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橘子娱乐 >

第四百零二章 大结局-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30 16: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橘子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百零一章 番外六十三-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宫凰珏却沉痛地回望着她。

  她对旁人的好,对旁人流露的甜美笑容,若有旁人在侧,他还勉强控制得住,可是像现在,若只是容乔一个人,看着她唇里,眼睛里,脑袋里,想着别人的时候,他就受不了,他就抓狂了。

  他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瓜子看一看,她究竟有没有将他放在她的心上,他在她的心里,是不是很重要,她,是不是同他一样地在乎着他。

  他被这些恼人的问题给纠缠住了,怎么都无法从里头绕出来。只要碰上谁在容乔心目中更为重要,谁更令她更在意的时候,他就无法呼吸了。

  或者说他这一切的症结都来源于他的不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卑。虽然平日里他掩藏得很深很深,可是一旦对上那些爱慕她的人物相比,他就没办法掩藏。

  他的心,忐忑不安,他的心,一直漂浮在半空中,从来就没有稳稳地扎根在泥土中过。而她从来没有给她吃过定心丸,没有明确地告诉过他,她是爱他的,心甘情愿地爱着他的。

  所以,每当他想起那个邪魅清隽的五王爷周景耀,想到那个发誓非她不娶的少年将军秦向阳,想到那个眼中带着猎豹一样欣赏目光的墨雨堂,他就坐立不安。

  毕竟那个人的分量,在她心中的分量,让他感到不安,感到惶恐。他生怕眼前所营造的一切幸福,转眼间便化成了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更担忧的是,容乔也许只是被迫在他的强势下而屈服在他的掌心里,一旦她有能力腾飞,她还是会走的,还是会离开他的。

  想到她离开他的身边,他连喘息都开始困难起来了,他恍然地看着容乔,心头颤颤的感觉,让他不由地伸出手,将容乔牢牢地困在怀抱中。

  “十七,你说,你说,永远不会离开我身边的,永远不会。”他的音色也颤颤的。

  容乔不明白他刚才还在别扭之中,这会儿怎么突然要她的保证了呢?他究竟是怎么了?

  生病了吗?

  所以说话开始变得奇奇怪怪起来。

  她抬手,搭上他的脑门,碰触的体温没有察觉到特别异常的火烫,不由地纳闷道:“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我也没拍你脑袋啊,你怎么就开始变得神志不清了。”

  宫凰珏却将她揉得更紧了。

  “十七,我要你说,要你说,你不会离开我的,是心甘情愿地呆在我身边的,告诉我,告诉我——”他的声音慢慢地沉了下去,仿佛风一吹,就散在空气中。

  容乔被他的铁臂困得动弹不得,她虽然不明白为何他突然这个样子,但是她察觉到他的身体绷紧了,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的手指在颤抖。

  这一切都在表露一个讯息,告诉着她,他害怕她的离去,他在乎她,在乎得快要崩溃了!

  她心头被这个消息震得呆愣。

  这个男人恐怕爱她爱到惨烈了,他爱她的程度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她的想象之外。原本她还在犹豫,不敢轻易将她的心交出来,原本她以为惊恐的那个人该是她,原来是她错了,担心爱情终结的那个人不只是她一个人,还有他。

  凝望着他绝色黑瞳中隐隐而期盼的目光,感应着他胸膛上那颗跳跃的心,此刻似停止了跳动,专心地聆听着她唇瓣倾吐答案的那一瞬间。

  不由地,她嫣然一笑,笑容绚烂而明亮,刺得宫凰珏心头一阵缩紧,不知道她的笑容即将吐露给他的讯息是什么。

  是拒绝,还是接受呢?

  是在意,还是不在乎呢?

  他因为紧张到极点,视线不敢对上她的眼睛,转开视线去,装作无所谓地撑着。

  她明媚一笑。突然发现,主动权握在她手中的感觉真好,那种若她出行任务的自信跟傲然回到了她的身上,令她脸庞发光,发亮,逼视得旁人睁不开眼睛去。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扳过他冷峻的脸庞,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低眉,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稍刻,凝眸对上他期盼的深邃眼瞳,不由地扬唇微笑。

  “我是一个生意人,怎么会做亏本的生意呢,你那么大的一座宝库,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她的笑容中包含着特别的意义,慧黠而狡诈。

  他心中大石落下的同时,眸光黯淡了三分。

  她不是因为他这个人而留在他身边吗?他郁闷,可是却庆幸地松了一口气。就算如此,只要他身上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哪怕只是身外之物,他也认定了她。

  宫凰珏剪得干净整齐的手指,轻轻地触碰上她娇嫩如花的脸蛋,碰触上她玫瑰花一样盛开的红唇。

  “十七,我会赚更多的金子,让你一直留在我身边的。”他有这个自信。剑眉扬起的时候,他薄唇轻柔地刷过她的唇瓣,辗转地勾画她唇形的美丽。

  她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这个男人,这辈子是载在她的手中载定了。她心中甜蜜无比,感动着他的感动,同时又郁闷他的不开窍。

  这个时候,他怎么不会换个思维想一下问题呢?为何只会一根肠子通到底呢?只要他稍微转弯一下,那么她的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

  不过,以他现在的脑袋运用量来说,浆糊成一团,是无法往深层方面考虑的,而她,需要点拨这个男人的聪明细胞。

  于是,她用她的肢体语言,无声地传递给宫凰珏,她盈盈美眸,定定地望着他,逼近他的灵魂深处。

  他回望着她,蓦然心头气血涌动,眼睛亮过天边的星辰。

  她的眼睛里有他,她的心里,也有他的位置。他的心快要高兴地蹦出来了,他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她拉过他的手,按在她心脏的位置上,让他感应到她的爱,感应到她的真诚。

  “你,在我的心中,比金子的位置还要高一些。”

  他忽而笑了,笑得好甜,好得意。

  连日来的紧绷,瞬间松懈了下来。

  “十七,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这一句话是肯定句,没有任何的疑问。

  她先是一愣,而后咯咯地笑了起来。她清灵的笑声,响彻小小的空间内,突然身体跃起,扑入他的心口,对着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上了两口。

  窗外,阳光明媚,光线驱逐了她内心深处的黑暗,窗内,春风一地,爱的交响曲在这个午后的暖阳中,缓缓地进行着。

  三天后,在确定神水门的林雪姬不会对方之霆造成什么生命危险的时候,宫凰珏背着容乔回到了忠亲王府。

  五天后,忠亲王府里的十六房夫人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在各个院落内。

  宫凰珏只陪在容乔一个人身边,整日笑意融融地喂食着他豢养的十七头雪狼。

  十天后,从外地收账回来的宫凰瑞看到大哥宫凰珏一直戴在脸上的月牙面具摘下来了,他牵着容乔的手,自然地面对着忠亲王府的一干众人,那脸上跟眼睛里的笑容,是幸福的。

  他们相视一眼的时候,那丝丝缕缕的情意,无需任何的修饰,是那么地自然,那么地温馨。那一天,他呆在自己的院落内,吹了一宿的笛子,笛声幽幽,异常地凄凉。

  不过,当他注视着那座孤风楼时,他除了心中失落外,温润的眼眸中竟然是释然的笑意。

  一个月之后,在宫凰珏的悉心照料下,容乔的腿伤痊愈了。连月来行动不便的痛苦跟每日喝乌黑的药汤的痛苦日子终于结束了,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笑容满面的她,试着行走,已经如常了。

  宫凰珏盯着她全好的腿脚,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颇有深意的光芒,他含笑地注视着容乔,别有用意地附和着。

  “是啊,真是太好了。”剑眉飞扬的时候,他的嘴角一直是弯起的。

  容乔微微眯起眼瞳,死死地盯着他含笑的目光。“说,冷面男,你是不是在算计着什么?”这个家伙此刻看起来很有问题啊。

  “我能算计你什么,你是个财迷精啊。”宫凰珏揉了揉她的额头,笑了笑。“不过丫头,有件事情我没有经过你的商量便行动了,希望你不要怪责我。”

  “什么事情?”容乔瞪大眼睛,不满地翘高唇瓣。

  喏——

  宫凰珏顺手一指,他指了指门外。

  容乔半信半疑地顺着他的方向,朝外望去。当她的视线接触到那些人的容颜时,她明亮的眼睛里,蓦然有晶莹的水光浮动着。

  “爹,娘,小弟,是你们——”

  容乔欢喜得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她飞步上前,直接就扑进一个浅笑温柔的贵妇怀中。

  激动地眼泪汪汪的。

  “娘。”

  方冬乔也好久没看到这个女儿了,如今女儿在她怀中,莫名地眼眶有些热热的。

  “你这个傻丫头,终身大事也不告诉爹娘一声,让爹娘连个准备都没有。要不是云瑶传信过来,说你要成亲了,娘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成亲?!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宫凰珏了?

  容乔蓦然看向宫凰珏,有些羞恼他这般算计她。

  可是,视线跟他的视线一对上,不知道为何,她竟没有否认什么。

  “娘,是啊,女儿是要成亲了。不过,我这不是觉得某人太过小心眼了嘛。这一旦发现爹娘的踪迹,到时候不就害了爹娘吗?其实,我没想着不告诉爹娘,只是想着在这里先办妥了婚事,然后我再带着他去桃源岛拜见爹娘,还有那一大帮的亲朋好友,彼时再办一场婚礼也是可以的。”

  容乔觉得爹娘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才说你是个傻丫头,我跟你爹,还有小辰他们几个既然敢来,自然早就准备好了退路。放心吧,某人是奈何不了我们的。”

  “既然娘这么说,那女儿就安心多了。”容乔说着在方冬乔的怀里蹭了蹭。

  咳咳咳——

  方冬乔身后一个绝代风华的男子蓦然轻咳了几声。

  容乔顿时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爹,我是女儿啊,抱一下娘你都要吃醋,爹你也太过分了。”

  容若辰无视容乔的嘟囔,伸手一揽就将方冬乔揽到他的怀里。

  “要说过分的话,爹觉得,你跟凰珏这门亲事,这辈分上是个大问题啊。要不然,今儿个这婚事嘛——”

  一听这话,容乔也不知道怎么地,马上就改口了。

  “爹,女儿刚才说错了,爹不过分,爹一点儿也不过分。爹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爹了。”

  “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容若辰蓦然一笑。

  这一笑,真正是倾城无双。

  方冬乔见了,顿时捏了捏容若辰的掌心。

  当下,容若辰那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得干干净净,唯有那双桃花眼,始终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方冬乔。

  这一幕落在容乔跟容辰眼中,姐弟二人不约而同地轻叹了一声。

  这爹娘恩爱虽然是好事,可是时刻被爹威胁着不准跟娘亲近,他们姐弟二个也是好悲催的。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去管爹娘秀恩爱了。

  毕竟还有其他亲人要招待嘛。

  这不,又有亲人登门了。

  门外先进来是一个清雅亮丽的少妇,她松松垮垮地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一身柔白月牙长衫,点缀浅紫色的碎花,看似温柔娴静,只是那双漂亮清透的眼眸透露出来的恶劣笑光。

  她的身边,轻柔揽着她肩膀的是一位温润儒雅的绝美少年,少年容貌简直跟当年的方景书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们进来之后,身后跟着一对粉妆玉琢的龙凤胎,他们眉宇之间很相像,眼瞳皆是迷醉人的潋滟,他们肌肤莹润剔透,像个水晶娃娃一样,漂亮得就像是观音莲花前的一对金童玉女,令人忍不住就想上前狠狠地抱住他们亲个够不可。

  “大哥,大嫂,你们,你们也来了。”容乔喜悦中含带惊讶,她飞步过去。

  方之凌显然也有些动容。

  他缓缓而笑,就像小时候那样,抬手拍了拍容乔的脑门。

  “小乔,你都要办好事了,我们怎么能不来?”

  虽说要冒着很大的风险,可是表妹的喜酒,他还是要来喝上一杯的。

  “就是啊,都要成亲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大腹便便的方云瑶不满地踏步进来,她的身侧是一位棱角分明的俊美少年,那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犹如冻结了一层寒霜,然对着身侧的方云瑶,却是温情脉脉,小心地搀扶着她。

  “云瑶!你这个女人挺着那么大一个肚子,你还敢出门?你就不怕你孩子生产在路途之上吗?”容乔喜悦的同时,不忘跟方云瑶抬杠着。

  “我有相公陪着,担心什么。天塌下来,有我相公顶着,怕什么。”方云瑶一脸甜蜜地拉着易水寒的手,毫不掩饰他们之间的恩爱。

  容乔受不了她地翻动眼球,给了她一记白眼。

  谁料想,门外又来了一对璧人。

  男的俊俏风流,女的恍若仙子下凡,那空山新雨后的清灵气息,迎面扑来。

  “哇——这位该不会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第一美人林雪姬吧。”

  容乔赶紧迎上前去,兴奋地握手。

  “谢谢你,谢谢你,美人啊,你终于灭了江湖上一颗毒瘤,收服了浪子方之霆,你是功劳第一啊,你是最最伟大的侠女啊,让我顶礼膜拜一下。”

  难怪这个小子会一头载进去了,原来是遇见了传说中的小龙女般的出尘人物了啊。

  林雪姬对于容乔突如其来的热情有些承受不住,她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方之霆已经上前,将她拥入怀中,拦截了容乔的热情。

  “姬儿比较内向,容乔啊,你可别吓到她了。”方之霆温柔地呵护着林雪姬。

  这个女人可是他好不容易用性命搏回来的娘子,他不宝贝着怎么行。

  容乔冷哼了一声。“见色忘友的家伙,哼——”

  “没良心的财迷,我这不是听到你要成亲了,马上带着姬儿到这里来给你贺喜来了吗?”方之霆眼睛里闪动狭促的光芒。

  “现在是各自有各自的幸福,你的幸福就在你的身后哦。”

  容乔一转身,看到一身大红喜袍的宫凰珏,他的手中是一件精美华丽的红色嫁衣。

  “容乔,做我的新娘吧。”他手中的红绸一端朝她飞来。

  华丽精美的红色嫁衣随着他灵巧的双手,在短短的时间内,穿戴上了她一身。

  一大群人手中拿着各样喜庆的物件冲了进来,高效率地装扮起喜堂来。

  容乔迷迷糊糊的,等她清醒过来,她盯着手中的红绸,看着四周亲朋好友含笑的目光,她有些不满宫凰珏的先斩后奏。

  方之霆赶紧推着她上前。

  “赶紧成亲吧,容乔。”每个人都幸福了,他们才会过得更加幸福。

  容乔被推撞到宫凰珏的身上,她一双明眸,惊愕中含带三分娇羞,尴尬之极,不由地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宫凰珏。

  而后,她拉过他在一旁,咬着耳朵小声道:“冷面男,我有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她虽然感动他为她所做的一切,但是,但是也不表示他这么设计她下嫁给他啊。

  “丫头,我这也是为你考虑才这么做的。丫头,你想一想,成亲可以收很多红包的,礼物价值连城,你要知道你可是公主啊,满朝文武大臣包括皇上都得给你送上贺礼,难道你不想收吗?”宫凰珏赶紧靠在容乔的耳朵上咬着句子。

  “你可是要当天下第一敛财商人的,这么好的生意,怎么能不做呢?”

  “也对。”容乔点点头,忽而觉得不对。“不对——那个——”宫凰珏立即捂住了她的唇瓣,不好意思地朝向堂上的司仪。

  “凰瑞,麻烦你为我们主婚了。”

  宫凰瑞温润的眼眸,笑光淡淡地流淌,他朗朗的悦耳音色,忽而高高地扬起。

  “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拜天地!”

  可怜的容乔几次想说话,都被宫凰珏用各样的理由给捷足先登,抢先话题了。

  她只能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下,甜蜜而又郁闷地跟宫凰珏进行着成亲典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送入洞房!”

  礼成,漫天飞舞的红色碎花,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落在容乔跟宫凰珏的衣衫上,落在他们被红烛印红的脸庞上。

  她的手,放在他的手中,任由他包裹起来,安定她漂泊已久的心,带着她走进幸福的人生,走进新的开始。

  忽然,就在众人一拥而上,给他们二人送上祝福语的时候,忠亲王府外一道快骑飞来,来人风尘仆仆,形容疲倦。

  他下马而来,急奔喜堂而来。

  对着堂内的易水寒,扑通一声,单膝跪地。

  “易将军,不好了,皇上南巡出事了,安亲王跟状元爷勾结造反了,五王爷被墨雨堂设计下落不明,皇上传召,命易将军速去江南护驾。”

  什么?!

  众人大惊。

  还是容乔反应快速,她一扯嫁衣,高喊一声。

  “大家还等什么啊,赶紧收拾行李,带好武器,一起杀向江南,我的嫁妆还在皇帝义父手里呢,可不能便宜他啊。”

  她率先冲出了喜堂的门槛。

  “十七,今天可是我们两个成亲啊!”宫凰珏气急败坏地跟着冲了出去。

  其他一干人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谁兴起了头。

  “我们还等着干什么,新郎新娘都冲出去救驾去了,我们也跟着去啊,等事情快速摆平了,回来好接着喝喜酒啊。”

  在场的有江湖人如此提议,这江湖上的大侠不愧是江湖上的,说话直率干脆。

  留下的方冬乔、容若辰跟方之凌,方之霆还有容辰他们几个,啼笑皆非。

  看起来,容乔的这个婚礼比他们的都有趣多了,这个宫凰珏,以后够他受的了。

  他们的眼中,没有同情的份,只有幸灾乐祸的笑。

  不过,这笑,是幸福,是甜美的。

  不知道你们听到了没有,花开的幸福声音,就在你们身边耳边呢。

  (完结)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