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凯时娱乐 >

774、名人名言名声和责任-梦想为王

发布时间:2018-09-27 10: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凯时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773、总要有人去做-梦想为王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也许有人会说,那些足管部门不还是国家机关单位?

  还不是公职人员?

  难道就不能把他们撤职换掉?

  难道还有谁敢不听国家的指派安排?

  这么问的多半没有社会工作生活经验。

  其实没有谁是坏分子,也没有谁是反动派,甚至于那些掌管各个部门的人员还竭尽全力的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想把中国足球搞上去呢。

  还是那句话,如果只是新加坡、瑞士、卢森堡这样的小国家,他们要做个什么决定也就是楼上楼下喊一声,搞足球青训能特别修几座球场给孩子用就好了,甚至最高元首直接指派谁来当青训教练都行。

  而在中国,从最中枢地方传出来的政令到部委,再到省市,再到各个区县,这每一层都是几十几百倍的放大。

  当整个足管部门体系已经习惯了的运作模式,总不可能把上上下下几千几万几十万相关人员全都撤职吧,这种专业体系还得靠整个专业体系来运转。

  撤掉头头不过是从原有架构里面选个人延续之前的运转,一切都是换汤不换药。

  从外面找人来又容易外行指挥内行。

  这就是治理足球体系的困难。

  就好比一家创业公司,刚开始的时候人少精干,每个人都一专多能干得兴致勃勃,就像白浩南这边的架构,每个人都在前仆后继的付出。

  一旦这家公司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后变得巨大臃肿,人浮于事,弊端丛生,大家环顾左右看看自己视野里的那些大企业大公司,就明白尾大难掉是什么意思,巨大的体系已经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扭转的,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哪怕刚刚进入的时候都带着一片热忱的心,慢慢就会被同化掉,他们只看见自己部门那点利益,个人的福利,以及一切的来源都是他们手中那点权力。

  坚决不容侵犯的权力。

  因为知道自己作为个人不可能改变整个架构,着眼点慢慢就只停留在自己眼前那点个人利益、部门利益上。

  无数个细小的个人利益部门利益汇集起来,就会变成巨大的保守顽固力量。

  这就叫体制。

  改良体制有多难,已经是政治经济学方面的专业论述了。

  最简单的当然是暴力推翻重新来过,就好像建国以后百废待兴,又生机勃勃一样。

  可那样的成本太大,一般都是选择改良,改良的人就近似于变法,历史上的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戊戌变法都是类似的举动,正如周波所说,变法的人下场一般都很惨。

  白浩南采用的办法是另外找寻一条路,尝试着分解这种巨大的架构。

  当然这种行为,是不是有人给他传递了讯息指令,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起码任何一个教练、运动员,甚至足球培训行业的任何一个圈内人,想要触动这种改变,想要提出这种建议,提出这样关于青训教练资格证考核的建议,只可能是交给足球行业的主管部门,那也是唯一可以提交的渠道。

  不然这种东西拿去给谁?

  分分钟各部门教你明白什么才是踢皮球的最高境界。

  但偏偏白浩南好像可以超然于这个体系之外,他把建议提交给了江州市青年联合会和市团委,再由这两部分分别往上提交!

  他不是担任江州团市委副书记和青年联合会副会长么。

  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哪怕是在省市级别的政府机关,同样也是要有这方面建议的业绩工作要完成,有多少建议被哪个层面采纳,被谁看到,被谁批示,这都是要记录下来的。

  这就是体制积极的另一方面。

  普通教练、运动员提这些没人搭理,也许只能理解为他们没得到证明吧,就像那位篮球小巨人,当他作为篮球界无可争议的最高光人物,各方面都无可挑剔的时候,他就能一步步走上行业最高点,他的所有举措都能得到认同执行。

  纵然是这样,他的改革也是困难重重。

  白浩南这八卦新闻一大堆的家伙,又没有那么辉煌的运动员生涯,哪怕现在的教练业绩也不足以完全支撑直接改良,所以他选择另外开条路。

  报告私底下拿给马儿和老宁看了下,阻止了这俩想联合署名的举动,白浩南得意洋洋的当天就把报告递交上去了,原话是:“别想跟老子抢功。”

  马儿和老宁都懒得搭理他了!

  当然,他们也比较忙,这种文件既然是先提交给江州,爆发出来也还有个时间过程,而从昨天的专题节目以后,他们都得忙着参加各种和大学生足球有关的会议了,马儿和老宁都是最沾这个边的。

  懒得在京城堵车状态下送报告去看一眼,又要格外强调保密,马儿和老宁看到的都是视频通话朗诵版本,最后的电子文档传输给沈副部长,这些都是秘书做的,然后又沉默无语的静静坐在那只留下个背影发呆。

  白浩南不敢惹,想蹑手蹑脚的出去,又觉得丢下秘书心事重重的坐在那有点太可怜,以往他多能狠心啊,现在却小心翼翼的生怕伤害了爱护自己的人,只好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快活踢球的球员们,继续整理自己的技战术表。

  唯有沉浸到这样的工作中,才能有种如鱼得水的轻松。

  培训营也就是趁着周中的这几天,才能空出来给江州队暂用,青训的孩子们也兴高采烈的挤在旁边看成年职业队训练,所以外面的几块场地很热闹,偶尔经过窗口的球员看见白浩南,还老鼠见了猫似的跑远些。

  更显出了集装箱办公室里的孤寂,天色慢慢落下来,投射出有点昏暗的影子,球员们都陆续去洗澡换衣吃晚饭了,外面的喧哗也逐渐安静下来。

  办公室里更安静,有点学校放学以后教室里空荡荡的味道。

  反正白浩南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老师留堂,还不敢吱声。

  忽然白浩南那手机滴了下,他悄悄拿起来看上面是于嘉理发过来约定吃饭的地方,从店名上就有点谈恋爱的气氛,所以恨不得翻窗溜掉,可还是得给秘书说一声啊,干咳一下开口:“呃……那个我……”

  一直低着头的李琳转身抬起脸蛋来,竟然满是泪光!

  就是眼泪铺满了脸蛋,在黄昏的夕照下,显得脸上到处在泛光的无声模样。

  白浩南竟然就心软了:“怎么了嘛,不声不响的一两天了,还哭成这样!”连忙翻箱倒柜的找纸巾。

  李琳摇摇头,快速抓起手里的小毛巾在脸上擦拭下。

  白浩南还真走不掉了,倒也不凑近了献殷勤:“到底哪里不高兴?”

  李琳都只摇头。

  真心泡妞的话,白浩南一定是一连串的甜蜜话奉上,再一叠声的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只有姑娘都嗔怪到自己身上笑出声来,那才有爬到床上的可能性嘛。

  可这会儿他就只能手足无措的坐远点,既不给自己驾轻就熟揽进怀里的机会,也不让姑娘觉得自己能依靠。

  这太懂得泡妞,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真心实意的面对了。

  李琳恐怕也没彤彤那样娴熟得能坐到他腿上痛哭的技巧,甚至都没声音,只是无声的摇头,从频频拿小毛巾按压的动作才能知道一直在流泪。

  直到司机都跑过来问了:“白指导……于总打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出发?”

  白浩南只能看看李琳:“走吧,吃饭吃饭,什么事儿都不能把自个儿饿着了。”

  李琳倒也不撒娇非要他拉扯,反正就是沉默的起身,还记得把自己的手机记事本之类拿上。

  坐上车自己系上安全带,继续垂泪。

  司机都偷偷瞄了好几眼,白浩南觉得自己肯定被想象成始乱终弃了。

  还好他脸皮厚。

  餐厅叫做莱诺卡蒙斯,听着就矫情得要命,不过店面倒是挺漂亮的五颜六色的艳丽,哪怕泪眼婆娑的李琳下车来都抬眼看了下。

  终于站在比较明亮的地方了,白浩南也提醒她一下:“你看看你,哭得跟那熊猫眼似的……”

  不说还好,眼泪嗡的下又出来了,真正诠释了女人是水做的,不过李琳还是拿小毛巾给压着。

  提前给本地司机下了班,白浩南带着秘书进去,里面果然是带着欧洲风情的那种异国调调,到处都是白浩南都看不懂的外语,但青花瓷砖的壁画墙面,古老怀旧的穹顶气氛,加上琴师伴奏,连坐在里面的食客是呢喃细语的高素质,和白浩南习惯的吆三喝四火锅馆区别大了。

  很容易感觉自己是高级人。

  艾儿她妈远远的看见都不招呼,很淑女雅致的轻轻弹手指示意,结果刚露出满意的笑容,就看见白浩南背后的秘书,气得差点没原形毕露的把西餐盘子飞过来。

  白浩南过去还没说话,就挨了于嘉理一巴掌打腰上,恶狠狠的低声:“真想拿把叉子戳你腰子上!明晓得我明天就要回去桂西了!”

  白浩南挤眉弄眼的示意她看这一脸泪花的秘书,于嘉理才没顾忌呢,直接一巴掌也打李琳腰上:“故意的是不是?!不就是那谁什么要生孩子了,你不舒坦是不是?”

  李琳又是惊吓样的使劲摇头,于嘉理都无可奈何坐下了:“唉,你个东北大妞,什么时候变得跟林妹妹似的,葛哈呀!”

  白浩南都笑了,李琳还是悲苦,坐下来继续低头委屈的把小毛巾在手指头上绞来绞去。

  于嘉理只好忽视她:“来来来,老白,给你个左拥右抱的机会,你坐中间,我们一人一边陪你……”

  没曾想李琳赶紧换座位到她旁边,又把于嘉理逗笑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多愁善感的至于嘛,老白没回来的时候你不是多开心的嘛!成天跟那喜鹊闹春似的在群里叽叽喳喳。”

  李琳还是不吭声,但有赌气的把头扭开,比面对白浩南时候反而有回应多了。

  有反应就好,白浩南拿起那厚厚的精美菜单看看,不禁想念:“真该叫上阿威啊,他才是吃这些外国东西的行家……”

  话没说完就挨了于嘉理抓起来的羊角面包还是蛋挞砸头上:“你要气死我,好独揽家产是不是?这秘书还没摆平,又提你那男朋友……”

  这话吓得凑上来的侍者都不敢问话了,特别是那边还有个哭成那样儿的。

  李琳终于噗嗤下。

  白浩南尽量不看她:“好好好,秘书到底为什么哭啊,你都笑了,有什么说什么嘛。”

  其实在这照明独特到桌面上的灯光里仔细看,就能发现李琳这哭起来和以前不同,脸上没什么色彩变化,鼻子脸蛋都不红,只是双眼跟水蜜桃似的发泡,这会儿笑出来也就收不回去,可能主要是情绪不见了,但撇嘴更委屈:“我……”

  白浩南和夸张的于嘉理送上鼓励的眼神,好一阵,这差点又泪流满面的姑娘才承认:“我对不起……豆儿,我不是个好妈妈!”

  眼泪哗哗的,让松了一口气的白浩南,赶紧随便在那认不得的菜单上点几样,把服务员打发走。

  哭得这么好看的姑娘,真舍不得让别人看了去!

  结果那一直不停观察三人的服务员突然惊喜:“您……是白教练?!我看了您的比赛……”

  草!

  周围一片片抬头!

  还真是名人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