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84章 再没有比他更坏的人(明早十点有加更)-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5章 心头一阵遏制不住的悸动(为晴天加更)-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洗手间里的光线不亮,晕黄色但足够照亮整个四周。

  高大的男人西装笔挺地站在那里,阴影下是红唇微肿,衣衫凌乱的小女人。盥洗台前贴着整片整片的玻璃镜里映照着厕隔间两人爱昧的身影,甚至带着些糜糜之气……

  她是真的不会,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释放,可她不动,他却一直教导着她怎么去动作,怎么去迎合。

  惨淡的小脸已染上红,就在她被动地按着他的要求那么圈下去的时候,明显已不再满足的男人突然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直接将人按到了马桶上。

  那样的高度,她的脸正好对着……

  眼神一变,那个令她害怕到颤抖的某样东西,已在男人熟练的动作下,猛地跃然于眼前……

  那一刻,云薇诺彻底吓到了。

  -------------------------------

  厉湛开怎么也没有想到,破门而入的这一刻,会看到这样一幅‘限制’级的画面。

  那个小女人眼中的惊惧,如同一把剜心的刀,直刺在厉湛开的心上。

  他原本就是爱玩的男人,比这更过更疯狂的事情他也做过,可看着云薇诺被别的男人控在那里,看着她那张梨花带泪的脸,那一刻的心悸,瞬间便将他脸上的温和假面尽数撕裂。

  脑血直冲的感觉盖过了一切的理智,他本能地挥拳,愤怒地砸在了那个可恶的男人的脸上。

  将他早就看不顺眼的人砸翻在地的同时,厉湛开一把扯过早已吓到说不出话来的云薇诺,二话不说便带着下了楼。

  从二楼到一楼,妖孽的男人至少遇到了四拨阻拦,可盛怒之下他哪还在理智可言。

  该打的打,该踢的踢,迅速解决掉所有‘障碍’后,也不去拿车了,直接赶在宋天烨下楼之前,把人塞进了菜馆外的某辆出租车里。

  那一路,他足足逼着司机跑了一整夜。

  直到黎明时分,车子都跑没了气,他才扔下了大沓钞票在那司机身上,然后怒气冲冲地拖着后座的小女人下了车。

  他大步地跳,她小跑着跟,直到她因脚痛而摔倒在地,他才绷着一张俊脸转过了身子:“你就那么喜欢作贱自己么?”

  憋了*了,厉湛开觉得再不说点什么他就要爆炸了,以往,他自己玩疯了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可今天看到宋天烨那么对她,再看到她脖子上那红艳艳的草莓,他心里那感觉……

  刚冲进去的那一会儿,他杀人的心都有了,要不是还有点残存的理智,他不可能只给那家伙一拳头,简直是……

  *!

  “要骂就骂吧!骂完早点送我回酒店。”半跌在地上,云薇诺双眼红肿地坐在地上,顺手拨掉了自己的脚上的高跟鞋,开始有意无意地揉着自己的脚。

  出来谈合同自然要穿得正式点,她身上的小套装还是临时赶去买的,脚上的鞋子更是全新刚上脚的。昨天奔波了一天已经很累,现在又被他扯着跑了这么久,脚趾上起了五六个水泡,后跟上掉了大块的皮。

  此刻,破皮的地方沾在丝袜上,那种痛……

  可身体的疼痛再大,也不及心里的伤口,昨晚上,他竟真的想要她那样,而且,就在她差一点被他强逼着做那样的事情时,又被这位给撞上了。

  难堪么?

  当然难堪,可现在她已经没有多的心情去消化这份尴尬,离开了一晚上,又是被厉湛开这样的人物带走的,大姐肯定都找疯了,搞不好还会去报警。

  为了避免和厉氏的关系恶化影响到公司的全作,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去找大姐,至于厉湛开骂她,那就让他骂个够好了,反正,她也觉得自己真的够‘贱’的……

  她一幅无关痛痒的样子让厉湛开彻底毛了:“回酒店,回哪个酒店?”

  “……”云薇诺怔在那里,自己也答不上来了。

  “你就不怕他正在凌云大酒店的卫浴间里等着你么?”

  如此直白的话语,瞬间将她所有的思绪都拉回了昨夜。

  如果当是不是厉湛开及时赶到,以宋天烨的*程度,她知道自己无论是乐意不乐意,他一定会逼着自己继续为他‘服务’。

  不能说她不怕,可是……

  “怕又怎样?逃避就能解决问题吗?”

  “凌正枫呢?”

  他问她,问完还特别生气地甩了一下手:“当年我不过拉了一下你的手,他就追着我打了一整天,可现在你都被人这样欺负了,他人呢?特么死了么?”

  “……”

  凌正枫呢?他当然不在京市。

  不过假如他在京市,也不可能会帮自己,还会反帮着宋天烨一起‘欺负’她……

  说好了不要再为那种人哭的,可忍着忍着眼泪便滚了下来,从小她就知道,坚强的孩子没人疼,长大后才发现,没人疼的孩子要坚强。

  经历的多了,她渐渐就明白很多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属于自己的,就算拼了命去在乎也只不过是自己骗自己。

  虽说美好的事物不会降临在傻傻等待的人身上,但那些追逐目标和梦想的人,难道就一定能成功么?

  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怀疑这些,怀疑她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只是,到底还是舍不得,舍不得她人生之中最卑微的一份爱恋。

  她是真的告诉过自己,只要对方是他,什么都可以。

  可是,当他看着她的时候,眼中不带任何感情只凭着*要求她为他做那种事的时候,她还是难过了……

  她很想问问他:宋天烨,你还有心么?

  “我跟你说,我……”一回头,厉湛开闭嘴了。

  虽然有一肚子的火无处发作,可刚要再说重两句却看到她哭得肩膀都在颤,厉湛开这种人,素来都是生活在花丛中,女人的眼泪对他来说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之一,可看到她伤心成这样,他心里那种滋味儿,没法说了……

  “哎,你哭什么呀?小时候都不哭,现在还爱哭了?”

  云薇诺一边哭一边孩子气地用手背抹着泪儿,边抹抽泣着:“小时候不哭,是因为知道有人会帮我出气,为我撑腰,替我赶走一切我不喜欢的人,可现在……”

  是她曾经最信任的人一步步将她推进了深渊,也是他亲手将她送到了宋天烨的牀上,那个曾经为了她可以抛弃全世界的少年,早就不再了。

  “没有人会再帮我,没有人会再护我,也没有人会……”心疼我。

  最后的三个字她没有说出口,可厉湛开还是听懂了。

  他这些年是太忙了一些,所在虽然和凌正枫有联络,但因为小时候有过那么一些恩怨,这些年也走得不算近。

  前阵子是听说他婚礼上出了些乱子,当时他还看着新闻对那小子竖了一下大拇指,可现在看到云薇诺的神情,一切都似乎很容易就能串在一起……

  所以说,凌正枫那小子从小护到大的女孩,在即将成为他新娘子的那一刻终还是被他以最惨烈的方式抛弃了是么?

  这个混蛋,比宋天烨那厮还*……

  “不还有我么?”

  他察觉到不对的时候这话已说出了口,仿佛不经由他的大脑那话就一直在嘴边,所以,自然而然便溜了出来,让他想反悔都没有机会。

  “……”

  云薇诺抬眸,她水光潋滟的眸底带着微刺,如同那清澈的湖面上闪着粼粼的波光。而他就是荡在那片波光里的一只小舟,在她青盈盈的眼波里,彻底失了魂。

  心随意动,他不自控地抬手,伸指轻试过她眼角的泪滴,目光坚毅:“从现在开始,你就当凌正枫那小子死了,以后就算有人欺负你,你也不要哭。告诉我,我来替你出气。”

  薄阳下的年轻男子意气风发的俊颜如同初升的晨阳,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定格,于是,她真真实实地听到了他对她的第一份承诺。

  他说:不要哭,告诉我,我来替你出气!

  没想到会听到他这么说,事实上因为小时候的恩怨,他原本应该很讨厌她的,可她却从那个可恶的男人的魔爪把自己救下,然后,带到了这个可以让她尽情宣泄的地方。

  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人,心里有温暖的液体在滚动着,那一刻,她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凌正枫。

  “为什么要帮我?”

  她这么一问,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变了味儿,虽然,她会问这种问题无可厚非,可厉湛开一时竟真的有些回答不上来。

  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那么做,所以他就真的那么做了。

  不过,给她的答案不能这么说,所以,他又故意恢复了一脸痞态:“我就不能‘英雄’一次么?”

  “如果你是要我喝地种饮料,对不起!我做不到……”

  带笑的嘴角一抽,厉湛开尴尬了:“在你眼中我就那么坏么?”

  话说,那天晚上刚看到她的时候,他确实对她存了些捉弄的心思。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小时候的事,但也不能说完全和小时候的事情没关系。

  当时他确实往那果汁里加了东西,也确实想过直接把人弄牀上去,可现在,他竟有些后悔……

  他好像把她吓坏了,以后得想多少办法才能挽回啊!

  头疼……

  “不,再没有比他更坏的人了。”

  厉湛开:“……”

  他当然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他’是指谁,可是,这种时候听到这种话,为什么他心里竟那样酸爽么?

  未曾多想便拥她入怀,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胸膛上的时候,厉湛开的心里如盛开了一地的鲜花。

  常在河边走,从来未湿鞋,可是,这个只在少年时期见过一面的小姑娘,怎么好像让他踢到铁板了呢?

  想了一万种再见到她的情形,却从未想过不会再见到她的这一种可能,可真的见到了,他这一颗心呐!

  都快被她疼坏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也帮你揍他了么?”

  低低一叹,厉湛开于是想:春天不是已经过去了么?

  为什么他觉得才刚刚来?

  ----------------------------------

  整整*,宋天烨几乎翻遍了整个京市。

  菜馆门前的监控显示云薇诺和厉湛开上了一辆京牌的出租车,而交通大队的监控一路追踪的结果,竟是那辆车在今早才终于停在了某某国道上。

  那附近派出所已让人去了电话,要不了多久,一定会有他想要的结果,可是……

  他现在心里超级,超级,超级不爽!

  且不说昨晚被坏了他的‘好’事,就是厉湛开的那一拳头,现在还让他嘴角淤青,他这人素来睚眦必报,又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

  半眯着眼坐在那里,宋天烨不再是一幅晚辈的态度:“厉董事长,您侄子最近很缺女人么?”

  “贤侄不要这么说,那小子你也知道,就那么一点爱好。”

  厉晟明的脸色也确实不好看,一来是因为宋天烨的态度,二来是因为对侄子实在是太过无语。

  不过,怎么说一家人也不能说两家话,所以,就算这事儿摆明了是厉湛开不对,他也不能不护短:“他可能就是一时犯了浑,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什么叫不要太放上心上?”

  微微不满的声音,却并不十分凌厉,唯有那一身肃杀的冷戾,彰显着他此刻的心情。只是,宋天烨这个人,越生气的时候便表现得越平静,甚至连那一脸的笑意,也似冻在了脸上一般,久久都不曾改变过:“以厉湛开的那么一点爱好,这么一大晚上都在一起,厉董事长能不能告诉我,他最有可能在做什么?”

  “这……”

  谁不知道京市的花花太岁非厉湛开莫属,他那种人,正经起来的时候可以很正经,可不正经起来的时候,可以说不是人…

  且不说宋天烨此时是这种看法,就连厉晟明这时候心里也打起了鼓。

  那小子不会真的犯混吧?

  这世界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可不少啊!什么女人不好沾,非要沾宋天烨的女人?就算S省那边的旷山再多,也不至于要跟京市的宋家过不去啊!

  “厉叔叔,您真的不知道厉总带我妹妹去哪儿了么?”姚乐珊等了*原本心里就燥,要报警又被厉晟明压着不许报,姚乐珊这时候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刚在陆远风的安抚下平静了一些,又听到宋天烨这么一番话。

  想到初次见面那次厉湛开就直接往云薇诺的果汁里下药,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站了起来,姚乐珊这时也顾不上什么生意不生意了,Winifred是很重要,可对她来说妹妹远比Winifred更重要。

  如果因为要拯救Winifred而再次牺牲了云薇诺,别说这辈子,就算是下辈子她也不可能再原谅自己了。

  一个一个晚辈都敢甩脸子给他看,厉晟明这时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可姚乐珊不但是姚家的大小姐,还是陆家的少夫人,就凭这两个身份,他也不能随随便便敷衍着。

  所以,马上也和蔼地道:“已经在找了,真的在找了……”

  “找?”

  宋天烨扬了扬眉,冷笑:“连我宋家都不到的人,厉董事长凭什么能找到?”

  “这……”

  被一个晚辈这么拂面子,厉晟明脸上又有些挂不住了,正不知如何解释,他的身后已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

  “自己没本事,为难我叔叔干什么?”

  带着笑意踱进屋来,厉湛开快步走在前面,身后还跟着一脸小心翼翼的云薇诺。

  看到妹妹平安归来,姚乐珊的反应最直接,冲过去便上上下下的检查人:“薇诺,你这一大晚上的跑哪儿去了?吓死大姐了。”

  眼见大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云薇诺又小声地解释道:“一直在路上,后来出租车跑没气了,就下车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打了辆车回来了。”

  “就这样?”

  老实说,要不是知道云薇诺从来不会骗自己,她还真不太相信这种话。虽然妹妹的人品是没问题,可这位厉总嘛!别的方面就不说了,对待女人的这种事上面,他确实很难让人有信心。

  这么想着,姚乐珊的目光又落在了云薇诺颈上的吻痕印上,然后,她的脸色就更差了……

  也知道姚乐珊不信自己,但厉湛开特别不喜欢姚乐珊那样打量云薇诺的神情,所以,他又笑着反问道:“不然陆少夫人以为是怎样?”

  就算心里再怀疑,那种事姚乐珊也还没傻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只一脸不满地瞪着厉湛开,一幅你要不跟我把话说清楚,我就跟你没完的表情。

  厉湛开一笑,眼风又扫地姚乐珊身边的陆远风,刚要开口好好解释,一直闷着没吭气儿的宋天烨又发话了:“既然人回来了,大家就散了吧!”

  饭吃到一半人被拐跑了,找了半夜后原本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家,可因为是侄子犯下的事儿,厉晟明不敢说走,于是,便跟着宋天烨一行人一起回了凌云大酒店。

  所以,宋天烨这时候让大家散了,明显也是在赶人的意思。姚乐珊住这里,陆远风肯定也不会走,所以,能走的人也就只有那两位了。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不懂他的意思,一听说让散了,云薇诺第一个就想离开,只是,人才刚刚动了那样的心思,宋天烨已不知何来到了她的身前。

  “想去哪儿?”

  扣住她的手腕,宋天烨那时的口气很平静,明明眼底夹裹着风暴,但脸上却是一幅好好先生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如同是在跟吵过架的小妻子*:“使了一晚上的小性子还不够?”

  还以为他看到自己的第一个反应会是给自己一耳光,没想到竟这么的平静。

  云薇诺有些不习惯,别开他的手,低声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去医院而已。”

  听到医院这两个字,宋天烨起初一愣,马上便将目光集中在了她的伤处:“又疼了?”

  “你撞的,不记得了么?”

  她没好气的话语一出口,宋天烨一时竟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撞的?什么时候?

  题外话:

  明天有二更,上午十点,约起!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3章 那一吻,他是用了技巧的-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