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79章 光着脚便追了出去-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0章 肿么破,难道真的要肉偿?-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回到客卧,云薇诺心情很不好。

  坐到牀头发了很久的呆,才终于想起,凌正枫离开的时候,曾塞给她一个白色信封。虽然现在对他的信任已大打折扣,可无论如何,关于妈妈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更何况,自从她做了那样的梦后,她就更加对妈妈的事情好奇了。

  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女人半侧着脸的样子,虽然隔得很远,但那模糊的轮廓已足够让她震惊了。

  除了发型不同,年龄看上去不同以外,和她梦里的妈妈几乎一样。

  心,一下子便狂跳起来。

  云薇诺摸出电话便给凌正枫打了过去,只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她不死心,一遍一遍地打,直到终于有人接起,她马上迫不急待地问了一句:“照片里的人到底是谁?”

  “好妹妹,你这么晚了还给你姐夫打电话真的好吗?”

  闻声,云薇诺一怔:“二姐?”

  “不然呢?你觉得还能有别的女人?”姚乐仪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爽,显然对她这时候打电话过来非常的不满意。

  “能不能让枫……二姐夫接个电话?”

  “不能。”

  猜到她就是这个反应,可云薇诺手里捏着照片,人也不得不急:“我有急事。”

  “什么急事不能跟我说?”

  “二姐……”

  这时她的口气已近哀求,可姚乐仪却仍旧不给面子:“云薇诺,咱们也都别装了成么?我知道我抢了正枫你心里不高兴,可是,现在我和正枫已经是夫妻了,拜托你就别再要打扰我们的清静了好么?”

  “你误会了,我真的有急事找他。”

  “不能跟我说的急事,我不接受。”

  忍无可忍,云薇诺几乎爆发了:“姚乐仪,你别太过份了。”

  “过分?你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过分……”

  说罢,对方那边便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只留下嘟嘟嘟的忙音给云薇诺。

  她不甘心又打了一次,结果,对方直接关了机……

  本想打一打姚乐仪的电话,可知道再打过去也只会是一样的待遇,虽然焦心,可云薇诺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只是,看着手里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她却开始坐立不安。

  是妈妈吗?真的是妈妈吗?

  那么,这是不是代表着当年真的是妈妈抛弃了她,而不是被人害死了?所以她做的梦也只是梦,失语症也只是因为被抛弃了不能接受么?

  可为什么她还是这样不安?

  心里掂记着事儿,云薇诺燥郁地在房间里来回走着,不经意一抬眼,突然发现*头柜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走过去一看,人却怔住了。

  项链……

  是她之前交给他拿去修的项链,居然已经修好了,虽然玉石中间的裂痕还是看得很清楚,但到底拿在手里已算是完整。

  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积极地帮她,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已经修好了。

  如果早知道她一定会跟他说谢谢的,可刚才她好像不小心又惹他生气了,怎么办?

  纠结了很久,她还是硬着头皮去敲了他的门,只是,任是她怎么敲怎么叫,他就是不给他开……

  于是,同在一间屋子里的两个人,那一晚不约而同地失眠了。

  早上五六点的时候,云薇诺终于有了些倦意,想睡,却突然听到客厅里有悉悉索索的动静传来。

  一个激灵,原本的瞌睡虫全跑了,她猛地从牀上跳了下去,光着脚便直接追了出去……

  结果,只听到一声大门被孤独地被带上的声音。

  以为他去工作了,所以云薇诺一直安慰着自己没关系,没关系,晚上他回来再好好跟她道歉就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

  冷战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开始了。

  她以为宋天烨出门是为了工作,当然,他确实是为了工作,不过,却是忙着京市那边的工作。

  所以,他走了,不言不语不声不响就这么扔下她就走了……

  云薇诺也告诉过自己,他没有义务跟自己说什么,更没有责任对自己负责,可每日早晚都怪着空荡荡的大房子的感觉,竟是那样的孤独。

  而且,他的房间依旧上着锁……

  就这样已经够让她烦心的了,可更让她烦心的是,凌正枫那边自给了她那张照片后,再也没有联络过她。她也试过再给他打电话,可电话是通了,凌正枫却只有一句,如果想知道的更多,去SIC上班。

  其实云薇诺真的有些不明白凌正枫在想什么,这种时候,让她去SIC上班,到底对谁有好处?

  别的不说,至少她知道的就有一个会不高兴,那*的男人因为她捡了那盒小饼干都几天不理她了,要是她还跑到SIC去上班,那简直是不能更作死好不好?

  可是,妈妈的事情太吸引她了,每天只要一想到可能还能找得到妈妈,她就无比激动。同时,又无比郁闷,因为如果妈妈还在世,为什么不来找她?

  离开二十年了,她就从来没想过要回凌家看看她么?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又再难以好起来,如果,妈妈真的不想要她,那她还找妈妈做什么?

  在找与不找之间,云薇诺也仅仅犹豫了两三天而已,最后,她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如果妈妈还在世,如果妈妈还想见到她,总有机会的。

  但如果妈妈真的那么不想要她的话,她只能说,算了……

  本着这种心情,云薇诺放弃了寻找母亲的念头,所以也再没有去打扰凌正枫。可她不找他了,他却又主动找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他找的说客是她的好闺蜜徐芷珏。

  -------------

  “怎么了?你也要帮他说话啊?”

  云薇诺其实也不谈不上恨凌正枫,但不怪他也是假的。

  但不去SIC上班还真不是因为这些小情绪,而是知道姚乐仪不是个省油的灯,所以,不想自找麻烦罢了。

  将切好的橙子递了一块给云薇诺,自己又拿了一块小口小口地咬着,徐芷珏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没办法,他给的*太大了,我只能来找你。”

  “他答应你什么了?”

  “还能什么,让我进SIC呗!”说着,徐芷珏扔了手里的橙子皮,然后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才又道:“他给我机会,让我从他们公司第24期的实习主播开始做。”

  “实习主播?”

  听到这里,云薇诺也愣到了。

  要说这种机会也不是没有新人有过,她也绝对相信徐芷珏的能力可以做得很好,只是,毕竟是一进电视台就有这么好的机会,要么有实力,要么有背景。

  对自己来说这种机会垂手可得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徐芷珏不同,她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姑娘,一穷二白的家世让她的求学路要比别人艰难得多。这种的工作机会,更是可遇而不可救的,也难怪她想来求自己。

  “对啊!条件是你也和我做同期才行。”

  话到这里,徐芷珏又半开玩笑道:“你是主要的,我是一搭头。”

  “你也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的,我怎么可能去SIC上班?”

  闻声,徐芷珏一叹:“我也知道你不想,可是,我很想怎么办?”

  “要不,我让大姐帮你说说看?”

  徐芷珏都快绝望了,叹道:“找你大姐有用的话,我还用来找你么?”

  她也承认自己是自私的,可是她真的穷怕了也苦怕了,真的很想好好找份工作好好的赚钱,好好的发展。但她一没钱二没背景,在哪里工作都是个打酱油的,好容易盼到凌正枫松了口,结果……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凌正枫此举等同于伤害,可人穷志短,这种程度的伤害这些年来已经受的太多,她都习惯了。

  所以,再委屈一点又如何?

  她真的只是想好好生活,好好过日子罢了,只可惜,这样的机会也得别人给……

  云薇诺也知道徐芷珏没有说假话,可她真的不愿意去SIC上班,但徐芷珏的情况她也清楚,这真的是非常好的机会,万一错过了,也许一辈子都会因此而改变。

  想了想,她又说:“芷珏,我知道你很想做主播,可这一次我真的帮不了你,我不会回SIC上班的。”

  其实徐芷珏知道理由,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大少会不高兴,他不高兴,我就惨了。”

  “你又不是他的奴隶,怎么能什么都顺着他?”

  云薇诺嘲讽一笑,反问她:“谁说我不是?”

  徐芷珏:“……”

  “对不起了,你能原谅我的自私么?”摇了摇闺蜜的手,云薇诺这时候心情也不太好,真的很希望她能得到好的发展,可只有SIC她不想去,也不能去。

  徐芷珏笑得很勉强,可还是拍了拍她的手:“说什么呀?我会来找你不也是因为我自私么?扯平了。”

  徐芷珏这样的女孩子,为了生活受的委屈数都数不清,虽然她也曾幻想着云薇诺因为‘友情万岁’‘基情不倒’之类的理由而一心时软答应她,可她的拒绝,她也是能理解的。

  只是,她原本只想让云薇诺带她进电视台,只要她进了电视台就好,然后云薇诺就直接撤,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是不是?

  可惜,还没等她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云薇诺就这样彻底地拒绝了。

  要说不失望也是假的,可要说很失望也是假的。

  有时候她就想,这就是她的命,苦!

  “那你怎么办?工作的事情……”

  “看来也只能再做几年跑腿小妹了。”

  听她这么说,云薇诺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你别这样。”

  “我没事的,都习惯了。”

  云薇诺:“……”

  在亲人和朋友面前,云薇诺其实是很容易心软的。

  所以这样的徐芷珏就更加让她心里难受了,她何常不愿意帮她一把,只是,SIC她现在真的沾不得,她不能因小失大。

  可道理虽然明白,但心里那一关始终还是过不去,所以,她又内疚了……

  -------------

  毕竟是一起同吃同住了四年的人,云薇诺那点心思徐芷珏还是猜得到的。

  看她如此自责,徐芷珏也内心有愧,于是又笑着转移了话题:“对了,我这个周末有空,要不要陪你出去走走?”

  “你是在开玩笑么?瞅瞅我这样也是哪儿也不能去的呀!”

  “你伤了肩膀又不是伤了腿,再说京市又不远,周五去周日就回来了,很快的!”自从来到Z市上大学,徐芷珏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打工赚学费了。

  还没毕业她就开始兼职,现在毕业后也是同时打着两份工,好容易凌正枫给了她最合适的机会,她又没办法去,她的心情可想而之。

  出去散散心是最好的办法,可一个人出行到底是不安全,所以便想拉着云薇诺一起。

  如她所说,京市很近,去一趟也不贵,最适合她这种一穷二白的小草根了。

  “京市啊?”

  如果是别的城市,云薇诺一定不会答应,可京市……

  “对啊!想不想去?”

  “……”

  想,怎么不想?

  可是,她去京市干什么?人家都不理她了,她还要倒贴过去不成?

  算了……

  ----------------

  说是算了,可周五的晚上,云薇诺还是坐飞机去了京市。

  不过,这一次不是去游玩,而是去工作,且同行的不止是徐芷珏,还有大姐姚乐珊。

  Winifred经过之前的动荡已是元气大伤,虽然陆远风力挽狂澜,帮她们保住了Winifred的品牌,可Winifred损失的信誉度,却必须自己争取回来。

  当然了,这样的顶级服装品牌想要拉回客户的心,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拿出最新的作品做一场轰动全国的大秀,可偏偏云薇诺的右肩受了伤,就算是她想画也画不出东西来。所以,这一次姚乐珊只能赶鸭子上架,亲自主笔。

  姚乐珊在国外学习设计多年,虽然比不上云薇诺的天赋,但设计的东西也算拿得出手,可毕竟是短时间内要拿出大批的作品,所以她穷尽所有也达不到投资商所要的最佳效果。

  所以,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她只能让云薇诺亲自陪着她一起去见一下客户,然后了解客户的需求,再让云薇诺想办法设计一套压轴款,以争取厉氏的续约合同。

  而好巧不巧的是,Winifred的最大合作商正好住在京市,所以,原本还带着伤的云薇诺,还是阴差阳错地来了京市。

  原本京市在云薇诺的心里也不过是个一线城市,可因为了有那个人的存在,她竟觉得这个地方也变得神秘了起来。

  飞机降落,她们也顺利地打到了车去酒店,只是,一停车她就傻眼了,怎么会是……

  站在富丽堂皇的凌云大酒店前,云薇诺的脸色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大姐,不是你订的酒店吗?怎么是这里?”

  “唉呀!是你姐夫订的酒店,我没想到是订的这里……”

  姚乐珊也快郁闷死了,京市这么多酒店,订哪间不好,怎么就是订的这一间?要是平时她一个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云薇诺,住在这里岂不是……

  “这里怎么了?不好啊?”

  徐芷珏虽然知道宋天烨是位土豪级的爷,但并不知道宋家在京市到底牛掰到了什么地步,更不知道宋家的产业涉猎及广,而她们眼前的凌云大酒店,恰好就是宋家的产业之一。

  “这里没什么不好,不过是宋大少的地盘罢了。”

  一听这话,徐芷珏也僵了,为难道:“要不,换酒店吧!”

  “算了,订都订了,反正也只住两天。”反正他也未必知道她来这里了……

  正这么想着,迎面便走来一个人,笑意盈盈地跟她打招呼:“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林……林姐?你等我做什么?”

  “陆总订房间后特意给大少打了电话,大少便让我来接待你们一下。”

  云薇诺:“……”

  这么说,他已经知道她来这里了?

  原本还算淡定的,听到这里,心跳突然就失了衡……

  -------------

  土豪的作派果然都是一样一样的。

  三个女人一起出行,陆远风竟开了三个独立的大套间。

  徐芷珏从来没有住过五星级酒店,自然高兴的不要不要的,姚乐珊素来独立,一个人住也没问题。唯有云薇诺睡在自己的套房里,心里却隐隐约约擂起了鼓。

  宋天烨已经几天不理她了,电话没有一个,短信也没有一条。

  结果,她一到京市,他还是知道了,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借故来找他的?如果是,他晚上会不会来找她?

  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最期待的也是这一点,云薇诺焦虑到几近失眠,最后忍无可忍索性敲开了大姐的房门,和大姐凑在一起挤了一晚上。

  大姐也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过大姐担心的是Winifred和厉氏的合同谈不谈得拢。

  厉氏最早是做布匹生意的,也就是Winifred的供应商,可几年前厉家出了个叫厉湛开的人物,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厉氏的规模已被扩展了近一半。

  有人说,厉家之所以这么厉害,一来是因为厉湛开的手段杀伐决断,另一方面是因为厉湛开的外公那边实力雄厚,而他外公死后,因无子继承家业,便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厉湛开。

  至于他的外公的财产有多少,据说是拥有S省最大的十几座山,而那些山底下全是煤。

  所以,厉湛开除了是厉氏的总裁,还是S省最大的煤老板……

  老实说,云薇诺其实想象不出来这种人应该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厉湛开其实很年轻,今年也不过二十七岁。

  一位二十七岁,煤光闪闪的集团总裁,她真的想象不出来这种人应该是什么形象。

  应该不会是五大三粗啤酒肚的形象吧!

  这么想着,云薇诺便好奇地问了一句:“大姐,那个姓厉的是什么样的人?很难搞么?”

  “听说是个花花公子,所以我刚才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从姚氏的公关部挑几个胸大腿长的丫头过来小心地侍候着……”

  一听这话,云薇诺囧了:“大姐,你怎么搞得跟妈妈桑似的。”

  “有什么办法,人家就好那一口。”

  对此,云薇诺的意见却不尽相同:“人只要有喜好,反倒更容易解决,就怕他对那些不是真的感兴趣。”

  虽然在云薇诺的心里,煤老板的形象都不算光辉高大。

  但厉湛开毕竟和那些人不同,他是生在江面长在江南。而且厉氏虽然是这几年才发展起来后起之秀,但厉湛开若真的只是个有钱的爆发户,公司也不可能发展得如此迅速。所以,这人虽然年轻,还花名在外,但绝对不是什么草包级的人物,用这种表面上的‘手段’也肯定攻不下来。

  姚乐珊不以为然,还笃定道:“出了名的会玩,肯定喜欢。”

  “那种会玩的公子哥你还见得少么?他们玩归玩,脑子还是带着的。”

  原本还信心满满,被妹妹一说,姚乐珊也不确定了:“那你说怎么办?都快愁死我了!”

  “先会会再说吧!说不定人家比较通情达理呢?”

  “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两姐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说着说着竟也睡着了,天亮的时候姚乐珊先起了*,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才把云薇诺叫了起来。

  只是,就在她们要出门之前,对方的助手突然打来了电话,说约见地点要改一改。

  --------------

  ‘流光’是京市最豪华的私人会所之一,到此消费的人非富即贵。

  京市的权贵均是这里的常客,以前姚乐珊陪着父亲见客户的时候也来过这里几次,感觉环境挺不错的。可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带着云薇诺,她竟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Winifred的事情不解决她们也回不了Z市,所以,就算前方是龙潭虎穴,她们也不得不闯。

  姐妹俩相携着走进包间,第一眼看到云薇诺的时候,厉湛开的眼睛便亮了。

  虽然他大约也能猜到云薇诺根本就没认出他是谁,可他却不可能不记得自己和凌正枫那厮在操场上打得满身是灰的场景。

  当年刚上初一的他不过是偷摸了一下还是小学生的漂亮妹妹的手,就被凌正枫那厮一状告到他妈的面前,还逼得他最后转了校,如今,果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过,有钱的公子哥除了有钱以外,大抵都是有些毛病的,比如厉湛开的毛病就是,特别特别的记得美女 脸,再比如,还特别特别的喜欢记仇。

  所以……

  “喝了,合同我就直接签。”

  轻佻地拿着酒杯,送至佳人面前时厉湛开笑得格外的欠揍,当然了,说出来的话更是比欠揍还欠揍……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8章 讨好我的方式我只接受一种-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