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乐橙娱乐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冷酷决绝,界海一统-遮天之万古独尊

发布时间:2018-09-07 17: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乐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百三十四章-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局势在一瞬间反转,异域的不朽之王变得更强大了,虽然没有人真正的破入准仙帝的境界,但是战力近乎立在那个层次!

  举手抬足,便是天地创生,乾坤寂灭!

  “杀!”

  那尊有着三个头颅的强者咆哮,最纯净、深邃的黑暗在躯体涌动,战力强大绝伦,大吼声震动三千世界,一尾巴能抽碎万千残界!

  它强势得近乎无敌,真仙不及其万一,屹立在仙王最巅峰,炽盛的准仙帝光辉燃烧,整个人都如同挣脱了岁月的束缚!

  一举一动,都可以击穿无尽时空,杀伐力近乎打进了岁月长河,逆推过去,覆灭未来!

  横杀仙王于界海,镇灭真龙于岁月,是无敌的代名词,没有什么人可以抵抗他,横扫三千界,糜烂万古纪元!

  “差一点……便是准仙帝!”

  这是此刻阻挡在他身前的强者心唯一的想法,那尊不朽之王几乎已经不是仙称王,而是隐隐更一步,可以称帝!

  “这一次,你们拿什么来抵挡?”

  如同是一个信号,异域的不朽之王发动了大反攻,普通的王者蜕变到巨头层次,而本不凡的仙王,更是成片的染准仙帝光辉,盖压乾坤!

  纵横八方,只是一次冲击,让天庭的数尊仙王喋血倒退,在生死的边缘徘徊。

  “麻烦大了……”诸王心惊,有人大口吐血,“我们可能挡不住……”

  “挡不住也要挡,若是让这黑暗蔓延到九天世界,我们便是莫大的罪人……”界海的苍穹,一个被无数神环笼罩的盖世存在大喝,那是黑皇,它也在征战,跟另一个同阶存在生死相向,是一尊身披青甲、连面孔都被金属质感面具所覆盖的不朽之王,他们对决在时间长河的边缘,杀到了疯狂。

  “而且,我们还有援兵,一定会降临,颠覆整个战局!”

  “哈哈哈……援兵?援兵又如何?”三头八爪九尾的古兽在冷笑,带着戏谑,“你们这样的货色,来得再多也只有一个下场……”

  “那是——死!”

  它高高在,俯视着一切,不认为有什么存在能够阻挡它的步伐。融合苍之强者的意志,它的道行境界臻至了仙王的最绝颠,若非准仙帝层次不同其他,恐怕都能生生踏入这个境界!

  绕是如此,与冥冥的伟力相结合,也近乎拥有了那个修为的战力,算得是一尊另类成帝者!

  “哭泣吧!哀嚎吧!”空前膨胀的实力令其自信心暴涨,这头古兽长啸,“在最绝望死去,了断乱古纪元的因果!”

  诸多不朽之王展开了禁忌的杀招,要斩尽一切,或许踏破王成帝道路的仙王不会死,但是普通的王者会遭大难!

  “嗡隆隆!”

  界海沸腾,浪涛击天,一种又一种至强的法则蔓延,有创生的气息在扩散,恍惚间有界生界灭的影像浮现,等同于准仙帝的攻伐!

  诸王联手,打出了绝杀的一击,挡在最前方的叶凡等人都感觉到恐怖的压力,像是兆亿时空一起沉坠下来,覆灭所有,更不要说是一般的仙王了,纵然是巨头高手都是躯体龟裂,元神将崩!

  然而也是这一刻,在那岁月与虚无的层面,开始有一种莫测的气机在流淌,如同从根源的大道涌出,涤荡了诸天万界。

  一种玄妙的法则与秩序在蔓延与扩散,笼罩了广袤的界海,冥冥有道音在响,律动了古今未来。

  “轰隆!”

  天地在颤栗,诸天道则像是臣服了,虚空与大道此刻在簌簌颤抖。

  恍惚间,大道的轰鸣声让所有人都聆听到了四个字,是至高的奥义。

  “万化帝诀!”

  一种神通,慑服万法,一刹那而已,诸多不朽之王联手施展的神通遭到可怕的镇压与禁锢,一个个都黯淡与瓦解,成为虚无!

  这超出了所有仙王想象的极限,已经不属于他们的层次,彻底凌驾在其!

  “这……”三头八爪九尾的生灵的脸带了惊恐的色彩,“你们竟然还有真正的准仙帝……”

  “不……不对……”

  与至强者的意志相合,拥有玄妙的感应,一种灵觉让它察觉到可怕的情况,“这不是普通的准仙帝,而是在这个境界大圆满、半个身子踏入了仙帝!”

  “不可能!”

  不朽之王在质疑、在彷徨,这样的变数太可怕,难以接受。

  可惜的是,现实不因为他们的意志而更改,再怎么不想接受,该发生的还是在发生。

  下一个刹那,周遭的时空连带小半个战场,遭到最无情与可怕的攻伐。

  “轰!”

  白净纤细的手掌从岁月伸出,掌心有诸天世界在沉浮,包容万物,清冷而又优雅。

  这是一只女子的手,精致而美丽,可以想象其真身之高贵神圣,像是一尊凌驾在永恒之的存在,一举一动让人心折。然而在此刻,没有人会欣赏她的美,只能够感觉到霸气无双,一掌覆盖了一段时间的轨迹,抹去古今未来,隔断万古时空!

  十几尊不朽之王,还有那屹立王境最巅峰的生灵在拼命,动用一种种大神通,有的妄图抗衡与挣扎,还有的寻觅机会远遁与逃窜,最终却都只能成空,非凡的道域镇压了所有,时空成环,天地成圆。然后,那圆的一切都在破碎,恍如是阳光下的泡沫,如梦幻般凋零。

  没有丝毫的波澜,像是在碾压弱小的蝼蚁,都只在翻手覆手之间!

  这样的场景,让所有仙王颤栗,不能自己。顺着出手的痕迹追溯,恍惚间得见一座精致典雅的殿堂,有一尊女帝盘坐,看淡了诸天万古。

  “汪!”大黑天王咆哮,它此刻很激动,把握战机,“诸位随我杀!”

  相于之前,天庭诸多仙王的精气神完全不同了,因为看见了胜利的希望。

  自己一方有王牌坐镇,最后的结局早已注定。

  ……

  异域的大军在败退,那些不朽和至尊级数的生灵在成片成片的死去,杀疯的仙王可不会管那么多,什么倚强凌弱早已彻底的不在意。

  两方是死敌,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出手之时恨不得连对手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抹去,轰杀成渣。

  不朽之王在逃、在退,尽管那尊女帝在惊艳的一击后不再出手,但只要她的意念还笼罩在这片时空,足以让整个异域的阵营心气大崩,提不起死战的意志。

  且,九天世界还不断有援兵在赶来,冥冥有时空的门户在开启,让一尊尊仙王降临,那是本应该在岁月沉淀道果的存在,而今被一道意志所召唤,都赶来了,参与终结黑暗的一战。

  此消彼长,到最后纵然不用准仙帝出手,也当能格杀所有的不朽之王——界海虽然大,但不是没有边际,再怎么逃,终是要做个了断。

  “到了这样的地步,当初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了?”异域的阵营,一个面色阴冷淡漠的存在自语,“呵……”

  他蓦的止步,不再撤退,周围的不朽之王先是不解,而后双眼圆睁,表情极度的震恐,还有几分不可置信。

  “你……怎么可能?”

  他们嘴角不断溢出鲜血,自身的道果不受控制,仙王的本源在逸出,精气神开始了崩溃。

  以仙王的实力修为,自然可以察觉到部分情况,虚无有一条通道在打开,一种庞大的吞噬力连接在另一边,通过刻印在他们本源的手段发挥作用,彻底夺取他们的道行与修为。

  “什么时候……”

  一尊尊不朽之王的躯体急速佝偻下去,精气被采掘成空,而后便是他们的元神、道果,在最短的时间内流逝。

  “不要忘记了,是我造的你们……”异域在乱古时代后诞生的第一尊不朽之王轻语,“在一开始,我给你们带了枷锁……”

  “原本,这只是为了防止你们失控的手段而已……”

  “那现在又是为什么……”濒临死境的仙王带着不甘在询问,此刻他们只剩下了最后的执念,要弄个清楚明白。

  “因为,我们现在已经走了绝境,不朽之王再多,又有什么用呢?”那尊王叹息,“与其如此,还不如用你们的所有来成全我……”

  “我不想逃,要与他们决个生死,纵然会败,也让那些人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我诅咒你,吞噬诸王,一定不会成功……”不朽的王者用最后的残念诅咒,却只换来了淡漠的微笑,“你们恐怕要失望,我绝对会成功……”

  “谁叫我们,都融合了那蕴藏在法则的意志碎片呢?”

  “我是驾驭不了诸王的道果,既然如此,那便连我自己都摆祭坛,让我不再为‘我’,彻底改变,成为那个人的影子,让无的禁忌在这片天地再现!”

  一尊尊不朽之王的精气神汇聚,彻底的融汇在他的元神道果,一个个有着各自意志的法则在不断冲突与对抗,或许下一个瞬间,这尊不朽之王会炸开,成为最绚烂的烟花,死的不能再死。

  不过,他也没有丝毫的在意,径直单膝跪下,仿佛在向苍之的至高存在膜拜、叩首!

  “嗡!”

  璀璨的火光在元神燃烧,一点点闪耀光华的粒子跳跃而出,汲取着吞噬而来的精气神,蜕变、升华成一种非虚非实的诡异力量,有灵性的光芒在释放!

  恍惚间,在他的背后浮现出了一个威严至尊的虚影,俯视诸天万界!

  随着不朽之王的元神燃烧越来越旺,连带着吞噬的诸王精气一并献祭,那道虚影越来越凝若实质。用任何语言,也难以描述清楚这一刻的神,一点基础的意志以不朽之王的庞大元神为资粮,孕育、孵化、破茧而出,诞生属于‘自我’的概念,打破虚实的界限,真正来到了现实!

  到了最后,火光燃尽了一切,成一道魔神般的可怕生灵,是数十位不朽之王所有力量的融合,用禁忌强者的意志模版来驾驭!

  这个可怕的存在,有着浩瀚无边的生命精气,诸王的道果成了非凡的境界,还拥有那苍之无强者的心性、智慧、意志,纵然无法将真实的修为带来,也是一尊无的准仙帝!

  “轰!”

  轻轻一动,稳固如界海的时空都在崩塌,难以承载!

  “我降临……我毁灭!”

  他张开了双手,黑暗在扩散,在无止境的蔓延,一种大恐怖支配了一切,时空被腐蚀,天地在凋零,纵然是界海这种特殊的事物,也避免不了这种命运!

  “这是什么鬼情况……”

  追杀而来的天庭仙王目瞪口呆,这一刻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往昔成长过程一次次生死边缘徘徊磨砺出来的敏锐心灵在疯狂示警,让他们迅速远离!

  “被追杀的丧家之犬,分分秒秒变身**oss?这画风不对啊!”

  他们很果断,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走,然而已经有些晚了,一抹黑暗已经覆盖在十几尊仙王的身!

  这些仙王神力沸腾,竭力对抗,但是却无用,一身精气道行直接被强行吞噬,身死道消!

  且,这还只是开始,那黑暗蔓延的速度太快了,超越仙王施时空秘术的跑路能力,要将所有人一打尽!

  “轰隆隆!”

  在最危险的时候,骤然爆发了惊世对抗,有至强者粉碎层层时空杀来,真身进场,一只手臂缠绕绚烂的仙光,凝聚成开天辟地的神斧,这么立劈而下,分开黑暗的世界,斩出光明的天地!

  “哗啦啦!”

  这样的厮杀打穿时空的桎梏,波及纪元和岁月,时间长河都被打出来了,环绕着两个对决的身影!

  “本以为只是一场无聊的碾压,没想到在最后还有这样的惊喜……”悠悠的轻叹声,在广袤的界海回荡,源自女帝!

  “有着禁忌强者的意志道心,却没有对应的修为,只是不朽之王道果融合质变成的准仙帝道行……”她的战意在沸腾,“还有这更好的磨刀石吗?”

  “迈入这个境界后,还没有遇过合适的对手,希望你能让我满意!”

  作为新时代诞生的第一尊准仙帝,毫无疑问,女帝是寂寞的,寻遍世间也难以找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更强大的生灵,这片界海并不是没有,但是超越她太多,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

  她曾去挑战过道祖,也曾叫板过天帝,然而都是在反应过来之前被镇压,输得一塌糊涂,也打消了逆行伐道的梦想。

  而今却不同,有了一个最恰当的敌人!

  仙光在闪耀,时光在奔腾,展开了强势的攻伐,扭曲周围的时光,将对手生生扯进了时间长河,在那里分高下!

  “死!”

  意志复苏的强者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淡然的吐出一个字,言出而法随,一种葬灭诸天、葬灭苍生的秩序在演绎,无尽的黑雾在岁月蔓延,要葬下一切!

  “轰隆!”

  两种至高的大道碰撞在了一起,爆发出灭世的气息,若不是战场被选定在岁月,单是这一下足以让诸多宇宙溃灭,无数残界化作飞灰!

  法体在纵横,踏着时间长河而行,两人激烈搏杀。

  到了这个层次,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之神通,足以厮杀到不同这个时代的天地。

  ……

  这一战,没有观众,最起码是没有准仙帝以下的观战者,天庭的诸多仙王也只能暗自祈祷,等待一个好消息。

  “无需担心,我界并非没有无强者,纵然道祖进入了苍之,仍有天帝坐镇,不可能坐看女帝败亡的。”大黑天王轻语,缓解众人心的紧迫感,半晌后又叹息,带着几分羡慕与渴望,“杀进岁月,分出胜负生死,真的是难以想象的手段。”

  “或许他们再现时,现在的时间点只过去了短暂的时光,实际已经厮杀了数千年、万年!”

  “我们无法干预,索性先去清理那异域的世界,斩草除根,为后人考虑。”

  “此言大善!”

  天庭的仙王路了,带着森森的杀气和满腔的愤懑,这一战他们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足有二十几位仙王战死,数十尊王者需要漫长时间的修养,才能治愈大道之伤。

  好在,轮回已成,那些战死的英烈还有归来的机会,能够在未来的岁月再现。

  ……

  扫荡一个世界,踏平一方天地,这是天庭成立以来十分罕见的血腥杀伐。

  只不过,初始时还带着不忍心绪的强者,当看到异域的具体情况后,也将那些善意埋葬在心底最深处,取而代之的是彻骨寒心的冰冷。

  “好狠!”有仙王叹息,“那些不朽之王已经彻底疯了,不只是不在意别的世界生灵的生死,连自己世界的子民也能狠得下心来荼毒……”

  异域的天地很广阔,毕竟当年也是可以跟仙域媲美的广袤乾坤,而且不像仙域那般倒霉,在乱古纪元后的黑暗风暴解体,尚且保持了完整的格局。

  然而让人惊悚的是,这般浩瀚的天地,其的生灵却稀少到了极点,只有那些不朽之王的族群在繁衍,至于其他的?

  早已被送了祭坛,用无尽的尸骨来造足够的强者!

  “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仙王叹息,“这个世界彻底没救,我等也不需要留手了。”

  “将这些作为刽子手的族群抹灭,而后整个世界带回去进行特殊的处理,防止一些隐患的出现。”

  他们开始动手,推平一切,覆灭所有,没有谁能阻挡,不过数十年而已,都彻底结束了。

  “不知道,两尊准仙帝的对抗怎么样了?”

  仙王强者偶尔抬首,望向了岁月长河,在好那一战的情况。

  ……

  时间长河,一段岁月沦为战场,两个盖世的强者在对抗,他们已经杀到疯狂,无论什么手段与神通都动用了。

  “咚!”

  未来时间长河,有可怕光芒绽放,那里元神之光璀璨。

  “轰隆!”

  过去时间长河畔,血光点点,有惊世之力在激荡,不灭之意在蔓延。

  整条岁月长河,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他们的战场。而这样的情况,早已不知道持续了多么漫长的时间——因为岁月长河之难计年,缺少衡量的尺度。

  只是通过自身的时感去揣测,或许已经有千年了。

  一场蔓延千年的对决,让两个人的精血都近乎消耗到枯竭,只是凭着自身的毅力去强撑。

  不过这样的对抗,终究是走到了尽头,将要分出胜负。

  女帝的脸色很苍白,缺少血色,但是嘴角却有笑意,因为她终于占据了风,左右了整场对决!

  尽管她的对手并没有真正本体所具有的道行,只是有那种智慧和心性,但也凌驾于一般的准仙帝之!

  面对这样的对手,还能够战而胜之,足以证明她自身的才情,道一句惊艳万古诸天也绝不为过。

  如同是曾经九天十地的非凡天劫,渡劫者击败了天劫演绎出来的少年大帝一般。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已经是预示了她未来的潜力,或许能够走到大道之下最巅峰的地步!

  这种情况,不但她自己清楚,她的对手一样了然,一双冰寒冷漠的眸子带了杀机,想要扼杀天骄,斩掉人杰。

  只不过,他现在落在了下风,战场的主动权掌握在女帝的手,败亡已经是必然。

  “既然如此,最后一击!”

  魔神般的存在周围蔓延黑暗雾气,伴着他体内流淌而出的鲜血,双眼漠然无情,像是那高高在的天道一般。

  缓缓抬手,法则在燃烧,要跨越隔断两界的神城,引起本尊禁忌道果的共鸣。

  纵然只接引来了微不足道的一点,也有了恐怖的气机在流淌,像是至高的大道降下了真正的形体,要毁灭所有!

  “葬灭万古!”

  大终结、大破灭,成为了此刻天地唯一的主题。

  而直面这一击的瞬间,女帝却变得恍惚起来,因为有道音在她耳边回响,在引导她,让她升华,让她蜕变。

  思维匪夷所思的敏锐,心灵前所未有的空灵,在这一刹那她像是进行了一场蜕变,各种法从心头浮现而过,精气神高度凝练,化成火焰,从体内荡漾而出,如同永恒的圣光,散发出了至强的气息,施展绝世的攻杀!

  “轰!”

  惊天的碰撞爆发,打出了震荡万古的波动!

  那种音波,在整个岁月长河的方飘荡,让诸多时空都听到了这恐怖的声音,让无数生灵颤栗,误以为是苍在发怒。

  “噗!”

  两道超越极限的光在对击,那是各自攻伐的有形显化,僵持了不短的时间后,而后其的一道炸开!

  那道光,属于苍之的强者,在巅峰的对决落幕、败亡!

  躯体被击穿,爆碎成了血雾,元神想要遁走,却被有着准备的女帝截住了去路,一杆赤色大旗展开,强势的镇压而下!

  “吼!”

  那尊强者在反抗,元神和血在激荡,可惜难以逆天。

  人道旗发光,将其一身精气不断的抽取,而后又反过来炼化他。

  虽然说准仙帝的生命力极度顽强,很难杀死,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去磨灭,一样能让其彻底殒落。

  “终于结束了……”

  女帝嘴角溢出鲜血,颇有些狼狈,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是极度的凝练,像是一柄出鞘的仙剑。

  千年的厮杀与对抗,无时无刻不承受着莫大的压力,打磨了根基,锤炼了道行,让她看到更高远的境界和天地。

  “该回去了……”

  单手一挥,撕裂了时空,她这么迈步而出,回归到原本的时间点。

  ……

  天庭的仙王在界海行走,消灭异域,顺带着整理那些被祸害的世界,存亡断续。

  “嗡!”

  时空轻颤,一道窈窕的身影步出,让所有得见者有惊有喜。

  “胜了吗?”

  诸强询问,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女帝微微颔首,晃了晃手的人道旗。

  “呼,算是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一些仙王松了口气,“这下子,这片界海统一的过程,想来不会有什么阻力了。”

  “不全是这样。”有人摇头,“有一些世界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其不乏仙王,还需要我们处理。”

  “有点麻烦的是,他们藏的很深,而且九天世界有一些墙头草通风报信,否则早打门去,教他们做人了。”

  “找不到他们,让他们来找我们。”女帝此时开口了,“这次便有一个最好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黑皇琢磨了几下,骤然狗眼闪过一抹精光,“我明白了!”

  “我界镇压异域,可是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啊……战死那么多的仙王,还有不少人需要静养,且道祖远走,可以说是最虚弱的时候。”大黑狗嘿嘿低笑,“摆在明面的消息无需隐瞒,只要藏住你是准仙帝的修为便足够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百三十六章 上苍之战,万帝时代-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