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乐橙娱乐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摆渡人,大义黑皇-遮天之万古独尊

发布时间:2018-09-07 17: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乐橙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百二十一章 转无量时空,逆亘古纪元!-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时间……放在以往不算什么,但是而今却很重要。 ”

  开口的人是无始,他从容起身,眸闪烁岁月的光,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真正能有用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了。”

  他的脸色很凝重——事实,姬寰宇虽然没有明着说过什么,但是从他最初筹划天庭的建立、计划统合诸天的动作来看,已经说明了一些情况,非常的棘手与麻烦。

  且,随着古天庭势力的合流,从古老的仙王那里清楚了解到过往岁月恐怖黑暗大动乱的源头,无始等人也明悟了,或许他们在未来要直面一个恐怖到极点的对手,那样的战场,仙王或许都只能沦为炮灰,死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

  只有成为准仙帝之,才有那么一点话语权,有了一丝自保的空间。

  这在以前,或许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而今道祖给了他们希望,短短万年不到的讲道,让他们省去了或许需要数千万个纪元的苦修,真正有了破王成帝的机会。

  只不过,还需要时间的沉淀!

  在这一刻,不只是无始的心声,所有仙王的注意力都提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道台方。

  “这个问题吗?”道祖开口,“本座自然也关注到了……”

  “本来还需要做些筹备的工作,过些日子再公布,但是既然你询问了,便直接告诉你们罢。”

  姬寰宇的脸色凝重下来,眸光深邃无,周身弥漫出规则之力,那是至高的大道,在虚空蔓延,在岁月激荡,浩瀚汹涌的法力可成诸天,也可葬下万界!

  紫霄宫的时序在此刻错乱了,一眨眼像是过去了千万年,又仿佛是彻底的凝滞住,时光不再前行。

  这种诡异的时空变化,让在场的诸强一个个都感觉很难受,如同一块巨石横亘在胸口,压迫的呼吸都困难起来。

  “嗡隆隆!”

  道祖不曾注意这些,他只是在认真演法,法力流淌,引动时空的规则,在身旁不远处的空间构筑出异的事物,那是一扇门!

  这扇门,它太过可怕与强大,不像是虚幻的物体,而是真实的存在,面刻划着无数玄奥的花纹,每一条纹络都是一种无的法则,让任何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呃……噗!”

  忽然之间,紫霄宫响起了一阵阵吐血之声,不少修士脸色苍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若非仙王,不可直视大道投影。”女帝抬手,一道屏障出现,隔绝了那扇大门的光芒,“那每一条花纹,都是代表一种完整的道,修为太低的看多了又理解不了,神魂会被撑爆的。”

  “哦……”

  真仙与至尊面有苦色,叹息一声后无奈的垂下了头,修为太低有时候也是一种让人痛苦的事情。

  “嗡!”

  紊乱的时空慢慢平静下来,姬寰宇不再施法,整个紫霄宫除却多出了一扇门外,与之前相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所有人都相信,能够让道祖这般郑重的事物,定然非同凡响。

  “你们想要的答案,解决时间匮乏的问题……”他平静的俯视着下方的强者,“都在这扇门的后面。”

  “因为,这扇门叫做……时空之门!”

  话音落下,他双手做出了一个虚按的动作,那扇门自动打开,展现出了背后的景。

  那是一条无始无终、不断向前奔涌流淌的长河,看起来很平凡、很普通,但是在其出现的那一瞬间,紫霄宫听道的生灵脸色都变了。

  长河溅起的一朵朵浪花,倾泻一丝丝力量,若是仔细的凝视,会发现在那些浪花之偶尔会出现一个个盖世英杰的形象,气宇轩昂,英姿非凡。

  那是一个时代最杰出的天骄与人杰,最能体现各自所在时代的特征,他们站在浪花,闪耀出辉煌的光芒,在纪元史册留下了自己浅浅的印记。

  而能映射出这么多英杰的影像、显化万古盛况的地方,最有可能的是什么地方?

  “岁月涛涛,时光奔腾……”一些仙王轻叹,他们的修为高深,看到的也寻常人更多一些,除却那飞腾溅起的浪花外,还看到了奔流河面一些景与物。

  他们见到了时代的变迁,直观了人世的浮沉,看到一幕又一幕历史剧变,有绝世豪杰冲霄,有仙子喋血,有百姓迷惘,有苍生大呼……

  这些画面有的模糊,属于很遥远与古老的时代,有的则较清晰,因为在不久前才刚刚发生。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阐述这条长河的本质,道明它的跟脚,这是时间长河!

  不再是虚幻的影像,而是真实的存在,是准仙帝的境界开始才能真正涉足的领域!

  它绝对是可怕的,一般的仙王面对它都会很无力。在那个准仙帝不出现的时代,时间长河堪称是最大的禁忌,不会有哪个仙王想要主动触及。

  因为,若是引起了大因果之力的制裁,轻则残废,重则迷失,永远无法回归!

  “您的意思是……”无始有些迟疑,纵然他修行无始无终大道,在岁月的领域功参造化,对这条长河也要发怵。

  “未来的时间有限,却可以从过去着手,在尘封的古史修行,绝对不用担心时光的问题。”姬寰宇婉婉道来,“在这里,无论你们想要多少个纪元,多少千万年的时间,都可以轻易做到,只会富余,不会缺乏。”

  “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但是……我们怎么过去?”诸王脸色抽搐,看着那时间长河一滴滴晶莹的液体在飞溅,每一点一滴都蕴含着莫大的神能,更遑论偶尔还有激烈时,一个浪涛翻天,像是截断了万古的岁月。

  恍惚之间,他们似乎还看到了一座城的影像,只是一闪而逝,没有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既然我这么说,自然是经过了通盘的考虑,所有能发现的问题都已经解决。”

  姬寰宇招了招手,这一刻有一条小舟浮现而出,凭空悬浮,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这是世界之舟?”一些强者认出了件器物的跟脚,或多或少听说过它的传说,眸光一瞬间亮了起来,“曾经载着道祖逆行了岁月,踏过了纪元,这专业对口啊!”

  “此物,足可肩负载着你们横渡岁月的任务。”道祖缓缓开口,“且,我在时间长河还设置了对应的手段,能让你们不会迷失在其,甚至可以选择相对应的纪元。”

  “啪!”

  他打了一个响指,仿佛是一个信号,在这一瞬间整个时间长河有绚烂的光泽透出,倒映在诸强的瞳孔,如同是漆黑大海代表了希望与光明的灯塔。

  “这……”

  修行有天眼的仙王仔细凝视,却是久久无言,心唯有震撼,不能自己。

  在他们的视线,能够清晰的看到一块块灰蒙蒙的石碑,深深嵌入时间长河,永不腐朽,永不消磨,静静绽放光彩,为逆行岁月者指明了方向。

  石碑面有字,刻写了后人对过往历史一个个时代的称呼。

  “神话时代”、“太古时代”……在昔年的九天十地出生,幸运而顽强的苟到这个时代的强者蓦然失神了,尘封在识海深处的记忆被唤醒,源自一个个熟悉的名称。

  不只是他们,别的那些被吞并世界的生灵也都能发现,他们世界曾经时代的印记!

  “有了这些,足以让你们去到过往的纪元,在那里修行与沉淀。”姬寰宇俯视诸强,“还有什么问题吗?”

  “道祖功参造化,我等拜服。”

  无数修士在这一刻俯首行礼,有感激,有虔诚。

  “无需多礼。”道祖轻拂,所有修士自然起身了,“有一件事,我需要郑重告诉你们。”

  “虽然可逆行岁月,返回到过往的古史,但绝对不代表你们可以为所欲为,胡作非为。”姬寰宇道,“既定的历史,绝不容许轻易改变,尤其是涉及到一些关键的人物!”

  在这一刻,不少修士本来炽盛的眸光黯淡了下来——都是些想改变曾经发生过的、令自己后悔的事情,但是现在却被道祖否决了。

  看着一道道有些失望的目光,姬寰宇想了想,还是给了一颗甜枣,“唔……一些小的动作勉强可以,但是涉及到岁月主流的大轨迹绝对不可动摇,否则大因果之力会制裁,让你们非死即残,亦或者迷失在岁月。”

  “死了残了都好说,最多走一场轮回而已,但是迷失之劫却不同,得要准仙帝以的修士亲自动身去寻觅。”他慢吞吞的说道,“事先说好,我是没有这个时间的。”

  “要是哪个人作死,然后把自己搭了进去,只能祈祷自己的后人/亲友足够给力,在修行路破王成帝了……”

  虽然泼了一盆凉水下来,但是却不能打消在场修士眼底的火热,各自都有了新的想法,只是在按捺与等待。

  “对了,逆行岁月还需要一个摆渡人,驾驭世界之舟,在时间长河奔波操劳,担子较重,且非仙王不可承担。”

  他的目光看向了诸多仙王,“诸位谁有这个想法,愿意牺牲一下修炼的时间,为我界做贡献?”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数十位仙王彼此相视,眼神之有鼓励与支持,那种目光甚至都快实质化了,要将其的一人“推举”而出。

  作为摆渡人,意味着没有多少空闲的时间去修行,而对刚刚有了大收获、急需消化的诸王来说,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差事,自然能避开避开。

  紫霄宫一度很尴尬,数十号仙王大眼瞪小眼,那种迷之气氛让后面的真仙与至尊都不自禁的打了个冷噤。

  在姬寰宇等的不耐烦,想要钦定一个人选,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苟利九天……”的道理的时候,终是有人站了出来,要接过这个重任。

  “本皇不怕牺牲,不怕困难,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解决问题!”黑皇大义凛然的开口,那种挥斥方遒的气场,顿时衬托出它人格的伟大与神圣,一种人性的光辉在绽放,让所有熟悉它的人都震撼,“这个摆渡人的职位,交给我好了!”

  “其余的人,都是九天世界的希望,或许在未来便能成准仙帝甚至是仙帝,怎么能被这种琐碎的工作所困扰?”黑皇一身正气,这一刻它仿佛是九天世界良心的化身,让许多仙王都为它点了一个赞,“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吗?这条狗终于觉悟、改邪归正了吗?”

  “这是一件喜大普奔的大好事啊!”他们在感慨,觉得眼下发生的这件事,正是当今九天世界道德水平提升的最佳表现,拉高了所有仙王的平均节操。

  ——根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秘人士某某道祖表示,这一届仙王是他见过最糟糕的一届,挖坟掘墓的、雁过拔毛的……

  “在各个境界的节操水平对,仙王修士的平均水平几乎是最低的。”某某道祖痛心疾首,“这给我们建立‘和谐’的修行明带来了巨大困扰!”

  “究竟是强者变坏了,还是坏人变强了?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冥皇最近开始修身养性,黑皇也有了改变原本作风的趋势,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有仙王轻叹,“说句实话,在之前与那几个家伙归类在仙王境界,我都有些不能接受啊!”

  “这条死狗真的改变了吗?”在他身旁的王者脸色古怪,“难道说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我看见那条贪婪成性的大黑狗嘴角有一些可疑的液体在流淌?”

  是的,在黑皇豪情大发,要从道祖手接下摆渡人这个职位的时候,嘴角有透明的液体在流淌,连它自己都没有发现。

  “我总觉得不太对头……”一些熟悉这条狗的本性的王者在低语,“这条狗这么积极,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在里面?”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百二十三章 最终人选,圆满成功-遮天之万古独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