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乐橙娱乐 >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上苍之战,万帝时代-遮天之万古独尊

发布时间:2018-09-07 17: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乐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百三十五章 冷酷决绝,界海一统-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苍之。

  这是一片浩瀚的乾坤,有无数壮丽的山河。其地域之广袤,纵然是整片界海,也远远不能与之相!

  也只有这样浩大的天地,才能提供足够的舞台,成最接近道的生灵。

  有仙的帝,还有更凌驾在其、执掌大道权柄的禁忌者!

  然而,这样可怕的世界,却也有遭遇战火与血劫的时候。

  在一片波澜壮阔的血海附近,无强者屹立在那里,他的身形被仙光环绕,看不清真容,只能感觉到纯净无暇的道韵,像是至高的神圣。

  只不过,周围的场景却与那种气质不符,反而很残酷,如同修罗炼狱,有太多的尸骨横陈,一直蔓延向远方!

  如妖如魔,杀戮无边,死去的生灵难以计算,足有成千万。

  这些生灵,并不是弱小的、没有修为的存在,每一个都是强大的修士!

  那无数的尸骸,任何一个单拎出来,都凌驾在真仙之,在不朽称王!

  而最强大的,更是有仙的帝!

  纵然如此,也逃不过灭亡的命运,殒落于此,身死道消。

  这样的场景,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那尊无的强者始终立在那,不曾离开,唯一彰显他威严的,便是周围的尸骨越来越多,堆积成山,鲜血汇聚成了真实的河流,且还在不断增加,最终像是要再造一片血海!

  “炮灰真的是多……”

  一声轻叹,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虽然都是些蝼蚁,但是这般杀啊杀的,手都有些软了……”

  “已经有多少了?”这是道祖,在界海失去了踪迹的姬寰宇,不知何时通过那隔绝两界的封印,真身进入到苍之,将战火在这一片天地蔓延,大开杀戒,为界海的统一争取足够时间,“仙王的数量,我已经记不清了呢……”

  “倒是准仙帝、仙帝之流还有些印象……八十个?还是一百个?”

  “欺人太甚!”

  冥冥有一声大喝,震动了万古乾坤。

  这是至强者的咆哮声,同时有惊世的法则在冲击,从虚无横扫而来,要毁灭此地。

  “咦?还能腾的出手吗?”姬寰宇开口,准确的说是肉身之的一抹神念在对话,“你们有两下子啊!”

  “轰!”

  对应的,那一道攻击打出来的地域,蓦然有仙光在炸开,盖世的禁忌法在演绎,道尽时空与轮回的终极奥义,破碎了横扫而来的法则。

  伴着那道光,映照出几道至高无的身影,他们分成两个阵营在对战,从虚无打出一片天地,杀出一段时空!

  恍惚间,有一个人神采飞扬,惊世绝伦,是姬寰宇!

  他的人、他的肉身,还立在血海旁,横杀那苍界欲要侵入界海的大军,不曾移动和离开;但他的神、他的道,早已破入了更高的层面,在进行无尽的征伐!

  禁忌者,与道同在,他们的战场已经超越了寻常人物想象的极限。

  在虚无的层面开辟崭新的时空,构筑全新的次元,缔造战场,进行终极的对抗!

  “生气了?愤怒了?”道祖在微笑,“何必呢?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我都没有说什么,你们先忍受不了了?”

  “手伸的那么长,在我界海搞破坏,要有被人斩断爪子的觉悟嘛!”姬寰宇在大笑出手,直接是绝杀的手段,“来,让我帮你消消火……”

  “死人,是不会愤怒的!”

  “轰隆隆!”

  时空在咆哮,岁月在奔腾,无尽的时光之力汹涌,波及了整个苍之。

  天地开始朦胧,时空也变得梦幻起来,岁月的长河之波光粼粼,无数道身影浮现,从不同的时间节点跳出,这么立在时间长河之,有的在过去,延伸到了天地未开之时;有的在现在,一道又一道身影演化,铺满了苍穹;有的在未来,那是无尽遥远的时光,漠然的俯视着一切。

  这些都是姬寰宇,此刻他的数量太多太多了,一起进击,要粉碎纪元!

  直面他的几个存在变色,如此暴烈的攻伐,隐隐间超越了这个境界的极限,让人惊悚。

  且,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唯一,在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在动,披着绚烂的光彩,像是可映照出诸天万道。

  让对面的敌手蛋疼与纠结的是,这个生灵的手段也很非凡,随着那光彩的蔓延,有无数个“他”在出现,在同一个时空生生拉扯出一只大军,壮观无,丝毫不逊色先前的姬寰宇!

  “道友此言大善……”施展出他化自在**的荒天帝在笑,“我看他们不顺眼很久了,正好趁着今日你我联手的机会,把其一个变成死人!”

  “轰隆!”

  无尽的光在闪耀,无穷的华在绽放,至高的攻伐淹没了所有,如同是诸天大对撞,一切都走向湮灭归寂。

  两大强者对决五尊主宰,却是平分秋色。有无数的世界在刹那间化生,又于须臾间寂灭,毁灭与创生并行,照破了万古岁月!

  ……

  苍之的对决是震撼的,绝对称得是古往今来最可怕的碰撞之一。

  只不过,那样恐怖的厮杀没有波及到界海,令这一切不为这片时空的生灵所知。

  此刻,一些人还在兴致勃勃的挖坑,等着将一批不法分子埋进去,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以此杀鸡儆猴。

  “界海,也该是到彻底消失的时候了……所有的力量都要彻底整合起来!”

  “在这个过程,挡路者……死!”

  天庭的仙王回归了九天世界,只不过并非是所有,一些人潜藏了起来,作为兵,而另一些摆在明面的王者,则是托着满是伤痕的躯体,蹒跚着回归各自的洞府。

  在这其,还包括一些棺椁,里面葬着死去的仙王,送入了轮回之地,等待未来的生机。

  一切都是本色出演,毕竟针对异域的这一战的确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让天庭的大佬们想想便心痛。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都如此,根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冥皇暗表示,一条有着不明颜色的狗仙王嘴角不时咧开,望着那些葬下的仙王,一双狗眼满是笑意。

  ……

  天庭的虚弱落在了一些有心人的眼,一种暗潮在底层出现,只是转瞬间便消失,像是从来便没有出现过。

  很多仙王在闭关、在沉寂,调养伤势。不过,原本的计划还在进行,道祖制定鲸吞万界的路线不被断,不时有仙王率领大军,进行远征。

  九天世界在扩张,不止是熔炼诸多世界,连界海的海水都被生生的炼化了,抽取其一方方天地的气息,再现往昔的规则。

  这个世界每一天所增加的体量,都快赶的准仙帝一天所能行走的路程,真正的匪夷所思!

  天地在扩张,乾坤的万道也因此越发的强大,在世界的本源偶尔有惊世的波动在扩散,带着点滴生机,恍惚间在孕育着什么,让诸多仙王都要心惊。

  作为仙道领域的王,这样的过程他们也是受益匪浅,把握世界的脉动,真实的感受天地的升华,那天地万道每一个刹那所发生的繁复变化,都像是每个人道路前方所点燃的明灯,让他们不再迷茫。

  “再有一段时间,我也能真正的突破了。”

  世界树下,两个人在对弈,偶尔有交谈,论及道行与修为,其一人带着些许畅想,“不让女帝专美于前。”

  “那我预先恭喜道友了,或许日后我该称道友一声盘帝?”

  “彼此彼此,道友不也是到了这一步吗?日后可正名叶天帝之称呼……”

  两大仙王例行的商业互吹,只不过似乎是天地的意志都看不下去了,让一个意外出现,打断两人的交谈。

  “天庭急报……”

  一尊真仙赶来,汇报突然发生的大事,与天庭对外征伐的大业有关。

  “有意思……”盘王嘴角有一抹冷笑,“那群注定被时代淘汰的家伙,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在一片海域,联手重创了三尊仙王……”他的脸带着几分玩味,“而后径直远遁,却不慎被我们的天机高手把握了痕迹,似乎指向了几个藏匿的很隐秘的世界?”

  “是请君入瓮呢?还是调虎离山呢?”

  “这些重要吗?”落下最后一枚棋子,叶凡悠然起身,“一群不懂什么是力量的跳梁小丑在作妖,根本不知道我们有怎样的手段。”

  “以前没有镇杀他们,只是因为藏的很好而已……”

  “走吧,集合整个天庭的力量,带准仙帝器,直接去那己方天地,荡平一切!”

  “至于九天世界……呵!”

  “希望他们能够感受到我们诚挚的心意……”

  “那可是一份天大的‘惊喜’!”

  ……

  天庭的高手出动了,除却一些还在闭关养伤的仙王,近乎是倾巢而动,杀气腾腾,仅次于不久前征伐异域的时候。

  从这些方面,也可看出九天世界的意志,天庭荣光不可辱,伤我仙王,镇压你全家!

  不过,在天庭强者尽出之后没多久,杀机突现!

  “轰隆隆!”

  时空混乱了,不断的波动,界壁在虚幻,映照出界海的景,有无数浪花翻腾间现出的残界,还有一尊尊缠绕仙光、杀气激荡古今的强者!

  一个又一个神魔般的身影矗立,他们掌兵戈,定杀伐,动念间打出了震动岁月的巨响,是与世界屏障撞击的声音!

  仙种轰鸣,神塔镇杀……足足有数十道盖世的攻伐,最终凿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杀了进来!

  每一个存在,都是仙王境界的强者,他们汇聚在一起,闯入了九天世界,要颠覆天庭的统治,终结乾坤的扩张!

  “天庭欲统诸天,粉碎界海一切界,构筑唯一天地……若是让他们做成了,无论是我等还是我等的族群后裔,都只能在他们的脚下匍匐,叩首膜拜!”有仙王在呐喊,“流尽我等仙王血,也要毁掉这个邪恶的计划,让他们美梦成空!”

  “收束岁月,窃夺造化,天罗地束缚我等,难以挣脱,只能在沉寂等待消亡的命运……”另一个仙王悲啸,“这怎能允许!”

  “如今终是等到了一个最好的机会,道祖不在,最可怕的人物远走……”有仙王在燃烧自己,绽放人生最绚烂的光彩,“而天庭的强者倾巢出动,我们的好友仙王则殊死拼搏,拖住他们的步伐,为我们直取巢穴创造了条件……”

  “斩破轮回地,击碎点将台,保全我们的世界!”

  他们倾尽全力出手了,一道道雪亮刺目的仙光在广袤的天地炸开,这一刻宇宙都像是要被截断,天地被割裂,颠覆了一种又一种的秩序!

  这样的攻伐无疑是震世的,九天世界留守的真仙冲去要抵挡,却都被尽数的碾压,一个个大口吐血,从星空坠落。

  “轰!”

  在最危险的关头,一些闭关养伤的仙王爆发,撕裂时空而赶来,要进行阻挡。

  “一部分人拖住他们,剩下的人去破坏关键的点,不要恋战!”

  这些人很果断,直接兵分两路,没有丝毫的犹豫。然而很快的,他们发现了一点异常,因为那些带着伤体参战的仙王脸不见点滴担忧,只有一抹似有似无的冷笑与嘲讽。

  “这……”

  没有等待思考出个一二三来,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底的最深处浮现,让所有来犯的仙王躯体都僵住了。

  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颤栗、在哀鸣,生命的本源在疯狂示警,是来源于本质的差距,如蝼蚁直面真龙!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来源于一座宫殿,更准确的说是从宫殿迈步而出的人,是一个娴静淡雅的仙子,又内敛着一种大威严,像是一尊主宰天地沉浮的无女帝!

  迈步、前行,让岁月错乱,令万道俯首。诸王的攻伐还未接近,无声无息的瓦解了,成为纯粹的仙灵气息,在宇宙星空流淌。

  “这怎么可能……天庭有一尊准仙帝,出现的毫无声息!”有仙王大叫,充满了惶恐,眼前的一切超出了原本的计划,“消息有误,致命的纰漏……”

  “不给你们机会,如何才能一打尽……”女帝开口,威严满满,“给你们最后一次选择的权利,降或者……死!”

  “我等一生,由天地成,怎能坐视它的消亡?”一尊王者平静,眼下的处境十死无生,却也让他看淡了生死,“我们与天庭,只有一方能存续下去。”

  “未来会是最艰苦的征战,界海所有的力量都必须统一,不是所谓的结盟,而是真正的熔炼归一,以此来铸最可怕的禁忌,寻觅到通往胜利的唯一道路。”女帝轻叹,“你们也算是人杰,只可惜却抗拒时代的大势,选择了自毁的道路……”

  “既然如此,我便予你们一死,永恒镇压在轮回。”她的道在绽放,“他日若是与那苍之的对决胜出,你们或许会被允许从轮回归来……”

  女帝的掌指发光,打出了盖世的攻伐,让天地成空,另万道无踪。

  一尊尊仙王拼尽全力去抗争,然而也改写不了他们的命运,在星空炸开,血雨洒遍了九天世界,蕴养着这方天地的灵机。

  肉身粉碎,一道道元神之光想逃遁,但一种宏大的意志出现,席卷无量时空,将其径直镇压在轮回的最深处。

  带着伤势的仙王默默的注视这一切,半晌后才各自交谈着,“这便是准仙帝之威吗?果然不是仙王可以对抗的……”

  抹杀所有的仙王,也只是女帝的一击而已,便让他们死了个干净!

  “这一边已经了结,剩下的看他们那边了。”女帝没有在意仙王的交流,只是默默看向了界海深处,“想来是不成问题,那些隐藏的仙王都会发动,他们根本不可能抵挡这样的力量。”

  “赌了一切,推进那两个人的计划,希望最后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

  悠悠叹息声,她的身影幻灭,从这一片时空消失,借着岁月长河去往更古老的时代,在闭关、在潜修!

  别人在追求不断的进步,她也是如此,甚至很多人都更努力,才有而今的成。

  ……

  吊打一切不服,这是属于天庭的力量。

  暗算计的人不能说是失败,因为他们成功调走了九天世界的仙王主力,然而也决不能说是成功,因为不论是哪一边的力量,碾死他们都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叶凡等人的仙王大军,超出对手想象的恐怖,不是原本消息的几十位,而是直接来了几百人!

  联手一击,横扫诸敌,那些想要挣扎一下的仙王秒跪,都被彻底镇压。

  当然,事情走到这一步,没有往更凶残的方向发展,几个天地的生灵没有遭遇大清洗,被保全下来。

  “这些大事,与弱小的生灵何关?没有必要沾染血腥,十万年后都是一个世界的人……”叶凡轻语,“走吧,带这几个世界,我们回去。”

  “还有生机的天地似乎都已经被吞噬完成了,只剩下最后枯寂的界海……”他在眺望着,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恍惚间看到了一座堤坝,像是整片界海时空最后的边界。

  ……

  “轰隆隆!”

  苍之的对决,在世人对时光衡量的尺度已经绵延了数千年,但真实的情况,要其还多出数十倍、百倍!

  他们在岁月争锋,在古史对抗,很激烈与焦灼。

  以二敌五,初始时的数量吃亏不少,但是真的杀到巅峰时,气势却超出对面太多太多!

  因为,人数的对反转,而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人海大军,已经彻底淹没了苍之的五大主宰强者,尽管他们立身大道巅峰,一通百通之下掌握诸多分身秘术,但怎能跟两个专业人士抗衡?

  动辄数千万,一拥而差点没有打爆他们的狗头!

  若非禁忌领域各有玄妙,战力不能只靠人数来计算,这一战早应该落幕了。

  尽管如此,在石昊与姬寰宇各自付出不轻的代价后,也几乎彻底毙杀了一尊主宰!

  只是到了这样的层次,生命力太恐怖,又有其余几个人的援助,没能完成那样的壮举。

  当然,作为威慑,却也已经足够,那几个人因此暂时的退去,双眸带着杀机还有不甘。

  “这一战,还没有结束啊!”擦拭着嘴角溢出的鲜血,姬寰宇轻叹一声,“吃了人少的亏……”

  “能够打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石昊轻语,“毕竟之前的千万年,可现在要艰苦太多。”

  “而今能保持勉强的均势,算是一种微妙的平衡……”

  他们的确是重创了一尊主宰,但自己也付出了代价。这么血拼到最后,或许是他们全灭、对面还有人苟活的结果。

  这不能接受!

  因为,他们的背后还有整个界海,那是他们的故乡,有着各自的亲友!

  若是没有了守护,天知道会有怎样可怕的结局?

  “平衡……迟早会被打破,不是他们,是我们。”姬寰宇平静开口,“只有一边彻底倒下,一切才算是了结。”

  “不错……”石昊点了点头,而后眉头皱起,似乎有些犹豫,有些不太确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那五个人,有人似乎不太对头……”

  “隐隐间感觉到一种大危机,却又一闪而逝,似乎只是我的错觉?”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道祖吃惊,而后若有所思,“看来,这里面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两个人交谈很久,属于至强者的对话,不止是涉及到未来局势的变化,还有对大道的感悟。

  直到一个特殊的时候,道祖突然顿住了,回望血海那封印地的方向,莫名感慨了一声,“我需要告辞了,还有一件要事需要去做,无法久留。”

  “无妨。”石昊沉静点头,“这么多年我都撑过来了,我若是一心想走,他们也留不下来。”

  “那道友还请保重,他日再见……”

  姬寰宇走向无尽血海,经由那一条通道离开,此回归界海。

  ……

  “唔……发生了这些事情吗?”

  紫霄宫,道祖听着女帝的汇总,一脸的惊讶,“你们推平了异域、收拾了界海心怀不轨的反对者?”

  “你还打死了一尊禁忌者的意志化身?”

  “唉……若非有你,九天世界危矣!”姬寰宇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然而却换来了女帝的白眼,“虽然知道你在夸我,但是能不能用点心?”

  “做为时空领域的最高成者,我不信你在这些事情发生前,没有洞悉其的轨迹?”她伸手指了指道祖,“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清楚你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在背后暗搓搓的准备多少个计划、等着一闷棍敲下去呢!”女帝没好气的道,“说起来,我跟那个意志化身对战的时候,是你在背后推了一手吧?”

  “诶,被你发现了?!”姬寰宇啧啧感叹,“说说看,你要不要感谢感谢我?”

  “一点都不想!”女帝脸拉的很长,不过没有持续多久,换成了忧愁与伤感,“我当时终究是赶去的晚了,那一战我们的损失很重……”

  “话说回来,既然这些事你早有预料,为何不提前阻止与扼杀呢?”

  “练兵。”姬寰宇收敛了先前的轻松与随意,转为凝重,“用真正的血战去打磨,在生死的边缘悟道,过了这个点,很难寻找到如此的机会。”

  “现在战死在界海,我还能挽救,所以不怕犯错。但是在未来,没有这样的条件了。”道祖认真的道,“轮回虽玄奥,却不是万能,一样有极限。死在越强大的生灵手,轮回的难度越高。”

  “死在仙帝的手,便需要我认真以待,而死在禁忌者的手,我几乎无法挽救回来,因为他们的死亡,等若是被道所抹杀!”

  “而我们的世界与另一方天地的对,最巅峰的差距不大,关键是间的力量,太过悬殊了!”

  “现在不抓住每一次机会磨练与成长,以后可能没有机会了……”姬寰宇摇了摇头,“真正的对决,我多半会无力他顾,最危险的情况是我只能自保,却难以援手你们。”

  “你们需要成长起来,不指望干预到最后的血战,但最起码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未来会很残酷,连轮回都有可能被击碎,成为梦幻泡影……所以,趁着现在的大好机会,使劲的浪吧!”

  姬寰宇说了很多,女帝这么听着,偶尔仔细的凝视他,心总有一种恍惚的错觉,像是跟另一个人的身影重合了。

  “喂?你记住了吗?”道祖狐疑的打量女帝,总感觉她的视线很微妙。

  “嗯,我知道了,这去努力闭关修行。”轻移莲步,她走出紫霄宫,最后回望一眼,嘴角带了一抹笑意,“我会变强,希望你也一样……”

  “成为胜利者,然后给我一个答案哦……”

  “卧槽……她不会看穿什么了吧?”姬寰宇眨眨眼,“我觉得,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啊?”

  仔细的回想了片刻,最终无奈放下,真身撕裂时空,向一个潜藏至深的地方而去,是他此行赶回的原因。

  ……

  一个寂静的空间,一种种法则与秩序成为了实质,在此地交织,环绕着一道伟岸的身影。

  那是天帝!

  只不过,相于往昔因为要炼化九天世界融汇进来的天地和历史痕迹而时不时沉睡的状态,此刻的他彻底清醒,威压盖世,震古烁今!

  “你也走到了这一步……”

  姬寰宇认真的审视片刻,最终确定了什么,“他化天地、他化众生,你彻底大成了……”

  “吞噬了那么多的天地,汲取那么多的资粮,走到这一步真的是不容易……”天帝轻叹,“不过要说大成,还差了一点,最起码要等到整个界海都消失的那一刻。”

  “还需要多久?”姬寰宇淡淡的道,“你彻底圆满的时候,也是你我放手一战的时候。”

  “一些隐匿的布局,一些可怕的谋算,到了那时,也应该浮出水面了。”

  “我是谁?谁是我?”

  “是啊,我也很好呢……”天帝笑了笑,“算算时间,再过个三、五万年,也差不多了。”

  “三、五万年?”道祖沉默了半晌,最终点头,“好,我等着。”

  仙光一闪,他便从此地离去,那种速度快到不可思议,难以描述。

  “我是谁?谁是我?”天帝抬头,望向一片虚无,悠悠感叹,“其实,我也有这样的疑问呢……”

  ……

  人杰辈出,群英荟萃,是而今九天世界的现状。

  世界爆发式的扩张,与此同时冥冥有一种大势,从而让无数新生代踏着时代的浪潮,登了天地的舞台。

  这种每一天都有剧变的时代,天地万道空前的活跃,偶尔都有法则片段在灵气密集的地方实质化,修士太容易悟道了。

  某种角度来说,修行的难度直线降低——在这样的环境下,修为想低也低不起来啊!

  但凡是有点理想和志向的,都在努力的寻找机会,在天庭积攒功绩点,而后展开岁月之旅,开启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

  真仙井喷,仙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甚至准仙帝,也有人在迈入这个领域!

  “当!”

  一声钟响,震荡万古时空,那是无始仙王在升华。

  “轰!”

  一口九色玄黄鼎,炼化鸿蒙混沌,演千万世界,是叶凡在演法。

  “嗡!”

  一株世界树,覆盖了兆兆亿时空,散发香气,是盘王在成道!

  一个又一个强者,打破了自身的极限,仙称帝!

  当然,还只是准仙帝而已,但是仙帝已经在招手,前路明朗了。

  “这个时代,或许应该称之为‘万帝时代’!”

  有老古董轻叹,感慨这大世的璀璨,超出任何人想象的绚烂。

  ……

  当然,有人欣喜于境界的突破,自然也有人惆怅于修为的壁垒。

  “汪!”黑皇宫,不时传来犬吠声,三字经不断,“气死本皇了……怎么无法突破?”

  大黑狗满脸的晦气,死活想不通其的缘由。

  它走出了殿堂,在浩瀚的乾坤行走,偶尔驻足,与人论道,寻找一线升华的契机。

  不得不说,这条无良的大黑狗在底层的修士让人恨的牙痒痒的,时不时想找机会敲它闷棍,但是它一直活蹦乱跳,本领实在惊人。

  ——那些位列准仙帝的强者,十个有八个跟它有关系,剩下的两个,关系圈多拐几下,也能牵线!

  所以,一直没人能收拾它,套狗链子。

  这的确是了不得的能力,让诸多仙王瞠目结舌,大感苍天无眼。

  而今,这种人脉派用场,一路寻访,到诸多准仙帝的洞府问道。

  “天道昭昭,因果循环!”叶凡一脸的肃穆与神圣,“老黑,这是报应啊!”

  “什么报应,你给本皇说清楚……”黑皇一张狗脸扭曲,“本皇为狗良善,怎么会有这种邪门的东西?”

  “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叶凡振振有辞,“这些年来,你坑蒙拐骗了多少人?这冥冥有多少因果加诸你身?”

  “而今一朝爆发,成为了阻道的劫数!”

  黑皇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觉得这其颇有些道理,因果之说看似飘渺不存,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任何小看因果的人,都要付出代价,强大如禁忌强者都要认真以待。

  “是这样吗?”黑皇连忙询问,有些不舍和心痛,“难不成要将那些东西还回去?”

  “问题是这里面好多东西都被我用了,生生氪出如今的修为,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筹集出来啊!”大黑狗有些担忧。

  讲道理,以黑皇自身的天资来说,能够有现在的修为,离不开九天世界诸多苦主的“贡献”!

  别看大黑狗无良腹黑,但是它在求道路可是极度的虔诚,为此不惜手段。

  “现在还回去,也是无用的。”叶凡劝阻道,“因果早结,仇怨已生,想要了结,恐怕要付出当初十倍、百倍的代价!”

  “那该怎么办?”

  “很简单……”叶凡笑得很和善,“我动用盖世神通,施展禁忌手段,转移你身的诸多因果,加诸我身!”

  “叶凡……你是个好人……”黑皇的狗眼闪过感动的泪花,与此同时心在念叨,“以后我不在虚神界编排你的八卦花边来赚钱了……”

  然而,眨眨眼的时间,叶凡再说出几句话,让大黑狗刚刚产生的感动被抛去了九霄云外。

  “只是施展这门手段,不仅需要耗费我的本命精血,更是需要无数仙金神料,铸下祭坛,祷告苍天。来,你看看,都有这些……”叶凡一脸的诚挚,“唉,你我之间怎样的关系?我本想一力承担下来,只可惜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老黑,你是不是支付一些?”

  黑皇看着摆在面前的玉简,里面烙印了诸多材料的信息,数量之多足足达到了它现在家底的九成!

  对财宝的贪婪,瞬间让黑皇智商飙升,从境界突破的渴望觉醒,二话不说冲着叶凡飞扑而,张开了血盆大口,“咬不死你,人宠颤栗!”

  一场人狗大战爆发,以黑皇被轻松镇压作为结局。面对准仙帝的叶凡,现今的大黑狗实在是弱了太多。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叶凡摆了摆手,给黑皇沏一壶清茶,“我只是想跟你说,现在不能突破,或许原因不在外物。”

  “说实话,有道祖讲道指明前路,更有无尽岁月沉淀积累,理应早已满足了条件,然而你却始终停滞,那么问题便只能出在你的身、你的心!”

  “不要想着投机取巧,而是应该询问你自己的内心……”他一脸的认真,“你……是不是有着什么莫大的遗憾,成为了最后的坎,在阻碍晋升更高的境界?”

  “这是心灵的缺陷,找到它,解决它,或许你突破了……”

  黑皇一时间愣住了,种种思绪纷飞,充斥在脑海,是被沉淀在识海最深处的记忆。

  过了许久,它才回醒过来,“我有些明白,却又有些理不清……”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一番指点……”

  “嗯,那是不是该给点讲道费?”

  “道祖都免费,你丫还想收钱?!”大黑狗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走前还不忘将身前的一壶茶水顺走,让叶凡眼角在抽搐,“我的悟道茶水……黑皇你能不能别这么贪?”

  ……

  黑皇在天地行走,有时去往九重天外,有时闯入轮回之地,整个九天世界都留下了它的脚印。

  时不时的,它重温曾经的记忆,有当初诞生的最弱小时候的无忧无虑,有成为仙古时代天狗一族天骄的自豪欣喜,有追随当初无终仙王的开心喜悦……

  黑皇的一生被它自己重温,整条狗的气息也因此在不断的变化,时而宁静祥和,时而心伤绝望,时而愤懑恼怒……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黑狗蓦的睁开了眼,两道凌厉的眸光击穿了天地下,让天宇一颗颗大星化作劫灰!

  “我想我明白了……”这一刻,大黑狗罕见的有一种大气魄,像是俯视诸天的帝者,“我要去了结一段因果!”

  “用今日的强大,弥补曾经弱小时的遗憾……”它的眸光逐渐炽盛起来,“我要逆行岁月,去仙古、去乱古,去找异域那帮不朽之王算一笔账!”

  “仙古的时代因他们而终结,我当初最美好的岁月因此而破灭,无终大人战死了,我也曾殒身在那段时光……我要将那些人按在地摩擦啊啊啊!”

  此时此刻,黑皇的狗眼燃烧起愤怒的火光,像是可以烧塌万古星空,让一切成为虚无!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百三十七章 局座大人,变局开启-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