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77章 趁人之危,欺负残障人士-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8章 讨好我的方式我只接受一种-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云薇诺哪里经受过这个,马上就吓傻了。

  “你要干嘛?”

  想伸手来挡,可手一松开桌沿,整个人都失了重心。

  控着他的男人也不阻止她,只顺势掰着她的长腿朝上一推,她整个人便躺倒在了书桌上,且两腿还被那个邪恶的男人握在掌心里不能再动弹。

  “你说呢?”

  说话间,男人的头已那过去,张开嘴咬住她睡衣的衣带,轻轻巧巧地咬开了那上面打着的活结。

  衣带渐宽,她雪玉似的身体便彻底绽放在了他的面前。

  只一秒,男人眼底的旋涡便越来越大,眸色也越来越深……

  如此羞人的姿势,云薇诺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她原本就生得白,如此一来,皮肤便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那种晶润似的色泽让宋天烨的眼都红了。

  盯着她身体的变化,感受着指掌间她害怕的颤栗感,男人的双眸微微一低,突然低下头去,直接吻上了她肚子上的小圆圈……

  软滑的触觉刺激着她,云薇诺一个激灵,差一点便尖叫起来:“能别这样么?我……不习惯!”

  “会习惯的。”

  听到他的回答,她都快哭了:“烨大哥……”

  不是不愿意,只是,突然很害怕这样的他,眼底没有任何的*,仅仅只是那种施暴般的冷戾:“叫什么也没用了,你这种不乖的女孩,就得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直到你学乖为止。”

  说罢,男人的唇顺势向下,突然张嘴咬了她一口……

  “啊!”

  他,他怎么能咬她那里?

  过电的感觉一秒袭来,云薇诺尖叫了一声,他却越来越过份,越来越用力……

  疼啊!

  她没有想到,他真的能*到这种程度,直接用嘴来‘惩罚’她。

  差一点就被他逼疯了,差一点就忍不住含在唇齿间的轻吟,她在他的技巧下溃不成军。未经人事,她的身体很敏感也很脆弱,他又格外的‘卖力’,她怎么可能‘赢’得了他?

  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第一次觉得痛并快乐着。

  想让他停下来,又不想让他停下来,他的嘴,似带着魔力,席卷了她身体内每一个叫嚣着的细胞。她想要挣扎,却在他的蛮力下只能任他摧残。

  身体抽搐的那一刻,她终于尖叫出声:“不行……”

  哭叫着流泪,他却一直垂眼看着她在他面前绽放,看着她的身体一点一点为他变化,然后,彻底软倒在他的面前,剧烈地颤动着……

  似是极力隐忍,男人控着她的大手已越来越用力,可最后的最后,他还是状似潇洒地放开了她。还睨着她用一种轻蔑的口吻道:“真敏感,这么快就到了,看来,你果然身经百战。”

  说罢,他又厌恶地看着她,问:“我‘惩罚’得你舒服么?”

  “下流。”

  被骂了,男人的心情却出奇的好,还眯起眼睛凝睇着她,回味道:“如果不是怕脏,真想让你一个星期都下不了牀。”

  她令人发指的言论令云薇诺一个激颤:“你……*。”

  “知道我*就好,别再挑战我的底限,否则……”

  话到这里,他故意顿了一下,才又继续道:“下一次就不止是这种程度了。”

  “……”

  云薇诺惊了,他还想要怎样?

  不过是想留大姐住几天,至于把他气成这样么?

  这个暴君,他简直是个*控制狂!

  -----------------

  宋天烨何止是个暴君,何止是个*控制狂,还是个嫉妒心极重的人。

  虽然,他一直不肯承认自己对云薇诺身边的所有人都存着一种敌视的心理(无论男女),而且这种敌视的心理还是因为很严重很严重的嫉妒心,可但凡云薇诺把别人看得比他重的时候,他就又开始‘犯病’了。

  任性土豪的作派,自然是不肯生闷气的,不高兴的时候,自然要找盘下饭菜。

  那个‘罪魁祸首’是她的大姐,还是好哥们的‘太太’,自然无法不报不快,所以很不幸的,一直‘约见’无门的凌正枫,便成了宋大少磨刀霍霍的不二人选。

  难得地笑脸相迎,但迎过后宋大少便亮出了自己的狼爪子。

  翘着二郎腿,他将手里的合同朝包间的玻璃几上一扔,不怎么给面子地道:“这三个条件里,我最多答应一个,否则,免谈!”

  “大少,您也知道我们SIC现在的情况,这三个条件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要是这您都不答应,那就……”

  在SIC最困难的时候,凌正枫从父亲手里将电视台接了过来,这几年,因为他经营有道,电视台其实已稳步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可是,四年的勤勤恳恳才换来了每个月三千多万的广告订单,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最大的广告商却突然要撤资,而且不给一丝谈判的机会。

  凌正枫不傻,自然知道这种事肯定是背后有人在阴他,可就算他极度怀疑的对象此刻正坐在他对面,他也不敢当面质问他,还只能陪着小心苦苦地求。

  只是,宋天烨是什么人?

  钱掉在地上,他不捡别人都不让捡的人,又怎么会因为这样一句话就改变心意?

  更何况,他要的原本就是打击……

  “凌少,不会告诉我你还想跟我打感情牌吧?”说着,宋天烨又用落井下石的口吻道:“对你不利的情况,难道不正是对我有利的么?”

  换言之,他就是趁火打劫来的,又还有什么理由来帮扶他。

  “你要的我都给你了不是么?总不好过河拆桥到这种程度吧?”

  闻声,宋天烨扬起眉头一笑:“我要的什么你给了?”

  “如果不是为了救你,薇诺也不会受伤!”

  明白他的意思,宋天烨撇嘴,直白道:“她自愿的,正如你自愿把她送到我牀上一样。”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凌正枫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着一张脸,他忍了很久才压下狠揍宋天烨一顿的冲动,然后,松开紧握着的拳头,道:“大少,如果您不是真心的,就不要太为难她。”

  “一直以来,为难她的人不是你么?”

  凌正枫哑口无言,但却从宋天烨眼底看到了重重戾气。

  他是个男人,更是个商人,一眼就能看穿宋天烨身上带着情绪,如果这些情绪都因云薇诺而来,那么她……

  想到这里,凌正枫突然眸光一利:“既然大少这么没有诚意,不合作也罢,不过,请让薇诺回家吧……

  说送就送,说要回去就要回去。

  他们当他是什么人,又当云薇诺是什么?

  宋天烨这人的毛病早就提过,别人不喜欢的他偏生喜欢的紧,所以,别人都不喜欢云薇诺的时候,他就偏要‘喜欢’她。

  交叠的双腿变换了一个姿势,宋天烨眉头一跳:“晚了。”

  “大少,不好这么强盗的。”

  宋天烨挑眉,笑了一样,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强盗?她可是你亲自送给我的诚意。”

  “那是因为……”她爱你!否则,就算是给我一百个SIC,我也不会送她去你那里。

  可是现在,我已经开始后悔了,宋大少,不要让我再后悔,不要让我更后悔……

  似是看懂了他的眼神,宋天烨微微撇了一下嘴:“知道我为什么非她不可么?”

  说罢,薄凉的男人动作熟练地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气,才满含敌意地瞥了凌正枫一眼:“因为你不够资格,所以,只好我来……”

  “大少,其实薇诺很善良的,而且,很单纯。”

  凌正枫意有所指,可无心的男人却未听懂他的弦外之音,只笑着反问了一句:“那又怎样?”

  “凌茉的事情和她无关的,她也是受害者……”

  不提凌茉还好,这一提,宋天烨原本的那点小情绪便徒升为大情绪:“那又怎样?”

  “为什么一定要是薇诺,就因为她是凌茉的妹妹么?”

  这当然是理由之一,不过,对现在的宋天烨而言,之前的理由都已经不太算理由了,现在……

  薄凉的男人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看了想操!”

  凌正枫:“……”

  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心里对云薇诺的愧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听到这个无情的男人说着这么随性的话,凌正枫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后悔……

  无穷无尽的后悔!

  他以为只要把她送到她爱的人的身边就够了,他以为那份难以启齿的情感只要有人加以拨点,便有机会开花结果。可最后的最后,他才发现,自己捧在手心里护了二十年的宝,已被别人当成了可容随意轻贱的玩物。

  那种落差让凌正枫生不如死,可开弓哪有回头箭?

  从他踏出第一步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如他所说,失去了呵护她的所有资格……

  又想冲动了,几乎在他感受到自己的愤怒在澎涨的那一刻,他便握着拳头猛地站了起来,可下一刻,他挥出去的拳头却生生停在了宋天烨的鼻梁前。

  因为他听到宋天烨说:“我不要多,只要贵公司30%的股权,第二把交椅。”

  “……”

  一切都因这句话而改变,凌正枫仍旧握着拳头,只是,再也没有挥出去的气力。

  不要多,30%的股权加第二把交椅,也就是说,不是收购是融资……

  一斗米难倒英雄汉,他不是英雄,可他在现实面前,在强权与实力面头,也不得不低下了他原以为‘高贵’的头。

  何止是没有资格?

  他简直是……*。

  -----------------

  和宋天烨分开已是晚上七点半,过了晚饭的时间,饥肠辘辘却什么也不想吃。

  凌正枫开着宝马,一身西装革履,却偏偏找了个路边摊撸串。

  几百块的烤串点了一大桌,他又点了一打啤酒,只是,拉开酒罐却没了喝的*,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倒着,直到整整十二只酒杯里都满上了金黄色的液体,他才苦涩地着看着那排洒杯发笑。

  “一个人?”

  徐芷珏大大咧咧地坐到凌正枫对面,然后也顺着他的视线慢慢看着那一杯杯还冒着气泡的啤酒。

  抬眸,他温润的眼底印出徐芷珏娇好的容颜,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一幅厚重的黑眶大眼镜,跟个老姑婆似的。

  凌正枫笑了一下:“好巧。”

  “不巧,我回家的路每天都经过这儿。”

  徐芷珏说的随意,仿佛两人之间再熟悉不过。

  不过,这也确实是事实,恐怕就连云薇诺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远比她想象中要熟悉。

  “吃过饭了没有?”

  嘴里虽然这样问着,可凌正枫的下一个动作,却是直接将一般徐芷珏最喜欢吃的鸡爪放到了她面前。

  看了他一眼,徐芷珏也没有客气,随手把手里的包朝边上一放:“没有,才下班。”

  “要不,吃点儿?”

  “嗯!”

  她就压根没打算跟他客气,直接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避开了他给她拿的鸡爪,徐芷珏改拿起一串肉便大大方方地塞进了嘴里,看着她吃得满嘴是油的样子,凌正枫竟也有了些食欲的样子。

  只是,拿起一串肉后却迟迟没有动口,良久,他将手里的肉串一粒粒拆下来,放到盘子里后,又递到了徐芷珏的面前:“吃吧!”

  说完,他改拿起酒杯喝起了啤酒,一杯一杯地灌下去,无知无觉的样子,就连面色都不曾变一下。

  原本是真的饿,看到这么一大桌平时她一个月都不舍得奢侈一次的好东西,徐芷珏是抱着吃到扶墙走的决心坐下来的,结果……

  看他那个样子,她哪里还有食欲?

  将手里的烤串又塞进了嘴里,她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你这样喝会醉的。”

  凌正枫干了第五杯,又去拿第六杯的时候,笑着说了一句:“这玩异儿对我来说就是水,喝不醉的。”

  “既然知道喝不醉还喝?”

  这架式难道不是想借酒浇愁么?既然明知道这东西喝不醉还喝,这不是自找苦吃么?

  闻声,凌正枫抬眸看了她一眼,咂了咂嘴,笑:“醉了会误事。”

  “你误的事儿还少么?”

  听到这话,凌正枫斜了她一眼,不满道:“不损我会死啊?”

  “嗯!会死!”

  说完这话徐芷珏就后悔了,有句老话叫吃东西都塞不住嘴指的就是她这种人。明明知道不该多管这闲事,明明知道不该多说这些话,可看到他要死不活的样子,她心里就……

  深吸了一口气,她也放下手里的烤串改拿了一杯啤酒灌了下去。

  啤酒这东西,有时候就是一口气的事,不沾就不沾,一沾了就不想停。所以,放下手里的杯子她便又去拿第二杯,只是,手才刚放到酒杯上,凌正枫却按住了她的手:“女孩子喝多了不好。”

  “不是有你在么?”

  徐芷珏扭手避开他,又凶猛地灌下去一杯,灌完后还故意轻佻地冲他一笑,隔着大黑眶眼镜,凌正枫都能看清她眼底的媚色如波:“还能让我被别人轻薄了不成?”

  许是酒精的刺激,许是灯光的原因,那一刻,徐芷珏在凌正枫眼里竟有种别样的美。

  突然有些口干舌燥,深眸迷离间,那句话便自然而然地滑出了口:“今晚陪我吧!”

  还端着空杯的手一颤,徐芷珏收了笑。

  掀眸看向凌正枫,她一本正经地开口:“四年前你第一次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才刚过19岁的生日,当时我年少无知,被你的美色所惑我也不怪你。可现在我23岁了,你以为这一桌烤串就能买我*啊?我那么便宜么?”

  嘴里说得这样大方,可徐芷珏心里早翻卷起了风暴。

  其实她知道,四年前他也不是在清醒状态下才会对自己那样,他是喝醉了,他是把自己当成了云薇诺的替身。所以才会在极度崩溃的状态下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她不怪他,因为那时候他不清醒,可她其实是清醒的……

  少女时代,喜欢的男人就是全世界,既然是他想要,她怎么会不给?

  可是,*的放纵换来的竟是她此生最大的遗憾,她没有想到,就做了一次,她就不小心怀孕了。

  不敢告诉他事实,她偷偷找云薇诺借了八百块钱去打胎,一个人从手术台上下来后,她整整病了一个星期,是云薇诺衣不解带地照顾着自己。

  可即便是那样,她也不敢告诉好闺蜜自己做了多么对不起她的事……

  只是,她对不起的人只是云薇诺,却没有他凌正枫。就算他不知道这一切,可她却可以用这个来告诫自己,这个男不能再接近,不能……

  可是,四年了,她和他的不正当保持竟保持四年了。

  多么*?多么下贱?多么不要脸?

  那时候,他说自己要和云薇诺结婚了,她虽然难过,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她是真的决定要死心的,想要好好地祝福他们,好好地支持他们,结果,婚礼上又闹了那么精彩的一曲。

  他不爱自己她可以理解,可是,他放弃了云薇诺的同时,却选了那么一个破烂币,这就让徐芷珏不得不鄙视他了。

  可是,鄙视他的同时,她却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这一次,她是真的决定要和他‘分手’了,再不和他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也再不和他过那种偷偷摸摸的日子……

  ---------------

  原本还担心徐芷珏是生气了,可看她的反应,凌正枫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半眯起眼一笑,凌正枫突然伸手摘了她鼻梁上的大黑眶,语气轻浮地问:“那你想要几桌?”

  突然被除了脸上的屏障,徐芷珏不自然地扭了一下脸,却还是不怕死地开口:“你说,要是薇诺知道我俩这人前矜持,人后偷鸡摸狗的关系会怎么想?”

  “那就永远不要让她知道。”

  永远,不要,让她知道……

  也就意味着,她永远也是不能被人知道的存在,早已习惯了这种落差,可听到他就连酒后都如此坦率的直白,徐芷珏心里似又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

  伸手便夺回了自己的眼镜,架回鼻梁上时,徐芷珏只说了一句:“没兴趣,累!”说完,还拿起一串脆骨在他面前晃了晃,狠咬了一口道:“这种肉我才有兴趣。”

  还是第一次被她这样直接地拒绝,凌正枫脸上的讪讪的,可又觉得欣慰,幸好她是这样的性格,要不然,还真没办法做朋友到现在。

  “要是那丫头跟你一样没心没肺有多好?”

  “那怎么能一样?薇诺是真心想嫁给你的,而我,只是你的炮友不是么?”

  从不肯承认这个事实,因为说了便是对自己的亵渎。

  可是,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喜欢上凌正枫不是她的错,可背叛闺蜜却是她的不对。

  所以,她一直在劝云薇诺放手,不是因为她想抢走凌正枫,而是觉得他这样‘游戏人生’的男人,真的不适合云薇诺那种认真的性子。

  会受伤的啊!她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是么?

  “干嘛把自己说的那么不堪,我们是朋友。”

  闻声,徐芷珏咯咯一笑,又抬起眼帘看他:“会约炮的朋友,简称炮友,不冲突!”

  “非得把自己说成那种女人你才开心么?”

  “那你说,我是哪种女人?”

  那时她的目光真诚,较真的样子让人不忍欺骗,凌正枫收了笑,又变回那落落寡欢的男人:“芷珏,为了安慰薇诺,你没少骂我吧?”

  将他的逃避在看眼里,徐芷珏了然,不再坚持要个答案,只又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怎么?想骂回来啊?”

  “以后又要麻烦你了,恐怕还得再加倍的骂一骂才够。”

  一听这话,徐芷珏手里的烤串‘啪’地一声便拍回了盘子里:“你又干嘛了?”

  “……”

  凌正枫不语,只是一杯一杯地灌起了酒。

  一看他这样子徐芷珏心里便突突地乱跳,也顾不上再追问什么,她愤怒地指着他便骂道:“我说,你特么还是男人么?你怎么能这样?”

  “喔?我怎样了?”

  徐芷珏:“……”

  怒不可遏,徐芷珏站起来掉头就走,气得太狠,太过,甚至连包包都忘记了拿……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和你白头到老的。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起生活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

  这个心灵鸡汤她曾无数次拿来安慰云薇诺,可真真到了自己头上,还是伤心得几乎迈不动步子。

  跌跌撞撞地靠到墙角,徐芷珏蹲在某个无人的小巷号嚎大哭。她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这个男人,更不该对他还抱有幻想,可是,可是……

  -----------------

  气走了徐芷珏,凌正枫丧着脸坐在那一大桌子烤串面前,想喝酒,发现灌不下,想吃肉,发现味同嚼腊……

  一个人呆坐了近两个小时,发了足够长时间的呆,凌正枫地起身,拍了十张人民币在桌子上,终于摇摇晃晃地走了。

  貌似他刚才说大话了,原来啤酒也是酒,当水喝了后还是会醉的……

  银色的宝马风驰电掣,停在宋天烨家的楼下时,凌正枫才知道,自己是真的醉了,要不然怎么敢跑到这种地方来?

  摸出手机,他仰头看着楼上的某个亮着灯的窗台。

  “下来。”

  云薇诺的声音平平淡淡的:“没必要了吧!”

  “下来吧!我给你买了最喜欢吃的小甜饼,那种星星形状,粉红色的。”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副驾驶上放着这个。

  也正因为有了这个,他才欣然发现自己有了叫她下来的理由。

  云薇诺:“……”

  ----------------

  挂了电话,云薇诺慢慢走向阳台。

  十七楼的风景独好,可因为太高所以看不太清楼下的动静,但他那辆醒目的宝马还是刺痛了她的双眸。

  星星形状,粉红色的小甜饼,那是凌正枫给她买了二十年的小零嘴。

  初到凌家的那一年,她三岁,还得了很严重的失语症。不会说话,更不会讨人喜欢,所以姐姐凌茉是大家的小公主,而她,却一直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放学回家的凌正枫随便扔了一包星星饼干给她,她试着吃了一块,竟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其实,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吃饼干,或者说,甜甜干干的东西她都不太喜欢。可因为是他买给她的,她一吃就是二十年,而且,每次还会表现出一幅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也不是为了讨好他,只是,难得有人这么掂记着自己,也难得有人掂记着自己爱吃的东西。

  爱屋及乌,因为‘喜欢’这个人,所以,连他买来的东西也都喜欢了。

  她曾以为,她会吃一辈子这种东西,可是……

  有些痛,有些疲惫,只有自己懂。

  每个失落的夜里翻起过去,那些被自己深埋心底的旧事,得到的,拥有的,失去的……

  恍然如梦!

  慢慢地,也就习惯了这种失去,习惯了只有自己一个人。

  她不是高傲,也不是胡闹,只是厌倦了他给她的那种习惯性的依靠。

  可他现在就在楼下,为她买了他以为她特别喜欢吃的饼干,她是下去还是不下去?

  理智告诉她,不要下去,跟这种再没什么话好说的了,可感性的那个自己又提醒着自己,凌正枫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他会这么晚特意跑来这里,肯定不止是来送饼干的……

  --------------

  磨蹭了半个小时,云薇诺到底还是下楼了。

  因为在楼上犹豫不绝的时候,她曾对自己说,就给他半个小时,如果他走了最好,如果不走,她就下来问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结果,夜风中他就那么一直倚在车门上,而他的脚边,已落满了一地的烟头……

  “找我什么事?”她不是放不下这个男人,只是,还担心他罢了。

  从三岁到十九岁,整整十六年,他不是对她好一天,而是好每一天。

  他又是那样优秀的一个人,试问,有多少女孩不会为他沦陷?如果不是有宋天烨的出现,云薇诺青春萌动的那些年,恐怕早就对他情根深重。

  但偏偏世上就是有一个宋天烨,所以,这么优秀的男人,她就只能当成是哥哥。也正因为他是哥哥,所以即便他曾那样伤过她,所以那种被伤害的感觉对她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

  云薇诺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可她觉得,就算不能原谅,她也不忍心去恨他。

  他是她的哥哥呀!

  对她好了十几年的哥哥呀!

  似是没想到她真的会下来,凌正枫笑得温柔,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一直捏在手里,看到过来,好久都很记起要递给她:“给,刚出炉的,还热着呢!”

  云薇诺没有接:“别告诉你是专门来给我送这种东西的。”

  “如果我说是呢?”

  “……”

  如果是,那她下来的这一趟,就真的多此一举了。

  完全没打算给他面子,云薇诺掉头就走,可凌正凌却一个健步上前拉住了她:“你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了,可以完全不吃饭,只吃这种小甜饼,后来长了驻牙,疼得哭了两三天你还记得么?”

  “是啊!我曾经以为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饼。”面无表情地别开他的手,云薇诺冷冷一笑:“可现在我才知道,好吃的多东西多的是,这种吃了只会让人长驻牙的东西,我以后都不会再碰了。”

  “改不掉的,有些习惯是改不掉的,比如你爱吃这种饼,再比如,你喜欢的那种男人。”

  闻声,云薇诺猛地抬眸看他:“你到底要说什么?”

  “收下吧!我特意给你买的呢!”

  “我不要。”

  凌正枫的表情略有些凄凉,可还是坚持着:“那就吃一块吧!一块就好……”

  终于,云薇诺似是怒了,夺过他手里的小甜饼盒子后,转身就扔到了垃圾筒里:“我说过了,这种东西,我再也不会碰了。”

  凌正枫:“……”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就先上去了……”

  不等她说完,他却抢着说了一句:“宋天烨今天给我融资了,几个亿一次性到位。”

  原本只是有些生气,听到这里,云薇诺眼底已冒起了火,这种事为什么一定要说给她听?为什么?

  垂在两侧的双手握了又紧,紧了又握,良久,她终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笑着鄙夷:“恭喜你!”

  凌正枫明白她的意思,于是直接替她接了未说话的话:“恭喜我什么?恭喜我终于把你卖了个好价钱么?”

  云薇诺:“……”

  “我知道你会恨我,可我还是希望你伤好后能回SIC上班。”

  “你在开玩笑么?”

  “你学的就是播音和主持专业,不要荒废了。”凌正枫是做电视台的,她很清楚云薇诺是个很优秀的主播苗子,她这样的条件去哪间电视台都不会没有发展,可是,她这样的身份,真是去哪间电视台他都不放心。

  谁不知道她和凌家有关系?

  她去别的地方面试,就算是成功了,谁又会认真培养她?

  因为凌家她已被拖累了20年,他不能再让她受那样的委屈了……

  “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凌正枫甚至以为自己面前站着的人是宋天烨,笑了一下,他的语气犹为苦涩:“你说话的口气,和大少还真像。”

  “像他不是很好?帅气又多金的金主,我要是侍候得他舒服了,说不定他能再送我几个亿。”

  她故意贬低自己,凌正枫却‘毫无意外’地被刺激了:“何必这样说自己?”

  “不说就不是事实了么?”

  “薇诺……”

  抬手,她制止了他开口:“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才发现自己很内疚,不觉得虚伪么?”

  “是啊!我很虚伪,可虚伪的我还想给你做除了买小甜饼以外的最后一件事。”

  说着,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轻轻递到了她的面前。见她不肯接,他又提醒道:“我会帮你找到你妈妈。”

  那一刻,那个白色的信封对她来说,竟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可她还是克制着自己没有伸手去接:“没必要了,反正,她也不一定还在世。”

  她不肯接,他却强行将信封塞进了她手里:“这是我承诺过你的最后一件事,我一定会做到。”

  “随便你。”

  手握着信封,云薇诺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

  想打开,却又不敢打开,直到凌正枫的声音又幽幽在她头顶上响起,她在怔神之下,整个人已落入了那方熟悉的怀抱。

  用力抱着她,头埋在她不曾受伤的左肩上,凌正枫因激动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

  那时心情激荡,只是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三个字:“对不起!”

  薇诺,不要原谅我,永远也不要……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6章 今晚我想试试别的地方-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