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乐橙娱乐 >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上苍落子,练兵场-遮天之万古独尊

发布时间:2018-09-07 17: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乐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百二十九章 团结异域,终归蝼蚁-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道模糊的身影,为所有的纷争画上了句号,是这般的突兀与凌厉。

  且,在这一段时间长河有如此强者的法则气息烙印在其中,直接便干扰到了岁月的稳定,大河在躁动,彻底的紊乱了。

  直到很久后平息下来,却是再没有人可轻易干预这段时空,最起码异域的那些不朽之王是想都不要想。

  事实上,挨了那样的一脚,不躺上半个纪元怎么能行?还想浪?不存在的。

  “快点成长起来,拥有自保的力量罢……”

  模糊的虚影在传音,它是不久前女帝等人逆行时光时惊动曾经岁月中的人皇,那释放威压的点滴残留,成为一种庇护,在关键时刻爆发。

  纵然如此的微不足道,也可横扫一切不朽之王,让他们从时间长河中滚蛋。

  只不过,刹那的辉煌之后,它终究是要消散了。

  女帝伸了伸手,想要挽留,却终是成空,只有一道平静的话音在耳边响起。

  “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后的清算,行将到来……”

  “我记住了。”女帝沉寂半晌,片刻后清醒过来,眸光凌厉与炽盛,让与之对视的存在都要心惊肉跳。

  “了结一桩因果,我等也该走了。”

  不远处,有仙王在开口,双眼之中满是深意,让在场所有的时空旅客都是了然。

  他们没有与此地的荒有什么交流,仿佛真的是专门为赤王而来一般,有大因果存在。

  一个个身影虚幻了下去,恍惚间有金光大道在延伸,击穿了时空,从这一片天地消失。

  石昊与那女子看着短短时间内上映的一幕幕大戏,都是一愣一愣的,许久后才清醒过来。

  “看到没有,这就是敢胡乱干预时空、斩杀后世天骄的人的下场……”女子轻叹,“迟早会被人清算,往死里打。”

  “尽管异域的那群人在最关键的时候赶来,保护住了他,但是损失也极惨重,归去之后绝对要进行涅,从最弱小时开始修行。”

  ……

  女子说了很多,只是在她身前的石昊却是有些恍惚,因为他刚才看到的那些绝世的强者中,有一些身形模糊、被烟尘覆盖的人让他格外在意,总觉得似曾相识,却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心中怅然,他的一只手抓着酒壶,不断的向嘴里倒酒,那里神光闪耀,各种符号跳跃,可是到最后整壶酒都渐渐没有了味道。

  壶嘴还在向外流酒液,但是后来已经没有了符文,也无经文声响起。

  “好了,你该离开了……一壶酒,万古沉淀所得,可不都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喝的差不多了。”

  女子在开口,她整个人开始渐渐模糊,最终化成一片符文,烙印在石桌上,真身不见了。

  只有在石桌上,有一行文字留下,大意是留待有缘人。

  “万古后,我还在吗?是否会有另一个人来到这里,饮酒,看长河,谈古今……”

  石昊轻语,在此地叹息了片刻,最终摇晃着起身,从这里消失了。

  这片时空,又回归了原本的寂静。

  当然,这样的寂静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人为的打破了。

  “他已经走了,出来吧……”

  上百道身影悄悄再现,一个个都是鬼鬼祟祟的,像是有一种迷之心虚。

  “又有天骄进入了吗……”石桌上的印记在闪烁仙光,女子再现了,刚想说些什么,随后便卡壳了,因为这些人才刚刚见过。

  “见过道友……”有真仙拱手,脸上笑眯眯的,“我们来这里,所求不多,讨一杯水酒而已。”

  女子无言,赤王的前车之鉴刚发生没多久,她能说些什么?

  这里每一个真仙,都不比她全盛时期逊色,更不要说那些仙王了,任何一个手指都能把她粉碎成虚无。

  “诸位想喝,我自然是没有意见,但最好留下一些,给后来的天骄人杰……”

  “后来的天骄人杰?”有人在嘀咕,“我觉得我蛮符合这个标准的……”

  真仙人手一杯清酒,也不贪多,只是感受那种时代的浩瀚与广博,让诸多的法则与秩序在识海中碰撞,成为一份资粮,在未来的岁月中等待极尽的升华。

  ……

  石昊在时代中前行,开启他波澜壮阔的人生,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身后永远跟着一大票的高手,一个个都是睁大了双眼,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啧……”有人碎碎念,“荒天帝的成长史,尽管早已在记载中看过,但是真的跟着走一遭,才知道是如此的绚烂。”

  “还没有成仙呢,便闯过了多少大界?”

  “葬土、异域、仙界……都是这片界海中数一数二的大天地,这种经历之玄奇,古来几人能有?”

  那些天地,每一个都很强大,最起码高手是众多的,仙王两位数,修行的文明很昌盛。

  不过,这一行人也无惧,真的厮杀起来,他们可以轻松打爆任何一个世界!

  当然,这样的过程也是有尽头的。

  当石昊成为仙王时,大境界的差距让那些真仙就必须离开,而当其成为准仙帝后,也到了仙王离去的时候。

  只是他们的目的也仅此而已,直观一位准仙帝的诞生,钻研那样的过程与其中的奥秘,便是所有仙王此行的最大收获!

  “岁月中的过客……”破王成帝的石昊轻语,目送那一道道身影消失,有太多的感慨,“知道你们能一直活着、还活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他洞悉了一些人的身份,知道与其的关系和因果,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不过转瞬后便消失,凝视着界海,在看那无尽遥远的地方。

  一些信息被那些人隐晦的透露出来,让他明白那黑暗的源头有着怎样的敌手,会是生死的大对抗!

  “这绵延无尽纪元的黑暗动乱,当在我这个时代结束!”

  ……

  九天世界,悠悠十万载。

  一切事情的走向,都沿着几位至强者规划好的路线在前进。

  天地在扩张,每一天都是全新的面貌,有数百州域在增加,都是沉坠在界海中的世界化成的。

  万道越加繁复与玄奥了,慢慢的有一种帝气在扩散,让人惊悚又渴望。

  仙王的数量在疯狂的增加着,太多真仙在岁月中沉淀数个纪元,磨砺、升华自己的道果,终是贯通了自身的路,一跃而上。

  十万年的时光,便有数百的仙王诞生!

  且,这样的情况只是一种开始,后面只会更凶残,因为真仙的基数在爆炸性的增长,有力的支撑起了仙王诞生的条件。

  或许哪一天世人便能见到更匪夷所思的场景仙王破万,列成大军!

  当然,在仙王层面上的辉煌璀璨,准仙帝就不怎么行了,至今尚未有消息传出,谁真正突破,证就了那样的道果。

  只是能偶尔看到,一些经历无尽岁月仍是不能突破的仙王,在伤感中抉择,向道祖请命,踏上了另一条道路。

  “天资有限,终是强求不得……”他们如是道,“苦修,成就不了我们的道果……或许,只有经历一场场将生死都要置之度外的血战,才能看到一线的光明。”

  他们要在最残酷的大战中升华!

  这样的环境目前是寻不到的,因为九天无敌,盖压整个界海。

  而别的高手都在忙着苦修,哪有时间陪他们血战?

  真要强行动手,打破天庭的法度,估计下场会比较惨真以为有了轮回就能为所欲为?

  杀不了你,还不能永恒镇压?

  但是,也有一个地方是例外,在未来注定会有连天征战,杀到万古成空。

  “既然如此,你们便去到那里坐镇……”道祖弹指,一道时空的门户打开,让他们跨越了整个界海,降临在一座不朽的神城中,成为第一批的守护者。

  “那个世界,越来越不安稳了……”

  姬寰宇的眸光很深邃,像是透过了那玄奥的封印,得见另一个世界的动作。

  无数的高手在试探、在冲击,要打开一个缺口,带来最深沉的毁灭。

  “也是难为你们了,费劲心思伸过来了一只手……”道祖平淡开口,“只是,这有用吗?”

  ……

  界海中,一个浩大却透着暮气的世界在沉浮,随波逐流。

  这一片天地,它曾经辉煌过,曾经璀璨过,是界海中的一方霸主,亲手主导过太多世界的毁灭和消亡。

  它是黑暗的眷顾者,曾经有过两位数的仙王,被称为不朽之王!

  只是,他们遇上了一个错误的对手,所有的辉煌都被终结,都要落幕。

  不朽之王死绝了,连带着太多太多的真仙,以及当初肆虐九天十地的刽子手,但并非是被屠杀一空,还有诸多的族群与家族被留了下来。

  他们遗忘了当年的仇恨吗?

  有的人是,也有的人不是。

  一开始,这些都不成问题,因为修行的世界问题最直观、最浅显,都源自力量。

  有了力量,什么都不是问题。

  两个派系,谁都压到不了对方,直到有一天,一个传承了不朽之王血脉的生灵崛起,他在恍惚中聆听到神秘而可怕的低语声,阐述了至高的道,让其修为突飞猛进,以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升华,在最短的时间内堪破了一道道关卡,成为了仙王!

  作为血色纪元后诞生的第一个仙王,其态度决定了世界的走向,决定了众生的意志。

  他是最极端的主战派,最坚定的复仇者,压制与清洗了太多的向往和平的生灵,让整个世界回归到当初异域全盛时的作风。

  他还建立了一个神庙,摆放了异域曾经不朽之王、不朽者的牌位,汇聚诸多信仰之力,终日祭奠不绝。

  甚至,他还搬来了两个矗立在罪州上的雕像,那是两大不朽之王安澜和俞陀的尸身,想过将他们用最大的仪式葬下。

  只可惜,一尊准仙帝的手段难以破解,最后也只能连带着周围的土地一起切裂,转移了过去。

  做了这些事,并非是单纯的祭奠先祖,而是在潜移默化的引领着一种思潮,一种复仇的思潮。

  “我们的世界,曾经是多么的辉煌与绚烂,震慑诸多天地,为了建立界海大黑暗共荣圈的目标而努力。”

  “但是,这一切都被毁了,一些极尽可怕的凶残者降临,毁灭了我们的文明,毁灭了我们的秩序!”

  “这种仇、这种恨,我们能忘记吗?”

  “不能!不能!”

  ……

  刻意忽视了曾经做下的种种罪孽,努力强调着自身经历的悲惨遭遇,不想想一切是否是因果的轮转。

  最强大的生灵在营造可怕的氛围,主导了众生的思潮,愚昧者在追随,清醒者也不敢反抗。

  这便是力量称尊世界的悲哀,有了力量,你主宰一切,没有力量,就只能被主宰。

  只有屹立在世界的巅峰,才有真正的自主权,还有选择权。

  “呵……”不朽之王冰冷的笑声在神庙中回荡,充满了不屑,目标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世界的生灵,“一群人云亦云的愚昧者……”

  “不过,这又如何呢?更符合我的计划……”淡漠的话音响起,“这种盲目的热情,这种坚定的复仇意志……多么好的祭品啊!”

  “亿万生灵摆上祭坛,接引至高者的力量和意志,能造就多少不朽之王呢?”

  “我很期待!”

  这尊不朽的王者早已堕落进最深沉的黑暗,纵然是自己的子民也不放在心中,只是视作一枚筹码。

  屁民而已,何须在意?

  能够死的有点价值,还不赶紧的感激涕零?

  ……

  异域在磨刀,这是上苍之上的棋子,不指望他们做出什么巨大的贡献,能够试探出一两分虚实便足矣。

  一枚棋子而已,又不是最重要的那几枚,能让他们给主人做出点贡献,这是恩赐!

  至于异域最后的下场、会不会被九天世界碾碎成渣,谁会在意?

  “这是你们的落子吗?”紫霄宫中的道祖有感,眸光洞穿了一切时空,“我看到了……”

  “一个不错的练兵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百二十九章 血祭,征战-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