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69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求首订)-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0章 你走了我会睡不着的〔求首订〕-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全透明的观光电梯四面透光,狭小的空间里每个角落都一览无遗,包括那两个在里头姿势*,神情更爱昧的男女。

  电梯里的监控已关,可电梯还在上上下下地走,每到升停,皆会让人一阵晕眩。

  只是,她已分不清是眼前的男人让自己更晕眩,还是惯性的作用才会让大脑里一片浆糊。

  升升停停间,电梯门亦是时不时开一下,合一下,开一下,再合一下。

  一如那时她满当当的心里,一直在做着接受他还是拒绝他的假定。

  诺大一个机场,那么多乘客,冒着被误机被投诉的可能,西大门那边的乘客居然在十分钟之内真的被清的一干二净。

  云薇诺在感慨着凌云机场工作人员的效率之时,也更加深刻地了解这个男人的*程度。

  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这样强大到近乎*的男人面前,她真的就只能认命了么?

  背抵着冷冷的电梯玻璃墙,男人只用一只手便将她的双手反锢在背后。耸着肩,云薇诺被迫地弓起身子,挺起胸膛。

  因为这个动作,让她原本就贴身的针织衫更加贴身,甚至,连胸部的优美曲线也勾勒得分毫不差。

  168的身高,云薇诺其实长得不算娇小,可被制在186的他的身下,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便出来了。

  明明感觉到屈辱,可她却故意摆出一脸‘我不在乎’的淡漠表情,似乎被人摆弄成这种羞人的姿势,对她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抬眸,她澈圆的杏眼迎上狩猎般的目光,逆着光的他的俊颜映入眼帘。

  宋天烨高大的身躯将她彻底笼罩在他的光影之下,全透明的观光电梯,四面都是投进来的灿亮灯光,却仍旧不敌他眉眼之中的璀璨星辰。

  就是这双眼,如同宇宙洪荒的黑洞,仿佛要将她一点一点地吸入……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男人深幽的目光一点点朝下,凌迟般扫过她身体起伏的每一个波澜,最后慢慢停留在她倔傲的小脸上。

  勾起的唇角带着满意的得色,仿佛对自己的杰作满意极了。

  男人凝睇着自己身下的猎物,毫不掩饰对那曼妙曲线的欣赏,黑曜石般的深眸熠熠,将独属于他的美景尽收眼底。

  不得不说,他俨野兽般侵略的目光,害云薇诺不禁有丝错觉。仿佛她此刻未着半缕,正全身赤果地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不敢看他,她不自觉地别开脸……

  可他却不容许她有丝毫的逃避,修长的手指轻轻捏起她尖尖的小下巴,扳正了,强迫她必须要直视着她的黑眸。

  云薇诺被迫半抬着头,他俊帅的脸庞却趁机压得更低,低到她能清楚地从他那深渊般的眸心看见自己那张血色尽失的脸。

  高蜓的鼻与她的相抵,灼热的气息彼此的教缠……

  分不清那是自己的呼吸还是他的,只感觉周身尽是他独有的气息,他就是这么霸道,他就是这么*,*到就算他讨厌她,也不允许她忽略他强烈的存在感。

  “小东西,你摆出这种任由宰割的态度是没有用的……”

  贴着她的耳珠,他故意把话只说了一半,下唇更是趁机轻轻擦过她柔嫩的上唇,有意在二人之间增添些*的气氛,却只是不吻:“这样,只会更加增进我的征服欲……”

  又是那种不歼不杀的态度,他耐着性子在折磨她,直到她的身体颤得如风中枯叶,他却犹觉不尽兴。

  凉薄的唇又似有若无地擦过她的耳际,若有若无地在她耳垂下试探,沿着她耳背细致的肌肤,一点一点地……

  就在她禁不住一声轻吟时,他却突然又张开嘴,直咬在她脖子上的动脉上……

  “没有人敢拒绝我,也没有人能拒绝我,没有……”

  最尾的两个字贴近她的耳垂缓缓溢出,她听得不太真切,只觉得缠绕在耳畔的烫热呼吸早已夺走她大半的心神,但仅存的理智却一再提醒着她,他们现在身处的位置有多么的透明。

  咬唇勒住那几乎脱口而出的申吟,强逼自己忽略那惑人心智的感觉,有气无力地推了他一下:“这里……是……机场……”

  对于她的好心劝告,他置若罔闻:“说错了,是我的机场。”

  炽热的唇寻着她颈项的敏感肌肤,一点一点往下,故意来到那引人的锁骨处既轻既重地啃着。

  她气息有点紊乱,但脑袋还不致于运作不了,是他的机场不错,是他的地盘也不错,可她却不是他的。

  所以,她不能任他再这样乱来了,不能……

  “烨大哥,你……你是我……”

  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或者,应该说是姐姐的前男友才对,可这种时候,还有什么比男朋友这三个字更加刺激他?

  她承认,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想扫他的兴,故意想让他放手……

  可是,阴骛的男人仿佛已猜到她要说出来的话有多扫兴,竟不等她说完便突然封住了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会有人……看见的……”

  “谁敢看?”

  岑冷的男人一声霸气,仿佛要惩罚她的多嘴,又开始故意加深加重那个吻。

  半眯着泛着水光雾气的双眸,在他那越加激烈的吻下,她本是坚定的意志也逐渐软化下来。双手双脚都使不出半点力来,全身软绵绵的,只差没化成一瘫泥。

  感觉到她的失控,男人大手一捞便霸气地圈住了她的腰身,她便顺势软在他怀里,将全身的重量都托付给了他……

  高大的身躯立刻贴紧了她,让她真切感受到他热烫的体温。

  她闭上眼,紧咬着唇强捺那磨人的浪潮,不敢再在他的撩拨下发出任何不堪的声音来。

  只是,这个男人真的想要她么?

  如果是,他未免错过太多太多的好机会了……

  想清楚这一点,云薇诺反倒镇定了下来,任凭他如何在她身上点火,她也只是淡然以对,甚至还趁他放开自己的粉唇换气之时,不紧不慢地向他交待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我是来接机的,我大姐的飞机就要降落了。”

  “那又怎样?”

  硕长的身躯紧缠着她贲起的曲线,完美地契合没有丝毫的空隙,感受着她那如棉花般的柔软触感。

  原来环着她腰际的手臂陡然向上,触着她白玉般的后颈,将她整个人又向他压近了几分。

  片刻后,他便能明显地察觉到她娇小的身躯因他的动作而颤栗着。她如此的反应更令他兴味大增,不经意地加深唇畔的笑意,他漫不经心地伸手,顺着她针织衫的衣摆便……

  这毫无预警的一着吓窒了她,云薇诺惊呼,双手下意识欲挣脱他的箝制。但他用的力度很巧妙,没弄疼她但也让她没办法轻易挣开。

  无力抗拒,她便只能继续威胁:“如果看不到我,我大姐会打电话……找我的。”

  “那又怎样?”

  男人黑玉般的瞳眸趋深,他再度俯下身,薄唇蜿蜒而下,经过她细致的颈项,擦过上衣下的曲线,然隔着薄衫……

  他的动作火辣,可他的态度却奇冷,甚至连脸上也没什么太大的表情,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只有这四个字给她,那又怎样,那又怎样。

  没错,那又怎样?

  这里是他的地方,他说什么是什么,谁还能把他怎么样?

  老实说,这样的一个男人,意志力强大到同样近乎*。如果不是小腹处紧贴的那烈灼如火在提醒着她,他已做好了强攻的准备,她真的会以为他只是在跟她谈公事。

  可同样地,这样一个男人,如果他真的想要对她做什么,就算她把眼泪哭干,恐怕他也不会怜惜半分的吧?

  无力改变,便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不再挣扎,反倒主动缠上他的脖颈,贴了过去,耳语:“我大姐是和大姐夫一起回来的,大姐你未必认识,大姐夫你一定知道,他叫陆远风。”

  “小东西,你是在威胁我么?”

  闻声,她笑着摇了摇头,柔白的小手更是趁机攀上了他的脸,用软软的指腹在她刀锋般的脸部线条上轻轻滑动着,最后,轻点在他姓感的嘴唇上:“只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换个时间行吗?幕天席地也比在电梯里做舒服,是不是?”

  “慕天席地?味口很重嘛!”

  她故意表现得一脸轻浮,还咯咯一笑:“也不是没试过,再说了,我不也是为了配合你么?”

  说着,她又学着电视里那些陪酒女的样子,轻佻地捏住了他的领带,勾在白白的手指上细细地绕,一边绕,一边笑:“你们有钱人不都喜欢玩点新鲜的?怎么刺激怎么来?怎么*怎么来?真到*上的话,男上女下你习惯么?”

  听到她的话,宋天烨只觉得全身的气血都快逆流了,她说她试过,和谁?

  凌正枫么?

  强行浇熄的怒火,愠怒感直上脑际,夺去了他的理智,亦替代了他的大脑做出指令:“云薇诺!你-个-下-流-胚-子!”

  声落,气坏了的男人哪管是在什么地方,又哪管是在什么环境下,大掌迳自撩起她那条素色的小短裙……

  强行忽略体内那种极致的感觉,云薇诺反而笑得更加妖艳:“别这样,时间也差不多了,再耽误下去我会接不到我大姐的。”

  正柔柔嗲嗲地说着这样的话,机场大厅那边已传来某某从香港过来的航班已着陆的播报声,她扬了扬漂亮的眉,嘟嘴:“喏!他们真的到了!”

  “远风集团又如何?你不知道我和你大姐夫是同班同学么?”

  “……”云薇诺一怔,大姐夫和他是同班同学?

  她还真的不知道……

  “小东西,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嘴里说着这样的狠话,可男人原本还在她体内的手指却猛地收了回来,然后,大力推开她,再用极其嫌恶的口吻说了一句:“我嫌脏!”

  被松开的那一霎,云薇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可听完他的话,她竟又不知道该为自己感到悲哀还是高兴。

  他说得不算明白,可她却听得清楚。

  他嫌脏,嫌她脏……

  所以,就算他已扛着枪挺着炮,他也不屑于真的碰她……

  本是最想要的结果,却因为他无情又狠狠伤了一次心,没有流泪,也没有表现得痛苦,她只是故意扬着明媚的笑脸对着他说了一句:“那咱们就再约吧!我随时有空。”

  她越是这样,他眼底的寒意便越重:“我没有穿破鞋的习惯。”

  声落,电梯门恰好打开,男人的大手一扬,他掌心里原本一直握着的钻石项链竟已被直接从电梯里扔了出去:“还有,我宋天烨送出去的东西,绝没有收回来的可能,既然你不要,那就扔了好了。”

  三百多万的项链,说扔就扔……

  那时电梯正好停在三楼,他扔出去的时候就地一滑竟直接滚到了扶梯上,然后,顺着扶梯便直接一层一层朝二楼去了。

  “你疯了……”

  看清他的动作,云薇诺一声尖叫,人已一阵风似地冲了出去……

  如果她没有那么紧张那条‘昂贵’的项链,他可能还不会那么生气,可她那么在意那个东西,只会让他更加嫌弃,钱对她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负气转身,宋天烨冷着脸,紧绷的脸部线条已将‘面瘫’这两个字诠释到了极致……

  -----------------------------------------

  再抬头他已不见,这原本也是云薇诺最期待的结果,可是,怅然若失的感觉那样浓烈,竟让她忍不住心酸到想要落泪。

  有时候,选择与某人保持距离,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因为清楚地知道他不属于你。

  表面装得再无所谓,其实心里比什么都疼。她总是习惯于把眼泪留给最疼她的人,把微笑留给伤她最深的人。

  有一个人惦念自己,是幸福,但惦念一个人,是痛苦!

  紧握着手里的项链,她凄然一笑,到底还是强忍着没有让自己滚出泪珠……

  项链是她刚才‘抢’回来的,卡在电梯的接口处差一点便被卷下去了,要不是她动作手,她的手都差点被一起卷进去。

  机器的辗压下项链的接头处被磨平磨花了,好在中间的吊坠还完好无损,瑕不掩瑜,如果不仔细看,还是很完美的一件首饰。

  或者说,就算不完美,在她心里也是‘完美’的。

  其实,她是很喜欢这条项链的款式的,虽然知道不是他亲手为自己挑的,可至少是他第一次让人为她准备的礼物,就冲这一点,她就稀罕得紧。

  她哪里是不想要?

  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他口中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可纵然她做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自己在他眼中,还是那种不堪的女人。

  她需要的是一个护她周全,免她惊慌,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难过,且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她的人。

  可惜,他不是……

  眨去眼底的水气,云薇诺小心翼翼地将那条项链收进了包包里。

  无论如何,都是他送她的第一份礼物,他再不屑她也珍惜着,如同偷偷珍藏着心中对他那份不可言说的缱绻爱意……

  ------------------------------------------

  下午三点半。

  云薇诺顺利地接到了大姐姚乐珊,看到她一个人推着半人高的行李车出来时,云薇诺眸光闪了闪:“大姐夫呢?”

  “忙!”

  不想提到那个人,姚乐珊仅用一个字便打发了云薇诺。

  然后云薇诺便开始自动脑补起了‘忙’这个字的言外之意。

  忙的意思是,大姐夫陆远风很有可能在出差的路上,所以不能回来Z市帮忙。忙的意思还有可能是,大姐夫陆远风正好在忙着‘加官进爵’。当然,忙的最终释义最有可能的是,大姐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带上大姐夫陆远风,又或者是大姐已经要求了,可大姐夫不愿同行。

  其实,大姐和大姐夫是传说中的‘包办婚姻’,据说她们结婚前两人连面都几乎没见过。

  大姐在国内的时候,大姐夫虽然也在国内,但人总是东边飞来西边去。后来大姐去了澳大利亚,大姐夫倒是也跟着一起过去了,原本还以为两人在一起后能更加‘深入’地发展一下夫妻关系,结果……

  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只是,在她看来大姐夫其实是个不错的人,大姐和他这样一直‘不温不火’的真的可惜了。

  不过,大姐和大姐夫的事情也不是她一个小姨子能操得来心的,于是那种‘婚姻大事’暂放一边,改问起了小事:“大姐,我们先回家还是先去吃饭的?”

  三点半,吃中饭太晚了,吃晚饭又太早了。

  不过,大姐毕竟刚从国外回来,又转了一趟机,这一路肯定没吃好,接到人了怎么也得好好慰劳一下的。

  姚乐珊撇了撇嘴:“回家后你还吃得下饭?”

  “那就先吃饭。”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云薇诺笑着接过了大姐手里的行李车推着向前走,只是两人才走了没几步,大姐突然叫住了她,然后不怎么高兴地瞅着不远处的某个漂亮女人。

  顺着大姐的眼光一瞅,云薇诺才发现不远处那个漂亮妹纸要死不活地和大姐撞了衫。

  “我穿着好看还是那女人穿着好看?”

  闻声,云薇诺很认真很认真地瞅了那妹纸一眼,低头沉思了一会才闭着眼睛转过来对大姐说:“你好看!”

  “说我好看干嘛闭着眼?”

  “因为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大姐气笑了:“……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有了机场撞衫的那一曲,姐妹俩重逢的气氛更好了。

  说好了要先去吃东西,云薇诺便直接领着大姐去了最近的某个火锅店。大姐说,在国外什么都可以适应,就只有吃的完全不适应,大姐喜辣,所以便直接点了超大份的麻辣火锅。

  两人正有说有笑地吃着,某个不和谐的声音,却突然出现在了她们的周围:“大姐,妈可在家里等了你一天了,你不回家吃饭,跑外面吃这种垃圾算什么?”

  闻声,姚乐珊头也不回,只在心里鄙视了一句‘那是你妈又不是我妈’后,顺手将火锅店的大堂经理招了过来:“我妹刚才问我,我不回家吃饭跑外面吃这种垃圾算什么?”

  说着,她还一本正经地摊了摊手:“那么我就想问问你了,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垃圾还卖给人吃?”

  一听这话,大堂经理脸色都变了,一边赔小心,一边斜眼姚乐仪:“这位顾客,您妹妹看来是不喜欢吃火锅,可我们这可是火锅上品,绝不是什么垃圾啊!要不然能有这么多顾客?”

  “也是。”

  姚乐珊点点头,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对着姚乐仪说了一句:“听到了,这是上品,不是垃圾。”

  见大姐对自己是这样态度,姚乐仪简直是震惊了。

  要论亲疏,她们才是亲姐妹,云薇诺算什么东西?

  最多不过是个野种,可不知道这丫头给大姐灌了什么迷汤,从小大姐就护着她,可以前再怎么护着她大姐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这么驳自己面子,现在居然都这样说她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姐,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姚乐珊也不看她:“那你是什么意思来着?”

  “我……”

  见大姐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姚乐仪气得直跳脚,正要据理力争,跟她一起来的凌正枫却扯了她一下,主动上前对姚乐珊客气道:“大姐,乐仪也是一片好心,是想请大姐回家一起吃晚饭呢!”

  “是吗?我怎么没听出来她有这个意思?”

  “她不会说话,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

  闻声,姚乐珊自鼻孔里哼出一口气:“哼!她只是不会说话,不像某只,连人都不会做,还好意思出来吠……”

  若说姚乐珊不给姚乐仪面子,那么这话就是在直接侮辱凌正枫了。

  说得轻点,那是说姚家人的事不用他一个外姓人来插嘴,说得重点,就是直接骂他是狗不是人,不过是个畜生。

  凌正枫是何等精明之人,姚乐珊话里话里的意思这么明显,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很清楚姚乐珊会这样和他娶了姚乐仪有关,可她当着外人的面这么抹他的脸,还是让他觉得很尴尬。所以也黑了一张脸抿着嘴不说话。

  看他似乎真的要生气,姚乐仪护夫心切,也急着跟自家大姐跳起了脚:“大姐,你怎么骂人呢?”

  姚乐珊原本就是姚家正正经经的大小姐,那是写进了姚家祖谱的,她姚乐仪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小三生出来的私生女罢了,就算是现在苏镶玉小三转了正,可姚家祖谱上写着的姚夫人还是她母亲云倾语。

  在姚家,云薇诺有所顾忌是因为她不姓姚,但姚乐珊可不怕她,所以还故意反问道:“我哪句话骂人了?”

  “你骂正枫是狗还不是骂人?”

  一听这话,姚乐珊‘噗哧’一声笑了,她这个妹妹啊!还真是蠢得像头猪:“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什么也没说。”

  “你……”

  被大姐这么一笑,姚乐仪也回过味儿来了,回头一看,凌正枫那张脸更是黑得不能看了。

  一急,她就有些自乱阵脚,刚要不顾场合跟大姐撕逼,看不下去的凌正枫又死死扯住了她:“算了乐仪,先把大姐请回家要紧。”

  姚乐珊继续不给面子,还酸道:“请?我可当不起这个请字,你们走吧!我和薇诺吃的正香,不想倒味口。”

  是可忍,熟不可忍!

  姚乐仪这回是彻底气疯了,指着大姐的鼻子便尖叫起来:“姚乐珊,我告诉你,你可别太过份了。”

  “啪!”地一声,是玉筷重重拍在桌子上的声音:“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说完,一直沉默不发的云薇诺猛地站了起来,疾言厉色地扫了凌正枫一眼,转头又去看那大堂经理:“你们还管不管了?不管我可就直接报警了。”

  “管!管管管!”

  听说要报警,大堂经理也急了,扭头就对姚乐仪扮起了晚娘脸:“对不起小姐,麻烦您不要再捣乱了,我们这可是文明场所,请您注意身份。”

  “你说谁捣乱了?”

  “不管怎么样,顾客是上帝,所以这位小姐您请走好。”大堂经理一边说一边还做了个请的姿势,姚乐仪这下可真的气大发了。

  “好你个狗眼看人低的,顾客是上帝是么?”

  大姐气她那毕竟还有身份摆在那里,眼前这个经理又算是什么玩异儿?不过就是个臭服务员也敢这么嚣张,她怄不过便一巴掌狠扇了过去,扇完还大声对身旁的凌正枫道:“去,买单,今儿个全场我包了。”

  那大堂经理无辜挨了打原本还想要跟她理论的,一听这包场顿时也哑了声儿。不是不委屈,只是,姚乐仪一身穿着也不像个普通人,万一真的得罪的是金主,她这工作可就不保了。

  人穷志就短,挨了打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眼看着那大堂经理挨了打还不敢吱声,姚乐仪得意地昂起了下巴,正要继续挑衅,却听云薇诺又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大姐,好像有人请客呀!所以大姐想吃什么可以继续点,多点些都没关系。”

  一听这话,姚乐珊也笑了:“这主意不错。”

  说完便扬手又叫了好几盘海鲜,牛肉之类的,还热情地拉着大堂经理非要请她一起吃!

  -------------------------------------------

  两盘牛肉兜头扣过来的时候,云薇诺连伸手挡的时间也没有。

  好在,最后那些东西都没能砸在她身上,而是砸在了凌正枫背上,姚乐仪发起疯来做的事情从来不像千金小姐会做的事,可凌正枫这胳膊肘明显朝外拐的行为,也明显不该是一个丈夫该有的。

  看着他展开双臂护住云薇诺的姿势,看着他望着她那略带紧张的脸,姚乐仪心里的羡慕嫉妒恨又开始疯涨……

  “凌正枫,你干嘛?”

  身体还操持着保护云薇诺的姿势,凌正枫扭头便对着姚乐仪大吼:“你能不能别发疯了?不嫌丢人么?”

  一听这话,姚乐仪眼圈都红了,一跺脚就发脾气道:“丢人?你还嫌我丢人?呵!那我就实实在在丢给你看看。”

  说罢,姚乐仪彻底已发起了疯。

  叮呤咣当一通乱响后,除了还冒着热气的高汤锅底没有被掀翻,云薇诺所在的餐桌上已只剩下几双筷子。

  姚乐仪就站在那满地狼籍中央冷冷地看着云薇诺笑,笑着笑着,她突然朝那高汤也下起了手。好在凌正枫眼疾手快抓住了她,要不然,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丢人在家里丢一丢也就算了,跑出来丢人可就不怎么像话了。

  姚乐珊再不喜欢这个妹妹,可毕竟也是顾及姚家的面子,顿时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姚乐仪,几年不见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你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护着她,谁才是你妹妹?谁才是?”

  姚乐仪无比委屈,可姚乐珊却丝毫不同情,还更加大声地说了一句:“有你这种丢人的妹妹我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不要也罢。”

  “你……”

  姚乐珊:“你什么你,回家!”

  “……”

  大姐到底还是有大姐的气势的,她一句回家,姚乐仪竟真的不敢吱声了。

  虽然临走前还是狠狠剜了云薇诺好几眼,可到底也没有继续再火锅店里胡闹下去,只是,让凌正枫去结帐后,她才开始知道肉疼,不过是一句气话,没想到凌正枫真的买了全店的单……

  倒也不是舍不得那几个钱,可就是有种不小心又被云薇诺坑了的感觉。

  生气想骂凌正枫,可看他脸色似乎也不好,再加上买全场的话是自己说出来的,最后想了想,也只能鼓着腮帮子自己跟自己生闷气了。

  ----------------------------------------------

  姚乐仪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心里有气,所以直到回到姚家还是一路黑着脸。

  从前,她虽然和云薇诺暗着不和,可明着还是会在姚家忠面前装装样子的。直到和凌正枫把这婚一结,所有的掩饰都已显得多余,她也实在不想再扮‘好姐姐’。

  原本云薇诺就是个野种,凭什么还能当她的妹妹?

  所以一回家她便哭着扑进了苏镶玉的怀里,苏镶玉是个护短的,自然不分清红皂白就开始骂云薇诺:“又是你对不对?让你接个人也接不好,中午就该到家的现在都几点了?你是不是……”

  “嚷嚷什么呀?谁跟你说了我中午就到家?”做为正房太太唯一的女儿,于公于私姚乐珊都不可能喜欢苏镶玉这个人,这几年不想回来,也是图一个眼不见心不烦,结果,这才进屋没两分钟,人家就又摆出了‘太太’的架式。

  训的还是她最喜欢的小妹妹,她哪里还可能坐得住?

  原本是想借着训斥云薇诺的机会给姚乐珊一个下马威,结果反倒被人家给镇住了,苏镶玉脸上不好看,口气也变得生硬起来:“乐珊,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真的好吗?”

  “那你想让我用什么口气跟你说话呀?我从小不都这样跟你说的么?”

  在姚家,姚乐珊就只认自己母亲一个太太,至于其它人,真是要多远就死多远,更何况苏镶玉这个小三儿还是气死她妈妈的罪魁祸首,她就更加不可能给她好脸色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闻声,姚乐珊掀了一下眼皮子,笑问:“那以前和现在有什么区别?以前你是小三,现在你就不是了么?”

  “乐珊,你……”

  打断她的话,姚乐珊沉下脸,大声纠正她:“叫错了,你以前一直叫我大小姐的,不记得了么?”

  苏镶玉:“……”

  ----------------------------------------------

  趁着那对母女发呆的当口,姚乐珊也不管自己的行李,拉着云薇诺就上了楼。

  房门一关,姚乐珊便心疼地问:“傻丫头,我不在的日子,你就是这么任她们母女欺负的?”

  “也没有……”

  “没有?老公都被人抢走了还叫没有?”

  “……”

  对于凌正枫被抢的这件事,云薇诺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伤心,似乎也是伤心的,又似乎是没那么伤心,但总的来说,姚乐仪这事儿做的确实不地道,也不怪大姐气成这样了。

  可是,明明她们才是姐妹,可大姐却一门心思向着她,让云薇诺愈加的感动的同时,想帮大姐守住Winifred的决心也就更大了。

  见云薇诺抿着嘴不说话,姚乐珊还以为她是因为凌正枫在伤心,马上又安慰她道:“好了好了,我这一次回来也不会那么快离开,等我帮你收了那两妖孽先。”

  闻声,云薇诺赶紧拉着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爸会怪你的。”

  在姚家,谁不知道姚家大小姐是个不好惹的?可在外面,谁不知道姚家二小姐是最得姚父欢心的?

  姚乐珊就算有个大小姐身份,可不得父亲的欢心也就什么都不是了,这些年,要不是她名下还占着Winifred最多的股份,以苏镶玉吹枕头风的功力,恐怕她早就被姚氏除名了。

  云薇诺在姚家确实受了不少委屈,但也正因为都受了那么多委屈了,所以现在更加不能轻举妄动。

  要不然,以前的委屈岂不是白受了?

  提到自己的父亲,姚乐珊不带什么感情地说了一句:“他什么时候不怪我了?”

  “总比……”总比被迫远走他乡的好。

  但这话云薇诺没有明着说出来,只道:“反正我也毕业了,出去工作后就不用再和她们见面了。”

  “薇诺,你就是太善良了。”

  闻声,云薇诺一笑:“大姐,我只是不想让爸找借口把Winifred留给二姐罢了。”

  Winifred遇到抄袭丑闻确实影响声誉,但相对来说也是她们彻底逆转形势的大好机会。

  只要借这场风波,想办法把Winifred从姚氏彻底分离出来,日后大姐就算是不愿再回姚家也不会无所依靠,而她,也不必再因为想要守护Winifredd而处处受制于姚家忠了。

  正因为如此,她特别不希望大姐这时候冲动。

  姚乐珊是个明白人,听到这里心里已然明白了一大半,马上也沉下脸来,泄气道:“都是我没用,要不然,也不会委屈你……这样了。”

  “我不委屈,这世上现在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大姐你了,只要你好,我就不委屈。”有些东西,不便明说,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

  比如从云薇诺六岁开始一直画到现在的花朵系列,再比如‘顶’了她的资格把英文名取为Winifred的姚乐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姚夫人领养云薇诺是带了‘利用’性质的。虽然她在世的这些年,对云薇诺比自己的亲生女儿姚乐珊还要好,但她原本的‘目的性’也不可抹灭。

  事实上,在姚乐珊十八岁高中毕业后,姚夫人便亲自替她报选了服装设计这个专业,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姚乐珊取了英文名叫Winifred。

  姚家从来没有说过姚乐珊是Winifred花朵系列的原设计者,可当姚家的大小姐有了这样明显的动作,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姚乐珊就是那个幕后培养的天才设计师。

  要不然为什么会选服装设计这个专业?

  要不然为什么会明目张胆地取名叫Winifred?

  众说纷云,虽然没有一个定论,但久而久之大家便默认了这个结果。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十三岁的云薇诺开始替大姐姚乐珊修改设计稿。

  整整十年,姚乐珊没有要求云薇诺替她设计过半幅作品,但她所有的手稿却全都经由云薇诺亲笔修整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姚乐珊的作品全部都有云薇诺一半的心血。

  这一点她从来没有否认过,但这一点,也是姚乐珊最无颜以对的事实。

  但天赋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她对设计有领悟力,可与云薇诺这种无师自通的天才比起来,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她是一直在模仿,却从未超越过……

  “是大姐对不起你,这些年我扔下一切出国,把Winifred的担子都扔到了你的肩上,是大姐太自私了。”其实,在云薇诺的面前,姚乐珊一直觉得很自卑,总有一种自己偷了她东西的感觉。

  那时候姚夫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相中了远风集团,想在姚乐仪和云薇诺中间挑一个给陆远风做妻子,当时姚乐珊刚刚大学毕业,而云薇诺年纪小还在上高三,再加上她身边一直有个凌正枫,姚夫人便带着姚乐珊去和陆家‘相看’。

  陆家是南方的大户豪门,从民国起便是做服装生意的,几乎垄断了整个南方市场。

  拥有百年基业的陆家长辈们一开始其实是‘看不上’姚乐珊的,至少在姚乐珊的眼里是这种感觉。可对方一听说她的英文名叫Winifred,且学的是服装设计后,陆家的态度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甚至,不等陆远风给出他的确切回复,便直接决定要联姻。

  姚乐珊是个骄傲的人,做为姚家大小姐她也有自己的尊严,所以,就算是母亲再三劝说,她也不肯嫁给素未谋面的陆远风,可母亲以死相逼……

  她最终还是妥协了,却从此再无颜面对云薇诺这个妹妹。

  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无耻的人,抢了妹妹的名字,抢了妹妹的荣耀,甚至还抢了妹妹的金龟婿,还有比她更不要脸的女人吗?

  所以,婚后她才从Z市逃离,且一逃就是好几年,要不是Winifred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恐怕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回来面对这个自己亏欠太多的妹妹。

  姚乐珊心里想的那些云薇诺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姚乐珊因为占用了Winifred这个名字一直在自责,她也清楚她的本意不是这样,所以便安慰道:“大姐,不是你的错。”

  “怎么不是?要是我有你这样的本事,Winifred早就是我的了,还用被爸爸这样压制?”

  感慨着,姚乐珊的表情很凝重,不是不曾努力,只是,有些东西都是注定的,她可以听妈妈的话为了Winifred学设计,可她永远也没办法设计出另一个系列超越云薇诺。

  “那是因为你擅长的不是这个方面,要不是因为责任,你也不会这样勉强自己去学习原本不太感兴趣的东西不是么?”

  别人不知道,云薇诺其实是知道的。

  姚乐珊最擅长的其实是调香,云薇诺还很小的时候,她就告诉过云薇诺,她的理想是做一名世界知名的调香师。可因为姚夫人需要她继承Winifred,她便放弃了自己的最终理想,选择了家族为本的服装设计。

  其实,从某个方面来讲,她和云薇诺其实是同病相怜!

  明明云薇诺才是更委屈的那一个,可她却反倒来安慰姚乐珊,姚乐珊心里一痛,抬手又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你这么善良,凌正枫那小子不要你真的是瞎了眼了啊!”

  一听这个,云薇诺脸上的笑都不太自然了:“大姐,不说他。”

  “不说他说什么?”

  青梅竹马闹到这种程度,姚乐珊其实也觉得可惜。

  如果凌正枫的选择不是姚乐仪而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在姐妹间这么闹了一场。这也让姚乐珊对凌正枫的态度一跌到底,从前她还真不讨厌他,可现在也真是提都不想再提……

  不看大姐的眼神,云薇诺直接换了个话题:“说正事啊!说Winifred这次的难关,总之,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收回Winifred,到那时,咱们就都可以松一口气了。”

  终于提到正事了,姚乐珊的眉头却蹙的更紧:“还松一口气呢!现在这个丑闻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只有一个办法。”说到这里,云薇诺杏眸圆睁,晶晶亮亮地看着姚乐珊,认真道:“告诉大家,你就是花朵系列的原设计者。”

  “这怎么行?明明你才是设计者。”

  姚乐珊连连摆手,是不想再占这个妹妹的便宜,也是没脸再占这个妹妹的便宜了。

  她现在除了和老公的关系不怎么和谐以外,生活也算是事事如意,怎么能再这么不要脸呢?

  知道姚乐珊的顾忌是什么,云薇诺轻轻拉住了她的手:“大姐,最近我才明白了一个真理,真相不是真相,大家希望的结果才是真相。”

  从十年前开始,大家希望的结果就是姚乐珊是那个‘天才’,姚家希望是,陆家也希望是,甚至,就连普通的老百姓也希望是……

  既然她这辈子都不能告诉别人,她才是花朵系列的原设计者,那么,她总有权力选择谁来‘接受’这份殊荣吧?

  与其日后被姚家忠找的什么阿猫阿狗来代替,还不如交给姚乐珊,至少,她相信大姐是真心疼爱她的,比她的亲姐姐还要疼。

  “大姐,你就听我一次吧!”

  摇了摇姚乐珊的手,云薇诺又道:“然后你趁机和爸谈一下条件,把Winifred从姚氏彻底分离出来。”

  “爸不可能答应的。”

  “那就花朵系列的原设计者身份追究‘抄袭者’的法律责任,把姚氏也一起送上法庭了。”

  如果说之前听到的那些是震惊,那么听到这里,姚乐珊的表情已经上升到惊悚了:“这……”

  知道大姐是误会自己想要趁机报复,云薇诺浅浅一笑,解释道:“不是让你真的告爸,不过是吓唬吓唬他罢了,为了保住姚氏的股价,爸应该懂得怎么取舍的。”

  “你让我考虑考虑行吗?”

  姚乐珊是真的想要考虑一下,不是不忍心吓唬她那个爸,而是真的不想冒充花朵系列的原设计者。一个谎言说出口,之后必须用一百个甚至一千个一万个谎言来圆个谎。

  十年了,她真的说谎都说累了,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以为大姐是不忍心追究姚家忠那边的‘法律责任’,云薇诺又劝道:“还考虑什么呀?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大姐你别担心爸,我不会真的把他怎么样的……”

  话音未落,手机突然嗡嗡嗡地震动起来,云薇诺起初不想理,可电话却一直响个不停,她不接大姐她催说,还说追得这么急,指不定是什么要紧的人来的要紧的电话。

  听大姐这么一说,云薇诺便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很重要的电话,只是,来电的人却是她最紧张最害怕也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

  接还是不接,很犹豫……

  可对方却似乎又隔空洞悉了她的心思,不等她接听便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嚣张地来了一条信息:“睡不着,过来弹钢琴!”

  靠!他是不是真疯了?

  他睡不着不会吃药吗?不想吃药不会找别人弹吗?为什么一定要缠着她?

  愤怒不已,她飞快地编辑着短信内容,只是,才按了几个字对方便又来了一条消息:“项链被我弄……”

  见字,云薇诺心头咯噔一响。

  手机上编辑了什么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几乎马上就开始自乱阵脚。

  项链被他怎么了?弄坏了?

  之前她戴着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一到他手上就坏了?

  那个*,要是他真敢弄坏她妈妈的项链,她跟他没完……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8章 清场,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我(二更)凌晨上架,四万更-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