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凯时娱乐 >

750、厚德载物已成钢-梦想为王

发布时间:2018-09-27 10: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凯时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749、上善若水任方圆-梦想为王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采访的重点当然是王昕彤。

  这个之前很不起眼的后卫,在这场比赛里面罚进点球,又策动了锁定胜局的那粒远射,当仁不让的被评为了全场最佳。

  所以在酒店客房临时布置出来的人物访谈摄影棚里,女主持人采访了王昕彤:“我们从直播画面中,听见你跟同伴比赛中有大量的相互喊话,动能定律?重力加速度?这就是你们大学生球员的交流方式?”

  王昕彤一本正经,略显紧张:“啊对,我们还聊广义相对论呢,虽然这没有狭义相对论对足球原理更直接,但是能有助于我们拓展思维方式。”

  女主持一脸感兴趣的样子:“能跟我们分享下狭义相对论怎么对足球原理有帮助吗?”

  如果是白浩南,一定会顺着漂亮女主持的话开两个玩笑,但钢铁直男王昕彤却正色:“那……您是学什么专业,我怕我说起来有点太过复杂跟枯燥,因为一切物理定律在洛伦兹变换下数学形式不变……”

  饶是女主持见多识广也被这种运动员和科学物理之类的强大反差逗乐了,咯咯咯的捂嘴:“我就是播音专业呀,嗯,听起来就很高深复杂,这难道就是你们……不,我们这支大学生队的主要话题内容么?大家都是学识渊博的高材生?”

  王昕彤可能是被白浩南潜移默化了,他都不知道这种反差撩妹多有趣:“学识渊博?您可能对高材生这个词有误解吧,我们队里能说得上学识渊博的也就我跟老曼,其他人都是文盲,特别是学文科的那几个……”

  女主持都愣了,王昕彤才反应过来是在采访录播,赶紧收回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跟着头儿学太多,他就喜欢胡说八道,我们也差不离,其实我们队上感情很好,四十一个弟兄,有些从集训队开始没能进入最后23人大名单,但还是跟着一起陪练、协助,但您得明白,我们理科生是天然瞧不起工科生,工科生又瞧不起学文科的……”

  那说话的调调,真的很像白浩南的学术版!

  女主持都哈哈哈了:“有趣,很有趣,你跟我们采访过的运动员都不太一样,对,既然你提到了头儿,我听见你们都是这么称呼主教练的吧,是这样称呼白指导吗?”

  王昕彤脸上立刻变得很谄媚的那种:“必须赞美他呀,不赞美他就不让我上场打主力,这也是生存技巧对吧?”

  女主持笑得都打嗝了!

  好不容易控制住场面,又看了看采访本,想来个深情的结尾:“比赛中,我们看见你攻进点球,做了个九号手势,想把这个进球献给受伤的前锋九号……”

  王昕彤连忙举手:“不好意思,打断解释下,我跟九号确实是好基友,但是没那么多共同语言,我这个手势是献给我的女朋友小九,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我对女朋友说两句话吗?平京林业大学的九九……”

  这样的钢铁直男居然还有女朋友!

  女主持人看着比了小心心的大学生球员,只能发自肺腑的承认:“我看到的是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球员,这些大学生球员更自信、更追求自我,更有新时代年轻人的朝气蓬勃,这样的大学生代表队,真的让我看到了中国足球的希望……”

  其实简而言之就是跟白浩南一样不要脸。

  如出一辙的敢于展现自己,却又不随着主旋律走。

  这个跟白浩南那正儿八经的访谈节目可不同,晚上体育新闻以后就做成世运会专题播放出来,而且没有白浩南那人物访谈那么审查严格,观众们更是觉得有趣极了,好像新时代的大学生,感觉是不一样哦。

  王昕彤是主角,其他几名球员也被简短采访过,有些就是站在楼道说几句,但几乎都带着白浩南那种漫不经心的调调,反正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他的兵。

  但谈吐上似乎又能清晰分辨出来哪几个是大学生,哪些是国青队的球员,其中好几个更有种难言的不舍:“挺羡慕江州队这帮弟兄,以后还能一直跟着白指导涨球,如果有机会,真的还想在白指导的队伍里面打比赛,哪怕这次我没能打上主力,但学习提高的东西足够我接下来消化揣摩。”

  能够被麾下兵马拥护的常胜将军……

  这时候有好胜者把白浩南从小学生全国大赛,到大学生全运会比赛里面的比赛,再到江州职业俱乐部征战甲级联赛,最后到现在四战四胜的世运会征程,惊奇的发现,白浩南竟然已经总计获得了超过三十场连胜!

  或者说自从白浩南当教练出道以来,还未尝一败!

  也就是小学生比赛时候似乎平过一场。

  小学生、大学生、职业队这样的履历成绩,白浩南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面都带着展现出成绩来了。

  可以说在这个国内足球话题日益匮乏的时期,马太效应不可避免的汇集到白浩南身上来。

  谈国内足球必谈白浩南。

  新闻、访谈、报道、网络文章、公众号蹭热点,只要谈国内足球,如果不提白浩南,那基本上已经跟不上潮流。

  所有的话题都在朝着他身上倾斜。

  而且若有若无的真是把那个曾经玩笑般的话题拿出来:“要是……让他来带领中国国家队,会是什么样子?”

  想象的空间最吸引人,期待感最让人激动兴奋。

  似乎有种可能性了!

  起码江州职业俱乐部是明显感觉不同的。

  这支大学生队伍也是焕然一新的。

  连那些身处其中的借调球员都感觉完全有变化。

  这难道不就是国家队最需要的么?

  好多人都开始幻想这种可能性了。

  甚至有人开始神秘兮兮的传递某种讯号,白指导不是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甚至国家领导的青睐嘛,现在这几步棋正好是拾阶而上,就是在为他演练铺路历练熬资历啊。

  白浩南暂时还不知道这些说法,因为吉敏的手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他带了四五个队员到手术室全程旁观!

  老董和华成他们是主动要跟着来看看的,白浩南似乎也不担心让他们看到这样血肉模糊的场面会不会产生心理障碍,经过院方允许,索性换了衣帽消过毒站在手术台边近距离旁观。

  主要是吉敏居然在这个时候有点紧张得过分,血压和心率都太高,他自己解释是从来还没动过这么大的手术,虽然看上去不会影响到腿部运动机能,但这种肩部伤势最主要会带来心理障碍,未来在类似的运动时刻会不会感到下意识的害怕,自己刚刚有起色的职业生涯是不是就这样走下坡路了。

  白浩南笑眯眯的站在旁边抱着手臂看,华成和老黑的脸色有点发白,老董则不由自主的腮帮子发酸,使劲捂嘴摁着,但喉头始终有呃呃的声音。

  没看过开膛破肚,就始终会被刺激到,而且用电刀切开的肩部,骨头已经碎成了五截,医生还得顺着x光片找寻最小的那块骨头夹出来,把骨头上的肉沫组织刮了刮了,拼图似的凑成一条,再用螺丝挨个固定到一根钛合金支撑上。

  未来起码大半年的时间,这根钛合金都将是吉敏的锁骨替代。

  听着那电钻在骨头上打孔装配螺丝的动静,吉敏都要晕厥过去了,血液飙得那叫一个快。

  世运会安排的医院医生水平都很高,主刀的跟个机修工也差不多了,钉锤、锉子、电钻用得很溜,更不被病患的这些反应影响,只是温柔的护士轻言细语的一边帮吉敏擦额头汗,一边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安慰:“没事,没事的……这种手术都没有危险,麻醉以后没有疼痛感吧。”

  被挡住不能看见手术场面的吉敏艰难:“疼……”

  白浩南嗤笑自己的大将:“少特么装虚弱!回头找阿哩给你看看他身上的伤,子弹打碎了锁骨,知道吗,麻醉剂都不够,直接切开固定上十来分钟就结束了,因为后面还有一大群兄弟不是断腿就是断手,要不要我现在脱给你看我身上的伤?”

  吉敏终于笑了,使劲拖长音:“吁……”

  可惜其他几个真是看得很难适应,都坚持站在那没跟着起哄应和,特别是华成,咬牙怒睁的样子似乎在强迫自己。

  白浩南逗笑了伤员拍华成肩膀:“搞运动就是这样,我同意你们来,就是要你们明白,踢球更要踢脑子,别特么头脑发热就干些不理智的动作,始终记住,只有身体完整的保存好,才有获得提高获得胜利的可能性。”

  老董终于勉强开口:“头儿……你,真的上过战场?”

  白浩南邪魅一笑:“这种事情我有必要吹牛逼么?”

  大学生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好……遥远的感觉,有点不真实。”

  白浩南不屑:“城里日子过长了,就忘记乡下有多么苦,好日子过多了,就忘了其实家破人亡也是分分钟的事情,这就是个眼界的问题,如果经历过面前几十上百具尸体打得稀烂,喏,全都跟吉吉这个血口子里面看见的一样,全身上下都是,看了再来看他这个,就感觉小刀划破手指头似的,还割得这么精细好看,珍惜这种少爷般的金贵生活吧,看看阿哩和阿瑟,还有那个嘉桂,他们能过上安全的生活已经很感谢老天了。”

  手术台上那个都听得聚精会神,不由自主的血压也平缓了,带着口罩的主刀医生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话叨叨的这个男人。

  老董认真体会:“真的有这么残酷?我们在和平年代,很难想象这种生活其实就在不远地方。”

  弹头还有点兴奋:“其实好多男人都想打仗呢,好酷!”

  白浩南哼笑下讥讽:“酷?举个例子,有一方招募了很多国内想打仗寻求刺激的所谓军迷雇佣兵过去,他们以为可以过枪瘾还能赚大钱,其实就是往死里操,初级军训的时候成片的趴在那,用步枪往头上开枪,真有吓住了跳起来就被打死的,死了就死了,扔山崖下去完事,这能算酷?还有阿瑟,回去你们可以叫他把上衣脱了看后背,整个背上被燃烧弹刷了遍,知道为什么吗?他舍不得扔下刚弄好的晚饭,就为了吃口热乎的饭菜,宁愿我们把他摁在地上蹭灭了所有火苗,他还舍不得吐出嘴里的食物,他饿了十几年,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了。”

  大学生们穿着深蓝色的探视防尘服,一个个沉默了。

  手术台上的家伙也不感觉疼痛艰难,原来那个成天蹲在场地边不声不响抱着条老狗的小保安经历过这么多?

  白浩南也得意,特别是转头过来看见那温柔的小护士也满带崇拜眼神的看着,是个男人都会觉得舒服。

  结果手术台上趁着伤员安静,迅速敏捷的完成了操作,助手抓过一台订书机似的东西咔咔咔对着吉敏那精致的刀口用订书针缝合上,主刀医生才示意看热闹的几人跟他一起出来。

  可走到外面那戴着口罩还有个类似工作护目镜的医生,边走边摘下东西,最后摘下帽子竟然有一包波浪卷的秀发!

  扯下带着血迹的手套,随手扔到旁边垃圾桶然后对白浩南伸手:“您好,很荣幸能认识您这样经历丰富的男人,有兴趣一起喝一杯吗?我在非洲也经历过类似的场面……”

  字正腔圆的汉语说得比护士好多了。

  本来还在深思人生,复盘人生观的几名球员都忍不住使劲抓扯下头套口罩砸垃圾桶里:“卧槽,头儿!这你都能撩……”

  被护士推着出来的吉敏正好看见白浩南跟那波浪卷的丽人握手,急得拍转运床!

  幸好他被局部麻醉了,不然非气得跳床!

  白浩南还装为难:“您看,我们这好几个人呢……”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