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74章 一秒就乱了他的心跳-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5章 只要对方是他,什么都可以-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时似梦境,一时似真实。

  虚幻的一切近在眼前,但她却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想象,也曾对自己说过肯定是在做梦,醒来了就好了,醒来了这一切就消失了,可无论她怎么挣扎,眼前似乎都是一片黑暗。

  黑暗里,她听见一个声音在温柔地叫她。

  他说:“云薇诺,醒醒!快醒醒!”

  他还说:“那是梦,快醒过来,快,快……”

  好想好想睁眼,可她睁开了,眼前还是一片看不清的黑暗,伴着浓得令人作呕的血腥之味,直冲咽喉。

  动不了,手脚都似乎是僵硬着,无论她怎么用力,身体都似乎被冻住了。

  于是她大叫,大声地叫,可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得清,所以她开始大声地哭泣,可就连哭的声音,也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黑暗中似乎撕裂开一道白亮,有什么东西在她眼前拉开,透过那唯一细长的光缝,她终于看到了眼前那团原本被黑暗包裹着的世界。

  然后,她又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她想念了整整20年的身影。

  “妈妈!妈妈!”

  纵然看不见她的脸,可她知道那就是她的妈妈,亲生妈妈。

  所以她大叫着,可声音还是只有自己能听得清,手脚还是无力,然后,她看到妈妈被两个高大的男人反绞着双手一直在朝前走,朝前走,直到,终于走到悬崖的尽头。

  终于,她回过头来,可脸上一片模糊,甚至连五官她也看不清楚。

  可云薇诺却觉得她能看见她在笑,在对着自己笑。云薇诺激动了,伸手想够着她,将她从那危险的地方拉回来,结果,那两个高大的男人却同时出手,她就那么眼睁睁地看到母亲被他们扔了下去……

  是的,不是跳,是扔!

  那个动作,就仿佛电视剧里的慢动作一般,一点一点放大在她的眼前。她仿佛看到母亲飞坠而下的身体,正在她眼前一点一点放大,又仿佛看到妈妈闭着眼睛时还在微笑。

  巨大的声响是妈妈的身体拍向海面时所发出来,翻滚的海浪淹没了一切,只留下大片大片翻涌而上的红色水花。

  然后,她又看到妈妈在水下挣扎的身影,她的身边全是血红血红的海水,映着她那身素淡的白裙,厉鬼一般……

  仿佛只有几分钟,仿佛是几个世纪,她清楚地看到母亲的身体不动了,然后,她的脸在水下映照过来,她便终于看清了母亲的容貌。

  只是,母亲睁开的双眼中,全是血……

  “不,不要……”

  痛苦的感觉在四肢里漫延,心脏剧烈地收缩着,那种痛,麻痹了她所有的知觉,让她几乎在一瞬间便彻底晕死了过去。

  可她却在最后的一刻挣脱了黑暗的束缚,冲上悬崖,想要跳下海去救起母亲。

  可她还没有跑到自己想到的地点,她却在悬崖的那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还扎着羊角辫的自己,还有身边一身白衣黑裙的姐姐,正捧着妈妈的皮鞋号嚎大哭……

  妈妈被杀死了,就死在她和姐姐的面前……

  不,这不是真的,妈妈只是失踪多年,没有死,没有死。

  捧着头,云薇诺闭着眼,大声尖叫着,尖叫着,尖叫着……

  直到,她又迷迷糊糊听到了那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那个仿佛来自亘古世界的呼唤,正在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醒过来,那只是梦,只是梦……

  -------------

  他说不走……

  说过后就开始担心,担心真的让她听见,可昏睡中的小女人,除了梦呓般乞求以外,似乎已陷入了可怕的梦魇。

  起初只是呜呜咽咽,渐渐的,竟哽咽着不能自己。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在睡梦中也能哭得这样伤心,对,就是伤心,是那种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仿佛被全世界遗忘的那种绝望。

  缠着他的手臂,她泛红的小脸上爬满了泪痕,她的声音很低,却又足够让他听得清……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伤害她……”

  “不要丢下我,不要……”

  “呜呜!不要啊!”

  感觉她这样下去会哭晕在睡梦里,男人好看的眉头深深拧起,突然用被她枕着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小脸:“云薇诺,醒醒!快醒醒!”

  “呜呜!不要,不要……”

  “那是梦,快醒过来,快,快……”

  “啊!啊啊!”她突然尖叫着,仿佛遭受着极大的痛苦,捧着头,闭着双眼,只是无意识地大声尖叫,那刺耳的尖叫声让宋天烨几乎抓狂,可无论他怎么叫她,她却始终醒不过来。

  甚至双手双脚都开始踢腾,宋天烨控着她,可她挣扎得太用力,他用了近七成的气力才能强按着她不动,可她还是尖叫个不停,那声音刺激得他太阳穴突突地直跳……

  无奈之下,宋天烨捧住她的小脸便狠狠地吻了下去。

  直接用嘴堵了她的嘴,四唇相贴,灼热的气息一秒就乱了他的心跳,她挣扎得越厉害,他便吻得越用力。直到唇齿间尝到了腥甜的咸湿味,她才慢慢在他的引领下平静下来。

  只是,平静下来后的小女人却开始反缠着他,主动加深着那个吻。

  起初只是错愕,直到她的小手无意识地顺着他的衣领钻了进去,无意识地擦过胸前的茱萸,他才在激颤之中猛地放开了她。

  男人眼眸的色泽,一秒便加深了:“真睡还是假睡?”

  听到他的声音,原本还闭着眼的小女人终于睁开了迷离的大眼睛,只是,毫无焦聚的眼底,除了他那张俊帅的容颜,似乎什么也看不清。

  她真的以为还是在做梦,只是,没想到噩梦的尽头竟还有这样的好梦在等她。

  小手无意识地爬上他的脸,用白白软软的指尖比划着的他的脸部线条,从眉眼,到鼻梁,从嘴唇到下巴上刺手的小胡渣。

  “我做梦了是不是?”

  自问,她又笑着自答:“一定是的,要不然你怎么会对我这么好?”

  “……”

  男人的气息沉沉,在她那无意识的撩拨下似乎有些把持不住,只是,姓感的薄唇微抿,紧紧地拉成了一条直线。

  这个该死的小东西,居然敢在他身上点火?

  夜太深,谁也看不清谁的真实表情。

  她精致的小脸隐在那深暗之中,一双眼更是亮得可怕:“知不知道你有多讨厌?从来都只在梦里对我好,所以,我也要学着讨厌你,讨厌你……”

  仿佛在对自己做着心理暗示,她一直重复着那三个字,只是,越说到最后,越是无力。

  男人终于伸手控住了她还在他脸上挑豆的小手,问:“真的讨厌我?”

  讨厌他么?

  如果真的讨厌那该有多好?

  “好想……好想把你揉进眼睛里。”黑暗中,她闪着水润的大眼睛看着他,低低地哀求:“烨大哥,不要恨我好不好?”

  “……”

  恨她?

  他恨她么?

  以往他也以为是恨的,因为她这张怎么看怎么像那个女人的脸,也因为她身体里流着和那个女人同样的血液。可是,这么憎恨的女人,他原本应该弃如蔽履,结果,他还主动把她弄到了自己身边。

  这是恨么?是么?

  得不到她的回应,她又委屈了,红着眼睛告诉他:“我不是坏女孩,真的不是……”

  太委屈,因为她爱的人全都不肯听她说。

  现实中没有人肯听的东西,也只能在睡梦里对他说了,只是,为什么就连在梦里,他看她的眼神都那么怀疑?

  他似来了兴致,真的问了一句:“那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我是……”喜欢你的女孩子。

  最后的六个字,还是不敢说出口,就算是在睡梦中,她的那种自卑感也如影随行。

  说好了的放手,就不要勉强迁就。

  既然对方冰冷的双手温暖不了她的心头……何必?

  可是,做不到啊!

  就连在睡梦中,也做不到对他彻底放手,所以,她只能循着本能,羞涩地将自己的小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静静地靠在那里,享受那片她渴望已久的安宁。

  她以为自己早已百毒不侵,可还是为他上了瘾……

  既然现实里什么也不能做,那么,梦里她至少还能放肆一回的吧?

  好喜欢他的怀抱,好喜欢好喜欢……

  -----------------

  原本还等着她的下文,结果,她竟靠在他怀里直接睡着了。

  宋天烨想拍醒她,可看到她手脚并用树袋熊一般地挂在他的身上,他竟又有些不忍心就这么离开她。纠结间,又想起她似乎还在发烧,狠狠心从她胳膊里将手抽离,然后去卫浴间给她弄了条冷毛巾过来搁在她头上。

  物理降温,虽然没有干过,但理论知识他倒也知道一点。

  只是,量体温这种事儿嘛!给自己量他倒是试过,给别人量……没试过!

  不愿再给四少打电话,宋天烨破天荒地自己动起了手,好在电子体温计上面有说明,他很快给她试了一下,几分钟后,体温显示38.3。

  确实发烧了,不过还不到吃药的地步,所以,只能继续物理降温。

  拧眉看了一眼她头上的冷毛巾,宋天烨总感觉那样还不够,想了想又去弄了几块冰包在毛巾里,折腾好一切已时深夜,原本有着严重失眠症的男人,突然生出了几分倦意。

  这在平时几乎不可能,可因为房间里多出了一个人,他竟觉得什么都不同了。

  想睡,又不敢睡,怕她的体温越烧越高……

  最后没办法还是把手机重新打开了,然后继续骚扰远在海外求学的四少,四少这一回倒没再耻笑他,直接给他说了很详细的办法。

  宋天烨很认真地听完,然后还很认真地跟四少说了声谢谢!

  四少在那头乍舌的同时,*的男人再次关机,然后,便按着四少的办法,打来了一盆温水,打算给云薇诺擦身子。

  只是,当他解开她的衣领,终于看清她身上绑得厚厚实实的那些纱布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再不愿正视那些伤也是因为他才这样的,而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还要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女人来救……

  不爽,非常非常不爽,觉得那家伙只是骨折加毁容真的太便宜了。

  ---------------

  怕碰到她的伤口,怕弄疼她,怕弄醒她……

  不过就是脱一个女人的衣服,竟然用掉了半个小时,不过是擦一下身子为她物理降温,宋天烨竟然折腾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替她擦身体的时间太长,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就这么任她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太长。

  总之,这一个半小时下来,云薇诺真的退烧了。

  可宋天烨却无力再替她重新穿回衣服,抑或者说,他不太想给她穿衣服……

  于是他用非常‘正义’的理由说服了自己,万一穿回去了后,她又烧了,岂不是得重新脱?

  这么麻烦,不如就这么裸着。

  反正,纱布包的范围那么大,该看的一点也看不见……

  其实,能看见倒还好,就是该看的都看不到那感觉才更微妙。不得不说,云薇诺的身材极好,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全身上下无一丝赘肉。

  这一点,从前他就‘感受’过了,只是没这么明目张胆地看过。

  原来,用眼睛享受大餐的感觉,和用手指和嘴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是个自制力近乎*的人,可每一次面对这个小女人的时候,他就有种自制力今天没带在身上的感觉。

  看一眼,有些冲动。

  再看一眼,起了帐篷。

  宋天烨别开眼,极力平复着自己浊重的呼吸声,大手还顺手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只是,才掖好被角,*上的小女人却一蹬脚重新踢开。

  宋天烨耐着性子又试了一次,不过几分钟,又被踢开了。

  这个女人睡觉还真是不老实……

  宋天烨不愿一直守在这里替她盖被子,也不愿坐在房间的躺椅上打盹,所以,两全齐美的办法只有一个。

  他也上牀……

  自然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后背才靠在*头,身边的小女人似是有所感应一般,直接依了过来。

  云薇诺右肩受了伤,所以只能保持着侧卧的姿势,他躺的方向正合适,大手只轻轻搭在她腰上,便能防止她无意识地翻身时伤到自己。

  只是,她的衣服早就……

  所以触指之下,便是她软得不思议的小蛮腰,而且,那种滑腻如脂的感觉,让他的手指都忍不住想跳舞。

  一寸一寸下滑,来来回回油走,他知道自己这样对一个‘伤残’有点过份,可是,怎么都有些克制不住。

  宋天烨终于开始后悔没有给她穿衣服,如果她穿了他也不至于会憋的这么难受。

  气血逆流,这让他感觉头部有些缺氧。

  想起身离开,又不甘心这么做,于是,*的男人做了一件他这辈子都不曾做过的事,直接将那个熟睡的小女人手拉了过来,然后……

  一触之下,宋天烨冲动地想要怒吼。

  那种感觉,让他现在就去死也不会感觉有任何遗憾,这还只是她的‘五姑娘’,要是换了更让人受不了的地方,那……

  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人就要爆炸了。

  扶着她的小手动作,半个小时后,男人满头大汗地躺在*上,人就跟死过去一回差不多。

  明明已经释放了,可心里的那只小手却生了根发了芽,一直在不停地撩啊撩啊撩……

  不够啊!远远不够……

  受不了了,男人痛苦地低吼了一声,然后翻身下*,直接朝卫浴间冲去,

  再然后,哗哗的水流声便扰了整整*的民……

  ------------

  清晨,当第一缕晨光照进房间。

  云薇诺懒洋洋地睁开眼,用没有受伤的那条手臂揉了揉眼,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用单手伸了个舒服的懒腰。

  半眯着眼,她躺在牀上静静地等待身体清醒……

  头顶上吊灯的水晶片映照着她,从各个角度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只是,借着那在晨光中片片闪动的亮片,她愕然发现身边似乎还有个什么‘东西’。

  下意识地扭头,差一点就碰到了他高蜓的鼻梁……

  沉睡中的男人不似平时那般冰冷,半趴着的姿势像个还没长大的小男生,黑长的睫毛盖在眼下,遮下了平时那瞥上一眼就能让人遍体生寒的凛冽眸光。

  原本应该震惊的,因为她们居然睡在同一张牀上。

  可是,也因为他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的样子,她竟有了一种再放肆一回的冲动。虽然,连她也不记得她的第一次放肆是在什么时候……

  离得极近,她能清楚地看到他整个面部轮廓,从未如此大胆地看过他,哪怕他离她最近的那一年,她也只敢偷偷的瞥他一眼。

  像这样的距离,还是第一次……

  告诉自己不要激动,可心跳的声音却骗不了自己。

  不敢看,又不忍不看,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想把他的样子,刻进骨子里。

  他沉睡的样子就像个孩子,薄薄的嘴唇不再有冰锋一样的弧度,被枕头压住了一角,似是向上翘起了在微笑。

  看着看着,她竟大胆地伸出小手按在了他另外的一边嘴角,轻轻向上一挤,一个微笑的弧度便成功了。

  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对她笑,从来没有……

  心里一酸,她的手指便不自觉地颤了一下,怕自己会戳到她,云薇诺整个手便小心地向后缩,可动作太大扭到了肩膀,她疼得‘嘶’了一下,又赶紧捂住了嘴。

  结果,闭着眼睛的男人动了动鼻子,也不睁眼,只是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拖进了怀里。

  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男人无意识地动了动,然后,又呼呼地睡了过去……

  被他圈在怀里,那一方天地仿佛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云薇诺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一不小心就惊醒了身边的男人。只是,渐渐的她便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他习惯果睡她是知道的,可她为什么好像也什么都没穿?

  好在*还在,要不然她就真的……

  不敢动,一点也不敢动,可就算是这样,肉贴着肉她还是觉得体湿在不断攀升。

  他不是失眠的么?

  到底是真睡还是假睡?或者,他昨晚上吃过药了,所以睡得很安宁?

  可他这样抱着她,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试着挪了挪位置,挪好后她微张着小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结果,热热的气息喷在男人的身上,他肌肉抖了一下,手便把人搂的更紧。

  于是,她受伤的手臂又疼了起来……

  想推开她,可试了几下都推不动,就在她疼得差点叫出声来时,男人突然不适地翻了个身,放开她的那只手总算不再压迫着她的手臂。

  云薇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次,真的是再也不敢动一下了。

  -----------

  被他圈着,她就如同睡在他怀里,那种感觉一开始很刺激,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循着他的呼吸慢慢起伏,觉得幸福,又觉得很安逸。她不自觉地离他更近,然后,小嘴也慢慢地勾起,笑着,笑着……

  感到幸福的时候,人就会想要跟别人分享,无人可以倾听的时候,她就会习惯性地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仿佛那样就可以把一切告诉自己的妈妈。

  只是,摸着摸着,昨夜的梦魇又都回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按理说,做过的梦醒来后便会什么也记不起,但这一次不同,她不但记起了梦里的一切,甚至,连时间也记得一清二楚。

  那一年,她三岁,姐姐六岁……

  仿佛记得那么清楚,仿佛又完全没有印象,所有人都告诉她妈妈离开了,抛下她和姐姐离开了,就连姐姐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她就相信了,觉得妈妈就是走了,自私地抛弃她们离开了。

  可那个梦境那样真实,真实到她几乎怀疑起了自己这二十年来的所有记忆都是假的。太不像是梦,仿佛就是深埋在心底的某些可怕记忆。

  记忆中,妈妈从来不曾抛弃过她,而是,被别人杀死了……

  这个认知让云薇诺脸色苍白,四肢冰凉,然后她才恍然记起,她在三岁的时候得过失语症,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恢复。

  而她第二次学会与人交流说话之后,她便失去了她不会说话的日子里的所有记忆。

  从三岁到四岁那一年,她的记忆一片空白……

  每个人都觉得她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包括她自己也觉得是,但她自以为的理由,是被妈妈抛弃的伤害太大,可现在她动摇了。

  妈妈真的抛弃她了吗?

  还是说,梦里的一切才是真实的?

  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梦,这一次是怎么了?

  想着这些,她下意识地又伸手紧握着自己脖子上的玉坠子,只是,一触之下,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玉碎了,云裂了,整个吊坠彻底脱落了。

  此刻,两块碎裂的玉石,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掌心里。云薇诺心头咯噔一响,这是预示,还是……凶兆?

  -----

  怔怔望着手心里的碎玉,云薇诺的大脑一片空白。

  就连圈着她的男人经有了反应也未曾察觉,直到头顶上的男人用下巴又在她的长发上磨了磨,她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他的气息,早已与之前不同。

  她抬头之时他恰好也低下了头,两个人一上一下地对望,那么近的距离,呼吸皆已交融。

  他初醒的样子带着慵懒,与睡着的感觉的完全不同,但与清醒的感觉也完全不同。仿佛是危险的兽中之王正在小憩,就连黑幽幽的深眸,也泛着晨光般的温暖。

  “醒了?”

  “啊!”

  无意识张嘴,啊了一声才发现自己和他的姿势过于爱昧,刚想要后退,他的手臂一紧,却反倒将人扣得更紧:“啊什么?”

  她原本就穿的极少,而他更是……

  这样的碰触,在一个人睡着的时候还算正常,可两人都清醒的状态下,就会让人感觉有些不对劲。

  于是,两人的体温皆开始攀升,云薇诺是最先感觉到身体的热的,可她不敢声张,还故做镇定地问了一句:“我,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你一声不哼地呆在我怀里,又怎么会吵到我?”

  云薇诺:“……”

  知道不应该有反应的,可他的话还是让她脸红,明明是他强行抱着她,怎么就说得好像她是故意赖在他怀里的感觉?

  握着碎玉的手又紧了紧,她蹙着眉头说:“放开点行吗?我的肩膀有点疼。”

  “很疼?”

  嘴里问着,可男人已不自觉地放开了她,云薇诺趁机坐了起来,不自然地拉起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嗯!有些疼。”

  虽然纱布绕了身子一圈,刚好把自己的胸部束住,可毕竟她身上除了一条*什么也没有,那种感觉,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所以,又下意识地朝牀外挪了挪,似是想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将她这些细微的动作看在眼里,宋天烨也不拆穿,只看着她紧握成拳的小手问:“你手里拿着什么?”

  “我的玉,碎了。”

  说到最后,云薇诺的声音低了下去,可以听得出来她的情绪不高。其实,她也不知道这吊坠怎么就碎了,这条项链她戴了二十年了,中间一直有条裂缝,但一直好好的,直到……

  下意识地瞥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话没有说明白,但意思很明显。

  宋天烨摊了摊手:“不是我。”

  “我知道……”

  也知道以他那种性子,如果真的弄坏了她的东西不可能不承认,既然现在他说不是,那么,肯定不是他弄的。

  只是,玉碎了这种事原本就不吉利,虽然她不算迷信,可还是有些心慌,是那种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的心慌。

  心里紧张,手便握得更紧,她的这种反常的行为落在他的眼中,便是一种变相的难过。

  下意识地瞥了一眼紧握着的小手,宋天烨不满道:“至于那么难过么?这项链到底谁送你的?这么宝贝?”

  “……”

  “该不会是……”凌正枫送你的吧!

  话语未尽,云薇诺却选择了坦白:“我亲生妈妈留给我的,唯一可以证明我身世的东西……”

  项链是妈妈留下的事情她告诉过很多人,但知道这是能证明她身世的东西的人却并不多,姐姐曾对她说,因为她是个‘父不详’,所以,这条项链便是她的耻辱,让她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她承认自己是父不详,但这条项链是她的耻辱她却不承认。

  如果没有爱,妈妈一定不会毅然而然生下她,虽然,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个男人姓甚名谁,可她依然坚信,她不是耻辱,她是妈妈和那个男人爱的结晶。

  所以,她一直小心地珍惜着这条项链,可现在,玉碎了,整条项链变得不再完整。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可她真的觉得难过,很难过……

  想找人倾诉,却无人可分享,所以,当宋天烨问她项链是谁送她的时候,她一时冲动,便把一切都说了出来。虽然,她明知道说出这些只会让他更加鄙夷她那见不得人的身世,可她还是想说一说,仿佛就只是为了纪念这条陪伴了她整整20多年的项链。

  “可现在它碎了。”

  手攥着玉坠的碎片,云薇诺的声音很低,很低:“也许,我就是云薇诺而已。”不是其它的什么人,也不需要这种能证明自己身份的项链。

  “可以修补的你不知道吗?”

  说罢,男人的黑眸微微一敛,问:“要不要我帮你补一下?”

  云薇诺心动了,马上扯住他的大手激动地问:“可以吗?”

  初醒的男人不出声,只眯起眼睛看着她扯着他手的地方,以为他是嫌弃,她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只是,她的手才刚刚抽离,男人的身体便猛地欺了过来。

  “这是在一个亿以外的帮助,我帮了你,你是不是应该回报我什么?”

  感觉到危险,她惊愕地抬起头看他:“那……你要我怎么回报你?”

  “这样。”

  声落,男人的气息便铺天盖地,她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已被他霸道地缠住了唇舌。

  辗转……*……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3章 等你跟我说委屈-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