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71章 我会对你负责任(求首订)-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2章 我惯的,你有意见?-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不是致命伤,可在送医的路上云薇诺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光荣晕倒了。

  那时候宋天烨抱着满身是血的人进了急诊室,一听说要输血便直接要求抽他的,偏偏两人血型不符合,他最后只能被护士拒之门外。

  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宋天烨领带扯的很开,歪歪地挂在脖子上。身上的黑衬衣印着血虽然看不太出来,但他满身的血腥味得浓得让他想杀人。

  虽然知道她的伤不会致命,可当时那个情况,如果那一刀扎歪了方向,再往上一点就是脖子……

  她就真的不怕死么?

  云薇诺,她是他见过对自己最狠的女人,没有之一。

  抬眼看了一下手术室上的灯,鲜红的颜色又让人莫名燥动,坐不住便站起来走,来来回回间他的脚步却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

  控不住怒火,他猛地一拳砸在墙上,那动作恰好落入了正替他送换洗的衣服过来的林思暮眼里。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少如此失控,林思暮心里一惊,赶紧三步并两步地走了过来。

  “大少,您没事吧?”说着,她的眼光便不自由主地落在大少的拳头上,好在除了关节处有些红,貌似没有外伤……

  听见是林思暮的声音,宋天烨眸光一寒,一脸阴骛地抬头:“那个人呢?”

  仿佛是最普通不过的几个字,可林思暮却激灵灵地又打了个寒颤,然后一五一十地跟他报备:“断了两条腿,断了两只胳膊,鼻梁骨粉碎性骨折,以后应该会破相……”

  其实她是大而化小,小而化更小地在形容这件事。

  事实上,那个持刀伤人者,两腿条断在了大腿处,而两只胳膊几乎给拧反了向,至于鼻梁那已经是扁得跟眼睛一般平了,所以不要说是破相了,韩国整形恐怕都救不了他。

  但林思暮也很清楚,幸好当时大少因为急着送云薇诺离开了,要不然,那人恐怕就不只是半残这么简单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大少生气,因为这种事按理是不应该发生的。

  宋家的势力虽然说都在京市,可Z市这边也不是没有‘声望’,再加上今年凌云决定在这边开发几个大项目,所以大少在Z市呆的时间也不算短。

  毕竟是身份不同的人,虽然没有请专业的保镖跟在身边24小时全天侯的保护,却有安排了‘暗卫’在处处提防。

  可偏偏还是出了事。

  要说那个持刀的人也不是别人,就是凌云大酒店里为云薇诺安排了五十六楼总统套房的那个年轻人。因为年轻气盛,想要替因为他被辞掉叔叔‘报仇’,才会尾随宋天烨来了Z市。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的那些‘暗卫’,总的来说,如果不是云薇诺,说不定真的会出大事。不过,也仅仅只是有这种‘说不定会出事’的可能罢了。

  毕竟,别人不知道,思暮还是知道宋天烨的身手的,连三少都可以过上几十招的人,就算暗卫没有尽职尽责,那人应该也近不了他的身。

  但当时的情况她后来也看过监控录像,大少的心思似乎当时似乎都放在云薇诺的身上,要不然,是绝对不会让那人有可乘之机,更不会让那人有机会下那么重的手的。

  可无论如何,那个年轻人绝对是在自寻死路。

  所以他那一刀下去后,暗卫就直接把他给‘废了’,虽然她说的轻描淡写只说什么断了骨折了,但就算那人伤好后,恐怕也会落得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下场。

  原本林思暮对那人的伤也只捡了重点在说,其它的什么软组织损伤啥的她都不提了,可就是这,却也只换来她老板一句:“便宜他了。”

  “……”

  林思暮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这也叫便宜?

  所以说啊!那货得罪人也得分分是谁呀!宋大少也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这么想着,她又不经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伴君如伴虎,她简直每天都‘提着头’在过日子啊!

  “那两个暗卫是你安排的?”

  一听这话,林思暮马上敏感地意识到大少这是气没地儿撒要殃及她这‘池鱼’了,所以赶紧拿出了来之前就想好的应对之策,说:“辞退了,工资没要,对方公司的老板还拎了三十万的赔偿金亲自上门,说是给云小姐的营养费。”

  “那种公司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宋天烨眸光沉沉,口气更是平淡得可以,但就是那种平淡,仿若深海中央的那种貌似平静,内里其实蘊含着倾覆一切的暗流与旋涡。

  林思暮不禁又想摸脖子了,娘哎!伴君如伴虎哇!!!!

  “没有。”

  她果断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无条件地拥护着自己的老板的‘任性’的同时,还非常‘善解人意’地道:“所以我自作主张把那三十万退回去了,其它的交给秦队去处理了,他刚才还来电话让我请示您想怎么处理来着。”

  宋天烨危险的眸子轻轻一眯,懒洋洋地说了句:“让他看着办吧!”

  “喔!好!”

  看着办的意思也很明显了,收回来直接改名叫凌云保全就得了,至于那两个不长眼的‘暗卫’,这辈子还是不要再吃这碗饭的好。

  土豪的世界啊!啧啧啧!

  -----------

  林思暮还未感慨完她家老板的任性,她钻石级的土豪老板又有交待了:“Winifred的事情马上处理掉,在她醒来之前,我要听到好消息。”

  喔哟!终于说到重点了。

  林思暮迅速回归女强人状态,答:“远风集团的陆总已经在处理了。”

  听到这个,宋天烨的脸色总算舒缓了不少:“他倒是会‘抢’功”

  做为任性的老板的首席大助理,林思暮也学着‘任性’了一回,豪迈道:“如果这功大少想抢回来,咱们凌云也不是抢不过。”

  “算了,那小子结婚五年还没吃上肉也怪可怜的,让给他好了。”

  “……”

  一听这话,林思暮真的很想吐糟。

  爷,先前打电话让我穷折腾的也不是您么?现在折腾出事儿了,后悔了吧!

  让?什么叫让?

  要不是远风集团的陆总出手快,Winifred差点就变成了业界的‘老鼠屎’,人家陆总没冲冠一怒为‘夫人’就已经很不错了好么?好么?

  “打电话通知姚家了没有?”

  一秒还在吐糟,一秒又再度恢复精干女强人状态:“还没有……”

  宋大少又不高兴了:“这种事还要我吩咐了你才懂做?”

  “大少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除了姚家大小姐应该没有人会来看云小姐。”

  仿佛一根棘刺扎到了心尖上,宋天烨马上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什么意思?”

  “云小姐是姚家的养女,是六岁被姚夫人抱回姚家养大的。听说四年前姚夫人死后,她在家里的地位连个下人都不如。”

  其实这些资料都是林思暮刚刚才查到的,毕竟是大少‘紧张’的人,林思暮做为大少的左膀右臂自然要懂得举一反三。之前只是随便留意了一下,便查到了这么多,可见云薇诺之前的生活有多么的水深火热了。

  其实,她还是挺心疼那小姑娘的,特别是遇上大少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连个下人都不如?”岑冷的男人尾音微扬,这明显就是不相信的意思,林思暮于是又赶紧补充道:“听说以云小姐的成绩原本毕业后是打算直接出国深造的,后来因为没钱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没钱?姚家不给?凌家也不给?”

  凌家那边的事情林思暮还是不很清楚,也不便多说,所以她便只是重点提到了姚家这边:“高中以前姚夫人还在,所以表面上听说还过得去。不过云小姐上大学的那一年姚夫人去世了,然后又是姚大小姐嫁人移民海外,从那时候开始,云小姐吃的穿的用的基本上都用的她自己的钱,包括学费也是她打暑期工赚来的。”

  “……”

  偌大两个家族,居然都容不下一个小女人?

  他是该说云薇诺做人太失败呢?还是该说她的人生太悲哀?

  可是,他这个人毛病很大,最大的毛病就是别人喜欢的东西,他偏偏不喜欢,别人讨厌的东西,他偏偏也不讨厌,包括……人。

  他可以讨厌云薇诺,他可以欺负云薇诺,可听到别人讨厌她欺负她,他就不怎么高兴了。

  换言之,除了他,他不喜欢任何人碰她一根头发丝。更何况,这情况听上去貌似欺负的根本就不止是头发啊!

  宋大少觉得自己又‘犯病了’,因为他现在非常非常不爽那两家的人……

  至于姚家那唯一一个正常的……

  看在好哥们的份上,他就大度地不去计较了:“先通知姚乐珊过来。”

  “是,我马上打电话……”

  闻声,林思暮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干净衣服交给宋天烨后便赶紧到后面打电话去了。

  -----------

  接到妹妹受伤的电话时姚乐珊吓得魂都快飞了,好在到了医院后听说她没有性命之忧,她这才放下心来。

  匆匆赶到医院,刚好看到云薇诺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看着病*上云薇诺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来了:“薇诺,薇诺,我是大姐……”

  护士看她挡着道,便温柔地提醒了一句:“小姐请您让一让,先送病人回房吧!”

  姚乐珊捂着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可是她还好吗?”

  “幸好是伤在肩膀上,没事的。”护士很尽责,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解释道:“就是麻药没过,她可能还要睡上一会儿才会醒……”

  “没事吗?那真是万幸!”

  听完护士的话,姚乐珊总算是放心了不少,可想到电话里林思暮说的刀伤,她的心便一突一突地跳着,赶紧又抓着护士问:“不过,你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吗?”

  “这个您还是问问那位先生吧!”

  护士说着遥手一指,结果,哪里还有大少的踪影:“咦!人呢?刚才不还坐这里么?”

  “先生?男的?”

  “对,是一位先生送这位小姐过来的……”说着,那护士似乎忍不住,还是激动地补充了一句:“一位看上去超有钱,超有风度,超帅的先生。”

  姚乐珊:“……”

  一位看上去超有钱,超有风度,超帅的先生……

  难道是陆远风那厮?

  ----------

  一大早就听说陆远风回了Z市,而且下飞机后就直接去了姚氏,至于原因么,自然是因为Winifred的那些丑闻了。

  虽然她从未想过他会真的帮自己,可他能表现得这么积极,其实她是很高兴的。

  所以,现在听护士说是一位看上去超有钱,超有风度,超帅的先生帮的云薇诺,她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他了。

  越想越觉得就是自己这位牛逼哄哄的老公,姚乐珊很想打个电话过去确认一下,可想到回国前在澳大利亚过的那最后一晚,姚乐珊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还是……暂时不要见面的好!

  可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也不是个事儿,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云薇诺还有个闺蜜她也认识,于是一个电话又将徐芷珏呼来了。

  徐芷珏原本在上班,听说云薇诺被人捅伤了连假都没顾上请便赶了过来。

  一进病房她就焦急道:“珊姐,这是怎么啦?怎么还挨上刀子啦?她到底得罪谁了呀?”

  “不知道,就知道薇诺好像是替谁挡了一刀。”

  刚放下包的徐芷珏手指头一颤,激动了:“啥?还是挡的刀子呀?”

  “可不,我就是不知道这傻丫头拼了小命也要救的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这个姚乐珊其实很想骂一骂云薇诺,她是个惜命的人,思想觉悟非常不高,什么见义勇为之类的英雄事迹她从来不提倡。以前没提醒云薇诺是因为觉得她是个女孩子,只有被救的可能,没有她去救人的可能。

  这下倒好,英雄救美怎么能反着来呢?

  还有,最让她生气的就是,她救的是只‘狗熊’吧?这么半天人影都没瞧见半个,以为付了医药费就算完事了么?

  简直了……

  “你等着,我出去打听打听……”

  徐芷珏果然不愧是包打听,出去转了十几分钟就回来了:“珊姐,好像是京市宋家的大少爷。”

  “是那个土豪啊!”

  京市宋家她虽然没去过,但从小到大也听了不少,毕竟是北方的巨富豪门,就算生在南方,她也不可能不知道。再加上她印象中陆远风和那位大少貌似是认识的,所以听徐芷珏一提,她马上便有个大致的轮廓了。

  不过,那位大少看上去似乎是很冷啊!怎么和她家小妹‘接上头’的?

  还挡刀子……

  “珊姐你认识?”

  “没有,听我老公提过几次。”说完,姚乐珊眼光一转又落在昏睡着的云薇诺脸上:“不过,薇诺都这样了,他们关系铁定不一般吧?”

  徐芷珏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听说薇诺手术的时候要输血,大少二话不说便撸着袖子要自己上,结果血型不符合,被护士赶回来后还老大不高兴的,所以说,他应该是很紧张薇诺的。”

  徐芷珏确实不知道云薇诺和宋天烨关系如何,因为就算是她们这么铁的关系,她也从来没听云薇诺提起过宋天烨这三个字。

  不过,另三个字她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宋教授!

  都姓宋啊!不会真是这货吧?

  可是也不对啊!男神教授不是说很穷么?怎么摇身一变成了亿万土豪?

  正疑惑间,忽听病*上的人一声嘤咛,还在胡猜乱测的两个女人连忙慌慌张张地迎了过去。

  --------------

  睁眼便是凑得极近的两张脸,四个眼睛。

  云薇诺猛地吓了一跳,身子一颤,又触到伤口,顿时疼得她直咧嘴:“唉呀!你们凑这么近干嘛呀?吓死人了。”

  原本还挺担心她的,一看她这中气十足的样子,姚乐珊总算是放心了不少,可嘴上还是不免埋怨道:“到底谁吓谁呀?我们才让人吓死了。”

  一听这话,云薇诺左手捂着伤口又有些不好意思:“大姐?你怎么来了?芷珏,你也来了?”

  姚乐珊白她一眼:“你都伤成这样了我们能不来么?”

  这几年她在姚家习惯了白眼,姚乐珊这样对她,让她心里又是一暖:“我没事的。”

  “都这样了还叫没事?”

  “真的没事的,倒是大姐你,你过来了那公司怎么办?”虽然还躺在病*上不能动弹,可云薇诺却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进的医院。

  Winifred那边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否则就算保住了品牌,在业界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别担心,有人在处理呢!”

  有人在处理?谁?

  云薇诺很想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可伤口的痛意却一直在提醒着她某个事实,所以,淡白的柔唇轻轻一咬,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是……大少么?”

  “是陆远风。”

  闻声,云薇诺一怔,竟说不出为什么心里会那样失望。

  其实她也想过以宋天烨那种冷血的性子,既然出手了必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可她毕竟为他挡了一刀,就算他不感激自己,也不该再落井下石吧!

  所以,她原本还以为他会‘大发慈悲’放过Winifred的,结果,还是大姐夫回来救场……

  果然是她太天真了,抑或者说,是她不该对他还抱有‘幻想’。那可是宋大少,他那种人,不对她赶尽杀绝或者便是一种放过了,她还能指望他怎么样?

  失望!很失望!

  可云薇诺还是惨淡地笑了一下,问:“大姐夫回来了?”

  “嗯!”

  “那你怎么不去陪他?”

  被妹妹这么一反问,姚乐珊的表情明显不自然起来,只借口道:“你都伤成这样了我还去陪他?”

  “大姐,谢谢你!”

  “谢我就不用了,你最好还是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云薇诺:“……”

  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就是宋大少那货为了‘惩罚’她故意在整事,可是,真要跟大姐说他‘坏话’了,她竟还有些犹豫。

  -------------

  鉴于事情的严重性,云薇诺最后还是选择了跟大姐姚乐珊坦白,当她简而言之地说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姚乐珊反而一脸好整似瑕地看着她:“所以,Winifred这个事儿还是宋大少闹的咯?”

  “我猜的,不过不确定。”

  习惯性地替他说起了话,事实上,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可大姐姚乐珊却抓了这话的漏洞不肯放过她,还直言道:“最好不是他,要不然……不过,你觉得是他动的手还救他?”

  云薇诺讪讪一笑:“苦肉计嘛!这不,解决了……”

  “那是陆远风出的手。”

  “他们是同学,同班同学。”

  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这一次轮到姚乐珊吃惊了:“啊?还有这回事。”

  “大姐夫没和你说过?”

  原本姚乐珊还是‘进攻’的那一位,结果,没两句话就被反袭击了,面对云薇诺咄咄逼人的眼神,她也悻悻一笑:“大概是说过的吧!只是,我忘了……”

  总之,一提到她那位挂名的老公,她那腰杆子就怎么也直不起来。

  实在是心虚啊!

  “大姐,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对大姐夫好点儿?”云薇诺不知道为什么大姐不喜欢大姐夫,可做为姚家的一份子,她很清楚以远风集团的实力,姚家忠是不可能同意姚乐仪离婚的。既然她和陆远风已经注定要绑在一起一辈子,为什么不能试着去好好相处?

  一个女人,结婚就等于人生第二次投胎,她真的希望大姐能幸福!

  “我哪里是对他不好了?只是……”

  夫妻之间,冷暖自知。

  姚乐珊和陆远风之间的关系,她可以和任何人提前因后果,就是不敢和云薇诺提。不是不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是,有些东西不说出来只是自己一个人不高兴,说出来可能是所有人都不高兴,那为什么还要提?

  所以,一提陆远风,她便下意识地开始逃避。“算了,不要提他,你也不要再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下,病才好得快!”

  看出大姐的不自然,云薇诺忍不住叹道:“大姐……”

  “闭嘴!几年不见,你怎么这么唠叨了,小老太太似的……”

  云薇诺:“大姐夫心里要是没有你,为什么还会帮Winifred?”

  那是因为他想帮的人可能是你!

  这话差一点便冲口而出,可姚乐珊还是强行忍住了。想得太多只会徒增烦恼,说得太多只会伤感情,所以,她勉强笑了一下:“好了好了,我现在就给陆远风打电话表示感谢行不行?”

  “行!”

  难得大姐这么听话,云薇诺马上笑了起来。

  没能博得宋天烨的同情,至少也能帮大姐夫做一回助攻,这伤,到底没白受……

  --------------

  姚乐珊去打电话了,病房里便只剩下徐芷珏在陪着云薇诺说话。

  她伤在肩膀处,伤口还挺深,医生说肯定会留下一大块伤疤,徐芷珏就建议说反正钱是大少出,索性让他把美容费也一起给了,免得以后未来老公看了那‘疤’心里不舒服。

  “有什么不舒服的,只是个疤而已。”

  云薇诺心思不曾归位,自然没听懂闺蜜的话,徐芷珏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吐糟道:“你也算是个女人么?要是你老公身上有替别的女的挡刀子的疤,你能高兴么?当然要弄掉了。”

  徐芷珏是个很现实的姑娘,因为家境不好,从小到大她都很努力很认真地活着,所以,她没有云薇诺这么洒脱的想法,只觉得一个女人如此想要嫁个好男人,自己对自己‘严格要求’一下也是好的。

  再说了,就算有前度,也应该对自己的未来老公负责任,婚姻不是儿戏,爱情更不是游戏,只有认真对待每一份感情,才能得到幸福。

  可对于这一点,云薇诺也有自己的见解:“要是娶我的人连这点小事也忍不了,有什么好嫁的?”

  “这也算小事?特么你这是看破红尘不想嫁了吧?”

  对于这个说法,云薇诺认真地想了想,答:“一个人生活也不错!”

  “至于么?凌正枫值得你把自己伤成这样?”

  如果徐芷珏不认识凌正枫,她也可以渣男践人地替云薇诺把凌正枫好一通骂,可有时候就是太熟了所以反而不好骂。

  更何况,她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凌正枫是爱云薇诺的,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云薇诺,她也不清楚。

  毕竟,她是大一那一年才认识的云薇诺,中个恩恩怨怨也仅听了闺蜜的一面之词,具体中间还有没有什么误会,她也说不好。

  不过,唯有一点她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凌正枫再爱云薇诺,也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不是因为他不够好,也不是因为他不够优秀,而是因为,云薇诺的心里还有一个‘他’。

  “和他有什么关系?”

  一听这话,还在削水果的徐芷珏拿刀的手都停下来:“那就是和那位宋教授有关系?”

  “……”

  “不会吧?真的是他?”

  “……”

  之前就猜这两只是不是同一个,结果,还真的让她猜中了,徐芷珏把原本削给云薇诺吃的水果塞进自己嘴里咬了一大口,然后才恍然如梦地感慨道:“看来,我得收回以前对他的评价了,你特么确实没有瞎狗眼,简直是火眼金晴啊!啧啧啧!”

  ------------

  正咬着水果砸嘴,徐芷珏身后却蓦然传来宋天烨的声音。

  “什么火眼金晴?”

  惊慌失措地回头,恰看见宋天烨臂弯上挂着西装外套从外面走进来。

  深邃的五官,苍鹰一般的锐眸,薄凉的嘴唇微微抿成一条直线,冷酷得如同希腊神话中的冥王哈迪斯。

  那时已是傍晚,病房里的光线原本渐渐暗了下去,可宋天烨一走进来,徐芷珏竟觉得周身全部都被点亮了,仿佛他本身就是一个发光体,所过之处,照亮一切……

  只一眼,徐芷珏的心肝都差点扑腾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可就这架式也是足够震撼人心的了,徐芷珏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一时间看着如神天降的男人,哆嗦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宋大少?”

  所谓的气势,指的大约就是这一种了,可人家不但是气势好,颜值更是……

  宋天烨这人锋芒外露,但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冷漠,再加上他也知道徐芷珏和云薇诺的关系,所以,说话的时候便带了几分刻意的温和:“你认识我?”

  他虽然没有笑,但徐芷珏却已经被他电的不要不要的了。

  “之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

  说着,她赶紧抽出小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才讨好地伸向了宋天烨 :“幸会!”

  其实徐芷珏那个动作也只是条件反射,初入职场的小姑娘目前还处于端茶倒水跑腿卖傻的阶段,自然是看到谁都会‘示一下好’。不过,宋天烨这种身份,握手这种事恐怕也不是她所能肖想的。

  所以,刚伸出去的手就要悻悻缩回的同时,人家却客客气气地反握住了她:“幸会!”

  那时候徐芷珏一抬头,恰好看到宋天烨不经意间勾起的唇角,然后,她就直接被对方的超级气场给征服了。无视于自己以以前对他的各种吐糟,第一印象直接给了他满分。

  艾玛!长成这样已经足够抵消各种渣行渣为了,表现还这么绅士,完美!

  “你来看薇诺么?”

  宋天烨收回自己手,问:“她怎么样?”

  “好着呢!”

  话答得太快,冷不丁便被闺蜜掐了一下,徐芷珏又赶紧改了口:“啊!不是……我是指精神好着呢!可身体还是不太好的,伤口那么深,又是伤的右肩,以后肯定影响工作……”

  “没关系。”

  “啊!”

  呃!这个……

  虽然说云薇诺这个伤不致命吧!但穿肩而过真的好严重好严重的呀!土豪君再牛逼也不好说自己没关系的吧?

  见她一脸‘不能消化’的表情,宋天烨眸光一转,又静静地落在了云薇诺的脸上:“她工不工作没关系,反正,我养得起!”

  “呵呵!养……养得起好啊!养得起好……”

  我-养-得-起!

  妈的,这是徐芷珏长这么大听过‘最感人’的一句话了,特么我爱你有什么用?特么我想你有什么用?特么养得起才可以生活无虞,衣食无忧啊!

  最重要的是,肿么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说这四个字?

  恨!

  徐芷珏郁闷得啃起了手指头,正啃得带劲儿,土豪君又开口了:“方便让我们单独聊聊么?”

  一如即往的彬彬有礼,一如即往的沉稳大气,徐芷珏赶紧点头:“方便,当然方便了……”

  可不等她说完,云薇诺已挣扎着反对起来:“不用了,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

  宋天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扭头去问徐芷珏:“徐小姐觉得呢?”

  不看云薇诺也知道她那话的意思了,做为闺蜜,原本徐芷珏是该无条件地拥护自己的好姐妹的,可一对上宋天烨那双眼,徐芷珏就感觉自己掉进了北极的冰窟窿里,从里到外都冷了个透:“我……我,我突然有点内急……”

  艾玛!这么迫人的气势,她好怕怕!

  还是尿遁的好,溜之大吉……

  ------------

  好闺蜜就这么没义气地撤了,云薇诺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过,宋天烨是什么性子她也是知道的,如果换了是自己和徐芷珏的处境,或者,她的反应也会是如此吧!

  毕竟,宋天烨这种人根本不用多说话,仅用气势就能吓退所有人。

  从来就是这样,她希不希望他留下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留下就一定会留下来。无力改变现状,所以云薇诺选择直接将头埋在了枕头里,甚至闭上眼无声地表示着自己抗议。

  不过同样地,她抗议不抗议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的面前所有抗议都无效。

  下一秒她尖尖的小下巴已被他捏在了两指间,微一用力,扳正她的小脸,可她紧闭的双眼却始终不肯睁开再看他一眼。

  不得不说,她的这种行为对他来说很挑衅,若换了平时,很可能会换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可今天,他却不想再‘伤’她。

  目光幽幽,从她精致的小脸一路滑向她包裹着层层白纱的肩胛处。

  因为受伤,云薇诺是侧卧着躺在那里的,病号服也只穿了一只手,所以整个右手臂和右肩都果露在空气中。

  她原本就生得极白,再加上失血过多以至于她整条手臂都白得似雪,衬着那纱布上的‘红花’也就更加的触目惊心。

  不知为何,宋天烨突然觉得心脏猛地抽搐了好几下,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对,就是不舒服,虽然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不舒服……

  捏着她下巴的大手用力,宋天烨幽深深的眸光又缓缓回到云薇诺脸上,看着她蝴蝶般扇的羽睫,最后,停留在她饱满而性感的小嘴上。

  他说过的,她的嘴,很适合接吻……

  只是,眼前这张很适合接吻的小嘴,因为主人失血过多的原因,现在正苍白得可以。

  男人骨子里的血性又涌了上来,他突然有些冲动,很让她的小嘴增加点血色,至于怎么增加,他的大脑还没有仔细运转,他整个人便已弯身贴了上去。

  四唇相贴,过电的感觉让两人同时一颤,她的‘激动’他感觉得一清二楚,两指扣的更紧,不让身下的小女人扭动半分,闭着眼便深缠了起来。

  可她的嘴唇真的太冷了,冷得他很心疼……

  虽然他本意是想咬她啃她让她的嘴唇再恢复红润,可不知为什么,竟有些下不了口了。

  所以,原本凶残的吻突然变得温柔起来,那种麻麻痒痒的感觉带着刺痛,竟撩出了她心底埋藏最深的情感。

  她动情了,她禁不住又动情了……

  明明想要抗拒的,可被他吻着吻着,她便又开始无意识地配合着他的动作。

  感觉到她的回应,宋天烨在她几乎要沦陷时突然又放开了她,云薇诺不自觉地睁眼,却在男人的眼底看见滔天的迷雾在来回缭绕。

  深深地看着她,问:“为什么要救我?”

  “为了让你放过Winifred,可惜……是我太天真了。”

  原本不想回答他的,可还是说了实话,只是,实话也是内心的真实反映,她是真的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失望……

  “你确实很天真。”

  认可地开口,一双深眸继续锁紧了她:“所以,以后绝对不许再这么做,因为就算是你‘死’在我面前,我眼也绝不会眨一下。”

  不是不要,是不许!

  宋大少就是这么的霸道,无论是他关心的还是他讨厌的人,没有他的允许,不许生病,不许受伤,更不许……死掉!

  原本还在那一吻里融化,原本还以为他待自己到底还有些不同,可是,这冷酷绝情的话语终还是激醒了云薇诺。

  一笑,她唇边的笑意冷得似寒夜里怒放的傲冷寒梅:“放心,我也惜命的,再说了,要死也得看值得不值得……你说是么?”

  说罢,她不顾自己的动作会牵扯到伤处,就那么狠狠地平躺了下去。顺势扭开自己的头,将自己一直被他握在两指间的下巴‘解救’了出来。

  痛!好痛!

  伤口被扯得太厉害,她疼得咬嘴了下唇才能扼止自己痛苦的*声。额头上的汗珠越聚越多,她却咬着牙开始赶人:“没什么事的话,请你出去,我想休息了。”

  每说一个字都是伤筯动骨的疼,每喘一口气都是撕心裂肺的痛,云薇诺沉沉地吸着气,几乎用近全身的气力才能勉强自己不要叫出声来。

  真的……太疼了!

  ----------------

  不打算放过她,更不喜欢她看自己时那种厌恶至极的眼神。

  以宋天烨那种别人伤他一分,他必十掊报之的性格,原本应该再给她点‘教训’的,可看着她那一头一脸的汗,再多的想法也都烟消云散。

  谈不上感激,但她扑过来替自己挡下那一刀的画面却仿佛刻进了骨子里,让他想忽略也忽略不了。

  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就算这个女人是自己最‘讨厌’的,可该还的他还是会还。所以,慢慢直起腰身,他不再给病*上的小女人任何压力,只‘施舍’般问了一句:“想要项链么?”

  “就算我‘死’在你面前,你也绝不会眨一下眼不是么?那我还能期待你还我项链?”

  “够乖就能。”

  一听这话,她马上想到了他对自己的要求,三个月的时间,陪在他身边弹琴给他听……

  不敢再沦陷,她自嘲般拍了拍自己受伤的肩:“别忘了,我的肩膀因为你受伤了,所以这三个月内恐怕都不能再碰琴。”

  “我会对你负责任……”

  “什么?”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肩膀既然因为我受伤了,我自然会对你负责到底。”说着,男人的眸底闪过一丝狡猾:“所以,这一百天以内你会住在我家里,由我亲手照顾……”

  他真的太过份了,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什么叫对她负责到底?什么叫住在他家里?什么叫亲手照顾她?

  天知道这对她来说代表着什么,惩罚?或者说是‘奖励’还差不多,他就真的不知道自己对别人有多大的影响力么?

  “用不着你假好心,我怕我真的住到你家里,会死得更快!”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她一笑,故意激他:“因为死了就没办法再继续折磨我了么?”

  “是。”

  他如此坦白,她竟无言以对……

  折磨!

  对了,她的存在对他来不就只剩下这点价值了么?

  他就是以折磨她为快乐之本,将他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是他最乐意做的事,可是,她为什么要那么犯贱地陪他去发疯?

  突然发了火,她凶巴巴地吼了一句:“我不去。”

  “知道陆远风用了多少钱才替你摆平Winifred的丑闻么?”

  “……”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到大姐夫,云薇诺担心地看着他,仿佛在等他说完,又仿佛不敢再听他接下来说的话。

  “八千万。”

  打蛇打七寸,他素来知道对什么人要说什么话,而云薇诺还这么嫩,她所有的心思虽然没有完全写在脸上,却逃不过他的法眼:“做为小姨子,你就不想报答一下你这位好姐夫么?”

  听到这个数字,云薇诺吓得瞳孔都要放大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八千万,怎么会这么多?

  再加点钱几乎就能买下Winifred这个品牌了,大姐夫这么大手笔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虽然说大姐夫会这么做肯定是因为大姐,可为什么她竟真的觉得很内疚。

  她不想连累任何人的,可是,八千万啊……

  “只要你乖乖的,我可以再投一个亿进去,帮你把Winifred从姚氏彻底分离出来。”

  只看了一个小时有关于她的资料,宋天烨便猜到了她对Winifred的‘企图’,所以,这份人情虽然有些贵,可他还是想还了,而且要还得她心服口服。

  把Winifred从姚氏彻底分离出来,彻底……

  好心动,真的好心动,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心里是这样想的,可他的建议还是让云薇诺激动到两只小手都握紧成了拳头。

  如果把Winifred从姚氏彻底分离出来了,她欠养母的一切是不是就还清了?如果把Winifred完完整整地交还给大姐,她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十七年了,她真的好累,这个几乎让她背弯了腰的‘债’终于有机会还清了,她真的好心动……

  可是,他真的会帮她?

  “一个亿而已,大姐夫也有。”再心动也不敢相信他,宋天烨讨厌她,宋天烨恨她,宋天烨只想要报复她,所以,这是圈套,一定是……

  提出这个建议时,他就没想过给云薇诺机会拒绝,可这个不识抬举的小东西果然够辣,竟然这样都不心动。

  一笑,他眼神的华光*:“你好意思再让他掏钱?”

  云薇诺:“……”

  一个亿,不是一百万一千万。

  远风集团就算是再有闲钱,用了八千万后再拿一亿‘闲钱’应该也没这么容易,更何况,因为大姐家世不比大姐夫好,以至于在陆家一直被人‘瞧不起’。现在大姐夫能动八千万来救Winifred已不知是费了多大的气力,万一还在再出一个亿,她简直不敢想象大姐以后在陆家还怎么抬起头来生活……

  她不能这么害大姐,不能……

  “而且,你不是想报姚夫人的养育之恩么?”他继续引诱着,她却因他这一句话而彻底瞪大了眼:“你……你怎么知道……”

  *,红果果的*!

  他绝对是在*她,明知道她有多期待这个结果,他竟然还层层替她分析,只是,这种事情她鲜于跟人提,他怎么会知道?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只要告诉我,一次性还清这人情债好不好?”

  怎么不好?怎么能不好?

  十七年了,她做梦都想还清欠姚家的一切,只要Winifred回到大姐手里,姚家忠手里那份契约也就等同于废纸了。

  到那时,她就真的自由了。

  自由啊!谁不想要?可是……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面对她的质疑,居高临下的男人一脸慵懒,只勾着眉头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为什么一定要是她?

  不愿正面回答,其实是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做为宋家未来的一家之主,他从小就被严格地教育着,吃什么,用什么,做什么,干什么……

  十八岁以前他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但从来不可‘犯上’,在父亲和爷爷面前,他的一言一行都是被监督着的。

  宋家的大少爷什么也不缺,所以,他从小到大都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来的太容易的东西,也就不会太珍惜。

  老实说,宋天烨从来没有这么想要一个人,就连凌茉当初他追起来也几乎没费什么周折,所以云薇诺越是这样‘叛逆’,反而越能激发他的占有欲。

  他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那种极度想要‘据为已有’的冲动,哪怕云薇诺不是什么物件,而是一个人……

  所以,一个亿又如何?

  再多的钱只要能换得这种满足感,他也觉得值了。

  他要她,非要不可……

  ---------

  你说呢?

  这就是他给她的答案,明明回答了,却等于什么也没有说。

  其实,就算他不说云薇诺是知道答案的,因为她是凌茉的妹妹,因为她是要代替姐姐去被恨被报复的。所以,就算她舍命为他,他也绝不会眨一下眼。

  只是,凭什么他有心情对她好就对她好,没心情对她好就不对她好,而她却要忍受他这种*的冷暴力?

  凌茉是凌茉,她是她,就算她们是亲姐妹她也没必要替姐姐还债吧?

  他以为他是谁?

  “我不会……”去的。

  最后的两个字还不及愤怒地说出口,正上方的男人却突然拿出她的项链在她眼前晃了晃:“是这条项链吗?比我送你的更好?”

  老实说,这风格他可不觉得适合她,怎么看也不如那天他送她的那一条。可是,这女人偏偏还宝贝得紧,甚至在看到这条项链时,眼光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渴望的眼神,极度渴望……

  那也是他第一次在云薇诺的脸上看到这种眼神,仿佛那条项链就是世间最值得珍惜的宝物。可他已经让林思暮拿去鉴定过了,加上中间那块裂了的玉石也不过几千块,就这种质地的东西,也值得她如此稀罕?

  “就这么想要?”

  突然很想知道这条项链是谁送她的,所以,在她伸手想要握住吊坠的同时,他又钓鱼一般收回了自己的手:“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一定要找到这条项链?”

  “因为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重要的需要一口气说四个很重要?

  傲冷的男人脸上挂着笑,但笑意却不达眼底:“谁送的?”

  “有必要告诉你吗?”

  这么回答,那就代表是不想提到的人。

  最近在这女人的生活中最不想提到的人怕也只有那一个了:凌正枫!

  宋天烨面色平静无波,可握着项链的手指却越来越用力,颇有种想要直接将那吊坠捏碎的感觉。许是看出了他的意图,云薇诺又不顾伤病地撑起了半边的身子,甚至艰难地抬起受伤的手臂伸向了他:“还我。”

  她越是想要,他就越是不愿意给。

  可是,看到她因为这个动作扯得伤口都开始渗血了,宋天烨飞扬的眉头又重重蹙了起来。紧握着吊坠的大手一松,那项链便稳稳地落入了她的掌心……

  如同得到了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云薇诺的眉头一秒就松了开来,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意绽放在她脸上时,竟连一向不苟于笑的男人也忍不住生出了想要陪她一起笑的冲动。

  她的美不同于其它女人,这种生病的感觉,带着些我见犹怜,却又让人感觉‘惊心动魄’,仿佛再多看一眼便要深陷不能自拨,可纵然如此,他还是移不开眼……

  “谢谢你还我项链,可是……我现在是不会去你家住的。”

  宋天烨一幅他很大度的表情,说:“现在当然不行,你还在住院呢!”

  “出院后我也不会去。”

  “可是怎么办。”

  说着,岑冷的男人弯身看她,灼灼如焰的眸底闪过的是不容置喙的霸气与笃定:“你爸爸貌似已经让人把你的行李送到我家了。”

  云薇诺:“什么……”

  将她震惊的表情尽收眼底,男人满意地勾起嘴,凉薄的眼底闪着的光。

  他宋天烨要想要留下谁,绝不会给对方‘说不’的机会,就算说了,结果也只是三个字:然并卵!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0章 你走了我会睡不着的〔求首订〕-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