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82章 我吃亏了,小嘴儿都没亲过-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3章 那一吻,他是用了技巧的-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再生气这时候也不能发作,而且,这一屋子人谁也不是好得罪的,所以,就算位子被人抢了云薇诺也不能吱声,只能自己重新替自己找位子。

  可一个圆桌八个位,目前只剩下最后一个位子了,而那个位子恰好是厉湛开和另一个陌生小姑娘的中间。

  她是坐呢还是坐呢还是坐呢?

  正纠结间,厉湛开主动拍了拍自己右手边的位子,很殷勤地向她发出邀请:“小云妹妹,这里坐。”

  恶!

  小云妹妹,这货敢再恶心人一点么?

  还有,她们之间很熟么?要他这么妹妹妹妹地叫?

  可惜那是最后一个空位了,她不坐也得坐。所以,僵笑着关门,她不情不愿地走向厉湛开,然后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只是,心里那口气却憋得她难受。

  看她这么不乐意,可还是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厉湛开含着笑,那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明显得十分欠揍:“是不是心里特别特别不是滋味儿?特别特别不爽?”

  不想让他看扁,云薇诺扭了一下身子:“没有。”

  云薇诺毕竟年轻,所以情绪也比较外露,虽然她已极力在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意,可还是掩饰的不够好。

  所以,被人揭穿心思后她脸上的尴尬也显而易见。

  但就算是看出她的不自然,厉湛开也没打算放过这逗她的绝好机会,还很大声地说了一句:“口是心非!”

  云薇诺一下子便恼羞成怒了,可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她也不敢和他一样大声,只能压低了声音鄙夷道:“总比你满口胡话的好。”

  看她这么‘害怕’被人听见,厉湛开也配合地跟她玩起了咬耳朵:“我怎么满口胡话了?我可从来没骗过你。”

  就算他说不认识她,也只是‘骗骗’别人,算不上是骗她。更何况,在座的几位哪一个不是人精?他那种程度的谎言,他们怎么可能会相信?

  云薇诺不懂他的心思,再加上心里还有火,被她一激马上就涨红了脸:“没有么?”

  “当然没有,我对你可是真情实意的,十五年前也一样……”

  “什么?”

  她一脸迷茫的样子蠢萌蠢萌的,如同化开在厉湛开心尖尖上的一团雪,本打算还吊她一阵子味口的,结果竟有些迫不急待地想告诉她,他是谁。

  “真的不记得我了?小云妹妹?”

  云薇诺:“……”

  这货又开始恶心人了?

  她长这么大也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她,而且,那人的下场貌似还很惨……

  不过,他说十五年前什么意思,难道他以前就见过她?

  云薇诺正心里这么猜测着,厉湛开已又对她放了一下小炸弹:“你小时候的性格可没现在可爱,虽然长得一幅很容易被人欺负的小可怜样,可不管被谁欺负了,你都强忍着不肯哭,只是一转身就找凌正枫那小子告状,然后站在角落里看他帮你收拾所有欺负过你的人……”

  “你……”

  云薇诺彻底惊了,他怎么知道的?

  “厉湛开,你站开……”

  说到这里,妖孽的男人笑着停了一下,突然旁若无人地伸出指尖又刮了刮她的小鼻头,亲昵的样子仿佛就是某个邻家大哥哥:“记起来了么?小云妹妹?”

  “是你……”

  在厉湛开的刻意提醒下,云薇诺终于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凌正枫有个长得很胖的同学,曾拉着她的小手亲切地叫了她一声小云妹妹,然后就被凌正枫追着操场跑了十几圈,终于追到后两人那一架几乎把操场的尘土都滚干净了。

  后来,两人都被教导主任训了话,而那个长得很胖的‘同学’,也因为‘*’小学女生,被教导主任单独找了家长。

  再后来,听说他就转学了……

  不会吧!不会这么狗血吧?

  复又仔细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一脸桃花,满身妖孽的男人,云薇诺心说:果然,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

  “对啊!我就是那个被你堂哥一状告到转了学的倒霉催的,你站开。”

  仿佛是自黑上了瘾,这你站开,你站开的说着,他竟笑得那样开心。云薇诺原本是极其,特别,非常‘讨厌’这不分场合就喜欢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的。

  可他把自己说得那么惨,再结合一下当年他做的事,其实真的没有那么严重对不对?

  云薇诺又心软了,讪讪地笑:“是你呀!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又怎样?不早说又怎样?”

  被他哽得一噎,云薇诺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说:“如果你是因为小时候的事情还在生气,我向你道歉,不过,公是公私是私,不能混为一谈的。”

  “所以呢?”

  还以为他是想借机报复,云薇诺苦了脸:“都已经三七了,你不吃亏不是么?”

  “你错了,我吃大亏了。”做为一名合格的花花公子,他最大的目的是‘*’,谈钱这种事多俗气?再说了,他又不差钱,差的不过是这丫头的一点‘配合’罢了。

  之所以提那么苛刻的要求,不过是想逼这丫头来求他,然后他就可以……趁机……

  结果,没想到宋天烨竟然那么紧张这丫头,刚才居然还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摸这丫头的大腿,看到这种情况,他只想对宋大少那死*说一句话:拿开你的脏爪子,让本少来……

  不过,这丫头似乎还没开窍啊!

  如果他也学宋大少那样,她会不会……

  心里这么想着,厉湛开手指已开始有了动作,只是,大手才刚刚朝‘目的地’挪动了几厘米,云薇诺已激动地说了一句:“哪有?明明吃亏的人是我。”

  “你哪里吃亏了?才摸了一下手,连小嘴儿都没亲过……”

  这话一出,四座皆惊,就连厉晟明也捏着筷子不敢动菜了。

  云薇诺大囧,脸上都快滴出血来了:“你……闭嘴!”

  怄!吐血了快!

  她说的是合同上的三七她吃亏了,这货怎么能提这个?

  而且还这么大声地说,瞅瞅不远处宋大少那张*的脸,都快黑成碳了。这货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想让她被宋天烨整死……

  “不过,如果你想补偿我的话,我不介意……”某人似乎完全没有‘自知之明’,而且是明知道别人不喜欢听什么,他就偏要故意说什么,可话才说到一半,嘴里突然多了一块肉……

  将剥好的基围虾塞进他嘴里,云薇诺恨恨地开口:“吃虾吧!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的?”

  “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啊?”

  心情大好,因为他确实喜欢吃这个。

  而且,十五年前他之所以抓住她的小手叫小云妹妹,也是因为她给他剥了一只虾。

  仿佛是情景再现,只不过当年的小可爱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倾国倾城,而他,也终于在这一刻明白了一个很深刻的道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她,可她,好像就是他不喜欢其它女人的那个原因……

  游戏人生的花花大少原本想给让面前的小丫头开开窍,结果,那丫头还蠢萌蠢萌的,可他自己竟一不小心开了窍。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来了?

  就那么一个瞬间,含在嘴里的虾都变成了甜的,厉湛开嚼吧嚼吧了一下,咽了下去,说:“要我原谅以前你对我做的事情也行,给我剥十只虾再说。”

  “这可是你说的。”

  剥十只虾而已,就能换得这妖孽的不为难,对云薇诺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所以云薇诺想都没多想便飞快地剥了起来。

  只是,忙碌的姑娘这时双眼都盯在那十只虾上面,完全没注意到,不远处那原本已脸黑成碳的某大少,这时双眸中的风暴已在瞬间化做了龙卷风……

  --------------

  坐在宋天烨和厉湛开的身边,叶紫滕能很清楚地听到厉湛开和云薇诺的对话,亦能很清楚地将宋天烨的眼神尽收眼底。

  原本是借口带着妹妹来吃饭,趁机多看他几眼,没想到,她是可以尽情地看他了,可他却在‘尽情’地看别人。

  而且,那个小丫头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看那一身穿着打扮,想必身价也不比她差多少。

  从未如此嫉妒过一个女人,可那一刻,叶紫滕是真的嫉妒了,嫉妒那个明明坐在厉湛开的身边,却同时能吸引她身边两个男人视线的小丫头。

  不过,既然比人家大,思想上自然也得成熟点。

  她连杜玲宇那种缠死人不偿命的女人都不怕,还能怕这种黄毛丫头?

  一笑,她故意偏开头挡住了宋天烨的视线:“在看什么?”

  “没什么。”

  被迫收回目光,宋天烨的脸色依然很难看,不过,他从小到大也就是个面瘫,所以,这种程度的‘脸色难看’对叶紫滕来说完全没有杀伤力。

  如同真正的红颜知己一般,她也伸出纤长的手指取了一只虾过来,问:“这么羡慕的话,要不要我也给你剥两个?”

  “剥了再说。”

  闻声,叶紫腾微微一笑,竟真的亲手为他剥起了虾……

  她剥虾的手法极好,一整只虾剥下来,皮肉分离,可那了虾皮摆在盘子里还是整只整只的模样,不像云薇诺,剥了十只虾后,面前的盘子里已堆成了小山……

  虽然她可以辩称说自己的右肩受伤了,可两相对比之下,云薇诺还是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歉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厉湛开,弱弱地问:“你不会介意我剥的难看吧?”

  “味道好就行。”

  说着,那货突然伸手抓紧了她的左手,强扣着按到碟子里蘸了酱,然后又一次直直地‘喂’进了他自己的嘴中。

  嚼吧嚼吧,那感觉真是……美!

  吃完后,邪恶的男人还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的酱汁,对着云薇诺色色地说了一句:“小云妹妹剥的虾,简直是人间美味!”

  云薇诺:“……”

  烫到了一般收回自己的手,她红着脸对在座的众人僵笑了一下,说了句她去洗手间洗个手,便逃也似地离开了那个小包间……

  她的身影才刚刚消失在门口,冰冷的男人已站了起来:“失陪一下。”

  说罢,也不管其它人是什么反应,抬腿便直接走了出去……

  ---------------

  那时的情形太过尴尬,不避开云薇诺觉得根本坐不住。

  而且,剥过虾的手原本也是要洗的,所以,去洗手间便成了最好的理由。

  只是,人才刚刚走到洗手间附近,手臂突然一紧,她还没反应过来,已被人直接顶进了男厕里……

  狂怒中的男人下手不知轻重,扣着人便直接往墙上按,云薇诺又受惊过度反应不过来,于是,右肩撞到墙上不说,后腰也撞到男用小便池。

  她疼得哼了一声,冷汗冒出来的同时,也终于看清了宋天烨夹卷着风暴的脸:“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嗯?”

  肩上的伤本来就不轻,刚才这么一撞之下,她整个手臂都几乎疼麻了。

  可身上再疼也不及他这伤人的一句话,云薇诺白着脸,咬牙切齿:“谁*了?”

  面如寒霜的男人扣住她的小手,强扯到她的眼前:“那这是什么?”

  刚才剥虾时手上沾了汁,而那些东西此刻看在宋天烨眼中,便是她的和别人赤果果调‘情’的罪证。

  越看越觉得刺眼,越看越觉得冒火,宋天烨反手打开一边盥洗台上的水龙头,扯过她的手便直接拖到那下面冲。

  左手倒也没事,可右手不神着,被他这么一扯,她疼得差点叫出了声。

  可她知道,这个男人生气的时候是不可能好好听她说话的,她要是敢缩一下,他绝对更加用力,那后果也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疼,很疼!

  但她还是强忍着任他帮她冲了近十遍手,那个*的男人甚至还一根一根地帮他洗了每根手指的手指缝,要不是知道他的生日是哪天,她忍不住都要怀疑这货是不是传说中有洁僻的*座了。

  可是,他那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盗逻辑,云薇诺永远都不能认可。

  她是给厉湛开剥虾了,可那位漂亮的小姐不也剥了虾给他吃吗?

  凭什么他就是正常,她就是*?

  好在再愤怒她也还有几分仅存的理智,所以,在他终于松一她手的同时,她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了一句:“你没听到他说什么吗?他说我给她剥十只虾,以后就不为难我们Winifred了。”

  “怕他为难Winifred,你就不怕我?”

  没想到她的解释换来的竟是这一句,想到之前的所有种种,云薇诺一脸无奈:“怕你有用吗?你没为难过吗?要不是拜你所赐,Winifred现在至于被人欺负成这样?”

  说不怕也是假的,毕竟宋天烨这种人真的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上一次她不过是跟他说了一句不要再见面,结果……

  “照你这么说,你们家人自己搞抄袭还是我的错了?”男人的尾音微扬,这分明是又在暗示他不爽了。

  深知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喜怒无常,云薇诺也不想跟他吵,只向他陈述一个事实:“你不落井下石的话,我根本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儿。”

  “你费什么劲儿了?那些图纸是你画的,还是说Winifred这些年是你在经营?”

  云薇诺:“……”

  很想告诉他,那些图纸就是她画的,还有,Winifred这些年虽然不是她亲手在打理,但所有有关于新品的一切,她都有份给意见。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去,只倔傲地看着面前狂傲如火的男人:“总之,我不觉得我有错。”

  “你没错?”

  阴骛的眸子更冷,男人的视线笼罩着她,将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致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是,我没错。”

  “再说一遍试试?”他最不喜欢她这样挑衅自己,明知道他介意的是什么,她却偏要不停地说。看来是他太纵容她了啊!

  这小性子使的,让他实在太不爽了。

  “我……没……唔,唔唔……”接下来的怄气话已没机会再出口,霸道的男人野蛮地封住了她的嘴,近乎蛮横地强吻着她。

  她挣扎,他便更加用力,最后甚至凶残地咬起了她的唇。

  右肩的伤处在很疼,被她推到墙上时撞到后腰也在疼,现在被他咬的嘴也在疼,终于,云薇诺也怒了,突然反缠着他突然蹿进来的舌便狠狠咬了一口。

  要不是宋天烨反应快,恐怕连舌头都要被她咬断。

  尝着嘴里越来越浓郁的腥甜,宋天烨愠怒之下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敢咬我,你不想活了?”

  “你最好直接掐死我得了。”说出这话的同时,云薇诺也几乎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她是不想活了,早就不想活了,要不是因为还有那么多的债要还,要不是还想着再看妈妈一眼,要不是还掂着这世界还有一个他……

  她早就随着姐姐去了,可现在,她竟发现自己迟早会死在他手里。这个男人说的不错,他就是毒,而她早已毒入五脏,无药可救了。

  横竖也是一个死,如果死在他手里,是不是还能在他心里留个位置?

  她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在他掐着她气管的大手越来越用力的同时,她已妥协般闭上了眼。

  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想跟他说的:别以为死有多可怕,对她来说,死,反而是一种解脱……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么?”将她的消极反抗看在眼里,宋天烨颇有些懊恼,这个女人实在是……

  她就真的那么有把握他舍不得对她动手么?

  居然还闭上眼一幅‘你快点动手,我早就活得不耐烦’了的表情。

  可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想‘成全’她。

  对,就是因为不能成全她,所以,就算被激成那样他还是愤怒地松开了手。

  原本越来越稀薄的空气,突然一下子涌了进来。

  悴不及防,云薇诺抱着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到最后,连眼泪也咳了出来:“为什么不动手?为什么放过我?”

  “不想脏了我的手。”

  “……”

  闻声,她的心又痛抽了。

  以前嫌她脏,所以不碰她,现在嫌她脏,所以连掐死她也怕脏了她的手。

  他是有多嫌弃她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1章 特么这女人是想男人想疯了吧?(为元方爱上狄仁杰加更)-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