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78章 讨好我的方式我只接受一种-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9章 光着脚便追了出去-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看到车窗外的一幕,林思暮额头猛地滑下三条黑线。

  唉哟喂!

  那丫头难道不知道什么是不作不死么?她怎么敢在大少家的楼下任别的男人抱她?还抱得那样紧!

  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林思暮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一本正经地问:“大少,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云小姐?”

  “不用了,她有她的自由。”

  说这话的时候,宋天烨眉都不曾抬一下,可林思暮却感觉背后阴风阵阵,所以她很坚持:“我觉得还是提醒一下的好。”

  “她还太小,要慢慢教!”

  “……”

  太小?还慢慢教?

  林思暮严重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可就在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听之时,她那*的老板已直接拉开车门,抬腿走向了那一对还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痴男怨女’。

  ---------------------------------------------

  看到宋天烨正朝他们走来时,凌正枫已放开了云薇诺。

  “大少。”

  “嗯!”

  那时夜风正盛,翻卷起他上衣的下摆,高大的男人便如同乘着夜风而来。

  似是刚从什么重要的会议现场回来,他一身西装革履,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的样子看上去成熟又稳定,与他平时给云薇诺的感觉很是不同。

  不得不说,宋天烨是个很适合一人‘分饰’几角的男人,时而高高在上,时而持沉稳重,更有时还给人一种户户绅士的感觉,唯有在云薇诺的面前,他才会变成那种占有欲极强的*控制狂。

  可现在,*控制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相极佳,修养极赞,态度极好的优质男神。

  云薇诺下意识地将手里的信封朝身后背了一下,‘体质男神’的人影却已罩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抬头,是他深不见底的幽深黑眸,那里此刻风平浪静,丝毫不似他平时该有的反应。云薇诺正疑惑,他却突然伸手掖了掖她的衣领:“晚上这么冷,怎么不多穿一点再下来?”

  其实,已是五月的天,Z城的天气根本谈不上冷,若不是她身上有伤也不会穿着睡衣就下来,可这样的装着,再经宋天烨的大手那么一束,便让人觉得有些不妥。

  “我穿的挺厚的,不冷。”

  她说不冷,男人却伸手直接拉了她的小手:“手这么凉,还说不冷?”

  “我……”

  她手冷是因为身体还受着伤,不是真的冷,可这时候这么解释就显得有些刻意,云薇诺最终也只说了一个我字,剩下的,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当着凌正枫的面,他旁若无人地把玩着她的手指,问:“做饭的阿姨说你胃口不好,晚饭都没有吃是不是?”

  不懂这个男人的意思,她只能小声地应了一句:“我不饿!”

  闻声,高大的男人拧眉,一脸不认可的样子:“不吃饭身体怎么会好?”说完,也不问云薇诺的想法,拉着人就要走:“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反扯了他一下,她一脸为难:“不用了,我真的不饿?”

  他看着她,笑得很温和很温和:“你饿!”

  不轻不重的两个字,仿佛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又仿佛是在强迫。这个男人明明在笑,但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便又来了,他说她饿她就得饿,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也没什么拒绝可言。

  云薇诺看着他幽沉沉的双眸,那里有内敛的锋芒在流转,她知道,那是他爆发前的某种征兆……

  为了不让他真的爆发出来,所以,她又让步了:“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有点饿了。”

  闻声,薄凉的男人终于满意了,说:“正好,我知道有个地方的宵夜做的不错,你一定喜欢。”

  “那……我上去换身衣服?”

  她要走,他却不许,还无比亲昵道:“不用了,穿我的就好。”

  说罢,高大的男人顺手便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温柔地覆在了她的肩上。

  有那么一秒的怔忡,还以为这个男人是吃错了药。

  可是,如果可能,云薇诺真的好希望他天天都是‘吃错药’的状态,因为,这样的他真的很温柔很温柔,温柔到让她又想起了以前的宋教授……

  “好了,这样就完美了,走吧!”

  拉着人又要走,这时他似乎才‘惊讶’地发现,凌正枫还忤在面前没有走。飞扬的眉头轻轻一打,他不怎么欢迎地问:“凌少要一起么?”

  凌正枫自然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便识趣道:“不了,我喝的有点多,还是回家休息好了。”

  闻声,宋天烨吸了吸鼻子,笑了:“酒味儿是挺大,开车可以么?”明明是在问问题,可问完后薄凉的男人又多加了一句:“要不要我让林助理送你?”

  “不用了。”

  凌正枫连连摆手,宋天烨却反倒客气了起来:“还是要的,酒后上路太危险,万一被人撞死了岂不可惜?”

  如此恶毒,也只有宋天烨能这么毒舌了。

  只是,明知道他是故意这么刺激人的,可云薇诺被他握在掌心的小手还是紧张到颤了一下,清楚地感受到她在害怕,宋天烨微微紧了紧手掌,又笑看着凌正枫说了一句:“就算你不怕死,别人还是惜命的。”

  看得出二人间的暗流涌动,凌正枫不想再为云薇诺惹一些无谓的麻烦,只得从善如流:“那就只好麻烦一下林助理了。”

  这时林思暮大大方方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不麻烦,很乐意为凌少效劳。”

  说罢,林思暮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凌正枫瞥了她一眼,又斜眼去看云薇诺,最后还是心事重重地‘被迫’离开。

  -----------------------------------

  一上车,凌正枫便闭上眼靠在了后座上,一幅不愿多言,也不想说话的样子。

  林思暮那样精明的人,又如何看不出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可做为宋天烨的助理,要是这点手段就能难住她的话,她也没可能继续呆在宋天烨身边。所以,不管对方听不听,还是愿意不愿意听,该说的话她是一句也不会省。

  “恕我直言,这样的事情以后最好不要再发生。”

  仍闭着眼,但凌正枫却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林助理好大的口气。”

  “我也是为了薇诺好。”

  说罢,林思暮眸光一闪,善意地提醒道:“想必凌少也知道大少的脾气,他那人一发起狠来……”

  “我自有分寸。”

  正因为知道,凌正枫的脸色更黑,也越来越担心云薇诺的处境了。

  “分寸?”

  似是听到了多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林思暮笑得并不含蓄:“那么凌少要不要猜猜看,大少会带薇诺去吃什么夜宵?”

  闻声,凌正枫冷笑了一声:“我怎么知道?”

  “是啊!谁知道呢?也许薇诺就是大少的夜宵也说不定!”

  言罢,林思暮侧首,果见凌正枫猛地睁开了双眼,然后,凶神恶煞地瞪着她……

  林思暮也不害怕,只平静道:“凌少也别生气,我说的都是实话。”

  凌正枫不理她,只红着眼命令道:“回头,马上开回去。”

  林思暮笑了一下,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朝前开:“我当然可以马上就开回去,甚至还可以亲自将你送到他们吃夜宵的地方,只是,凌少你真的确定不会后悔?”

  凌正枫:“……”

  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林思暮又循循善诱:“既然自己都犹豫了,又何必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惹大少动怒?真的不希望他对薇诺好?”

  “如果,我是说如果……”

  冷静下来的凌正枫终于又坐了下来,只是眼光里泛着让人看不清的水雾:“她在大少这边过的不好,打电话我行吗?”

  “没有如果……”

  能跟在宋天烨身边的人,那种气势,那种魄力自然不是旁人能比的。所以,不等他说完想说的话,林思暮已一针见血道:“因为从你把她送到大少面前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

  是啊!没有退路了。

  宋大少那种人,只要他看上的,就绝不可能逃得过……

  -------------------------------------

  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感应,凌正枫担心她的同时,云薇诺突然觉得有点心慌。

  抻手按在心口上,平复了许久才抑制住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只是,还不等她喘顺那口气,面对的男人已一筷子接一筷子地为她夹起了菜:“尝尝这个。”

  他说是知道个好地方带她来吃夜宵,结果,直接就带到了Z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里,理由还很充分,这么晚了,也没什么地方有吃的,而这间酒店刚好也是凌云的,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

  “再尝尝这个。”

  他又夹了一筷子,然后不停地继续:“还有这个,这个……”

  看他这样殷勤,云薇诺挡下他还在忙碌的手:“你不要再帮我夹了,我可以自己来的。”

  “你可以?”

  问完,他一脸平静地睨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顺从地放下手里的筷子,摆出一幅‘我很尊重你的意见’的样子,还努了下嘴,指着满桌子的菜色说:“夹一个给我看看?”

  云薇庆:“……”

  右肩有伤,以至于牵扯到整个右手臂都在疼,手指倒也不是不能动,只是,手膀子不敢抬,一抬就痛得要死。

  所以,她根本夹不了菜……

  看她被自己窘到,他似乎心情还不错,又慢条斯理地拿起了筷子:“不行就不要逞强,特别是在我面前。”

  说着,一片鱼肉已送至她的唇边:“张嘴!”

  “……”

  云薇诺惊了,他,他他他……喂她吃东西?

  “要我说第二遍?嗯?”

  他似在哄着生病的小孩子,眼神温柔得不可思议,就连声音里都透着淡淡的*溺。

  乖乖张嘴,含下那片鱼肉时,云薇诺心里竟翻涌出大片大片的温柔感慨,其实,这个人不发脾气的时候也挺正常的。

  他细心地喂,她红着脸吃,一顿饭吃的也算相安无事。

  直到吃完一小碗,她才终于发现,为了喂她他一口也没有吃上,她不肯再吃,还客气道:“别管我了,你自己吃吧!”

  “不饿!”

  虽然觉得他这个理由没什么创意,可他说出来的感觉,当真与自己说出来的时候完全不同。他说不饿,她就真的相信他不饿,只是……

  指了指桌上那些奢侈的菜品:“那你点这么多?”

  “无所谓,你吃得开心就好。”

  “……”

  其实,到酒店吃东西也没什么。

  可这个说带她来吃夜宵的男人,分明是叫了一桌晚餐,而且,菜色还丰富得跟人吃酒席一样,一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他是土豪的感觉。

  云薇诺从小手头就不宽裕,自然不欣赏这种浪费的作派,只是,她怎么想人家根本不关心,人家关心的只是,她吃没吃饱。

  难得他对她这样温柔这样好,云薇诺腼腆地点了点头,表示吃得很好了。

  既然吃饱了,自然要走人,可他才刚刚起身,她却急了:“要走了么?那还剩下这么多怎么办?”

  宋天烨似是从未考虑过这种问题,只是,听她这么一问,他仍旧好脾气地附和着:“是啊!怎么办?”

  咬了咬下唇,云薇诺很纠结,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说了:“要是我在你的酒店打包,你会不会觉得丢人?”

  “你不觉得丢人就好。”

  他说话的态度不是那种,我反正是怕丢人的,你要不怕丢人你就打包的态度。而是非常闲适自然,一幅她怎么做他真的不在意,也绝对不会因此而瞧不起她的样子。

  得了他的首肯,云薇诺马上就决定了:“那就打包吧!要不然太浪费了。”

  “好。”

  那一晚,宋天烨简直化身优质*,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只有一个字,好!

  那种被*着,被疼着的感觉太让人窝心,她好像又有些感动了。其实,他不发脾气的时候,人真的挺好的。

  饭后,两人一前一后从酒店出来,等着司机把车开来的当口,云薇诺站在夜风中缩了一下脖子,不过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还是被他看在了眼里。

  “冷么?”

  男人的声音低沉,透着淡淡的关心,云薇诺心尖一荡,腼腆地点点头:“有一点。”

  Z市的五月并不冷,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深了的原因,再加上晚风一吹,她竟起了一身的鸡粒子。

  来这里之前,他原本是披着宋天烨的外套的,可进来酒店后太热,他便替她取了下来。现在他的外套正挂在他的臂弯上,她想穿,却不好意思跟他直说。

  似是能看懂她的眼神,就算她什么也没说,宋天烨还是理解地将自己的西装外套重新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披好后,还仔细地替她掖了掖领,然后笑着勾了勾唇:“这样就不冷了吧?”

  “那你呢?不会冷吗?”

  他真的很温柔,动作温柔,表情温柔,就连声音也很温柔:“不怕,车里很暖和。”

  说话间,司机刚好取了车过来,宋大少便打开车门径自坐了上去,然后,打下车窗对她笑:“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你慢慢走,我先回去了。”

  云薇诺:“……”

  这,这是神马情况?

  原本还以为他是在跟她开玩笑,结果,先前的优质*又化身*死*,直接当着她的面让司机开车走。

  司机领的是他的工资,自然听他的话,所以,油门一踩,真的开走了。

  擦!她要收回自己刚才说过的话,谁说这货不发脾气的时候正常的?谁说这货不发脾气的时候其实人挺好的?

  特么的,这都快晚上十二点了,跟她说什么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活他妹啊!

  这*,简直了……

  ----------------------------------------

  想打车,可身上没有一分钱。

  想打电话,可电话没带在身上。

  当时那种处境,她穿着睡衣,身上披着一件意大利进口的手工西装,一手负伤,一手还拎着刚才坚持要打包的饭菜,就那么站在晚风里凌乱着,凌乱着……

  就在最后她发了狠真的打算用半晚上的时间走回去的时候,林思暮已开着自己的宝蓝色奥迪笑着对她伸出了橄榄枝……

  “美女,坐车么?”

  “林姐……”

  那时候云薇诺看到林思暮的感觉,就跟见着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差不多。

  ‘嗷’地一声便扑了过去,还差点委屈得掉起了泪……

  一路上林思暮话也不多,只暗示了一下是大少让她过来接她的。

  对此,云薇诺没有说话,只用沉默表示着自己的接受,凭什么?他故意把她扔在外面,再让助理来接她,她就要原谅他么?

  休想!

  知道她心情很差,林思暮也没再多劝,只把人送到了地方便离开了。

  那时候云薇诺手里还提着五六个打包盒,费劲地拎着走了好一段才觉得不对劲,这么多菜,打包回家给谁吃啊?

  想到之前宋天烨的种种恶行,她一发狠将手里东西又通通扔进了垃圾筒里,只是,扔完后她却意外地又看到了之前被自己扔掉的那盒星星小饼干……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情,她竟又鬼使神差地将东西捡了起来,然后,拿在手里直接上了楼。

  ---------------------------------------

  客厅里没有开灯,云薇诺便理所当然地以为他在房间里,结果,她才刚刚换好拖鞋打开灯,端坐在沙发上的某人,却已慢条斯理地开了口:“我不知道你还有捡垃圾的习惯。”

  扔下她的那一刻心里就莫名不舒服,他将一切归咎为她的行为太不检点,所以他是被她气到了才这样。

  可更让他心烦的是,回来后家里没有她,他竟有一点点不习惯。

  自己弹了一会钢琴,结果是直弹越烦,这么晚了还开了瓶红酒,就是想让自己有点睡意好去休息,结果,没有她在,竟是又犯了失眠的老毛病。

  睡不着的男人心情很抑郁,等的时间越长心里竟越后悔。

  好在林思暮接到人后已给她来了条信息,他便端着酒杯在这家里等,终于等到人回来,结果,她等的人手里却拿着别的男人送给她的东西。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东西不是她亲手扔了的么?

  又捡回来?

  云薇诺:“……”

  握着饼干的手一滞,她此刻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不妥。

  虽然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她是他的*这一类的话,可现在她们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其实就是这一种说不出口又见不得光的关系。

  做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她原本应该杜绝所有会让他不高兴的人和事,可偏偏……

  她也是真的被他气糊涂了,才会做出这么没有‘分寸’的事。

  谁让他故意那样整她的?

  她抿嘴不说话的样子等同于无声的抗议,这是宋天烨非常不喜欢的一种行为。放下手里的红酒杯,宋天烨俊挺的眉头拧的很深:“是我说的不够明确,还是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不喜欢和他吵架,也没必要因为这种事和他吵架,云薇诺很果断地开口:“如果你不喜欢,我扔了就是。”

  说着,她顺手就要把东西扔到垃圾筒里,可还没松手,男人的声音又满含讽刺地传来:“舍得么?”

  听出他话语里的挑衅,云薇诺指尖动了动,还是将东西扔到垃圾筒里,然后很坦然地说了一句:“我只是觉得怪可惜的。”

  “没听过哪个正常人会因为觉得可惜,跑到垃圾筒里翻饭菜的。”

  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可云薇诺还是不自觉地解释了一句:“这种饼干每天只卖二十袋,要起很早排队才可以买到的……”

  最重要的是,那是哥哥给她的东西!

  是带着回忆里最后温暖的东西,她只是想拿回来做个纪念罢了。

  “所以,重点是这是凌正枫起早排队帮你买到的?”

  “……”

  这人歪曲用意的本事太强,她实以无言以对,可不解释又似乎不太好,于是,她又张了张嘴说:“其实……”

  “既然这么珍贵,那就留下吧!”

  说罢,阴寒着一张脸的男人起身,然后,直接进了书房……

  云薇诺:“……”

  自从她改口叫林思暮姐后,她是特意提醒过云薇诺的,说她这位任性的土豪老板回家后是不工作的,所以,他那么大的书房里也没有安一张牀。

  而现在,这位任性的土豪已经端着红酒进了书房。

  他又不用工作,那里又没有牀,也就是说……真的生气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气。

  越是这种人越是难哄,因为你好像知道他是在生什么气,又完全不知道他在气什么。有种想给林思暮打电话的冲动,很想问问他这个*的男人她该怎么搞?

  可想到这么点了,人家林思暮也是要休息的……

  不知道怎么办,云薇诺一个人在沙发上他坐过的地方坐了很久。

  终于起身去了卫浴间。

  ------------

  试了试书房的门,果然没有锁。

  轻轻推开,内里灯火辉煌的一片,仿佛在特意告诉别人,他生气了,不打算睡觉了……

  “出去。”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进来了,生着闷气的男人脸色很难看,口气也同样很难听。但云薇诺这时已顾不上深想这些,只硬着头皮道:“我帮你洗好洗澡水了,泡个热水澡会舒服得多。”

  “我不喜欢泡澡。”

  *的男人回答得很快,答完似乎又有些后悔,又傲娇地昂了昂头:“除非,有人帮我搓澡……”

  这时候正苦于无门哄好他,云薇诺立马点头:“我帮你。”

  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她突然意识到搓操是多么少儿不宜的运动,正红着脸囧在那里,*的男人又不高兴了:“算了,省得别人说我趁人之危,欺负残障人士。”

  噗!

  云薇诺简直是一口老血,什么叫残障人士?

  她是为谁受的伤啊?而且,她的伤日后完全不影响她的生活起居好不好?

  不过,自觉理亏,她也没有什么资格跟人讲人‘权’,所以,只能忍辱负重地开口:“没有没有,是我想要帮你搓澡,不是你欺负我,也不是你趁人之危。”

  这个答案显然是让男人满意的,傲娇的男人又挑了挑眉:“你真的这么想?”

  “嗯!”

  就算不是这么想的也不敢否认啊!所以云薇诺又忙不迭地点头。

  她这态度简直是无可挑剔,可宋天烨看着她那幅受气小媳妇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反而越来越不痛快了。

  如果不是因为凌正枫,她还会对自己百依百顺?

  这个认知,一下子便引爆了他内心的火源,薄凉的男人没有发火,只微微眯起了夜狼般的眼,问:“你是因为刚才做了我不喜欢的事才会这样讨好我,还是因为你捡那盒饼干,其实不是因为买那袋饼干需要排队,而是因为排队的那个人?”

  “你,你……”震惊了!

  猛地被猜中了心思,云薇诺你了半天也你不出其它的字……

  “不要在我面前玩这种小把戏,我不喜欢!”如果说宋天烨的心里住了头猛兽的话,那么此时此刻,那头猛兽已彻底被唤醒,什么搓澡之类的事情,他已经统统没兴趣了。

  “还有,惹我生气后讨好我的方式我只接受一种,要是敢上你就来,要是不敢……”话尾的余音婉转,他冷冷一笑,又无情道:“那就别一幅我勉强你的嘴脸,我也不喜欢!”

  他已经好几天不这样跟她发脾气了,她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正在极力隐忍。

  虽然她不清楚他到底在气什么,可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打算跟他一起进卫浴间。

  她伤了半边身子,肯定不方便搓澡,可只要她拿出认错该有的样子,应该也能消他不少气,这也就够了不是么?

  可她才刚刚跟他到卫浴间门口,前面的男人却突然转过身来,阴侧侧地盯着她怪笑:“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敢跟着进来,就算你再脏,我也会‘操’你到下个礼拜!”

  云薇诺:“……”

  这厮,有这样的想法已经很邪恶了,他居然还说出来……

  太*了……

  ------------------------------------

  云薇诺到底没那个胆子跟进去。

  因为林思暮曾很清楚地告诉过她,这个男人素来说到做到,既然他刚才都放了那样的狠话,无论他是一时‘兴’起也好,还是勉力为之也好,总之,他一定会真的对她那样……

  她不敢,所以,就算明知道不跟进去就代表他没有接受自己的认错,她还是不敢冒那个险。

  闷闷地回房,结果,门触到把手上才发现他的卧室竟然上了锁。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让她去客卧睡,其实,这对她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可她却不知道为何竟感觉有些失落。

  这是,在和她划清界限么?

  还以为这个男人生气的时候会很狂暴,至少不把自己伤个遍体鳞伤不会放手,结果,就这么简单……

  越来越发现自己不了解他,也因为这种不了解,云薇诺心里徒然升起大片大片的惶然,那种害怕不同于以往,竟类似于一种再度被抛弃的感觉。

  抛弃?

  明明都不曾拥有过,可她竟还是觉得被抛弃了……

  背靠在他卧室的木门上,云薇诺看着卫浴间的玻璃门怔怔发起了呆,许久之后,等不到他出来,她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乖乖去了客卧。

  几乎在客卧房门关上的同时,卫浴间的大门蓦地被人从里拉开。

  宋天烨趿着拖鞋,满面阴骛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只是,着装整齐的他,根本就不曾洗过澡……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7章 趁人之危,欺负残障人士-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