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拉风娱乐 >

第85章 心头一阵遏制不住的悸动(为晴天加更)-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发布时间:2018-08-23 15: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拉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6章 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二更在十点)-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亲自将人送去了医院,可到了地方,宋天烨竟有些不敢去看她换药。

  也不知是不是让她之前一句他撞的给‘震’到了,宋天烨冰森森地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周身都仿佛弥漫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云薇诺的主治医师终于走了过来。

  宋天烨微眯的目光一抬,直接问他:“人怎么样?”

  “没多大问题,就是伤口被外力撞裂了,只要不感染,打几天消炎针应该就会好。”

  闻声,宋天烨目光一顿,又问了一句:“真的是撞裂的么?”

  “云小姐说是撞到了洗手间的墙上所以才这样的。”

  洗手间的墙上……

  大抵想起了是什么时候,那时候她脸上似乎真的有痛色,可他误以为她是因为其它的原因,竟没想到,他又不小心伤了她。

  想到这里,宋天烨心头一阵沉重,那些因她逃离而产生的负面情绪,竟也因这种沉重而不自觉地减轻了不少。

  眉目一松,他试着要求:“我可以去看看她么?”

  医生点点头:“当然,不过云小姐她……”

  见医生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宋天烨马上警觉起来:“她怎么了?”

  “大约是伤口疼得*没睡,所以云小姐挂水的时候直接睡着了。”

  “……”

  伤口疼得*没睡?宋天烨深吸了一口气,心头一阵遏制不住的悸动。

  他是不是对她真的太差了?

  -------------

  担惊受怕了*,结果竟这般出人意料。

  云薇诺的肩伤又扯裂了不说,她整个人睡在那里苍白得仿似没有生命。

  原本就很内疚要她替自己承担一切,现在看到她被折磨成这样,姚乐珊心里早就悔死了。

  公司再重要又如何?

  要是妹妹没了,这辈子就算留下了母亲的Winifred,她也不可能再开心。

  带着这样的心情,姚乐珊一直内疚地陪在云薇诺的病*前,只是,还没守到妹妹醒来,竟守到了宋天烨的到来。

  一看见他就来气,姚乐珊蹭地一下便站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乐珊,别这样……”

  宋天烨的身份毕竟和别人不同,又是陆远风的好哥们,所以,眼见姚乐珊大有一幅要冲上前去撕了他的架式,陆远风下意识地拦了她一下。

  原本就心里不痛快,现在被他一拦,姚乐珊眼睛都红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是一伙的,尽欺负人。”

  这……

  躺枪啊!有他什么事儿?

  陆大总裁一脸郁闷,但语气仍旧很温和:“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

  “你没有?那你帮我们订凌云大酒店?还让人带我们进高尔夫球场?”

  陆远风摊了摊手:“我这也做错了?”

  “陆远风,我还没傻到无可救药……”

  看他还是不肯承认,姚乐珊就更来气了,这俩人根本从一开始就是商量好的,从她们踏上京市这片土地开始,就进了他们为她们准备的狼窝。

  别说什么是巧合,她再糊涂也不至于连这些也分辨不了。

  陆远风不语,姚乐珊却又生硬道:“你让他走吧!在我妹妹病好之前,我不希望他打扰她。还有,挂完今天的水我们就转院。”

  闻声,一直闷不吭气的某大少终于发声了:“在京市,你们住哪间医院对我来说都一样。”

  这不是威胁,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

  虽然说最方便莫过于凌云医院,但就算不是凌云又如何?只要在京市,还有他宋天烨搞不定的医院么?

  转院?转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姚乐珊更不爽了:“呵呵!真了不起哟!除了会欺负女人你还会干什么?”

  好男不跟女斗,再加上姚乐珊是对云薇诺最好的大姐,所以,他也没打算让她面上太难看。只是,他在自己的医院里,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总是不太好听。

  所以,某大少的眼一斜:“远风,你真的不管管你老婆么?”

  “我对事不对人,这事儿,确实是你不对。”以陆远风和宋天烨的交情,原本‘帮理不帮亲’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可是,谁让现在宋天烨扛上的是他老婆呢?所以,他也必须只能是‘帮亲不帮兄弟’了。

  再者,退一万步来讲,他也是确实觉得宋天烨对云薇诺的方式有些不对。

  在陆远风的世界里,女人是用来疼的,而不是像宋天烨这样‘欺负’的。

  不过,同学这么多年,他也知道宋天烨这人根本就是‘智商极高,情商极不高’,只是,他是了解他的为人,可别人却不了解啊!

  所以……

  原本还想要好好劝他几句,让他回家查查字典里什么叫怜香惜玉,可陆远风的话还未出口,宋大少又自负道:“我会尽力补偿,她就不必转院了,我会给她最好的医疗服务……”

  都这样了,也没听见一句道歉的话……

  姚乐珊真是不想忍了,直接打断他的话,说:“谢谢!恐怕我们消受不起。”

  “受不起也得受。”

  “你……”

  眼看着两人又要扛上,陆远风这个夹心饼干又扯了老婆一下:“乐珊,有话好好说。”

  总是拦她,总是拦她,谁才跟他是两口子了?

  一把甩开陆远风的手,姚乐珊激动地大叫起来:“跟他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薇诺是什么样的女孩子难道你不清楚么?”

  说到这里,姚乐珊突然便流下了眼泪:“她从小到大就没幸福过一天,她该谁欠谁的了?你们要这样折磨她?就当我求你们了,放过她好不好?放过她……”

  本只是愤怒,可说着说着姚乐珊竟崩溃般大哭起来。

  结婚五年了,她一直在抗拒着这个男人,因为知道他会娶自己是以为她身上拥有那样惊才绝绝的设计天赋。

  可那些天赋都是云薇诺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敢跟陆远风坦白自己的心思,因为她总害怕只要自己说了,陆远风的眼里便只剩下一个云薇诺。

  她知道自己欠这个妹妹太多,可她用什么方式补偿也不想放弃自己的男人。

  只是,不放弃又如何?

  原本以为只要他不喜欢云薇诺,她就还有机会和他做一对恩爱夫妻,可现在看他这样帮着宋天烨欺负云薇诺,她心里又刀割一般。

  如果早早地坦白,陆远风恐怕爱她都不够,哪里还会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她?

  都是自己太自私,所以,她受不了陆远风这样,更受不了看着云薇诺为了自己一次次受伤害……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陆远风:“……”

  结婚五年,这还是陆远风第一次看姚乐珊哭得这样厉害。从前,她总是会故意摆一张冷脸给他看,无论他说什么,要什么她从来不反对。

  可她越是这样,他却越不想动她。

  他是个骄傲的男人,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地嫁给他,爱着他,而不是像这个有所顾忌……

  虽然,他不知道她心里的顾忌到底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但此时此刻,看到她的眼泪,陆远风心里的那块荒地似长了草,乱得他简直手足无措。

  嗓子眼一干,陆远风姓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想安慰地说点什么,可还不等他说出来,姚乐珊已捂着脸又说了一句:“凌茉就是个祸水,祸水……”

  知道这个名字是某大少的禁忌,陆远风脸色一变,马上大怕喝止。

  “乐珊……”

  他的声音那样大,姚乐珊更委屈了,扁着嘴看他:“怎么,还不能提这个名字了是不是?”

  抚额!

  陆远风第一次觉得,女人绝对是世界上最难搞定的动物,没有之一。

  微叹一声,他只得扭脸去看自己的好哥们:“天烨,要不你先出去一下,等我太太冷静下来你再来看薇诺?”

  “要冷静你不会带她出去冷静么?”换言之,要走你们走,反正我是不走的。

  面对如此冥顽不灵,又情商极其低下的闷搔货,陆远风也忍不住吐糟道:“因为这个病房里除了你自己,谁也不乐意现在看见你。”

  说罢,中国好姐夫扯过某*的手臂,直接便将人‘架’了出去……

  --------------

  被强架出病房后,宋天烨一张脸臭得简直不能看了:“陆远风,你不知道女人是惯不得的么?”

  “惯不得所以你就虐?”

  “有么?”

  明明很关心,可宋天烨还是表现得很不以为然,就连表情都倨傲得可以……

  “没有么?”

  话到这里,陆远风脸上似也起了些波澜:“之前你让我不要插手你和小诺之间的事,我插手了没?可现在乐珊都气成那样了,你总不能让我继续袖手旁观吧?”

  “有何不可?”

  闻声,陆远风已经不指望自己能跟他说明白了,只一针见血地道:“至少乐珊有一句话没说错,凌茉是凌茉,薇诺是薇诺,你不能继续这么黑白不分。”

  “陆远风。”

  警告般,宋天烨的眼神都变了:“我让你提那个女人的名字了么?”

  一听这话,陆远风也恼火了:“还真的提不得了么?”

  除了宋天烨本人,再没有人比陆远风更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时候,他原本应该陪着姚乐珊去澳大利亚,可在登机之前却突然接到了宋天烨发来的求救信息。那是他们在剑桥留学时常玩的一种代码游戏,也只有他们俩人才能看得懂。

  而信息里只有一句话:我被绑架了!元山。

  面对这样的变故,他毫不犹豫地扔下了姚乐珊,让她独自一人去了澳大利亚,自己则连夜赶去了元山,又以Z市市长的身份,他擅自调动了近三百名特警对元山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

  终于,他们在元山某山腰的石洞里找到了人。

  看着手脚被缚,满身是伤,身边还被绑了近20个炸弹的宋天烨,就连陆远风的头皮都一阵阵的发麻。

  要不是特警队里有一位顶级的拆弹专家,那一次,别说是宋天烨了,整个元山恐怕都会被炸塌掉一半。

  直到最后将人救下,他才知道,邀宋天烨奔赴元山的人,就是凌茉。只是,当他到了地方,面对的却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绑匪……

  事情的前因后果当时不及去计较,但陆远风却敢断定,那件事绝对与凌茉脱不了干系。

  宋天烨原本不太愿意相信那个残酷的事实,可是,当他终于亲口从凌茉的口中得到了证实,他竟开着跑车直接朝那个女人撞了上去。

  虽然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及时踩下了刹车,但那种背叛的伤害,那种信任危险,却影响了宋天烨之后对女人的所有看法。

  因为受过很重的情伤,所以,他不相信任何女人,而且还患上了很严重的失眠症。

  起初,陆远风还以为他是因为忘不掉凌茉那个女人,才会如此。

  直到他到美国进行封闭治疗,医生对他进行催眠后才知道,原来,被绑架的那些天里,那些绑匪为了让他松口向宋家要钱,对他进行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

  且手段只能用非人来形容,至少,陆远风当时看到他的时候,身上可谓是没有一块好肉。

  如果不是宋天烨从小就经受的是军事化的训练,体能极佳,意志力也强大到近乎可怕,恐怕早就在那样的折磨中失了心神。

  从鬼门关里捡回了一条命,可也因为那些影响,宋天烨的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

  因为一闭眼就是那些可怕的事情,可怕到他宁可一直清醒着,也不愿意在睡梦中重温那样的残忍。

  四年了,直到最近陆远风才从林思暮的口中听到了一些关于他失眠症缓解了的好消息,还以为他终于可以放下了,没想到……

  “四年了,还忘不掉么?”

  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宋天烨眸底的神情冷戾,却还是咧着嘴笑了一下:“你又知道我忘不掉?”

  “你若真的不介意,提不提有差别么?”

  话到这里,陆远风也收了之前那幅轻漫的态度,认认真真地提醒他:“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也许你对凌茉不是恨,而是还爱着。”

  “你特么脑子有病吧?那种女人值得我爱么?”

  “值不值得和爱与不爱是两码事。”陆远风很直接,而且,丝毫没给他逃避的机会:“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所谓忠言逆耳,也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说出这样一针见血的话。只是,宋天烨却不以为然,只冷冷一哼:“一个为了钱,连我的性命都可以不顾的女人,无论值不值得,我都不可能再爱了。”

  看他的神情不像是在说假话,陆远风终地将心放下,又劝:“那就放过小诺吧!如果你对她不是来真的……”

  “不是来真的就不能玩玩么?”

  拧眉,对此说法陆远风不能认可:“天烨,那可是我小姨子,你这么说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想?”

  “错了,姚乐仪才是你的小姨子,这个,从远了来说,应该算是我的小姨子。”说完,某大少又咂了咂嘴,说:“姐夫和小姨子?真是怎么听怎么有歼情啊!你说呢?”

  “天烨……”

  “别劝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知道他说的也是实话,陆远风眉送一拧,也不客气地说了一句:“如果你一意孤行,我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不是我瞧不起你,要动真格的话,你斗不过我。”说着,宋天烨又扭头看了看病房的门,解释道:“不是因为你实力不够,而是……你有弱点我没有。”

  陆远风很清楚宋天烨在说什么,因为他的弱点确实太明显,只要有姚乐珊在,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放不开拳脚。

  一如当年,他冒着被逐出陆家的风险,毅然而然地辞掉了市长的工作。

  要不是他这四年拼了命地在‘弥补’远风集团,他这个陆家长孙只怕是要被千夫所指。不过,就算现在他的处境比以前为难一百倍,他也不曾后悔过。

  人这一生想要的东西不多,而他很幸运地知道了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既然最想要的已经得到了,那么,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

  只是,也正如宋天烨所说,他有弱点,所以,在宋天烨这个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弱点’的人面前,他也确实有些‘不堪一击’。

  不过,弱点这种事,有没有还真的很难说。

  毕竟,以宋天烨的情商来看,就算他有弱点了他恐怕自己也不知道,除非被逼到了某种境地……

  所以,陆远风也不跟他争论有没有弱点那种事,只提醒他道:“小诺是无辜的,你这样对她真的不公平。”

  “我怎么对她了?”

  闻声,陆大总裁很不给面子地斜了他一眼:“脖子上的痕迹那么明显,你当我瞎了么?”

  “你特么以为你不瞎么?”

  某大少更加不给面子地反喷了他一句,说:“我说没有就没有,这种事我需要骗你?”

  “……不会吧?”

  陆大总裁想忍住的,但最后还是笑出了声:“搞了半天,你也没吃到?”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顺耳呢?

  某*男轻蔑地看了陆大总裁一眼,扯着嘴角,讥讽道:“人家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你呢?想用五年来耻笑我这个不到50天的人么?”

  陆远风:“……”

  操!

  不就是不让他看他口口声声说着‘讨厌’的女人么?至于这么攻击他?

  不过,这厮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在‘吃肉’这件事上面,他特么是不是也太‘亏待’自己一些了?

  -------------

  在陆远风的极力劝说下,宋天烨到底没再去打扰云薇诺。

  一来是给陆远风面子,二来也是觉得反正她还在睡觉去看了也说不了什么话。

  所以,直到夜深人静,他才让护士将姚乐珊夫妇从病房里‘请’了出去,她们一走,宋天烨便踱着步子走了进去。

  原以为她还在睡觉,结果,他才刚刚靠近病牀,原本沉睡着的小女人,却突然睁开了琉璃般的大眼睛。

  四目相对,那一刹的电流有如极光。

  在他寂寞了近三十年的沉闷世界里,将所有阴郁的黑暗,一扫而光……

  题外话:

  谢谢晴天(宋天烨)的打赏,二更到~~~~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4章 再没有比他更坏的人(明早十点有加更)-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