁,超出了原本的轨迹,更是连道果都涅了,纵然找回了曾经的记忆,但他还是更认可今生今世。

  “这么算来,以天地为躯,以众生为体,天帝那家伙便是肉身来着。”姬寰宇摸了摸下巴,“再容纳我的道果,等若是过去的元再现了!”

  “好奇怪的感觉来着……是现在的我穿越到了过去,还是过去的我穿越到现在呢……”

  “算了,不管了……”他晃晃悠悠的走出了这片空间,看着升起的朝阳伸了一个懒腰,“开启一段新生,从此以后我叫一个怎样拉风的名号好呢?”

  “人定胜天,帝皇相对,就叫人皇好了!”

  ……

  “道祖殒落了!”

  这一个消息在九天世界中疯狂的传递,让无数强者感到不可置信。

  道祖是谁?这是一个伟大的神话!

  他一手带起了残破衰败的九天古界,一步步的发展和经营,才有了今天的辉煌与璀璨!

  轮回转生,这是多少世的恩德?

  更遑论,紫霄宫中开讲大道,和太多人有了师徒的因果。

  这样的人物莫名殒落了,死在自己世界内部的强者手中,怎么能接受?怎么能容忍?

  无数强者血气贲张,杀机扩散,尽管有伤感的准仙帝强者去安抚,他们也很固执,要为道祖复仇。

  不得不说,姬寰宇还是比较得人心的,虽然扑街了,但是承他恩情的人有很多,念着他的好。

  也因此,在未来的岁月中,天帝总是很郁闷,总有一些人琢磨着跨越岁月,干掉过去的他。

  尤其是在当年姬寰宇崛起、渡劫的时候,经常有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周围出没,那种眼神之深邃,让人蛋疼无比。

  甚至,发展到后来,准仙帝乃至是仙帝强者都不能幸免,被卷入了这一场混战中,分成两派在对抗。

  “为什么不让我们彻底澄清呢?”一些巅峰的强者有疑问,会发展到这么凶,其中天帝的默许与纵容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天帝无所谓的笑了笑,“分成两个阵营,彼此磨砺,这也算是他们的机会了。”

  “无需担忧,那些准仙帝、仙帝,对其中的门门道道可是清楚的很呢,都是明白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百三十九章 璀璨时代,大举入侵-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