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橘子娱乐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番外二十五-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30 16:3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橘子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番外二十四-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抬眸,红了的眼眶,雾气散尽,清透的眼底,闪过一道坚定绝然的光色,那样地锐利,那样地冰冷。

  缓缓站起身来,她踏步走出来,阳光下,迎面是黑衣飘飞的宫凰珏,他冷冷地站在那里,面上的月牙面具,闪烁着冰寒的冷光,一贯深沉残杀的黑眸,此刻却若清波之上撒下了月光的柔和,莹润而温软,点点滴滴,折射出灿烂的光芒。

  他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地朝着她伸出了手。

  “女人,该回家吃饭了。”浓烈的双眉,微微地挑了挑,那冷硬的唇线,轻轻地抿了抿。

  容乔看着他朝她伸过来的宽厚掌心,神情有些怔怔的。

  “不想吃好吃的了,你那个朋友说不定已经在席位上了。”

  他淡漠地说了一句,容乔微微瞪大眼睛,而后像恶狼扑羊一样,朝着他的手臂扑过去,拉着他。

  “那还等什么啊,有那个女人在,哪里还轮得到我吃到好东西啊。”

  那个贪吃鬼,你要是敢吃完属于我的那一份,老天也会惩罚你的,吃饭咽死你!

  宫凰珏看着身侧的容乔怒意涌动的样子,那生气勃勃的样子,微凝的双眉蓦然舒展开来。

  也许,他不太喜欢她颓废的样子,真的,还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比较好。

  而在饭桌上吃得风云变色的方云瑶,突然被一块糖醋排骨给卡出了咽喉。

  咳咳咳——咳咳咳——

  她面色绯红,暗暗骂道,死容乔,一定是这个女人,她一定在背后诅咒她!

  周景耀自那日之后,没有再来忠亲王府。

  他本想在牡丹西楼再多呆几日,化解他跟容乔之间的隔阂,但是忽然皇上的密函到,他神色大变,急急收拾行装赶往皇宫。

  临去皇宫的时候,他吩咐易水寒,好好地保护容乔。

  容乔获知消息的时候,周景耀已经离开了。

  容乔就站在高高的山顶,俯视月光下的俊逸少年,绝尘而去。

  她望着望着,莫名的,眼眶红了起来,盈盈水色,泛动她清亮的眼眸中。

  耀,珍重!一路顺风!

  她心中酸楚莫名,手心上紧紧地握着他让易水寒赠送给她的玉牌,这个代表他身份的玉牌。玉牌之上,镂空的中心,一个飞扬的耀字,独特的花纹围绕着,她手指轻轻地抚上去,晶莹的泪珠,滑落她的脸颊,滴在那个“耀”字上。

  就算她伤了他,他还是牵挂着她的安危,他到最后一刻,还是留下这个可以保护她的玉牌。她凝视着视线中越来越模糊的身影,雾气迷离了她的视线。

  她暗道。

  耀,你不该对我这么好的,不该的。

  你是周家的人,你是堂堂的五王爷,你跟我之间,本来就不该有任何的牵扯。

  但愿以后,以后莫相见了。

  因为,相见不如不见。

  她抬袖,擦去脸上的泪痕,转身脚步沉重,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日落西下,夕阳的余晖,洒落橘黄色的光彩,斜斜地照在她的脸上,晕开一抹淡若丁香花的愁丝,慢慢地拢上她的双眉,漾开在她的眼波之中。

  跨步而行,双脚踩在一高一低的山路上,脚底刺得有些冷硬的疼痛。

  迎面来风,冷冷的,吹进衣领内,脖子莫名地颤了颤。

  忍不住,她拉了拉衣领,避免冷风的吹袭。

  两旁的草木,随风而摆动,听在耳内,有异常的气息蔓延着。

  她蓦然停了脚步,清亮的眼眸淡淡地扫过不到三丈之外的草丛,神情变得异常肃然冷漠。

  身侧的双手,慢慢地握起,她屏住呼吸,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就在那气息即将扑入她鼻息的瞬间,她的身体敏锐若豹子,飞速地扑向草丛。

  双手如电,在攻击的瞬间,她扣住了对方的咽喉,准确而要命。

  然当她的视线飘过对方血色沾染的脸庞,那熟悉的面容,令她不由地松开了手。怎么会是他呢?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她双眉凝起,查看他浑身上下,皆是血痕累累,刀伤,剑伤,纵横交错。

  究竟是谁呢?谁将他伤得那么重。

  眼看他气息微弱,容乔顾不得什么了,将人双手一扣,背起他,飞速朝最近的医馆而去。

  “开门,开门!”容乔背着奄奄一息的少年,用力地拍打着医馆的大门。

  一个年约十七的伶俐小童,出门来探看。

  他眼见容乔衣衫上血色印染,身后背着一个已经染成血人的少年,面色不由地大骇。

  “这位姑娘——”他刚想问个究竟,容乔已经截断了他的下文。

  “麻烦小童,赶紧医治病人要紧。”

  那小童望向容乔淡然从容的神情,他莫名地信服,点了点头,他带着容乔进了医馆内堂。

  堂内,一位白发老者,慈眉善目,他见来人伤势严重,忙起身吩咐小童帮忙将受伤之人抬上竹塌。

  “安儿,拿师父的医药箱来,快。”他安坐塌前,吩咐道。

  容乔默立一旁,静看着白发老者替塌上的少年诊断伤势。

  而后,他起身,神情凝重,小童取来医药箱,老者从中取出一排银针,拔出根根细长而尖冷的银针,一枚,二枚,三枚,四枚,五枚,落在他鬓前两侧、头顶三处,缓缓地运针着。

  嗯——嗯——

  细微的呻吟声,从塌上的少年口出慢慢地吐逸而出,他那凝结成“川”字的眉峰,有细细的汗珠冒溢着。

  老者拔出银针后,面色稍缓,小童拿过烛火来,老者拿起银剪放在烛火上消毒,而后剪开他破碎的衣衫,露出他的致命之处。

  那伤口纵横的胸膛上,留有利箭的箭头。

  “安儿,拿麻醉药包过来。”老者淡淡吩咐着,小童立即匆忙而去,又匆忙而归,双手奉上麻醉药包。

  老者扯开药包,轻轻地按在伤口之处,塌上少年立即身体僵直了,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般。慢慢地,他因疼痛而扭曲的脸部线条,逐渐地缓和了下来。

  老者见时机差不多了,他手如闪电,银色的剪刀准确无误地拨开血肉,在对方感应到彻骨疼痛之际,那箭头已被拔了出来,扔到了旁侧的盘子中。而后银丝穿线,他的动作麻利而迅速,没三下没缝合了那伤口之处。

  接着,他微微侧头道:“安儿,金疮药。”他放下银针。

  小童恭敬地奉上,老者打开小巧的玉瓶子,将白色的粉末,纷纷扬扬地洒落在他的伤口之处。那药物的作用一旦发挥,有刺骨的疼痛扯动少年的神经,令他蓦然睁开了眼睛,弹跳似地坐了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天性的防备,令他身侧的长剑刷地拔出,架到了白发老者的脖子上。

  “师父。”安儿惊呼一声。

  容乔从暗处走出来,她冷冷地盯着他道:“秦向阳,放下你的剑,要不是大夫尽心救了你,你刚才已经没命了。”

  突然闻听到熟悉的声音,闻听到他的名字,少年蓦然转头,他愣愣地盯着容乔。

  那深黑迥然的眼眸,有晶亮的东西晃动起来。

  “公——”主字还未出口,容乔已经用眼神制止了他。

  “小姐好,属下刚才冒犯,还望小姐恕罪。”

  他作势从塌上翻下来朝容乔行礼,容乔快步上前,抬手阻止了他。

  “你有伤在身,不必了。”她淡道,眼中困惑浮动。

  “只是你怎么会来到此处?而且浑身是伤,究竟发生了何事?”

  秦向阳看了看白发老者跟小童,欲言又止。

  那老者何等聪慧之人,他淡道:“安儿,帮师父配药去。”

  他们师徒二人快步出了内堂,秦向阳这才缓缓开口。

  “公主,此话说来话长,一言难尽。都怪向阳太过冲动,中了奸贼的计谋而不知。如今才会——”

  他满脸悲愤,眼眶红红的,拳头拽得紧紧的。

  容乔转身倒了一杯热茶过来,她安坐塌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将热茶递送过去。

  “先喝口茶,慢慢说。”

  秦向阳莹莹美目,光泽闪闪,他从容乔的手中接过热茶,抿了抿唇,而后开始对容乔讲述事情的经过。

  静静聆听之后,容乔清亮的眼眸,光泽慢慢收敛之中,她眼睑缓缓垂了垂。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身上那么多刀伤、剑伤了。

  国舅爷高云虎死死不开城门,也不派遣援兵,令他一人迎战苍狼国大将单琅青带领的三千精兵,转战四大城门,没有片刻停歇。

  以他一人之力,就算武艺再高超,也难敌那么多的敌兵,那高云虎此举分明就是想让秦向阳活活地消耗力量而亡。只是——

  她抬眸不由地沉吟道:“只是那国舅爷跟你素无恩怨,他为何要置你于死地呢?”

  她有些不解地望向双眉紧锁的秦向阳。

  秦向阳一双子夜般深黑的眼眸,水波微微震开,他抬眸,长而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他干涩的唇瓣微微张了张,又紧紧地关闭了,始终不肯吐露半字。

  他能告诉公主吗?只因公主素日跟他来往密切,两人关系良善,那高云虎是因为得不到公主的青睐而迁怒在他的身上,他以为公主是喜欢他秦向阳而不肯下嫁给他高云虎,他能这样告诉公主吗?

  很显然,不能。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三百六十四章 番外二十六-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