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凯旋门娱乐 >

043 为他解决大麻烦-这样恋着多喜欢

发布时间:2018-08-21 10: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凯旋门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44 从天而降的噩运-这样恋着多喜欢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他一下子被我逗得哈哈大笑,“好吧,我说我人老实,你不信;我说我是单身狗,你也不信;假如我说我是个纯情的男人,你可能更不信。所以网上有句话,可以非常形象的表达我的无奈……”

  “什么话啊?”

  “有钱长得帅,是我的错吗?

  “滚蛋吧你,”我笑骂着,顺手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刚打完,我才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有点偏暧昧,毕竟才跟他第二次见面。

  而他,看到我如此‘亲近’的跟他互动,也彻底放开来。当再次注视我时,他的眼眶里多了些炽热,“好了,白深深女士,让我正式告诉你,我的大名叫高任飞。平时大家都喜欢叫我‘阿飞’。职业嘛,你今天也看到了,就不用再介绍了吧。”

  “嗯,高任飞,这名字跟你的工作很搭。”

  接下来,我们就一起去了一个他熟悉的中餐厅吃饭。这里环境优雅,装修得比较高档,服务一流,菜品精致,所以价格有点贵,人均消费都超过一千。

  等上菜的时候,他问我,“你男朋友应该很忙吧,参加婚礼都没陪你来。”

  听得出他是拐个弯了解我的婚恋状况,我苦笑着回答,“单身,剩女,没人要的。”

  “嗯,跟我一样。”他一脸悠哉的说,“我也没人要,同命相连。”

  他说着,就给我们一人倒了半杯红酒,举起杯子,“来,为单身的我们,干一杯!”

  “好,”我跟他碰了下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接下来,菜端上来了,他又一道一道的、滔滔不绝的给我介绍这些菜的特色做法,好吃的点在哪里,一下子从一个飞行员变身美食专家,讲得头头是道,让人吃起来也十分有胃口。不得不说,这个高任飞真的挺有女人缘,就连我这个阅男无数的,都对他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尽管知道他油嘴滑舌,知道他泡女人的手段娴熟,我还是不知不觉就被他吸引了。

  至少,跟这样一个男人待在一起,你会没有压力,十分舒服。

  “哦,我再问下,你今天私自做主把那几个人赶下飞机,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啊?”

  “麻烦大了去了……”

  “啊?”

  “你想啊,那女的不是说要把我曝光吗?到时候网上一散布出去,我就成了名人了。现在网上不是流行那什么‘国民老公’吗,到时候一大堆男人女人追着喊我老公,你说是不是麻烦大了?”

  “切,”我笑道,“就没见过比你更自恋的男人,你就贫吧。”

  他笑了一阵,才恢复正经,“做飞行员这么多年,我碰到过的奇葩多了去了,有些人你给他讲道理他只会得寸进尺,就像今天的那对夫妻,侮辱空乘,殴打女性,算是最为恶劣的行径之一,赶下飞机后,我们有人会带去警察局处理。”

  “好,干得漂亮,”我又举起酒杯,“来,敬我们最威武的机长同志,开得了飞机,还治得了奇葩,业界良心!”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接近9点了,而我在这儿又人生地不熟,一个人打出租去找酒店又总觉得不安全,于是,我去了高任飞在北京常驻的那个五星级酒店。据他说,这里是他所在的航空公司专门为他们飞行员包下来的固定住处。每次飞北京换班的时候,基本都是住在这个酒店。

  办了入住手续,我也早早的进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洗了澡躺在床上刷朋友圈的时候,我收到高任飞的短信,很普通、很简单的一句话:今天很开心,晚安。

  不知怎的,看到这行字,我顿时就心情大好,原本的那点孤寂一扫而光……我斟酌了半会儿,想着怎么回复才算恰当?写了几句话,反反复复,改来改去,只回了两个字:晚安。

  接下来,他没有再回复。而我的心,又莫名其妙有些空落落的,说不上失望,就是有丝丝的怅然……我干脆给同在北京工作的老朋友王静雯打了个电话聊天,我们兴高采烈的聊工作、聊八卦、聊着聊着,把所有的空虚寂寞都排解了。

  第二天参加完小枫的婚礼以后,我按照原计划,独自去北京著名的几个景点旅游。故宫、颐和园、天坛这些地方,哪儿哪儿都是人山人海,走得人特别疲乏,况且,我还是一个人。

  放眼一看,周围都是三五成群的,要不是一家n口,要不是夫妻情侣、要不是闺中密友、要不是朋友同学……而像我这种孤家寡人出来旅游的,基本没有!是啊,走在哪儿都是一个人,一个人赏景,一个人购物,一个人休息……就连拍张全身照都没人帮忙。此情此景,踽踽独行,要说我乐在其中,那是不可能的。人生在世,谁喜欢孤独,谁不想有个伴呢?

  可是我,白深深,此生有谁共度?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爱情更是离我十万八千里……是不是有一天我老了、病了、死了,连个收尸、烧纸的人都没有呢?

  收起那份廉价的忧伤,我无聊的点了下手机上的联系人,在这几百个联系人中,一个个的往下翻,漫无目的的翻着……翻到‘韦连恒’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停顿下来,盯着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发呆。

  然后我像脑子短路一样,‘任性’的拨打起他的电话来,我没想好要说什么,就这样无缘无故的给他打电话闹着玩……大概是疯了吧?

  电话响了十几声,我正准备挂断的时候,他那边居然接通了,依旧是又冷又沉的声音,“喂?”

  “哦,”我拿着手机,不知道说啥,只是哦了声。

  “什么事?”他问。

  “没事。我……不小心按错了。”

  “神经病!老子在开会!”骂完,他那边直接挂断。

  我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界面,想想自己的行径,完全就是发神经嘛……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不但接了我的电话,还是正在开会的时候……他不是口口声声,要我别纠缠他,从此不要联系了吗?

  ***

  次日坐飞机又回到了家里,回到了无所事事的日子。

  我在计划,到底怎样才能成为他的助理,每日有最多的时间待在他的身边呢?这个想法那么疯狂而不切实际……要真正做到‘征服’他,谈何容易?

  我回忆起那天在韦连恒办公室碰到的韦连海,想到了二人之间的矛盾,以及韦连恒最后的那句话——“你有本事帮我把这个人赶出公司……到时候别说是做我的助理,就是他空出来的总经理位置,也可以是你的。”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暗中调查关于韦连海的一切信息。

  通过跟赛欧邮轮员工的私下交流,以及几个财经记者朋友透露的消息,我很快对这个韦连海以及整个韦氏家族的背景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韦连海跟韦连恒是堂兄弟关系。

  韦氏是人丁兴旺的豪门大家族,其核心产业是遍布全球的一个知名五星级酒店品牌,而赛欧邮轮则是由韦氏控股的另一块重要产业,目前的经营管理权在孙辈的韦连恒手里。

  根据了解内幕的资深财经记者朋友透露,十几年前,韦连恒的父亲韦天欧很看好邮轮业的前景,便投资购买了一艘巨型邮轮,试水邮轮旅游业,并且单独创立了一个邮轮品牌‘赛欧’。但后来没过几年,韦天欧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于是邮轮的经营权理所当然的落到其妻子石赛玉和儿子韦连恒手里。

  韦连恒本身对航海事业有着极大的兴趣,另外也为了完成父愿,这些年苦心孤诣的一步步将赛欧发展壮大,到如今已成为整个亚洲最知名的邮轮旅游品牌,旗下有差不多二十多艘巨型豪华游轮,主要分布在亚洲的各大母港。

  眼看着赛欧邮轮比酒店业务还赚钱,韦连恒的大伯(韦天华)、二伯(韦天源)两家便开始眼红起来,纷纷投资入股赛欧,都想借机从中分一杯羹。不仅是入股,他们两家还想方设法要稀释韦连恒的股权,同时每家都派个‘代表’在赛欧公司担任要职,以此干涉韦连恒在经营策略上的独断专行。

  而前面出现的‘韦连海’,则正好是大伯韦天华的儿子,被韦天华寄予厚望,特意安排在赛欧邮轮,且成为赛欧总经理,明里暗里跟韦连恒竞争。但年仅25岁的韦连海,本身资质平庸,又生性游手好闲,虽然被被逼着在国外留过学,却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对邮轮业更是一窍不通……这种庸人留在赛欧邮轮的总经理位置上指手画脚,当然让韦连恒恨得咬牙切齿,这也成为他亟待解决的一个大麻烦。

  收集这些信息,我只想向韦连恒证明,他随口所说的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白深深也有能力在短时间内给他解决,然后顺理成章成为他的助理!而且如果他没开玩笑的话,赶走了韦连海,我还能坐上他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呵,这种天大的好事,为什么要拒绝?

  幸好我工作这么多年来,积累了丰富的人脉,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我首先找了在证券公司做基金经理的一个男性朋友林世聪。

  林世聪是从事金融行业的,以前在世界投行做过企业融资的工作,现在又在做私募基金,研究过不少大公司的股权结构。我想,关于如何‘解决’掉韦连海这事儿,他肯定能提供不少思路。

  “这个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林世聪听了我的求助后,漫不经心的分析道,“简单来说嘛,只要抓住韦连海在公司财产运作上的一些把柄,就可以罢免他的职位……但麻烦的是,这个韦连海毕竟也是韦家的一份子,你根本不知道人家家族内部是怎么玩儿的对不对?”

  “说得对啊,要真这么简单,也不至于韦连恒都搞不定吧?”

  “这样吧,”林世聪提议道,“可以先去查查韦连海平时的投资和消费,可能会找到一些突破口。而且我有耳闻,这个韦连海最近炒股亏了不少,到时候我帮你留意下,搜集更多信息……”

  “行。”我对林世聪表示了大大的感谢,“事成之后,一定好好请林老板吃一顿!”

  “呵呵,有大美女请吃饭,我还不拼了老命把事情给你办好?”

  

[读者须知]:下一篇:042 不怕我居心不良?-这样恋着多喜欢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